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

时间: 2017-07-18 17:35:31

第三十九章

这么一晚上下来,本以为会输的最惨的胡毛毛却是大赢家,小捞了十来两银子。喜的胡毛毛许诺给大黄多买些排骨回来。白虎成了输的最惨的那个,这也怨不得别人,这家伙就是凭着个人情绪来打牌,它高兴这样出就要这样出,管你是输还是赢,这家伙钱输完了之后,便去黎真那边扒钱。

初一的早上,四周的小孩子纷纷上门去邻居家拜年,黎真家也来了不少邻家的小童,一堆小孩吵吵嚷嚷的就过来了。黎真买的点心零食炒货都是上好的,他也舍得拿出来招待人,不少人家压根就不舍得拿这些东西出来,黎真不在乎这个,只要来小孩子,就给塞好吃的,让那些小孩兴奋的就别提了。呆了好一会儿,这些小孩东西也吃了一轮,却怎么都不离开,眼瞅着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小石头就偷偷问刚认识的铁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两个都往他家聚了。

铁蛋悄声道:“这都是想问黎半仙要点符纸或者符水的,说是开年第一天能要到的,一年都会顺遂安康。就是你家的东西太好吃了,他们想多呆会儿。”

黎真知道是这个原因之后,也是哭笑不得,他也不会弄那些符咒之类的东西,琢磨了一会儿,想起后院的桃树来。便和胡毛毛一起去了后院,摘了些新抽出来的桃树叶,用黄纸一包,一个小孩给了一个。桃树本就有辟邪之说,给个桃树叶应该也能算是讨个吉利吧。

这些小孩拿了桃树叶后,便纷纷散去,有那皮实的,偷偷看过里面的东西,发现只是个桃树叶子,也就没再当回事。他们家中的长辈却极为看重,一个个都将这小黄纸包缝在了荷包里,挂在小孩子的身上。这桃树叶虽说没什么出奇的,可到底也是聚集了些日精月华才抽出来的叶子,自带一股清新之气,日久不散,味道十分好闻。常有小孩子把荷包拿在鼻尖嗅个不停,一直到后来,那桃树叶都干了,味道却还是没散。周围的邻居就愈发的看重这东西了,不过此时黎真他们已经离开了京城。

黎真他们走后,房主便在院后发现了那棵已经变得生机勃勃的桃树,枝繁叶茂,上面已经挂了些小桃子。当时房东还纳闷,这些桃子结的可要比往年早上不少。没过一个月,桃树上的桃子便陆陆续续的长成了,结的桃子个个足有碗口大小,闻着味道也是十分的香甜,房主是个吝啬的,这样好的桃子,竟一个也不舍得吃,便把熟的都摘下来拿去卖了,虽说他这价钱定的极高,可因为这桃子上市的早,比其他桃子要早快一个月了,所以买的人还不少。结果没想到,这些买了桃子的人,第二天竟都纷纷过来抢着要包圆,房主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这桃子卖亏了。等又有几个桃子熟了后,他就吃了一个,登时就觉得腹中暖意融融,十分的舒服。给家中老母吃了一个,结果第二天就看见他娘红光满面,精神头十足。房主虽说吝啬却也是个孝子,见这桃子这样好,后来的桃子他便一个也不肯卖了,全留给了在家中的老母亲。虽说没再卖桃儿,不过他家这株桃树的名号却是传出去了,都说这是仙人点化过的桃树,后来这院子连带着桃树被个贵人强花了千两银子给买了去。不过这桃树结的桃子也就是这一两年才有这功效,时日久了,也就会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京中的日子过的比黎家村要舒服许多,物资丰富,吃食也多,周围人也多。眨眼间,就快到了元宵节。这元宵节的花灯可并不只有正月十五一天的,一般是从初八一直到十八,整整十天,全城花灯。不过前几日的花灯并不算太多,等到了十五那天,才是最热闹的,这天皇室会放烟火不说,还有通宵达旦的花灯,各种活动游戏,全城的人都会出来赏花灯。就连日常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们,这天也会出来看看热闹。不过这天出事的也特别多,拍花子的,偷东西的。

