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哥哥的故事 潇潇羽歇(中)

哥哥的故事 潇潇羽歇(中)

☆、隐瞒

  某天早上还在床上睡觉时接到叔的电话,要我去警察局保释他。。当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正想挂电话就听到丫使劲嚷嚷:哎呦喂我艹,不是你做梦!!我真进警察局了!!快别睡了!带上300块钱来保释我!!!!
  
  我:。。。。。。。。。。【掐了自己一下,还挺疼。。
  
  叔:是真的!300块钱!现金!别带信用卡!顺便再给我拿件上衣。。。
  
  我:。。。。。。。。。。。。。
  
  愣了,尼玛,叔真进警察局了?!
  
  +++++++++++++++++++++++++++++++++++++++++++++
  
  【35分钟后,纽约XX警察局】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添麻烦了。。。。
  
  警察大叔:你朋友他是不是喝酒了啊?一大早抱着一塑料袋大石块打人家那么一小狗。
  
  瞅了眼躲在主人怀里发抖的萨摩耶,那小可怜正眼泪汪汪的被主人一下下顺毛安慰中,又瞅了眼旁边蓬头乱发上衣还不见得某傻子,估计长这么大从没这么丢人过。。
  
  我:呵呵。。。没喝酒,估计是晨跑跑时间太长了,有点晕。。
  
  使劲踢了叔一下【快给人道歉!你没事儿打小狗干啥??= =】
  
  叔低着头不说话:。。。。。。
  
  又一下【快说啊。。。】
  
  叔凶狠的瞪着那狗,突然大声嗷嗷:。。。。。。唔。。。嗷呜。。汪。。【巨大声】
  
  缩在主人怀里的大型萨摩耶呜了一声,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又一次被吓得炸毛缩尾巴企图将自己庞大的体型缩小。
  
  警察大叔:。。。。。。。。。
  
  萨摩耶主人:。。。。。。。。
  
  我努力扯着笑,掏出钱夹:。。。呵呵呵呵。。咳咳。不好意思,这是保释金,这20美元,请拿去给这小可爱买点狗粮香肠什么的。。。恩。。作为补偿。。。真是很不好意思。
  
  叔还想再嗷两嗓子,一把掐住他的胳膊,顺便踩了一脚,把他挡在背后拖出去警局。
  
  前脚刚离开警局大门,立刻把丫拉进旁边的角落里,抓狂的教训
  
  【你到底怎么想的?不是去跑步吗?你吃撑了干吗用石头砸人小狗?!!喂?喂?!】
  
  骂了半天看叔迷迷瞪瞪没啥反应,抬手使劲打了一下,也只是乖乖挨打,头部还因为惯力偏向一边。
  
  也许是疼痛刺激,终于回过神,叔茫然的愣了半天:啊。。。恩。。?啊?
  
