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热门唯美 > 美人师傅别乱来(穿越)+番外——米冬日

美人师傅别乱来(穿越)+番外——米冬日


文案:

我要美男!有的,全是极品美男,包括男主,男配,反派,45岁以下只要出场全是极品!

我是腐女!要得,本文男男有爱,没有女主,涉及男男生子,第一男主小白正太年下受,第二男主颠倒众生,无敌超强,诱人攻。

我要穿越!O啦!架空穿越,师生恋,前世今生,微微有神魔,宫斗什么真的不多,虐恋也没有的。口水美男,极控正太,男男是王道!

不腐不要钱,走过路过,千万您要挺住,美人卖萌,妖孽卖腐,不管是天使还是半神,统统脱了裤子,绽放菊花!

要不要脸,这个世界都是男男间情的温床;推不推倒,这个正太都要被压迫;良知神马,就让它随菊花一起毁灭吧!

哈利路亚,感谢CCTV!正太要当爹,蛋蛋要孵化,可惜是单亲家庭!

要不要半神兄弟一起抱,四大天王胸前靠,傲娇女王需推到。美人师傅啊,您呀,到底还要不要乱来啊?

第一章:穿越正当时

穿越正当时

嗯~,眼睛好涩。

咦,这是啥?蚊帐吗?

不会吧?雕花木床。

难道,穿了?!都不知道自己人品恁好的,穿越这种特等奖都能中。

嚯嚯嚯运气来咧,航空母舰都挡不住啦~强忍住仰天长啸的冲动,一个鲤鱼打听窜到镜子跟前。

嗯?细细的眉,肿着的丹凤眼(应该是哭过的原因),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的粉唇,顶着两团发髻的鸭蛋脸。

这、这不还是原造型吗?只是年纪要小的多,十一、二岁的样子。

唉,为什么不是:眉如远黛,眼含秋水,鼻若葱管,肤如凝脂,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呢?

再不济也应该:弯眉如初月,凤眼带风流,粉唇若樱瓣,面带桃花惹人醉啊?哎,这后面不论是闯荡江湖,还是夺嫡宫斗,都很难一炮而红了哦。算咧,知足常乐。好歹拾掇拾掇也是秀色可餐的粉嫩小萝莉一枚。

站起来,看看四周,木梁,木柜,木床,木桌,木凳子,基本肯定是古文魂穿的了。看摆设雕花,没见过,架空的可能是51%。家境还是不差的,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活动了下手脚,身子不算差,头上,脖子上,手腕上都没有伤痕,伸出舌头瞧瞧,舌苔正常,基本排除病死、自杀、他杀和毒杀的可能性。

开门声打断了思考,进来的是个十三,四岁圆脸圆眼的小萝莉,一身粉裙,见到我,先是福福身,俏生生的开口道:主子,您醒了。老爷在大厅等您呢!接着就开始帮我洗漱。

正在犹豫要不要使出穿越第一招:失忆呢。小丫头出声打断我,主子,您~~小丫头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不会吧,小丫头恁快就发现我是假冒伪劣的了?我心中暗叹道,一定要扭转扭转!于是我摆出一副忧郁神色,开口道:其实,我~失忆二字还含在嘴里。指尖她扑通跪倒在我面前,泪汪汪的求道:主子,您就放过士伟吧,不该这样的啊!

手忙脚乱的扶起她,连声道:没问题,没问题!放过,放过。还没问怎么回事儿呢,主子,主子,雅欢,雅欢,呜呜呜~小丫头趴我怀里泣不成声。

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到了大厅的,头疼啊。正上方太师椅上坐着的男人一脸严肃。三十多的人五十多的表情,不是老板就是老爹。

对他行礼道:孩儿见过爹爹。去见过你三位娘亲和兄姐吧。看我愣那儿,略有不悦的蹙了眉道。

坐着的那群脸糊白面,面目不详的欧巴桑和歪瓜裂枣的一对十五六的少年男女,大概就是吧。恭敬的行礼道:孩儿见过三位娘亲,见过兄长,姐姐。

暗自吁了口气,美女果然需要丑瓜衬托,跟他们比起来,姐绝对的乌云秀发芙蓉面啊,哈哈哈!这屋子里除了我那便宜老子还算能看,如果他能刮掉那两撇八字胡和多笑笑,不定能混个英俊老生当当。

