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热门唯美 > 皇家书院的双性侍读之风动星魂(生子)+番外——黑羽冥

皇家书院的双性侍读之风动星魂(生子)+番外——黑羽冥

时间: 2016-06-10 15:10:48
文案:
柳林是当朝宰相家的二少爷,京城有名的风流公子,岂料他老爹竟然为他争取了去皇家书院的机会,不会吧,他这样的身子可怎么去啊!岂料第一天书院就来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当今三皇子司徒桀,哎呦呦!看那要吃人的眼神还是躲远点吧,可究竟是哪个混蛋定下的规矩,皇子还要选同住同吃的侍读,不幸被选中的某人暗骂。但他真的只是侍读而已,没有要侍 ‘床’啊!呜呜……
皇家书院的双性侍读的关键字:包子文,双性,皇家书院的双性侍读,黑羽冥
第1章:武状元
引诗:如花似梦,短暂相逢,
缠绵细语,幽幽风声。
容颜蹉跎,皆化一声叹息。
提笔鸳鸯,梦断何处旖旎。
天下三分大势,文国,西良,樊瀛。文国乃汉人之地,又靠近泾渭水系,十分富庶,但也因此游牧民族的西良和西域樊瀛都十分觊觎文国的财富,三国经常在边界发生一些战事,文国总是将一些精英的将领放在边关,以守护自己的河山。
此时文国的汉宫大殿上,一名少年身披战甲,一身戎装,当那人抬起头的时候确实一张书生长相,眉清目秀、温文尔雅,但那魁梧的身子一看便是练武之人。
“常说将门出虎子,朕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柳卿家,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坐在上位身着龙袍的帝王看向站在首位的大臣说道。
“皇上谬赞了,犬子能有今日全靠皇恩浩荡。”身着蟒服的大臣上前拱手说道,看着四五十岁的模样,与坐在上座的皇帝年龄差不多,此人乃是当朝的宰相,柳飞翼。而跪在大殿上的少年正是柳飞翼的长子,柳风,也是今年的武状元。
“柳卿家过谦了,像柳风这样的少年英才真是我文国的荣耀。”坐在上座的皇帝站起身子,缓步走下台阶,而周围的大臣也都跪在了地上。
旁边的太监立刻端过一个托盘,上面是一把上好的宝剑,皇上拿过那把宝剑,名唤柳风的少年立刻抬起双手接过那把剑。
“江山代有才人出,这今后的天下还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朕希望你能担此重任,保我文国江山。”皇上将手中的状元剑放到柳风手中说道。
“臣遵旨。”柳风微微低下头,接过宝剑,接受着周围人赞许的眼光。
柳府
柳风回府后便被父亲叫到了书房,每一任的武状元都会被派往边关历练,也许几年后就能回京述职,也许永远留在边关,其中变数很大,柳飞翼自然希望儿子今后能回来,而且以自己的势力这件事也并非难事,随说男儿志在四方,但长子这一去就要几年,做父母的着实有些舍不得。
“风儿,过几日你就要去边关了,我与那里的长孙元帅有些故交,你拿着为父的这封信去,他会对你有所照顾的。”柳飞翼说完便将桌上的信递给了柳风。
柳风接过父亲的信,虽然自己不喜欢这种裙带关系,但这毕竟是父亲对自己的关爱,也就只能收下了。
“你在那里待几年,我就会将你调派回来,樊瀛人阴险狡诈,又善用毒物,若发现不对就不要与他们硬拼,虽然你武艺高强,但樊瀛人的毒物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柳飞翼将自己的所知告诉给儿子。
“孩儿会谨记的,父亲不必担心,只是儿子这一走可能几年都回不来,还望父亲与母亲大人保重身体。”柳风撩袍跪地说道。
“嗯,你去和你母亲说说话吧。”柳飞翼摆了摆手说道。
“是。”柳风说完便退了下去,将信放进袖口向后院走去,刚转过走廊就见一个穿着紫色锦袍的小男孩迎面跑向自己,一下子便撞了个满怀。
“呜呜……”男孩揉了揉自己的小鼻子,抬起一双水蒙蒙的眼睛,道:“大哥……”
“你不是应该在学堂吗,怎么又跑回家了?”柳风坐在长廊边的横栏上,将那男孩拉到自己面前问道。
“今天夫子不舒服,所以就让我们提前回来了啊。”男孩转了转眼睛说道。
“真的?”柳风挑了挑眉,表示对此事的质疑。
“当然!大哥难道不相信我说的话吗?”男孩放下自己的手,那漂亮的小鼻子已经被撞红。
柳风没有答话,而是捏了捏男孩的鼻子,惹得男孩大叫一声,道:“痛死了!”