  【你他妈的。。。发烧了??也没啊,喝酒了?。。。没味儿啊?。。抽烟了???吃啥了怎么变这么二了,本来就不聪明。。】
  
  【唔。。。。。。饿了。。。】
  
  【。。。。。。。。。】
  
  看着眼前上身光裸的叔,一脸弱智儿童表情,拉着他走到旁边一家麦当劳,进门后直奔厕所,打开水龙头,按着脑袋就塞了进去。。
  
  随着水位的上升,估摸着该呛着了,就听到【咳。。。咳咳咳咳。。。。咳咳。。】
  
  手下的脑袋开始挣扎,松手后叔立刻抬起头剧烈咳嗽了半天,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
  
  【醒了?】
  
  【咳咳。。。咳咳咳。。你。。你干什吗啊。。。。咳咳。。】
  
  【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不?】
  
  【咳咳咳。。。我。。。你。。。我。。】
  
  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几?】
  
  【啥。。啥玩意?。。。二。。啊。。】
  
  【恩,还没彻底傻,你今早吃啥了还是喝啥了?】
  
  【我。。咳咳。。我跑步去了啊。。。】
  
  【尼玛你跑步就跑步,用石头打人小狗干嘛,还差点打着那主人,狗和小姑娘都给你吓够呛= =】
  
  【啊。。。啥?我干啥?】
  
  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用手按住他的脑袋左右转了两下查看,
  
  【你今天很不对劲儿,早上出门前吃啥了?早上都干啥了。。】
  
  叔转着眼珠皱眉努力回想【唔。。。起床,漱口,喝水,。。。吃了巧克力。。】
  
  【巧克力?什么巧克力?】
  
  【从厨房柜子里翻到的,锡纸包着的那种。。】
  
  【。。。。。。。。你吃了多少?】
  
  【。。。随手掰了一块,大概四分之一板吧。。】
  
  【。。。。。。那是我网购的大麻巧克力。。。。双份剂量的。。】
  
  【。。。。。。。四分之一是多少。。。】
  
  【只能说,那是足够你发疯到晨跑时突然脱掉上衣捡石头砸小狗后被抓到警局,然后还对着那只可怜的被你吓着的小狗汪汪直叫唤以示恐吓。。】
  
  【。。。。。。。。。。。。。】
  
  【顺便说一下,保释金是300刀。。。。】
  
  【。。。。。。。。。。。】
  
  【。。。。今晚吃你最喜欢的黄油煎小牛排怎么样??】
  
  【。。。。。。。。。。】
  
  【。。。。ok,你今天想怎么都成。。。行不?】
  
  【。。。。。。我要在麦当劳吃早饭。。】
  
  【。。。。。。。。。。。】(心声:出息呢。。。。
  
  俩人欢欢乐乐在麦当劳吃了早餐,从套餐1点到套餐10,一堆汉堡和无数薯饼香肠薄饼堆了满满几托盘,叔好久没放肆吃一顿了,大口大口咬的不亦乐乎,没有抹发胶,刮了胡子,样子简直就是傻不拉几时期的大一新生。。。
  
  回家后迅速清理了家里所有大麻巧克力,以免他再误食坏了正事。
  
  ++++++++++++++++++++++++++++++++++++++++++++++++++++++++++++++++++++
  
  秋天来临后叔变得有些暴躁,最近连续输了两场案子,均是他最自信的离婚事件。晚上回家后都闷闷不乐,做了好吃的哄他开心也无动于衷。也许是失败的滋味对他刺激很大,之后几周他拒绝了好多客户,即使参加案子也只当第二律师助理。
  
  咨询了同事务所的律师寻求帮助,很多人建议叔去参加些心理咨询(在美国,第一需要心理咨询的是警察,第二需要的就是律师。),看看医生。一番争执吵闹后,他极其不情愿的被我拖着拉去了诊所。特地上网查了资料,找了个口碑很好,全美前100的极品医生,结果尼玛这医生真心极品,一小时180美元的诊费也就算了,居然给叔开了医疗大麻作为辅助药品。原因为:叔上次不慎吃了大麻巧克力后心情特别好,医疗大麻应该会有效。。。
  
  坑上帝呢啊!!!=皿=
  
  虽然很怀疑那长着八字胡小老头的医术水平,但诊断书和药单已经开了,不领白花钱。没辙,当天下午叔就从药店拿了满满一瓶医疗大麻回家。服用几天后效果还不错,脾气恢复不少,人也精神许多。我也就不再把这事儿放心上悬着记挂了。
  
  万圣节马上到了,各大店家挂起了鬼怪装饰,糖果屋和应季食物相继推出,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假期来临的喜悦中。公司老板是个很爱玩的汉子,号召所有员工从家里带点用不到的装饰品来公司布置。美国是个很注重活动和团体的国家,即使我这种很孤僻又偏向单独行动的人也喜欢上与大家一起工作庆祝的感觉。
  
  回家后翻箱倒柜半天都没找到之前整理的杂物箱,皇后区的公寓实在太大,柜子很多,从客厅一路折腾到厨房,终于在某橱柜底下找到写着【万圣节装饰】的几个箱子,蹲下伸头伸手费劲儿将它们勾了出来,随之还带出来几个橘黄色瓶罐。
  
  【叔又乱扔垃圾!】有点生气的捡起一个罐子,看了眼标签,吃了一惊。
  
  【医用大麻米歇尔·XXXX】,虽然医用大麻没有大麻效果强烈,仍会让人上瘾沉迷,这么多空瓶子,已经远远超出可以使用与医疗上的剂量范围。
  
  在印象里,当时那八字胡医生开的药单是不可重复领取的。
  
  在美国取药需要医生开诊断书,病患拿着诊断书和医疗保险去任一药店取药,药店会根据上面的剂量和天数给一定的分量。全美统一药瓶都是橘黄色带白盖,上面印着病患姓名,药剂数量和名称,可或不可重复领取。
  
