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没有感 下—只见风花

没有感 下—只见风花

时间: 2017-07-18 17:20:25

第40章

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得之太易的钱财一夜未眠,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方息终于缓过劲来般从沙发上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早已麻掉的双腿,去厨房翻出一些塑料袋,小心翼翼的将纸币层层套了,然后放入冰柜最深处。

曾经的曾经,似乎是在尚且年少的时候,他记得自己也曾经有过诸如“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之类的意念。若仔细回忆,在刚参加工作的前几年,甚至,在接手这个项目之前,他的脑中貌似还残存着这类的观点。

而事实却是,那些压在胸口重到让人几乎无法呼吸的道德和罪恶,所造成的困扰也不过是最开始几个星期。

“方息,接下来,就是项目的具体实施部分了。虽说南宫那边已经承包下来,但你需要层层把关,特别是一些细节……”

坐在办公室,陈主任笑容可掬的派遣着他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只有几个项目参与者的会议有条不紊又气氛融洽,数以亿计的金额游走在唇齿之间,点墨在文件上,都和谐的有如好友家的下午茶,自在随意到不真实。

散了会一干人自然而然结伴去吃了饭,随后又应邀去了一处下午茶。地点在t城有数的几个高规格场所,江景单间,雕梁画柱,又有十分迷人的年轻姑娘用样式复杂的茶组步骤繁琐的弄出各种小杯茶水,倒是颇有那么点古香古色的意思。

其实这样的场合几个星期里方息已经参加过数次,已然不算陌生。是茶馆还是酒楼,下午还是午夜,有的只是参与者的个别增减和玩乐内容的差异,对于他而言,没有本质差别。

高他几个级别的上司在那些人面前也只是个拎包的小角色,对他的和颜悦色,青眼有加,都不是平白无故的。并不是与t城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同处一室,彼此把酒言欢,就是同他们平起平坐了。

方息很明白自己的身份。

几番忙碌过来,方息总算是空闲出来一个周末,可以去找自己已经许久未联系的友人。

虞子鸿家总是备着各种茶果点心,可惜都是秦岚那种小鬼爱吃的,半点不合他的口味,只有秦风宇定期送来的红茶是好货,哪怕随便冲兑点牛奶,也很是可口。

将杯子稳稳放在茶几上,等着嘴里的茶香顺着嗓子滋润了胃,方息这才抬起眼皮,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一脸不敢置信的好友,叹道:

“不用这么吃惊吧?这年头儿,工作之余搞点副业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再说,我也只是想赚点零花而已。”

多少有点心虚的避开虞子鸿探究的视线,方息多少也明白好友的质疑在哪里。个把月没联系,登门就宣布要开店面,还是拜托好友出头挂名。今天若是换做提出要求的人是虞子鸿,相信他也会满腹质疑。

果然,听到他的重申,虞子鸿的眉头紧了又紧,脸上也是浮现出满满的不赞同。

“盘一个现成的饭店,哪怕是小店面,也需要不少本钱。而你我非但没一个懂行,也都没有打理的功夫。再说……”

抬起一双浓密到深邃的睫毛,虞子鸿看起来忧虑又犹豫,倒是有点那种深怕说错了一句就会伤到他某种自尊的小心翼翼,

“再说,那个沿江的项目……你现在不是忙到不可开交么?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想起来要搞副业?难不成,是打算,嗯,积攒点自己的产业,准备结婚,之类的?”

啊?

瞠目结舌的听着好友的语焉不详,方息愣了好大一会儿,才消化掉好友意有所指的是什么。

“结婚?你想多了吧?我连女友还没有呢,就算想结也没人愿意嫁啊。”

的确,他是同秦风宇说过自己有女友,但,那毕竟只是演戏。

“而且,你也知道,我走仕途是注定走不到多高。这年头,没权再没钱,万一以后遇到点什么,不是只有干瞪眼的份么?我这也是,为将来做打算啊……开源节流,咱没有流可以节,所以只能想办法开源了是不……”

说着说着,方息自己就有点急,连带着气息也跟着开始不那么平稳。

说起来,他本就不是什么口若悬河的类型,即使工科毕业后入了机关,唇齿也并未就因此而锻炼的如何伶俐。更何况,他是在请求最好的朋友一个毫无道理可言的帮助,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说得通的理由。

