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从零开始+番外—龙傲天

从零开始+番外—龙傲天

时间: 2017-07-18 17:34:28

文案:

想说,从零开始,言周教成一。但实际上并没有【。

总之是一个两只受从闺蜜关系开始,最后达成生命的大和谐的故事。

再一次避雷:受受恋,反攻/互攻

1.

单驰和林亦是闺蜜。

这话是林亦自己说的。

单驰听了憋红了脸,小声反对道:“你怎么这么说我们自己,这多娘啊……”

林亦嗤笑,说,男女平等懂不?

单驰和林亦的确是好闺蜜。

林亦比单驰大了三岁,两人大学时期就认识了,而如今已经当了四五年的室友,关系真是亲如姐妹,呃不,兄弟。

林亦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性向的问题,也很早就接受了。

他对自己的性向很坦诚,对自己的欲`望更加坦诚,为了能够“毫无顾忌”地做一个基佬,满足正常生理需求,刚上大学没多久,就自己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搬出来住了。一开始还是和前男友同居中,而后不久分手,室友就开始如流水一般一个接着一个地换了。

而单驰对自己性向的认识却一直迷迷糊糊的,“启蒙”得比较慢。到了大二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面对着寝室室友那不怎么好看的身材都能脸红个半天的情况所代表的含义了——他好像喜欢男孩子。而大热天那些老是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半`裸身体,虽然不至于让他硬,但也够尴尬的了。于是考虑了良久,单驰终于决定搬了出去。理由什么倒是挺好找的——大学宿舍,哪个寝室没能有个JP呢?单驰说室友作息和他不一样,他休息得不大好,所以打算搬出去。

室友们倒是没多想,只是开玩笑道,说你长得那么嫩,没哥哥们保护你,可别被变态基佬采了菊啊哈哈哈。

单驰脸红,低下头,心说,我也是“变态基佬”啊。

通过中介,单驰找到了林亦租的房子。

林亦的上个室友刚刚退租,他正缺个人一起来分担房租水电费,单驰就送上了门来。

林亦说欢迎欢迎。

两人就这样正式“同居”了。

单驰第一次看到林亦就脸红了。因为林亦长得很漂亮。

单驰想,自己这是刚出狼窝又入了虎穴么。

但转念一想,将自己的前?糙汉室友和这么好看的新室友比,好像有点侮辱人。

于是收起了杂七杂八的念头,住了下来。

没多久,林亦就注意到单驰的性向问题了。

这家伙真是动不动就脸红,自己想不注意都难。

林亦为了以后生活和谐,直接单刀直入了:“你是不是gay?”

单驰脸红。

林亦扶额。

单驰微微点了点头,小声道:“你不会歧视我吧?”

林亦撇嘴:“哪能。”

单驰又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这话要了单驰好大的勇气。说完脸都要熟了,头低得不能再低,恨不得要埋到地上去。

林亦笑,悠悠道:“可是,我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啊。”

单驰不解抬头,林亦靠近道:“真巧,我也是gay。”

说完,在单驰耳边吹了口气。

单驰不愧是羞涩的童子鸡,脚一软,就落荒而逃了,连着好几天都不好意思看林亦,假装自己不在意,行动上却一直在躲避。

林亦调戏够了,也不再闹他,拉住单驰说:“好了,不逗你了,我是gay,又不是禽兽,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室友出手,那得多尴尬?你别瞎想了。”

单驰说:“哦。”但还是不敢直视林亦。

林亦有点不耐烦,说:“差不多得了,别磨磨唧唧得跟我矫情,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在欲拒还迎勾`引我,小心我真做了你。”

单驰又脸红。末了,问了林亦一个问题:“那……那你不会把人带家里来吧?”

家?林亦觉得这个用词略别扭,但也没太在意,笑道:“你是怕对方看见你这个小鲜肉禽兽大发呢,还是怕我们拉着你一起3ρ呢,还是怕听着现场版会觉得自己寂寞饥渴呢?”

