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捡个宝贝回家 洛心蓝(中)

捡个宝贝回家 洛心蓝(中)

时间: 2013-04-19 08:13:24

第98章 人质不见了
一群人准备离开房间,出去活动一下。一个跟在后面的人拉住他们的头儿:“大哥,这小子这么漂亮,就这样放着,最后反正也是要死掉,不如……嘿嘿”这人一边说,还一边搓着手,一副猥琐的模样。
奕寒听着他们的话,立刻就明白了,感情这顾家的人是打算拿了钱,还要撕票。是想着除掉了自己,大哥就能看上他家的女儿了吗?真是痴人说梦!
狠狠唾弃着顾家人天真的想法,奕寒一边睁着貌似单纯无辜的眼睛,挨个儿打量这群人。
奕寒的相貌本就少有人能及,这群人哪里见过这般容色,蠢蠢欲动的可不少。但是他们的领头人却制止了手下的行动:“不行,一会儿还要拿他去威胁那个大老板呢,现在绝对不能动。雇主交代过了,等确定好了要拿到的东西,勒索电话打过之后,就可以尽情的享用了,只要最后记得撕票,其他的都随我们的意,所以,你小子别心急!”
急着上前的人很不情愿地退回去了,绑来这人,现在这柔柔弱弱的小模样,实在勾人得很,让他看得浑身火烧火燎地难受,直想上前压住他好好发泄一番,那得多销魂啊!
所以人常说,想像才是最美好的!要这人真敢上前做那样的事,只怕他还没得手,就销得只剩下魂了!

奕寒做出很害怕的样子,怯怯地看向这群人,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想问……问一下,那个……你们拿……拿了赎……赎金之后,还……还要杀……杀掉我吗?”
样子做得很像,奕寒心里却暗自兴奋:说吧,说的越多越好!
前段时间因为无聊,奕寒就试着在不增加重量和体积的情况下在腕表里加进录音的芯片,没想到今儿却误打误撞正好派上用场。之前这些人跟顾家的人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悄悄打开了录音的功能,看今天能录到什么样的内容。
那领头的看着奕寒这般模样,终归还是有些不忍,他们大多数人年轻的时候就进去了,等到放出来,谁都看不起他们。生活都成了难题,更别说美人了。奕寒虽然是男孩子,但是那长相,他们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过。如此美人就要香消玉殒,多可惜啊!于是他走到床边,低头看着泫然欲泣的奕寒:“美人,别说哥哥不疼你!这也不是哥哥想要做的,只能说你家人可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别人请我们来,拿到赎金就必须要处理掉你。不过你放心,哥哥们会尽量让你少一些痛苦的,只要你乖乖听哥哥们的话。”
说着,还色心大起地伸手去摸奕寒的脸。
奋力压下恶心的感觉,奕寒用力闭了闭眼,等再次睁开时,已是泪珠挂在眼眶里打转了:“哥哥,”这样的声音一出口,奕寒差点儿把自己给恶心死,赶紧在心里“呸呸呸”,才又接着说:“那……看在我……我一定会……会死掉……的份上,可……可以告……告诉我,是……是谁想……想要杀掉……我吗?“
那领头人想了想,还没说话,就又有手下忙着搭腔了:”大哥,就告诉他吧!反正最后还是会撕票的不是吗?告诉他,让他做个明白鬼,要报仇也去找要害死他的人,对不对?”
领头的人点点头,也觉得不错,反正怎么都要死,让他知道也没关系。能做个明白鬼,死了冤魂也别缠着他们!
捏了一把奕寒光滑柔嫩的脸蛋,那领头人笑呵呵地开了口:“美人儿,看在你这样乖巧的份上,哥哥就告诉你,听好了,是顾家的人雇的我们,顾子楷和他的母亲何嘉茹要弄死你,他们给了我们哥几个两百万,先绑架你,然后打电话勒索一个叫沈博瀚的人,要他付三十亿赎金,还有一份叫做浩宇房地产的公司让渡书。东西拿到手,就处理掉你。嘿嘿,哥哥知道的就这么多,都告诉你了,等哥哥们拿到了东西之后,会再好好疼爱你的,你要乖啊!“
奕寒睁着漂亮的眼睛没有说话,那群人就当他是默认了。只留下一个人守在门外,其他的人都远远退开了。