  如果是不可重复领取,叔去哪儿弄了这么多新的?一罐里有100颗,每天2颗,50天的份儿,却找到七八个空瓶,这明显已经超出正常剂量不止一倍了。
  
  又仔细查看了每一个药罐,特效止疼药,医用大麻,所有患者姓名均是【米歇尔·XXX】。
  
  皱着眉头记下了开药的医师和药店,留了几支空罐塞进兜里,拿了抓了钱夹和钥匙匆匆出了门。
  
  ++++++++++++++++++++++++++++++++++++++++++++++++++++++++++++++++++++++
  
  美国嗑药上瘾人数占全美比例45%,即使外表看起来多么严谨正常,内在都可能是乌黑恶臭无法想象的程度。
  
  那家药店在市中心,开药的医师我认识,貌似是叔的客户之一,神经科专家,曾因病患故意**和诽谤投诉告上法庭,最终叔赢了案子,那医生还赢了2万美金和解费,事后很愉快的请我们吃了饭。
  
  坐车去了他的诊所,因为没有预约,前台的护士只让我在休息区等候。将兜里的空药瓶递给护士并嘱咐:我相信本杰明医生看到这个一定会特例通融我的突发来访,请务必务必立刻通知他,这是很紧急的事情。
  
  那黄毛丫头看了眼药罐,很不情愿的起身去后面找人,我有些紧张的接了杯冰水灌了下去压惊。没一会儿,黄毛丫头就带了穿着白大褂和口罩的本杰明来到了前台。
  
  本杰明:嘿,好久不见,Asher?对吗?我记得你是米歇尔的朋友,有何贵干。
  
  我:先生我觉得咱们最好找个比较隐蔽安静的地方,我有些话需要跟你说。。。
  
  从兜里拿出另一个药瓶:关于,一些很不正确的事情。。
  
  本杰明看到药瓶,有些心虚的咬了下嘴唇,转头对那黄毛护士吩咐:西莉亚,亲爱的,麻烦通知一下里面的希尔德太太,我这儿有很重要的事情现在需要立刻处理,请她稍等几分钟,冲杯咖啡,再拿点小甜饼干进去,谢谢了。
  
  黄毛丫头瞅了我们一眼,低头转身走了。
  
  跟着他走到最里面的办公室,本杰明关上门,我很自觉坐到沙发上,手里把玩着药瓶,一幅你今天不说老子我就不走的架势。
  
  本杰明有些紧张又讨好的样子,干笑着:那什么,要不要喝点饮料?咖啡,茶?我昨天才买了很好吃的点心。。
  
  打断他,直接进入主题:你为什么要给米歇尔开这种药?虽然我不是医生,但从家里的空瓶来看,这分量已经远远超过医疗镇定作用了。
  
  【他最近接了个大案子,有点紧张情绪不稳定而已。】
  
  【我知道他接了大案子,最开始的医疗大麻也是别的医生开的,而且只有一罐,不可重复填充。但你有什么资格给他开这种药?你这样会害死他的,有没有点医德?如果我把这些药罐送给美国医生协会,你的诊所和执照都要再见了!】
  
  【你听我解释。。。】
  
  【这他妈的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给他开医疗用大麻,他嗑药上瘾,经典故事。我原以为你是个好人,至少从之前你被告的时候】
  
  【听着!冷静点。。我没办法,但又不得不这么做。。。米歇尔那个狗娘养的手上有我倒卖药物的证据。。】
  
  吃了一惊,皱眉头发问【什么?什么证据?你原来真的有倒卖药物!】
  
  本杰明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敲着桌子:哼,现在有几个医生不倒卖药物?他是个律师,有次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知道我倒卖药物的事情。。。呵呵,最讽刺的是,一开始他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劝我停止做这种事情,结果几个月后居然拿着空药瓶过来要求我帮他重新开一罐药。如果不这么做我的诊所和执照估计早就被吊销了。。
  
  这信息量太过于庞大,惊得我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本杰明递过来一块酒心巧克力:吃吧,甜食能让人冷静点。看样子你也不知情。。
  