单驰知道林亦是在揶揄自己,脸红归脸红,但还是摇头道:“我就是怕尴尬……”

林亦摸了摸单驰的头,道:“放心吧,玩归玩,我还是有分寸的。”

林亦玩得疯,但也是在分寸之内疯。

就像419一定要带套一样,对火包友也是坚决保存一定距离,从来不带回住的地方来。

或许是觉得约炮归约炮,下了床就没关系了,但带回来就不一样了,关系顿时就变得暧昧了。林亦不喜欢太过暧昧的关系,所以每次要么他拔吊而后无情,要么别人拔吊他无情。

所以单驰住下来有一段时间了,发现林亦果然从没带回来过人——虽然有时候晚归或者彻夜不归,回来后那一脸事后的表情让他忍不住脸又红了一红。

但也因为太过干脆,林亦自分手后至今没好好谈过一次恋爱

后来单驰看不下去了,说你就不能好好地固定一个人么?这样不安全,感觉不大好。

林亦笑道:“找谁固定啊?找你啊?你自己先把嫁出去再来操心我吧。”说着又瞄了一眼单驰的下`身,“到现在还没破处。”

单驰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似乎想了一堆话想反驳,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能别用‘嫁’这个字么?多娘……”

林亦听笑了:“娘?就你这小身板,不用‘嫁’难道用‘娶’?难道你还想当攻?”

“……我还能再长高的……”

林亦郑重地拍了拍单驰的肩,道:“少年,你要有做纯零的自觉。这么瘦这么弱,长高有毛用?”

单驰的确是瘦,连带着他那其实快有一米八的身高,都仿佛被削去了一大截,再加上平时低着头驼着背的,颇有点“娇小”的意味。

林亦其实没有单驰高,人也瘦,但收拾得精神,人往那一站,那气场能硬生生地让别人矮他一大截。

说到底,还是气质问题。

后来单驰真如他所说,长高了那么一点点,搭上了一米八的列车。他兴冲冲地找林亦分享,林亦神色复杂,最后叹息道:“长胖点就真的是傻大个了。”

单驰在校外租房,为了负担房租,经济上自然没有以前那么宽裕。

在林亦的建议下,他找了兼职来做。

林亦的建议很简单,就是让他去找个家教当当。至于什么酒吧酒吧侍应生之类的又苏又梦幻、能够钓到多金帅哥优质小攻的兼职——林亦一巴掌拍到单驰脑袋上:“别做白日梦,过后被抛弃了染病了别抱着我哭!”

单驰很委屈:他本来就没想去做那些,要他做他也做不来啊……

到底还是找了个小学生来教。

林亦说怎么不去找高中生,保不齐碰上个小帅哥,来段师生年下呢。

单驰:“……你别乱说。”

单驰不找高中生纯粹是怕自己误人子弟,至于林亦说的,是想都没想过。以至于林亦提到的时候,被他的下限重刷了一次三观。

单驰知道林亦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我才没你那么禽兽……”

林亦挑起单驰的下巴,道:“哟,胆子变大了嘛。”

单驰看着林亦越靠越近的脸,又忍不住脸红了。

单驰躲开了林亦,小声说:“你别玩我了。”

林亦闻此自然忍不住继续调戏,重新搭上单驰的肩,靠近了道:“你是不是暗恋我啊,总是动不动脸红。”

单驰争辩:“我没……”但目光游移,不敢看林亦。

林亦没自恋到真觉得单驰喜欢自己,他知道这小孩只是害羞爱脸红而已,但就是觉得逗着好玩,跟养了只小狗似的,逗弄一下,心情都能好很多。他把握着度,怕一个不小心单驰真恼羞成怒了,那就不好玩了——只是,从来只见这家伙羞着,也没见怒过,也不知道他的怒点在哪……

林亦走神了一下,就被单驰挣脱了。回过神来,他对单驰说:“讲真啊单驰,你还是改改你这毛病吧,你不知道有些人就好你这口,哥怕你遇到变态。”

单驰脸上热度还没下去又上来了,说:“……这也不是我想改就能改的……”想了想又道:“就跟你看见帅哥喜欢硬一样,都是生理问题。”

林亦一巴掌拍单驰脑袋上:“别把我说得那么没节操!”

