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

文案:

陆散转生入了修仙界,本来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地修仙,可事实却是,这修仙的世界被人为混入了网游。

当平行的两个世界产生交集,当修仙被混入网游,世界剧变,而两个本来已经错过的人,终于又站到了对方的面前。

本文设定修真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大乘、飞升、天仙/神只/罗汉、玄仙/主神/菩萨、金仙/神皇/佛陀、大罗金仙/主宰/佛主

ps:本文秉承传统,1vs1;主攻,升级流,慢热。

内容标签:强强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游戏网游

主角:陆散 ┃ 配角:姬哲等

卷一:修真卷

第一章

陆散手持阵图,一步步似慢实快地往前走。

这一片林子很安静,不闻鸟啼,不见虫鸣,甚至连风都是安静的。

空气中,有杀机暗隐。

陆散停了脚步,抬头仔细看了一阵,心里一动,手中阵图爆发一道青芒,将陆散护在其中。

他寻了一个方向,迈步向前,这一次,他走得格外谨慎。

不多一会儿,前方不时传来剑鸣破空、术法爆炸的声音。

陆散只停了一下,侧耳认真听了一会,又仔细检查了一番,才继续往前走。

前方密林中央,有五人战成一团。

陆散谨慎地找了一棵树,在树上躲藏好,这才看着那边。

被人围在中央,一直找不到机会突破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青年男子。

他很狼狈,破碎的衣衫上血迹斑斑,身上各处沾了尘土碎叶,发髻散乱,只有一双眼睛依旧沉稳。

他其实很敏锐,每每总能找到四人的破绽,却总被拦下。

没有办法,修为相差太远了。

他只有炼气四层,而对方,却都是炼气五层的修为。

那四人都是闷头出手,却很有节奏,配合默契。说实话,那人能坚持到这个时候,陆散已经很惊讶了。

可陆散没有出手的打算。

他隐在树上,等着这场厮杀分出胜负,然后,他就会出手,摘取果实。

突然,那人转头似作无意地看了陆散所在地方向一眼。

陆散面上一顿,微微眯眼,还是没有出手的打算。

不过下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陆散耳边响起。

“小友,还请出手相助。”

陆散勾唇:“凭什么?”

对于陆散的态度,那人似乎没有怎么在意,只道:“若小友出手,我可送小友一份遗迹地图。”

闻言,陆散皱眉:“遗迹地图?”

他摇头:“前辈说笑了,我不过炼气五层修为的小修士,如何能打遗迹地图的主意?”

那人沉默了一会,那边的青年一个趔趄,身体摇晃,避之不及之下,又挨了一剑。

“小友手上的,怕是星辰图吧。如果小友出手,除了遗迹地图外,我还可送小友一颗星尘。”

星尘对陆散来说确实很重要,但他还是沉默。

“如果他死了,小友的星尘,可就没有了。”

陆散点头:“成交。”

那人的声音终于不再响起。

陆散从树上跃下,将手中的星辰图向着那边一抛,星辰图大张,不过眨眼工夫,便将还在厮杀的五个人裹了进去。

陆散站在原地,沉眉感知了星辰图中的情况。

五人已经被星辰图分开,此刻正惊魂不定地四处防范。

陆散理也不理那四人,只将视线落在那青年身上。

那青年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还在阵中就全身放松,直接一个屁股坐在地上,大喘粗气。

“左行九步,后退七步,出来吧。”

那青年得陆散传话,也没有再拖延,强撑着站起,按着陆散交代的话一步步走出阵来。

才出了阵,他便看见了陆散。

他走到陆散身边五丈远,就再不靠近,盘膝坐在地上调息。

陆散不理他,双手掐诀,星辰图得主人法力灌注,阵图内立时大动,有星尘变幻,有天火焚烧,又有陨石天降,不过片刻,星辰图里接连响起几声惨叫,便再无声息。

陆散信手一招,星辰图飞回陆散手中,又被陆散重新挂在腰间,原地就只留下四具尸体。

接着,陆散走到那四具尸体旁边,低头认真翻找,将那四人身上所有有点价值的东西都收入自己的储物袋,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到那青年身边,等着他的报酬。