“你还知道痛啊,要是被爹知道了,看爹怎么揍你。”柳风面带笑意的捏了捏男孩的小脸,这个与柳风有几分相似且十分漂亮的男孩便是柳风的弟弟柳林。
“我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一定不会告诉爹的,是不是?”柳林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朵了,一副讨好的样子不说,还从身后的袋子里拿出一包东西,道:“大哥,我买了你喜欢吃的梨花糕,而且还买了好多,呵呵。”说着便讨好的将油纸打开,里面是一块块雪白色的糕点。
柳风拿了一块放进口中,道:“今天怎么那么乖,还给大哥买东西吃,是不是小虎子给你买的,你吃不了才借花献佛?”
“才不是!”柳林一双漂亮的凤眼立刻睁大,紧接着崛起小嘴,拉住柳风的衣袖,道:“因为我听他们说大哥要走了,要去好远的地方,还要去好久,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给大哥,只能为大哥去买些糕点回来……”柳林说着便掉下眼泪,呜咽的说道:“大哥,你要去多久?还会回来看林儿吗?”
柳风看弟弟一哭心里也软了,将柳林揽入怀中,道:“林儿是咱们柳家的宝贝,大哥今生都会保护林儿的,所以要变强才行,是不是?”柳风知道这个弟弟有些不学无术,但也从未说过,因为林儿很小,在家中也是小霸王,如今这样用心的给自己买点心柳风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呜呜,那大哥已经很强了啊,不是都成为武状元了吗?怎么还要走,那以后林儿想大哥了要怎么办?”小小的林儿抽吸着,小手一直拉着柳风的衣袖。
“要是林儿想大哥了,就给大哥写信啊,所以林儿要好好习字,知道了吗?”柳风擦去柳林脸上的泪水说道。
“嗯,我会好好习字的。”柳林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说道。
“乖,咱们一起去见娘亲好不好?”柳风站起身子,将只有八岁的柳林抱了起来。
“嗯。”柳林应了一声,一双小手搂住了哥哥的脖子。
第2章:玉仙宫
柳风抱着柳林向后面的厢房走去,路上遇见几个下人向两位少爷行着礼,柳风走到西厢门口的时候,屋中正好有一个下人走了出来,行礼道:“少爷。”
“嗯。”柳风应了一声推门而入,两人走过外厅向里面的内室而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高贵妇人坐在软榻上,一身锦袍雍容而华贵,头上戴着金钗,手上也戴着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
“娘亲!”柳林一见到妇人便从哥哥的身上下来,向软榻的方向跑去。
“又逃课了?你啊……”妇人将软榻旁的小儿子抱上软榻,一把搂进了怀中,脸上满是宠溺。
“娘。”柳风在一旁喊了一声,却没有什么嫉妒,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来,坐娘旁边来。”柳夫人向长子招了招手,柳风淡淡的一笑,坐到了母亲身边。
“娘听说了,你要去边关了,那里不及京城舒适,而且常常有樊瀛人进犯,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柳夫人拉过柳风的手,脸上满是担忧。
“孩儿会小心的,还请母亲宽心。”柳风点了点头说道。
“你今年十八了,本该是娶亲的年龄,可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娘也不好给你说亲,虽然咱们家有些势力,但娘也不想耽误了别人家的姑娘。”柳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娘,男儿志在四方,再说大丈夫何患无妻。”柳风满不在意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娘还是于心不忍。”柳夫人说完便将手上的翡翠镯摘了下来,道:“这个镯子是你祖母传给我的,是咱们柳家的传家宝,向来都是由长媳佩戴,你在边关变数颇多,若以后成亲的时候娘不在身边,你就将这个给你媳妇戴上。”柳夫人说完便将镯子放进了柳风的手中,道:“虽然这个镯子与咱们家的家业比起来不算什么,但却千万不能丢了,知道吗?”