怕挤着小姑娘,黎真还特意抱着榆儿,小石头和胡毛毛他是不用担心的。本来想留大黄在家中看家,不过大黄就一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看样子是也想要跟着一起去看热闹,也是,这狗子是路上也没少听韩毅成说这京中的花灯,这些日子里,更是常听到邻居小孩对这元宵花灯的期盼,它其实也暗自期待许久了。

看着大黄这样子,胡毛毛就干脆一并将它也带了出去。一家几口就这样出了门。此时外面果然热闹的很,天还没黑透,街上的人已经多了许多,人挤人,人挨人,这样热闹的景象,倒是让黎真想起了末世没有到来之前的生活。各种吃食的摊子也都摆了出来,油果子,蒸酥酪,滚面鱼儿,水晶糕,杏仁茶,核桃酥,芝麻脆,小馄饨,桂花蜜汤,芝麻元宵,花生糕,香煎小鱼饼……

数不尽的美食,让人眼花缭乱的花灯,每个花灯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特别精巧的,上面还绘有各种花草鱼虫,美人风景。更有那大商家摆在店门前的灯,一盏灯一米来高,足足三层,好似玲珑宝塔一般,上面点缀着美玉,丝缎,实在是精美至极。可惜这灯人家是不卖的,黎真他们看了一会儿,便又接着去了下一家。

这么一逛,便逛到了亥时,一行人便找了个小摊子,要了些吃食,那些大酒楼今日都已经被城中的达官贵人给定下了,黎真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更何况,出来逛灯市,便是要配着这小吃才更有滋味。胡毛毛鼻子灵,寻的人家手艺都极好,吃的一家人极是满意。正吃着,突听前面一个妇人哭着问道:“你可见到我家孩儿了。他叫果儿,五岁大,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衣服,头上还带着顶老虎帽。”

小摊上的老板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八成是找不回来了,这些拐子也真是该死,每年都要趁着这灯会拐些好人家的孩子。这么缺德,下辈子定要投生成个畜生。”

说着话,那妇人已经哭哭啼啼的走到了这边,一边喊着孩子的名字,一边跟路人叙述孩子的样子,可惜这人潮涌动的,谁也没见过一个小童。胡毛毛看的十分不忍,他拉住了那妇人,“你可有你家孩子身上的物品。”

真是个爱管闲事的狐狸,黎真默默想着,不过如果这家伙的心性要是跟自己一样,他估计也不会让胡毛毛呆在自己身边了。

小石头也是一副想帮忙的样子,白虎哼了一声,“真是没事找事。”说着,便趴在黎真肩头睡了起来。

那妇人大概也是病急乱投医,听见胡毛毛说要孩子身上的物品,便摸出来一张帕子,大概是给孩子擦嘴用的,上面沾了不少的油渍。胡毛毛拿过来给大黄嗅了一嗅,问了问那妇人在哪里和孩子失散之后,便和妇人一起去了那地方,小石头也想要跟过去。黎真只得丢下钱,抱着榆儿也跟了过去。

元宵节的人着实是不少,一股人流涌来,便将黎真和胡毛毛他们冲了开来,黎真也没想太多,紧了脚步,想要跟上去,可是周围的人好像都在往他这边挤过来一样。胡毛毛和大黄又走的极快,几个错身,竟不见了人影。此时黎真心中就是一动,他看向周围的人,这些人这会却又不朝着他身边挤了,慢慢都散了开来。

看来有问题啊,黎真心中啧了一声,都是那玲珑杀,将自己那读心的能力给屏蔽了,否则他便知道这些人此时在打什么主意了。白虎感觉到黎真在抱怨他的本体,不满的哼哼道:“那是你修为太低,若是你结丹了,便不会这样。”

黎真也没理会白虎,他走到了最后看到胡毛毛的那个地方,小石头愣了,“爹,咱们把胡叔也给弄丢了么?”