其实单驰平时也没那么频繁脸红,林亦说他动不动就脸红,罪魁祸首就是林亦本人——首先,林亦长得好看,其次,林亦总是逗单驰。

但单驰没好意思跟林亦说都是你的错,否则就真成暗恋他了。

2.

单驰开始做家教之后,经常晚上九十点才回来。

而这个时间点,林亦有时候上课去了不在,有时候则是出门玩去了不在。

单驰有点小失落,因为开门回家没人,有点小冷清小寂寞。

于是每当家教回来,抬头发现和林亦一起住的那套房子里有灯光隐隐透出的时候,脚步不知不觉就加快了许多,就仿佛是夜归的丈夫家里有妻子在等似的。

这天单驰开了门,嘴角还微微挂着笑,就被听到的声音冲击到了,心里禁不住一紧——那阵阵呻吟,不会是林亦带人回来了吧?

单驰轻轻关上了门,换了鞋进了客厅,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冲击到了——林亦没有带人回来,但他在客厅里放动作片……

单驰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眼前的场景。

林亦发现单驰回来了,也没暂停也没退出,打了声招呼说你回了啊,继续看着画面。

单驰嗯了一身,有点尴尬有点脸红,转身回屋了。

隔天林亦嘲笑单驰,说不就是看个片么,这么不淡定。

单驰说,我没你淡定不行啊。

林亦笑,想,终于有点怒了啊。

于是道:“下次有片请你一起看。”

“……不要。”

“不做好性教育,以后你嫁人了,怎么做的都不知道那不得被笑死?”

“……我知道怎么做。”

“哦?说说看啊。”

“不就是……就是……肛`交嘛……”单驰的声音小了下去。

“具体的呢?”林亦紧追不放。

“……”单驰憋不出来了。

林亦笑而不语。

然后“下次”,果然请单驰一起来看了。

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两人都没出去。

林亦说好无聊,不如我们看电影吧。

单驰没想到会是那种动作片,说好啊。然后就看着林亦将电脑接上客厅电视,点开了一个视频文件。

五分钟后,单驰就后悔了。

“你说的电影……是指的这个?”

此时画面上的攻受才刚刚开始接吻互摸,但单驰已经有上前关了的冲动了——实在太有伤风化了。

林亦说:“是啊,那你以为是什么?”

单驰又忍了五分钟,说:“我不想看了。”

林亦说:“不行,这可是我下了一个晚上的高清片源,陪我看完。”

又十分钟,攻已经进入了受的身体,正在各种“oh yeah~”“ahh~ ohhh~”中。单驰屈膝环抱住,咬牙坚持着。然后他听见耳边传来几声隐忍的喘息,转头一看,就见林亦将手放在裆部,来回摩挲揉`捏着。

单驰呼吸一滞,完全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林亦撇了单驰一眼。眼角沾染着情`欲,那一眼颇有风情。可惜单驰傻了,连脸红都顾不上了。

林亦出声道:“怎么,没打过飞机啊?”

单驰这才反应过来,将头埋到了膝盖里。

似乎觉得单驰这反应有趣,林亦也不再忍着气息,喘息声粗了起来。单驰听到了一阵窸窣的声音,忍不住好奇偷偷看了一眼,发现林亦已经将手伸到了裤子里面。

单驰将头埋得更深了,而脸也开始熟了。他下`身渐渐开始有了些感觉——在听着林亦那不压抑的喘息的时候。

也不知过了多久——总之单驰是度秒如年——林亦终于射了。单驰正要如释重负,却感受到他靠了过来。

林亦在单驰耳边道:“怎么?这么害羞?没和别人一起撸过?”