“儿子知道了。”柳风说完便将镯子放进了怀中。
“娘偏心!那林儿成亲的时候拿什么给娘子啊。”柳林撅着小嘴从后面搂住柳夫人的脖子抱怨道。
“等林儿成亲的时候娘会送更好的东西给你娘子,好不好?”柳夫人抬手摸了摸林儿的小脸说道。(这个到后来就省了,呵呵。)
“真的?”柳林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娘亲问道。
“你这小子,爹娘还不是最疼你,等你成亲的时候,我们这宰相府恐怕要拿出大半的银子做陪嫁……嗯……是聘礼。”柳风纠正了一下,完全没有料到今后会说中。
母子三人又聊了一会儿便与柳飞翼一起用了晚膳,柳父与柳母自然是为儿子的践行说了许多吉祥话,而柳林则是竭尽全力的吃光桌上的好吃的。
几日后
天色才蒙蒙亮,柳风便起身了,侍从们将行礼放上马车,柳风此去并没有带许多下人,只带了两个贴身的小厮,犹豫身份的关系朝廷又派送了两名官差随行。
柳家的大门口柳夫人一手拉着小儿子,一手用手绢擦着眼泪,十分的不舍得。
柳飞翼叹了一口气,道:“儿子还会回来的,你这是哭什么啊。”
“儿子出息了,我这是高兴。”柳夫人走过去为柳风拉了拉衣衫,道:“到了边关后要常给家里写信,知道吗?”
“嗯,孩儿记下了,娘也要保重身体。”柳风本不想掉泪,但见母亲这般也不由得鼻子一酸,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头才站起身子。
“少爷,我们该走了。”一旁的小东子上前躬身说道,身子虽然不高但却十分机灵,也是从小和柳风一起长大的侍仆。
“嗯。”柳风应了一声,转身上了马车,只听到后面传来弟弟的哭闹声。
七日后
柳风一行人毕竟不是去边关打仗,所以行程还是比较慢的,一路上也乐得看看风景。
柳风一身书生打扮,身上穿着藏蓝色的袍子,发髻后面飘着长长的带子,若外人看来定以为是个俊逸的秀才。
“主子,您看外面的风景多好啊,我长那么大还没出过京城呢。”小东子在前面驾着马车说道。
“我们都走了那么多天,景色自然与京城不同,你大可不必赞叹,今后的几年你都要在这样的景色中生活了。”柳风看着手中的书卷说道,声音懒懒的。
“我本来就是孤儿,承蒙老爷和夫人收留,以后少爷到哪我就到哪,呵呵。”小东子回头说道,嘴边还叼着一根草,他本是街上的小乞丐,父母都饿死了,承蒙柳夫人救了他,还让他陪着少爷读书,自己也识得几个字,所以小东子一直对柳家十分感激。
“哼,等你以后有了婆娘恐怕就不会那么说了。”柳风轻笑着摇了摇头,两人随口调侃着,却见不远处一队人马走过,一行人都穿着好似道袍的白衣,头上插着白玉簪子,发髻后别着白纱带子,看上去好似仙人一般。
“这里怎么会有道士,难道是去做法事不成?”小东子随口说道。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骑在马上的一位年龄偏大的官差说道:“这些人可不是什么道士,他们是樊瀛人,还是玉仙宫的人。”
“玉仙宫?什么地方啊?”小东子似乎被激起了兴趣,十分好奇的问道。
“玉仙宫也算得上是樊瀛的道教,但他们却不是做法事的,而是练毒物的,与鬼花教并称为樊瀛两大毒物,而且鬼花教的历代教主中有许多都是从玉仙宫选出的精英弟子,毒功非常了得。”那官差得意的说着自己的所知。
“那鬼花教干嘛不从自己教中选教主,还要从别人那里找,真是莫名其妙。”小东子撇了撇嘴说道。
“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这些道士不能成婚这一点倒是和我们这里十分相似。”官差向那边瞥了一眼说道。
“那他们怎么到咱文国的领地上来了?”小东子皱了皱眉问道。
“切,现在又不是战时,就是樊瀛商人也能去京城,谁知道他们来做什么。”官差撇了撇嘴,打马向前探路去了。
柳风听了他们的话将手中的书卷放下,不禁对不远处的一行人马多看了两眼。
第3章:浪荡子
天色将晚的时候柳风一行人来到一处道观外,因为周围没有镇子,所以他们今晚也只能讨饶了。