所以,厚厚厚,姐就是当之无愧的本屋第一美女。

你娘亲去的早,你身子也不好,本不想让你进宫。不过,你既然执意要去,那就要记得自己的身份,丢了少卿府的脸面是小,切记莫失了贵妃的面子。再有,士伟那孩子也是要进宫的,你二人若不在一起便罢,若在一起绝不可再有昨日之事!你可都记住了?老头子絮絮叨叨的威胁我。

爹爹放心,孩儿已知错了,断不会再惹爹爹生气了。赶紧识时务的低头认错,熬过这关再说,唉,年纪不大话可不少,更年期提前?!

看我认错及时,态度诚恳,老头子打结的眉毛也稍稍打开了些。我赶紧顺杆往上爬,道:爹爹若无其他事情,可否让孩儿去看望士伟?

嗯,你去吧。老头子挥挥手点头道。我行了礼,逃也是的溜了。

士伟登场

雅欢领着我往士伟住处去,我有心想打探一番,可瞥了一眼她那此恨绵绵无绝期的脸,嘴里的话就又吞回去了。

士伟的住处在府里的最南角,是个单独的小院子,不大却清净。走到门口,雅欢敲了门道:士伟,主子来看你了!

门没关。嘶哑的少年声。

一边推门进去,我一边暗想:好大的架子哟,看来得小心应付!

简单的床上半卧着的少年,面无表情的看向我。

我也看着他,目光灼热,兽血沸腾。没料到啊,没料到啊,我前世想过一百种见到他的方式,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热泪盈眶,感谢主,感谢安拉,感谢太上老君,感谢如来佛祖,感谢cctv,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小妹的照顾和关注,谢谢你们把我穿到了这里,尤其感谢你们为了弥补我穿过来可能,或许会发生的伤春悲秋,竟然把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蹙眉千人愁,一回眸万人醉少年版刘天王安插在小妹的身边,这,这叫小妹一颗粉嫩嫩女儿心怎一个喜字了得!

冲到床边,我一把抓住偶像大人的玉手,激动地语无伦次:我,我,我,你,你,你,那个,那个,那个,你,你好!满面通红,我咬住下嘴唇,晶亮的眸子热血燃烧成红色,紧紧的盯住床上受惊的少年。美少年轻蹙了一双漂亮的剑眉,仰起头和雅欢对了个眼神,抽出被我握得通红的手,哑声道:我没事了。尴尬的收回罪恶之手,我讪讪的傻笑。怎么办,怎么办,冷场了!我要继续搭讪才对啊,对,一定要把到手!私下已经把美少年看做穿越必把对象的我暗下了决心。那个,你定亲了没有啊?跟我是什么关系啊?因为美少年变成浆糊脑袋的我不经思考就冒出上面的话。

美少年猛然将那双浅褐色的略带忧郁的秋瞳投向了我,我心中大喜,回给他一个灿烂到嘴角裂耳根儿的笑容,浑然不知危险的到来。

雅欢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士伟,后者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一咬牙,雅欢端起床边半热的血糯黄豆粥,大喝一声:邪魔退散!哗啦一碗粥从我头顶浇到前襟。

肖邰坚回魂了~肖邰坚回魂了~床上的士伟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锣,一边敲一边招魂。

我抹了一把脸,刚要开口,床上的那位又掏出一张黄符,吐上口水啪的一下贴到我可怜的脑门上。

疯了,真要抓狂了!我一把撕掉黄符,擦掉头上不知名的液体,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现行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跺脚转身就跑出去了。雅欢在后面紧紧跟着,唤着主子,主子。我越跑越快,眼眶里的眼泪不听指挥的往外涌。直到再听不见别的声音,我才停下来。