那青年一心调息,也没注意到陆散的动作。

陆散见状,便将那些东西取出,开始慢慢整理。

别的都还平常,倒是其中一小块黑色的石块让陆散很是好奇。

他将那石块拿在手里,放到眼前认认真真打量。

有棱有角,没灵气波动,一看就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

可陆散却觉得,这块石头不普通。

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来自何处,可他就是知道。

他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将那块石头仔细收回了储物袋里。

他不知道,那青年挂在脖颈处的那块玉佩里,有一个残魂惊讶地看着陆散,一直没有回过神来。

那残魂看了看陆散,又看了看那青年,满脸惊疑。

早前他心急,只看了陆散手里的星辰图,并没有细看陆散这个人,但如今有了闲心,却被吓了一跳。

天元界这是怎么了?居然一口气出现了两个大气运者!究竟是他眼花了还是他睡糊涂了?

这两人身上的气运,居然还都是重紫,要不要这么夸张。

不对,应该是这个世界变态了!

他绷着脸想了许久,最后却是不作理会,只心疼地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一颗光华璀璨的星点。

这星尘,果然还是留不住。

他沉默,哀叹自己即将离去的星尘,但随后又瞪了自己身边的青年一眼,要不是你不争气,我又怎会需要大出血!

你最好期待你能帮我顺利投胎,不然,哼哼。

约莫半天过去,太阳已经西斜,那青年才睁开眼。

他看着陆散,笑容温暖:“在下姬哲,多谢道友出手。”

陆散看着他,坦然地伸手:“报酬。”

姬哲脸上笑容有些僵,但还是态度良好:“道友这话,怎说?”

陆散有些不耐烦,视线一转,直接移到了姬哲的胸膛。

姬哲的衣服经过一场厮杀,已经是破破烂烂的,这下,胸膛上的里衣就露了出来。同样露在外面的,还有一小截玉绳。

姬哲有些莫名其妙,正要再问,便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两人中间响起:“小友,请取一块空白玉简。”

陆散看了一眼姬哲,翻手一个玉简就被扔了过去。

姬哲下意识接过,然后也不知道那人跟姬哲说了什么,他从胸膛处扯出一块玉佩,将玉简贴到玉佩上。

陆散似乎看见一道微芒从玉佩射出,落入玉简处。

姬哲将玉佩重新挂好,双手将玉简送到陆散面前。

陆散看了看姬哲,伸手取过玉简。

“星尘。给你了。”

那声音响起,又是一道光芒从玉佩里射出,直接落入陆散手中。

陆散看着手里的那一颗散发着点点星芒的尘土,点点头:“没错。”

他将那颗星尘送入星辰图里,点点头:“合作愉快。”

然后,他也不多留,直接转身就走。

姬哲急急叫住他:“等等,道友,你的名字是?”

陆散停了脚步,想想,还是点头道:“陆散。”

这人不错,干脆有潜力,以后应该还能合作。既然如此,那么名字和联络方式还是要留下的。

这样想着,他便又留了句:“西宸派弟子。”

他扔了一张小小的纸条过去:“你可以找我,如果还能像这次一样的话。”

原来他就是西宸派传说中的那个阵疯子啊。

姬哲接过那张纸条,细细一看,便将它收起。

不愧是阵疯子,居然用传音阵图来寻人。

要知道,传音阵虽然比传音符好用安稳,但也比传音符贵了很多啊。

他却是不知道,陆散不过是觉得,这姬哲出手大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人,而且,这姬哲明显有一个大金手指,给他一个好印象,日后好做生意而已。

姬哲转头恨恨地看着那四具尸体,扔了一张火符过去,看着它们被烧成灰,这才转身离开。

陆散也不再在秘境里晃荡了,他寻了一个地方,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洞室,又仔细谨慎地套上阵法,设下陷阱,确认再无疏漏,这才开始闭关。

这次秘境不过刚刚开始,距离关闭还有两个多月时间,陆散掂量掂量,觉得足够了。

他取出自己的星辰图,拿在手里细细查看。

星辰图是陆散自己炼制的,图层不过是陆散自个用宗门常见的百年灵桂叶炼制的,图上的星辰也只是陆散多年收集而来的灵矿石所化,倒是星辰图上的线条最贵重,不过也只是陆散特意寻来的千年雪蝉丝而已。

