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热门唯美 > 仓库里的秘密情事--墨雨烟夜(11)

仓库里的秘密情事--墨雨烟夜(11)

时间: 2016-06-10 15:48:38


[唔]他就知道!倪悠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身后的密穴里被插入了一根手指。

[呼呼]沈宜努力放松自己的身体,让倪悠的分身顺利的挤了进去。

[哈真舒服!]倪悠满足的叹息。

[你为什么,嗯啊,总是在我出庭前的晚上,搞这种飞机!]沈宜气喘吁吁的问道。明天又要在庭上坐立难

安了

[当然是因为]倪悠停顿了一下,一边浅浅的深入,一边坏坏的笑道:[被好好疼爱过的小宜,穿着禁欲的制服侃侃而

谈的时候,特别的性感啊!]

[混蛋!]

斯文的沈宜也是会骂人滴

叶怀X苏远篇

[嗯啊小叶今天,只做一次好不好]苏远趴伏在床上,身体随着身后人的律动不断的摇摆。

[为什么?]身后的少年在一次狠狠的深入后停下了,问道。

[我明天要出差。]呼这该死的家伙技术越来越好,刚才那一下差点让他射了。

[去哪?]

[美国。]

[多长时间?]少年有些微微的不满,居然那么远。

[一周。]男人诚实的回答道,但是却没有诚实的告诉他,公事只要5天就够了,剩下的两天是他给自己的娱乐时间。

[]叶怀一时没有说话,一周的时间,没有自己看着,这个家伙说不定就会勾搭上多少个小男生了,他的魅力,叶怀

是知道的。

正在思考的叶怀忽然觉得包裹肉茎的密穴在微微的缩紧,眼神随即变的幽暗,扣紧了苏远的腰部,再次律动起来。

[嗯啊]苏远小声的呻吟着,同时偷偷松了一口气,勾引果然是有作用的,他应该不会反对了吧。

[呼呼]叶怀一边大力的抽动,脑子里还在不停的思考,身下的男人居然这么乖巧,一定有鬼。说不定就是想离

开自己的视线好放纵一次。

[啊啊我要射了]苏远低低的声音响起,即将到达高潮的快感让他忍不住抓住叶怀的手,放在自己的分身上



叶怀一边撞击他的臀肉,一边上下撸动他的欲望。

啪!啪!肉体的撞击声充斥着叶怀的耳膜,达到高潮射出后,他趴倒在苏远的身上。苏远的后背上布满了细密的汗

珠,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慢慢舔舐。感觉到身下的男人身体绷紧,忍不住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一次就一次吧,毕竟他

有工作要做。

起身后正要穿衣服的叶怀无意中看到,趴在床上的苏远,红肿的密穴周围,挺翘的屁股由于刚才的撞击,显得通红一片

。叶怀眼中一亮,立刻想出一个主意。

再次扑到苏远身上,在他耳边轻轻的问道:

[要出去一周是吗?]

[恩!]苏远点头。

[不会是想离开我的视线就去泡弟弟吧。]

[没有完全没有]苏远连忙摇头,同时把心虚的感觉压下。

[那你应该不介意我给自己的东西留点记号吧。]叶怀微笑着说道。

[啊?]苏远一脸的不解。

叶怀起身,把脸凑近他的屁股,随后传来了苏远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啊!!!]

[你干什么!]苏远气愤的问道,一手捂着屁股。

[没什么,不过是留个记号罢了。]叶怀淡淡的说道。

苏远立刻起身,站到镜子前面,厚实的臀肉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牙印,就在靠近密穴的旁边。

[放心,没有流血。不过没有半个月,应该褪不下去。]

[你──!这要是被人看见多丢人!]苏远愤愤的说道。

[我想,你的屁股,应该没那么容易见光吧,除非你想]叶怀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苏远,苏远感觉自己就是被蛇盯上的

青蛙

[没有!我发誓我没想出去乱搞!]苏远连忙举起手发誓,心里同时在滴血呜呜,可爱的金发小弟弟们离他越来越远



[那就好。那下周见吧。]说完,叶怀穿好衣服离开了,留下苏远暗自神伤,一会还要下楼去缴纳房费



尹秋枫X孟冬雷篇

[唔]男人低沉隐忍的声音异常的诱人。结实的双腿被高高架起,身后的密穴被粗大的肉棒不断的深入,每一次拔出[]

