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我家又不是神奇生物养殖场!—唇亡齿寒0

我家又不是神奇生物养殖场!—唇亡齿寒0

时间: 2017-07-18 17:25:37

文案:

一句话冷笑话简介:

魔法师奥古斯塔因为太宅了,所以时至今日依然是魔法师。

两句话简介:

某天魔法师奥古斯塔收到了一个巨型快递包裹。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只全果的狼人。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情有独钟

主角:奥古斯塔 ┃ 配角:凯菲尔 ┃ 其它:狼人,奇幻

第1章

奥古斯塔穿着睡袍,头发凌乱,睡眼惺忪,叼着牙刷,嘴角还溢出白色泡沫,茫然困惑地打开门,门外站着一脸不耐烦的快递员和一只硕大无比的箱子。

“先生,您的包裹和信件。”快递员粗鲁地将一封信塞给奥古斯塔,又把一支笔伸进他眼皮底下,“请签收!”

奥古斯塔接过笔,草草签下自己的名字,快递员好像跟运单有仇似的,将它一把撕下,揣进怀里,又“砰”的一声甩上门。

态度真差劲!奥古斯塔低头在运单上寻找快递公司的名字,心中暗暗发誓今后一定不叫他们家服务。

包裹和信是他的朋友(准确来说是恨不得从来没认识过的损友)卡沃迪恩寄来的。那么大一只箱子,装具尸体都够了,那家伙到底寄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心里犯着嘀咕,魔法师奥古斯塔向盥洗室走去,途中把信扔在了客厅茶几上。他在盥洗室刷完牙,随意洗了把脸,连胡子也没刮就来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除了一排排的罐装牛奶外别无他物。

也许能用魔法变出点儿吃的来。奥古斯塔悲伤地关上冰箱门,随即否决了这个想法。太麻烦了,他才不要为这种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浪费魔力。昨天莉莉安娜才来拜访过,帮他做了顿丰盛的晚餐,现在还剩下半只烤鸡。早餐就吃那个好了。

他把烤鸡放进微波炉加热。如果卡沃迪恩看见他现在的行为肯定会大吼:“魔法师的耻辱!竟然不用魔法加热而用微波炉!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朋友?我才不认识你呢!以后见到我也请装作不认识,谢谢!”啊哈,那可真是太好了。下次该请卡沃迪恩来作客,然后在他面前亲自演示十六种微波炉简易烹调法——标准得就像说明书一样!

接着,奥古斯塔回到客厅,拆开茶几上的那封信。信上字迹的确出自卡沃迪恩之手,语气也如他本人一样欠揍。

亲爱的奥古斯塔:

近日惊闻贵宅失窃,我对这不幸事故表示愤慨,对惨遭打击的你表示深切同情。

由于我最近一直出差在外,无法亲赴贵宅视察访问(这个词被划掉了)参观游览(这个词也被划掉了)探访慰问,因此特意送上薄礼一份,还望笑纳。

你忠诚的

卡沃迪恩

P.S.如果你能搞定这孩子每月一次的麻烦,我保证他会是个完美的住宅卫士。

奥古斯塔只知道世界上有两种生物会面临每月一次的麻烦。一种是女人,一种是狼人。他认为卡沃迪恩说的是后者,因为他不觉得女人能用“他”称呼,也不觉得女人能保卫财产。据他在某几个魔女朋友身上的所见所闻,她们不把财产败光就该谢天谢地了。

魔法师一脸平静地将好友来信窝成一团,平放在手掌上,召唤出一团火焰将之烧成灰烬。卡沃迪恩真是个热心人。他心想。竟然送了我一只狼人做保安,他可真善良。下次该请他来作客,我要亲自下厨招待他,把煎锅里的焦炭全部塞进他那张讨人厌的嘴里。

接着奥古斯塔旋风一般冲到玄关,还准备了一个锁缚咒,随时可以丢到被装箱打包送到他家里的狼人身上。但是他到达玄关时惊恐地发现箱子已经打开了,里面空空如也。

啪砰!厨房里传来盘子碰撞的脆响。奥古斯塔踹了空箱子一脚泄愤,回头冲到厨房里。里面的景象让魔法师顿生把好友用魔火炮轰至渣一百遍呀一百遍的想法。

一名一丝`不挂的青年大模大样地坐在椅子上,一手抓着烤鸡腿(来自昨天莉莉安娜馈赠的半只烤鸡),另一只手端着杯牛奶(杯子是奥古斯塔毕业那年学院送的纪念品,上面还印着死蠢的毕业照),不时大口牛饮,还意犹未尽地啧了啧嘴。看见奥古斯塔,青年放下杯子,友好地招手:“您好!您是这家的主人?烤鸡不错,还有吗?”

