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帝国夫夫指南(皇太子是omega ABO)下—止戈流

帝国夫夫指南(皇太子是omega ABO)下—止戈流

时间: 2017-07-18 17:27:02

第31章:以身相许

“请殿下早作定夺!”听到罗兰中将的话,士兵们顿时士气大振。

“中将,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兰卡咬着牙,半天才说出来话。他万万没想到,罗兰竟然会是这个态度。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罗兰皱了皱眉,低声道:“请殿下借一步说话。”

别说借一步,就是借一百步,兰卡也不可能同意他的话。

两人进了阳台,罗兰道:“科维其的事情影响太大,如果不妥善处理,这些士兵恐怕会倒戈相向。殿下,现在情况紧急,我知道科维其是你的伴读,你们感情深厚。同样的,我与他的父亲托尼多年前是至交好友,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兰卡斩钉截铁地截断他的话,“这件事情本身就不该牵扯科维其,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谁想在这时候拿他祭旗,就是跟我过不去!”

罗兰听他森冷的语气,鼻尖又闻到omega信息素的味道。他深吸一口气,犹豫道:“殿下,您身上的信息素……”后面的话实在不好开口。

兰卡闻言一惊,刚才一直担心科维其的事情,根本没注意到信息素的事情,此时再一看罗兰陡然粗重的呼吸声,瞬间变了脸色。

“罗兰中将,你给我记住,我的alpha信息素没有丝毫问题。”兰卡木着脸直直地望着他,“外面如果有了任何风言风语乱了军心,那就……”

他话音尚且没有落下,屋子里不知道是谁打开了卫星视频,中断多日的视频竟然接通了,此时正在播放新闻。

然而看到视频内容时,兰卡更希望卫星已经瘫痪。

新闻中的记者正在大肆抨击塔隆大帝的残酷暴政,细数他多年来犯下的各种罪状,并将尼克公爵此次的反叛行径捧上了天——这说明尼克家族已经掌控了伽马星的局势,而塔隆帝后,此时却不知所踪。

成王败寇,现实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在兰卡面前。一朝大权旁落,一个小小的记者仅凭一张嘴就可以随意编排皇室。

看着记者一脸沉痛的虚伪表情,兰卡恨不得钻进去狠狠甩他两巴掌。

他承认,塔隆大帝不是一个好的父亲,对他这个儿子从来没有过关爱。可是这个男人为了帝国也算劳心劳力,哪怕称不上一代明君,至少也兢兢业业多年,如今却被民众贬低的一文不值,连他听了都觉得寒心。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竟然陡然生出一股报复的快意,暗道,父皇,你看看,这就是你一心想要守护的帝国,这就是你想要世世代代传下去的权势。可是在这些人眼里,你又算得了什么?

到最后,为你难过的是我,是你的儿子,可不是什么臣民!那些人除了苟且偷生,又有谁在乎你是死是活。

这样的恶意让他生生打了个寒颤,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样恶毒。他狼狈地抹了把脸,正要回屋里去看看科维其的伤势,忽然被新闻中的声音吸引,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那个长相斯文的记者一本正经道:“帝国一向以神秘着称的太子殿下十分得民心,然而如果大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定会大跌眼镜!而发现他真是身份的,正是此次推翻暴君的大功臣,尼克公爵!”

视频一转,就切换到尼克公爵的脸上,这个满脸皱纹的老狐狸眯着眼睛望着镜头,满脸的痛苦与失望纠缠。

“快关掉,快!”罗兰一看情况不对,猛地大喝一声。

“不用了。”兰卡拦住想要关掉屏幕的罗兰,平静道,“记者有猛料要爆,中将难道一点也不好奇吗?”

罗兰硬气道:“这是敌人蛊惑人心的手段,没什么好奇的。”

“那你们呢?一点也不想知道?”兰卡抬眼扫了一下周围露出神采的士兵,闭了闭眼,小声对罗兰道,“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刚刚威胁过中将,竟然就有人在这里等着我。索性就算了吧,迟早有一天,这件事是瞒不住的。”

拜卫星瘫痪所赐,已经比他原本预估的时间推迟了好几天。

罗兰僵住,望着异常镇定的太子殿下,有些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兰卡抬眼示意他看屏幕,便不再说话。

