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从今天开始做质子—爬爬虫虫

从今天开始做质子—爬爬虫虫

时间: 2017-07-18 17:24:40

文案:

潇陌七说:皇帝那么费力不讨好的工作还是给潇淳干吧,至于将军,我看爹爹你也别做了,多累。

潇陌七还说:我大姐是南桓当今皇上最最最得宠的萧妃。二姐是西域国国主最最最宠的爱妻,三姐是南桓首富的管家婆,四姐是南桓武林盟主的恩人而且努力努力还有望成为爱人,五姐是江湖第一侠女,六姐是天下第一毒医鬼手!!你看,这么强大的背后团体,本大爷不闹腾闹腾多对不起这身份!”

东方景程拍拍他的小脑袋说:小质子,你现在在大齐呢。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主角:潇陌七 东方景程┃ 配角:连理 东方景言 阿奴 付允 潇陌五 潇陌六 ┃ 其它:潇陌七

第一章

连理拿着战和书,大大松了口气,世子已经平安送到齐国,和书也已经一条不差的安计划签好,现在只要能平安回到南桓国交上战和书任务就算完成了。突然门外传来混乱的脚步声,连理心中叫苦,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连理,连理,哇呜呜呜呜……”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真让人为他那破锣嗓子捏一把汗。

连理头痛的揉揉眉心,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金灿灿的身影就扑到了怀里,毛茸茸的头在怀里蹭了又蹭,无比委屈的说:“连理,连理吖,人家好舍不得你吖。

连理扫视院子里那一众满脸八卦好奇的闲杂人等。深呼一口气才咽下想掐人的冲动,冷声的对怀里衣着招摇华丽的过分的人道:“还望世子以大局为重。”

“可是人家舍不得你吖,人家才不要那个冰山面瘫脸呢,人家喜欢的是你。是你吖!”萧陌七故意加重最后三个字,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身子还扭啊扭的照的四周一片金光闪烁。

连理被闪的眼疼,用力拉远他们的距离。努力温声说:“世子身份尊贵,如此胡说,有损清誉。”他娘的老子的清誉。

陌七一脸的无辜说:“人家没有胡说啊,人家喜欢的就是你啊。人家最喜欢你了,呜呜啊你……不要……嗯嗯,人家……喘不过……气……来了,唔唔,恩……”

唉吖,你听这声音是在干什么?

唉吖,亲亲呢呗。

唉吖,那我们王爷可怎么办吖?

唉,肯定是那个连大人啦,你看那小世子纯洁的……

嗯嗯,一定是啦,看那个连大人长得斯斯文文的……

嗯嗯,原来是个狐狸精……

连理愤恨的看着被自己捂着嘴的陌七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一左一右写着得逞两个字,立刻后悔的抽回手:让你去捂那张贱嘴,让你去捂那张贱嘴。

其实以连理的自身条件做狐狸精还真是对不起狐狸了。连理本身长了个十足的书生脸,却是十足是个粗人,他以前梦想做个侠客,练就了十足的本事,却有勇无谋,在江湖上节节失利,但他依然有颗侠客的心,所以他分善恶,分忠女干,所以他知恩、图报,所以救他一命的萧淳让他去死他就去死,让他把陌七送到齐国他就不会送回南桓。明明是忠犬一只却被说成狐狸,这都让连理有去死的冲动,不过说起来这还要怪一个人——大齐国六王爷,东方景程。

话说六王爷是谁?景程呗,不久前以十万精骑大败南桓国潇王潇瑀五十万大军,逼其乖乖送上自己的小儿子来做人质,还要割地赔款以求战和的新一代英雄。皇帝信赖的胞弟宠臣;少年们的楷模榜样;姑娘们的梦中情人,拯救灰姑娘的白马王子。可是当这英雄楷模王子情人第一眼看到这个战败国送来做人质的萧陌七时,风中凌乱了。

记得那天,天高气爽,风和日丽,真是嫁娶远行的好日子。六王爷作为国家代表踏着好日子去城门外迎接作为潇王世子实则质子的萧陌七。广大人民群众为了一见心目中的英雄楷模王子情人纷纷自发聚集在城门口,同时还掺杂了一些小杀手什么的,于是混乱在陌七下轿的那一刻发生了,也不知道人们是因为看到六王爷还是南边来的小世子还是杀手刺客什么的个个惊慌惊艳惊讶表情循环变换,打打杀杀的都开始了也没想着逃跑。