但饶是这样,星辰图的炼制,也花费了陆散全部的心力了。

如今得了一颗星尘,更是足以让陆散的这一张星辰图往上晋两个台阶了。

陆散眼观鼻鼻观心,一洗灵台尘埃,一个皇座自灵台深处升起,高悬天中,双手掐诀,法力涌出,将星尘团团裹住,不断地侵入星尘。

星尘的星光渐渐染上紫色,更显威严华贵。

待到星尘通体泛紫,贵气缭绕,陆散心念一动,星尘带着紫光如倦鸟归林划入星尘图中,星辰图立时被染上紫色,群星震动。

不知过了多久,紫光淡去,星辰图中一颗帝星高悬,统御群星。

待到这时,陆散睁开眼睛,仔细摩擦着这张星辰图,拿在手中把玩了许久,才将它重新挂在腰间,又满足地拍了拍。

得了这一颗星尘,他这趟也就完满了。至于那遗址地图,先放着好了。

如今重炼星辰图也不过用了半旬时间,这秘境里还有好东西在等着他呢!

第二章

满湖莲花开遍,莲叶遮天,莲香盈鼻。

陆散站在一片莲叶之上,弯腰摘下一朵白玉幽莲。

莲瓣白嫩,莲蕊幽灰,上有剔透水珠点缀,很是可爱。

陆散将这朵白玉幽莲拿在手中把玩一阵,才满意地将它装盒收入储物袋。

他直起身,抬头看天,天空澄碧,有白云丝丝缕缕,阳光晴好。

“真是一个好天气。”

陆散感叹出声,忽而又点头道:“这么好的天气,时间也快到了,我也该回去再探看探看,将那里布下的阵再拾掇拾掇。免得到时出了篓子,毁了我的声誉。”

话音落下,就见他的身影一阵闪烁,在看去,那里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陆散身藏阵法中,双手捧着星辰图,丝毫不理会前面正在厮杀的两方,只顾着认真地查看星辰图里显示的情况。

话说,这些人打的好算盘。在这里等着,到时候要抢谁的还不由着他们?

就在陆散布置的阵法范围内,也有五六队人潜伏,其中还有两队正在厮杀,一决胜负以定地盘归属。

从现在到秘境大门现身还有五天的时间,为了争夺更好的位置,他们也是够拼命的。

不过,这样对他来说,不是很好么?

陆散抬头,含笑看着那两伙人,等着最好的机会。

双方厮杀,各有死伤,但渐渐的,也开始分出了个高下,落于下风的领头人刘成面色铁青,可也只得咬牙坚持。

该死,若不是莫青闭关突破,错过了这一次秘境,他们又怎么会被人翻盘!

是时候了,陆散看着刘成面上的不甘和愤恨,手一扬,风起,有雪白的纸条飞出,随风起舞,翩翩似蝶。

刘成见了这雪白纸条,便是激战中也不由分出一丝心神,想起前日莫名出现在他们扎守处的纸条。

纸条上面写了什么来着?

是了!

小店开张,有事烧纸。

还有什么来着,救援,秘境所得五份;掩护,秘境所得三份。

落款是,陆散。

那个贪婪狡诈的阵疯子!

刘成咬咬牙,继续支撑了一阵,眼睛游移,想要寻找机会脱身。

对方似乎也看到了那些翻飞的白纸,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手更狠,更辣。

身边有人惊叫:“刘师兄!”

他偷了个空回头看了一眼,原本十几人的师兄弟,如今加上他也不过九人之数。

不能等了!

咬咬牙,他手中长剑猛力一劈,全身的灵力喷薄而出,卷起一阵旋风。

力道十足,可惜对方反应极快,一个旋身闪过。

落空了,他面色惊骇,下一瞬间却又笑了起来,一道雪白纸张轻灵,飘荡到他的眼前。

他屈指一弹,一点灵火射出,落在那张纸上,火光不大,被风吹得似乎下一瞬间就会熄灭。

同时,他怒吼出声:“救援!”

陆散笑容加深,星辰图悬空展开,双手快速在图上星辰点过,接着,他身上灵气涌入星辰图。

一道星光凭空落下,地面又有星光浮起,将还在厮杀中的两伙人团团裹住。原本的山林,不过眨眼间,就换成了一片星空。

夜幕之上,有群星密布。群星拱卫处,更有一颗星辰当空高悬。

星光泛紫,华贵威严。

处于上风的那伙人脸色铁青,握着种种法器的手紧了紧,领头的张定脸上怒色一闪即逝,警觉地打量着四周。

有人忍了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怒吼出声:“陆散!你这是要与我们为敌?”