待人都走得完全听不见声音了,奕寒才从腕表里拉出用来切割的细丝,小心翼翼地割断绑住自己的绳索。不小心不行啊,别绳子没割开,把手切下来,那可就就得不偿失了。
把手上的绳子割开之后,脚上的绳子就容易了。
处理完困住自己的绳子,奕寒站起来身来,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满意地笑了。顾家的人蠢,花了不少钱找来的人更蠢,没怎么费工夫就竹筒倒豆子般什么都说了,倒省了自己一番功夫。
不过,让奕寒没有想到的是,何嘉茹的手里居然还有几百万的财产。奕寒冷冷一笑,要不怎么说他们蠢呢?有这些钱做点儿什么不好啊?偏要来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省着点用的话,做个小生意什么的足够了,以后的生活也能过得不错。为了祸害自己和大哥一下,就把那些钱扔进水里,值得吗?
转过头一想,他们也真敢狮子大开口,三十亿,还有浩宇房地产?不得不说,这顾家人还真有当匪的潜质!难道他们以为,拿到了这些,真的就可以从此逍遥过生活了吗?
幼稚!
抬起头,奕寒看了看破旧腐朽的窗户,还是不要惊动门外的人好了。再次抽出腕表里的细丝,将窗户整个切割下来,稳稳用身体抵住,把腕表戴回手上,才搬着窗户,轻轻放到一边。
一间平房而已,要是高楼层,奕寒还要担心一下,现下,简直跟玩儿似的。跳上窗台,奕寒回头再看了一眼自己待了好一会儿的房间,想到之前那个猥琐的大叔,不仅摸了,还掐了自己的脸,真恶心!朝着房间里再呸两声,跳下窗台扬长而去。