望着尼克公爵那张老脸,他已经猜出来老狐狸会说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

曾经他以为,如果哪一天,omega的身份泄露出去,他一定会生不如死,根本无法承认外界的风言风语。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除了如释重负之外,他竟然没有丝毫其他的反应。

终于结束了。

当老狐狸义愤填膺地将他的身份通过视频传给帝国境内的所有臣民时,兰卡感觉十八年来压在胸口那阵郁结之气,终于彻彻底底消失了。

他听着尼克公爵义正言辞的控诉,心底像是匆忙死去了一次,又慢慢复活过来。解脱的释然让他长长出了口气,似乎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殿下!”罗兰闭了闭眼,不忍地叫了兰卡一声。虽然刚才他已经有此猜测,可是没想到,事情会败露的这么快。

兰卡正听故事听的入神,不禁微微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望着周围不敢置信望着他的士兵,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事情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你们的太子殿下一直都是omega。我知道你们听到消息的时候会难以接受,然而……”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尼克公爵却说了一句足以打破这平衡局面的一句话。

反叛军并没有捉到兰卡,根本无法当面证明兰卡是个omega。

可是兰卡的主治医生弗雷格已经叛变,有了他的证词,又有了萨特的证词,这几乎就是铁证——萨特是伯劳家族的人,自小跟兰卡一同在宫中长大,对他的事情几乎一清二楚。而伯劳家族又是当今皇后的母族,他的话没有人不信。

——原来伯劳家族已经放弃了皇室,怪不得,尼克公爵能势如破竹,短短十日的时间竟然控制了整个伽马星。

可随后,尼克公爵说:“这一次能发现前太子的身份,全都靠科维其·尼克。多亏他连日来忍辱负重,隐藏在兰卡身边当伴读,才能一举揭穿前太子的真实身份。”

兰卡心底一凉,震惊地望着屏幕里那张死气沉沉的面庞,只觉得一阵寒气顺着脚底瞬间爬上了脊背,激的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老狐狸这是逼着科维其与皇室彻底决裂,逼着他立刻返回伽马星,否则在埃塔星这边他将寸步难行,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他千算万算,绝对不会想到,他的孙子此时正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如果不强行约束,这些处在愤怒中的士兵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

可笑的是,兰卡却不能让别人要了他的命,反而要小心翼翼地守着。

一句话陡然掀起轩然大波。原本觉得此事难以接受的士兵更是呼吸加重,纷纷握紧了拳头,紧盯着科维其的房门。

兰克下意识地后退两步,挡在了房门前,戒备地望着这群士兵。

此时他们竟然像是两个阵营的人,彼此对立而又戒备。

“殿下,这样的叛徒难道您还要留下他?”

士兵们还未从殿下是omega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猛然被科维其的事情砸了个结实,满心的不解全都转成了对科维其的痛恨。

眼看着围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兰卡猛地握紧了手里的戒指,思忖着一旦情况不对,立刻召唤朱雀带着科维其离开。

“都给我站住,你们疯了吗,难道想要对太子殿下动手?”

安排完日常布防的连酒刚回来就看到这幅僵局,顿时大怒。她一个beta,声调尖锐的让人头皮发麻,好几个士兵明显瑟缩了一下。

“指挥官,太子殿下是个omega!”有人不满地大喊道,“我们一心为帝国奋战,难道就是为了保护一个一无是处的omega?!他为什么那么维护那个叛军?还不是因为他是个alpha!omega见到alpha就腿软,这句话一点都没错,殿下为了一个alpha,把我们这些士兵的命当做人命看吗?”

兰卡一脸愧色,难堪地别过脸,竟然不敢看那个说话的士兵。

没错,他为了一己之私,不肯交出科维其。他身为一个omega,对不起这些效忠帝国的战士。

此时此刻,他甚至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辩解。可他知道,科维其没有错,那不过是尼克在混淆视听!

“混账!”连酒简直气极,一脚毫不客气地朝那个士兵踹过去,“一无是处的omega?你也有脸说出这句话?我问你,生你的人是omega吗?”

士兵脸色通红,嗫嚅着不肯说话,连酒有一脚踹了过去:“说还是不说!”

“是,我的母亲是omega。”

“那你竟然还说omega一无是处?omega要是一无是处,你又算什么?狗屎不如?”连酒气的在原地踱步,暴躁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是帝国的战士,你们效忠的是帝国吗?就因为殿下不是alpha,所以你们也准备跟叛军一样,要反叛是吗?”