都能带出穴内早已满溢的白液。

[哈啊尹秋枫你他妈的有完没完!]话音刚落,身上的男人在他体内的敏感点上种种一撞,孟冬雷无法控制

的再次射了出来。白色的液体散落在胸前,和刚刚几次射出的液体混在一起,糊成一片。

[哈啊]孟冬雷大口的喘着气,看着两腿间的尹秋枫带着餍足的笑容,真是恨不得把他立刻踢下去。可惜酸软的双腿

,别说踢人了,连抬起来都困难。

[小东东~,舒服吗?]尹秋枫拨了拨散乱的长发,微笑着问道。

[舒服你妈!呼呼,老子明明告诉你说明天要跟小飞他们去码头打劫红帮的暗货你你还做这么多次。]

[多吗?才三次而已。]尹秋枫想了想,不以为然。

[操!你明知道老子在下面比较辛苦你还没完没了的做!]靠,现在双腿软的像棉花一样,明天怎么跟他们去打架。

[可是小东东的体力不是一向很好嘛。]尹秋枫舔舔嘴唇,眼睛闪闪发亮。

[体力再好也受不了你这个变态一直做做做的啊!]孟冬雷真是要吐血了,明明尹秋枫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偏偏在床上的

时候体力非常的好。

尹秋枫笑嘻嘻的说道:

[小东东是在夸我吗,只有我才能满足你吧。]

[满足个屁!快拔出去。]

尹秋枫挑眉:

[难道我没有满足小东东吗?那我还要继续努力了]说完,就着还插在里面的动作,慢慢的深入了两下,又硬了起来



[混蛋!你他妈的还来!唔]甜腻的亲吻堵住了他的呼吸,新一轮的冲击又开始了。

等到孟冬雷终于体力不支的晕过去之后,尹秋枫草草的结束了那场性爱,起身端来一盆清水,提孟冬雷擦拭身体。

等到擦拭干净之后,体贴的替他盖上被子。自己则走出了卧室。

走出卧室之后,立刻拿起了电话,拨给小飞。

[喂?]

[小飞!]

[老大?什么事?]

[明天你们照常去劫红帮的暗货,孟冬雷去不了了。]

[啊?可是]他身手很不错啊

[没有可是!还有,以后再有这种危险的行动,别通知他,也别带他去。]

[哦]

尹秋枫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不许告诉他这是我的意思。]

[]

[明白了?]

[明白]

[就这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走回卧室。看着男人躺在床上昏睡着,明明是凶恶的长相,看起来却意外的可爱。轻轻

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自己也钻进了被子里,顺便把他搂进怀中。一夜无梦。

关宇柯X关宇轩篇

洗过澡之后,关宇柯悄悄的爬上关宇轩的床,轻轻的含住他胸前的乳粒,微微的拉扯。

[嗯?柯你干嘛?]迷迷糊糊醒来的关宇轩无奈的问道。

[哥我想要]不住的在他胸前摩摩擦擦,柔软的肌肤蹭在结实的胸膛上,着实让人眷恋的感觉。

[可是,我明天还有事。]顿了一下,关宇轩的脸有些发红。[而且我们昨天才做过]

[你明天还有什么事?]关宇柯抬头问道。

[我和秦峰越好去打篮球]关宇轩有些高兴的说道。

关宇柯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但随即把那种神情压下,脸上露出了彷如被遗弃的小狗一般的神情。

[可是哥,我好想要啊。]一边说,一边在关宇轩的胸前不住的舔舐,双手也自发的拂上他半勃起的欲望。

[呼可我和秦峰说好的]命根子被人攥在手里温柔的套弄,关宇轩无法控制的勃起了。

[哥哥哥哥给我嘛]关宇柯用着那种撒娇的语气,在关宇轩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嗯哈]快感如潮水般涌了上来。[你别一边做这种事一边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关宇轩有些羞怒的

说道。

[不要!]关宇柯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每次我叫你哥哥的时候,你都硬的最快。]

