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老师!我饿了 明铭

老师!我饿了 明铭

文案
许栎风一个优哉游哉的二逼教师,生活干净利落了无悬念,情史空空荡荡一尘不染。
对于自己是否正常这个问题......暂不多做考虑,只要不受老妈的控制,天大的事儿都不是事儿!哪知职业初涯就碰上一个又叼又拽的贫困学生,鉴于品德,师德和道德的熏陶,许栎风坚信要用自己载满爱心的双手将那孩子引回正途,让他看到世界美好的一面,从阴暗变得光明,从野蛮升级到文明。。。
可是,可是,小鬼和他的发展方向好像有那么点不受控制地偏离了正常轨道,两人住到一起,他都不明白自己是他哥?是他爸?是他叔?还是别的什么。最后,许栎风很悲苦地发现,妈的,自己居然离不开那小鬼了,,,
于是,好好青年教师就被他的腹黑霸道的学生吃死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栎风,方秦 ┃ 配角:李萧然 ┃ 其它:老师,你养我吧。


  ☆、楔子

  许栎风一个优哉游哉的二逼教师,生活干净利落了无悬念,情史空空荡荡一尘不染。对于自己是否正常这个问题......暂不多做考虑,只要不受老妈的控制,天大的事儿都不是事儿!哪知职业初涯就碰上一个又叼又拽的贫困学生,鉴于品德,师德和道德的熏陶,许栎风坚信要用自己载满爱心的双手将那孩子引回正途,让他看到世界美好的一面,从阴暗变得光明,从野蛮升级到文明。。。可是,可是,小鬼和他的发展方向好像有那么点不受控制地偏离了正常轨道,两人住到一起,他都不明白自己是他哥?是他爸?是他叔?还是别的什么。最后,许栎风很悲苦地发现,妈的,自己居然离不开那小鬼了,,,于是,好好青年教师就被他的腹黑霸道学生吃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

  “大家好,我就是你们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许栎风许老师。”
  白色粉笔刷刷刷,黑板上已经写上了大大的许栎风三个字。
  这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也是许栎风任教的第一堂课,由于毕业于某名牌大学加上校长的赏识与提拔,他非常荣幸和快速地跃上了班主任的宝座。
  “刻板教诲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希望大家在初中三年里好好相处,把我们七年级一班组建成一个快乐幸福的大家庭,啊……哈哈~”
  不紧张是吹牛的,三四十个圆溜溜的大眼睛像齐刷刷飞来的钉子,这实际操作和工作演练就有这么点不同。握了握手心里的汗,他觉得气氛好像有些紧张。
  “但是,这节课我们也不忙着上,为了方便大家相互认识,都来做个自我介绍吧,说说你们的兴趣爱好和特长。”
  许栎风身材高挑,头发不像那些严厉老师的板寸头,舒服的发型额前飘着几根刘海,精致的脸庞面容柔和。几句话下来,课堂里的气氛陡然从紧张变得轻松起来,大家都开始了轻声讨论。
  他微微面相第一竖排,“那好,就从第一排第一个同学开始,依次轮流,没意见吧?”
  老师还会问同学们的意见?这让大家对这位年轻的老师更认同了几分,开始三三两两的说着“没意见”,最后干脆全班都嚷嚷着说,“都听老师的。”
  许栎风心里一乐,看来和学生打好关系也不是件难事嘛。
  第一个挺胖的男孩儿把凳子蹭得咯嘣响,低着头站了起来,肉嘟嘟的脸颊瞬间刷红,说话带着鼻音,支支吾吾。
  “大大……家好,我叫周龙,平时就喜欢……喜欢吃吃零食,玩儿……超级玛丽。”
  话音刚落,人群里就有止不住的笑声,一会儿就成了哄堂大笑。
  老师一直没笑,柔和的面容也有些严厉地盯着他们,笑声逐渐减弱,然后戛止,周龙的脸都红成的煮好的大龙虾。
  许栎风又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笔直的背脊,肩臂微动。
  诚实!
  “周龙同学很直白的告诉了我们他的兴趣爱好,没有硬编一些冠冕堂皇的言辞来欺骗大家,这是我们集体的坦白,也是诚实的表现,他给大家上了很好的一课,你们现在笑都笑了,但也要明白这些道理,懂了吗?”
  “懂……了.”
  “懂了……”
  “懂了。”
  “懂了!”
