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带球跑/重生之生活总有些意外 水墨清薇

重生之带球跑/重生之生活总有些意外 水墨清薇

全文:(原名重生之生活总有些意外)
许睿翰重生了,他发现自己成为了妹妹的私生子,不是妹妹生的孩子,是妹妹提供了精1子后,由女方生的孩子,他可以肯定的是他认识的妹妹绝对是个女人,可是为什么会成为他重生后的人的爸爸?他有点混乱了……
重生后的他,发现自己多了一些奇怪的能力,比如说什么花花草草聊天,什么预知未来,什么什么的(其实是作者没想好还有什么能力)
偏偏在他以为会报了上辈子弟弟害他成为瘸子的仇时,他发现他居然怀孕了,为了不让人觉得他是怪物,他决定带球跑路……
这只是故事,也许他有很多现实,但请不要对号入座,考据什么的,薇薇表示薇薇不是学医的,薇薇对医学只是一知半解,薇薇表示薇薇对什么都是一知半解,薇薇其实就是个笨笨~~~

搜索关键字:主角:耿涵昊(许睿翰) ┃ 配角:耿芸,许远,许睿泽,许睿洁,赵蔚煦,耿楠 ┃ 其它:薇薇,重生

☆、重生

  从小许睿翰就体会什么叫没有平白无故的好,让他深深记住这个教训的人就是他的亲弟弟许睿泽,那时许睿泽天天跟着他屁股后面,一脸崇拜的“哥哥”“哥哥”的叫着,叫得他心软,亲近弟弟的代价却是他再也无法站起来,而直接的后果就是,他失去了家庭继承人头衔,而之前跟着他后面转的弟弟取而代之,弟弟不再叫他“哥哥”,换成了“傻子”。
  许睿翰起初并没有想到弟弟是故意害他的,在一次不小心的活动时,听到那个带着洋洋得意的嘲笑的炫耀的说着他傻的声音,讲着他的计划,许睿翰恨自己当初瞎了眼,会觉得这么个东西可爱,他想报复,只是没有了资本,许家只会给他不错的生活,却不会给他更多的关注。
  许睿翰恨吗?他恨,恨自己,恨许睿泽,恨许家。在后来清楚许睿泽是故意伤人之后,许家选择的是沉默的将事掩盖,没有对许睿泽做任何的处置,原因是许家需要一个继承人。许睿冷眼的看着许家二十年的变迁,看着父亲找他谈希望他能为许家做点事,因为他已经是个残废,却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利用价值,将他嫁给个男人,许睿翰觉得这是他活了三十几年最大的笑话,而声称娶他这个笑话的人,让许睿翰更觉得恶心。那是许睿泽的好兄弟,有名的能“玩”死人的花花公子。许睿翰在结婚之前选择了自杀,一个残废的人,没有人会给予更多的关注,连防着他自杀的人都没有,许睿翰知道世上最无能的就是自杀,可是有时最需要勇气的,不也是自杀吗!
  不是谁都能鼓起勇气做出自残至死的事,不是谁都能忍受痛到死却扔是不停的撞击。许睿翰是撞桌角死的,死之前,许睿翰觉得自己解脱了,他却没想到还能再次睁开眼睛……
  “涵涵,醒醒。”一个温柔的女声轻声的唤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许睿翰迷迷糊糊的听着耳边有人呼唤,心里惊讶难道他没死,难道他鼓起的勇气就这么的失败了,他连续的撞桌角,就这么的白折腾了?许睿翰非常的懊恼,却没细想,他的家人跟他讲话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温柔的语调,当然他现在神智也不是很清楚,哪里会去细想。
  声音不停的在许睿翰的耳边想起,让许睿翰非常的烦躁,他不想醒,不想睁开眼睛,不想看到那些让他恶心的许家人的脸庞。为什么上天连他死的权力都有剥夺,许睿翰在不死心的呼唤声里,还是睁开了眼睛,他倒想看看是谁阻止他死去。
  眼睛不是许睿翰想睁开就能睁开的,眨了几次,许睿翰才将眼睛睁起,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关心的脸,只是这张脸许睿翰可以肯定他是不认识的。为什么会有不认识的人在他的房间里?家里新请的护工?专门看着他的?为防他再次自杀?这个护工可真……
  “涵涵,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许睿翰“讨厌”两字还没想出来,就被人抱在怀里,嘴里还着的是一个陌生人的名字,涵涵是谁?为什么抱着他怀抱那么温暖?许睿翰从小就没有被父母这样抱过,也不是当初他出事的时候,似乎有人也这样抱过他,只是后来被医生肯定再也不能站起来后,温暖的怀抱就再也没出现过,而父母对他的关注一下子就消失了。当时他还怀有幻想的,现在想想,自己这一辈子挺可悲的,生长大家庭里也不见得有多幸福。
  “涵涵?”女人没有等到应答的声音,十分焦急,今天她下班到医院看儿子,就见儿子摔在病房里,头上还有血渍,把她吓坏了。叫来护士,护士给擦去血渍后,又带着儿子做了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医生说儿子并没有伤到头,可是为什么儿子一直不醒。
  “你?”是谁两个字许睿翰没说出口,他觉得哪里不太对,眼睛扫向四周,他能肯定这里是医院,虽然他到医院的次数屈指可数,却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他为什么会在医院?许家的人怎么可能会把他送到医院?
  “涵涵,你别吓妈妈,谁欺负你了,谁把你推倒在地上,你头上怎么蹭到血的?”女人一连串的话让许睿翰措手不及,妈妈?他的妈妈怎么可能会这么温柔的跟他讲话,而且,他可以肯定他不认识眼前的陌生的女人。