作为迎新代表六王爷很称职的保护小世子,可惜刺客也看到了这一点并且抢先一步抓着小世子飞上了车顶而且正打算飞上树枝,却不料正对上小世子莹莹桃花水目,惊世的容颜微带着委屈,那表情就算他说全天下都对不起他了也让人不觉为过。就在小刺客失神之时六王爷立刻一个弹指神功过去,小刺客就松了手,然后小世子成功自由落体并掉进六王爷怀里顺带着把嘴啊鼻子啊什么的准确无误的对上了六王爷的嘴和鼻子,还慢悠悠的滚了几滚……混乱迅速冷却,惊慌惊艳什么的表情迅速一致转成僵硬的惊讶,等回过魂儿来时刺客们已经趁机逃的无影无踪了。

悲剧也就从这一吻开始了……

“唉吖,唉吖,人家娇嫩的嘴唇都肿了。”陌七嘟着嘴向连理抗议,眨眨眼豆大的眼泪就要滚下来,好不让人怜惜。“连郎,人家是真真喜欢你的。”

“自从来了六王府,世子已经把这句话说了七十三遍了。”可是整个王府的人都错误的认为王爷喜欢你啊,而且还是一吻钟情。连理闭了闭眼,而自己也成了别人口中的狐狸精。

他知道自己脑子不好用,就像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像萧陌七这样,异姓王潇王世子,皇帝的国舅,西域国王和天下第一首富是他姐夫,就连武林盟主都与他交易匪浅。五姐是一代侠女,六姐左手毒针右手妙笔。论家事背景无人能及了,竟然还愿意主动来齐国做质子?而且神奇的是他当时怎么就信了这妖孽了呢。

他承认一开始却是看轻了这个世子,南桓国最嚣张,最跋扈,乖张骄纵,除了脸蛋胸无点墨,身无长物,成天以调戏民间大龄妇女,打架斗殴为生的人,任哪一个自命不凡的人都不会看得起他。可如今他猜不透这个人,清澈的眼眸干净的气息,明明是那么的没有城府,却每一步似乎走的都藏有心机,却又让你毫无头绪。他伸出手,真想看清楚那样的眼睛里到底是不是真的藏着什么玄机。

陌七怕怕的立刻一跳三丈远,随身描金玉骨的画扇迅速打开遮住大半张脸:“别别,人家怕疼。”声音怎么听都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连理颤抖着身子,闭着眼心里默念了十遍:陌七胳膊受伤不能动粗,陌七胳膊受伤不能动粗……再睁开眼时,还是没忍住,一把抓住陌七的肩膀隔着窗户就扔了出去,门外立刻传来人们一阵惊呼与过度的安慰声,接着就是哒哒跑来砸门的声音。

“吖呸的,混蛋连理,混蛋,尼玛这可是人家西域国进贡的上等金丝绸啊啊……。”衣服都破了,刚接上的胳膊也又断了,陌七恶狠狠地砸着门。吱呀一声门开了。

“世子怎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泼妇般破口大骂,没有礼数呢。”连理高声冷漠的训斥,完全当刚才发生的事不曾有过。转身又低声说,“你好好跟我说话,不然一会儿我还把你扔出去。”

陌七哼了一声表示不满,不过还是乖乖的点点头。

其实萧陌七本质还是个好孩子的,虽然荒唐了点,但着实也没真的害过谁,如今又沦为战争的牺牲品,连理还是有些不忍,心下也软了几分,“明天我就要回南桓国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哼,还说什么关心的话,人家为了跟你私奔都背叛了父王背叛了姐夫和未来姐夫们,背叛了阿蛮阿花,人家也不图你将来荣华富贵亦不图你飞黄腾达更不图你坚守夫德对人家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你竟然就这么为了自己的前程把人家送了外人。”陌七神奇的变出一方手巾,一脸悲伤的慢慢背过身去,突然弯下腰开始呼天抢地:“哇呜呜……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堪贤愚枉做天,想我年龄二八,正是豆蔻年华,怎奈被师父削去了头发……”

连理头疼的揉揉眉心,搬起陌七没有一滴泪的脸:“南桓连年与齐国发生战事,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如今潇王大败你可知道又有多少我南桓子民失去性命。我知道你委屈,可是你这次愿意来议和,不仅仅替是国君分忧而且让百姓能够过上平稳的生活了,从此安居乐业,休养生息。你所做的国君百姓都会感激不尽的。”

陌七眼神暗了暗,不满的说:“你是想说父债子偿吧?我知道我爹打了败仗。”

连理心想这破孩子怎么光捡难听的听:“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潇王也以极尽全力。而且这只是齐国的要求,一切议和条约都是以世子在此暂住为前提的。世子代父将功补过,如此孝义,感天动地。”连理有中想吐的冲动。

陌七推开他,终于笑靥如花:“哼,是吗?听你解释人家心里舒服多了,不负人家为了你做了那么多牺牲啊。”

连理怀疑的看着他,你又做什么缺德牺牲事了?