  ……
  课堂宁静了几秒钟后,同学们都从怯涩到豪迈,一致认同了这位明师的教导。
  反正许栎风就在一个标准线上上下脉动。他认为即便是孩子也有强大的自尊心,需要得到别人的尊重。
  老是贴着张“老师”的扑克脸来严肃授课,浅显地就是在说,老子是你老师,老子说的话就是王道,老子放的屁也是你们的养料。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虽说严师出高徒,但这高徒未必就服你。
  所以说,他要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但同时有要让学生们认同他老师的身份。我是你们的好朋友,同时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我讲的道理都是都是明智的,我教的课也是好懂的。
  很快愉悦又生动的自我介绍到了卫生角边上坐的最后一位同学。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个谢幕的主角。
  同学们扭头看了半天,一点响动也没有,烦躁的嘟囔声升腾起来,许栎风也有些不明就以。
  他也把目光投向那最后一个桌子,只能看到一黑乎乎砸在课桌上的脑袋,身体瑟缩着,感觉想要把自己塞进书桌里一样。
  这小孩儿病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走到了卫生角。
  走进了才发现,这小孩还真能被扣上捉襟见肘,衣着褴褛这些词语。
  许栎风下意识地朝下看了看她的鞋子,鞋嘴大张着,没穿袜子的脚趾头都能看见。
  许栎风心里一紧,贫困学生很容易被同学排挤和歧视。
  他很温和地伸手抚上他乱蓬蓬的头发,轻轻地顺着。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
  可能是自己亲自出动,同学们的抱怨声也停了,小孩儿的头在自己的手掌下面微微动了动,又马上僵止住。
  旁边有个男生压低声音对另一个人小声说话,但话语却有意让许栎风听到。
  “老师管这家伙干嘛,他在以前在我们班总是偷东西,在外面还抢劫过低年级的钱,家里人也不管他,好像脑袋有问题的,是疯子。”
  不管这小孩儿品行是好是坏,但显然已经受到排斥了。
  许栎风想再问他点什么,一个好像憋了很久的声音陡然传了出来,在安静的礁石里回响。
  “我不做自我介绍。”
  许栎风能感觉到,旁边男孩的话让这孩子不在瑟缩却一下子绷紧了脑袋,头顶开了他的手,全身都呈现刺猬状态。
  这小孩儿还挺倔强,他无赖在心里叹了口气。
  “那总要让同学们认识认识吧?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许栎风很和气地拍了他肩膀一下。
  小孩儿肩膀一扭,甩掉他的手,“没必要。”
  几次吃了闭门羹,同学们都瞪大了眼睛,有的已经开始维护老师数落起小孩儿来,许栎风摆摆手,叫他们安静安静,自己也尴尬地笑笑。
  他又重整旗鼓地凑到小孩耳边。不怕没有乖学生,只怕没有好老师!
  “那你告诉老师名字,老师帮你告诉同学怎么样?”
  许栎风听到他小声念叨了一句,觉得大功告成,“你别急,老师没听清楚,再大声一点儿。”
  “……”
  “什么?再大声一点。”
  “你好烦!”
  这一声响彻厅堂,震人肺腑!
  许栎风咳了咳,假装清清喉咙,“唉~怪老师耳朵不好,小爷您就消消气吧。”
  就这小孩儿暴躁的脾气,他以前的老师也不怎么管他吧。许栎风不知哪来的牛劲儿,心里已经把这小孩儿当做他教师生涯首个征服的对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拍铁杵磨不成针,就怕没有坚持不懈的好铁匠!这样想,许栎风信心大增。
  “张齐,你认识这位同学吧,他叫什么名字?”张齐就是刚才小声说话的男生,许栎风识物记人的本领很强,别人顶着嘴角大大一颗痣自我介绍一遍,在许栎风脑子里,大痣就和张齐密不可分了。
  “额…… 他角方秦。”
  许栎风转身对着他叫了一声,“方秦,秦国的秦,志向远大,多好的名字,”
  许栎风又想伸手摸他的头,这会儿这团茅草咻的窜了起来,啪的一声手臂一挥打开了许栎风的手。
  “胡说八道!”
