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未来之我家攻的嘴炮技能点满 上—木之羽

未来之我家攻的嘴炮技能点满 上—木之羽

时间: 2017-07-18 17:25:56

文案:

萌哒哒的文案:

碰上渣男骗婚的时候该怎么办?当然是踹了!

渣男身份地位比你高不敢踹怎么办?当然是逃了!

逃婚的时候不小心被绑架了怎么办?当然是……从了!

感谢疯归文铺尘子君写的文案O(∩_∩)O

正经版文案:

银河历BL5207年。

出身平民的孤儿莱安意外被同学雷克斯求婚,而雷克斯正是奥斯帝国唯一的正统继承人。

两人原本互有好感,可是在结婚前,莱安却意外撞见雷克斯和公爵小姐的约会,两人的婚姻好像有着另外的隐情。

莱安决定逃婚没想到离开奥斯帝国的飞船却被星盗劫持。正巧这星盗首领卡斯罗好像对他也有点兴趣……

本文又名:《未来之我家攻的嘴炮技能点满》

《我是药剂师我怕谁》

《是白泽不是麒麟更不是独角兽》

重要提示!

本文换攻!

本文换攻!

本文换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HE,1V1,作者坑品尚可,日更,每晚23点更新

萌萌的作者求收藏嗷~轻戳!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科幻 未来架空 励志人生

主角:莱安 ┃ 配角:卡斯罗,雷克斯 ┃ 其它:药剂师,精神系,战士,辅师,未来

chapter1

银河历BL5207年。

一场婚礼的消息从奥斯帝国的首都星发出,几乎震动了整个奥斯帝国。奥斯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五王子雷克斯即将和一个平民男人结为伴侣。

奥斯帝国的法律已经不再禁止男人和男人结婚,奥斯皇室也不是不曾出现过皇室成员和平民的结合。但是让大家惊讶的是,雷克斯殿下身为这一代皇室成员中战斗天赋最好的战士,他的伴侣却不是一个同样天才的辅师,而是一个普通人。

各家媒体费尽心思地去挖取雷克斯殿下身边这位神秘恋人的身份,可是遗憾的是,他们能够得到的信息寥寥无几。

莱安,平民,孤儿,即将进入奥斯军校药剂系学习。

这薄薄的简历无论如何都无法凑成一份精彩的报道。各大媒体只好将目标指向这神秘少年如何战胜了与五皇子青梅竹马的弗雷尔公爵小姐,赢得了殿下真心的猜测上。

不管外面的人对这个神秘少年有多少猜测,此时的莱安却是十分的平静。他十分平静地隔着一扇半闭着的门,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和一个女人搂抱在一起。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弗雷尔公爵家的小姐,安德莉亚弗雷尔。

“为什么,雷克斯,你以前说过,不论皇室中有多大的阻力,你都会娶我的!为什么现在你却决定要和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平民结婚!”弗雷尔小姐敲打着紧紧抱住她的青年,苍白的脸上带着泪痕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安德莉亚,他比你更适合成为五王子的伴侣。”雷克斯的回答十分伤人,只不过,如果现在他抱住公爵小姐的手没有那么紧的话可能会更有说服力。

安德莉亚几乎要崩溃了:“为什么!他只是一个连精神系都没有的废物!而我却是整个帝国最适合你的辅师!” 安德莉亚身为公爵小姐,在奥斯帝国的地位十分高贵,更重要的是她与雷克斯有着高达百分之七十六的融合度,一直以来都是外界公认的一对。

雷克斯脸上的表情冷硬,揩去她脸上泪痕的动作却轻柔小心:“安德莉亚,你要相信我,我娶莱安是有原因的。绝不是因为……你想的那样。”

安德莉亚好像被雷克斯的说辞打动了,紧盯着眼前俊美的男人问:“什么原因?什么原因会让你放弃娶我而非要娶一个男人呢?”