单驰用力摇了摇头。

林亦似乎是笑了下,手从单驰小腿与大腿的缝隙中钻入,摸到了单驰的胯间。

单驰一惊,要躲,一动作却被林亦抓住了要害。

林亦坏笑,说:“你这不也起来了么?不也看得挺有感觉的么。”

单驰简直要哭:“你快放开……”

林亦意犹未尽地摸了几下,说:“撸出来吧,憋着伤身。”

待那咸猪手离开,单驰立马窜了起来,远离是非之地,躲进了浴室——就算是要弄出来,他也不好意思当着林亦的面做。

单驰自暴自弃地在浴室待了近一个小时,被水汽蒸得皮都快皱起来了,才磨磨蹭蹭地出来了。

林亦此时已经靠沙发上睡着了。

单驰虽然有点生气,但看林亦睡着了那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也只能叹了口气,扯了毯子,盖他身上。

这一番动作,倒是弄醒了林亦——他本来也只是浅眠。

林亦眨了眨迷蒙的眼睛,吐槽道:“你可算出来了啊,黄花大闺女,哥等得花儿都快谢了。”

大概是觉得吐槽力度还不够,他又补充了一句:“被碰一下都要洗那么久,以后被人做了,你得洗几天啊。心疼你未来老公的水费。”

单驰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变得淡定些宠辱不惊些,迟早要被这人气死。

林亦起身,拖着拖鞋去洗澡了。路过单驰身边的时候,摸了摸他的头。

单驰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弄完洗手了没?

而这次一起看片的经历仿佛是一个开关,两人的关系无疑变得更亲密了。而亲密最明显表现就是——经常一起看片。

不过基本每次都是林亦说,诶,最近我又从哪哪下了个高清,一起看哈。然后拉着不怎么情愿的单驰一起看。

习惯成自然,单驰最后已经能比较淡定地面对林亦在他面前的奔放行为了。但他仍旧选择去卫生间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林亦放得开,他可放不开。

有一天林亦真自己解决着,突然向单驰靠了过去。

单驰莫名:“你干嘛?”

林亦近距离盯了他一会,道:“我发现你没像以前那样会脸红了。”

单驰听了,脸红了。

林亦笑开了。

这天单驰补课回来,精神状态不太好。

林亦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小孩太笨,教不会,也就没问。

但是第二天,他发现到点了,单驰却没去给小孩补课。

林亦有点奇怪,问单驰怎么没去。

单驰说,我不想去了。

林亦问怎么了。单驰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模样。

林亦说:“难道那小孩说长大了要娶你做老婆?”

单驰:……

最后单驰还是开口了:“他们家……那孩子的叔叔好像是……他昨天……额……骚扰我……”

“卧槽,基佬?”

单驰点了点头:“我不想去了,感觉好尴尬。我已经打电话跟那孩子的妈妈说了不去了。”

“你……打电话跟小孩的妈妈说她小叔子是同性恋?”

“……怎么可能,我要说了她以为我胡编乱造搬弄是非怎么办,或者她早就知道了,然后想要撮合我们怎么办……”

“我想你也没那么蠢,不过想的倒真是够多的。”

“不过我还是有点介意……”

“介意就别去了,休息一阵,再重新找个。”

“嗯……”

后来林亦问单驰,他那天怎么骚扰你了?

单驰说:“……摸了我屁股。”

“就这样?”

“……还有大腿……然后说愿意包养我,问我要不要跟着他。”

“长得帅吗?”

“……丑。”

“操!长那么丑还敢摸你屁股还想包养你?!”

“……这是重点?”

后来,单驰又找了家家教去做。观察到孩子的男性长辈们是真?直男他才松了口气。

林亦忍不住拍了他后脑勺:“你以为你是万人迷,是个男的见了你都弯啊?”