也怪那些人太过掉以轻心,以为奕寒看起来纤细柔弱,就一定弱不禁风。奕寒从窗台跳出来,连人都没遇到一个,他堂而皇之地晃悠着前行,轻松上了远处兰斯开来,并且一直等候着的小车,收工,回家。
可怜了那些被留在破落民居里的绑匪们,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可以大捞一笔,绑来的人质却在他们不知不觉之中消失了,而他们毫不知情。
等了很久都没有接到顾家人的通知,他们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要打勒索电话。长时间把人质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也不是万全之策,还是要让人隔一定时间去看看才行。等到被指派的人去房间查看人质时,才发现早已人去屋空,一群人顿时慌作一团,急忙四下寻找。可惜,这时候哪里还找得到,奕寒早就和兰斯离开,此刻都快到家了。
这群人不敢把人质不见的消息通知给顾子楷和何嘉茹,只想着能尽快把人质找回来,好按着原计划行事。他们实在是不明白,好好地一个人,还被绑着,身上没有任何的通讯追踪器材,也没有人跟踪而来,到底是怎么会不见的。
明明房间里,原本还在窗框上好好地窗户,现在被整个拿下来放在一边,他们却睁着眼睛愣是看不到。或者,就算是看到了,他们也不认为那么柔弱美人会从这里消失吧!
一边吩咐着扩大搜寻范围,一边仍在冥思苦想,可还没让他们闹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就见一群比他们更像绑匪的人,统一的黑西装,墨镜,一样的面无表情,直接破门未入。那破烂的大门哪里能经得住这些一看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的破坏,直接砸在地上,发出好大的一声响,惊起厚厚的灰尘,漫天飞扬。
就算再傻,这群绑匪也知道来者不善,拿起棍棒长刀冲上去就要拼命。可仅仅一个照面,他们就知道坏了事。面对着这些穿西装的人,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这群训练有素的人,二话不说,只要能看到的,有一个算一个,直接抓住了就五花大绑,任那群人呼天抢地,鬼哭狼嚎,直到后来只能骂骂咧咧,都不说一句话。收拾了所有的绑匪,清点了人数,确定没有漏网之鱼之后,穿黑西装的人才把这些被雇佣来的人押上车,离开荒凉的偏僻郊区。
这群人凑在一起,不过也就是小打小闹,图个糊口而已。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那么多钱请他们做大事,结果,大事还没做成,钱也没能花了,就被抓住了。这些人很紧张,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后来的这些训练有素的人,只怕都不是善茬,感觉跟黑道上的人似的。万一他们要狠起来,可能连命都会保不住了。绑匪们都很沮丧,好日子还没过上,就可能要翘辫子了,怎么这么倒霉啊?
车子直接停到一栋建筑物的后面,不知道具体是哪儿,他们要干什么。不过绑匪们很快就知道了,因为,不多时车旁就来了另外一群人。
这群人同样是统一着装,只不过,他们穿着的,是他们最害怕的——警服!
不错,来的是警察,并且事先已经得到了上面的通知,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送一批犯案累累的再释放人员来。有人帮忙做这些事,免除了警察们要疲于奔命还不一定有结果,警察当然都很乐意,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压着被绑成粽子的绑匪们,兴高采烈地进局里去了。也不怪警察们如此高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啊,不用费一点力气,年底的奖金就到手啦,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第一次做绑匪的人,都快要哭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怎么绑架勒索不成,最后大家却都进了局子里呢?这进来容易,要再想出去,就很难了。难道,大家要一起再进去吃免费饭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奕寒玩得是风生水起,沈博瀚担心得是坐立难安。不住脚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不停地怨恨自己怎么就一时心软,让奕寒独自涉险去了呢?
不多时,赛尔就来到办公室,他被奕寒反复叮嘱,一定要陪着沈博瀚,寸步不离,免得他担心过度,做出什么事儿来。
赛尔看着走来走去的沈博瀚,虽然他心里也很担心,但是相比起沈博瀚,赛尔自是要好很多的。遂出言安慰:“博瀚,你不要太担心了,凭奕寒的身手,和他身上带着的东西,没人伤得了他的!再说了,我也已经安排了一队暗线跟着去了,只等奕寒一离开那群人,他们就会把事情都处理好的,你尽管放心。哦,对了,刚才兰斯打电话来了,奕寒已经上了那些人的车,兰斯跟在后面,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兰斯会跟我们联系的,你就先安静一会儿,就当是节约点体力,好吗?”
沈博瀚回过头,狠狠瞪了一眼赛尔,没有说话就又转回去了。这些道理他都懂,但是,只要一想到奕寒跟着一群明知不是好人的人离开,他就不自觉得头皮发紧,总是会想起最初捡到奕寒时的场景。心里憋着一口气怎么都出不来,压得胸口生疼,让他怎么都静不下来!
被瞪的赛尔,很无辜地摸摸鼻子,非常无奈。这就是爱人的滋味吧?不管知不知道,明不明白,都会牵挂,会担心,会着急,直到亲眼确认那个人完好无虞才能放心。
他,也开始有些羡慕这样的情绪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部分马上就要完结了,下面的故事,会换一个环境继续。

这段时间,心蓝一直都在想,这篇文的点击凄凉,评也少,收藏也不高。是不是说,心蓝真的不适合走这一条路。很犹豫,当这一本完结之后,还要不要继续写下去。
哎,算了,亲亲们直接看过去就好,就当心蓝没有说这些废话吧!