如果奥古斯塔是一般的魔法师,那么他会放出一个攻击性魔法,比如昏睡咒或者锁缚咒。但他不是一般的魔法师,于是他使用召唤术,召来书架上那本《魔咒大百科》,在青年好奇的注视下,举起硬皮精装厚达千页的砖头书,朝对方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青年“嗷”的一声栽下椅子,头朝下倒在地上,一时间不知是死是活。他手里的鸡腿也掉在了地上。

浪费食物真该遭天谴。莉莉安娜知道会哭的!奥古斯塔捡起那鸡腿,放到水龙头下冲了冲。食物掉到地上三秒钟之内捡起来还能吃的!这是有科学证据的!魔法师一边自我催眠,一边无视地板已经数日没打扫的事实,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这天傍晚,只吃了一餐的奥古斯塔饿得头昏眼花,来到厨房。被他敲晕后绑在椅子上的青年刚好悠悠转醒。他艰难地睁开眼睛,起初表情茫然,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当他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用的还是附了符文的绳索),无法动弹的时候,他显然受到了惊吓。

“您……您想干什么?”他冲奥古斯特大吼。魔法师挠了挠被他震得发疼的耳朵,用眼神警告他闭嘴。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奥古斯特用一枚银餐叉指着青年的鼻子,仿佛自己是位手持银楔面对极恶吸血鬼的勇敢猎人一样,“私自闯进我家,未经我同意吃我的食物,还不穿衣服差点闪瞎我眼睛,打晕你算轻了!”

“您怎么能这样说!”青年睁大他无辜的双眼,奥古斯塔发现他有一双蓝盈盈的眼睛,因为颜色过于纯净,反而有些不真实,“您不是奥古斯塔·霍利奇阁下吗?”

“我显然是。”

“那不就成了!”青年努力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膛,被魔法绳索一勒,又泄了气,“我是被卡沃迪恩大人寄来的,您亲自签收,所以我并没有‘私自闯进’您家;既然是您亲自迎我进门,那我就是客人,吃您一点儿东西又怎么了?”

奥古斯塔一噎。直觉告诉他青年的话有逻辑问题,但他却一时间找不出破绽来。于是他闷哼一声:“那……那衣服呢?”这个问题看你怎么解释!

青年答道:“这不是很简单,不穿衣服可以减轻包裹重量啊。”

——卡沃迪恩!我跟你不共戴天!

奥古斯塔险些吐出一口血来。他捂住被气得发痛的胸口,踉踉跄跄走出厨房,迫切地想去书房里找出他那本禁书《黑魔法与诅咒》,抄几条会让受术者生不如死的恶咒,把它们一条条丢到卡沃迪恩身上,以及——

“快递单呢?那该死的快递单上哪儿去了?我要把这天杀的狼人打包寄回去!”

“不!”青年发出凄厉惨叫,“别把我寄回去!求您了!卡沃迪恩大人会把我做成狼皮围脖的!”

奥古斯塔冷冷地说:“那是违法的。卡沃迪恩身为一名国家公务员、魔法高级公署的副署长不可能知法犯法。”

“他绝对有那个胆子!”青年奋力挣扎,将椅子在地板上拖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别赶我走!我会帮您抓贼的,您家最近不是失窃了吗!”

“多谢你的热心,不过我已经加强了宅邸周围的魔法防护,不用担心窃贼。”

“我还会做饭,还会整理家务……”

“那可真遗憾,我请了家政工定时来打扫。”奥古斯塔不给他一点儿面子。

“……我还会暖床!”

魔法师喉间一阵腥甜。

“滚!现在就给我滚!”