雷克斯爱怜地在安德莉亚额头亲了亲:“莱安是一个很有天赋的药剂师,他能调制出治好你身上的病症的药剂。只有和他结婚,我才有机会得到这个药剂。”安德莉亚身上有一个秘密,就是她从出生起就患有基因疾病,寿命只能达到平均寿命的一半。这也是暗地里皇室不停阻挠雷克斯和安德莉亚在一起的原因。

“真的?你真的是为了得到能治好我药剂,才决定和这个平民结婚的?”女人总是容易被打动,安德莉亚听了雷克斯的解释,心里的阴霾被驱散许多,甚至开始为了自己刚才的歇斯底里而感到丝丝歉疚。

雷克斯郑重地点点头,门外的莱安看着雷克斯的动作,心情正和安德莉亚相反,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可是,你要得到药剂为什么一定要和他结婚呢?直接给他一笔钱让他配置出这份药剂不就可以了?”安德莉亚很快想到了不合理的地方,作为贵族的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即便莱安并不想要钱财,手握权力的贵族们也能拿出足够的报酬来满足他。除非——

“雷克斯,是不是那个平民,用药剂来威胁你,逼你以娶他为代价?”安德莉亚很快为雷克斯找出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

雷克斯闻言,深蓝的眸子闪了闪,默认了。

安德莉亚瞪大了眼睛,气愤地说:“他太过分了,雷克斯!他有没有想过,没有辅师帮助的你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升级的过程中发生意外!”

战士拥有的精神力都十分的狂暴,而作为少有的拥有S级天赋战士的雷克斯,更是对辅师有着更重的依赖。莱安的这种做法无异于是将作为奥斯帝国继承人的雷克斯往绝路上逼。在安德莉亚看来,莱安不但是个自私吝啬的人,而且是个完全不顾忌帝国未来的渣滓。

雷克斯安抚地拍了拍安德莉亚的背,声音难得柔软下来:“只要能将这种病症治愈,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值得。”

莱安再没心情听这两人你侬我侬下去,最后看了一眼两人紧紧相拥的身影,转身离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皇宫中出来的,浑浑噩噩地走在首都星的大街上。

周围的街道繁荣嘈杂,莱安的世界里却好像和他们距离得越来越远。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颜色,模糊不清,耳边却回响起当初雷克斯向自己求婚时候的话。

“雷克斯,这样会不会太快了?而且我……我恐怕还没有准备好。”突如其来求婚,让莱安措手不及。那时候他刚刚拿到奥斯帝国军校的录取通知书。

雷克斯却说:“不会太快,我比较着急。你可以结婚之后再适应。”雷克斯一直是一个很沉默的人,但是那时候他的眼睛,莱安忘不了其中满的几乎要溢出来的真诚。

着急自己在配不出他需要的药剂么,莱安口中发苦。心中被欺骗被背叛的情感燃烧成熊熊的怒火,然后很快的又被强烈的悲哀代替。

莱安停下脚步,抬头正好看见高楼外的光子显示屏上正播放着新闻,新闻的主角很不凑巧,是雷克斯和安德莉亚,还有,背景布一样的他。

心情突然平复了下来,莱安觉得,自己应该给将要来到的这场荒唐婚礼,一个利落的了结,正如同,他对雷克斯的爱。

莱安回到寓所已经是傍晚了。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端坐在沙发上的雷克斯目光瞬间投向了他,敏锐的如同猎豹:“你怎么才回来?”

莱安漫不经心地回答他:“我在外面散了会步。”家用机器人上前给莱安送来了家用拖鞋。

雷克斯看着门关处换鞋的莱安,从听侍卫说莱安曾到皇宫找他开始便不曾松开的眉头,皱的更紧。莱安从来都是十分认真的人,哪怕是一句随意的问话都会十分认真的回答,用这么满不在乎的态度和他说话还从来没有过。

莱安换好鞋,坐到了雷克斯对面的沙发上,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郑重地对雷克斯说:“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雷克斯一怔,现在倒是莱安以往的语气了,只是语气里,从未有过的疏离。

“谈什么?”雷克斯的脸上通常没有多余的表情,现在也是如此,莱安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他的心情。

不过没关系,莱安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铺散开,往雷克斯的方向伸去。

雷克斯已经猜到了莱安恐怕是听到了他和安德莉亚的对话,感受到莱安的精神力靠近,精神系突然杂乱暴躁起来。

抗拒。不满。抵触。

莱安露出一丝苦笑,虽然他和雷克斯的融合度不高,但是从他的精神力表现出的负面情绪却明显得不由得半点错认。

“雷克斯,婚礼取消吧。”