第99章 就是逗你玩
此时的沈博瀚,根本就没办法想到赛尔脑子里那些粉红色的东西,他正反复且仔细地回想着这段时间的事,细细地梳理有没有什么遗漏,或者可能会给奕寒造成伤害的细节。既然已经无法阻止奕寒的行动,那么,就尽可能地保证不会出问题,自己也能稍微安心。
正想着,赛尔又得到通知,楼下大厅里,顾子莹来了。
赛尔简直想要抓狂,这女人是拍不死的小强吗?上次给吓成那样,今天又跑来,还是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是想干什么?
沈博瀚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只要依着顾家人习惯性的思考模式一想,就不难得出结论,不是来骚扰的,就是来拖延时间的,反正,跟他顾家的行动一定脱不了关系!
会是什么目的呢?沈博瀚金贵的脑子,开始思考这没有经济价值的问题。从之前有侦探社的人跟踪,现在又有绑匪的出现,本来还不太确定的事情,现在顾子莹出现了,那么,这次的事,肯定是顾家的手笔无疑了。
怎么,求情,拉关系不成,就想要来硬的了?绑架了奕寒,好威胁自己吗?他们想要什么呢?当然是钱,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想要多少了。
哼哼,沈博瀚冷笑起来,那笑声让赛尔都觉得浑身发凉。
沈博瀚却挺满意,自己正担心着奕寒的安危呢,这顾子莹就送上门来,不是正好吗?
走到赛尔身前站定,沈博瀚沉声吩咐:“赛尔,让你手下的暗线,立刻到大厅里,把顾子莹制住,我们回家!”
听到沈博瀚的吩咐,赛尔几乎快要跳起来,就是嘛,来点儿激烈的,才好玩又精彩,对不对?

顾子莹被何嘉茹反复交代,今天一定要到沈氏的擎天国际来,想尽办法也要拖住沈博瀚的行动,让苏奕寒落单,好创造机会让雇来的人下手。至于具体的方式,顾子莹可以随意发挥。
在本地土生土长的顾家人,哪里见识过真正的贵族豪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豪门中人岂是他们这样的人如此而为就可以制住的。当然就更不知道,懒得再等下去的奕寒会主动单独行动,给他们创造机会。要是知道了,何嘉茹也就不会让女儿再去沈氏自讨没趣,酿下后来的惨剧。
得到妈咪吩咐的顾子莹,很开心。现在爸爸在家里没了话语权,妈咪又发了话,这让她简直太高兴了。她要去见沈博瀚,一定要让他爱上自己。之前见了那多次面了,已经很熟悉了,现在苏奕寒不在,她相信,自己一定稳操胜券!
信心勃勃的顾子莹,打扮得美美的,就出门去了沈氏。现如今是妈咪让她来的,不管闹出什么事,都不会有人会在她回家之后再找她麻烦,今天,她一定会见到沈博瀚!
再次一个人出现在擎天国际,顾子莹早忘记了之前发生过的事。她满心都是沈博瀚,怎么让他爱上自己,怎么让他对自己百依百顺,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其它的都不重要,一边玩儿去!
擎天国际一楼大厅前台的总机小姐一看到顾子莹左顾右盼地出现在公司的大门口,还没等人进来,就直接给赛尔打去电话。办公室里的电话没有人接,就拨打了赛尔的手机,转告了顾子莹再次出现的消息。
没过多久,赛尔就回了前台电话,不管顾子莹怎么闹,都要把她稳住,不能让她上楼,也不能让她离开。过一会儿自然会有人会去处理,让她们不用太过担心。
得到了指示的总机小姐,暗暗发笑,她不禁回想起上一次这顾家小姐大闹沈氏的场景。被人架着从侧门拖走,说不出话,就算呜呜着都要折腾两下的狼狈模样,真让人难忘!
现在,何氏地产被信合地产收购的消息,全市乃至全省都已经传遍了,谁不知道啊!这顾家小姐还有什么依仗?已经不是千金小姐了,这一次又会是个什么情况呢?
总机小姐看着顾子莹,有些坏心地想着。