  他有些震惊,这孩子干嘛反应那么大。他又看了看张齐,张齐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没说错,“他就叫方秦。”
  许栎风看了看手表,拍了拍手叫同学们安静,“好了好了,这最后一位同学想必大家都记住了,他叫方秦,老师算是清楚记住了。”他做轻松状笑了笑,顿顿,又道,“虽然大家个个儿都特有个性,但也要收收边,磨磨角,大家好好契合,好好相处是吧,你们总不想仇视着这个仇视着那个黑着脸过去阴着脸过来,过个不愉快的三年吧。”
  许栎风这个年轻班主任上的第一堂课虽然因为方秦而不算顺利,但总的来说,他已经在学生的心里埋下了温和可亲,风趣诙谐,谨而不严的印象。
  这第一回合,他稳超胜券。不过,方秦这孩子确实是个问题。
  上了几个星期课下来,他逐渐在班上交际圈混得游刃有余,班上所有人都能放得开,和他聊上几句茶余饭后的闲话也是常有的事儿。
  他的课堂非常活跃,提个简单的问题,面对着像竹林一样的一堆手臂,他都不知道抽谁才是上策。遇上难点的问题吧,外向积极的学生踊跃发言,对错都不是问题,许栎风从不打击人。但一些乱说一通的,也会被许栎风拐着弯儿的放一记冷箭。
  孩子们心里明白,上他的课,还是得正经一些。
  可方秦就是个完全脱离组织的。高兴的时候他就支着脑袋画画涂鸦,不高兴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蒙头大睡。就算许栎风点到他的名字他也不会起来,有时叫烦了,他还会当场蹬鼻子上脸,爆几句粗口也是常有的事儿。
  打电话找他家长了解情况就是爬珠穆朗玛峰,男人一句“你有病啊!那又不是我儿子,”直接让许栎风结成人肉冰棍儿,女人再一句“老师你爱怎么管就怎么管,别找我,”又让他从峰底跌入谷底。
  滋味难受,但他是替方秦担心。你说这孩子被同学排挤就算了,居然连父母都不管他,想着这个,许栎风心里就有些发酸。
  许栎风不明白,这孩子刚看到他的时候,明显有点怯懦和心虚,为什么性格又是这么狂放不羁。
  其余的任课老师也受过方秦的冷眼,好几次在他面前说那孩子没人管没教养,以后准是个混市井暗街流氓无赖什么的,这让许栎风烦躁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这天第四节马上要完了,下午没课也不用值班,许栎风收到女友的短信,因为两人刚开始交往,女友就琢磨着让许栎风请她的朋友们吃一顿饭,也算是大家认识认识公开交往了。
  他把作业布置了,拿着英语课本在教室里转了一圈,确认没人缺席,便又往讲台上走,准备下课。
  后面的一姑娘突然站了起来,许栎风认得她,她是坐在方秦前面的高晓晓,因为名字与真人反差很大,高晓晓其实是个小矮子,一点也不高,对于许栎风来说,特容易记。
  “晓晓,你有什么事?”因为与同学都混熟了嘛,叫小名要亲切一些。
  高晓晓想说的话,她自己也不太确定。但是又怕自己没说,教室里突然死个人那要怎么办。因为这个想法,她一上午都心情忐忑。
  “老师,我觉得……我觉得方秦他好像昏过去了。”
  第二节课的时候,高晓晓发现他趴着没动,现在第四节课都要下了,他还是那个姿势没动过。平时睡觉不都是翻来覆去的?刚才她又用笔戳了戳方秦,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许栎风眉头一皱,马上扔下课本朝方秦跑去。
  “方秦,方秦,”他使劲儿摇了几下,小孩儿都没动静,他直接把人打横抱起,镇定地朝一群惊慌失措的学生喊道;“大家都去吃饭,然后回教室该干嘛干嘛,别到处起哄,听到了吗?”
  “知道了老师。”
  这会儿医务室的人也吃饭去了,许栎风走了一半又掉头朝停车场走。
  他一直知道方秦瘦弱,没想到抱着会这么轻。怀里的孩子裹着破布衣服,掉在脚上的鞋子烂到没话说。很久没打理的头发遮完了眼睛,平时也只在头发缝儿里看到一点倔强的晶亮,给人的感觉,总有点……阴深。
  将人在后座上放好,他拨上电话挂上耳机很快将车开了出去。
  “蒋玲玲?”
  “你要来了吗?她们都等你好久了”
  “对不起,今天可能去不了了,我这里学生出了一点事,暂时走不开。”
  “你,你不来干嘛不早说,人家还有请了假来的,你让我怎么解释?”