陌七很不满有人怀疑他的智商,轻咳了一声:“我给我爹留了一封信,说我跟你私奔了,你看为了你我连名节都不要了。”

连理心想,你不要我还要呢。“我带你来是议和的。”

陌七点头:“是啊。”

“是光明正大的。”

“是啊。”陌七觉得他们挺光明正大的啊。

“那你留什么信说什么跟我私奔?”

“因为说真话我爹就不让我来了啊。而且咱们走的时候我爹还在回朝的路上,我总得给他留句话吧。”陌七很无辜的说。

连理心说,就是趁着你家大人不在才拐你跑路的,等潇王一回朝你已经成了质子,生米成熟饭,为了你这宝贝嘎达以后的安全他就再也不敢翻出什么浪来了。

陌七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看,要不是本世子智勇无双,就凭你和皇帝姐夫想说服我爹爹同意我来齐国根本不可能。我爹可是最疼我了,背井离乡之苦他怎么舍得我受。”

连理看了他一眼也没看出他哪里智勇无双来,蠢钝无双倒是真的。

陌七从头摸到脚,好像在搜寻什么,最后从脚上的锦靴里拿出一把精短的匕首来, “看着没,本世子来前还求了把神奇,咱们就是一路靠此神器保驾护航才得以吓退一路追兵让你们安全到达齐国的。”陌七神气的挥舞着匕首,一脸的感激我吧,哼。

连理叹口气,就不能跟这纨绔子弟一般见识,不过有一点陌七提醒了他,他们一路北上却从未遇到任何追兵,以萧瑀消息灵通地速度若不是他默许的,一路哪能这么轻松,连理不由怀疑的看着萧陌七,南桓国最最骄傲的小世子,主动来做质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是骗来的,反而像有意而为。可是看着这个正耍宝的典型二世祖,一脸的蠢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有预谋啊。而且像陌七这样的身份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会选择现在这条路。连理看他的眼神越发嫌弃,不过这把匕首,“你一直带着?”

“那是,”陌七鄙视的看着他,“这可是来齐国前,让我们家花方丈好不容易求来的辟邪剑。保平安,保平安。急急如律令。”陌七从身上搜了张黄符插剑身上,嘴里又碎碎念念的一阵,转身将匕首放在连理手上:“拿着,每天对着它念三遍保管一路顺风,不用太感谢人家,谁让人家那么喜欢你呢。”盈盈水目对着连理眨吖眨的……

连理一阵恶寒,又觉得哪里不对:“花方丈不是出家为僧么?”

“是啊。”陌七点点头,“但是他之前做过几天道士。”

连理嘴角一抽,谁能告诉他是造了什么捏才让一世风光的南院潇王修来了这么一个混世儿子。

第二章

陌七皱着眉嘟着嘴看着手里的东西:“我真笨,真笨,明明被卖了还要被逼着数钱。我真傻,真傻,明明知道被卖了,还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数钱,我真蠢,真蠢明明是主动被卖了,还要作出一副被动的样子被卖……”

连理一把收回合约书:“看够了吧,我要收起来了。”

“不行,不行,我有知情权。”陌七呲牙咧嘴的样子,毁尸灭迹的意图显而易见。

连理迅速检查了一遍和书,收进袖袋里。看着陌七受伤的眼神痛快极了。

“你们竟然把我卖了五年。”陌七痛恨的垂着八仙桌,“说好的三年呢,三年呢三年呢……”

“别忘了,当初是你自愿跟来求和的。做大事者定能舍小家为大家。”戳别人痛楚的感觉真好,连理冷笑这几个月的气算是出了。

“可我也没有自愿入住六王府啊,面对那个冰山面瘫脸。这五年该怎么过吖……”不出五年,半年不一个月他肯定早被那冰山冻成冰块冷藏了,陌七使劲的揉搓寒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连理心想还不是怕你被你那视你如珍宝的老爹救回去,本来就是让你有去无回的,只不过由六王爷看住你正是因为他们是死敌,到时候无援无助看你怎么逃。“世子身份尊贵,来大齐做客自然要上宾对待。住王府更能体现大齐对你的重视。”