顾子莹的出现,引起了擎天国际大厅里不少人的注目。没办法,这位小姐太过有名,市里现在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作为沈氏的员工,更是对她万分熟悉。敢来大闹沈氏的,除了这位,不作他想。
现在何氏地产没了,顾家的小姐又来了,怎么,还不死心,想要妄图攀上沈总吗?以前何氏地产还在他们手上的时候都不可能,现在他们一无所有了,还能什么希望吗?
在顾子莹看来,是很有希望的,几乎是一定的!
她是世家千金,从小就生活在富贵家庭,气质出众,长相漂亮。当然,不能拿那个不男不女的狐狸精苏奕寒来跟她作比较!那个私生子,身份低贱不说,还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的,看着就恶心!反正现在他不在了,而且就要死了,他一死掉,就没人能再缠着沈博瀚了。沈博瀚一定会把自己的好看在眼里的,他肯定会爱上自己的!
仿佛已经看到了那美好的一天,沈博瀚身着黑色礼服站在礼堂的那一端,满脸温柔笑意地等待着身着白纱的自己向他走去。他向自己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就要牵住自己,跟自己并肩一辈子了。
顾子莹的脸上,不自觉得就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看得大厅里的人一头雾水,这傻女人,在高兴个什么劲?

径直走到前台,顾子莹收敛起脸上的表情,神态高傲,伸着脖子昂着头,语气淡漠中带着鄙夷:“我找沈博瀚,你通报吧!”
要是以往,总机小姐就要忍不住呛她两声了。不过,之前荷顿先生交代过了,她,不跟马上就要倒大霉的落魄千金计较。
脸上挂上职业性的微笑,总机小姐只说一声:“请稍等”,就开始打电话。
她不说话,只是拿着听筒等待,等一会儿,又拨,再等,还拨。反反复复,没完没了。不过就是不让这女人上去,也不让她离开,吊着嘛,那还不简单!
顾子莹看着总机小姐不停地打着好像一直没人接的电话,有些心急了。该不是自己来得迟了,沈博瀚已经离开了?
有些不确定的,顾子莹又开口了:“沈博瀚在公司里吗?”
总机小姐把视线从电话上,移到顾子莹的脸上,看了看她急切的表情,才回答:“当然,沈总不在公司,我还通报什么呢?”
顾子莹点点头,不再说话。既然在公司,那什么都好说。可能现在办公室没人,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只要自己今天能找到并且见到沈博瀚,完成了妈咪的叮嘱,也圆满了自己的心愿,那就可以了。
于是,顾子莹端着小姐架子,笔挺的站在前台外面,无止尽地等。总机小姐拿着电话也不说话,时不时地拨一下号码,无止尽地打。时间,就一点一滴地溜走了。

看着总机小姐不停地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的模样,任顾子莹再有耐心,也渐渐待不住了。难得今天前台不刁难她了,自己也没有闹事,乖乖让总机给自己通报,却一直没有结果,这算什么呢?
不耐烦地,顾子莹伸出手,在前台的大理石台面上一下一下地敲着,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声响。指甲与大理石的接触声,引来了更多的人注目,顾子莹却浑然不觉。
她现在很认真地在想着,一会儿见到了沈博瀚,自己要用什么样的方式跟他打招呼,坐下的时候要让他看到自己的哪一个侧面会更加赏心悦目,自己又要怎样跟他撒娇,让他带自己去吃晚餐比较好呢?
真是让人烦恼的问题啊!
抬起头,看见总机小姐这边还是没有结果,顾子莹忍不住就出声了:“你倒是快点儿啊,这么久都没有结果,你是不是在糊弄我啊?”
总机小姐再次抬眸看向顾子莹,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职业微笑:“哪里,今天沈总不在办公室,我们不确定他在哪个部门,所以只能挨个儿试。您再等等!”
心里却幸灾乐祸地想着:没错,就是耍着你玩儿呢,怎么样?