咔嚓一声。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是高跟鞋踩上地板的咚咚声,那声音响了几声便停下,高跟鞋的主人似乎换上了拖鞋。轻柔的脚步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接着来到厨房门前。

“晚上好,奥古斯塔先生。”一个成熟女声自门外响起,“我猜你肯定没吃晚饭,所以带了……”

门被一把拉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名身段妖娆的美女,她皮肤白皙,一头黑色长卷发披在肩上,红宝石般的眸子打量着厨房中的两人,在一丝`不挂的青年身上饶有兴味地停留了一阵,又缓缓移开。

“看来我来的真不是时候。”美女露出微妙而复杂的神色,“打扰到两位的好事了,请原谅。”她抿唇一笑,目视被捆绑的赤`裸青年,继续揶揄道,“不过没想到奥古斯塔先生的兴趣这么特别……”她优雅地转过身,反手拉上厨房门。

奥古斯塔同青年面面相觑。

“她是谁?”青年问。

“昆廷娜,我请的家政工。”魔法师回答。

“一个吸血鬼?”青年又问。

“哎哟,这都被你发现了。”魔法师又答。

接着他意识到他的吸血鬼家政工好像误会了什么,立刻夺门而出。

“昆廷娜,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啊,别说了,奥古斯塔先生,我不是三岁小孩,我明白的。”女吸血鬼的声音带着笑意,“而且我又不歧视同性恋,不用在意……”

“谁在意那个了!!!”

第2章

“啊,这么说还真是我误会了。”

经过一番手忙脚乱的解释,昆廷娜终于半信半疑地接受了那位陌生青年是被打包寄来的“礼物”,而不是和奥古斯塔玩S`M捆绑游戏的床`伴的事实。

“我就说嘛,奥古斯塔先生这么宅,年纪不小了还是‘魔法师’,怎么会突然玩的这么开了呢!”昆廷娜呵呵笑着,脸上的表情却不十分信服,在她看来奥古斯塔更像在常年压抑的生活中变态了。

奥古斯塔的嘴角抽了抽:“既然明白了就来帮我把这家伙打包寄回去。”

“不!”狼人青年发现两人已然站到同一战线,立刻开始哀嚎,“请别赶我走!我照顾您生活起居!我帮您看家护院!我不要薪水只要包三餐行了!别赶我走!”

“奥古斯塔先生,胶带已经准备好了!”昆廷娜忽然格外热情地帮起忙来。

“谢谢,女士!”

青年眼泪汪汪地看着她:“美丽的吸血鬼小姐,求求你……”

昆廷娜对他的恭维无动于衷:“快点儿,奥古斯塔先生,我迫不及待要把他打包装箱了。”

“你为什么这么积极?”奥古斯塔奇道。

美丽的吸血鬼露出她的尖牙,“如果他真如他所说的那么能干,那我不就失业了吗?”她转身去玄关拿箱子,“现在失业率这么高,要找个适合吸血鬼的工作多难呀……”

箱子拿来之后,昆廷娜手持胶带,同奥古斯塔一齐缓缓逼近狼人青年,像一支军队朝敌营进发。“奥古斯塔先生,请你先解开他身上的绳索。”

“那样太危险了!”魔法师说。

“难道你想连同椅子一起寄走吗?”吸血鬼挑起秀眉,“你先解开绳索,我立刻用胶带把他绑起来……”

“好!”

青年神色惊恐,努力向后挪动,却于事无补。奥古斯塔默念一句咒语,青年身上的绳索“啪”的一声消失了。还未等昆廷娜用胶带制服他,他便一跃而起,猛然抓住奥古斯塔的肩膀!

该死的狼人,竟敢袭击我!魔法师怒从心起,立刻抛却了以往的矜持,打算动用宝贵的魔力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狼人。一个攻击咒语浮现在心头,魔法师开启嘴唇,吟诵尚未出口,便被一双冰凉的唇堵了回去——

青年用自己的嘴唇封住了奥古斯塔的咒语,在魔法师震惊的目光里不断加深这个令人猝不及防的吻。奥古斯塔很快从惊恐中恢复过来,一把推开青年——如果不是这样,他就把舌头伸进来了!

“放肆!你想干什么!”魔法师捂着嘴唇后退几步,撞上了橱柜。这该死的家伙怎么敢随便吻他!这可是……这可是他的初吻啊!

青年很是委屈。“卡沃迪恩大人让我这么干的。”他将所有责任都推给那位并不在现场的大法师,“他说奥古斯塔阁下性格乖戾,完全是从小到大缺乏关爱造成的。‘如果他执意赶你走,你就吻他,吻到他同意为止。’他这么说的。”

奥古斯塔的血压在一瞬间飙升到临界值。“他这么说你就信吗?!”