“被敌军逼到这个地步,我跟你们一样窝囊,一样丧气,可是你们要记住,我们效忠的是帝国,我们要守护的是帝国子民,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不要因为太子殿下是omega,就动摇你们的决心。”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只有上阵杀敌的才是勇士,才是帝国的战士。只会欺负omega的,只会对重伤的人喊打喊杀的,那是懦夫!我不管殿下是omega还是alpha,我只知道,只要殿下还在,我们的精神支柱就在。你们动手之前最好先动动脑子,要是还想不通,先打败了我这个beta再说!”

连酒一番话声嘶力竭,之前意图动手的士兵全都羞愧地丢下头,纷纷退了回去。

兰卡震惊地望着这个矮个头的女性beta,第一次惊讶地说不出话。他一直以为连酒不过是一个邋遢的美食系老师,没什么大作为,战时也只是跑跑腿而已。可如今这一番话,硬生生在他心里注入一股暖流。

一阵鼓胀的情绪慢慢充盈到心底,像是要安抚他这十八年来受到的所有委屈与痛苦。

兰卡心情复杂地回了房间里,望着床上一动不动地科维其,身板瞬间垮了下来。刚才紧绷的神经陡一放松,才发觉后背怕了一层冷汗。

“你今天倒是威风了。”狠狠震慑住了士兵,罗兰忍不住抬手,想揉一揉她的脑袋。然而胳膊才抬起,又很快地放下。

连酒正伸直了脖子等他揉自己脑袋,等了半天却是一场空。她也不觉得尴尬,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些人,就需要撩几句狠话才能镇住他们。殿下要是在军队里多呆一段日子,也就明白这些了。”

“做的不错。”良久,罗兰表扬了一声。

“真的?”连酒开心地笑起来,凑到罗兰身边小声说,“其实刚才我自己都吓到了,原来殿下竟然是……”她做了个口型,然后接着道,“我当时真怕那些士兵一气之下拿我一块开刀。还好把他们唬住了。”

罗兰被她挤眉弄眼的样子逗笑了,这次没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

“嗯,既然我做的这么好,”连酒温顺地蹭着他的手掌,嘀咕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罗兰愣了下,慢慢抽回手,站在阳台前负手而立。

连酒一看他的样子,暗道又没戏了,正要说两句玩笑话搪塞过去,忽然听见罗兰道:“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们就结婚。”

一瞬间她似乎被惊雷击中,竟然傻了,半晌才“嗯”了一声,听起来竟然像是敷衍。罗兰低头扫了她一眼,就见她正捂着嘴巴痴痴地笑,眼睛里却满是泪花,责备的话只好吞了回去。

连酒站在罗兰身边,狼狈地擦了擦眼泪。她从窗口望下去,只能看到戒严的警戒线和炮火过后黑礁的泥土。心中默默念道,二十年都等过来了,不过一场战争而已,很快就会结束的。

第32章

兰卡两只眼睛快要熬成兔子眼时,终于听到医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的情况很不稳定,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擦了擦手,医生斟酌着跟兰卡道,“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有人能够时刻守在他身边,密切注意身体状况的变化。”

科维其的身份如今已经不是秘密,谁都知道他跟伽马星上那个叛军是什么关系,所以医生才会这么犹豫。

“我知道,这次辛苦医生了,快下去休息吧。”

兰卡点了点头,让西格玛送医生出去,随后他坐到床边,望着科维其惨白的脸色发呆。

以科维其如今这样的状况,把他交给那群士兵,就如同送羊入虎口,那些在气头上的战士不撕了他才怪。

这种事还是他亲力亲为才能放心,再说他也无事可做。

兰卡低头在科维其的脑门上亲了一口,苦笑道:“看吧,不过受点伤而已,竟然让太子殿下亲自来伺候你,你要是醒过来,还不知道臭美成什么样子。”

然而看到科维其毫无动静的脸庞,他连苦笑都挂不住,木讷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脱了衣服躺在科维其身边。