“丢不了,你胡叔虽说笨了点,可是逃跑的本事还是练得不错的。”黎真一边安抚着小石头,一边琢磨着要往哪里去,这地方是个岔口,前面是条大道,旁边还有个幽深的巷子。黎真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便作出了决定,“走这条巷子。”

让黎真作出这个决定的,不是别的,正是地上的脚印,这京中的街道除了最要紧的那几条主干道铺了砖石外,其他的都是土路。很容易在上面留下脚印。胡毛毛走路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这要来自于他这狐狸的习惯,其实就是动物的习惯,化成人后,脚下用力的点和常人不太一样,他的所有脚印都是前重后轻。黎真扫了几眼,便找到了这家伙留下的脚印了。正是通向巷子的。

真是鬼魅伎俩,只怕那些人早就盯上胡毛毛了。不过那妇人应该不是对方的安排,毕竟他们不知道胡毛毛这爱帮人的习惯,用这样的妇人来吊人上钩,中招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只能说,对方抓住了机会。

黎真很快就想通了这一切,他这会还未曾把对方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些人贩子罢了。可是走了半天,黎真就发现,这巷子好像一直就走不到头一样,他回身看了看他进来的那个路口,路口已经看不到了。巷子里漆黑一片,安静的像是坟地,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发出的声音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动静了。

嗬嗬嗬,一阵怪笑不知从何处传来。几道黑影在黎真前方不远处一闪而过。

有人装神弄鬼?黎真立刻就抽出了腰间的火云刀,白虎只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几个小鬼也敢来闹,我先睡了。”反正现阶段的黎真是没可能使唤它的,它也出不了什么力。

从黎真那刀抽出来之后,巷子里的怪笑就跟按了停止键一样,戛然而止。周围又恢复了安静,只是那巷子的入口还是看不清楚,周围似乎被黑暗笼罩着,没有光线,没有声音,榆儿有些紧张的攥着黎真的衣服,小石头突然叫了起来,声音慌乱,“有人抓我的脚!”

黎真低头一看,一只白惨惨的手正抓住了小石头的脚脖子,顺着手往前看,却是什么也没有,这手就像是凭空中冒出来的一样。黎真眼一眯,一刀就砍了下去,就听嗤的一声,刀过之处,竟起了一阵黑烟,周围传来一声刺耳尖叫。黎真将那鬼手剁成了几段后,丢在了一旁,冷哼了一声:“装神弄鬼。”

火云刀兴奋的嗡嗡颤动着,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大开杀戒。两边的墙壁上突然就泛起了波纹,只一眨眼,这个巷子竟不是巷子了,成了一座废弃许久的宅子。断壁残垣,荒草丛生,入眼的几间屋子已经是摇摇欲坠之势。就见一个人影在正中的屋中晃了一下,那屋子里燃起了一点莹绿色的火光。那火光十分的黯淡,只能隐隐照出一点地方。那人影背着身,站在那丝微不可见的光线中,缓缓的转过了身体。小石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愣愣的盯着那个鬼影,就像是在等着对方转过身来。

黎真却突然一个旋身,手中的刀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半圆,赤红色的刀气将那只从他身后偷偷靠过来的东西直接劈成了两半,黎真冷眼瞧了下地上的那具尸体。又回身看了下屋中那个还未转过身的鬼影。

声东击西啊,还会用计了。可惜就是靠过来的时候,身上的气息没遮住。

小石头没想到,除了屋中的那个鬼影之外,这外面竟然还有一只鬼,不,那好像是一具死了许久的人的尸体,悄无声息的就靠了过来,若不是他爹及时发现,这会只怕,想到这里小石头只觉得起了一身的冷汗。

屋内的那只鬼好像对外面的事毫无所觉。慢慢转过身,一张极其扭曲的脸就那样出现在黎真他们面前。饶是黎真在末世见过不少血肉模糊的场面,可是看到这个脸后,还是忍不住有些恶心。无他,这脸实在是扭曲的过了,七八双眼睛都嵌在了一张脸上,嘴巴小小的,好像婴孩,内里却是一嘴细密的尖牙。这简直是让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要觉得恶心的节奏啊。

