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农家.小厨.神医 上—SJ姣儿

农家.小厨.神医 上—SJ姣儿

文案:

叶小犬总觉得自己的剧本和别人的不同,穿越冲喜,别人剧本好好过日子斗斗极品亲戚啥的,为什么跑他这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相公还没喜欢上就死了啥的有点捉急……

别人说长得好能当饭吃吗?叶珏觉得能,他看着卫饲主那张脸能多吃一碗饭,而这世上没比吃更重要的了,所以他打算把卫饲主骗回家,括弧用一条鱼括弧。

可剧本不太对,卫宿主给他钱了……而他收了……

卖艺不卖身,说这话还来得及吗?

大概就是从小被宠坏的叶小犬穿越被冲喜,死了相公,捡个医术高超的饲主,斗斗极品亲戚亲戚,撒撒欢啥的,不种地,有美食,有金手指,有甜蜜,温馨,互宠。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美食

主角:叶珏卫鹤轩

第1章: 就这么来了

叶珏头昏眼花的来到这个世界已经第十五天,后天他就要出嫁了……以一个正儿八经的大男人身份出嫁,从小被父母和兄长捧在手心里养的白白胖胖没受过一点累,吃过一点苦的叶珏真心觉得在这十多天,自己的三观都粉碎的干干净净。

听着窗外指桑骂槐的叫嚷,而这身体的娘苦着脸摇着头又出去干活,叶珏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点没说错,自己犯贱不肯反抗,怪得了谁?

看看这前面几间青砖房,轮到他家就是泥砖的了。就连墙内的稻草都能看得清,叶珏刚来时还想手贱的去拔,但被他这身体的二弟给阻拦了,说拔了会房子塌了的,奶奶不会给钱修房子,让他们住宿野外,大哥很快就不是咱们家的人了,别拖累咱们家。

这话听的叶珏一阵心寒,实在无法想想这话居然是从一个十岁小孩嘴里说出来的。固然叶珏没把这破屋子有没有当一回事儿,可对这家多了几分生疏,从前任记忆中得到的亲情也消失了大半。

过去叶珏的日子那叫泡在甜水里,他是第二胎,上有一个能文能武年幼从军的兄长,父母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哥身上,所以对家庭较为富裕,爷爷有点小权的叶家而言富足日子过多了就开始宠孩子玩。

全家老小恨不得把这小子宠上天,幸好叶珏三观正,除了好吃如命,十二岁开始下厨房,十八岁开始会为了一口吃的上山下水外,到也没做过缺德事儿。这破习惯唯一问题就是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瞧着万分喜人。与他哥哥挺拔魁梧的身形背道而驰,站一起压根不是兄弟,反倒像隔壁王大叔的……

这回叶珏听说哪个深山沟沟里出了个肉灵芝,这东西可不是普通的肉灵芝,肉质洁白晶莹剔透,瞧得出皮,毛孔,还有淡粉色的血管。不论是入药还是入嘴都是绝佳,叶珏想着他家两个老的以及自己这张嘴,就拼了!

于是来这鬼地方了……因为他最后发现,这的确不是普通的肉灵芝,而是太岁啊!我列个去……

叶珏捶胸顿足半宿,早知道是太岁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大哥,娘说你后天要出嫁,不能出门。”本还想出去走走,却被一个流着鼻涕脸上脏兮兮的小家伙给拦住。

这是二房家的三小子,长得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

他们一家二房长子和小末都瘦的可怜也就二子稍微好点,但二子却也最为女干诈。来的这些日子叶珏也看清了,他那二弟为了一口吃的可是死命的拍人马匹讨好家里几个管伙食的。

可偏偏吃的时候自己吃独食,丝毫不知道让给辛苦一天的爹娘或年幼的弟弟。

这么个弟弟,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更何况叶珏差点死在这小子身上。

不过,叶珏听到这出嫁两个字就头疼,他是得到过这身体的记忆,自然知道这一大家子有多奇葩。

至于为什么他叶珏一个大男人会出嫁,这还得从头说起。

这地方叫龙伞村,身后是盘旋数百公顷的龙伞岭,此处风调雨顺,老一辈的记忆中就没受过灾,因此龙伞岭下错落着不少村子,人口颇多。而龙伞村就在龙伞岭的伞下,一大片肥沃的土壤。这四季如春,只要人不懒是怎么都饿不死的。

