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

时间: 2017-07-18 17:35:35

第六十五章

黎真绕着梅夏家看了一遍,发现这家里还是挺干净的,并没有什么冤魂恶鬼。黎真就让那小厮带他们去那绣娘的坟地看看。村里人见黎真他们面生,还绕着梅家指指点点的看了一圈,就有人过来问是来找谁的。

那小厮跟孙政来过几次,村里有好事的很快就认出了他来。“原来是那个大少爷家的人啊。”

“那丫头不是都死了一年多了么,怎么还有人过来啊?”

“谁知道,谁知道那丫头还做了什么,真是死了都不安分。”

“你就积点德吧,当时那大少爷过来的时候,你可是也跟着往前凑的。”

“啊呸,我那是想做媒,又不是那赶着倒贴的骚蹄子。”

黎真他们自然是懒得听村民的这些闲话的,转身就想走。大概是外面的议论声大了点,梅夏家出来了个妇人,穿的花红柳绿的,一看年龄就知道是那绣娘的婶婶。她一见那个小厮,立刻就四处张望起来,看了一圈,没见到孙政过来,面上就现出一抹失望之色来。不过这妇人还是一脸客气的将黎真他们往家里让,一边让一边道:“大少爷真是个实心的,三娘都没了一年了,还这样惦记我们家三娘,只可惜我们三娘是个没福的。”

一听这话黎真就知道,这妇人八成是误会什么了,他转脸低声问那小厮:“你们少爷过来的时候,是不是还会过来看看梅家娘子的叔叔和婶婶。”

小厮点头:“对,梅家娘子死后,少爷来过一次,哭了一场,因为听说丧事要花不少钱,走的时候还给留了些银子。上次来上坟的时候,少爷是悄悄的过来的,正好就遇到了她叔叔婶婶,又把身上的银子给了对方一些。”

“那他们知道你们家少爷是知府家的公子吗?”黎真问。

“应该不知道吧,那梅家娘子倒是知道,就是不知她和家里人说了没。”小厮回话的时候,那妇人已经端了三碗白水过来,十分热情的放到了桌上,笑着招呼道:“来,家里也不富裕,也没什么好茶,这山泉水,味道倒是甘甜的很。”

这妇人倒是会把握时机哭穷,黎真接过水就放到了桌上,淡淡道:“这位婶子不用客气,我来婶子家里其实也是有些事的。”

“什么事?”那妇人打量了下黎真和胡毛毛。黎真穿的看起来普通,可是那个架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至于他身边的这个漂亮少年,穿的这样好,应该也是有钱的,就是不知这两人跟少爷家是什么关系了。若是关系好,也不知走的时候会不会留些银钱。

“三娘子死了有一年了,我就是想问问,家里这一年多里有人遇到过什么怪事吗?”黎真这话说的很是直接,就差没问,三娘子死后来你家里闹过没有了。

那妇人一听这话,顿时脸就沉了下来,这话里的意思,她也听出来了,便冷声道:“我们家又没做什么恶事,怎么会有怪事?”

黎真懒得和她打嘴仗,直接丢了个精神暗示过去,“那你家的侄女具体是怎么死的,跟我说说吧。”

妇人的眼睛顿时变得一片茫然,“三娘是病死的。她长的好,又会一手好绣活,这些年家里的家当都是她赚下的。我和她叔叔一直想将她嫁个好人家的。可也不知她从哪里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要嫁给那少爷做妾。我们看那少爷也不错,就应了下来。结果没多久,那少爷家就有人过来,给了我们一笔钱,说要我们把她嫁出去,不许她和那少爷再有来往。”

“然后呢?”

