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竹马学霸我学渣 敛舟

竹马学霸我学渣 敛舟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你永远也超越不了,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点宋秋深有体会。
安恕恺就是那个该死的"别人家的孩子"。
两个人同一年出生,同一年入幼儿园,同一年入学,同一年考大学。
但是,安恕恺就是同学老师家长邻居眼中的学霸,而宋秋很不幸地沦为了学渣。
所谓的青梅竹马,就是意味着从小死掐。
安恕恺:嘴贱手欠说的就是你。
宋秋:滚!别以为睡了老子就有本事了!
安恕恺:嗯?
宋秋:我错了。
PS
本文1VS1,欺负与宠爱并存,炸毛与顺毛同在。日更,存文充足。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恕恺,宋秋 ┃ 配角:乔云柯,陈海 ┃ 其它:耽美,甜宠,腹黑

☆、第001章 别人家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一种人叫做“别人家的孩子”。这种人似乎生下来就是要克你的。
  宋秋从小对这句话就有着深刻的理解,简直太深刻了!
  之所以比别人深刻,是因为“别人家的孩子”往往是一个群体。这个时候,你还可以用单人pk不过团队的理由安慰自己,或者与父母狡辩。但是宋家父母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永远只有一个人。就是隔壁安叔叔家的那个安恕恺。
  安恕恺,比宋秋大两个月。这个人似乎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用自身的强大对比宋秋的渺小的。
  平心而论,宋秋曾经是一个很积极上进的好孩纸。那个……只是曾经。
  “你看看人家安恕恺,今天画画得了一朵小红花。你呢?你得了什么?”
  “两支彩铅笔。”
  “你居然把幼儿园的铅笔带回家?你个熊孩子!”
  “你看看人家安恕恺,第一次考试就得了双百,你呢?”
  “双90.”
  “孩子他爸,你快来看看,看看你儿子这点出息!”
  “你看看人家安恕恺,连续得了三年的三好学生,你呢?”
  “要不是上星期打架,我也能得!”
  “哎呀,你还敢打架?看我怎么教训你!”
  “你看看人家安恕恺,科技小发明申请了专利,你呢?”
  “我是个熊孩子,快来打我吧。”
  “……”
  “你看看人家安恕恺……”
  “不要看了,想想就要吐了。”
  “你就不能有点上进心吗?你看看人家安恕恺……”
  “呕……”
  “你怎么回事?成绩越来越差,你到底长没长心啊?”
  “我每天都忙着看安恕恺,没空长心。”
  “……”
  宋家父母对宋秋的教育是越来越无力,不过每到这个时候,安恕恺就会像天使一样降临到他们身边,从他们的手里领走宋秋悉心教育一番。宋秋回来的时候,如同换了个人一样,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时间一长,宋家父母已经将安恕恺当成了看家法宝。
  切,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管不了他的时候大喝一声:“关门!放安恕恺吗?”
  宋秋在心里想。对于将安恕恺比作看门狗,宋秋还是小得意了一把。
  “你在想什么?笑得这么猥琐?”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想起。宋秋立刻从精神到*进入了战斗模式。
  “你来干嘛?”对于入侵自己私人领地的外来入侵者,宋秋已经不会傻傻地去问“你怎么进来的”这样的蠢话了。
  “你爸妈今天加班,让我过来看看你。”安恕恺的腿一勾,一把椅子准确地出现在他的屁股底下。
  下次要在那椅子上黏上大力胶,然后……嘿嘿!
  一个抱枕飞过来,准确地砸到宋秋脸上。
  “安恕恺!我……”宋秋立刻进入暴走模式。不过在看到安恕恺手里的苹果之后,瞬间被秒。进入了消音状态。
  抱枕就算了,被苹果砸到,怎一个“痛”字了得啊!
  “问你话呢?刚才笑什么呢?”安恕恺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
  宋秋掐腰道:“笑你也管啊!管天管地,你还管我拉屎放屁?”