而终究,虞子鸿没有打断他多话到不自然的喋喋不休,也没有再提出什么疑问。好友那双满是忧虑的眼睛只是深深的望了他半响,后又长长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什么时候需要我,就给我打电话。不过说实在的,我对打理店面之类的事情根本没概念,你与其找我,真不如找秦风宇来的实在。”

听到意料之外的名字,方息不由得微微一顿,紧绷的神经在为了好友终于应下自己而松懈之余,也多少因为对方所提及的那个可能而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虞子鸿的意见,他当然不是没有考虑过。单论开店之类的事情,的确同秦风宇合作,要比与虞子鸿稳妥的多。

只是,他没有办法。

水至清则无鱼。沿江景观带项目更是并非一朝一夕。t城的当权者有哪个没插上一脚?过手的金额更是数以亿计。也只有像他这样刚刚涉水的新手,才会因为那种程度就坐立不安。

那些钱不过滤就是一打儿纸,与秦风宇合作,他当然不担心对方察觉了,会被看不起,或者诸如此类。毕竟,坐拥财富到秦家那种程度,身为一份子的秦风宇也不可能有多干净。

只是,秦风宇是可以信赖的朋友之外,还是对他抱有特殊感情的男人。一旦牵扯上直接明确的利害立场,若是秦风宇再对他提出感情上的牵扯,他还是否能够把持得住心中的尺度呢?

方息自认自己是个俗人,在面对利益攸关时,还能做到心如止水不掺杂质……他实在,没有那个自信

第41章

有了虞子鸿的支持,在不算繁华却也不算冷清的街道盘下一个现成店面,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属于两个人的饭店就正式开张了。

方息简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

沿江景观带项目依旧如火如荼。连带着,他这个挂名的负责人在各种高档场所出入的身影也越加频繁。虽说以他目前的身份位置,即使出入都是公费,自然也远达不到纸醉金迷的程度……但,像之前那种“意外收入”,却也无可避免的又接到过几次。

“……方,方主任。听说,你和秦家的小公子是铁哥们?也不知道那位这次回b城,是探亲啊,还是干脆回去接手家业?……”某个也在项目中插了一脚的老板通红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举着一杯陈酿老白,要敬不敬的冲着方息嬉皮笑脸道。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试探。

一旦忙碌起来,时间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的飞快。直到前几天开始有人在各种parry上探他的口风,询问好友的动向,他才惊觉自己竟有好几个月都没和秦风宇联络过了。

而惊觉之后,他还是问了虞子鸿,才知道秦风宇已经回b城有一段时日,据说是回去蘀秦家大哥处理一些棘手的家族事务,最快也要在年前才能再回h城。

也不是没考虑过应该打电话过去关心一下……只是,一想到自己忙到无暇分 身之际,根本就没注意到已经那么久没联系过好友,方息就没有办法不感到心虚。

有时也会想,反正对方走时也没和他打招呼,这么长时间也没主动联系过他,所以,应该也没什么好愧疚的,才对。

留意到席间的注意力已然大部分集中到自己身上,方息保持着嘴角客套的微笑,也配合的半举起酒杯,彬彬有礼道:

“……我对他家里的事情也不是太了解。不过我想,他应该会回来过年吧。”

如果是别人问起,他自然会搪塞过去。实际上,以往的几次,他也是这么做的。但眼前这位,稍微有些不同。顺着对方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方息放下杯子,任由旁边的人又将他的杯子满上。

他自然知道席上这位老板并没喝多,这种看似唐突的酒后八卦,不过是种借题发挥罢了。虽然不知道为何最近关心起秦风宇动向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但以他目前的位置,在这些人眼中,充其量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摆设。

他们自是另有其他更可靠的消息途径,他的反应,不过是种有胜却无的参考,大可言语不详的一笔带过,没人会因此而对他有什么意见。

只是,眼前这位,是南宫名曾经引荐过一次的人,近期转到他名下的“意外”中,就有这位一笔。

所以,既然人家开口了,他给点无伤大雅的回应,从某种程度上说,也算是投之以李吧。

而在工作、应酬和搭理店面之余,他的私生活也几乎被工作延伸给占的满满的。

“方息,方息。你看这辆车如何?”