“主子,我先进去问问。”小东子出了马车,几步小跑的进了道观,柳风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肩背,不多时就看见小东子从道观里跑了出来。
“回主子,刚刚我去问了,他们说可以让咱们住下。”小东子说着嘴角带出一丝笑意,道:“您猜怎么着,我竟然还看到了刚刚的那些道士,似乎是来互通有无的,一个个穿着白衣,看着就怪怪的。”
“那些人的事我们何必去管,走吧。”柳风走下马车,手里握着一把折扇,好一幅翩翩公子的模样。
“是。”小东子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灰溜溜的跟在了后面,两个侍卫将车马拉向后院。
柳风走进道观的时候便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道士走上前来,柳风微微躬身,道:“打扰道长了。”说着便从袖口拿出一张银票,道:“还请道长笑纳。”
那道士掸了一下拂尘,道;“公子多礼了,贫道乃是出家人,公子住下便是,无需这些身外之物。”说完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那就多谢了。”柳风将银票收了起来,点了点头便与那道士一起向后院走去。
柳风这一道看见了几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便随口问道:“敢问道长,这些人也是道观中人吗?”
“他们是樊瀛人。”前面的少年缓缓说道:“我们道观每三年便要与玉仙宫的人论一次道,这次他们上我们这里来,下次我们上他们那里去,循环罔替已经很多年了,现在师傅在前殿接待他们,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公子见谅。”
“哪里……”柳风的嘴角带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跟着那小道士走进了后院。
这道观的后院十分雅致,柳风走进厢房后见这厢房正对面挂着一幅太极图,旁边还有一副太上老君的画像,地上放着两个蒲团,一看便是修道之人住的地方。
“公子休息吧,贫道告退了。”那道士又行了一个佛礼便退了出去。
小东子将身上带的行李放在桌上,开始一点点的收拾起来,道:“这厢房倒也干净,少爷您好好休息吧,坐了一天的马车也累了吧。”
柳风没有答话,在屋中走了一圈便走到窗前,将房后的窗子推开,却将窗子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啊……抱歉。”柳风说了一声抱歉便抬头看向被撞的人,只见这人穿着一身白衣,头上还带着纱帽,看来是樊瀛人,可现在的天气戴着纱帽多少有些奇怪,而且现在天色已晚,这样不会挡住视线吗?
“你没事啊,有没有撞到?”柳风伸出手去,想要帮他将纱帽扶好,而那人却伸手挡住了柳风的手,柳风这才发现这只手纤长莹润,好似女人的手一般。
那人没有再说话,柳风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自己,反正那人一声不吭的便离开了。
“少爷?”小东子几步走了过来,将桌上的蜡烛点亮,看了一眼走廊里的人,道:“那些樊瀛人都怪怪的,少爷还是少和他们说话为妙。”
“你怎么变得那么啰嗦,快去收拾。”柳风双手环胸的说道,遂看到小东子苦着一张脸继续去收拾东西了。
转日
今日柳风起了一个大早,而小东子也神清气爽的来伺候主子洗漱。
“公子!”外面的一个侍卫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太好。
“怎么了?”柳风接过小东子递上来的帕子,擦着脸上的水。
“前面的达兰江涨水了,这几天正是涨水的日子,连桥都淹没了,恐怕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了。”侍卫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要几天才能退下去。”柳风继续用帕子擦着手上的水问道。