雷克斯猛地看向莱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深蓝色的眼睛里透露出不悦,精神力则表现出更为明显的愤怒。莱安伸出精神触手仔细认真地帮雷克斯梳理精神力,语气十分的平静:“我知道,我仔细想过了。我们的融合度只有百分之二十三,对于你来说,我们的结合只会限制住你未来的发展,对我未来作为药剂师的道路也并没有太多的好处。”莱安的声音冷静的有些可怕,回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说辞。

“这场婚礼,如果一开始就没什么意义。”莱安褐色的眼睛像是波澜不惊的深潭,“那就没有必要开始了。”

小小的寓所内,一时间陷入了十分诡异的宁静。

雷克斯现在的脸色可以说是十分的阴沉,莱安却感受到一丝扭曲的快意。将昭告天下的婚讯取消,对于骄傲的帝国王子来说,也是十足的打脸吧。可惜这丝快意并没有持续多久。

雷克斯说:“我不同意。”

莱安突然露出一个冷笑:“雷克斯殿下是不是忘了,帝国的法律规定,婚姻关系缔结必须建立在双方都自愿的基础上。而我现在,不愿意和你结婚了。”

雷克斯的脸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深蓝色的眼睛目光森冷,莱安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压力。雷克斯的精神力已经暴躁地将周围的空气都搅合得乱七八糟,莱安没有继续为他梳理精神力,反而收了回去,表明了自己坚定的立场。

chapter2

雷克斯的面无表情产生了一丝裂痕:“婚礼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被邀请的那些人无一不是各领域的顶尖人物!你说婚礼取消就婚礼取消,有没有想过这会让我们整个奥斯帝国皇室都变成一个笑话!”果然,他最在乎的是皇室的名誉。

莱安原以为自己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说出来的话却越来越尖锐:“我只要保证,自己不变成一个笑话就够了!”

雷克斯听了他的话突然镇静了下来:“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莱安被他的问题气得笑出声:“对,没错。要不是我不小心听到您和安德莉亚小姐的这段对话,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个连帝国王子都有胆量要挟的人,也不会知道自己无意间就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如果只是知道自己被欺骗,莱安或许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是看到自己的恋人在别人面前污蔑自己,却让莱安忍无可忍。他是个孤儿,虽然奥斯帝国的福利机制很完善,但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和有父母的孩子总是不一样的。形单影只的他曾经有过被别人污蔑却百口莫辩的经历,而这次发生在自己的恋人身上,让莱安更加心碎。

雷克斯有些狼狈地避开了莱安的眼神:“事情,事情不……”

莱安不想再听他辩解下去:“难道殿下又要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么?这可真是个好托词。只是不知道公爵小姐手里又有什么把柄,威胁您对她甜言蜜语呢?”

雷克斯恼怒地低吼:“莱安!”

莱安吸了一口气:“雷克斯,我一直都很感谢你当初救过我。作为对你的报答,我会帮你配置你需要……不,公爵小姐所需要的那种药剂,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们还是恢复同学的关系吧……还是不要有关系了,配置完药剂,我会彻底离开你的视线,我们两清。等我找好落脚的地方就会搬出去。”这栋房子是属于雷克斯的,给莱安暂住。

莱安见雷克斯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站起身打算现在就去房间整理东西。要不是现在无处可去,这栋房子他连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

谁知莱安刚走出去两步,背后便传来一阵劲风。莱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雷克斯卡住脖子狠狠地抵在墙上。

莱安张张嘴,却被掐住说不出话,还带着惊讶的脸从脖子开始涨红。

掐住他脖子的雷克斯表情阴戾,深蓝的瞳孔几近黑色,带着受伤和愤怒的神采。

受伤?他有什么好受伤的!莱安除了精神力之外和普通人没有半点不同,和身为战士的雷克斯更是不能比,双手用尽全力想要扒开雷克斯掐着自己的手,那只手却如同铁石纹丝不动,只是徒留下挣扎的红痕。

莱安狠狠地瞪着雷克斯,几乎喘不过气来,胸腔起伏越来越强烈。

雷克斯的语气带上了从未有过的森冷:“彻底离开我的视线?你想都别想!”