[你──]关宇轩怒视着关宇柯,但一见到他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即使知道他是在假装,也没办法责备他。算了,随他

去吧。

眼看关宇轩放弃了挣扎,关宇柯偷笑了一下,连忙把身体挤进男人的两腿之间,仔细的做着润滑,然后满足的把分身插

了进去。

[哈啊以后,你别想再用这招博取同情了。]咬着牙,断断续续的说完,关宇轩彻底的沉醉到欲望之中。

留下关宇柯在心里偷偷的说道:

[每次用这招都很好用,傻瓜才会放弃呢。]

夏洛X克里夫篇

[克克里夫]夏洛小心翼翼的凑到克里夫的窗前,叫着他的名字

[干嘛?]克里夫有些语气不善。

[我我想]夏洛的声音更小了,几乎听不清楚。

[想什么?]克里夫挑眉问道。

[我们好久没有]还没等说完,夏洛那张清秀的小脸已经忍不住涨得通红了。

[明天有事,不做。]克里夫甩下一句话,就要转身睡觉。

[诶?可是]夏洛满脸的失望。

[废什么话,说了明天有事了。]克里夫伸手关上灯,躺下去了。

夏洛可怜兮兮的缩了缩肩膀,也钻进被子里去了,瘦弱的胳膊牢牢的搂住克里夫宽厚的后背,汲取着温暖。脑子里却不

断的想着:

克里夫真的不喜欢自己吧,不然也不会这么久都不和他做越想越觉得伤心,忍不住微微的抽泣起来。

克里夫感觉到身后的少年,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微微颤抖,还有若隐若现的哭泣声传了出来,没来由的心理又是一阵烦

躁。

[别哭了!想做等我明天办完事就让你做个够!]克里夫恼怒的说完,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居然败在他的眼泪攻势之下



[好──]少年立刻停止了哭泣,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克里夫看着那张还挂着泪水的小脸上重新绽放出了笑容,莫名的有些高兴,意识到这一点,立刻把这种诡异的念头压了

下去,伸出手臂搂住了夏洛,说道:

[好了!快睡觉!]然后心虚的拽过被子蒙在头上。

但细心的夏洛注意到了那张英俊的脸上浮起一丝可疑的绯红

偷偷的把这一幕珍藏起来,夏洛带着甜蜜的笑容坠入了梦乡。

番外二:新年化妆舞会



[1098的老板好像要办新年化装舞会,峰有兴趣吗?]林逸云一边看报纸,一边状似随意的问道。

在厨房里准备晚餐的秦峰头都没回,说道:

[你随便啊,反正连放3天假,我有时间。]

[那好,那我就跟他们要请帖了。]

[好!]

[啊,对了,峰有化妆舞会的衣服吗?]林逸云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眯眯的看着秦峰。

秦峰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没有,以前没参加过这种舞会。]

[那我来准备好了。]林逸云说道。

[好啊。]秦峰点了点头,继续专注于手上的菜肴上去了。

******

12月31号晚上,秦峰和林逸云吃过晚饭,林逸云先去洗澡了,秦峰收拾好碗筷,走进卧室,发现床上摆着一套铁灰色的

德纳粹党卫军制服,和一套墨绿色的美军制服,都是二战时的制式。德式军装看起来稍微大一些,秦峰随手拿起往身上

一比,正是自己的尺寸,估计着大概就是一会去参加晚会的衣服了吧。

正想着,一双白皙的手臂圈住了他的腰,林逸云的身体带着沐浴液的清香贴了上来。

[怎么样,喜不喜欢?]