眼前是个小水塘,嫩绿的荷叶恰恰铺去多半的水面,阵阵春风,吹皱池水,掀起莲裙。收住眼泪,下意识的走到水边。水中的小少女红着一双凤眼,红红的小嘴高高嘟起,因奔跑而散掉的发髻上还沾着几粒儿黄豆。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小嘴嘟的更高了。想到自己初来咋到就这么悲惨,嘴角一撇,泪珠儿又开始泛滥。强忍住眼泪,我安慰自己,女主都是先苦后甜的,哼哼,小美男等着吧,回头姐把上你了,一定好好虐恋一番!想着想着,我又开始邪恶的陶醉了。只是一想到头上身上粘不拉及,我就怒从胸中起。一把扯散了头发,我开始脱衣服,实在受不了,姐可是有名的洁癖狂啊。

真正的悲哀

如果之前受的气不过浮云飘飘的话,那么接下来,我所受到的打击则彻底让我对这次穿越产生严重的怀疑。

因为,因为,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返古架空重活自己的穿越,这,这是一个女变男的穿越!我,好好一个大姑娘,竟然穿成了十一二的小正太!其实女变男就女变男,也没什么,问题是为什么我要有个少年版刘天王的青梅竹马呢?!那一瞬间,悲观甚至绝望充斥了我幼小脆弱的心灵。呆呆的浸在池水里,我深深的叹了口气,上辈子我宵想了十年,这辈子却生为同性,看来我们真是没缘分啊!把头探进水里,晚春的水已经不甚寒了,我的痴心妄想却结成冰疙瘩碎成粉末!

水冷,早些起来。还是那个嘶哑的声音。我猛的站了起来,河边站着那英姿挺拔的美少年,十四五的样子,干净的白袍,入鬓的长眉下是那样忧郁的双眸。我死死盯着他,一步一步向他走近。他侧过头,低下眼,似乎不堪被我眼神骚扰。走到他面前,我看到自己比他低了一头多,恰恰到他肩头,就张开手臂搂住面前人儿的腰,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我把头枕上他削瘦的颈窝,轻轻的说:我只想抱抱你!过了很久,久到我真想闻着他身上淡淡清茶的香味永不睁眼。我听到了他的叹息,松开了双手,退出暖人的怀抱,伸手接过他拿来的干净衣服。抬起眼,微笑的说:帮我穿好吗?心里却好怕他会拒绝。好在我的青梅竹马只是一语不发的接过衣服慢慢帮我穿好,他温暖带着薄茧的手抚过我微凉的身体,激起一片潮红。不多时衣服就穿好了,只是还淌着水的及腰长发把新换的青衫又染湿了。不得已我偏着身子,把头发拉到身前,慢慢挤水。只是头发又厚又长,我捣鼓了半天还是湿哒哒的。又是那双温暖的手接过我的长发,轻轻一拧,几缕白烟腾起,头发就半干了。我吃惊的瞪大眼看着士伟,心里面那个翻江倒海啊!会武功,会武功诶!

士伟看我瞪着眼,张着嘴,轻蹙了眉,我赶紧识相的闭上嘴,合上眼。略过了几秒,我收拾好心情,睁开眼,却促然对上那忧郁的褐眸,心头一跳,忙撇开脸,故作平静的说:我累了,我们回去吧!夕阳西下,把我和士伟的影子拉成长长的两条,渐渐又融合成一个更长的黑影

第二章:各奔前途

入宫

主子,该起了!清甜的萝莉音,我迎来了穿越后的第二天。小丫头红着眼给我洗漱打扮,扑了层薄薄的粉,又点了额红。站远些,对着镜子瞧瞧,细眉凤眼,粉衫白裤,额间的朱砂平添了几许俏皮,好一个坠入人间的小哪吒呀!满意的对自己笑笑,回过头就看见雅欢泫然欲泣的小圆脸,真正把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小姑奶奶又怎么了!