  “拉屎放屁不管,笑什么呢?”安恕恺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床上的宋秋走过来。
  “喂喂!我警告你哦!这是在我家!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宋秋此时想下床周旋已经太迟了。他的房间本身就不大,他们两个都是高中生了,个头也不矮,不动还好,一动起来,这小屋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本着“我死也不让你好过的”念头,宋秋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冲着走过来的安恕恺就是一通王八拳。
  闭着眼睛比划了半天,似乎对方没什么动静。宋秋拳速不减,睁开眼睛看对方。
  安恕恺站在他面前两步的地方,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喂……”宋秋刚想说几句漂亮话,没想到安恕恺招呼也不打,上来就是一个爆栗,直接化解了宋秋的王八拳和到嘴边的话。
  “哪学来这么难看的流氓打法?问你个话你闹什么?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宋秋捂着头坐在床上直吸凉气。
  安恕恺可没有那么好心过来给他揉揉什么的。直接抓住宋秋的右手一扭,同时伸出膝盖一顶宋秋的后背,宋秋整个人就已经被完全压制在了床上,动惮不得。
  “安恕恺!你个混蛋!有本事放开老子!老子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宋秋已经被完全压制,只好扯着嗓子大喊。
  安恕恺笑了。“就你?三百回合?你接得了我一招吗?”
  “你个混蛋,放开我先!胳臂麻了!”宋秋不停地扭动这身子,反正不能让这个从小欺负自己的混蛋好过。
  安恕恺倒真是立即就放了对宋秋的钳制。只是也没离开,直接坐到了宋秋的床上。
  “你这床太小,怎么还没换啊?”
  “你滚!老子没事换什么床?你的个子疯长,跟吃了强大饲料似的,老子可没吃。”宋秋刚刚爬起来,立刻躲到了距离床最远的门口。
  安恕恺看着宋秋要去开门,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出去打也行啊。”
  “我#¥%&”宋秋在心里暗骂。只好收回已经触到门把手的手,搬过椅子就坐在门口。
  “哎,你刚笑什么呢?”安恕恺真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又问了一遍。
  “想知道啊?”宋秋嘿嘿一笑。唱道:“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安恕恺被他那极度夸张欠扁的表情逗笑了。也没发火,身体一偏,直接躺平在床上。
  “你干嘛?”宋秋对于自己的床被占据极其的不满。
  “累了,休息一会儿。哎,你家有什么吃的?我还没吃晚饭呢。”安恕恺侧着头问。
  “靠!你不是过来照顾我的吗?怎么跟我要吃的?”宋秋大叫。
  “这是你家啊。”安恕恺理所当然地说。
  “没有吃的。老子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宋秋不理会他,自己挪挪挪,挪到书桌旁边,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
  宋秋的屋子和绝大部分男生的屋子一样,各种东西乱放,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只要他需要,总能从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找到想要的。
  不过……这种情况是安恕恺没来的前提下。这个烦人的家伙临走前一定要把他的房间收拾到自己满意的地方。可是这样一来,宋秋的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每次都要打电话过去问,这样很烦的。
  所以现在宋秋学乖了。安恕恺一来,他就自己收拾东西,好歹是自己放的,还是记得的。
  安恕恺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宋秋一脸不情愿地收拾他的书桌。
  “哎。”
  “干屁!”宋秋没好气地问。
  “我饿了。”
  “自己做饭去!”
  安恕恺没说话。宋秋好奇地转头去看……
  “啊呀!安恕恺你这个混蛋!老子杀了你!”在被抱枕二次击中后,宋秋再度开启暴走模式。
  扑到床上和安恕恺扭打做一团的宋秋很快就发现,自己悲催地再次被压制在床上一动不能动。
  “你除了欺负我还会干什么?”宋秋咬牙切齿问道。
  安恕恺的声音就在耳畔。“我会干什么?当然是欺负你啊。”
  “安恕恺你去死!去死!”