  将巧克力捏在手里**挤压,心脏砰砰跳个不停,这事儿要是揭发了他俩都得倒大霉。
  
  掏出一块奶糖撕开塞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有效缓解了紧张的情绪。
  
  【你上次给他开药是什么时候?】
  
  【大概2周前】
  
  【多少剂量?什么药】
  
  【特效止疼药,做手术后吃的那种,50颗。医疗大麻一个月前也开过一次,100颗】
  
  简单心算了下剂量,一下子害怕起来,得到的数字绝对已经是上瘾的程度。。。。
  
  更让我害怕的是,从没发觉到叔的任何不同,甚至不知道他在服药,原以为那只是普通的VC,看他晚上有时思考案子陷入瓶颈时就会吃几颗,但如果那些都是大麻。。止疼药。。。
  
  哦,我的天。。。。。
  
  某天早上还在床上睡觉时接到叔的电话,要我去警察局保释他。。当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正想挂电话就听到丫使劲嚷嚷:哎呦喂我艹,不是你做梦!!我真进警察局了!!快别睡了!带上300块钱来保释我!!!!
  
  我:。。。。。。。。。。【掐了自己一下,还挺疼。。
  
  叔:是真的!300块钱!现金!别带信用卡!顺便再给我拿件上衣。。。
  
  我:。。。。。。。。。。。。。
  
  愣了,尼玛,叔真进警察局了?!
  
  +++++++++++++++++++++++++++++++++++++++++++++
  
  【35分钟后,纽约XX警察局】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添麻烦了。。。。
  
  警察大叔:你朋友他是不是喝酒了啊?一大早抱着一塑料袋大石块打人家那么一小狗。
  
  瞅了眼躲在主人怀里发抖的萨摩耶,那小可怜正眼泪汪汪的被主人一下下顺毛安慰中,又瞅了眼旁边蓬头乱发上衣还不见得某傻子,估计长这么大从没这么丢人过。。
  
  我:呵呵。。。没喝酒,估计是晨跑跑时间太长了,有点晕。。
  
  使劲踢了叔一下【快给人道歉!你没事儿打小狗干啥??= =】
  
  叔低着头不说话:。。。。。。
  
  又一下【快说啊。。。】
  
  叔凶狠的瞪着那狗,突然大声嗷嗷:。。。。。。唔。。。嗷呜。。汪。。【巨大声】
  
  缩在主人怀里的大型萨摩耶呜了一声,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又一次被吓得炸毛缩尾巴企图将自己庞大的体型缩小。
  
  警察大叔:。。。。。。。。。
  
  萨摩耶主人:。。。。。。。。
  
  我努力扯着笑,掏出钱夹:。。。呵呵呵呵。。咳咳。不好意思,这是保释金,这20美元,请拿去给这小可爱买点狗粮香肠什么的。。。恩。。作为补偿。。。真是很不好意思。
  
  叔还想再嗷两嗓子,一把掐住他的胳膊,顺便踩了一脚,把他挡在背后拖出去警局。
  
  前脚刚离开警局大门,立刻把丫拉进旁边的角落里,抓狂的教训
  
  【你到底怎么想的?不是去跑步吗?你吃撑了干吗用石头砸人小狗?!!喂?喂?!】
  
  骂了半天看叔迷迷瞪瞪没啥反应,抬手使劲打了一下,也只是乖乖挨打,头部还因为惯力偏向一边。
  
  也许是疼痛刺激,终于回过神,叔茫然的愣了半天:啊。。。恩。。?啊?
  