欧阳明明小鸟一样轻盈快活的飞奔至一款颜色款式都颇为嚣张的跑车面前,那架势简直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都贴挂上去。

比较起小女孩的欢欣雀跃,方息对这种“不得不”的逛街就显得兴趣缺缺:“我对车不了解,无法给你具体意见。”

闻言,女孩不由得翻了他一个白眼,一边继续甜心宝贝的摸着那辆线条流畅的美车,一边半撒娇半抱怨的小小声:

“骗鬼~~哪有男人对车不了解的?我自己花钱买车就够窝囊了,万一挑的不好还要被那群女人笑话,给个意见又不会死……”

不理会小女孩的碎碎念,方息抽出一根烟咬在嘴上,示意了一下笑容尴尬的销售人员自行为女孩讲解,便走到外面,掏出火机,点上火。

那样家庭出来的女孩从小娇惯着养大,大概都多少有点自我为中心。像他这样,明明只是互利互惠的组合,也可以在男友约不出来的情况下,无视他的拒绝,心安理得的软磨硬泡抓他来当备胎用。

对这种没有坏心眼,纯是任性的女孩子,他倒不会讨厌,只是也很难长久的保持耐心而已。

更何况,虽然多少有点不耐烦,也的确有敷衍的层面,但他说自己对车“不了解”,倒也不是句谎话。

以前,他基层公务员的薪水不足以没压力的负担起一辆车,也着实没有买车的必要。更何况,欧阳明明心仪的那种动辄七位数字,差不多需要积攒一辈子的跑车,更是距离他的世界太过遥远。

而现在……

想着自己存折里的数字,方息心烦意乱的扒了把头发,将还没吸到一半的烟头掐灭。

不管过程怎样,现在的他都是欧阳boss一派的人。而把boss的女儿哄开心了,就是他眼下被人一而再再而三耳提面命的,最为重要的工作。

“方息,方息。那辆车,我决定要了,你开它送我去宠物酒店好不好?”

还没等缓过神,身后一个飞扑而来的身影就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那个刚刚还腹诽过是自己讨好对象的女孩,此刻正忽闪着一双涂了俏皮彩影的眼睛,眼巴巴的等着他反应。

七位数字的车,看一眼说买就买么?

“不用多挑几款对比一下?”方息瞄了一眼女孩后面跟出来的一脸喜笑颜开的销售人员,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不过是辆车啊,有什么关系?方息~你开车送我吧~好不好?”

看着自己被女孩抓住不断摇晃的手臂,方息犹豫了一瞬,到底只能无奈的深深叹口气,放弃了规劝女孩另选车子的念头。

尽管觉得太张扬了,但毕竟,女孩是花她自己的钱,他没有权利或者立场多说什么。

“当然,护送公主出巡,是每个骑士的荣幸。”

不动声色的抽出被女孩抱住的手臂,方息顺势接过颇有眼色的销售人员笑盈盈递过来的钥匙,转身往店内走去。

而心愿达成的女孩更是一脸美滋滋的紧跟在方息身后,畅想着一会儿自己那群朋友,在看到方息这般俊朗的男子开着跑车送她赴约时,那一张张羡慕惊叹的脸。

也许是两个人都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世界,以至于,谁都没能发现对街咖啡店的透明玻璃窗后,某个一直对着他们的身影,不断按下快门的镜头。

第42章

“方先生,我们是XXX检察院的工作人员,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

陪着“公主”度过了一个毫无乐趣而言的疲惫周末,方息实在想不到周一打开房门,自己首先要面对的,竟然是一干穿着制服,手中握着各种文件的执法者。

这根本毫无预兆。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完全没有选择余地的,方息只能两手空空跟着对方进了车里,然后,被带到了显然是扣押审问的地方。

身上只有家门钥匙,钱夹和手机全都不被允许携带,甚至,他离开家门的时候,连关上房门都不被允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堆不认识的人,光明正大的越过他,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毕竟不是公安系统,好歹不至于用手铐将他从家门口扣住压走,这点算是唯一让人欣慰的地方。