[你哪弄到的?]秦峰有些纳闷。

[网上啊,现在网上什么都能买到呢。]林逸云一边舔他的耳垂一边说道。

秦峰转过头去跟他接吻,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粘腻的水泽声。

[呼]等到林逸云放开他,秦峰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幸好,现在已经习惯林逸云这种时不时的突击亲吻了,不会像以

前那种总是憋得满脸通红。

[快去洗澡,然后我们出门。]林逸云拍了拍秦峰的后腰,笑眯眯的说着。

秦峰点点头,向于是想浴室走去。林逸云眼珠转了转,从柜子里的抽屉里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换上了那套美军制服。

秦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穿,头上盖着一条大毛巾,在揉搓自己的头发。刚把毛巾拿下来,一个绿色的

身影就扑了过来,心头一惊,连忙扔了毛巾一把把人抱住,果然是已经换好制服的林逸云。

[你唔唔]搞什么连话都没说完,就被林逸云吻住了。双手不自觉的楼上林逸云的腰,硬挺的制服和皮肤摩

擦在一起,让人不仅想要更多。

林逸云越吻越往下,沿着喉结,胸肌,小腹,一路下滑,最终达到欲望的中心。

秦峰在林逸云的热吻下早就勃起了,身下的分身高高的挺立着,林逸云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上下舔弄起来。

[嗯]秦峰靠在墙上,头微微扬起,紧闭着眼睛,脸色发红,不住的轻喘。下身有一颗头颅不住的耸动。

[逸云,不是嗯要去酒吧么]咬着牙,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秦峰大口的喘着气,下半身的快

感快积累到顶峰了。

[唔不着急。]含含糊糊的把话说完,林逸云加快的嘴上的动作。同时右手也悄悄的潜进了秦峰的股缝。

沾着润滑液的手指顺利的滑进了紧闭的穴口,缓缓的抽插起来。

[哈啊]秦峰的头高高的扬起,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如潮的快感已经快要将他淹没了,偏偏林逸云的手指只是在

敏感点上一再的划过,而不是摩擦哪里,让他就是差那么一点,发泄不出来。

下面的林逸云发现秦峰在不满的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嘴中狠狠的一吸,手指也压上了让秦峰销魂的那一点。

[啊哈啊]虎吼一声,秦峰终于发泄了出来,白色的液体全部喷发在林逸云的口中。林逸云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但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还在秦峰的密穴里逗弄。

高潮过后的秦峰全身发软,无力的靠在墙上,忽然感觉身后的密穴被两根手指撑开,随后一个冰凉的椭圆形的东西被林

逸云塞了进去。

[什么东西?]秦峰一惊,就要站直身体,手也忍不住向后摸。

[没什么,小小的按摩器而已。]林逸云笑眯眯的秀了一下手上的遥控器。

[你]秦峰一脸的黑线,伸手就要去拽留在体外的一截电线。

[峰你要是不带着,我不确定你今天能不能走出这个门哦。或者明天以及后天能不能起床。]林逸云意有所指的

对秦峰说。

秦峰立刻注意到了林逸云制服裤下的高高隆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接受了他的威胁,收回了手。

林逸云立刻喜笑颜开,在他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还很狗腿的帮他拿起纳粹制服,穿戴起来。

等两个人到达【1098】的时候已经将近10点了,林逸云挽着秦峰的胳膊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两人一进去就吸引了不少

的眼球,高大的秦峰一身的铁灰色制服,铮亮的黑色军靴,领口上别着银色的纳粹徽章,剪裁合体的制服勾勒出他完美

的身形。腰带上带着一枚银色的腰带扣,上面纹着飞鹰的造型,双手上带着白手套,手中还握着一根短鞭,看他肩上的

军衔,还是个少校,真是很有纳粹的味道。而旁边的林逸云,虽然比秦峰矮了一点,但配上墨绿色的美军制服,微微收

紧的腰部,修长的大腿,配合着黑色的军靴,以及他脸上的金边眼镜,看起来还真像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不过可惜

,他肩上的肩章只是中尉的军衔。

林逸云一路微笑着,见到了不少熟人,纷纷打了招呼,时不时的用带着白手套的修长手指托一托眼镜。反观秦峰,因为

身体里含着那种东西,有些坐立不安,麦色的肌肤上也时不时因为那个该死的跳蛋划过敏感点而染上一抹绯红。

当他终于能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一点,害得他夹紧了双腿,生怕别人看出什么异样。无法专心的他,连

叶怀和他打招呼也没有注意到。

[秦老师?秦老师?]