  【你他妈的。。。发烧了??也没啊,喝酒了?。。。没味儿啊?。。抽烟了???吃啥了怎么变这么二了,本来就不聪明。。】
  
  【唔。。。。。。饿了。。。】
  
  【。。。。。。。。。】
  
  看着眼前上身光裸的叔,一脸弱智儿童表情,拉着他走到旁边一家麦当劳,进门后直奔厕所,打开水龙头,按着脑袋就塞了进去。。
  
  随着水位的上升,估摸着该呛着了,就听到【咳。。。咳咳咳咳。。。。咳咳。。】
  
  手下的脑袋开始挣扎,松手后叔立刻抬起头剧烈咳嗽了半天,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
  
  【醒了?】
  
  【咳咳。。。咳咳咳。。你。。你干什吗啊。。。。咳咳。。】
  
  【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不?】
  
  【咳咳咳。。。我。。。你。。。我。。】
  
  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几?】
  
  【啥。。啥玩意?。。。二。。啊。。】
  
  【恩,还没彻底傻,你今早吃啥了还是喝啥了?】
  
  【我。。咳咳。。我跑步去了啊。。。】
  
  【尼玛你跑步就跑步,用石头打人小狗干嘛,还差点打着那主人,狗和小姑娘都给你吓够呛= =】
  
  【啊。。。啥?我干啥?】
  
  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用手按住他的脑袋左右转了两下查看,
  
  【你今天很不对劲儿,早上出门前吃啥了?早上都干啥了。。】
  
  叔转着眼珠皱眉努力回想【唔。。。起床,漱口,喝水,。。。吃了巧克力。。】
  
  【巧克力?什么巧克力?】
  
  【从厨房柜子里翻到的,锡纸包着的那种。。】
  
  【。。。。。。。。你吃了多少?】
  
  【。。。随手掰了一块,大概四分之一板吧。。】
  
  【。。。。。。那是我网购的大麻巧克力。。。。双份剂量的。。】
  
  【。。。。。。。四分之一是多少。。。】
  
  【只能说,那是足够你发疯到晨跑时突然脱掉上衣捡石头砸小狗后被抓到警局,然后还对着那只可怜的被你吓着的小狗汪汪直叫唤以示恐吓。。】
  
  【。。。。。。。。。。。。。】
  
  【顺便说一下,保释金是300刀。。。。】
  
  【。。。。。。。。。。。】
  
  【。。。。今晚吃你最喜欢的黄油煎小牛排怎么样??】
  
  【。。。。。。。。。。】
  
  【。。。。ok,你今天想怎么都成。。。行不?】
  
  【。。。。。。我要在麦当劳吃早饭。。】
  
  【。。。。。。。。。。。】(心声:出息呢。。。。
  
  俩人欢欢乐乐在麦当劳吃了早餐,从套餐1点到套餐10,一堆汉堡和无数薯饼香肠薄饼堆了满满几托盘,叔好久没放肆吃一顿了,大口大口咬的不亦乐乎,没有抹发胶,刮了胡子,样子简直就是傻不拉几时期的大一新生。。。
  
  回家后迅速清理了家里所有大麻巧克力,以免他再误食坏了正事。
  
  ++++++++++++++++++++++++++++++++++++++++++++++++++++++++++++++++++++
  
  秋天来临后叔变得有些暴躁,最近连续输了两场案子,均是他最自信的离婚事件。晚上回家后都闷闷不乐,做了好吃的哄他开心也无动于衷。也许是失败的滋味对他刺激很大,之后几周他拒绝了好多客户,即使参加案子也只当第二律师助理。
  
  咨询了同事务所的律师寻求帮助,很多人建议叔去参加些心理咨询(在美国,第一需要心理咨询的是警察,第二需要的就是律师。),看看医生。一番争执吵闹后,他极其不情愿的被我拖着拉去了诊所。特地上网查了资料,找了个口碑很好,全美前100的极品医生,结果尼玛这医生真心极品,一小时180美元的诊费也就算了,居然给叔开了医疗大麻作为辅助药品。原因为:叔上次不慎吃了大麻巧克力后心情特别好,医疗大麻应该会有效。。。
  
  坑上帝呢啊!!!=皿=
  
  虽然很怀疑那长着八字胡小老头的医术水平,但诊断书和药单已经开了,不领白花钱。没辙,当天下午叔就从药店拿了满满一瓶医疗大麻回家。服用几天后效果还不错,脾气恢复不少,人也精神许多。我也就不再把这事儿放心上悬着记挂了。
  
  万圣节马上到了,各大店家挂起了鬼怪装饰,糖果屋和应季食物相继推出,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假期来临的喜悦中。公司老板是个很爱玩的汉子,号召所有员工从家里带点用不到的装饰品来公司布置。美国是个很注重活动和团体的国家,即使我这种很孤僻又偏向单独行动的人也喜欢上与大家一起工作庆祝的感觉。
  
  回家后翻箱倒柜半天都没找到之前整理的杂物箱,皇后区的公寓实在太大,柜子很多,从客厅一路折腾到厨房,终于在某橱柜底下找到写着【万圣节装饰】的几个箱子,蹲下伸头伸手费劲儿将它们勾了出来,随之还带出来几个橘黄色瓶罐。
  
  【叔又乱扔垃圾!】有点生气的捡起一个罐子,看了眼标签,吃了一惊。
  
  【医用大麻米歇尔·XXXX】,虽然医用大麻没有大麻效果强烈,仍会让人上瘾沉迷,这么多空瓶子,已经远远超出可以使用与医疗上的剂量范围。
  
  在印象里,当时那八字胡医生开的药单是不可重复领取的。
  
  在美国取药需要医生开诊断书,病患拿着诊断书和医疗保险去任一药店取药,药店会根据上面的剂量和天数给一定的分量。全美统一药瓶都是橘黄色带白盖,上面印着病患姓名,药剂数量和名称,可或不可重复领取。
  