  隔壁的安家父母听着这个超分贝的咆哮声,互相看了一眼。
  “小秋这孩子的嗓门真大。”安父说。
  “是啊,他们两个从小感情就这么好。”安母说。
  于是,两个人携手进厨房做饭去了。
  宋家,餐厅。
  安恕恺将刚刚做好的饭菜端上了餐桌。宋秋还赖在沙发上看电视,就是不肯过来。
  “等我去请你呢?还是等我去抓你?”安恕恺的声音不高,也不冷,但是就是让宋秋感到后背发寒。
  “来啦!”宋秋不情不愿地走进餐厅。满满的一碗饭被放到宋秋常坐的位置前。
  “吃不下这么多。”宋秋挑食严重,而且经常吃零食,所以吃饭很少。
  安恕恺看着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再说一遍。”
  宋秋扁嘴。抄起筷子泄愤似的戳着碗里的米饭。
  “就是戳成米糊,你也得给我吃完,我会看着你的。”安恕恺淡定地给他夹菜。
  宋秋难得没有回嘴。他知道,安恕恺说出来的话,很少不算数的。饭桌上他回嘴的话,一准会被一口菜塞住,而且还是最烫的那口。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说起来都是眼泪。
  这个安恕恺上辈子一定是尼玛折翼的天使。而且还是宋秋将他的膀子扯下来的,否则怎么就不去折磨别人,单来折磨他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头上一痛。宋秋回神,愤怒地瞪着安恕恺表示他的不满。
  “吃饭也能走神,就不怕吃进鼻子里去?”
  “你才会吃……唔……啊……”宋秋定力不够,这一张嘴,立刻被安恕恺一口菜塞进嘴里。一秒钟不到,宋秋已经被烫出了眼泪。
  “告诉你吃饭的时候不要多说话,怎么就不听呢?”安恕恺理所当然地说。
  宋秋这回学乖了,死都不回嘴。就是一个劲儿地低头往嘴里扒拉饭。
  又一筷子菜被夹到他的碗里。“别总吃饭,多吃点菜,这样才能长个。”
  我忍!宋秋心里憋屈地想。一言不发地继续扒拉饭。
  安恕恺见宋秋将他夹过去的菜都吃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时不时地夹一筷子菜过去。
  一顿饭吃完,宋秋刚要窜进客厅,被安恕恺一把抓住。
  “干什么?”宋秋警惕地问。
  “洗碗。”
  “为什么我洗碗?”
  “你家的碗。”安恕恺说完这四个字,霸气地出了餐厅。
  “……”宋秋石化了一会儿,觉得安恕恺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哦。自己家的碗嘛,自己洗嘛,很合理的嘛。
  “反正也打不过他。”内心中的某个小声音流着宽面条泪道。


☆、第002章 桉树与小熊

  洗完了碗的宋秋走进客厅,没有看到安恕恺。
  “桉树?”难道走了?宋秋兴奋地想。
  “什么事?”正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的声音吓得宋秋一跳。这一跳,膝盖正好撞上茶几的边缘。他整个人都倒向茶几。
  钢化玻璃的茶几,被撞坏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恐怕落地时的滋味可就不那么美妙了。宋秋悲哀地想。
  一条胳膊抓住了他,不过也没好心地把他拉回来,而是转了个方向,一松手。宋秋连挣扎都没有,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摔在沙发上,自然是不会受伤。但是他之前撞到茶几的那一下可是实打实。这让宋秋刚刚跳起来又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直到这时候,宋秋的语言才跟上。
  “你干嘛?没事躲我后面吓唬人?”
  安恕恺右手拿着一罐打开的可乐,胳膊上还夹着一罐。左手还保持着拉住宋秋然后放手的姿势。
  “我就答了一声,你至于吓成那样吗?”安恕恺将手里的两罐可乐放到茶几上,坐到宋秋旁边检查他的腿。
  “哪来的可乐?”宋秋不记得他家里有这个。
  “回来的时候买的,一直放在门口,我刚刚去拿,就听见你叫我。”安恕恺一边说,一边将宋秋撞到的右腿放到自己的腿上,挽起裤管。
  白皙的肌肤让那一片淤青特别刺目。
  宋秋委屈地看着安恕恺,表明他才是罪魁祸首。
  从小宋秋就会利用自己受伤的时候博取同情。不论是父母,还是安恕恺。没错,安恕恺在他受伤的时候才会显露出一点点、一点点的天使特质。其他的时候这货就是一个恶魔。
  “你笨得都和猪有一拼了。自己家里还能受伤。”安恕恺也不抬头,将宋秋的腿放下,自己去翻白药去了。
  “你才像猪!不对,你就是猪!”其实撞了一下也没怎么样。不就是淤青吗?至于这样吗?还要被说成是猪。宋秋不爽的想着。
  安家和宋家既是邻居,也是朋友。两家的孩子都是从小在两家玩惯了的。因为安恕恺对于宋家的东西摆放非常清楚。他兜里现在还揣着宋家的钥匙呢。
  拎了家庭小药箱回来,却见宋秋正在欢快地看电视。那罐没打开的可乐已经被他喝了一半。
  安恕恺瞄了一眼电视。一脸无奈。“这么大了还在看兔八哥。”
  “滚!老子愿意,你管得着吗?”宋秋此时已经忘了那根本就不严重的伤。
  身边的沙发陷进去,宋秋看到一只手伸过来,“干嘛?”