雷克斯松开手,看着脱离桎梏的莱安猛力地咳嗽,盯着他看的目光却带着怨恨。

这种目光让雷克斯更加地烦躁,暴躁的精神力充斥了整个房间,而房间里唯一一个有能力安抚他的人,现在只想招惹他更加暴躁。

“你需要休息,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晚安。”语气不带一丝起伏地说完,雷克斯转身往门外走去。

大门被大力关住,嘭的一声巨响在小小的寓所里回响,显得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

第二天,莱安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先去中介公司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兼职,最好能顺便解决食宿。可是他才走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面前的两个男人很眼熟,正是经常跟随在雷克斯身边的护卫。

“莱安先生,殿下派我们保护您。您与殿下的婚期将近,为了您的安全,请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安心留在寓所。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和我们说。”护卫不卑不亢的话语,清楚明白地告诉了莱安他目前被软禁的现状。

莱安没有问出“拘禁是违法的”一类傻话,既然雷克斯敢这样做,当然有办法解决。

面前的两个护卫都是已经达到了五级的战士,莱安自认没有和他们肉搏的本事,只好退了回去。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早上一直等到日落。雷克斯是个十分守诺的人,既然和他说了会来看他就一定会到。

墙壁上的电子时钟走到了晚上八点,雷克斯终于来了。

雷克斯在玄关处换了鞋进来,环顾一眼看到了沙发上的莱安,也看到了餐桌上已经凉掉的饭菜。

“怎么不吃饭?”雷克斯坐到莱安身边。

莱安现在很不喜欢他的靠近,却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雷克斯叫来了家用机器人重新将饭菜热一遍,然后就对莱安开始说他们婚礼的准备情况。

以前,这件事算是为数不多的能让莱安感到非常开心的事,可是现在他只觉得刻板叙事的雷克斯聒噪的烦人。

“……我们的婚礼将会在奥斯蒂亚教堂举行。你不是喜欢菲尔派翠玫瑰么,我已经让礼官们准备了。到时候礼堂里随处都能看到这些玫瑰。还有……”雷克斯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莱安的抵触,一如既往地向莱安报备。

一直沉默着的莱安却突然说:“我不喜欢菲尔派翠玫瑰。”

雷克斯的话戛然停住。

莱安看着雷克斯的眼睛认真地说:“雷克斯,我总是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让我们回到原点不好么?这样的纠缠已经叫我觉得厌烦了。放我走吧。”

面对莱安脸上明显的厌烦神色,雷克斯沉默了。正好家用机器人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他起身:“你应该饿了,先吃饭吧。”

莱安猛地站起来,盯着他的眼睛带着强烈的愤怒:“你要囚禁我多久,一年?十年?雷克斯,你到底想要什么,我给你还不可以么?”

雷克斯的语气带上了少见的诱哄:“莱安,不要多想。安心呆在我身边。”

雷克斯的语气让莱安觉得无力,自己以为的交涉,在雷克斯眼中就像是小孩子闹脾气。

莱安看他的眼神,让雷克斯突然感到心慌。愤怒渐渐退去,失望和疏离正在渐渐地布满莱安褐色的瞳仁。

“你说五王子的未婚夫突然自杀这件事比起五王子取消婚约,哪个的爆炸性更强?”

雷克斯的声音一沉:“你在威胁我?”

莱安嘴唇抿得紧紧的。

“你一直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绝对不会这么做。”雷克斯的语气笃定,甚至还补了一句,“如果你真的自杀了,出现在报纸上的新闻也会被掩饰成疾病突发,绝不会变成皇室丑闻。”

莱安有些痛恨雷克斯对自己的了解,他能做的仅仅是睁大自己的眼睛,不让已经湿润泛红的眼眶流出眼泪来。

看着莱安倔强的神色,雷克斯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他想要上前,步子刚抬起,莱安便往后退了一步。

“我一直都知道,其实你爱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公爵小姐。”莱安的第一句话让雷克斯愣住了。

“我不喜欢菲尔派翠玫瑰。”莱安又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也不喜欢吃萨勒星六星果。” 莱安身后,风吹进没有关上窗户,白色的窗帘被吹得鼓动。

“我不会叠千纸鹤,也不喜欢十四行诗。”莱安每说一句话就往后退一步。

“我不叫亚萨,也不是你喜欢的人。”等到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后背已经贴上了窗台。

莱安抬头看了看窗外,今晚的天色不错,天上星河绚烂。让他想起那次学校集训,雷克斯将他从赤炎兽嘴下救下来时的那个晚上,也是晴朗的天气。

“我可以不在乎你没那么喜欢我,因为……雷克斯,你是这二十年来,对我最好的人。”所以即便被欺骗,即便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我也情愿留在你身边。