“我们就应了,那可是五百两银子。我想着对方家里既然肯出这么多钱,那肯定是铁了心不会让三娘进门的,我们就想着赶快把她嫁出去,也省的夜长梦多。正好我那娘家侄儿看上三娘了,他也不嫌弃三娘和那大少爷的事,可三娘死活不答应。后来我那侄儿就想着来个生米做成熟饭,谁知三娘就闹着去跳河了。好在没死成,被人救回来之后,就一病不起了。我们也请了大夫过来,都说救不回了。家里的房子是新盖好的,若是有人死在家里总是不吉,我就把她送回老房子去了,天天去给她送些粥水。那天早上去的时候,发现人没了。”

胡毛毛听的直皱眉,这梅三娘给她叔叔婶婶也是挣了不少钱了,结果竟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这叔叔婶婶虽说没直接下手害人,可是对方却是因为他们而死的。利用对方捞了那么多钱,最后竟然因为怕弄脏了房子,就把人撵出去等死,真是心性凉薄。

“那老房子在哪里,带我们去一下。”黎真的注意力却是一下就转到了老房子上面。本以为这里是梅三娘死的地方呢,没想到竟然不是,难怪这样的干净。

梅家当年是外来户,老房子的位置就有些偏,因为离山上的坟地不算远,几乎没什么人肯住在这边。还没到老房子跟前,黎真就已经觉出一丝不对来,胡毛毛也发现了,这屋子的阴气十分的重。单是这阴气的浓度,就足够吸引周围的鬼魂来此了。

“把钥匙给我,你们都回去吧。”黎真下了个暗示,让那小厮和妇人回了梅家,他们在这里也只是帮倒忙的,自然要早早打发走。

大概在梅三娘死了之后,这里就没人来了,门上的锁锈的厉害,院子也是十分的破败。此时正是夏日,屋里却是冷飕飕的,时不时有风打着旋卷着叶子吹过。黎真和胡毛毛刚要进屋,就听见一阵低泣私语声。两人顿时站住,一听,发现是一男一女,女的似是在求那男的什么,男的正在犹豫不决。

“难道孙郎又要把我丢下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孤苦无依,若不是前几日偶然见了孙郎,还要我在这里等多久。”那个女声说着就抽泣起来,男的马上软言温语的劝了起来,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屋内又安静了下来。

“屋里的可是孙政。”黎真话未落,已经抽了火云刀进了屋。本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妖鬼作祟,没想到只是这男的自己受困于情爱,被死去的老情人给缠的脱不了身,真是浪费他的时间。

黎真这一闯,一下就把屋里的这对小情人给吓的够呛。大概是以为他是来收鬼除妖的,孙政立刻就护在了梅三娘的身前,一副你敢动她我就要和你拼命的架势,梅三娘则楚楚可怜的躲在了孙政的身后。黎真对这种没害过人的鬼也没什么敌意,只是一把拽过孙政的生魂丢给了胡毛毛。又拿了锁魂环出来,准备将梅三娘收进去,回头超度了去。

谁知梅三娘一个闪身,竟躲到另一间屋里去了。黎真追了过去,一进屋,发现梅三娘竟然跑的无影无踪了。魂魄跑起来快是快,可却没有这样直接消失的。而且这会可是大白天,梅三娘一个刚死了一年多的小鬼,没那个本事跑出屋的。

黎真在屋里寻了一圈,完全找不见梅三娘的踪迹,心中就纳起闷来。这个女鬼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没影了。胡毛毛也拽着孙政进来了,他对于梅三娘竟然能一瞬间就跑掉也是颇为吃惊。

孙政见梅三娘已经跑了,顿时就放下心来,他看向黎真他们:“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欺负个弱女子?”

“什么弱女子,那是女鬼,把你哄过来。你这魂魄离体都快有半个月了,再不回去,你就一辈子也别想回去了。”黎真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检查着屋里的东西。这梅三娘说不定不是逃跑,而是躲起来了。

孙政也是一愣,又叹气道:“你们误会了,三娘只是想我才会唤我过来,此事也怨我,只想着和三娘多呆些时日,就忘了回去。三娘虽说是鬼,却也没害过人,你们能不能不要为难她。”

黎真也没理孙政的絮叨,他盯着梳妆台前的一面铜镜看了起来,这铜镜造型很是古朴,镜面光亮如新。突然,黎真扭头问孙政,“梅三娘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天,天天都要梳妆打扮很久吧?”