没有人回答,只有一张白纸不知从何处而来,随风飘飘荡荡竟然落到他们面前。

有人凭空一指弹出,射入白纸,一道声音响起:“小店开张,有事烧纸。救援,秘境所得挑五份;掩护,秘境所得挑三份。”

两句话说完,阵里再无动静,只有星光遍洒。

“见鬼的!谁要与你做生意!”

张定脸色难看,转头去问队里手拿阵盘的李峰:“有没有办法破了这个见鬼的阵法!”

李峰低头认真地看着阵盘,不时又抬头仔细地观察天上星辰,听得张定这样问,脸色也很难看,可他还是摇头:“阵疯子阵法造诣高我一等,我解不了,只能强破。但他手里的星辰图威力似乎又提升了……”

“那我们就要在这里等到阵疯子将阵法解除?”

队里的人脸色都很难看,当下也有人恨恨地道:“这该死的阵疯子!”

不过,他们也只能这样说说泄恨而已。他们现在就在对方阵法里,如果真的激怒了他,直接下狠手那就只能拼命了。

过得两刻钟,似乎是已经完成了交易,星空隐去,现出原本的山林。

张定此时已经收敛了怒色,他扫视了一圈,转头吩咐李峰:“李师弟,你去周围看一下,一定确认这里还有没有阵疯子摆下的法阵。”

李峰点头,拉了一个人跟在他身边,拿着阵盘就去了。

剩下的人,找了另一个地方远远地看着。

“张师兄,我们一定要放弃吗?”

张定板着脸:“那就要看李峰的了。”

不说张定一行人,就说刘成,他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陆散,领着人上前道谢:“多谢陆道友相助。”

陆散摆摆手,没有与他多话,直接开口:“报酬。”

张定的手紧了紧,心中盘算着一旦动手他们会有几分胜算。最后,他还是将身上的储物袋解下,将里头的东西一一取出摆放在地上。

“陆道友,请。”

张定身后的人也缓过来了,看着地上的东西,犹豫了一阵,舍不得要开口,被张定一眼吓得站在原地,不敢作声。

陆散眼睛扫过地上东西,忽而笑得开怀:“你们这是,要毁约?”

张定无辜地看着陆散,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陆散摸着腰间的星辰图,也不去看张定,只是不说话。

气氛一时凝重,甚至有些肃杀,似乎只要有一点火光落入,就能引发焚天大火。

张定额间冒汗,他身后有人恍然大悟:“等等,张师兄,你忘了。还有些东西放在我这里呢。”

他连忙取下自己的储物袋,将里头的东西又摆放在地上。

陆散这才点头,低头认真去看地上的东西。

沉天黑曜石、水晶原矿、朱砂原矿、百年南天竹、灵香草、肉豆蔻……

矿石、异草灵花等等应有尽有,虽然都不是太珍贵的东西,但也确实稀有难得。

陆散挑出五件,点点头:“交易完成。”

他将东西放入自己的储物袋,没再说话,独自离开。

张定上前,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收入储物袋中。

有人凑上来,问:“张师兄,我们都已经恢复了,为什么还有怕他!”

他们人数不少,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混战,但剩下的也有九人,张定修为更是到了炼气十一层巅峰,接近炼气十二层大圆满。而那陆散不过就是炼气五层的修为,凭什么那么嚣张!

张定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他身后又有人没好气地等了那人一眼,道:“阵疯子敢在我们面前现身,敢插入混战,又怎么会没有后手!”

那人还要说话,他又开口了:“说话之前,先看看你自己还有几分余力吧!”