单驰脸红。

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住了许久,虽不能说一见如故,却很快地熟稔了起来,成了好朋友好基友好闺蜜。于是即使后来毕业工作了,两人打算换个房子租了,也没想过换个室友相处——毕竟如此和谐默契,没什么不良生活习惯的室友不好找——君不见网上那么多吐槽“我的JP室友”的帖子。每次单驰浏览到类似的,总要偷偷将其与林亦如此这般地比较一番,然后得出结论:林亦真好。

两人换了个大点的房子,地理位置不错,离工作的地方不算远,周围也算繁华热闹,各种方便。于是相对的租金也高了起来。不过对林亦来说不算什么;对单驰来说,也还算好说,毕竟都工作了,收入不是以前做小兼职的时候能比的。

房子是在快毕业那会找的。只是房东要求先付半年的房租,再加上押金,数目不算小。单驰囊中羞涩,想着不然还是先不租了,等攒了几个月的工资再说。然后被林亦否决了。

林亦这几年来玩股票赚了点小钱小有资本,他痛快地给了钱签了合同,顺便将单驰的也给付了。

因为太痛快了,单驰反应有点大:“你怎么不先跟我商量一下?”

林亦正杂喝水,闻言道:“商量什么?再拖下去,被别人租走了怎么办?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间合适的。”

“可是我暂时没那么多钱……我也不想欠你那么多钱……”

“……你跟我一起住了那么久还计较这个?”林亦也有点生气了,“就真这么见外?”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啪的一声,林亦将水杯用力敲到了桌子上,拿了外套出去了。

单驰有点后悔,自己刚刚那话说得,的确有些伤人有些见外,可是他的确也不想欠着林亦。

一起住了那么久,林亦虽然经常逗他调戏他,但对他确实很好,生病了会照顾他,有什么会想着他。所以林亦连房租都先替他付了,他觉得感激的同时,更多的是愧疚——他觉得自己不值得林亦对自己那么好,他不知道该怎么会回报。

林亦出去了,一晚上都没回来。单驰有些担心。凌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了林亦。

但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

单驰坚持不懈地拨了三四次,终于被人接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单驰还没说什么,就听见那个男人说林亦睡了,有什么事请明天再找他。说完就挂了。

林亦睡了,但单驰却睡不着了。

看这情形,林亦大概又是找人玩去了,然后在外面过夜。

没出什么事,单驰放心了。但心里却隐隐地不舒服。

单驰回想起白天林亦生气出门,想自己明天是不是该跟林亦道个歉呢……

3.

林亦第二天中午才回来。

单驰一听到开门声就出来迎接了。

林亦精神看着不太好,有点憔悴。

单驰以为是他昨晚玩得太疯了,也没好意思开口问什么,准备好酝酿了一晚上的台词,正打算开口道歉,就听见林亦说:“头疼死了,你快帮我揉揉。”

单驰很听话地去揉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么会头疼,是着凉感冒了吗?”

林亦摇摇头,说:“宿醉……”然后眯着眼享受着按摩。

“你……去喝酒了啊?”

“是啊,还不是被你气的。”

“……对不起。”单驰从善如流地道了歉,此事似乎就这样揭过了,林亦也没再继续说什么,单驰也不敢再提什么异议。

单驰很想开口问昨晚那个男的是谁,他隐约能猜到是什么身份,想确认,但又觉得问出口得到答案是给自己添堵。于是一个问题含在口中,要问不问的,噎得要死。

林亦很快就睡着了。单驰拿来毯子盖在他身上,然后在一旁坐下,看着他的睡颜,很快也睡着了。

毕业前夕,是又忙又闲的时候。忙的是毕业设计毕业论文各种毕业相关手续,然而当这一切尘埃落定、领个毕业证就可以走、而离去公司单位报到又有一段时间的时候,却又是闲得发慌——习惯了充实的生活,突然没事做了,变空虚了。

单驰此时便是这种状态——搞定了一切,终于得以睡个懒觉了;然而当他起床,洗漱完之后,却只能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发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了,却又觉得就那般挥霍了,十分可惜。

就在他一秒一秒地“珍惜”着时间的时候,林亦也终于起床了。

看着闲傻了的单驰,他忍不住一巴掌拍了过去:“思考什么人生呢?”