青年可怜巴巴地说:“没试过怎么知道……”

奥古斯塔发现自己跟这家伙实在是有交流障碍,于是他转向昆廷娜:“还等什么?快过来把这家伙……昆廷娜?”

被叫到名字的吸血鬼一脸痴态地望着他们,笑得十分暧昧:“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留下他也不错……”

战友忽然叛变了!奥古斯塔眼睁睁看着昆廷娜颐指气使地告诉青年:“你要留下来也可以,不过要乖乖听话哦,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要手脚勤快,不准拖拖拉拉,否则我不介意尝尝狼人的血……”说完她露出獠牙。

青年发现自己的地位稳固后,马上开始卖乖:“当然,我会听话的!可是……可是您怎么办呢?”

奥古斯塔这时才得以插嘴:“就是!你想害昆廷娜失业吗?”

“怎么会失业呢?是升迁啊!”吸血鬼捧着脸颊,“我从一介普通家政工升级成女管家了,真是可喜可贺。”

“喂!搞清楚这家的主人是谁啊!是我啊!不要擅自替我做决定啊!”

他的抗议丝毫没有得到理会。昆廷娜和青年有说有笑地走出厨房。“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我叫凯菲尔。”

“啊,我叫昆廷娜,莉莉斯血裔。对了,得先给你找件衣服穿。我知道奥古斯塔先生有几件从来不穿的衣服,你大概能穿上。不过他品味很古怪,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

我很介意啊!奥古斯塔在心底无声呐喊。

“莉莉安娜!快来救我!再不快点我就要死了!”

书房里,奥古斯塔缩在窗帘后面,正给他的朋友(卡沃迪恩讥诮地称为“闺蜜”)——魔女莉莉安娜打电话。

“老天啊,奥古斯塔,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位于大洋彼岸,而世界上有种东西叫作‘时差’?”电话那边的莉莉安娜打了个呵欠,声音有气无力。

“我当然知道!可这是紧急状况!”

“危言耸听。你所谓的‘紧急状况’大概就是‘昆廷娜又罢工了’的程度吧?唉,早晚的事,昆廷娜几百岁了还得照顾你这个巨婴,真是难为她了,换我我也罢工。”莉莉安娜说,“嗯……其实人类不吃饭只喝水能活一个月呢,你坚持一下,等我下周带食物给你……”

“比那个更糟糕!”奥古斯塔打断她无厘头的猜测,“卡沃迪恩那老混账寄了只狼人给我!现在他和昆廷娜结成同盟攻占我家了!除了书房和研究室外其他地方都沦陷了!”

“哦……”莉莉安娜拖长声音,“需要我教你一个万无一失的对策吗?”

“教我!拜托了!”

“你现在出门。”

“没问题!”

“找到昆廷娜。”

“好的!”

“然后向她投降。”

“……什么鬼!”

“至少能留你一条狗命。”

“我还是死了算了!”奥古斯塔愤怒地丢下电话。关键时刻果然不能依靠莉莉安娜这种不靠谱的家伙!他得学会自救!

魔法师搬来梯子,爬上书架,打算在他那一排又一排厚重的魔法书里找一本最强力的。《史上最凶残巫魔女及其诅咒》?那些巫魔女和莉莉安娜一样不靠谱。《古代恶咒一览》?那些恶咒有泰半都失效了。《黑魔法溯源与展望》?呸,有什么好展望的。《让你的对手吃点苦头——大法师莫比乌斯教你一百个实用诅咒》。这个听起来好像不错。虽然很想探究一下莫比乌斯为什么会去写一本有关诅咒的书,但当务之急是夺回失地。

奥古斯塔抽出这本书,迫不及待地翻开。然而书实在是太厚了,像块沉重的石头,简直要压断他的双臂。常年宅在家里缺乏锻炼弱不禁风的魔法师在翻开封面的刹那便失去了平衡,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如果奥古斯塔是一般的魔法师,那么他会施展一个降低坠落速度的法术,比如羽落术或者缓冲术。但他不是一般的魔法师,所以他在摔下来的瞬间心念电转,施展出了空间转移魔法!

砰!

“啊!”

两声巨响同时响起。

奥古斯塔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满意地看到自己用法术再次自救成功。而空间转移魔法的对象——狼人凯菲尔,则被他压在地上,充当了人体气垫。

狼人青年刚刚还在和昆廷娜一起快乐地打扫客厅,转眼之间便被传送到了书房,旋即被一个沉重物体砸得七荤八素——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了!