方寸大的密闭房间只有两把椅子一张桌子而已,被几只手粗暴的压着肩膀按入其中一把椅子,面对桌上明晃晃烤照着他的偌大灯箱,方息本能而恍惚的眯起眼睛。

“方主任,为什么请你来这里,想必你也心中有数。实话说,我们这次行动是针对你们市欧阳boss的,虽然你也负责沿江项目的一部分,但我相信以你目前的位置,也起不到什么决定作用,所以你只要实话实说……”

“你死扛着也没用。那边欧阳已经扛不住,该招的都招的,我们按他那边爆出来的账目查,一样能查出来,我看你也是个聪明的,何不争取个宽大处理……”

“从南宫名手中过给你的回扣就不少吧?那边那么大的资金缺口,你作为负责人之一,不可能不占份子……”

“方息,你别给脸不要脸。别的不说,欧阳不过是个市官,可他那个女儿,从头到脚都是名牌,拎的包动不动就是什么限量版,这岂是一个公职人员那点收入能供养的起?而你作为那女孩的男朋友……”

没有任何的缓冲时间,被突然“逮捕”的震撼尚未过去,不间断的审讯便接踵而来。

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方息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还不至于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不被允许。不可否认,对方甩在桌子上的资料和一些零零散散的照片,都切实的敲痛了他的神经。从他与南宫名等人出入各种场合的记录,到他和欧阳明明“各种约会”的照片,五花八门。

“……你们究竟要我说什么?……”

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疲劳轰炸在生理方面果然很有效果,方息强睁着已然酸痛到不由自主在流泪的眼睛,集中全部力气才能勉强抬起千斤重的眼皮,瞪住面前已经换过不知第几班岗的陌生面孔,半是无奈半是嘲讽的扬起嘴角,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虽然是项目负责人之一,但我只是个刚提起来的小干部,领导指示我去哪里,我就得去哪里。至于你们说的什么项目财务上的问题,那是有专门的财务人员负责的,根本就不经我手!还有那个欧阳明明,我又不是她老公!她穿什么用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就算和她出去,那也不需要我买单,不信你们可以自己查……”

不断重复又不断深入的逼问,不给人留半点喘息的空隙。他很清楚,哪怕再熬上三天三夜,只要不给出让对方满意的答案,他们是不会允许他闭上眼睛,哪怕小寐片刻的。

咬着牙看了看推门进来站定在自己身后的几个新面孔,又看了看附在主审人耳边细语着,眼神又时不时别有用意的往自己身上瞟的陌生人,方息不由得心中一凉。

检查系统的手段,他曾在饭桌上“有幸”耳闻过一二。而看眼下这架势,恐怕是精神压迫之余,也打算让他体会一下皮肉之苦了。

“……看来,方主任是敬酒不吃,一心想着吃罚酒了……”

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人一脸颇有兴致的甩了甩手腕,方息的眼皮也不由自主的随之痉挛了几下,而咬着下唇的牙关,则不由得更加紧了紧。

家中的存折不过五位数字,对于一个年近三十又无需背负房贷的单身男子而言,着实是个合情合理的安全数字。至于那些“意外收入”——饭店主要是挂在虞子鸿名下,账目和存折也都躺在好友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况且账面上那些利润,也都是好好交过税的——除非是当真下狠心又不怕麻烦的一查到底,否则在明面上,最多是算他违反规定,入股私人生意罢了。

更何况,有又谁会不劳辛苦的对他这样一个小人物赶尽杀绝到那种程度呢?

“……这只是最开始,我倒是要看看,方主任能嘴硬到几时……”

踹在身上的鞋跟不留余地的坚硬而

狠毒,压住肩膀胳膊的手臂也强悍到让人挣扎无力,激痛的部位无论皮肤还是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抽搐,方息视线模糊的看着对方抬起的手臂,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畏缩起来。

被暴力对待并不如何让人意外。

每次有人落马,那种——谁谁谁被抓进去一周,等捞出来后竟然信佛了,估计在里面被收拾惨了——之类的话题,以前经常在各种饭桌上作为的谈资出现。方息不止一次听过。

而且,方息也不止一次听过的,还有对方会放信息出去,好方便相关人士舀银子来赎人——这样的事情。

说到底,哪怕是检查系统,也大多是本着赚外快的原则就是了。何况,这种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模式,在某种程度,还能结交下人情。