叶家算在这龙伞岭过的不错,大大小小三姑六婆七婶八姨的也挺多,叶家人真不少。

而他们这一房的老爷子叶安图娶过两个媳妇,前一个生了两个儿子后死了,后面那个叫刘娟的却是个厉害的,带了个女儿,寻了个好亲,嫁到镇上,此外还给叶安图又生了三个,两儿一女。

前头的两个儿子自然是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大儿子早早被逼着出去当兵再也没回来过。而二小子叶勤他娘死的早,家里没个人帮衬有口饭吃就不容易,性子又被养的懦弱无能。刘氏还非等闲,整日出门说自己做后妈不容易,这二小子多坏多坏。

这不孝的罪名把叶勤压的头也抬不起来,他爹也从不吭声随自己媳妇去闹。弄到最后都二十多快三十也没娶到个媳妇,自己两个弟弟的儿子都能满院子跑了,旁人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刘氏那婆娘打什么注意,说三道四的不好听。

这才让叶家的族长出面给叶勤找了个逃难来的女人,这女人半张脸还是被毁了的。

但就算这样也让叶勤乐呵了许久,以为很快能抱上儿子。可谁知他媳妇林秀足足过了三年都没怀崽子,林秀也是有苦说不出。

逃难的日子难熬,可来到叶家日子依旧难熬,整日起的比鸡还早做的却比牛还多,身子都垮了要怎么生?

刘氏可不管,当初被叶家族长强压着给这小子娶了媳妇,家里又多了张嘴,怎么能便宜了她?使劲的使唤,别说三餐,就是下地也做的不比男人少。

而林秀和他丈夫一样也是个软弱无能的,被刘氏欺压的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她只觉得自己没用生不了崽子,却也不想想三房,四房好吃好喝的供着也就一人生了一个儿子。

好不容易怀上了,生了叶珏,日子依旧没好过。叶珏六岁开始就跟在他娘后面干活,他几个弟弟也没什么好日子过。都十六岁的人了,还没尝过一口鸡蛋。这说说,还是人活的日子吗?

至于叶珏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出嫁这还要从另一家子说起,龙伞村张家是村子里过的最富足的,良田多的自己都种不了,租出去给旁人种,年年买田,天天吃肉。

而他家有一根独苗,也上进,是个秀才,可谁知刚考上秀才没多久被邻村同期赶考的人怀恨在心推入河中,险些淹死。

但就算没淹死也半吊着一口气,看了不少郎中也没用,求了多少大神也毫无办法。最后一个在镇上颇有名气的道士给了法子,说必须是龙年龙时生的云云,说了一堆,最后给了个生辰八字。大意便是要这么样个人给他儿子冲喜,或许尚有一丝机会。

张家疯了一样找这么个人,可道士给的条件苛刻,苛刻到还算了刻,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连分秒都算上。

张家人找了大半年就快绝望时,叶家的三房媳妇王翠闲着没事嗑着瓜子却听了一耳,立刻就拍着大腿道“我家那个扫把星就是!”

这事儿她可记得呢,叶珏出生的时候还有个道士说此子非同寻凡,将来必有一番作为云云。

可是把她嫉妒的不轻,等叶珏稍微长大点,她和四房那娘们可尽的使唤,也不让他去读书,看他能成个屁才!

他家儿子才会成才呢,在书院里读书读的可好了!

王翠忽然眼珠子一转又道“他张家给多少钱?”

旁人都说瞥了眼这个见财眼开的婆娘嗤笑到“对方可是要冲喜,得是个闺女,你家那个扫把星可是带把的吧?”