  “我怎么早跟你说,总不能咒学生早点出事吧?”
  “你。”
  “想要请人吃饭的是你,反正我不能丢下学生不管,要怎么解释随便你。”
  许栎风很烦,他也就打电话通知一声。蒋小玲是母亲硬塞给他的女朋友,要是为这事儿吹了,他也不觉得遗憾。
  挂掉电话,扭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方秦,加速朝医院开去。
  好香啊,这是红烧排骨的味道,还有香喷喷的米饭味儿。方秦能够想象到一大碗白花花的米饭正冒着热气,上面盖着一层厚厚鲜香的红烧排骨,酱紫浓郁浸入米饭里,他不自觉咽好几下口水。
  这些味道他在家里闻了好多次,可一次也没吃到过。
  这是在做梦吧?他听到自己肚子在拼命地叫嚣。
  他翻了个身,双腿蜷起来抵在肚子上抱着,这样他要好受一些。
  闻着饭菜的香味,他低声喃喃了一句,“好饿……”
  一个人的时候他会卸去防备软弱一些。
  “饿就起来吃饭啊,你都饿晕了,”许栎风打开另一盒盒饭放到单架床的床头柜上,“快起来,刚买的还热乎着。”
  近在咫尺的饭菜香味儿灌入鼻腔,笼罩了整个屋子,方秦一挣地坐起来,发现自己没再做梦。
  许栎风嘴里包着饭正要下咽,差点被方秦惊悚诡异,四下张望地举动吓的喷了出来。
  “你干嘛?”许栎风赶紧喝一口水,差点噎着。
  乱翘的头发被甩到了一边,许栎风终于近距离看清了他的那双眼睛,墨黑的瞳仁,还是双眼皮的,配上那高高的鼻子挺好看。可是他这会儿正死瞪着自己,这眼神……让许栎风有点无赖和委屈。
  “诶你瞪着我干嘛?我可是把女朋友都抛一边儿了来陪你,还给你买饭,不求你什么感恩戴德,你就乖乖把饭吃了等会儿再送你回学校上课。”
  小孩儿瞪了好一会儿,许栎风干脆不理他,继续埋头吃饭。
  “哼,多管闲事。”
  他也没客气,端过饭就大口大口地开始吃。
  许栎风正想说你那么叼干嘛还吃我买的饭,又一想,跟个孩子计较,岂不显得自己小气。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小事,淡若烟尘!
  看小孩儿眼珠子都要埋进饭里面去了,不知道这碗饭够不够他吃。他下意识的在自己碗里留了很多饭,又觉得这个举动有点傻,这孩子再饿也不得吃别人吃剩的吧?
  “你?”
  “什么?”
  “你不吃了就给我吃,”这完全是命令的口气。
  许栎风大惊之余,双手把饭递了过去,他觉得自己都快大舌头了,“你吃,”又错愕地补了一句,“你慢慢吃……”
  方秦嚼着饭好像很香的样子,两边腮帮子鼓鼓的大频率动着,许栎风看着孩子乖巧可人的一面,心窝盛满了满足感。
  可是这孩子怎么会饿晕过去?
  他想到方秦的父母,一个粗鲁大汉子继父,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这两人铁石心肠到让孩子挨饿?
  考虑到方秦风暴般强大的自尊心,稍不注意就会将人搅得支离破碎,他想了一下,还是没打算问出口。
  见碗里粒米不剩,方秦专注的眼神似要把碗里的酱滋都舔干净。
  许栎风眼明手快,赶快把碗筷收拾到一边。
  “吃完了?”
  “嗯。”
  “还有哪里不舒服?”
  “肚子……不舒服。”
  许栎风脸一变色,挨过去按按他的肚子,“肚子怎么啦?”
  “饿。”
  许栎风突然觉得方秦上辈子肯定是个饿死鬼,要不就是自己幻听了。那种大size的饭盒还是自己点错单拿回来了,他小小的身体吃了一大碗半,居然还喊饿!
  他手往他胃上面摸了摸,扁的!
  “我说你这饭都吃到哪里去了?肚子还扁着,难道塞在喉咙里了?”许栎风觉得自己的大张的嘴里肯定可以塞下一个双黄蛋了。
  小孩儿白了他一眼,“我饿还不行了,”然后自顾自地开始下床,穿鞋。
  “行,你干什么都行,”许栎风走到门口,又转身过来,“还不走?”我带你去填报肚子耶,磨蹭什么。
  黑乱的头发遮住眼睛,方秦有些傻愣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许栎风很会意地看到他脚上,鞋底脱了,一只鞋正像板砖似的课本一样大大翻开,摊在地上。
  可能是看到许栎风有些头疼地表情,小孩儿干脆威武地说了句,“我鞋烂了!”