这鬼怎么长的,怎么长成这么个隔应人的样子。那鬼对着黎真他们扯出来一个怪异的笑脸,便有一只只的小鬼从它的那眼中钻了出来,一个个呲牙咧嘴,就想要扑到黎真他们身上。趴在黎真肩头的白虎突然醒了过来,眼中精光四射,“好恶毒的手法。”

黎真还没见过这种阵势呢,这只鬼里面还塞了一堆小鬼?难道这些小鬼日常里都在这么一只鬼的身体里么。白虎冲着那些小鬼吼了一声,那些小鬼竟就被吓的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的看着他们。

“快点,快放血在你的刀上,这些小鬼是被人强行炼在一起的,怨气极大,若是我的本体没受损伤,兴许你还能镇一镇。这会我也只能是吓唬吓唬它们了,等它们反应过来,你可就要吃大亏了,这些小鬼可是最擅吞噬生气的。”

黎真一听这话,顿时脸上就有些发苦,又是放血,又要咬舌尖,前阵子他在那蜘蛛洞中咬过一次舌尖了,这才刚好没多久。算了,咬就咬吧,反正他好的也快,黎真心一横,噗的一下,咬出血来,一口喷在了刀身上。刀身上迅速窜起几朵小火苗来,那些小鬼见了这火苗,竟又一个个的想要缩回那只大鬼的眼中,黎真一个横劈,砍向那只大鬼。刀气卷着火苗就像是翻滚的火浪一般,直接将挡在前方的东西焚了个干干净净。那大鬼反应也快,将那些小鬼一吸,挡在了自己前面,接着身影就是一淡,看样子是打算逃跑了。白虎轻轻一跳,踩着那些火苗,就跳到了大鬼的身上。

白色的小爪子轻轻一按,那只大鬼竟然被按的动弹不得。黎真用刀气放了把火,只觉得身上的力气都被放出去了三四成。

白虎道:“你快去找个能锁魂的东西,我教你封印鬼物之法。”

黎真以前被胡毛毛科普过一阵子,知道玉石也能封鬼,便从荷包上解下来个小玉坠子,问,“这东西可以用么?”

白虎嗅了下,撇嘴道:“勉勉强强吧。”说着,便将封印鬼物的符文传入黎真脑中,“照着这个弄,这只鬼很古怪,应是被人炼制出来的,你刚刚将它体内的那些小鬼焚尽,这家伙实力大减,反抗应该不会太大。等封印好之后,拿着这块玉坠子说不定还能找到它真正的主人。”

小石头见黎真将那只大鬼封入了玉坠,一下就松了口气,可一看周围,顿时就又发起愁来,他们这是在哪儿啊,明明是在城中走着的,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个鬼地方,这要怎么回去找胡叔。而且这么久了,胡叔他不会跟他们一样也遇到这种东西吧。

“先离了这地方。”白虎跳上墙头,四下里望了望,就见远处一片灯火辉煌,看样子他们还是在城中,并没离开多远。

刚出荒宅,那宅子的大门就砰的一声自己关上了。黎真又朝后看了一眼,那座废弃的宅子中传来一阵女人的低语声,星点光芒在宅子里飘荡着。

白虎扫了一眼,淡淡道:“这本就是个鬼宅,不过里面的鬼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积了些怨气,应该害不到人,刚刚那两个找死的跟这宅子中的应该没什么关系。”

黎真点点头,一阵狗叫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这是大黄的叫声!黎真忙回身,却发现胡毛毛并没有跟大黄在一起,还没等黎真询问,大黄已经咬住了黎真的衣服,将他拖向那座荒宅的后面。

“胡毛毛他怎么了?”想到刚刚的那些古怪的鬼,黎真心中猛的一紧,胡毛毛那家伙该不会出事了吧。

“笨蛋,不过是几只小鬼,你都没事,那只狐狸就更不会有事了。”白虎感觉到黎真那纷乱的思绪,忍不住斥了一句。

“别哭啊,一会儿你们的爹妈就会过来了。”胡毛毛手忙脚乱的给一个正在低声抽泣的小娃娃擦着脸,周围七八个小孩都聚在他的身边,这些小孩年岁不大,眼中满是恐惧,紧紧的攥着刚刚救下他们的胡毛毛的衣服不肯撒手。