  “把腿给我。”
  “哦。”宋秋难得听话地伸了右腿过去。
  安恕恺取出白药膏涂在淤青处,用手开始大力地揉起来。
  “啊啊!安恕恺,你干嘛?”宋秋杀猪一样的惨叫。
  “闭嘴!”安恕恺丝毫不为所动。一只手揉着伤处,另一只手直接锁住宋秋的脖子,这下宋秋动不了了。再动就没气了。
  揉了大约两分钟,安恕恺停下手。“好了,明天应该就会好。”说着,将白药膏放回了药箱里,起身将药箱送回原处。
  宋秋一直没有动,他需要深呼吸好几次才能恢复正常的呼吸。
  安恕恺回到客厅的时候,宋秋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又怎么了?”安恕恺凑过来看。
  “我已经被你掐死了。”宋秋突然吐了吐舌头。
  安恕恺没忍住笑,一下子瘫倒了宋秋身上。
  “喂喂!桉树!你给我起来!自己多重知道吗?知道吗?”宋秋死命地推,安恕恺总算从他身上起来了。
  “谁让你总逗我。”
  what?逗他?我tmd的还敢逗他?
  宋秋已经无力吐槽了。大概上辈子做天使的人脑回路都和正常人不一样吧,宋秋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晚上,洗完澡的宋秋回到自己的房间。见到安恕恺正一本正经地坐在书桌旁检查他的作业。
  宋秋心底很绝望。虽然他完成了作业,而且绝大部分应该都是正确的。抄作业自然要抄学霸级别的。不过……安恕恺是学霸的加强版,所以……
  “小熊,你过来。”安恕恺听见门响,头也不回地命令道。
  对于两个人的私下昵称,其实还是有一段小故事的。
  上小学的时候,宋秋还没有被安学霸彻底打击到自信心,还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宋家父母给儿子买了很多课外书,宋秋还是很喜欢看的。
  其中一本讲动物的书上面提到了澳大利亚的考拉,也叫树袋熊。考拉喜欢吃桉树叶。宋秋的脑子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觉得桉树和安恕恺的名字很像。那正是一个四处挑衅给人起外号的年纪,所以安恕恺的外号从此就叫“桉树”。当然,以安学霸在学校和老师心目中的超然地位,这个外号除了宋秋之外是没人敢叫的。安恕恺听了也不生气,不过从那时起,宋秋就变成了他嘴里的“小熊。”
  “为什么你叫我小熊?”
  “因为你叫我桉树。”
  “有什么关系?”
  “树袋熊不是离不开桉树吗?”
  “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你离得开我吗?”
  “……”
  从那以后,不管承认不承认,桉树和小熊,就这么产生了。
  “怎么了?”宋秋走到安恕恺身边,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
  安恕恺冷冽的目光扫过,吓得宋秋又想后退。
  “出息了你?学会抄作业了?”安恕恺一把抓住宋秋,直接扣住。另一只手掐住宋秋的下巴。
  “我……我……”“我”了两次,宋秋也没敢说出狡辩的话。他是不是抄作业,别人不知道,安恕恺扫两眼就会清楚。这货对自己的学习情况太了解了,对他们学习的内容也太了解了。
  “我错了还不行嘛?”虽然很没骨气,但是保命要紧。下巴上的疼痛可不是假的。宋秋也不是第一次因为抄作业被安恕恺打了。这货比老师管得还宽。那可真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
  “错了?”安恕恺冷笑,手上的力量丝毫没有减弱。“上次怎么说的?”