“我宁愿住驿馆也不要和那个冰山面瘫脸在一起。”陌七不满的说。

连理叹口气,说谎骗小孩子什么的他最麻烦了:“你见过老鼠吗?他们有着一身灰色的皮肤,上颚长着锋利的牙齿;有一条细长灵活的尾巴,可以轻易抓住他们的目标;四只锋利的爪子使任何阻碍都能犹如无形般穿过。而年久失修的房子正是他们最喜欢的栖息地,世子确定要住在年久失修的驿馆里吗?”

陌七缩着脑袋摇摇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怪物?”

“那建议世子好好把山海经看看。”没文化也就算了还没常识

“我不管,我讨厌那个冰山面瘫脸,他很恐怖。”陌七是真的怕他。

“放心,在这里你可是贵客,他不会怎么样你的。”只要这五年你不逃跑的话。“还是你怕他?”

怕他!怕他?

“七、爷、怕、他?”陌七瞪着眼睛觉得连理特有眼无珠,“我大姐是南桓当今皇上最最最得宠的萧妃。二姐是西域国国主的爱妻,三姐是南桓首富的管家婆,四姐是南桓武林盟主的恩人而且努力努力还有望成为爱人,五姐是江湖第一侠女,六姐是天下第一毒医鬼手!我爹是南桓最最厉害的唯一世袭异姓王潇瑀,七爷我就是未来的侯爷,七爷会怕他?”

晚间送别宴上,陌七抱着胳膊把多半个身子藏在连理身后,无辜而可怜的望着杀气逼人的六王爷的……鼻子,没办法冰山面瘫脸的眼睛太吓人了,陌七悄悄拧了把大腿立刻泪眼婆娑:“你当众做了那样的事,难道还不敢负责。”

话音里那微带的哭腔,满满的责备,满满的委屈,满满的隐忍,让人一度以为六王爷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对不起了这个可怜的人。

景言看着自己皇弟紧握筷子的手,额头直冒冷汗,真怕他皇弟手指一个不稳当,就会发生什么血腥事件,和南桓国多年的战争好不容易有所停息,大家终于可以趁机休养生息了,他可不想有什么意外,比如和平吉祥物丢失或者受伤什么的,现在的幸福来之不易,现在的安定来之不易,现在的吉祥物养殖不易吖。

“世子莫怕。”你看把小东西吓的,看着那样美丽的小脸委屈的样子景言心疼得不行,立刻安慰道,“朕这皇弟从小就这样冷如冰霜,不善言谈,尤其上了心的,性情会变的更加古怪。”

大家纷纷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哦,原来六王爷上心世子吖。

怪不得大庭广众之下就把人给亲了呢。

是吖是吖,还滚了滚。

景言暗暗汗颜,好像越说越乱了。

“本王会对你负责的。”景程散发的冷气可以杀人,“如果你愿意,本王娶你便是……”

“什么?”陌七歪着头满眼无知的看着景程,有点不明白。

“……娶你。”景言善解人意的替自家弟弟重复。

“咦?”陌七真的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他堂堂一个世子在大街上被人亲了也就算了,咱魅力在这儿呢,没办法。可是亲了也就算了,完了竟然还被当众扔出去,还摔断了胳膊这么丢人的事他不要点赔偿怎么行,只是这事跟嫁娶有什么关系呢,陌七身子一歪立刻没骨头的缠上一旁的连理大声的咬耳朵:“连理吖,那个冰山面瘫在说什么吖,人家听不懂。人家才不要那个冰山面瘫脸呢,人家的胳膊是因为那个冰山面瘫脸才断的,人家只是想要点赔偿嘛,他干嘛没事要以身相许吖?”