  如果是不可重复领取,叔去哪儿弄了这么多新的?一罐里有100颗,每天2颗,50天的份儿,却找到七八个空瓶,这明显已经超出正常剂量不止一倍了。
  
  又仔细查看了每一个药罐,特效止疼药,医用大麻,所有患者姓名均是【米歇尔·XXX】。
  
  皱着眉头记下了开药的医师和药店,留了几支空罐塞进兜里,拿了抓了钱夹和钥匙匆匆出了门。
  
  ++++++++++++++++++++++++++++++++++++++++++++++++++++++++++++++++++++++
  
  美国嗑药上瘾人数占全美比例45%,即使外表看起来多么严谨正常,内在都可能是乌黑恶臭无法想象的程度。
  
  那家药店在市中心,开药的医师我认识,貌似是叔的客户之一,神经科专家,曾因病患故意**和诽谤投诉告上法庭,最终叔赢了案子,那医生还赢了2万美金和解费,事后很愉快的请我们吃了饭。
  
  坐车去了他的诊所,因为没有预约,前台的护士只让我在休息区等候。将兜里的空药瓶递给护士并嘱咐:我相信本杰明医生看到这个一定会特例通融我的突发来访,请务必务必立刻通知他,这是很紧急的事情。
  
  那黄毛丫头看了眼药罐,很不情愿的起身去后面找人,我有些紧张的接了杯冰水灌了下去压惊。没一会儿,黄毛丫头就带了穿着白大褂和口罩的本杰明来到了前台。
  
  本杰明:嘿,好久不见,Asher?对吗?我记得你是米歇尔的朋友,有何贵干。
  
  我:先生我觉得咱们最好找个比较隐蔽安静的地方,我有些话需要跟你说。。。
  
  从兜里拿出另一个药瓶:关于,一些很不正确的事情。。
  
  本杰明看到药瓶,有些心虚的咬了下嘴唇,转头对那黄毛护士吩咐:西莉亚,亲爱的,麻烦通知一下里面的希尔德太太,我这儿有很重要的事情现在需要立刻处理,请她稍等几分钟,冲杯咖啡,再拿点小甜饼干进去,谢谢了。
  
  黄毛丫头瞅了我们一眼,低头转身走了。
  
  跟着他走到最里面的办公室,本杰明关上门,我很自觉坐到沙发上,手里把玩着药瓶,一幅你今天不说老子我就不走的架势。
  
  本杰明有些紧张又讨好的样子,干笑着:那什么,要不要喝点饮料?咖啡,茶?我昨天才买了很好吃的点心。。
  
  打断他,直接进入主题:你为什么要给米歇尔开这种药?虽然我不是医生,但从家里的空瓶来看,这分量已经远远超过医疗镇定作用了。
  
  【他最近接了个大案子,有点紧张情绪不稳定而已。】
  
  【我知道他接了大案子,最开始的医疗大麻也是别的医生开的,而且只有一罐,不可重复填充。但你有什么资格给他开这种药?你这样会害死他的,有没有点医德?如果我把这些药罐送给美国医生协会,你的诊所和执照都要再见了!】
  
  【你听我解释。。。】
  
  【这他妈的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给他开医疗用大麻,他嗑药上瘾,经典故事。我原以为你是个好人,至少从之前你被告的时候】
  
  【听着!冷静点。。我没办法,但又不得不这么做。。。米歇尔那个狗娘养的手上有我倒卖药物的证据。。】
  
  吃了一惊,皱眉头发问【什么?什么证据?你原来真的有倒卖药物!】
  
  本杰明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敲着桌子:哼,现在有几个医生不倒卖药物?他是个律师,有次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知道我倒卖药物的事情。。。呵呵,最讽刺的是,一开始他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劝我停止做这种事情,结果几个月后居然拿着空药瓶过来要求我帮他重新开一罐药。如果不这么做我的诊所和执照估计早就被吊销了。。
  
  这信息量太过于庞大,惊得我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本杰明递过来一块酒心巧克力:吃吧,甜食能让人冷静点。看样子你也不知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