  我说这位小祖宗,你什么意思?是让我自己看着办?可你那鞋又不是我弄烂的。
  许栎风很想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鞋烂了关我屁事儿?
  理智一遍遍告诉他,这是我的学生,他还是个小孩儿,淡定,淡定。
  而且他忽闪着看自己的眼神,躲闪着,隐藏着些希望的光芒。他有点不想让这孩子失望。
  “好吧,好人做到底,老师今天就随你宰了。”他过来也没有问一声,就把人打横抱起,出了医院。
  先带方秦去老人家吃了好几碗牛肉面,这是自己常来的店,老板的牛肉都放得特别多。
  方秦滋溜溜地狂灌了几碗,吃得满嘴都是糊糊,操起衣袖就要往上面蹭,被许栎风连忙抓住。
  “你多大个人了也要讲究卫生知道吗?”他从桌上的纸盒里抽了几张纸递给他,“拿着,用这个擦。”
  方秦一把拽过了纸,又白了许栎风一眼,“罗里吧嗦。”
  接着,他们去了百货商场,许栎风大度地给他买了一阵套新衣服和一双新鞋子,虽然方秦仍旧冷着一张脸,但偶尔漏出眼睛,晶亮晶亮的,反应了主人高兴的心情。
  不行,那窝乱草怎么看怎么碍眼,许栎风想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露出来。
  辗转来到理发店,许栎风想把方秦推进去,可小孩儿死活都不进去,最后实在拗不过他的拳打脚踢,许栎风放弃了。
  正好,你不剪头发,还省得我花钱了!
  回学校的车上,许栎风挺不高兴,一直没说话,小孩儿坐在旁边,时不时望望他,也不说话。
  车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许栎风心里正努力教唆者自己要有老师的风范,风范!和小孩子怄气算什么事儿。
  这时,小孩儿冷不丁冒了一句话。
  “我不想回学校,”语气仍旧车子碾到的石头一样生硬。
  和方秦相处的时间长了,许栎风基本上适应了他大爷般的说话风格,这会儿也不会太惊讶。
  他漫不经心地打着方向盘拐了个弯,“那小爷你不回学校,想去哪儿?”
  “随便,就在你车里坐着也行,”末了又补了一句,“你随便开到哪里。”
  哎呀!你小子还理所当然地拿我当司机了。载你转了还不带收钱的,我疯了吧!
  但嘴上,许栎风还是要有老师的样子,“小秦,学生就要像个学生,上学就该在教室里坐着听课,逃课还要带上班主任,你这算盘打得精呀!”
  小孩儿低着头没再说话,许栎风看他挺沮丧,想着用什么办法将这个叛逆的学生引回正途。
  “小秦,老师就给你讲讲我的亲身经历怎么样?”这个问题显然不需要被回答,他目光放远,开始荒诞不经地追忆,“老师我当年长期被老妈压榨,吃不饱又穿不暖,为了奋起直追,反抗命运,老师寒窗苦读十二年,就差没有头悬梁锥刺股了,终于飞黄腾达,现在不就优哉游哉了,你说这种正能量是不是特别可歌可泣?”
  许栎风完全将许妈妈黑化了,不就是小时候许栎风攀比心太强,又要穿最好的又要吃最好的,在外面挥霍无度,被许妈妈掏空了钱包,这让他一蹶不振了好一段时间。
  他荣光满面地看了方秦一眼,希望能看到小孩儿充满希望的神采,的确方秦也在看着他,但那个眼神,绝对是居高临下的感觉,反倒好像自己喷了一腔尽人皆知的口水屁话。
  虽然头发挡着,但方秦眼皮很重地下压,肯定皱着眉头。是自己说到了社么让他心烦的地方?许栎风有点儿不太理解这个小孩儿。
  刚回到自己在学校周边买的小区公寓,老妈的电话就像警铃一样震得许栎风四肢无力。
  他扑到在那张大size的床上有气无力接起电话
  “许栎风!你小子现在当老师了威武了是不是?长胆儿了是不是?居然把玲玲一个人堆在餐厅,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我看你小子怎么收场。”
  “哎呀老妈,你去干嘛?就这样吹了也好,我对那女的真没意思。”
  “什么!吹了也好!”老妈的声音太大,许栎风把手机拿远了也能听得到许妈妈的怒吼,“许栎风你给我听清楚了,要是你和玲玲的事儿吹了,你赶回家试试,老娘叫你跪上几天几夜的遥控板不准换台!”