“怎么也得三五天,要看那边的天气了,若是不下雨三天就退水,若是一直下的话怎么也得十天。”那侍从据实说道。
“罢了。”柳风将巾子扔进水中,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在这里多待几天,反正去了那儿也是闲差,不差这几天。”
“公子说的是。”那侍卫点头说道,柳风转身对小东子说道:“你去将银票递给那道士,就说我们要在这里多待几天,等达兰江退水了再走。”
“是。”小东子应了一身,转身去拿银票了。
柳风一个人走在院子里,这里离达兰江不过几十里,真想不到那里此时风雨交加,这里却是如此宁静。
柳风随意溜着,却在一颗树下看到昨天那个奇怪的人,柳风好奇的走了过去,道:“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柳风真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们樊瀛的道士,只能先唤他公子。
那人将头转了过来,却依旧带着白纱,柳风正不解的时候却见一道白光闪过,他下意识的躲开却见身后的树上盯着三根银针。
“哼,好歹毒的人。”柳风的眉头皱了皱,自己与他无冤无仇他竟然下此毒手,他倒要看看这人的真面目。
柳风说完便几步走上前去,那人迎面就是一掌,柳风伸手迎了过去,看那人刚刚使针的力道便知是有内力的,所以柳风这一掌也是使了八分力,岂料这一掌下去竟然将那白衣人打倒在地,恐怕他也是没想到这书生竟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咳咳……”那人向后退了几步,靠在身后的树上,一手捂着胸口。
“你……你没事吧,我不知道你的内力竟然那么……”柳风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几步过去摘下了那人的面纱,而面纱下的一张脸却让柳风看得一愣,他自问在宫中见过不少绝色美女,而与眼前人想比,简直是天地之差。
“你看够了吧……”一声虚弱的声音想起,那人虽然长得美,此时却一脸阴沉的看着柳风。
“啊……在下不知你是女儿身,原来是位姑娘,在下失礼,还望姑娘见谅。”柳风在心中骂了自己一顿,该死,他本以为这是个男人,没想到与自己对掌的竟是一个女子,顿时感到羞愧难当,怪不得人家要拿银针射自己,恐怕是将自己看成了浪荡子也说不定。
第4章:初识
“你说什么!”那人脸色阴郁的看向柳风,其实此人乃是玉仙宫排行第三的弟子,名为展星魂。
“抱歉,在下真是失礼了。”柳风赶紧向后退了一步行礼道。
展星魂捂住胸口咳嗽了几声,坐到一旁的石凳上,道:“你是何人?”展星魂的声音本就雌雄莫辩,配上那一张偏阴柔的面容倒是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女子。
“在下柳风,京城人士,刚刚科举完打算出来散散心。”柳风躬身说道,半对半错的说着。
“怎么?落第的书生?”展星魂上下打量了一边展星魂笑道:“你这样的身手应该去考武状元才对。”
柳风笑了一声,没有回嘴,道:“小姐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
“不必了。”展星魂站起身子,却不料身子一颤,险些跌倒在地。
“若小姐信得过在下,在下愿意为小姐输内力治伤。”柳风对眼前的‘女子’十分愧疚,所以便打算为人家疗伤。
“你会疗伤?”展星魂对于这个‘小姐’的称呼也没有反驳,自己败于这人已经很丢脸了,既然他要以为自己是女人,那就让他继续误会下去吧。
“嗯。”柳风点了点头,展星魂思量一番,道:“既然如此,你就随我回房治伤吧。”
“这个……呃……”柳风犹豫了片刻,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是不妥,而且还是在这道观中,柳风从没接触过樊瀛女子,心道这些樊瀛女子还真是开放啊!