前方的战事处于胶着状态,尼克公爵哪怕筹谋多年,在埃塔星上控制的兵力毕竟有限,反叛军与盖恩家族控制的兵力在前方打的不可开交,后方反而显得平静无波。学院这里戒备森严,外敌很难入侵。呆在宿舍楼内,要不是偶尔听到枪炮的声响,真要怀疑外面战事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兰卡这一觉睡得又香又甜,鼻尖萦绕着科维其的信息素味道,让他迷迷糊糊中脸上就挂上了笑容,有好几次甚至循着信息素的味道差点拱到科维其怀里。要不是他脑子里绷着一根弦,知道现在的科维其身体状况不好,最好不要碰到,估计早就钻进他怀里去了。

醒来时天已大亮。睡得时间太久,脑子已经被糊住。兰卡爬起身愣了愣,才猛然想起望了照顾科维其。他扭头一看身边的人,好在科维其呼吸平稳,情况似乎好转不少。

西格玛看他紧张的样子,无语道:“殿下不用担心,之前医生来做过一次检查,说科维其少爷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不过殿下你的样子就糗大了,竟然狗皮膏药一样往科维其身上贴,真是丢尽了皇室的脸。

西格玛无语凝噎,不忍揭穿真相。心道殿下你的omega身份虽然不是秘密了,可好歹注意下形象呀。

本来兰卡看到西格玛纠结的神色还有些奇怪,可一听说科维其没有大碍,想问的话全都忘光了,只顾着检查科维其的身体。

西格玛怨怼地望了一眼,出去找了点粥进来,递到兰卡手里。

兰卡看都没看它一眼,接过碗舀了一勺粥就要喂科维其。但是科维其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根本喂不进去东西。

他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颊竟然红了起来。轻咳了两声掩饰住尴尬,摆摆手跟嫌弃西格玛似的,道:“你去伊诺屋里看看他怎么样了,这里有我就行了。”

西格玛狐疑地望了兰卡一眼,感叹道人类的心思真是太难猜,尤其是被猪拱过的白菜,那就更难猜了。

看到西格玛关上门,兰卡脸上的热度才慢慢退下去。

他做贼心虚地戳了戳科维其的侧脸,低声道:“科维其,你醒醒,科维其,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喊了半天床上的人也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挺尸一样躺在那里。

兰卡鼻尖冒出一层汗,他赶紧抬手抹了一把,又觉得嘴唇有点发干,连忙舔了一舔。

“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如果再不补充营养,身上的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兰卡脸不红心不跳地望着手里那一碗粥,十分平静地说出“营养”二字,自言自语了半晌,好似下了极大的决心,含了一口粥在嘴里。

半是兴奋半是羞涩地想要将粥喂进病人的嘴里,然而才刚刚低下头,突然两只眼睛在他面前睁开,吓得他猛地一缩头,狼狈地一口将粥吞了下去,紧张地结巴道:“你……你你你,你怎么醒了?”

“你就跟叫春一样叫我,我舍得不醒?”科维其其实半夜里就有了意识,兰卡往他身边贴过来的时候,他也是有感觉的。然而身体太疲惫,一直懒得睁眼睛。此时被兰卡接二连三的声音刺激到,才不得不睁开双眼。

看到兰卡嘴边可疑的痕迹,他嘶哑着声音道:“殿下真是狠心,有吃的也不知道喂我。”

兰卡被他一句话逼得脸颊通红,蹭一下爬上一层火烧云,慌张地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紧张地盯着科维其的眼睛,想要分辨出这句话是不是包含了其他的意思。

科维其目光灼灼地望着兰卡,跟看不够似的,片刻也舍不得眨眼睛。在他被安娜重创的时候,他唯一想到的就是赶回兰卡身边,再他大意之下被士兵捉住要枪决的时候,他也只希望能再见兰卡一面。

他以为那一枪会要了他的命,谁知道他的命这么硬,竟然活了过来,而他想见的人,正好端端地坐在面前。

“怎么,不想喂?”科维其不满地咧咧嘴巴,心道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你伺候我一回怎么了?好歹当初在床上,我可是尽心尽力伺候了你七天!把你喂的饱饱的!