王翠可不在乎,甩了甩手道“这时辰生的才几个?还要咱龙伞岭的人,他张家找了这么久到是找到一个吗?”说着冷笑声“我瞧连根毛都没!我家那个扫把星就算带把但时辰能合上!”说着仰着头,似乎有多骄傲一般“怎么他张家还真打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秀才儿子死啊!”

这话闷不好听了点,几个常一起说话的纷纷皱眉懒得搭理那娘们,叶家其他媳妇也瞧不上王翠,谁都知道刘氏是多苛刻的一个长辈,他两个媳妇也绝非等闲,一个赛一个的不安生。就连刘氏的小女儿也是,虽然已经定了一门亲还没嫁,可对方是不知道叶卓秀这姑娘有多好吃懒做,他们村子里却清清楚楚。

连自己侄子的东西都会抢来吃,不给便大声咒骂,连田都不下,两双手养的白白胖胖一点粗活都没干过,这种女人可成不了好媳妇,所以一直到了十八九,才好不容易寻了门亲。

眼下不是说叶卓秀怎么地的,而是王翠一听又见其他人理都不理她,心里愤恨转头回去就找刘氏,打算好好的和张家商量上。

而张家刚开始听说找到符合时辰的自然开心,但一听是个男人自然不快,更何况叶家黑心肝的可是把价格开的老高老高,转头想想缠绵病榻的儿子又心疼又无奈。

最后还是村长劝说“张家的,你家儿子可是个秀才,咱村子虽说富足可没两个秀才的。把叶家那小子娶进门冲喜,若成了,今后放了叶珏那小子,张秀才还能再娶。毕竟男子与男子成婚可算不得数,为今之计是要先救了张秀才的命才是关键。至于叶家那,一百两的确胡诌!由我出面,五十两你们瞧如何?”

第2章: 冲喜

张家老两口也知道轻重,他们倒不是拿不出这一百两,只是瞧着叶家那狮子大开口的模样恶心的慌。更何况,就连那道长也不知冲喜有没有结果,张家老两口还不希望人财两失。

村长上门说了价格,叶家那个自然撒泼打滚的不吭,就连村长都不耐烦这刘氏怒道“你若是不愿那就干脆别拿!等张家的儿子死了看你叶家怎么在这龙伞岭混下去!”

这话顿时让叶家的人不吭声,张家固然在他们村里人丁稀薄,可隔壁两个村可都是他张家人啊。

闷闷不乐的刘氏收了银子,给了王翠三两,却连一个铜板也没给叶家二房。只是通知了声找了个黄道吉日,把他儿子给嫁了。

叶珏毕竟是叶勤的长子,自然舍不得,苦苦哀求自然无果。这一家子多黑心,旁人又不是不知道,叶勤看没用不敢大闹,只敢回家唉声叹气。

而叶珏见自己父母居然都无动于衷,心中只觉得绝望,撞了墙,醒来便换了现在的叶珏。

刘氏知道后足足骂了叶珏一晚上,骂他败家不要脸,要不是过几天就要把他嫁给张家,刘氏怕交不出人,她是一个铜板都不会出,还喝什么药!

叶珏脑袋上抱着布坐在床上,看着唉声叹气的父母和他两个弟弟。他娘自从生了他后,这肚子好想点着了一样的能生。

看着明明才三十出头的父亲母亲,苍老的可怕,那双手和沙皮一样粗糙,站在他爷爷身旁压根不像父子,反倒是像兄弟。虽然不是上一世的亲爹亲妈,但还是有几分于心不忍,便试探道“娘,我不想嫁人。”

林秀哭丧着脸“儿啊,你奶奶已经收了对方的钱了啊,他毕竟是你奶奶。”

“爹,他今天卖我,说不准过几天就会卖了弟弟他们,到时候可怎么办啊。”叶珏有些不喜这一家子的懦弱无能,怒其不争,但毕竟初来乍到没直接开口,侧面提醒道。

可叶勤只是重重叹了口气“哎!”什么屁都没一个。

叶珏是被宠着长大的,见不理他当即不快道“爹是打算眼睁睁的看着奶奶先卖了我,再卖了弟弟?”