主子,呜呜,雅欢舍不得主子!小丫头一把抱住我,一边嚎着:主子,呜呜,您,您以后还会,还会叫雅欢伺候吗?主子,呜呜,您要记得,记得出宫就来叫上雅欢,呜呜呜~我一边安慰着雅欢,一边心疼新换的衣服。

好容易上了马车,就看见士伟已经在车里了。还是一袭白袍,头发不像昨天那样半披半束,全部梳上去用一根白玉簪束起。我上去的时候,他正抚摸着一根七孔白笛:专注的眼神中满满的柔情,扬起的薄唇泄露少年怀春的心。心头泛起一片酸意,我轻咳了一声,勉强摆出笑容道:早!看到我,他的眼神暗了暗,不带感情的声音:早!

有些尴尬的坐到他对面,我掀起车窗帘,看着外面大同小异的红墙蓝瓦,只听得到车轱辘压过石子路的声音。我被沉重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还是没忍住,努力扬起嘴角开口道:愿意吹支曲子给我听吗?

沉默的少年拿起白笛放到嘴边,一首悠扬的曲子就从他唇瓣边溢出。我仿佛看到蓝的天,绿的草,奔跑的少年们手拉着手,只是,晴朗的天空也会乌云遍布,春草也有成衰草的时候,寂寞的少年独自立于秋风中孤星泪,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又这样的感觉。明明是不同的空间,却是那么像的灵魂。一曲终了,我听红了眼眶,哑着嗓子叹息一声,道:我知道有一首曲子跟这很像,唱给你听好吗?对面少年低着眼,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轻点了头。我开口唱起了《孤星泪》: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藏在你身上已经几万年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见让我温暖你的脸庞唱到最后,我哭了,少年用他单薄的胸膛圈住我,一言不发,抬头间看见那褐色的眸里有晶亮的液体滚动

就这么靠在温暖的肩膀上,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管家的声音传来:小主子,士伟公子,到宫门了!

我和士伟一前一后下了车,随着其他要进宫的少年一同迈入了宏伟的皇宫。

两边是似曾相识的亭台楼阁,认识或不认识的花花草草,周围的少年们也有低声私语的,很明显大家都很兴奋。我紧紧拽着士伟的手,靠在他身边,莫名的紧张和压迫感让我无心欣赏玉宇琼楼的宫殿,只想躲在士伟身后。

前面两个少年正在对话,吸引了我的注意。犀利哥,你说咱们会被分到哪里呢?小些的少年问。分到哪里?一等自然是留在殿前伺候圣上;二等则是太后宫;三等嘛,因为三殿下还小,就是大殿下的皇子宫。大些的少年颇自信的回答。犀利哥如此胸有成竹,定是会分到殿前的,小弟在此先恭喜大哥了。小小少年就已经把马屁神功练得出神入化了。这两个小正太就这么一路恭维到目的地。

那是一座四角攒尖,镀金宝顶,麒麟纹饰的方形殿,殿门悬有佑绶宫的鎏金匾。

我们跟着宫人进了殿,这时已没有人敢出声说话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我也松开了士伟的手,不过还是紧挨在他身边。

分手就在今天

不多时,宫人就喊道:皇上驾到!我跟着众人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又是磕头又是下跪。

我感到有人用目光扫过我,浑身一个激灵,紧张得心都跳到嘴巴里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有人离开的脚步声和宫人那句摆驾回宫!跪着的众人又是一番磕头万岁。就这么一头雾水,甚至连皇帝的背影都没见到,就结束了!我抬起头疑惑的望着士伟,他却一言不发的在那里摆酷。我正腹诽着呢,就看见一个白头发的老宫人在发牌子,接到的都一脸激动,有一个眼泪鼻涕都一起流了。旁边的人也都满眼羡慕的道着贺。

莫名其妙!我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心里明白这一等奖已经产生,而我无缘,如此而已。

那老宫人把接到牌子的人都带走了,又过了一会儿,就又听见了宫人尖锐的嗓音:太子驾到!

又是一番磕头喊口号,我动了动嘴皮子,心里想二等奖要开奖咯!没料到这太子跟他老子不同,不喜欢搞神秘,我们的口号刚喊完,他就让我们平身了。

我偷偷抬头打量那太子,却轰的一下石化了。我,我,我到底是穿到哪里了?不会是香港古装片拍摄基地吧?!