[啊?是叶怀啊。你也来了。]秦峰猛然回过神来,尴尬的看着对面彼得潘装扮的叶怀。一身绿色的衣服衬托出他轻灵的

气质,身后还有两片薄翼在不断的抖动,煞是可爱。



[是啊,我跟苏远一起来的。]叶怀转身指着身后不远处一个海盗的背影说道。秦峰点了点头,同时不自觉的并拢了沙发

下的双腿。

[秦老师,林老师呢?]叶怀左右望望,没有看到林逸云的人,忍不住问道,真难得,林逸云居然不在秦峰的5米范围之内

,平常,林逸云每次到酒吧就好像生怕别人会把秦峰勾引走一样,紧紧的守在他旁边。

[他啊,倪悠他新买的车好像出毛病了,坏在路上了,他去接他们了。]秦峰回答道。

[噢!那我陪你坐一会吧,不然多无聊。]叶怀体贴的坐在了秦峰的旁边。

秦峰笑了笑,说道:

[不怕你的苏远误会么?]叶怀和苏远的关系现在似乎已经渐入佳境,不过秦峰不知道为什么,苏远似乎总是对林逸云耿

耿于怀。

[哼,他现在忙得很,哪有时间理我。]叶怀一脸的不满,但依旧忍不住把视线飘向那边高大的海盗身上。

苏远原来可算是这里的常客,因此也就有不少的熟人,刚到这里便被包围了,气的叶怀跳脚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是

公共场合,总不能当着大家的面,揍他一顿吧,总要给他在外面留些面子。不过,晚上回家后就是另一说了。

[哈哈!]秦峰爽朗笑了笑,摸了一下叶怀的头,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心里想的什么都写在了脸上,看样子,苏远晚上要

不好过了。因为,林逸云曾经偷偷跟他说过,叶怀和苏远在一起,叶怀才是上面那个。

跟叶怀聊了一会,秦峰也放松了许多,喝了一点点红酒,微醺的脸上满面笑容,带有一副别样的滋味。引得周围的一些

人都忍不住凑了过来,幸亏有叶怀陪在旁边,别人也不好勾引的太过明显,不过,还是有2个胆子大的,给他送上了一杯

酒。

林逸云带着公主和骑士装扮的倪悠和沈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一身铁灰色制服的秦峰搂着一身绿衣

的叶怀,不知在说些什么,粗犷的脸上带着微醉的红晕,面前的桌子上还摆着两个酒杯,旁边还有几个人几乎算得上是

蠢蠢欲动。

林逸云就觉得脑子一热,心中冲起一团浓浓的醋意。虽然明知道叶怀和秦峰不可能搞出什么,但是,还是很不爽。微微

沈下脸。

正了正头上的军帽,林逸云迈开长腿,向秦峰走去。

正和叶怀聊的开心的秦峰从余光看见了向他走来的林逸云,兴奋的立刻站起身来,扑了过去,抱住林逸云就是一个法式

热吻。

这一吻,把林逸云的醋意冲到了天边,完全不见踪迹了。唇舌交缠之际,林逸云还忍不住幸福的想着:小峰今天好主动

,我真幸福。要知道,平时的秦峰在总人面前还是很含蓄的,并不会对林逸云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今天大概是被酒兴

激的,看见林逸云便忍不住兴奋起来,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宣誓了自己的所有权。这个斯文俊逸的男人,是我的!

[你回来的好慢我好想你]秦峰小声的在林逸云耳边咬着耳朵。

林逸云的魂都要飞了,这个在他耳边撒娇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宝贝峰吗。实在是──太可爱啦!!!

两个人在舞池的角落里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周围对秦峰有意的人也无奈的散去了。没办法,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很爱他

的伴侣,绝对不会出来偷吃了。而旁边一些对叶怀有意的男人也叹了口气,因为看见两位老师如此甜蜜的样子,最终醋

意大发的叶怀把苏远给拎走了。

[喂喂!你们有完没完,完全忽视我啊!]倪悠眼看着两个人吻起来没完没了,忍不住开口叫道:

今天的倪悠一身的公主装扮,粉色的拖地蓬蓬裙完美的盖住了他有些高挑的身材,胸前也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居然还

做出了两个假的胸部,脸上只是淡施薄妆,不过他原本就很像女人,化了妆之后更是漂亮,头上戴着长长的披肩假发,

看起来还真像是中世纪的公主。

而旁边的沈宜,穿着骑士的衣装,金色的铠甲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颜色很耀眼,但是却一点都不硬,身后戴着一个白色