  “背……英语课文十篇。”
  “还有。”
  “背数学公式……”
  “嗯?”
  “全部,全部的数学公式。”
  下巴上的力道终于逐渐消失了。安恕恺放开了宋秋,不过脸色依旧是冷的。“别想把作业藏起来。你收拾的时候我就看见藏哪了。在我面前别耍你那点小聪明。”
  鉴于目前安学霸的愤怒值过高,宋秋聪明地选择闭嘴。默默地拿出英语书,开始和那些字母奋战。
  安恕恺看了他几眼,开门出去了。
  呼……宋秋长出了一口气。对着房门一通的张牙舞爪,却是没敢发出一点声音。发泄完了,摸了摸还很疼的下巴,宋秋还是乖乖地去背课文了。
  安恕恺洗完澡,站在阳台上吹了一会风。此时是五月的天气,不太冷,所以也不用担心会感冒。
  他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每次看到宋秋抄作业,他确实很生气。这种生气有时候是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
  他从小就是大家的宠儿。聪明的头脑,缜密的思维,优秀的运动神经,严谨的处事态度,这些似乎都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一路成长,从没有遇到过对手。无论多么优秀的孩子,在他面前都被虐成了渣。长久的心理优势,让他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
  如今能让他失控的,大概也就是宋秋了。
  想来安恕恺自己都觉得奇怪,宋秋的父母、老师都没自己这么担心。宋秋的学习成绩目前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他们现在是高二,如果宋秋这个时候被落下,那么高三再追,恐怕就来不及了。
  而且……安恕恺摇头。宋秋大概根本就不想追赶吧?
  宋秋会这样,安恕恺多少还是要负责的。太过光芒万丈的他,将宋秋自己的光芒完全遮掩住。其实宋秋本身也很聪明,爱读书,知识面广,记忆里尤其好。可惜所有的优点在安学霸面前,那都不能称作优点。到后来,宋秋开始自暴自弃。
  安恕恺理解宋秋的痛苦,但是不能可怜他。
  宋秋这个人,说好听就是圆滑,会看人脸色行事。说不好听那就是无节操无下限。只要被他抓住了弱点,立刻就会加以利用。比如他发现自己在他受伤时会心软,每次受伤都会提一些平时不敢提的要求。
  所以,在学习方面,安恕恺从来不会心软。宋秋不学他就真的上手打人,打到肯学为止。宋秋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吃亏。学习和挨打,他还是能够分清楚利害的。
  冷静下来之后,安恕恺回到了宋秋的房间。宋秋此时正在努力地背课文。一见他回来,还是一脸的不善,立刻背得更加努力了。
  安恕恺不打扰他,坐在书桌旁继续检查他的作业。
  到了晚上9点,宋秋已经背完了3篇英语课文。安恕恺检查了之后,提出了一点小的问题,不过总体是合格的。宋秋脑子不笨,基础也不太差,只要逼一逼,还是很见成效的。
  宋秋还在背课文,不过眼睛瞄向了时钟。
  “才9点,11点前你再背出3篇课文,就许你去睡觉。”安恕恺已经将宋秋各科的作业检查完。错的地方已经用铅笔圈出来。
  “3篇?”宋秋心中暗喜,这点能力他还是有的。不过嘴上问得小心翼翼。
  “嗯。”安恕恺点头。手里的铅笔刚好写完最后一个数字。“再加上这20道数学题。”练习本被送到宋秋面前。
  “安恕恺!”宋秋之前所有的窃喜都被那个练习本打破了。
  安恕恺眉梢挑了一下。“有问题?”