你是二十年我得到的唯一一份温暖。

“但是雷克斯,你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在别人面前污蔑我。我有我的骄傲。”眼泪还是很没骨气地留了下来,不过莱安已经不在乎了。寓所的楼层是23楼,从窗口上望下去看不清地下的人。

雷克斯注意到了莱安现在的站位很不安全:“莱安,你先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了!”莱安用衣袖蹭干净脸上的泪痕,“你说的没错,我很爱惜自己。但我不能忍受一生被囚禁的命运。那样的话,我情愿死去。”

莱安的表情少见地带上骄傲的神色。雷克斯的瞳孔猛地一缩,一道冰蓝色的身影迅速从他身体中蹿向莱安,那是他的精神系,冰狼。

莱安好像早就洞悉了他的想法,温和的精神力结成一张网,拦在冰狼面前,迅猛的速度一滞。精神力的压力却让莱安嘴角溢出一丝血红。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栽了下去,彻底从窗台上消失。

“莱安!”雷克斯难以置信地扑到窗台前,却只能看到莱安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直坠下去。

chapter3

奥斯首都医院。

雷克斯站在特护病房外,透过房门的透明小窗,可以看到昏睡中的莱安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旁边的监护仪器显示的数据十分平稳,刚才医生告诉他,莱安已经脱离了危险,马上就会醒过来。可是他不敢走进去,害怕自己会再次刺激到他。

莱安一直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雷克斯没想到剥离了那层温和的保护外壳,莱安会是那么偏激。

就算死……也不愿意嫁给我么?不,其实他曾经愿意的。

雷克斯身上透出落寞的情绪,站立片刻后转身离开。进入电梯中,雷克斯使用自己的身份磁卡,驱使着电梯下降到奥斯首都医院的地下三层。

电梯门打开,入眼是一条用复合金属打造的通道,通道尽头是紧闭的金属门。雷克斯驾轻就熟地通过身份磁卡验证和虹膜验证。

光脑中枢接受核实了雷克斯的身份,面前的大门缓缓打开,在雷克斯进入之后又重新关闭。

门后面只是一个大约十平米的房间,房间中空荡荡的,只有正中安置着一个单人冷冻舱。

雷克斯在冷冻舱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右手小心翼翼地搁在冷冻舱透明的防护罩上,好轻柔得仿佛在描摹舱内人的轮廓。

冷冻舱里的是一个面容清秀少年,柔软的茶色短发和长长的睫毛上结了一层细细的白霜,而和他一同被冰冻的还有他胸前那一大束纯白的菲尔派翠玫瑰。

“亚萨……我是不是做错了。”雷克斯轻声叹息,如果莱安在这里就会发现,眼前这个少年除了年龄看起来比他更小一些之外,和他几乎没有半点不同。

自杀行为没有成功,莱安醒来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欣喜多一些还是懊恼多一些。毕竟除了和雷克斯结婚这件杵在眼前的糟心事之外,生活对他来说还是很美好的。

寓所大楼自带的救护系统在莱安坠楼的时候自发启动,救下了莱安的命,不过他也付出了肋骨插进肺叶的代价。好在对现在的医学技术而言,这种状况不过是一个小手术。莱安醒来的时候断掉的那根肋骨已经被矫正,剩下的伤也不过是再接受三天治疗仪照射而已。

早知道这举动连妨碍到婚礼致使婚礼延期的效果都达不到,莱安才不会做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电视剧那种一跳楼一个死的办法果然是骗人的……”莱安小声对着自己抱怨。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在自己住院的这段时间里,雷克斯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让莱安有了喘息的空间。

然而,有的人总是不希望他过得舒心。

“弗雷尔小姐,您不能进去!”

安德莉亚停下脚步,轻蔑的目光扫过拦在面前的两个身穿护卫服的男子:“我来探望未来的五王妃是王后的意思,怎么,你们还要阻拦么?”

两个护卫尴尬地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解释:“殿下的命令是任何人不能见莱安先生,抱歉。”

安德莉亚有些恼火:“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凭你们也敢拦我的路?”