咬紧牙关挺着加注在身体上的各种疼痛,耳中嗡嗡的听着已经不甚清晰的所谓审问,终于,在某个四下无人的时机,终于有人愿意问他,说看他怪可怜的,需不需要帮忙给家人传句话。

不得不说,没遭过什么罪的身体,果然受不住那种不留情面的打击。面对这个好不容易坚持着等来的“人性对待”,在某个瞬间,方息觉得自己恨不得跪下来求对方,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让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秦风宇的身影自动自发的在脑中反复闪过,喉中翻动了几下,方息勉强抬起已然肿起来的眼皮,用模糊的焦距对着面前人影的方向,一双嘴唇几乎是颤抖着张了又张。

而他最终说出来的,到底只能是虞子鸿的电话。

第43章

“……方息……先去诊所吧?我帮你好好看看……”

面对前来接他,欲言又止的虞子鸿,方息只能疲惫的点了点头,任由好友将他半扶半搀的架进车中。

许久不见的阳光,哪怕临近冬日也依旧让人觉得刺眼。浑噩恍惚中觉得难熬到濒临崩溃的漫长时光,实际上也不过过去了一个星期而已。

“……内脏和骨头都没有问题,这些淤青……虽然痛,但是还好,不会造成本质性损伤……先喝点水,然后在我这儿好好睡一觉吧。”

将他领入办公室内里的小套间躺下,放下窗帘,又放了轻缓的钢琴曲,虞子鸿默默关上房门,将一室的安逸宁和留给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多问半句。

身上的患者服是纯棉的,有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比起自己那套一个星期没下过身的东西,要舒服上许多。拉开被子躺下,柔软的床单被褥果然可以让紧绷的身体和神经得以放松,以及放空。

不过一周时间,那些灯红酒鸀、推杯换盏、谈笑风生的记忆,却已经遥远的宛如隔世。什么都不问,固然是好友的体贴。可倘若对方真的问起,方息想,他恐怕也不知道能开口回答什么。

他能对虞子鸿说什么呢?

说他是因为贪污受贿,才被抓进去审问调查?说那个刚开业不过个把月的饭店,是他一早就打算用来洗钱的幌子?还是说,他原本“投靠”的欧阳boss突然倒了,而他倒霉站错了队,于是不幸受到牵连?

暴风雨来得没有预兆,太过突然,他固然面对的诚恐又狼狈,但他也很清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无辜。

而且在那里面,他也无数次的动摇过。他知道只要一个电话,秦风宇就可以将他从那种难熬又难堪的状态中解救出来。这么多年的交情,一直以来对他的念想,相信只要肯开口,对方一定会愿意插手司法公正,保他一身清白。

而幸亏,他终究是忍耐住了。

单凭虞子鸿走动把他捞出来,固然需要花费不少金钱,而且,大概也没有办法抹去这个污点。但至少,这份人情,不是他还不起的。

也幸亏,即使不开口,好友也能明白他这点仅有的,在别人看来也许是全无必要,甚至是廉价到毫无价值的自尊,到底听从了他的意愿,没有联系那个人出面。

伸出手挡住眼睛,任凭泪水顺着眼角流进枕头,方息紧紧咬着下唇,克制着不想让哽咽的声音从嗓子里流露出来。

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秦风宇一动不动的远眺着b城满眼的繁华夜景,冰凉的指尖不自觉的反复摆弄着始终安静的手机,掌心却早已潮湿成一片。

“如此良辰美景,不陪你劳苦功高的哥哥来一杯么,我的正义小骑士?”