面前的太子,身材颀长,面如白玉,蹙眉入双鬓,黑眸如灿星,悬鼻薄唇,一举手一投足,尽显风流儒雅,这,这,这,不活脱脱王子版的过儿吗?古大帅哥没穿去大秦,得是过来陪我了?!可是,可是,为什么我是男主呢??无语问苍天,双目泪横流啊!!

许是被过于灼热的目光反复燃烧太久了,太子对着我露齿一笑。天呐,他对我笑,对我笑了,不是我眼抽筋看差了,是真的对我笑了也!好温好柔哦,还有一对酒窝,萌啊~好萌啊,谁来救救我,我快溺死在酒窝里了!

正当我眼冒桃心,嘴淌口水的时候,士伟轻握了我的手一下下,我赶紧收回口水,正襟而立,小声道:谢谢!再不敢造次。

不多大会儿,太子也回宫了。残酷的事实证明:虽然穿越了,不过我的RP值并没有增加,所以,二等奖也没有我的份。

大厅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所幸士伟还在我身边,不论到那里,有他在我就安心了。

三皇子驾到!伴随着那尖锐的声音,三等奖又掀开了序幕!大皇子的风格像极了他老子,所以我连他是扁是圆都没弄明白,就,就,就GAMEOVER了!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两鬓斑白的鹰钩鼻老宫人把牌子发给我前面4个,我右边1个,好了,就剩下我和士伟了,老宫人手上拿着最后的一块牌子,来到我面前,我高兴的伸出手,他则微笑着把牌子交给了士伟!我当场就被雷劈到了,牌子发完了,那我怎么办?

突然想到路上似乎听到有人说,没排上号的就是去打杂儿。打杂儿~,打杂儿~,我,穿越女变男主,历经千辛万苦,到这儿来打杂儿~~~(回音)

最后几人也要走了,士伟低着眼看着我,长长的睫毛遮住忧郁的褐瞳,低低嘶哑的嗓音不带任何情绪的对我说:这个给你,多保重!说着递给我一个手掌大小的锦囊。我也低着头,遮住凤眸里滚动的液体,扯动嘴角,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只能发出梗咽的声音,勉强的也说了句保重,更是不敢看他离开。

我的前途

就这么低着头,直到所有的脚步声都渐渐远去。我也小心的收拾好心情,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种种悲惨命运。这时一个年轻的宫人向我走来,道:您是肖邰坚,肖公子是吧?我当场就被雷了一把,小太监?!这个名字也太极品了吧?!强忍住内心的刀割,我虚伪的作揖道:在下便是。

呵呵,恭喜肖公子啊,刚刚皇后娘娘交代,要给武国舅武左哲尚书大人添一名贴身书童,如今佑绶宫中除了公子,哪里还有别人,岂不要恭喜公子吗?那宫人意有所指的道。

武左哲?吾作者?哎呀,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还又是国舅又是尚书的,本小公子的福气来了!!我心里跟开了花似的,美滋滋的。看满脸红包拿来的小公公也顺眼了,幸好早上管家都有给我们准备赏钱。收了赏钱的小公公满脸堆笑的带我出宫去尚书府了。

出来宫门,总管还在。对他道明此番进宫的结果,就自信满满的走向通往光明的尚书府了。

来迎接我的是尚书府的总管,五十岁左右,身材魁梧,白白胖胖的,半谢了的花白头发,笑眯眯的一脸和气。我一见到他就觉得眼熟,再加上他姓毛,我就认定要叫他毛爷爷。

毛爷爷对我这个半路跑出来的孙子也喜欢的紧,笑眯眯的直摸着我的头唤我:坚娃子。

府里的正主子作者(左哲)大人半个月前领命去南方赈灾了。虽然有些好奇左哲大人到底是不是作者大人,我还是认命的在尚书府里享受米虫生活。

我逍遥啊我自在,我每天睡醒等吃饭,吃完等睡觉,像花园里的花朵儿一样快乐的成长。

第三章:犹抱琵琶半遮面

信息积累

一个月过去了,除了身高突飞猛进外,信息的掌握程度也与之俱增。

这个空间只有一块大陆,且被一条被称作植南山的巨大山脉分为东南块和西北块。这两大块又各有一个霸主国。东南块的霸主是郸国,崇尚以文治国,兼容并蓄,是文化艺术和商业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我现在就是在郸国首府傅城;西北的霸主国是梅国,都城钕,有着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的尚武传统,据说那里的男子都生的赤发碧眼,身材高大,勇猛凶残。因为植南山素来以奇险着称,千尺幢,百尺峡,四季瘴气弥漫,毒蛇猛兽遍布其中,故而两大强国交往并不深入。只有不怕死的商人一年两次的通过断背崖带来各自的特产名物。