两个护卫当然知道眼前娇滴滴的大小姐是弗雷尔公爵唯一的女儿,当然也不敢用什么强硬的手段把她请出去,他们只能再次强调:“是殿下的意思。”

“别拿雷克斯做挡箭牌,我回去之后会自己和他解释。”安德莉亚推开面前的两个人,踩着高跟鞋将两人甩在身后。

安德莉亚毕竟身份尊贵,两个护卫对视一眼,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将安德莉亚的事报告给了五王子之后,他们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在五王子赶来之前,公爵小姐可不要和未来的王妃起什么冲突。

等雷克斯赶到医院时,安德莉亚已经离开了。他打开特护病房的门时,只看到莱安坐在病床上,一边拿着光子板,一边吃餐后水果。听到门口的响动,莱安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刷网页。

雷克斯看到莱安安然无恙的样子,心底里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了。”

莱安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好像房间里并没有多出来这个人一样。

看到莱安当他不存在的样子,雷克斯心底又是一阵烦躁,他将情绪压了下来,对莱安说道:“既然你不想这么快结婚,我已经和礼官商量过了,将结婚典礼改成订婚礼。下个星期会有人来给你量身做礼服。”莱安还是没有说话。

“如果你喜欢这里的话,订婚礼前,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雷克斯的嘴唇僵硬地抿了抿,说完这句话就打开房门离开了。

莱安一直盯着光子板,听着房门被打开再合上,他一直没显露表情的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

订婚?雷克斯,我要的可是彻底离开你。

莱安插了一块水果进嘴里,幸福地眯起眼睛,眼中却罕见地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你想要离开雷克斯么?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安德莉亚当初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骄傲表情。不过莱安并没有忽略她看到自己的第一眼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恐和慌张。他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骄傲得如同孔雀的公爵小姐会愿意帮他,但是既然和自己的目的一样,莱安当然不会拒绝。

奥斯首都医院的安保丝毫不逊色于它所拥有的顶尖医疗资源。莱安不是没想过逃出去,只是想单纯依靠他自己的力量实现,无异于天方夜谭。

现在有了公爵小姐的帮助,恐怕会简单很多。

那天见过面之后,安德莉亚就一直没传来什么消息。莱安心里有些不安,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反正就算是逃不出去,也不过是和雷克斯订婚而已,总不会是最差的结果。而最不希望他和雷克斯订婚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他临时的伙伴公爵小姐。

他按捺下这些负面情绪,终于在服装师为自己量身的时候等到了安德莉亚的投放仪。

典礼前一天午夜,就是安德莉亚为他准备好的逃亡时间,到时候会有人将他接出去,直接送往首都星际航行站,安德莉亚会为他准备新的身份和大量货币,足够他离开奥斯帝国。

莱安满怀希望地几乎是数着日子到了3月23日。

看着手中光子板显示的时间已经接近慢慢接近凌晨两点,莱安粗鲁地将光子板塞到枕头底下。几个小时前,雷克斯特意来看望他,还告诉他会在早晨五点亲自来接他,可是到了现在,安德莉亚的人却还是没有来。

莱安烦躁地在床上翻了个身,眉头紧皱,难道是失败了?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动,莱安迅速坐起,目光死死地盯着房门。

一个面孔陌生的黑衣男人打开门,对莱安说:“莱安先生,安德莉亚小姐派我来接您。”

莱安轻笑,公爵小姐果然没让他失望。

迅速地换好衣服,莱安跟随黑衣男人离开病房,门口两个一直负责看守他的护卫此刻正昏迷倒在病房前。不知道安德莉亚花费了多少功夫,莱安跟随黑衣男人离开医院的过程顺风顺水。莱安没想到的是,黑衣男人请他坐上碟形房车时,安德莉亚也会在上面。

“这次十分感谢弗雷尔小姐对我的帮助,如果以后弗雷尔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竭尽所能。”莱安对着安德莉亚行了一个古老的感谢礼,这是雷克斯在婚礼前特地给他找了礼官恶补的,没想到第一次用到会是在这个时候。

安德莉亚带着厌恶的目光瞥过莱安:“你能远远地离开奥斯帝国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莱安微微一笑:“如果这就是公爵小姐希望的,那我一定会做到。”

听了莱安的保证,安德莉亚脸上的厌恶缓和了几分,她捋了捋并没有褶皱的裙角,拿出了一个文件袋:“你的新身份和有一千万银河币的银行卡。此外,我还为你准备了一张五点钟前往自由联盟星际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