叶勤顿时怒了,支起身子“她是我娘!就算要卖我有啥法子?!”

叶珏这话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她可不是我什么亲奶奶,谁家亲奶奶会卖孙子的?!”外头人怎么说刘氏对叶家二房的?怎么说他糟践前妻留下的儿子的?大儿子送去参军赶死,连个坟都没,二儿子在家做牛做马,他们一家子到是享福着!

上不慈下不孝!叶珏可不是不会去伺候那一家子极品。整个叶家现在都靠他们一房养着的,真不要脸!

可话音刚落,别说认同的话,叶珏立马挨了一巴掌。

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亲爹”,叶勤也被气得够呛“这种话谁教你的?说!”

这时,叶珏也冷下脸,自己既没说分家,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这叶勤就能动手打他?

过去在家里别说动手了,就连自己被骂都没有过!

想到这叶珏当即冷下脸“既然父亲打算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卖给张家,等日子一过我就不是你们的儿子了!”

“珏儿啊,你别和你爹动气。”林秀见状立刻哭丧着脸,她和叶勤不一样,他是真心疼儿子,也怕几个小儿子一个个被卖掉“我们也不想如此,可,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房内一时沉默的可怕,叶珏看着他那几个饿的皮包骨头的弟弟,再想想他那十六岁就去军营,还不放心自己恨不得把他挤在身上的哥哥,终于于心不忍道“我嫁给张家势在必行,那借此爹提出分家吧,分了家奶奶也不能再动手卖我那几个弟弟,爹要孝顺奶奶也没拦着你。”这种愚忠不动脑子的,叶珏自然不敢把话说死。

张家是个秀才,先不说冲喜这伪科学的事儿能不能成,就算成了要不了两年,张秀才势必会再娶个女人,而自己便会被“休”回来。他爹分家,自己也能有个暂时落脚的地方,更何况叶珏是真不忍心瞧见那五岁的弟弟还没他三岁的堂弟长得壮。

若是他哥哥在,该多好……

至于冲喜没冲成,自己又该如何脱身又是另一回事儿了……哎。

叶珏这话让林秀眼前一亮,忐忑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可瞧见叶勤阴沉着脸顿时心哇凉哇凉的。

叶勤不快的皱眉“你爷爷还在呢,分什么家?这种事今后不许再提!”

叶珏冷哼声,不打算再管。看了眼那几个小的,自己的儿子都照顾不好,只敢在窝里横,教训媳妇和儿子,还真是个男人。

本来这件事儿也就这么过去,可谁知他二弟不是和他爹一样没脑子,就是歹毒心肠,第二天就把这话说出去。

说他哥想分家,分家了,奶奶就不会卖他和弟弟了。

这话和捅了篓子一样,刘氏跳起来就把叶珏从床上拖起来打。

叶珏捂住头避开要害,一边喊要出人命了,一边对刘氏下毒手。他虽然是个男人,可没打不还口的习惯。对方理亏,凭什么自己挨揍?

叶勤还在外面干活,家里压根没人帮他,他二弟拎着三弟神情木讷的在一旁看着,连开口帮帮都没。

叶珏毕竟伤到脑子等他再昏过去,刘氏踹了脚地上的孙子冷哼“这个不要脸的扫把星!还敢分家?!呸!把他扔到柴房里,不许给吃的!”

等林秀回来又哭又跪求了一夜都没用,第三天叶珏被拖出来时也就剩一口气了。

这时叶珏觉得其实嫁给张家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一家子除了林秀还有点人性,全都是牲口!他被关在柴房的时候,他爹可没求过请!

不过,这穿越可真够糟心的……

分家的事起了头,叶家也觉得叶珏平时看着老实木讷,但实则反骨,怕他结婚前逃了,干脆锁了门。

成婚那日,叶家别说嫁妆呢,就连喜服都没。

最后还是张家的人瞧不过去,找了间红衣衫一套,把人接走了。

叶家是把叶珏卖给张家做媳妇的,所以,从此之后叶珏和叶家毫无瓜葛。

叶珏头也不回,看都没看叶家众人一眼的离开。林秀想哭却不敢在儿子喜事这天哭,怕丧气。而其他人,谁又知道呢?