沈博瀚迅速收拾好东西,关上办公室的门,跟赛尔一起乘电梯直接到达地下停车场。坐到车上,呼出一口气,才转头吩咐赛尔:“好了,你那边可以行动了。让他们好了之后给我们电话,我们在停车场外会合,直接回家。”
“好的。”赛尔点点头,拿起自己的电话,拨出去:“你们可以行动了,完成之后给我们电话,停车场外会合!“说完,直接挂断。
沈博瀚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养精蓄锐,试着沉淀自己的情绪。
赛尔见此,也不去打扰他,默默地盯着自己的电话,等待着下属的来电,或者是兰斯给自己的通知。随便哪一个都好,快点儿来吧!

大厅里,顾子莹越发地急躁,妈咪的交代不断回响在耳边:”一定要把沈博瀚拖在公司,不然很难制住苏奕寒。制不住苏奕寒,那什么都没用了。“
暗暗捏紧并没有什么力量的拳头,顾子莹心里很紧张:老天保佑,千万一定要让苏奕寒落单,就让他去死吧!不要再挡自己的路,也别再祸害自己家了!
看向还在打电话的总机小姐,顾子莹很难再保持淡定:”你快点儿吧,我有急事的,要是耽误了我的事,小心你吃罪不起!“
总机小姐这一次连头都懒得抬,看都不再看她一眼了。反正有人料理,自己又何必多事儿呢?
果然,眼角余光看到几个人动作迅速的进入大厅,直奔前台而来。本来他们行动迅速,动作轻盈,应该是不怎么引人注意的才对。无奈在这办公人员云集的工作场合,那样的冷厉气质,根本无法融入,怎么都很醒目。
低着头的总机小姐,轻轻放下了电话,不再装模作样地拨打了,嘴角,牵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干什么呀?怎么不接着打了?人还没有找到不是吗?“一看总机小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顾子莹很不高兴地质问出声。
总机小姐抬起头,最后一次正面看向顾子莹,这个女人,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有些不厚道地想着,轻飘飘地丢出一句:”用不着找了。“然后笑着,看向走到近前的来人。
这些人,跟上次出现的人蛮像的,会不会是沈总家里培养的类似家族服务者的存在呀?总机小姐带着崇拜的心理暗暗想着,听说,真正的贵族豪门,都会有那样的人存在,沈总家里,应该也有的吧,这些人,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亲亲们,进行到这里,觉得文还行吗?
不要再潜水啦,出来大家见见面,行不行啊?