哦哦……看来有人搞错喽搞错喽,冰山面瘫脸!景言用袖子遮挡着偷偷咧开的嘴巴,他快憋笑憋疯了。

景程长这么大,冰山不错面瘫也对但从没有人敢这么直面的大声的在他面前叫过,这个世子可真是不一般的胆大吖。不过,六皇弟你是为什么想要以身相许呢?他这皇兄也很好奇。

唉吖,凤冠霞帔吖。

唉吖,十里红妆吖。

唉吖,嫁娶吖,娶嫁……

底下一片议论纷纷……

连理冷着脸掰开和自己大声咬耳朵咬的正难舍难分的大头,面不改色的对着景程拱手道:“六王爷误会了,世子从小在寺院长大与世无争,心智脆弱,初来大齐国又被歹人偷袭,难免受所惊吓,现在又受伤在身,胡言乱语了,还请王爷见谅。”

陌七不悦的心说:你才心智脆弱呢。

景程皱眉,一记冰刀眼神刺向穿着黄袍的一直偷笑个不停的景言,景言正襟危坐收起快憋的变形的脸,假意打圆场道:“听闻世子受伤尚不知竟然是受六皇弟所累,既然这样朕替世子就罚他照顾你到痊愈为止,可好?”六皇弟吖,可别是皇兄没给你接近美人的机会哈。喜欢你就说嘛,皇兄又不和你抢,虽然实在是个难得的美人,虽然是个男人,虽然……喜欢你就说嘛。

景程的眉这下皱的更深了,冰冷的眼神阴狠的射向主位上的那人,只见那人一手捂着自己的心肝肺,一手遮着面对着他吐舌头。景程头痛,这哪里是个做皇兄的样子。

“好吖,好吖。”陌七拍手叫好,畜生无害的笑脸瞬间迷倒了众人。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脸白痴的指着景程问主位上的人:“那……他可不可以给我端茶倒水?人家拿不起茶杯。”我很柔弱的说。

连理瞪视装娇弱的陌七,你伤的左手。

“可以吖。”景言捂着脸,皇弟吖,你真是捡到宝贝了,这小东西极品。

“那……吃饭进汤可以么?”陌七,我左撇子不行么。

“可以。”

“洗澡更衣可以么?”

“可以。”皇弟你就能者多劳吧。

“唉吖,不好不好,人家的身子怎么能让外人看见呢。羞羞吖。”陌七很不要脸的装娇羞状。连理很有装作不认识他的冲动,无奈肯定没人相信,只好出手遮上那还想胡言乱语的嘴巴。

“王爷见谅,世子又胡言乱语呢。”没看到人家的筷子都快当做剑要出梢了吗,想被收拾呢吧?连理警告的瞪了陌七一眼。

切,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吻他呢,陌七还是很在意这件事的。

那你确定是他吻了你而不是你故意吻的他?

陌七心笑。切,天才知道。

第三章

“早就听闻潇王世子举世无双,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啊。”东方景言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陌七,真是一张举世无双的脸啊,“世子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向程王提,定不能委屈着。”

陌七也不客气,当真认真想了会儿。

“我的护院杂役必须是一百九十六人,前院一百后院八十,抬轿八人,赶车八人,食不同样,衣不同装,观四景,赏四色,不能太单调,太朴素,太庸俗,一切分配要以我的品味为重。”陌七抱着受伤的胳膊。看吧,这儿还伤着呢,得赔。

“好。”六王爷景程冷着脸点头。要不是皇上硬让他照顾这个世子,他早砍死这世子一百遍了。

“我要住王府中间采阳最好的那个坐南朝北的房子,阴晴雨雪景色相异,精致而不失典雅,华丽而不浮夸。”

“好,”哼,正好本王的卧房少个陪房的。

“我要窗前满园春色桃花先,夏荷秋菊冬白雪……”

“好。”

“我要……好了,就先这样吧。等本世子想到了再提吧。”

景程脸黑了。景言捂脸,好别扭的一对儿哦呵呵。

陌七看景程被气黑的脸高兴地不行,转身撒娇似的拉着连理的袖子,黑珍珠般的大眼睛满满的期待与不舍:“连理吖,以后你要常来看我,还要带我去逛街,我要吃糖葫芦,还要芝麻酥。”

“好。”连理有些敷衍的回答,对那样清澈的眼神视而不见。有免疫力的人就是不一样。陌七再接再厉。

“连理吖,以后你要常来看我,还要带我去看花灯,我要猜灯谜,还要看美女。”

“好。”连理皱眉,再清澈的眼神也遮不住一颗小恶魔的心。

“连理吖,以后你要常来看我,还要带我去登画舫,还要写诗词谈歌赋。”

“……”你还能再瞎编点么?连理想打人了他的清誉全被毁了。

送行队伍代表、齐国最高权威者景言一脸不怀好意的斜视连理,画舫都上过,连大人你把小孩儿带坏喽。

“连理吖,以后你要常来看我,还要带我打擂台,还要抢绣球,抢老婆。”