与平时大不相同的,尾音微微上扬的腔调,三分调侃七分戏谑,一听就知道是沾染了些微酒精的亢奋。

转回头,秦风宇冷眼看着眼角红润,整个人已然深陷进沙发中的秦风寰,心中很是清楚对方的意有所值。

“那个欧阳贪污受贿又嚣张跋扈,本来就是罪有应得。我们偶尔也该做点好事。”

“你可得了吧”

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秦风寰摸出烟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团模糊不清的雾,

“牛鬼神蛇多了,别人怎么不见你路见不平?也是该着那个欧阳倒霉,上赶着来当炮灰……倒是麻烦我还得去和那帮老家伙解释,为何大把的正事儿放着不干,偏要去找一个地方小官的麻烦。”

明白这是在和自己邀功,秦风宇从善如流的从酒柜中随手摸出一瓶,然后又拎出两只高脚杯,为自己和秦风寰满上。

“哥,咱兄弟之间,感谢的话就不说了。你放心,北边那两个案子,我既然接手了,就一定给办利索。”

彼此心照不宣的碰了一下杯,秦风寰的视线扫过自家兄弟那只垂在身侧,一直没松开手机的手,嘴角满是愉悦的上扬起来。

“怎么?等电话?我可是听说,方息那小子已经出来了~~~”

听着兄长的意味深长,秦风宇胸口不由得一紧,脸上倒也没对自己的焦虑无奈多做掩饰:

“虽然觉得以他的性格,应该是不会给我打电话,但还是难免……”

“啊哼!”

越发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秦风寰接着酒劲干脆不顾形象的往沙发上一靠,整个人倒是闲散的宛如没长骨头,

“你在我面前矫情有什么用?要是当真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就不会折腾这一出了……只是,为何不在人没出来之前递句话过去?救人于危难之中,相信那小子再怎么,也会对你感恩戴德了不是?”

苦笑着将杯中琥珀色的液体一饮而尽,秦风宇看了一眼摆出一脸虚心请教表情的兄长,偏过头思考了一下,续而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

“没办法。为了两个人的长远打算,这点苦,他是必须得吃的。”

“两个人的长远?”

渀佛听到什么天方夜谭,秦风寰动作夸张的掏了掏耳朵,微眯起来的眼睛看上去即讽刺又好笑,

“也是,公职人员嘛,不扒了他那身制服,你的确没啥可能。”

“……”

“到底是我弟弟,对心尖上的人也下得去手,狠得下来。不错,小伙子有发展。”

“……哥,你喝的有点多了。”

“怎么会?虽说那帮老头子多少灌了点,但我心中有数,这种程度,撑死有点小兴奋,我又不出门,就咱兄弟两个,怕什么。”

“……”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

狠狠吸了一口指缝中的烟,秦风寰单臂支着茶几,身体大幅度向秦风宇的方向探着,一双明亮又深邃的眼睛更是饶有趣味的,紧紧盯住秦风宇的眼睛,

“虽说这套儿是你下的,但如果那个小子真的给你打电话——你知道,虽然对咱们来说那种程度的审问只是小case,但普通人家出来的,往往受不住那个罪——如果,他向你救助,你打算怎么办?”

偏过头避开兄长吐在自己脸上的烟雾,秦风宇闭了闭眼睛,那张自己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面孔不由得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握着手机的掌心也更加的潮了几分。

“如果他打过来,我自然另有一套方案……只是,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不需要再节外生枝了……”

第44章

方息的处理结果下来的很快。

毕竟没查出什么决定性的证据,又或者是,他的角色着实太小了,无足轻重。

但无论如何,他都因为欧阳明明而被认定有裙带关系,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虽不至于被彻底开除公职,但原来的职位显然保不住,而且留职查看的污点,基本也断绝了未来发展的可能。

挂断不太熟悉的同僚打来的通知电话,方息瘫着身体仰躺在床上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响了整夜的音响依旧缠绕在耳边,让大脑放松,又放空。

多少有些庆幸,来电话的人并不是平日里朝夕相处过的那些同事中的任何一个。在这种时候选择对他不闻不问又公事公办,虽然多少冷漠,但总比来些不痛不痒的安慰,要来得舒服多了。

他之前在饭桌上,见过太多背过身就舀着那种事不关己的闲闲“安慰”当谈资的人,而那些人大多没有恶意,最多是对话题事件、话题人物的好奇与八卦。

他不是不能理解那种心理,只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去满足。

而幸亏,出来后这段足不出户的时间里,除了偶尔过来看看他死活的虞子鸿,竟然神奇的没有任何一人联系过他,一通电话都没有。

回荡满房间的音乐声乍然而止,方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在满室的突然安静中眼神呆滞了好一会,才渐渐反应过来——大概是连在音箱上的mp3没电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