第100章 顾子莹被绑
不管是不是吧,反正也没人会告诉总机小姐具体的答案,她就随便想吧!
但是,这位莫名骄傲地像个孔雀似的顾小姐,今后就再也见不着啦!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也不禁要为她鞠一把同情的眼泪。
好好地一个女孩子,几次三番被一群大男人折腾,这人的神经,到底得粗成什么样,才能像她这样啊!
眼前的场景是那么熟悉,熟悉到总机小姐都想会心一笑了。
依旧是严肃的黑西装,墨镜,一成不变的低声询问:”顾小姐?“
正满心疑问不知道为什么总机小姐不再动作的顾子莹,心里的不快还没发泄出来,就有人在身侧叫她。转头看去,更是莫名其妙:”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上一次,就是因为自己轻易回答了陌生人的问题,才会被人绑住扔回家里去。那些细细地皮质绳索勒进肉里的疼痛感仿佛又回到了身上,激得顾子莹一哆嗦,有些害怕地转开眼,不再去看这些陌生人。
可这些人并不放弃,再次出声询问:”是顾子莹小姐吗?“
顾子莹害怕了,死死咬住嘴唇,坚决不要回答他们的问题。赶紧向旁边挪开一步,离他们远一些。
得不到回答,怕弄错人,出声询问的男人转向了总机小姐,隔着墨镜的镜片盯住她。
即使隔着深色的镜片,依然能感觉到眼前男人的眼神,凌厉如刀。仿佛知道这男人的疑问,总机小姐一改之前的态度,温婉一笑,微微颔首,示意他们没有找错人。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确定了此次行动的目标,这群黑衣人不再耽搁,之前说话的那个人,回头示意,立刻有两人走上前,不由分说架住顾子莹,拖着就向后门走去。
大厅的后门,除了内部人员,不会有别人知道,也没有别的人会使用。总机小姐看着那些人架着顾子莹,从后门消失的身影,眼中满满的都是粉红桃心儿:自家老板真是太帅了,连处理起麻烦事都能如此果断神速,太让人心折啦!
可惜,此时的顾子莹,完全没有总机小姐的好心情。她都快吓死了,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一到沈氏就要遇到这样的事呢?
自己还没有完成妈咪的嘱咐呢,要是哥哥雇来的人行动失败,那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如果绑架不了苏奕寒,就不能拿回损失的钱,自己就不能回到往日风光骄傲的千金大小姐身份。而且,苏奕寒也还会死死占住沈博瀚,自己也就没有了接近沈博瀚的机会。不行,这不是她要的结果!
想到这儿,顾子莹已经顾不得心里的害怕,开始剧烈挣扎,嘴里大喊大叫:”放开我,你们放手!我不认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在顾子莹看来,这里是沈氏的擎天国际,来来往往的人多得很,只要自己声音一大,肯定能引来其他人的注意,这样,这些人就不能,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了。
昏头昏脑地想着,顾子莹下意识地就叫地更大声了:”放开我,你们没有听到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绑架吗?“一边叫嚷,一边卖力地蹬踹。手臂被架住,根本动不了,就剩下脚还是自由的,那就用力地踹吧!
鞋子都快踹飞了,也不见身边的人有任何的动容。顾子莹累得不行,连续的尖声叫喊,震得自己的耳朵都嗡嗡作响。被死死抓住的手臂,肯定都淤青了,全身都很不舒服,可是,她还顾不到这些,必须想办法脱困才行!
可是,使尽浑身解数,都出了擎天国际的后门了,也没有任何人上前来解救自己。渐渐地,顾子莹开始不安起来,心里冒出一股绝望又害怕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在骄傲又自我的顾子莹身上,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打从出生起到现在,她还没有这样憋屈过,当然,上次在沈家大宅除外!
看着面前的商务车,之前的恐惧又都通通回来了。顾子莹不知道这一次,等待自己的,会是怎么样的境遇。
没有给她多想的时间,顾子莹被提着像小鸡仔似的丢进车里,那些黑衣人关上车门车就开车走了。
之前在大厅里出声说话的那个人,拿出电话,不知道打给谁:”好了,一分钟后,停车场外会合。“就挂断了。
顾子莹把这男人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可是,她完全不明白。不知道通话的对象,也不知道那几句话的具体意思。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只除了,自己现在没有自由这一件事。
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全都面无表情,谁都不看她,那他们把自己弄来究竟想要干什么?顾子莹想不明白,颤抖着声音给自己壮胆:”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哦,我可是何氏的大小姐,你们要是伤害我,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之前说话的那个男人,低下头看了一眼被扔在座椅下面的顾子莹,冷冷一笑,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转回头去了。
顾子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一声冷笑里,满满的不屑和鄙夷,她却是真真实实地感觉到了。
在这些人面前,不管自己怎么折腾,都跟小丑似的完全没有作用,他们不过也就看一眼而已。如此的无力,让顾子莹加害怕了。
”你们,你们不可以这样,这是犯法的,我要去告你们!“仍不死心,顾子莹强忍住心里的恐惧,试着跟这些人沟通。
大约是她的呱噪,让车里的男人失去了耐性,一挥手,立刻就有人蹲下身来,老办法,用胶带封了她的嘴,再绑住手脚,就不理会她了。扔在原地,各人该干嘛还干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