黎真提心吊胆跟过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情景,在废弃的小院里,胡毛毛被一群小屁孩们围了个严实,好像带着鸡崽子的母鸡一般。而那个跟胡毛毛在一起的妇人,却是昏倒在树边,听呼吸声,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在那妇人身边还蹲坐着一个幼童,看那模样,应该就是这妇人丢失的那个叫果儿的孩子了。

见到黎真带着两一大一小两孩子过来,这群小孩先是惊恐的朝后一退,接着就纷纷抱住了胡毛毛的大腿,结果胡毛毛却开口跟这人说起话来,“这地方有古怪,我正想去找你,还好你来了。”

黎真仔细打量了下胡毛毛,发现对方身上只是沾了点污渍,并没有什么外伤,这才放下心来,问道:“这些小的还能走路么?”

胡毛毛看了下那些小孩子,总共有九人,最大的不过六七岁,最小的也就三岁多点,一个个可怜兮兮的,“这样,大的牵着小的,这两个最小的,你我一人抱一个。”黎真做好安排后。又让那个叫果儿的小孩将那自己母亲拍醒。

第四十章

“我这是怎么了,鬼,有鬼啊。”那妇人醒过来便嚷嚷了起来,黎真也懒得安抚她,一个精神暗示过去,那妇人顿时收了声,抱起自己的孩子,乖乖跟在了黎真他们身后。

白虎晃了晃脑袋,赞道:“你手这本事倒真不错。”

“只是懒得和她啰嗦罢了。”其实这些幼童在刚刚都被黎真下了微弱的精神暗示,毕竟这些都是小孩子,被人抓走已经很是惊恐了,那些吓死人的鬼怪估计也都看见了,可以说这些小孩的精神状态已经接近崩溃的地步了。他用精神力暗示他们,也是没办法的事。

好在这个荒宅到底还是在城中,走了没多久,便已经走到了人流较多的地方。那些小孩子在看到这么多人之后,精神明显放松了许多。

黎真他们这一行也极是引人注意,两个大男人,面上脏乱,怀中抱着三个娃娃,身后还跟了一群娃娃,还有个妇人,一群人臭气熏天的走在路上。有人就怀疑这些人是不是拐子。刚要捏住鼻子去盘问一二,黎真却带着这些娃娃直接找了正在街上当差的几个差役,将那些孩子和妇人一并交给了这些差役,又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那些鬼魂之类的东西,黎真是一个字也没提的,他只说那些拐子都逃了,他们并没能抓住。

这些差役自然极为重视,每年的灯会都会丢不少小孩子,可却没几个能找回来的。黎真一口气带过来这么多幼童,那他肯定是遇到了那些拐子的,若是能抓到这些拐子,那必定是大功一件。这些差役拉着黎真,一定要他带着他们去那救人的地方查看一番,又一直逼问黎真那些拐子的模样,对方有几人,口音又是哪里的,弄的黎真无法,只得又放了几个精神暗示,这才和胡毛毛脱了身。

那几个差役迷迷糊糊的把那些孩子带去了府衙,可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救下孩子的那两人长什么样子了。只能报说,这是两个义士救下的人,这义士高风亮节,未曾留下名姓,便翩然而去。而唯一让那些差役记得的事,就是这两个义士身上带着股特别强烈的恶臭。这股恶臭实在是太过刺鼻,以至于哪怕他们经过了黎真的心理暗示,却还是将这个特征给记在了脑中。

“那些人将我围住,还以为凭着他们手中的棍棒绳子,便能将我困住。”胡毛毛讲着刚刚的经历,最开始的时候,他对身后跟着的那些人并未放在心上。这些人竟一直跟着他,一直跟到了那个藏孩子的鬼宅。