兰卡犹豫了几秒钟的时间,终于下了决心,端起碗来喝了口粥。

“哎你——”科维其见他只顾着自己喝起来,连忙就挣扎着想要起身,谁料刚刚抬起个脑袋,就感觉到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脖子,紧接着两片温热的唇凑过来,裹挟着足以让他神志不清的omega信息素味道。

比起上次愤怒之中的唇齿撕咬,兰卡这次简直像是可怜的小狗在寻求安慰,在科维其嘴唇上磨蹭了半晌,也不知道怎么把粥送过去。

科维其完全被他的举动弄懵了,怔愣片刻后,忽然被一阵狂喜击中,慌忙含住他的唇吮吸起来,并顺势撬开他的嘴巴将粥含了过来。

兰卡被科维其舔弄的面色发红,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他慌忙想要躲开,谁料科维其原本“抬不起来的胳膊”忽然间有了力气,托着他的后脑勺不肯松手,愣是在他唇上厮摩了片刻,在兰卡以为自己嘴唇上的皮要被他咬下来时,他才不甘心地松了口。

“你先等会儿,我喘口气。”科维其十分淡定地深呼吸一口,把还没退回去的人又扯了回来。

这回可不是浅尝辄止那么简单,他一只手竟然撩开兰卡的上衣的下摆钻了进去。

兰卡被他抚摸地浑身发热,羞涩地想要躲开。然而才一碰到科维其胸口,就听到他痛苦地闷哼一声。

“你没事吧?”兰卡想起他胸口的枪伤,顿时紧张起来,低头就想要去查看伤口。

“唔……没事……”科维其抓着他不撒手,仗着自己身负重伤,可着劲地在他身上点火,一只手从他劲痩的腰一路向上,摸到胸口的凸起时,辗转半晌就是不肯离去。

兰卡一张脸憋得通红,尴尬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情动。顾忌到科维其身上的伤,他连推拒都不敢用力,半推半就地任由科维其上下其手。

不久前才结束发情期,这个时候不论是omega还是alpha,身体都十分敏感。如此缠绵的亲吻极易擦枪走火。两人亲着亲着呼吸不自觉地加重,手上的力道也重了起来。

兰卡只觉得胸口一疼,是被科维其下手拧的。他忍不住哼了一声,隔着衣服抓住对方放肆的手指。

“呼……不行了……”正亲的难舍难分,科维其忽然一头倒在枕头上,长长出了一口气。

兰卡整个人都傻掉了,他身上热的厉害,那只手带来的火焰烧的他浑身燥热。然而这燥热还没来得及纾解,罪魁祸首竟然拍拍屁股撒手不管了。

望着兰卡涨红的脸颊,以及眼睛里明显的渴望,刚刚喘匀气的科维其险些咬掉舌头,恨不得当初就死在枪下。

他刚刚说什么了?他竟然对着自己的omega说不行了!竟然拒绝了羞涩的omega难得表现出来的热情!

他怎么能说出“不行了”这三个字!

科维其恨不得回到过去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兰卡,我……”

“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兰卡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打断科维其的话。

虽然被弄得不上不下十分烦闷,可是科维其有伤在身,确实不适合某些运动。而且门外就是虎视眈眈的士兵,这种时候,他们更应该小心谨慎才对。

明白?你明白什么了?难道你真的以为你的alpha不行了?

科维其只觉得心中天雷滚滚,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

“兰卡,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眼看兰卡要走,科维其一把抓住他的手急急道。

望着兰卡泛红的脸颊,他心里的氵壬虫开始不安分起来,暗自嘀咕道,老天呀,只要是对着你,就算不行了,也得硬着头皮上呀。

“我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科维其一激动就扯到了身上的伤口,脸庞不自觉地扭曲起来。兰卡心里担心,立刻就要去找医生。

这下科维其彻底炸毛了,不客气地嚷嚷起来:“谁说我有问题?谁说我不行了?你以为我硬不起来?”

话音刚落,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呼啦啦掉进来好几个人。

两人僵硬地扭过脖子,只见屋子中央滚做一团的伊诺、西格玛、贝塔、小七以及小八……

四个机器人没脸没皮惯了,爬起来以后果断站成一排,按照个头高矮依次排开,八只眼睛滴溜溜地溜到兰卡身上,又十分整齐地溜到科维其身上。

伊诺年纪小,还知道要点脸,爬起来以后都不敢看兰卡脸色。支吾了半晌,才抓着衣服下摆扭捏道:“皇兄,你的alpha好厉害啊。”

科维其:“……”

兰卡:“……”

第33章

“咳咳……你们怎么进来了?”