叶珏在张家洗了个澡,和公鸡拜了堂,神情淡漠。直到被送入喜房,这才瞧见那面容俊秀却带着病态的张秀才,张怀德。

张怀德身材单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里衣算是喜服,手里还拿着本书。

听到动静放下书本对叶珏轻笑道“你便是爹娘安排给我的夫人?”

叶珏在叶家受了半个多月苦,没人给他一个好脸色,别说吃顿饱的,就是有口饭吃都难。

忽然瞧见这样一个男子,顿时有种松了口气的滋味。

浅笑着走到床头,神态自然,嘴角含笑“显然是。”叶珏知道,自己并不排斥男人。

想着便垂下眼帘,心里死静了半个多月的小人终于又舞动起来!~

嗷嗷,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极品亲戚,被迫嫁人啥的狗血桥段,但相公是个好的?

成吧,只要给口饭吃,叶珏觉得不是多大问题!他都半个月没吃肉了!没吃肉了!肉肉肉肉!!!!!

他是一个能为了吃而奉献生命的男人啊!!!!

上辈子他最羡慕就是那种怎么都吃不胖的,可偏生他一吃就胖,啧啧~太忧伤了。

想到这,叶珏下意识瞟了眼龙凤蜡烛旁的饭菜。

张怀德本是不信那道士的话,但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娶的妻子是谁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可谁知寻寻觅觅半年终于找到了,对方却是个男子。

张怀德自然百般不同意,他到不是排斥男人,而是觉得不该如此对待另一个无辜的男人受到他的牵连。

同村的叶珏是谁,他并未留意,但叶家如何苛刻自己二房的他也曾听闻,二房的长子却不像他娘说的这么木讷。

“若是饿了,便去吃点吧。”张怀德自从病重便没胃口,固然家中好饭好菜,可毫无食欲。

叶珏看了看张怀德苍白的脸,下意识抓起对方的手。肌肤苍白,脉象虚弱,怕是时日无多了……

等等剧情不是这样的啊!他们两应该恩爱一辈子的不是?难道还有什么奇迹?

张怀德见叶珏脸色难看,又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手,丝毫不介意“你会看脉?”

“一点点。”叶珏垂着眼帘起身“桌上的饭菜你不能吃我给你单独做点。”农家菜太油腻,张怀德重病吃都吃不进一口。

“不必,我今天喝过鸡汤了。”张怀德皱眉否决道。

“没事儿,很快。”叶珏不再多言,起身去了厨房。

张家固然富足,但也是普通村户人家,厨房在那,他自然清楚。

第3章: 相处

张母一直留心着喜房内的动静,唯恐出什么事儿,如今见叶珏忽然出来,立刻跟上“怀德可是不舒服了?我去叫郎中?”

叶珏顿了顿“张秀才没事,但我瞧饭菜他不便入口打算给他做点清淡的。”扭捏的瞧着没完全熄灭的炉子,又看了看新鲜的菜,手脚利落的找了厚百叶切丝,又切了一小块咸猪肉,把早些时候剩下的鸡汤倒入锅中热热。

张母陈桂花怒了努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叶珏她肯定是不满意的,就冲叶家那德行她能满意的起来才有鬼。

但眼下瞧见叶珏什么都没说就伺候他儿子,陈桂花心里终于舒坦了点,全当那五十两银子买会的人去伺候自己儿子的!