对付几个粗通武艺的凡夫俗子,对于胡毛毛来说,自然不算什么。等到胡毛毛将那些人打翻在地,闯进宅子的时候,就看到几个灰衣人直直的站立在院中。这些灰衣人的身形僵硬,脸色铁青,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恶臭,那味道熏的胡毛毛和大黄恨不得鼻子能暂时失灵。一群小娃娃就缩在角落里,已经吓得不会哭闹。

等灰衣人转过身的时候,胡毛毛总算知道为何这些人身上会这般的臭气熏天,感情都不是人了。那几个灰衣人其实就是一具具死尸,也不知内里被塞了什么东西进去,竟能如常人一般的活动。胡毛毛也没手下留情,抽出鞭子就将那几具尸体鞭成了数段。可这尸体打烂了,内里的东西却还在。几只奇形怪状的鬼从尸体中就飘了出来。角落里的小孩子们看到后差点就没吓死过去。

这些鬼的样态十分的诡异,似是被强行拼接出来的一样,而且怨气极强,胡毛毛最后连狐火都动用了,若不是黎真及时赶到,引走了两只,只怕他还真要吃个大亏。不过他打的比较凶狠,那些鬼竟都被焚毁了,唯一剩下的,也就是黎真那个玉坠里封存的。

回家后,几个人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丢到了院中,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而胡毛毛和大黄,因为他们和那些鬼纠缠的时间最长,身上的味道也最臭,连着洗了几遍澡也没把味道散净。后来还是黎真摘了些桃树叶放在水里,这才把那些臭气给洗掉了。

京郊五味观

“仙师,我错了,小人万万没想到那些人竟是些妖人。还望仙师饶恕小人。”成炜趴在一个白发道人的面前,苦苦哀求着,此时他毫无一点贵公子的风范,脸色灰败,眼中尽是恐慌之色。

不知道,不知道你便敢引了他们过去让我的鬼仆去送死,想到千辛万苦炼出来的鬼仆就这样被人给灭了,而且,很可能会给他引来杀生之祸。百生真人想到这里,便恨不得生吃了眼前这个纨绔。

看着白发道人那透着杀意的眼睛,成炜几乎快要哭出来。

“仙师,我也是看那个小子长的实在是不错,才想着抓着他,献给仙师的。”原来这成炜那日看胡毛毛俊秀过人,便动了心思。他知道这仙师最是喜欢些俊美的男女,而胡毛毛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无权无势的,抓了也不会有什么妨碍,就打算抓了胡毛毛来献上。可那时已经临近过年,街上不少铺子都关了门。胡毛毛也就一直没怎么出门,天天就窝在家中,成炜这边就一直没寻着机会。

元宵灯会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这少年还不知死活的主动去帮人寻找被拐走的小孩。这几个月里成炜一直命人偷偷的拐些小孩子,献给百生真人,那些下人见胡毛毛去帮忙找孩子,心中还偷笑,暗道:你就是我们下一个目标,竟还想找其他的孩子。这些人打算将胡毛毛引到无人之处,再将他擒住。可谁又能料到,胡毛毛竟然靠着个狗子,就找到了他们藏小孩的地方。那地方因为闹鬼,久无人去,他们便将拐来的孩子在那边交付给百生真人的手下,也就是那些鬼仆。

本以为那俊俏的少年算是自投罗网,可谁知胡毛毛只是几下便将那些抓他的人都撂倒在地。最后就连百生真人留下的鬼仆也惨遭毒手。幸好他手下的那些人算是机灵,在那少年和鬼仆打起来的时候,趁机偷溜了,要是被那少年送到官府去,将他供出来,不管他家有多少钱,只怕也救不回他了。

百生真人心中尽管恼怒非常,最后却还是忍了下来,这人毕竟也是他的供奉之一,虽说家中没什么权势,可是每个月献上来的金银却是不少。此时便是杀了他,自己的鬼仆也回不来了。还不如再好好敲他一笔。若是真的需要跑路,多带些金银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百生真人便冷声道:“罢了,我便饶你这次,只是下个月的丹药就算了。”