孙政一怔,道:“三娘已死,怎么还会去梳妆打扮?”

不需要打扮吗?那这镜子保存的可真是好,就好像有人天天擦拭一样,一个污点也没。

铜镜上残留了点阴气,黎真心中已经能肯定对方的消失八成跟这镜子有关了。要不要让毛毛用狐火烧下呢,黎真有些犹豫,若是这梅三娘真在这镜子里,这么一烧,对方也就完了。

黎真敲了敲镜面,“出来吧,知道你在里面了。”铜镜没有任何动静。

“你若是不出来,那便要放火烧你了?”黎真威胁道。一旁的孙政突然意识到黎真说的烧你,应该是烧梅三娘,他虽说不知为何黎真会对着一面镜子这样要挟,却还是慌道:“我这就跟你们回去,你们千万莫要害三娘。”

铜镜中的黎真突然露出了个诡异的笑脸,黎真看的一愣,对方顷刻间又恢复了正常。

“毛毛,烧了这镜子。”黎真也不犹豫了,这镜子不对劲,绝对不能留。

胡毛毛还没放火,镜面突然一晃,一个人影从镜中闪了出来。这人竟长的和黎真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和火云刀都一样。胡毛毛一惊,对方已经一刀劈了过来。

黎真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竟然弄出来个跟自己一样的人来,这镜子到底是什么鬼玩意。胡毛毛只挡了两招,便已经感觉到了这个镜中的黎真和真的黎真之间的差别了,镜中的这个只是看着像罢了,打起来却很是一般,完全构不成威胁。

“你先别过来。”胡毛毛见黎真想过来,连忙阻止道。这个假的跟黎真长的一样,黎真若是掺和进来,他估计很容易打错人。

假的那个黎真大概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完全不是对手,交手不过十招,他便已经吃不住了。就见他眼神一转,盯向了孙政。趁着一个空档,探身一扑,就要去砍孙政,黎真连忙去拦。这个假的却是趁机将身形一转,冲到了铜镜中。

那铜镜‘啪嗒’一声,跌落在地上。这是躲回去了?黎真用刀尖一挑铜镜,此时的铜镜看起来十分的正常。孙政却被刚刚的事吓的够呛,连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提什么不要害了三娘的话了。

“把这镜子烧了吧。”黎真几乎将刀尖顶在了镜面上,镜中的那个东西只要敢出来,先对上的就是他的刀。

胡毛毛放了把狐火,十分顺利的烧着了。可是一直到镜面烧到融化,那个变化成黎真的东西也没出现过,难道它就这样安静的等着自己被烧死?狐火烧的极其顺利,这镜子的阴气少的可怜。到了后来,黎真觉得他们烧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铜镜一样,若真是邪物,那身上的阴邪气息绝不会这样少,狐火几乎没烧到多少阴气。可是那东西确实是钻回铜镜中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那东西有其他的逃生手段?黎真心中猜测着。

烧掉铜镜之后,黎真他们就先带着孙政回了孙府。这位大少爷离体太久,不好继续耽误下去。

孙如德还在那边等着第二天收拾两人呢,谁知道黎真他们出去了半天就回来了。去了孙政的卧房之后,没一会儿,下人就过来禀报说,大少爷已经醒过来了。

孙如德大喜过望,虽说他心中很想整治下黎真这个不懂礼数的神棍,可是相对于他儿子能醒过来,教训黎真这事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得到消息的孙如德立刻就赶到了儿子的房间,他的夫人冯氏早就过来了,这冯氏此时也不顾什么避讳外男了,一脸感激的跟黎真他们说着话,就差给黎真和胡毛毛立个长生牌位了。

黎真见孙如德过来,就提出想再去孙政的书房看一下的要求。孙如德虽有些奇怪,还是答应了下来,黎真和胡毛毛又去了一趟书房。

“那东西不是妖物,我没感觉到他的精神波动,要么那东西是鬼,要么就是器灵。”黎真说着自己的推测,“若是鬼的话,应该也不是梅三娘,她只是执念未消,还没这个能力作乱。”