而我,大名肖邰坚,四品少卿肖龚大人庶出的幼子,芳龄十一。娘亲是以出产美人文明的,太郭族仁耀部落的两大美人之一,可惜在肖邰坚四岁时就魂消香陨了。

在郸国,是非常注重人才培养的。所有三品到六品官员家中,十一岁到十四岁的少年都会被送入宫内,或做书童,或当侍卫。一年之后,优秀者会被着重培养,日后委以重任;淘汰下来的也可以发奋读书通过科举展开仕途。

在这一年的实习期内,少年们是不授官阶的,一律被称为太监,其中殿前太监又被恭称为公公。听到这儿的时候,我正在吃杨梅,结果就是核卡嗓子眼里,上不去也下不来。顺了好几口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些在宫里打杂的宫人又叫什么呢?毛爷爷拍拍我的背道:那些阉人是吧?多半叫伪娘。含在口里的茶水噗一下全喷地上了,额的个神咧,伪娘,伪娘?!还真现代,左哲大人你快回来,让我死个明白,到底是不是穿到您老的书里了啊?

提到左哲大人,就不得不提到天之骄子四个字了。十五岁状元及第不久就封了大学士,十八岁加拜工部尚书,是郸国神话级别的人物。据传他风姿卓越,举止非凡,只是有疾在身,一出生就被高僧带走,十五岁回来时就面覆玉甲,连皇后娘娘都不曾见过他真面目。

而那位我只闻脚步声,未见其人的皇帝,则是人人称道的大明君。35岁的年皇上,亲政以来,发愤图强,勤政爱民。膝下三子一女,长子年厦恭刚及弱冠,因母妃地位低下,不曾列为预备继承人;次之年厦寿也就是太子殿下,与左哲大人一样是十八好年华,母妃是已过世的雪皇后;三子和三女是2年前肖贵妃所生的一对龙凤胎,据说皇上听说生了龙凤胎,当时就龙心大悦,赐名陆风,芙蓉,百日宴也足足摆了九天九夜,可见隆恩浩荡!

听到这里,我已经由衷的接受自己小太监的名字了,总比年上攻,年下受,陆风,芙蓉这些好多了,哈利路亚,阿门!

言归正传,这备受龙恩的肖贵妃是什么人呢?哈哈,她的亲哥哥就是四品少卿肖龚肖大人是也。也就是说,因为出产了这么一位极品妃子,我那便宜老子官跳三级,从七品的太常博士一跃而成四品太常寺少卿,肖妃也从嫔提成了贵妃,当真是母凭子贵啊!

左哲大人回来

听故事和长个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的,一晃夏天就来了。听福伯讲,六月的傅城是看不到飞鸟的,因为鸟都热得退毛了,没毛的鸟能飞吗?这当然只是笑话,不过傅城的热确实名不虚传!

到底有多热呢?我现在白天除了蹲坑的时候在茅房,其他时间一律泡莲花池柳树荫底下,打死不出来。晚上是不好泅水的,只能把门窗都大开,铺上凉席。只是又热又闷,躺下不到一刻,凉席上就是一个人的印迹,汗水泅的。蒲扇摇开,热风烫面,一夜辗转,心烦气闷。