还有一个大家都心知的事实,炼气期的修士,也不过是有几分灵力的凡人而已。炼气十一层巅峰听起来很好,但和炼气五层比起来,察觉也不是很大。

陆散没再理会那些人,在他看来,交易既然已经完成,钱货两讫,那双方就没有太多的牵扯了。

随着秘境大门出现的时间越来越接近,秘境里的弟子也都陆陆续续地到了。就因此,陆散也做了好几笔生意,挣得也着实不少。

不过陆散的生意只开张三天,便收手了。他安静地找了个地方等着秘境大门开启。

大门如期开启,陆散等了一会,才夹在众位弟子在中间出了秘境。

他找到西宸派的领队长老,行礼拜见,便入了他身后的弟子行列,盘膝而坐。

不经意间,他还瞥见了姬哲。

他正站在一位女修身边,含笑交谈,态度很有几分亲昵。

那女修一身浅绿法袍,头上松松挽了两个髻,插着一件法器。

陆散视线一转,落在那女子双腕。那里套着两个玉镯,隐隐有灵气缭绕。

果然不愧是有金手指傍身的男人,这艳福,也着实不浅。

陆散也只看了这一眼,便将视线在出来的众人中转过一圈,将那些或隐忍或恼怒或愤恨地看着他的人收入眼底,便闭目调息,不再理会。

啧,这些都是什么人。

虽然他宰得狠了些,可他也确实是救了他们的命啊。再说,做生意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摆出这副样子,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了你们呢。

陆散在心里头的那本账单上勾勾划划,直接将那些人划入黑名单。

最好他们别动手,否则,他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不讲信誉的下场。

第三章

秘境大门忽然浮现一道光晕,光晕闪烁,时间要到了。

而就在这时,又有几个弟子自秘境那边一头扎出,栽倒在地。

此后,秘境大门上的光晕猛然向外扩散,将秘境大门团团裹住。秘境大门猛地一颤,骤然缩小成一个巴掌大的小门,在虚空停顿一会,化作光粉消失。

秘境彻底的关闭了。

看着秘境大门消失的地方,从秘境中出来的诸弟子心中都有些莫名的情绪发酵,不知该如何排解。

诸位长老站起,扫了一圈自己身后的弟子,各自心里有数。

他们也没有多留,只闲聊几句便各自告辞,带队上了自己的飞船,回转宗门。

陆散随着长老和同门上了飞船,随意挑了一个房间,一道灵力打出,激活房间里的法阵,便坐在房间里的蒲团上调息入定。

自定中被唤醒时,却是飞船已经回到了宗门。

他只稍一整理身上衣袍,转身就走出房间,下了飞船。

飞船停在西广场上,才下了飞船,陆散便看见季时和何梁两人并肩站在一起,一胖一瘦的两人,一抬头认真张望,一低头独自沉思,对比格外明显。

陆散没有停顿,直接转了方向。

季时见了陆散过来,一拉身边的何梁:“阿散过来了。”

何梁被季时一扯,身体不动,却也抬头,冲着已经走近的陆散一点头。

倒是季时,一把凑到陆散身边,伸手就搭上陆散的肩膀:“阿散回来了?走走走,我们回去。我叫特意人准备了一桌异兽宴,我们回去,好好地吃上一顿!”

陆散和何梁心中都明了,这异兽宴,其实就是季时这个吃货借着这个由头打打牙斋而已。不过,既然季时舍得打牙斋,只怕近日确实有好事。

陆散一脸淡定地由着季时拉扯他,一边对着何梁一点头,脸上笑容真诚:“我回来了。”

何梁点点头,也回了一个同样真诚的笑容。但这笑容只如昙花一现,转眼就又变回了面无表情。

但和何梁熟络如陆散和季时两人,自然能够发现何梁比往日更为柔和的脸色。

三人一路到了季时的洞府,入了偏厅,那里果然已经摆下了一桌异兽宴。

白牙彘、乌犍、长角羯、花雕禽、五彩翎鸟……

平日里舍得舍不得的,今日都摆上桌了。

陆散和何梁对视一眼,同时转头看着已经坐下了的季时。

陆散呲牙,作凶狠状:“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如今摆出这么一桌,是想做补偿?”

然后他又低声碎碎念:“难道是生意亏损了,想要贿赂我们,让我们不作计较?”

何梁也配合地狠盯着季时。

季时抬头看着这两个兄弟,一时喊冤:“冤枉啊,我什么时候做了亏心事了?不就是见阿散你自己一人,独闯秘境,我心里内疚么!生意亏损?亏阿散你说得出口,除了刚开始,我什么时候做生意亏损过了?阿梁你竟然也信?”

接着,他立时就变了脸色,恶狠狠道:“我难得出回血,你们就这样想我!哼,不吃就算了,我自己吃!”