“也不是那铜镜的器灵,那铜镜就是个凡物,只是沾了点阴气。”胡毛毛补充道。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书房。黎真一进去,直奔书房的一面铜镜前。在梅家老宅烧那面铜镜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孙政的书房也见过一面铜镜,当然样式和这面镜子的样式是不一样的,当时他在书房翻看的时候却并没有太过在意,现在想来,那面镜子说不定也有些古怪。

黎真拿着铜镜仔细检查了下,大概是时间太久,上面只留了一点阴气,和整个书房的阴气浓度差不多,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之处。

“一会儿咱们最好再去趟梅三娘那边。”黎真扔下手中的铜镜道。胡毛毛点了点头,“也好,那东西倒不厉害,就是有些古怪。它那会打不过我,特意装着扑孙政,将你引开,就是为了往镜子里面钻,难道说它能通过镜子逃命吗。”

黎真沉吟道:“也不是没可能,说不定这东西可以来往与镜子之间……”他突然就想起了孙政书房的那面铜镜来。若真是这样,那倒解释得通了,这东西和梅三娘是通过镜子去了孙政的书房,后来又是从镜子里逃走的。他们在烧那面镜子的时候,对方已经逃了个没影,所以那镜子烧到最后也没烧出来多少阴气。只是他还从未听说过有这种邪物。能从镜中出现,逃走,真是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防不胜防。毕竟稍微有点闲钱的人家,家中都是有镜子的。

孙家关于这件事的谢礼是五百两银子,黎真也没看在眼里,随手装到袋子里拎了起来。孙政在醒过来之后,已经记不得自己魂魄离体时发生的事了,连他昏迷那天晚上的事也记不得太多了,只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伤心感觉,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黎真临走时,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这段时间千万不要让孙政接触到类似镜子一类的东西。

这次虽说是将孙政的魂魄找了回来,可是黎真和胡毛毛都没有解决事情的感觉。虽说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两人也没回家。直接去了梅三娘的坟头,这梅三娘虽说不是那邪物,但是她肯定和那邪物有什么牵扯。

因为梅三娘是未出嫁的姑娘,未出嫁的女儿是不能葬在祖坟的。梅三娘就被葬到了挺偏远的地方。远远的黎真就瞧见后山有一座孤伶伶的坟头。看着可怜的很,梅家的人也够省的了,这坟修的真是寒酸。

走了没一会儿,黎真就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刚刚看到那坟头有多远,这会还是多远,身边的环境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变化。这又是鬼打墙?他和胡毛毛怎么都没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黎真干脆从乾坤袋里拿了在龟甲中找到的那个水晶片出来。这水晶片可是能堪破龙宫幻境的东西,虚幻的东西在水晶片中都会恢复成真实的模样来,破一个鬼打墙应该没什么问题。

手环一拿出来,黎真头皮一下就麻了起来!在水晶片里,出现的景象简直让黎真后背都凉了,原来不知何时,在他们的身前身后,漂浮着越来越多的孤魂野鬼。而黎真和胡毛毛竟然完全没有发现,除了觉得身边的阴气越来越重,其他一切竟是毫无所觉。而且就是到了现在,黎真和胡毛毛也没能看到那些鬼魂,若不是有这个水晶片,只怕他们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些鬼魂一个个浮在半空冲向了黎真他们,黎真忙拿出锁魂环,那些鬼魂挣扎着被收到了锁魂环中,可黎真很快就发现了,这些鬼魂的实力竟然都挺强,一个锁魂环只能装进去两三只鬼魂。而周围的鬼魂已经聚了上百个之多,而且好像还在慢慢的增加中。

胡毛毛将狐火一口气放出了一个大圈,围在他们身遭的鬼魂几乎都被狐火给挡了下来。那些鬼魂却好像完全不在意狐火的焚烧,依旧朝着两人扑了过来。空气中很快便传来了阴气焚烧的味道,十分的腥臭难闻。过重的阴气让胡毛毛放出去的狐火竟现出了将要熄灭的态势,胡毛毛只得赶忙加了一把火势。

不对劲,正常情况下,这里绝对没可能会聚集过来这么多的阴魂的!这里离人类村庄并不算远,若真是聚集了这么多鬼魂,村里早就闹起来了。而且这些鬼魂一个个的实力看起来都不低,普通的孤魂野鬼哪里会有这种实力!而且普通的鬼魂也不会这样,完全不知道害怕。哪怕是厉鬼,那也是有惧怕的事物的,这些扑过来的,简直比厉鬼的神智还要低。有人在算计他们!