的及地披风,腰旁还夸张的带了一把佩剑。虽然容貌普通,但是配上沈宜那种天生的正义感,看起来还蛮有气势的。

林逸云搂住秦峰,斜斜的飘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又转回去接着热吻。摆明了对他嗤之以鼻。

这一幕差点把倪悠的鼻子气歪了,要不是沈宜在一旁拉着让他,他就要冲上去扁他了。

[你你给我记住!]倪悠气呼呼的小声说道。

毕竟还在舞池的一角,他也不想吸引太多人的注意力。要不是为了纪念他和沈宜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才不会穿女人的

衣服呢。

[好啦,好啦,小悠,人家忙着呢。]沈宜一边偷笑,一边拉着倪悠。其实,今天倪悠会穿成这样,还是沈宜的功劳。

之前他和倪悠初识的时候,倪悠就是用一身女人的装扮骗了他,从此两人就纠缠在了一次,虽然很快就澄清了误会,但

当时的倪悠已经彻底的迷恋上了沈宜,从此就对他再不放手,最终成功的把沈宜拐到了身边。

所以,当沈宜在酒吧老板邀请他们的时候,戴着一副很诚恳的表情看着倪悠,说想回忆当初见面的情形。难得开口拜托

倪悠一次,因此倪悠也就完全无法拒绝,最终狠了狠心,穿上了那套公主的衣服。

[哈!人妖脸,如今连衣服都穿女人的了。]真是打击,隔壁的林逸云和秦峰还在吻的难解难分,这边又来了给倪悠雪上

加霜的人。

一听声音,倪悠就知道是自己那个凶悍的表弟──孟冬雷,同时也是1098老板尹秋枫的爱人。

[你这个被人家叫做小东东的人,没资格说我。]倪悠愤怒转回身想比给他一根中指。



[操,你想打架是不是,来呀。]孟冬雷顶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和一个灰色的尾巴,双手抱怀,嚣张的站在他身后。

[噗哈哈哈]倪悠看见孟冬雷的装扮后,忽然大笑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笑道:

[你你扮什么不好,扮只狗。太可笑了。]

孟冬雷的头上立刻暴起三条青筋。

[操,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老子是狼人,懂吗,狼人!狼和狗都分不清,还记者呢。]孟冬雷呲了呲牙,露出一对尖利的

牙齿,同时挥了挥手,露出锋利的指甲,确实是狼人的造型。

[哈!什么狼人,分明是狗人,小宜你说是不是。]倪悠回头,向沈宜寻求帮助。却发现,沈宜已经和秦峰他们到一边去

聊天了。大概是觉得站在他们俩旁边太丢人了

[哈哈哈!你的情人都跑了!]孟冬雷得意的大笑着,看着倪悠急匆匆的向沈宜跑过去。正在乐不可支的时候,忽然听到

身后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

[小东东,趁我不在,你又在干什么呢?]话音刚落,一双洁白的双手就缠了上来,搂住了他的腰。

[没没干什么。]孟冬雷出了一头的冷汗。最近尹秋枫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非要让他戒掉粗口,靠,不说粗口还叫

男人?但是每次尹秋枫那家伙一听到他说粗口,晚上在床上就会做起来没完没了,害得他几天下不了床,然后被兄

弟们笑话。

[是吗?真的没干什么吗?]柔柔的声音听起来很危险,尹秋枫也从孟冬雷的身后走到身前。

一袭华丽的黑色燕尾服,长长的头发简单的扎成一束,本就白皙的脸蛋涂了一层薄粉看起来有些惨白,鲜红的嘴唇,嘴

角处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一看就是吸血鬼的造型。微微上翘的嘴角,看起来──让孟冬雷觉得,冷汗直流。

[真的没什么操,老子说话你不信啊!]话一出口,孟冬雷就知道──糟了。

果然,一听他说完,尹秋枫笑的更灿烂了,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不容分说的拉着他向楼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

[呵呵,我们就去好好讨论一下,你的话,应不应该相信的问题。]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