单驰被打醒了,道:“关于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的哲理。”

“噗——”林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揉了揉单驰的头,说:“换衣服去,我们出去吃饭,待会晚上哥带你去酒吧开个苞。”

“哦。”单驰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往自己房间走去,当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开……开苞?”

“哦,你终于有反应了啊。”林亦笑道,然后表示自己只是开玩笑:“就是带你去见见世面,免得以后被人拐卖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卖的。顺便呢,庆祝一下我们毕业。”

“哦……”

当晚,林亦就带着单驰去了酒吧。

一个清吧。热吧什么的,林亦怕单驰这只小白兔招架不住。

那酒吧林亦常去,所以有挺多熟人。

时间尚早,人且不多。林亦给单驰点了杯果汁,自己要了杯酒,然后带着他在一个偏角落的地方坐下了。

对林亦给自己点果汁这种行为,单驰倒是没多少异议。事实上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对一切事物都好奇的要命,喝的什么,真的不会在意——何况他本来就不大会逞强,一定要喝点man点的饮料。

单驰乖乖地抿了几口果汁,觉得味道挺不错,然后注意到了林亦的杯子里花花绿绿的玩意——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鸡尾酒了吧?

林亦发现单驰偷瞄自己的酒杯,猜他是好奇想试一下,也不知怎么善心大发,没有捉弄,直接推了杯子过去:“好奇的话就尝尝。”

单驰端起来喝了,尝了一口表示味道不错。

林亦却靠上前,在他耳边道:“白痴,让你试试你就乖乖地喝了,要是酒里有药怎么办?”

“……那不是你的酒么,你又不会害我……”

“要是换成别人的呢?”

“……知道了,我不喝陌生人的酒。”

“这才乖。”

“……”

渐渐地人多了起来,于是碰到熟人了。

那熟人长得还挺帅,就是一脸gay样不忍直视,估计因为是在gay吧的原因,所以穿得格外骚包。单驰表示欣赏不来——事实上gay吧里的这群基佬,他都欣赏不来。

熟人端着被酒朝林亦这边走来,跟林亦打招呼道:“哟,好久不见,这位是新人?”说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单驰上下打量。

单驰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局促不安。

林亦道:“我弟,带他来长长见识,你别打他主意。”

“哟,护得这么紧呐?这么纯,看起来很好吃诶,真是可惜了。”那人摇摇头叹道,继而靠近了单驰,眨了眨眼睛,说:“小弟弟,你要是哪天想玩呢,就来找大哥哥我,一定好好疼你。”说着伸手想拍单驰的脸。

单驰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睁睁地看着那手就要碰到自己,却在途中被林亦截住了:“知道我护得紧还敢动手动脚?”

那人讪笑:“这不是开玩笑么。好了,我道歉,请你喝酒好不好?”说完便招呼来酒保上酒。

单驰看着林亦,不知道该不该喝。

那人见此,笑了,说:“还真挺乖的啊。”

林亦也笑:“那是,也不看是谁教的。”继而对单驰道:“喝吧,没事。”

单驰早就脸红了,借着喝酒的契机,掩饰自己的尴尬。

又聊了几句有的没有的,那人便离开了。

单驰又看向林亦,想问点什么,又不大好开口。

林亦却道:“你别理他,也别当真,他就是神经病一个。以后路上见着了,躲远点就是了。”

“哦。”单驰又很乖地应了声。

气氛有点沉寂,虽然周边各种人声乐声。

可越是如此,就越显得两人共同呼吸的那片空气遗世独立。

气氛沉默到最后,林亦都觉得尴尬了:“我说,你就不能找个话题,我们聊聊天?”

“……我……好像想不出来要聊什么。”

“那就说说第一次逛gay吧的感想吧。”

“呃……还好,感觉也不是那么乱糟糟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