  许栎风盘算了一下,为什么老妈对媳妇儿那么执着。原因有几。
  首先,外婆家老妈属老幺,前面三个哥哥。然后老爸这边家里几个叔叔的孩子也都是纯正的男儿身,连着自己的儿子还是男的,老妈的一生都在男人堆里周旋,异常郁闷。所以对女孩儿有种入了魔的钟情。
  早在许栎风中学的时候老妈就开始鼓励他带女生回家一起做作业,可许栎风带回去的都是男生,好不容易盼到许栎风大学毕业有了工作,他还不交女朋友,这叫许妈妈那叫一个急,所以火急火燎地塞了个蒋玲玲给他。她对蒋玲玲那叫一个中意,对她比对自己亲儿子还好。
  许栎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蒋玲玲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并不是她不漂亮,身材不好。他从小学到现在,压根儿就没有看上过任何一个女孩儿。
  但是感情上的问题许栎风重来没上过心,自己一个人多好,无拘无束,没人束缚。生活洒满阳光世界充满希望,何必考虑这些有的没的。
  老妈那边,也就顺其自然的好,虽然那些DIY的惩罚很遭罪,但她也不能把自己杀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管那么多!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和学生们的生活充满乐趣,许栎风的工作也轻松愉快,主要是最近抽方秦回答问题的时候,他会考虑一下说出答案,虽然表情异常烦躁,但起码他开始尊重自己这位老师了。
  这天星期六,和死党李萧然约好了一起去钓鱼。车子颠颠簸簸在阳光洒满大地之前开到了城边乡下,那里有一条灌溉用的河流,听李萧然吹捧,他曾在这里钓起一条五斤重的鲤鱼。
  跟李萧然走到一颗河边的榕树下,支好凳子上好鱼饵,前面是一个缓水区,看黛青色的水域,这里应该被挖掘机开发过,肉眼基本上观察不到活水流动,这处深潭里,想必真有不少鱼。
  架好了鱼竿,鉴于许栎风基本上属于新手层次,李萧然就开始迫不及待地传授自己的鱼经,比如要买那种尺度的鱼饵呀,鱼竿震动几秒后取竿以及正确的取竿方式等等,许栎风就满足一下他的成就感,一点儿不反驳地任他指点自己。
  李萧然是个无业游民,大学读烦了就休学游手好闲,只要一回家他老爹就拿鸡毛掸子撵着他满屋子跑。他老爸有个公司干点小生意,抽些钱投资给李萧然开了个酒吧,由于这小子交际圈庞大,各路“英雄豪杰”隔三差五地来给他撑撑场子,现在指尖是开得风生水起。
  由于他干的是晚上工作,所以白天可以抽些时间钓钓鱼,吞吐一下大自然的气息。
  许栎风被李萧然口述的大肥鱼和大红鱼挠得心痒痒,这天终于上手操作了。
  这里水清地阔,河岸上全是青幽幽一片水润的绿草,刚才步行过来,裤脚都被露水湿润了。因为早晨金黄色的阳光,广阔的绿地也被一片砖石一般的晶莹。
  他深呼吸了一下,非常享受地喊了句,“爽,太爽了!真看不出来啊萧子,你这个大老粗居然还能被这么有文艺气息的地方相上。”
  “你他妈才大老粗,”李萧然站起来摆了个绅士的pose,“高中毕业都这么多年,老子早就脱胎换骨了,现在骨髓里透着的都是无穷无尽的文,艺,气,息。”
  “得了吧,你那套也就唬唬小姑娘,谁不知道你就一披着人皮的狼。”
  许栎风太了解李萧然了,这小子从小就一花花公子,不学无术。拈花惹草的经验比他作弊抄作业的经验还强,可是就没有固定认真地谈过一个女朋友,他有个秉持已久的人生信条——荒诞奔放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狂放不羁的青春不需要徘徊。
  李萧然笑笑,“看来还是你了解我,”重新坐下,稳固着鱼竿,“听说你妈给你相中了一个女朋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