如此过了几日,天天顶个熊猫眼,也不想吃,也无心玩耍。毛爷爷心疼我,说:坚娃子哦,你晚上也到莲花池去乘凉吧。爷爷给你扇风。当天晚上,兴冲冲跑到莲花池,果然已有不少侍卫仆人搬了竹床,凉席乘凉。我也回去抱了凉席,试着坐坐,不行,还是热,且还有蚊虫叮咬。毛爷爷就坐旁边给我扇风,不忍心让老人家给我扇风,一边汗流浃背,一边违心的说:哎呀,果然是水边凉快啊,一点儿都不热了。毛爷爷您别扇了,有自然风呢!天知道那滚烫的自然风,吹到身上是什么滋味!躺在凉席上,一边数着被蚊子又叮了几个包,一边从三字经背到出师表,折腾到后半夜,才渐觉凉意,迷迷糊糊睡了。可惜没一会儿,就有人摇我道:小坚小坚,快起来,主子回了!揉揉眼,天刚蒙蒙亮,心想,左哲大人您老早不回晚不回,就这会儿回,虐我是不是?

打着呵欠到了大厅,几个丫鬟医师正手忙脚乱的围成一团。我看着觉得好笑,又是热水又是毛巾的,得是生娃娃呢?!

从人缝里,只能看见一片黑色绣金丝的披风,还有握着披风的一只手。那是一只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手,当时我就想到戏词里唱的双手百嫩如春荑,我以前不认识春荑,现在也还是不认识,不过我知道那是一种草的嫩芽,白白嫩嫩,细细长长,轻吮其尖,有淡淡甜香环绕唇舌。那只手就让我很有食欲。指头很长,关节却不明显,皮肤白的泛出粉色,却不见血管。怎么说呢,嗯,对了,就像ps过的,就是那种感觉。我想就是王妃公主都不见得有这样的一双手!

没多久,丫鬟和医师们都散开了。我才看清些,那是一个清瘦的人,虽然裹在披风里,依旧有这样强烈的直觉。头上带着帽子,从额头遮到脖子。个子不高,可能也就175公分吧,坐在那里不好判断。

你就是肖邰坚吧!悦耳到让人发懵的声音。真懵了,一是这声音太太太好听,二是没料到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叫我的名字。

主子叫你呢?还不快回话!毛爷爷看我愣那儿,赶紧提醒道。

嗯,是,是的,大人。我可不想叫他主子,万恶的封建社会,哼!

嗯,你扶我回房可好。好娇媚的声音哦,柔柔的,酥酥的,让我忍不住想冲上去,一把掀开他的面具,扯开他的衣襟,然后指着他光滑粉嫩的玉颈,大声喝道:你,果然是女扮男装的!(意淫中)

事实上,我没那个胆,他也未必是她。走到他身边,握住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柔荑,扶他起来,扑鼻的竟不是我想象中的药味。他身上的味道有点咸,还带着淡淡的腥味,就像清晨的第一缕海风,澎湃而温暖,给人清新原始生命力的感觉。一个病美人带着海洋的气息,却给人和谐的感觉,这本是很诡异的事情。但更诡异的是,这味道给我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熟悉的竟让我有了流泪的冲动。带着纷繁的思绪,扶着他回房了。

房间里的热血沸腾

回到主卧,扶着他坐下,然后就傻站在一边。其实也不知道,现在是应该走呢,还是留下。好在,很快注意力就被吸引了,左哲大人开始解帽子了!瞪大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瞧着。可是,我忘了,左哲大人是面具男,就是解开帽子,也不得窥见真容的。所以,我不得不失望了。如此美人,却不得见,心里那个痒啊,猫抓了似的。

左哲大人解开了帽子,不意间几缕青丝逃脱束缚垂落在如霜的香颈上,我吞了口唾液,好美,真正是娇滴滴,嫩娟娟,常得枕相怜啊。

目光从耳后游走到颔下,停,没有!没有!哈哈哈,没有喉结,果然是女扮男装的!

左哲大人开始宽衣了,要不要走呢?矛盾啊,想看啊,好想看啊,美人儿宽衣,噢~~(狼叫声),去他的非礼勿视吧!瞪大眼等啊等,脱了披风,脱了外袍,脱了鞋,然后躺床上了。好像现在是6月吧,还有人穿这么多睡觉的??彻底无语:人家女扮男装这多么多年没被拆穿,果然是有原因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