  有问题?多么简单的三个字。
  宋秋只想回他俩字,“ 呵呵。”
  宋秋不理他,抱着英语课本坐到床上,对着窗户大声的读着课文。
  “安恕恺,你个混蛋,我烦死你,哼!”宋秋心里想着。
  隔壁安家。
  “你听听,小秋这孩子多么努力。”安父道。
  “我就说这孩子是有出息的。要不咱们儿子那性子,怎么从小就只和他玩呢?”安母道。
  安父点头。这样两个人就放心了。宋家父母不在家,他们俩当然要留心一下宋秋的学习情况。


☆、第003章 恶魔的烦恼

  10:20。宋秋又完成了3篇课文。丢掉英语书,苦着脸在书桌前和那20道练习题作战。
  这20道题都是安恕恺临时出的,完全不是书上的例题,也不是作业中的题。宋秋的记忆力很好,即便是抄作业,只要他写过一遍,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不过现在……宋秋偷眼瞄了一眼安恕恺,发现对方也看着他。他心虚地转过头,继续做题。
  0点。
  宋秋终于按时交出了答案,瘫倒在书桌上,感觉自己的脑细胞快死光了。
  当然,他知道,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安恕恺逐一检查着答案,然后一脸阴沉地将本子递给宋秋。宋秋心惊胆战地接过来一看,鲜红的12个叉告诉他一个血淋淋的事实——错了12道题。
  宋秋又去瞄了安恕恺一眼,见对方没有说话的打算。他立即低头与错题继续奋战。
  0:50。
  12道题的新答案交到安恕恺面前。回来的时候是8个叉。
  凌晨1:30。
  8道题换回的是5个叉。
  凌晨2点。
  三个鲜血淋漓的叉告诉宋秋他还得继续战斗。
  半个小时之后。
  依然是三个叉。宋秋这次真的是瘫倒了。他觉得这样还不如被安恕恺揍一顿呢,起码揍完了可以睡觉。
  之前一直没说话的安恕恺此时起身奔着他走过来。
  不,不会吧?
  只听说过乌鸦嘴,难道没说出来也算?这叫什么?乌鸦想法?
  安恕恺已经走到宋秋面前,一抬手,宋秋下意识地动作就是伸手招架。起码得保住自己这张英俊的脸。
  “你干什么?做题做糊涂了?”安恕恺奇怪道。
  “啊?”宋秋见安恕恺只是伸手拿笔,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我滴个娘啊,吓得他汗毛都炸了。
  “你专心点!”安恕恺的语气依然不好。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宋秋身边,指着那3道屡战不胜的数学题逐一讲给宋秋听。
  半个小时过去。宋秋终于做对了。安恕恺并没有再出三道类似的题给宋秋巩固。他了解宋秋,最大的优势就是记忆力,那是完全不输给自己的天赋。
  安恕恺看了眼时钟,已经凌晨三点了。
  “睡觉。”
  宋秋如蒙大赦般地欢呼一声,蹦到了床上。不过在转身看见安恕恺也躺了过来的时候,他的高兴劲一下子没了。
  怎么会忘记他还在这里?
  他们两个是从小玩到大的,经常是一起赖在一家睡觉。为了方便,安家和宋家都给儿子准备了双人床。不过安家的床宽1米8,两个人睡着还好。宋家是1米5的床,两个大男生睡着有点挤了。而且安恕恺比宋秋结实,个子也高,每次都能将宋秋挤到一边去。
  明明是自己的床啊!宋秋郁闷地想。
  “给。”抱枕再次丢向宋秋。不过这次不是脸,是丢进手里。
  宋秋一定要抱着点什么才能睡觉。据宋母回忆,说是因为宋秋小时候喜欢抱着奶瓶睡觉的关系。后来大了,抱着的东西逐渐变大,现在就是一个抱枕。
  折腾了一晚上,死了无数脑细胞,宋秋没力气计较什么了。他睡在里面,安恕恺睡在外面,两个人背靠着背,就这么睡着了。
  这一觉,足足睡到9点多,宋秋才被安恕恺叫醒。
  洗漱完毕之后,安恕恺已经买了早餐回来。吃饭的时候,安恕恺说他今天有事要出去,交代了宋秋将余下的课文和数学公式都背下来,然后做完他早晨刚写下的20道数学题。
  听说安恕恺要走,宋秋心情大好。不过他不敢表现出来,只是乖巧地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完成任务。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