“你能做得好?”陈桂花虽然瞧叶珏做的有模有样,还是不放心道。

叶珏手脚利索的把厚百叶切丝,而几片薄薄的咸肉先和鸡汤炖一起滚了会儿,才道“伯母看看便知道了不是?”厚百叶是豆制品,重病的也能吃点,更有营养。

过去叶珏开过个私房菜,里面卖什么都看他心情,慕名而来的不少,因为口感和搭配更是引得上流人士追捧。

他叶家也并非等闲,捧场的自然络绎不绝。

叶珏好吃,也喜欢做,手里的功夫更是一流。

干丝小心的放入锅中,活不能大,否则干丝会散;也不能太小,不入味。

干丝的汤偏多,叶珏在盛出菜后又下了口面,放了一把碧绿青翠的小白菜,端入房内。

今日张怀德成婚,固然没出过房,可眼下时辰不早自然累了。

半眯着眼时忽然闻见一股淡淡的香气,睁眼瞧见一碗碧绿青翠黄底的面条,有了几分食欲。

叶珏“尝尝?”这道扬州干丝固然简陋,可贵在这鸡汤怕是张家之母熬了很久的,干丝细,却并非细的一筷子便断,恰当好处能包住汤汁的鲜美,又不油腻。

张怀德尝了口顿时眼前一亮“好味道!怕是镇上食客居都不如你这手艺。”

叶珏听着自然得意,笑笑没吭声,知道张怀德手上无力便替他捧着碗,等他慢慢吃了这碗面。

东西不多,张怀德吃到饱时刚好多一口,有些不舍又有些觉得浪费便仰头全吃了。

叶珏要的便是这效果,替他收了碗筷,放到一旁自己坐在桌前把那些油腻腻的肉全部!全部!消灭!

就算做饭的人收益不佳,可架不住是肉啊!他肚子里没油水啊!

叶珏想,若是这样的日子过下去到也不是不可。只是自己似乎有一份卖身契留在张家,张家人固然朴实,但留有隐患终究不妥。

恩,得想办法拿回来。吃饱喝足的叶珏替张怀德拉了拉被子,便滚到一旁的软榻上睡了。

第二天陈翠花见叶珏做的面自己儿子要吃,做的东西也有模有样便干脆让他负责张怀德的三餐。又跑到房内仔仔细细的询问了番昨晚有发生什么不?

叶珏叼着自己的削的牙签,举着两份早饭在门口哼哼,这娘做的真开放。

若是他娘知道自己儿子搞基,还不打他一顿……叶珏仔细想想觉得他娘可能连棍子都没拿起来就被家里两个老的拦住了~最多唠叨唠叨,然后被他奶奶劝劝,被他爷爷哼唧哼唧。

他爹在他家压根就没地位,爹不亲,娘不爱,就连媳妇都会嫌弃的地步。

小时候自己捡只猫回来,他爹终于翻身做主了会,看到小猫不乖就叉腰大声训斥,他们家其他人一般在旁瞧热闹,绝不阻拦~

毕竟,他爹这算好不容易找到发泄点,能刷刷存在感,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哎,真想家啊。也不知道能回去不?

“张秀才你醒了?尝尝这个,我瞧着有紫米,便给你炖了点血糯米粥。”他就吃昨天剩下的菜,到不是不嫌弃,而是寄人篱下不好意思弄新的荤菜。

想着便吧唧了下嘴,冲陈桂花笑笑。后者虽然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毕竟这老妇人心善扫了眼他们俩便出门。

给张怀德身后垫了个枕头,伺候着吃了早饭,自己吃着剩饭剩菜煮的咸泡饭。心里觉得也挺自在,比在叶家好多了,叶家那是人过的日子?全都不是人!哼唧!

张怀德并未立刻拿起书,反而仔细的观察着叶珏,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如若他没有受自己拖累,叶珏就算是穷苦人家又如何会不娶妻反而嫁给他一个男人?想到此处便感到一阵内疚。

想他张怀德此生坦荡荡,却被小人害的命不久矣还要拖累旁人,真是不该。

“叶珏,吃完就把门关了,我有话与你说。”想到此处眼中闪过一丝坚决。

叶珏有点小孩子脾气,被宠着的人都有这破毛病,放下筷子关了门就凑过去“要我陪你说说话不?”毕竟大老爷们一直一个人躺着,光看书也会闷。

张怀德见他如此又一阵好笑,随即苦叹“我怕是命不久矣,如今活一日便是一日,只是我父母不愿面对实情,才拖累了你。”

叶珏听,是这事儿并不在意的笑道“没事儿,你也算是救我于水火之中,叶家可从未把我当过人。”

张怀德生在此处自然听过不少叶家的事,别人家他也不好多说“若我今后……这张卖身契你便拿着吧,我父母怕是会卖了田地离开此处,投奔我大伯家。”

叶珏昨天还在想如何拿回卖身契,今天一大早张怀德就双手奉上,心里顿时难受的慌,低头看着那张卖身契,他知道自己不会拒绝,可就因不拒绝而更难受“张秀才你的大恩大德要我如何回报?”