“仙师,求仙师不要收回仙丹啊。”本来听到这次事情算了,成炜正高兴着呢,可是听到下个月的丹药没有了,成炜顿时就如丧考妣一样。那仙丹十分的玄妙,服下之后,如入仙境一般,可若是几日不服,那简直是生不若死。

“仙师,小人愿将这个月的供奉再多加两倍,求仙师不要收回仙丹。”成炜一把抱住百生真人的大腿。百生真人一脸厌弃的看了他一眼,淡声道:“你以为我是为了那些金银才赐给你们金丹的么。”

“不,仙师误会了,仙师又怎会看上那些阿堵物,这不过是小人为表诚心,以前的供奉实在是太少,我心难安,才要多加供奉。”成炜颠三倒四的解释着。

百生真人哼了一声,一脸的淡然,“罢了,看你这样诚心,下个月的金丹便还给你一半好了。”

成炜千恩万谢的走了,百生真人却一个人在屋中转来转去。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能灭掉他的鬼仆的,这鬼仆可是他用数十个小鬼炼制出来的,那些小鬼因为被强行炼在一起,怨气极大,除非是正统的道门弟子,否则没可能破掉这个。想到可能有两个正统的道门弟子出现在京城,百生真人便觉得寝食难安。他当年不过是偶得了百鬼宗的一点传承,又怎敢和正统的道门相抗衡。可若是对方不是正经的道门弟子,他这一跑,京中辛辛苦苦经营了数年的基业等于就是白白丢掉,也未免太过可惜了。思来想去,百生真人决定再派人去查个究竟。成炜那个糊涂虫只知道那两人带着两个孩子和一只狗,暂住在花枝胡同,其他的竟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得不说,百生真人这些年来这京中经营的还是相当不错的,他的那些俗家弟子里不仅有成炜这样的有钱阔少,一些小官小吏也收了不少,这事就先让他们打个头阵试探一二好了。

丁大成看了下黎真他们租住的那个小院落的大门,都盯了三天了,竟然一直没人出来,只能又缩着脖子躲到了墙根。一边搓手一边暗骂上司布置下来的这个倒霉差事。你说这家人若是作女干犯科,直接抓走便是了,也不让抓,就只说盯着他们,说要查清楚对方的来龙去脉。他们几个小差役到哪里去查,可不来也不行,顶头的上司天天的催问这些人的情况,他们也只能天天守在这边。前门是他,后门是另一人。这家人也是可恨,天天窝在家中,竟是再不肯出门。也不知你们在家能孵出个什么鸟东西来,丁大成暗骂了一句。

就在丁大成骂的开心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身后好像站了个人,肩膀微微一沉,似是有什么东西按了上来,他便扭头去看,结果差点没吓昏过去,就见一只大黄狗,一只爪子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狗嘴半张着看着他,狗眼中似乎还带了一丝凶意。

“你为何一直盯着我们家。想要做什么。”就在丁大成想逃跑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

回身一看,正是那家的男主人。丁大成吞了口口水,强自镇定道:“我只是偶然路过,你是误会了吧。”

黎真懒得跟他闲扯许多,直接下了道精神暗示,“来,把你为何来我家,打算做什么,全都告诉我。”

丁大成呆了一下,便将他上司让他来这边盯梢的事全都说了出来。丁大成不过是个小喽啰,知道的事也就这么点,黎真问完话之后,便又给这人下了个暗示,让他以为自己一直在盯着他们家,从没人出来过。

按照丁大成说的,派他来盯着他们的是北城兵马司的一个副指挥,姓张,叫张凤台。这人也没什么背景,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官。三天前突然下令,让人来查黎真他们的来历。

黎真从来到古代之后,一直是比较低调的,不为别的,就是不想引起官方的注意,他不想和官方打交道,毕竟他的能力很是惹人忌讳,小心着点总是没错的。

不过,不想和官府打交道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害怕官府。

“官府怎么会盯上咱们,是三天前下的命令,难道是元宵节那天的事不成。”胡毛毛琢磨了下,“咱们要不要先离开这里,若是官府派人来,虽说不怕什么,可到底也是麻烦。”胡毛毛这会已经盘算着要带多少吃的当干粮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