黎真意识到了这点后,他跟胡毛毛说了一声,便四处观察起来,他们是临时起意过来这边的,对方是怎么提前布置的?

梅三娘和孙政的那事难道也是个陷阱不成?难道是有人专门将他们诈到这里,好在这里对他们动手。而今天他们并没有来坟地这边,所以就没动手?黎真这会心中闪过各种阴谋来。突然,他在水晶片上看到了一个离他们颇远的黑影,这黑影好像从刚刚就一直没靠过来。在那些阴魂不要命的凑过来的时候,这个阴影却留在了原地。

“我要从那边冲出去,你先将火停一下,等我出去再放。”黎真是决定冒险一试了。

第六十六章

那黑影在见到黎真冲过来的时候,突然就向后退了起来。黎真心中就是一动,将精神力放出,这个黑影有精神波动!

“有精神波动就好!”黎真挥刀砍退了围过来的几只阴魂,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精神力好似金色的箭矢一般,对着感知中的那个精神力团狠狠的射了过去。

金色的精神力和一团污黄色的精神力团急速碰撞在一起,金色精神力在接触到污黄色精神力的一瞬间,便嘭的一下分了开来,一道道精神力针在污黄色的精神力团中直穿而过,像是刺穿一块烂肉一样,瞬间便将那团污黄色的精神力插成了筛子。

黑影的精神力团在受到攻击后,向后退避的动作一下就停顿了下来。他嘶吼了一声,抱着头倒在地上。周围的那些鬼魂在这时虽说还是在进攻,却少了刚刚的章法,原本隐藏着的身形也都现了出来。

那个黑影似乎还保存了一丝丝的神智,他大概也是知道,自己这会若是被身后的黎真近身,那绝对是有死无活的下场。他的手抖动着,摸向了自己的腰侧。黎真离他尚有三四十米的距离,见这黑影还能活动,干脆直接拿了鱼叉出来,这鱼叉比不上火云刀,可是丢出去插个人插个东西却是十分的方便。

鱼叉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疾射而出,只听‘噗’的一声,鱼叉从这黑影的上半身直接穿过,将那黑影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

黎真快步奔了过来,那黑影正在地上抽搐着,黑红色的血慢慢渗了出来,黎真将他脸上罩着的那块黑布拽了下来。是个十分年轻的男子。这男子一身的黑衣,相貌看起来有些阴厉,正恶狠狠的瞪着黎真。

在这黑衣人的身边掉落了一把通体漆黑的幡旗。旗布的材质十分特别,看着有些像是皮子,也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子做成的,旗杆摸起来像是木制的,却是坚硬沉重。旗面上绘着无数的恶鬼阴魂,那些恶鬼描绘惟妙惟肖,与真正的恶鬼比起来也不差什么了。有的看起来几乎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煞气,有的却是黯淡无光,毫无凶意,死板无神。

透过水晶片,黎真发现旗面上那些几乎要扑出来的恶鬼,竟然全部都是真的!他们在旗面上面容痛苦扭曲的挣扎着,而那种黯淡无光的,就是普通的恶鬼图。黎真回头望了下身后那些张牙舞爪的阴魂,心中模糊有了个猜测,难道这些恶鬼都是从这旗面上出来的?