“好痛!好痛!我要死了!”他惨叫出来。

奥古斯塔一巴掌拍上他脑袋:“给我住口!”

凯菲尔乖乖闭上嘴巴。他眼泪汪汪地看着魔法师从他背上爬起来,若无其事地整理了一下睡衣,然后用没有丝毫歉意的口吻说:“你太瘦了,硌得我好痛。”

书房门悠悠打开,吸血鬼昆廷娜风情万种地靠在门边:“我不介意把他喂胖一点。”

“别浪费我家的食物!”

“得了吧,说的好像你亲手做过饭一样。”

“就算不是我做的,也是用我的钱买来的!”

昆廷娜思考了一会儿,朝狼人招了招手:“那好,咱们走吧,就让伟大的奥古斯塔阁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凯菲尔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腰部,委屈地跟在昆廷娜身后。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楼梯前,不久之后大门被“砰”的一声关上,标志着那两个人已经离开这栋房屋了。

奥古斯塔捧着他的魔法书愣了几秒。

搞什么!他心想。我还什么都没做呢!这么容易就夺回失地了?要不要这么简单啊!这肯定是个阴谋吧,肯定是吧!

魔法师将书本放到书桌上,转身跑到楼下,将所有的窗户和门锁都检查了一遍,确定吸血鬼没有在上面做手脚。他甚至还不惜牺牲魔力施展了一个小型侦测法术,因为吸血鬼都是天生的魔法师,难保昆廷娜不会设下魔法陷阱。

一切正常。看来刚刚才自封为女管家的吸血鬼和她的狼人小跟班真的撤退了。奥古斯塔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飞一般地跑回书房,打算向莉莉安娜送上捷报……

然后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芬芳的、诱人的、甜美的、带着酱料浓香和天然滋味的——烤肉味。

奥古斯塔冲到窗边,惊恐地看见昆廷娜和凯菲尔在他家的院子里升起了一堆篝火,正优哉游哉地烤着肉!他们竟敢在他家的庭院里野炊!还把肉烤得这么香!

烤肉的香味提醒奥古斯塔,他已经将近一天没吃东西了。他饥肠辘辘,在肉香的引诱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冷静!魔法师告诫自己。我是曾和卡沃迪恩一同挑战第六魔道,险些获胜的奥古斯塔!我才不会输给区区肉体上的卑微欲望!连莉莉安娜也说了,人不吃饭可以活一个月呢!他只要坚持一个星期就能等来雪中送炭的莉莉安娜了!他才不怕!

昆廷娜和凯菲尔的欢声笑语随风飘进他的耳朵,变本加厉地唤起他的饥饿。

“昆廷娜小姐,您的手艺真好!”

“慢点吃,别噎着。要放点孜然粉吗?”

“谢谢!能吃到您做的美味佳肴真是太幸福了!”

“你这小子嘴巴真甜!来,这块肉烤好了,给你。”

奥古斯塔悲愤欲绝。

“你们两个混账!”他推开窗户,向庭院里野炊得不亦乐乎的两人大吼,“给我回来!我也要吃!”

第3章

奥古斯塔含恨咽下的昆廷娜嗟来之食,觉得自己一辈子没这么屈辱过,竟在一只吸血鬼和一只狼人联手烤出的肉面前丢盔弃甲。最屈辱的是,他居然觉得烤肉美味极了,当昆廷娜将几串肉摊在烤架上,遗憾地表示这是最后一批时,奥古斯塔还为此同狼人青年发生了争执。他动用宝贵的魔力给凯菲尔施了个锁缚咒,让他在庭院草坪上挺尸十分钟,这才抢到最后的烤肉。他嚼着烤肉,留下干嚎的凯菲尔和对他颐指气使、叫他去清洗烤架的昆廷娜,自己得意洋洋地回屋,接着猛然意识到:妈的有什么好得意的!

一定要把那狼人送走!他缩回书房,搓揉双手,思考计划。狼人不好对付,他们行动敏捷,正面硬上肯定不行,不如趁他睡着,将他绑起来,打包装箱。对,就这么办!

他立刻开开心心地寻找起能让狼人青年睡得不省人事,就算庞贝火山在他屁股底下爆发他都不会察觉的魔法,又偷偷摸摸地从电话簿上抄了几个能夜间上门取件的快递公司号码。他一秒钟都不愿多等,一定要连夜将凯菲尔送走不可!