说完,他就着旁边铜盘里的水洗了手,直接下手拿着吃。

陆散看了何梁一眼,何梁正要回望他,却发现身边的陆散只剩下一个残影了。

他哼了一声,瞪了陆散一眼,也直接坐下了。

别的都可以先放下,季时这家伙难得下刀子割肉,自然不可以错过!

三人狼吞虎咽,直如风卷残云,没过多久,满桌子的异兽肉,直接就剩下骨头子和残汤了。

三人瘫坐在椅子上,各自端了一杯灵茶在手中,却没有喝,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陆散直接将秘境里的事情全部道来,仔仔细细的,极其详尽,没有丝毫隐瞒。就连姬哲以及从他那边得到的遗址地图和星尘的事都说了。

季时和何梁也很认真地听着,没有打岔,没有猜疑。

陆散、季时和何梁,三人都是在襁褓时被弃,又被西宸派捡回,在这西宸派里挣扎长大。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其他两人都是可以肝胆相照的兄弟,比其他任何人都要重要。

陆散边说,还边取出星辰图和那枚玉简递与两人。

两人也不忌讳,直接接过,拿在手里仔细看了,最后,又将它们交还给陆散。

季时一张不笑也带笑的脸极力板起,作严肃状:“啊,阿散,你才去了那么一趟秘境,就得了那么多的东西,我看啊,以后我和阿梁,靠着你就可以过活了。”

何梁面瘫的脸也板着,格外严肃:“就靠你了!”

陆散看着他们两人,大方地拍拍胸膛:“没关系,就都包我身上!”

季时脸上喜色更浓:“啊,大款啊,我愿为你效犬马之劳,从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款什么的,季时和何梁都听陆散提过,这个时候季时就用上了。

陆散听着,脸上的笑止不住,却还是板着脸:“嗯?你的意思是,你从前是不愿意为我赴汤蹈火,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季时连忙开口:“怎么会?你这话可真是侮辱了我们的感情!阿梁,我们走!不要理会这富了就忘了旧友的小人!”

说到最后,居然就扯上了何梁。

何梁摇摇头:“他说的是你,可不是我。”

最后,何梁还狠插了一刀:“这里是你的洞府。”

季时立时像天塌了一样,总像是挂着笑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最后,季时和陆散爆笑出声,就连面瘫的何梁也都是眼带笑意。

三人说笑了一阵,终于开始转入正题。

季时正色道:“阿散,那个遗址地图应该是真的没错,可我们的修为太低,真要去,只怕就要留在那里了。”

他处理的小道消息多了去,眼界比陆散和季时两个就宽多了。这遗址他虽然还不清楚,但真假却是可以分辨的。

何梁也是点头,看着陆散。

在两人的目光中,陆散也笑着点点头:“嗯,这事我也知道。”

说实话,这遗址陆散甚至不抱希望。

他点出内中乾坤:“这遗址地图并不只是我一个人得了。那姬哲也知道。我想,他极有可能得到遗址里的东西。”

听得陆散这话,季时和何梁同时皱眉。

季时问:“阿散,你对这姬哲,评价很高?”

陆散点头,很认真:“如果没有意外,他应该会很快就出头了。”

金手指都出来了,那姬哲又不是笨人,怎么还会在低阶修士里徘徊?

季时和何梁对视一眼,也都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避着些好了。”

“他不是我们西宸派的,一时半会不会凑到一起,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陆散也是这么认为,他转了话题:“阿时,你的情报需要更新了。那谷景友、梁阳南……”他数出一堆人名,都是秘境出来后被他列入黑名单的人物,“这些人,以后就不要再与他们做生意了。”

季时也不多问,点点头:“嗯,我会的。”

陆散是阵痴,何梁又是符痴,都是不理杂事的主儿。只有季时是个劳碌命,负责收集各种消息的同时还要负责处理陆散制成的法阵和何梁画出的符箓,以换取三人修炼所需的资源。

当然,他自己也乐在其中就是。

按他的话说,他天生就喜欢处理这些。那会让他很有成就感。

他们三个其实就是一队的。如果不是这次何梁得了一种新的符箓,季时又恰好要突破,都闭关去了,那秘境之行也就不会只有陆散一个人。

接着,三人就开始处理陆散在秘境里得到的东西。

陆散痴迷阵法,这里头所得,或许只有一小部分,能让他看在眼里。何梁也是,符箓一道,除了一些材料外,其实也不需要太多。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