这黑衣人伤的十分的重。在黎真的记忆中,他从未见过此人,自然也不知对方为何会要算计自己。那一鱼叉直接穿透了黑衣人的胸肺,应是活不了了,黎真也没问他什么,干脆直接就在他的身上搜了起来。他刚见这人摸向自己的腰侧,便直接去搜那里,刚摸到一个袋子样的东西,突然感觉这人的精神波动开始剧烈起伏起来。黎真心中暗道不好,将鱼叉一抽一拨,把那黑衣人的身体挑到了空中,身子向后急退了数十米,手往乾坤袋中一抓,将那鳖甲拿出来挡在身前。那黑衣人的身体急速的膨胀了一下,接着便是‘嘭’的一声闷响。整个人炸成了无数碎片。

竟然自爆了!黎真也是没想到这人竟会如此的决绝。

空气中到处都是腥臭的味道,黎真刚想把鳖甲拿开,就发现自己手中的鳖甲正在滋滋冒着黑烟。黎真心中顿时一惊,再看那鳖甲溅上那自爆的皮肉的地方,被蚀出了一个个小坑,再一看周围的地面,凡是那些碎屑皮肉落到的地方,都是一片污黑。地面上的植被急速的枯萎着,这家伙身上好毒,黎真暗暗心惊,若不是刚刚他脑子转的快,拿出鳖甲挡了一下,估计这会他身上就要多上几个窟窿了。

可惜这鳖甲了,黎真看了眼鳖甲,上面被腐蚀出来的小洞太多,而且那些沾上的皮肉还在继续腐蚀着,这东西是没什么用处了。黎真随手将鳖甲丢在了一边,奔去了胡毛毛那边。

少了人指挥的阴魂杀伤力也就下降了许多,只知道乱扑乱抓。而且没有更多的阴魂滔滔不绝的补充着,胡毛毛此时对付起来已经比刚刚要轻松许多,黎真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将身边的阴魂抽散了一半还多。黎真将体内的灵气注入到火云刀之中,聚出的刀气仿佛将刀身凭空拉长了数倍之长。

道道橘光从那些阴魂的身上透了出来,横七竖八的在阴魂身上现了出来。那些阴魂就像是被光刃切割了一样,嗤的一下,散成了一团黑烟。

此地的阴魂足足聚了上百个,两人忙活到了半夜,才将这些阴魂全数解决,黎真砍的手都有些酸了。胡毛毛刚缓了口气,就问黎真:“那黑影到底是什么,他为何要暗算咱们。”

黎真将他捡到的那面幡旗递给了胡毛毛,又把自己从黑衣人腰间拽下来的布袋子一并拿了出来,“都是那人身上的东西。”这个布袋子也是个乾坤袋,此时主人已死,自然很轻易就将袋中的东西取了出来。这个袋子还不如黎真从鳖精手中拿到的,也就一立方米大小。里面装的东西不少,各个看起来都十分古怪。

胡毛毛在看见黎真拿过来的那面幡旗的时候瞬间就变了脸色,这是驭魂幡,看上面的数量,应该就是个百鬼幡。这东西,是魔修才会使用的玩意。只有魔修才会抓人炼魂,将魂魄聚于幡旗之上,供自己驱使。幡旗上的阴魂因为死的凄惨,一个个凶性十足,毫无神智,只知杀戮。今天好在他们遇到的是个使百鬼幡的,若是遇到千鬼幡,万鬼幡,只怕他们俩今天就要交待在这边了。

“这人竟是个魔修。”胡毛毛脸色有些难看,他们竟然杀了一个魔修。要知道魔修的手段向来以阴狠诡异称道的,又性喜杀戮。也不知他们今天杀的这个魔修谁知道有没有师门。想到未来有可能出现的魔修,胡毛毛就有些担忧。

黎真安抚的摸了下胡毛毛,“没事,这小子已经死透了,一会儿我们将他的尸身收拾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他这乾坤袋中里的东西看着都有些古怪,一会儿看看怎么毁了。”黎真说着,就看向那人自爆的地方,这么一大片都是他的碎肉,还真是会炸。

胡毛毛将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碎肉片一一烧了干净,一边烧一边感叹:“这地方恐怕几年里都长不出什么东西了,这人身上的血肉好毒,这地方被污了。”

“这地方本来也没多少人过来,不长东西也没啥影响。等以后这些污气散尽,自然也就恢复了。”黎真倒是不太在意。

收拾完这边后,黎真和胡毛毛就又朝着梅三娘的那个坟头走了过去。这次没人伏击他们了,两人十分顺利的走到了梅三娘的坟前。这坟头前的阴气十分的浓重,多呆一会儿都会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这种地方正是阴魂最喜欢的环境了。

胡毛毛拉了下黎真,“我看这里,好像被人布下阵法了?”