兰卡刷地一下站起来,轻咳两声缓解脸上的尴尬,而后面色不善地望向西格玛。

西格玛一脸无辜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顺嘴把伊诺出卖了:“小殿下说有事找殿下,所以我就带他们……”趴在门上听了半天壁角,甚至推搡间不慎掉了进来。

看伊诺慌张的眼神,兰卡大概猜到他想问什么。果不其然,接收到兰卡的目光,伊诺低声道:“皇兄,我听他们说,说你是omega……”声音越来越弱,后面干脆只有嘴巴在动。

科维其奇怪地望了兰卡一眼,不知道这件事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不过看兰卡的事情,似乎并不担心,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兰卡思忖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孩子解释这样事情,而且解释了他也不一定懂,最后只能简短道:“嗯,我确实是omega。”

“真的?!”伊诺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他竟然两眼放光,一下跳了起来。

兰卡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一个身影扑过来,牢牢抱住他的腰,脑袋讨好地往怀里蹭,伴随着伊诺软糯的声音:“皇兄,你一定是最厉害的omega对不对?”

望着伊诺期待的目光,再想一想自己战五渣的实力,兰卡尴尬地别开脸,实在没忍心告诉他真相。

“你皇兄当然是最厉害的omega。”科维其别有用意地舔了舔唇,心里默默补充道,仅限在床上。

伊诺立刻开心起来,“嗷”一嗓子跟小狼崽子一样抱着兰卡的腰晃来晃去,感叹道:“皇兄,你怎么那么厉害。”

兰卡一张脸黑的像锅底一样,不易察觉地探出手摸进被子里,爬到科维其的小腿上。

科维其震惊地望着他,简直无法置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兰卡竟然敢撩拨他?!他心里的震惊和喜悦还没压下去,突然腿上一疼,“嘶”一声叫了出来。

屋里几个人惊讶地扭头望着他,科维其尴尬地呵呵两声,不善的目光投注到兰卡身上。

兰卡跟没看见一样,施施然地抽回手,对着指尖“呼”地吹了口气,一根腿毛随着他那口气飞到了地上。

旁边几只机器人八卦地凑到一块,小七抓着西格玛的胳膊,满脸喜色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家主人和主母多么恩爱。”

西格玛气不过,冷哼一声,道:“那是,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确实恩爱。”

小八扭头望了他们一眼,淡定道:“是主人和主母。”

三只机器人目光一致地挪到贝塔身上,贝塔双手抱拳撑在下巴上,正望着兰卡满眼冒星星,闻言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西格玛这边。

场面一时间二比二打平,陷入胶着状态。

西格玛誓死扞卫兰卡的主攻地位一百年不动摇,他眼睛一横,往小七身上一扫。小七心头狂跳,立刻嚷嚷道:“当然是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啦。”

小八恨铁不成钢地望着这个叛徒,一肚子草泥马呼啸而过。

……

科维其这几天活的跟大爷一样,悠哉悠哉地躺在床上,接受兰卡的亲切照顾。

不过让他烦心的是,自从知道兰卡是omega以后,伊诺简直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活黏在他身边不肯走。一会儿抱着兰卡的腰撒娇,一会儿抓着兰卡的衣摆卖萌。现在只要一看到他那无辜的眼神,以及跟兰卡颇为想象的脸庞,他就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

“小殿下,让小七小八他们陪你出去玩吧。”

此时兰卡正在给科维其喂饭,科维其饱暖了,心里就开始思那什么,可身边不开眼的电灯泡实在太多。伊诺更是趴在兰卡膝盖上,眼巴巴地盯着他看。那眼神看的科维其一阵火大,暗自忖道,你一个omega,老盯着我媳妇看算什么意思?

“不要。”伊诺摇摇头,拽了拽兰卡的衣袖,小声道,“皇兄,我饿了。”

“饿了啊,皇兄喂你。”兰卡换了个勺子挖了一勺饭吹凉,顺手塞到了伊诺嘴里,边喂饭边问他,“要吃什么菜,我再给你做。”

“这个就够了。”伊诺乖巧地摆摆手,一脸崇拜地望着兰卡,“皇兄你做饭真好吃。”

科维其险些气极,拧着眉毛哼了一声:“多大的人了,还要人喂。”

伊诺不服气地望了他一眼,扭头窜进兰卡怀里,搂着他的腰,示威地望着科维其,并将嘴里的饭嚼的咯吱咯吱响。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