“还磨蹭什么。”展星魂侧首对柳风说了几句,说完便径自进了房子。
柳风眨了眨眼,想自己也是一个堂堂君子,又是救人,又何必拘泥于这些小节,想至此便跟着展星魂走了进去。
柳风见展星魂的房间和自己的也差不多,随即坐到桌边的椅凳上,道:“在下还不知道小姐的闺名,不知可否……”
“展星魂。”展星魂眉头微蹙的说道,这个书生还真是迂腐,自己听到‘闺名’这两个字就想给他一掌,却无奈自己的内力不如他。
“原来是展小姐,失敬。”柳风彬彬有礼的站起身子说道。
“该死!你够了没有!”展星魂一巴掌趴在了桌上,道:“难道你们汉人都是这般酸腐,我不喜欢这些,你叫我的名字即可。”
“咳咳……好吧,那我们疗伤吧。”展星魂干咳了几声,心道这樊瀛女子虽然长得美但这性格还真是不敢恭维啊。
展星魂瞪了他一眼,盘腿坐在蒲团上,而柳风也撩起袍子与展星魂迎面而坐,四掌相对。
柳风用自己的内力打通展星魂的脉络,半响后额头上便冒出了些汗水,展星魂也觉得身子舒畅了不少。
半响后柳风放下了自己的手,脸上尽是疲惫,道:“我为小姐调息时发现小姐身子里的功力十分不稳,又属阴损……实在不宜多练,再练下去恐怕会更加伤身。”
“你少废话!你懂什么!”展星魂大骂一声,如今鬼花教的老教主年岁已大,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在玉仙宫中选取可造之材以接任教主之位,玉仙宫的功夫太过平淡,就算自己怎么练都赢不了前面的两位师兄,所以展星魂便偷着练了毒功,刚开始的时候还十分顺畅,只是最近越练越觉得身上酸痛。
“呃……在下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在下从小便练习一些修身内功,若姑娘不嫌弃,我也可以教你练习,反正前面也泛了水灾,在下闲着也是闲着。”柳风讪讪一笑道。
“你说你要教我内功?”展星魂的一双凤眼微微挑起问道,实在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随意教人武功的道理,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冷笑一声,道:“难道你还想着让我以身相许作为报答不成?”
“不不不……你不要误会,在下绝无此意,不然让我天打雷劈!”柳风立即竖起三根手指说道,脸上满是诚恳。
“呵呵……”展星魂被这书生逗得一笑,道:“好,我就相信你。”既然是白食哪有不吃的道理。
“那以后我们每天下午找一个时辰,可地点在哪呢?”柳风眉头微蹙的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后山的山顶有一块空地,而且环境也不错,就那里吧。”展星魂想了想说道。
“好,那个……若姑娘不放心的话也可带上几个同伴。”柳风很好心的建议道。
“哈……”展星魂摇头笑了笑,道:“迂腐……”
柳风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离开了展星魂的房间,展星魂目送着柳风离开,他本就不承认自己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既然这个呆子要教自己那就让他教好了,展星魂再转头的时候见蒲团旁放着一把折扇。
展星魂将那把折扇拿了起来,打开后见上面画了几棵竹子,旁边盖着印,上面赫然写着‘柳风’二字。
展星魂将折扇合了起来扔在一旁的案桌上,想着哪天再还给他。
柳风回房的时候小东子正在摆碗筷,见柳风走进来便道:“公子回来了,我还正想去找您呢。”
柳风坐在桌边,道:“那个玉仙宫还有道姑吗?”
“啊?道姑?”小东子被问到摸不到北,挠了挠头,道:“这个我哪里知道,难不成是既有道士又有道姑,这倒是热闹,呵呵。”
“你想什么呢!”柳风拿筷子敲了一下小东子的头,道:“樊瀛跟咱们文国自然不一样,这也没什么。”
小东子拿起饭碗盛着饭,道:“难不成主子看见道姑了?我怎么没看见一个?”小东子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
柳风径自琢磨着,也觉得这个玉仙宫好奇怪,功夫怎么会如此阴邪?
小东子端过脸盆,道:“主子您净手吃饭吧,那些樊瀛人的事情管他做什么,我们等那边退水了就走,能和他们待几天啊。”
柳风摇了摇头不再想那些事,挽起袖子开始净手。
第5章:倾囊相授
转日
柳风依言来到了后山的山顶,见这里云雾缭绕,好似仙境一般,空地边上种着几株松树,看着十分雅致。
柳风走到空地边向下望去,见这山涧也是深不见底,柳风正看得入神就听身后传来了展星魂的声音,道:“在看什么?”
“没什么。”柳风转过身子,见展星魂还是穿着昨日那件道袍,在这云雾缭绕间好似仙子一般,可惜这样的人竟然是个道姑,不然应该有许多男人想要娶她为妻吧,柳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眨了眨眼,道:“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那是自然,我们开始吧。”展星魂淡淡的撇了柳风一眼,径自跳上一旁的大石,柳风也跳了上去,两人面对面坐好,就好似昨日一般。
“我身上的内功是剑派的内功根基,倒也是中原的正统内功,我们中原的内功分为……”柳风刚要为展星魂介绍就被展星魂打断,道:“你怎么总是那么啰嗦,你会哪个就教哪个,说那些你会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