“……”

送行队伍代表、齐国最得宠王爷景程对着某世子冷哼一声,扭头,眼不见心不烦。谁家倒霉姑娘的绣球让你抢了,都得后悔自杀去死。

王爷吃醋了,嫉妒了,别扭了,生气了……送行队伍其他代表窃窃私语……

“连理吖……”

“世子,时辰不早了,连理要启程了。”连理皱着眉,这些话要是让潇王听见了,估计他死一百次都不能了了他带坏他心肝宝贝之恨。可是对着那样清澈的眼眸又生不起气来。这样的人难怪嗜血如潇王也视若珍宝。想到潇王,连理心中又是一叹,这次回南国也是凶多吉少。

“连理……”陌七不满连理的敷衍,拉着他的袖子还想说什么却被连理立刻阻止。

“世子的话,连理记下就是了。”还是赶快走吧,不然这世子真能说出更多的荤话来。

“嘻嘻。”陌七满意的松开连理的衣袖,突然向前倾身,用力拉近他们的距离,清澈的大眼睛对着连理像是在确认又像是临别遗言,轻声的只有两人可闻却字字清晰:“你会回来接我的,对不对?”

对不对?对不对?那样可怜的眼神,水盈盈的噙着泪,却强忍着做笑,连理心中一怔突然觉得有些心慌,有种做了坏事被抓到的感觉……

“对。”连理目光坚定地看着那个人因他的一个点头,委屈的哭容化作大大的笑脸,是了,以前那个人也是这么对他笑,对他这么的信赖,可是结果呢,被他送来做了质子。不过这些愧疚产生也只是一瞬间,立刻他就为自己之前的愧疚而后悔了。

“嘻嘻,连理别忘回去替人家告诉那个小妹妹,花灯人家一直留着呢。”陌七慵懒的靠在齐国皇帝御赐的人肉靠背上,引得身后的胸膛一阵紧绷,景程强忍着揍他的冲动,没办法,皇上怕他杀这个人,连圣旨都下了,定全力保护世子万全。。

“还要记得告诉画舫里的紫鸢姐姐,她的诗词,人家已经让人表好挂在了书房。”

“还要记得告诉水云姐姐,他的绣球我已经送给那个穷秀才了,让她安心的嫁过去吧,不用等我了。”

“还要记得……”咦?人呢?

……

陌七看着那已经渐行渐远甚至都没和他告别的队伍,满脸受伤的扑进景程的怀里,“连理肯定特别伤心,连跟人家告别的勇气都没有,呜呜……”

“人家是巴不得离你越远越好。”景程强忍着蹭到身上的恶心的鼻涕眼泪,眼睛在怀里那人毫无设防的脖子上看了一遍又一遍。好在那人在他动手杀人之前自己离开了。

“冰山,你不用这样刺激我。连理我了解,他不是无情之人。”陌七摸干脸上的鼻涕眼泪,“不过我知道你这是在安慰我。所以,还是要谢谢你。”

我哪里是在安慰你,景程冷着脸瞪着这个一点都不会看脸色的人,气死他了。

哦哦,冰山?你看看,名字都叫的那么亲切。景言羡慕的看着在他眼里是那么的你侬我侬的两人,受不了了,他要是再年轻几岁多好吖。

第四章

萧陌七才来大齐的两个月,他就看到王爷府里管家爷爷已经不下十次抱着字画进出东方景程的书房,间歇着有不少官家小姐进出。萧陌七实在好奇的不行,溜到墙根偷听。

管家爷爷说:“王爷吖,这已经一百位小姐了,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王子候孙,您也得选一个吖,虽然样貌是不及那位,但好歹也是女人啊。您可知外边的流言蜚语已经把您和那位……。”管家爷爷没有说下去,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萧陌七在墙根下掰手指头,咦,什么流言?我怎么没听到过。

东方景程送走老管家后,就看到陌七屁颠颠的从墙根溜了过来,一早他就感觉到有人在窗户外边了,先不说那粗喘如牛的呼气声,光那窗户上映出的上窜下跳左摇右摆的黑影想让他不知道都不能。

“我能嘲笑你已经成了没有女人要的大龄剩男了么?”陌七费力的拉了拉两只袖带,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净装了些什么东西,弯着腰从下往上看着景程,一脸的谄媚,满眼的八卦却是自顾自说,“你都沦落到相亲了,哇咔咔!相亲,笑死我了,不过你要多相几次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