“别叫我张秀才,叫我兴安,我的字。”见眼前这比自己真正小了六七岁的少年忽然情绪如此低落便玩笑道“你不是已经一生相许了吗?”

叶珏一愣顿时红了眼眶,害张怀德的人真是罪该万死!

张怀德颇有才气,又不迂腐,年纪轻轻便考上秀才,今后中举人怕也不难,若做了举人便可当官,为国为民,造福一方百姓的好事!

“好了好了,快别哭了。”叶珏本来就小,这身子不过十五,再加上脸蛋小眼睛大,显得年纪越发小,若是养的好,怕是个招人心疼的。

“哼唧~”QAQ有种哥哥回来的感觉肿莫办?

叶珏顿时眼泪汪汪,和昨儿的画风都变了。

张怀德颇为无奈的瞧着自己身上闹腾的小家伙,拍了拍背,拿起一本书自己管自己看,以他过去带侄子的经验而言,等他玩累了,就好。

叶珏哭够了,脑袋一声,凑过去一起看书。

张怀德到也不介意反问“认识字吗?”自己精神不好,一日之间看不了多久的书。

“不认识,你给教不?”打了个哈气又问“中午有想吃的吗?”

“饭食你看着办吧。”张怀德坐起身,又从旁抽了本“给教。”叶珏的手艺比他娘的手艺好多了,饭菜也清淡。今天的血糯米粥不甜不腻,刚刚好。

“我过去稍微认识几个。”叶珏侧着头看着书上的繁体字“记性也挺好,你稍微教教,不必费精力。”他家有点权自然就有点讲究,书香门第什么大家都懂的,繁体字和毛笔自然没问题,只是这里的叶珏不懂,不可太露尾巴。

张怀德却是丝毫不介意,一个个的字读过去,并教他笔画,等下午再让叶珏重复便,却发现丝毫没问题,顿时感到一阵惋惜。

叶家真是不惜才,若此子去过学堂怕不比自己差。

可惜了叶家把所有钱都供给三房和四房两个蠢货,张怀德在学堂内听闻过三房的长子,文不成武不就,先生也曾劝退过,但偏生他们一家老小不觉得,还偏偏觉得是先生教不好。

四房那叶谦和到是考上童生,可十多年过去也没见他考上秀才,却觉得高人一等,真是不知所谓。

张怀德抿了口茶瞧着一旁认真看书的叶珏心想,若是他与自己一同上学堂,或许他们早就相识相知了……想到此处便多了几分惋惜。

若,自己能一直好好活着,之前错过便错过也没什么惋惜,但他这身子也不知还能支撑多久。

哎……就算张怀德再过豁达,此刻终究难以放下些许。不为父母,只因他知道大伯一家富足,他堂兄弟孝顺,照顾爹娘安享晚年毫无问题。

可这只有受苦的少年则不然,若他不在,就算他爹娘不讨厌叶珏却也不愿再见此人。而叶家却是个深渊,回去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不回去他又能去哪?这几日在他家中养出了些许肉,皮肤也不再暗黄,反倒多了几分白嫩,瞧着非常喜人。

第4章: 剧本总和别人不一样QAQ

“怀德,下午给你做豆腐饺子,不练字好不好?”叶珏不满的趴在书桌上,嘟噜。想他过去爷爷会拿着小皮鞭抽哥哥好好写字,转头对他最多手把手教,教不会就用零食哄,再不行就干脆放他出去玩,才不会一直逼他写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