黎真是野路子出身,对阵法没什么了解。胡毛毛就领着他在四周转了一圈,将隐在暗处的那些阵旗给他一一指了出来。那阵旗旗杆的材质和黎真刚刚捡的那个驭鬼旗材质十分相似,看样子这地方的阵法应该就是刚刚那个魔修布下来的。

“这个阵法,好像是困鬼的。”胡毛毛有些疑惑,为何那个魔修要特意在这里布下这么个阵法,他这是要来捉鬼?他听说的魔修都是直接从活物身上抽取魂魄的,因为这样的怨气最强,还从未听过去坟地里抓鬼的。

“困鬼的阵法?”黎真的视线不自觉就转到了梅三娘的那个坟头上。最开始他怀疑梅三娘和孙政的事就是这个魔修布下的局,是为了将他们引入陷阱中。但是若真是对方布下的局,又怎会在这里布下一个困鬼的阵法,布下这个阵法只能证明对方和梅三娘这边恐怕是是敌非友。

“若是困鬼的阵法,那么这个魔修想困住的鬼,应该还在这里吧。”黎真盯着梅三娘的坟头道。

胡毛毛立刻会意,对方若是抓到了,那阵自然也就会撤下来了,对方既然没撤,那应该是还没抓住。其实若不是因为他们过来,那个魔修这会说不定已经抓住了。

黎真想起下午那个从镜中逃走的玩意,一般的鬼也用不上这种阵法,对方摆了这么个阵法只怕就是要针对它的吧。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引来了魔修的注意!

“挖坟!”那个邪物和梅三娘的牵扯应该是死后才有的,老宅子那边没什么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就应该是这坟地了。

梅三娘的坟其实就是个小土包,黎真手边也没趁手的工具,干脆直接用火云刀去挖了。火云刀似乎对自己被拿来挖坟头感到十分的不满,在黎真的手中震个不停。黎真强压了数次,总算按住了这刀的抗议。

坟很容易就挖开了,黎真将里面的棺材弄了出来。棺材一打开,两人就吃了一惊,原来这梅三娘的尸身竟完全没有腐烂,皮肤看起来好像还有些光泽,面容看着跟活着一样。

“这坟有问题!”黎真和胡毛毛同时将视线转向了梅三娘坟里,这下面肯定还有别的东西。

胡毛毛寻到阴气最盛的一点,黎真又拿了火云刀去挖,没挖一会儿,从地下突然喷出了一股腥臭难当的黑烟,黎真往后猛的一躲,一个黑影从黑烟中闪了出去。

胡毛毛早就在旁边守着了,见这黑影出现,将鞭子一甩,一圈狐火附在了鞭子上,正卷在了黑影的身上。那黑影一声凄叫,似是极为痛苦,胡毛毛却并没动容。这种示弱的招数,他年幼时在狐洞中可是没少学过。只要打不过对手,他们便会各种惨叫示弱,等对手一个疏忽,这边就趁机溜之大吉。

黎真直接将一枚玉符打入了这东西的体内,他和胡毛毛下午就猜测过,这东西会不会是鬼魂之类的东西,这会正好一试。

玉符很顺利的打入了这东西的体内。黎真的玉符对于鬼魂来说,并不只是给对方一个能在阳光下出现的实体的功能。这玉符本就是百鬼宗为了控制鬼仆弄出来的东西,只要将留下自己印记的玉符打进去,便可驱使这鬼仆。见黎真把玉符打了进去,胡毛毛便松了鞭子。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黎真问。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