准备妥当后,他满意地望着抄写下来的咒语,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和大多数喜欢熬夜、一天的生活从日上三竿之时才开始的魔法师不同,奥古斯塔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平时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上床就寝了。不过狼人不一定和他保持着同样的习惯。考虑到普通人的睡眠时间,奥古斯塔决定凌晨两点动手。在那之前,他就先休息休息吧。

他蹑手蹑脚关上书房门,潜回自己的卧室。为了不惊动他人,他连灯都没开,摸黑来到床边。他一面沾沾自喜,一面掀开被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东西!”魔法师尖叫着退开,同时手中燃起两捧赤色魔火,随时准备将床上的东西烧成灰烬。

床上滚下来一个物体,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鬼叫:“不要杀我,奥古斯塔阁下!饶命啊!”

奥古斯塔定睛一看,“你是……凯菲尔?”火光照耀下,他看清了对方的面孔——正是狼人凯菲尔。

奥古斯塔熄灭魔火,“啪”的打开电灯。卧室亮堂起来。只见床上被褥凌乱,凯菲尔眼泪汪汪地跪在地上,浑身赤`裸,连条内裤都没穿。

“你在我床上干什么?!”

凯菲尔惊魂未定:“我……我替您暖床啊!”

魔法师觉得自己大脑里仿佛有一根血管爆炸了。

“谁叫你那么干的!我可没下过那种命令!”

狼人青年骄傲挺起胸膛:“您不能这么说!如果事事都要您先指示我再去做,那我不就成机器人了吗?作为忠诚的仆人,我必须想您之所想,急您之所急,在您开口前就把事情办妥,这样才……”

“我根本不想让人帮我暖床!”奥古斯塔气急败坏地打断他,“现在是春天,又不是冬天,暖什么床!就算是在冬天,还有一种东西叫‘暖气’你知道吗?!”

凯菲尔像知道自己犯了错误的狗狗,用湿漉漉的蓝眼睛望着奥古斯塔。“可是您家似乎没装暖气。”他可怜兮兮地说,“需要我冬天的时候替您暖床吗?”

奥古斯塔轻捶胸口顺气,防止自己气得晕厥。别再纠结暖床的问题了!他警告自己。这家伙会在一个问题上兜圈子,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同一水平线!那样你就输定了!“我说了不需要暖床!”他坚定地瞪着凯菲尔,不容置疑地说,“还有,你为什么又不穿衣服?!”

“因为不穿衣服传热比较快!”凯菲尔喜滋滋的,好像自己终于干成了一件值得表彰的大事。

“滚!给我滚!以后没有我允许,不准进我的卧室!”奥古斯塔指着卧室大门,喝令凯菲尔离开。狼人青年站起来,丝毫没有掩饰自己重要部位的意思,就那么离开了。奥古斯塔在他后面用力甩上门,发出惊天动地“砰”的一声响,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回到床前,嫌弃地瞥了一眼被凯菲尔睡过、皱巴巴的床单被褥,幸好他没有洁癖,否则连觉都没法睡了。

他换上睡衣,打了个响指关上灯,爬上床,恼火地想,一定要把狼人送走!从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此外,他得好好“感谢”一下赠他这份大礼的卡沃迪恩,让他后悔做出如此“明智”的决定。

奥古斯塔在床上恨得咬牙切齿,忽然,卧室门“吱呦”一声开了。魔法师敏锐地坐起来,打开床头台灯,警惕地瞪着门缝,随时准备将整扇门连同门后的人一起轰到加利利群岛。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鬼鬼祟祟地从门缝伸进来。

“奥古斯塔阁下,”凯菲尔用气声说,“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以。”奥古斯塔冷冷拒绝。

门开得更大了些。狼人青年穿上了睡衣(穿在他身上显得紧巴巴的,袖子和裤腿短了一截,因为那原本是奥古斯塔的),怀里抱着松软的羽毛枕,鬼头鬼脑地趴在地上。

“你想干什么?我说了不准进来!”奥古斯塔紧张起来。

“我、我能和您一起睡吗?”

奥古斯塔抓紧被子,捂住自己胸口,惊恐道:“不行!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您别误会!”凯菲尔叫道,“我的意思是,您睡床上,我在旁边打地铺……”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