  “你是谁?”这次许睿翰没有再犹豫,他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劲,要么是他病了,要么是这个女人病了,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女人愣充是他妈妈,一个跟他差不多,或许还比他小几岁的妈妈?她说出去谁信,许家人又在搞什么?给他找个小妈?
  “涵涵,你别吓妈妈,医生,医生,我儿子怎么不认得我了。”女人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抱起儿子就往出跑。被女人抱起的许睿翰瞪大眼睛,他居然被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轻松的抱起来,还能这么利索的往外跑,此时,许睿翰才觉得哪里很诡异,不知是他变小了,还是抱着他的女人是个巨人,总之这人比他高大,相比较一下,许睿翰只能承认自己变小了。
  他,变小了?女人一直叫他涵涵,他也没多想,因为他的名字里也有个翰,直到现在,看到医生拿的那个病例上的名字,许睿翰才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是不是遇到什么更诡异的事了?他清楚的看到病例上的名字是——耿涵昊。
  “刚刚检查时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如果不认识你,也有可能是短时失忆,这很正常,慢慢就会想起以前的事,你也可以跟他多讲讲。不用担心,小孩子小就算是不记得从前,也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医生并不在意,又不是大人失忆有什么好在意的,大人失忆才叫麻烦。
  许睿翰盯着眼前的医生,这位医生也太不负责了,居然说这样的话,什么叫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什么叫没关系,什么叫正常,就这个态度还是救死扶伤的医生,简直侮辱“医生”这两个字。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医生,我儿子可以出院了吧!”显然女人对医生的话也不是很满意,她想再带儿子去别地方瞧瞧,哪怕这已经是市里最好的医院,也许儿子是撞到了什么,要不要回去找会看“外科”的人,给瞧瞧。
  “可以,原本腿上的伤就好了,以后让小孩子走路注意些。”医生又嘱咐了几句。女人立刻带着孩子去办出院手续,看着孩子瞪得大大的眼睛里还有些茫然,女人亲了亲儿子的头,“涵涵,不要担心,妈妈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的。让你那个该死的爸爸见鬼去吧!”
  许睿翰虽然不知道女人说的爸爸是谁,现在却非常同意女人的观点,让那个该死的爸爸见鬼去吧!继承人就那么重要,公司就那么重要,为了这些把亲生儿子送到狼嘴里,许家的那些人都去死吧!
  直到跟着女人回了家,许睿翰才想起,他成了女人的儿子,那么原来的他是死是活,许睿翰虽然不想和许家有什么牵连,可以不想让别人替他活着受罪,尤其还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孩。现在这个叫涵涵的身体才五岁,前不久刚出了车祸,被一辆摩托车刮伤,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再次能站着走路,不用轮椅代步,许睿翰心底的喜悦是压不住的。而在女人看来,儿子脑上露出笑容是因为出院了,她可是知道儿子一直不太喜欢医院的。
  在女人忙着准备晚饭的时候,许睿翰打量着新家,还有茶几上的报纸,看着经济版面上的黑白照片,他真的死了,今天火化的。看着一个个面露悲哀的假相,许睿翰真想冷笑,真讽刺,一个个重视利益的人,装出这样的一幕是为了什么?
  “涵涵,这人是你的叔叔,可惜你还没跟他见面人就去世了。”女人叹了口气,一脸的惋惜。
  “叔叔?”为什么他不知道他有个这样的侄子?看看不大的房子,再看看家里的摆设,这绝不是有钱人的生活。女人是未婚生子?许家人知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孙子存在?他是许睿泽的儿子?想到这个,许睿翰就觉得更恶心。
  “是的,他是你的叔叔,亲叔叔。这个是你的爸爸,这个是你的爷爷,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你的存在,要是知道了,涵涵就会失去妈妈。也许他们还会害我们,不过涵涵放心,妈妈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女人给儿子指了指了报纸上的人,让他张大了嘴无法接受,因为女人指的“爸爸”,并不是许睿泽,而是妹妹许睿洁,女人是不是指错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许睿翰打量着女人,女人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而她说得许家会害他们,他也理解了,如果是许睿泽的孩子,只能是两人分开,但要是许睿洁的,那么这绝对就是丑闻。害他们是轻的,弄死才是真的。许睿翰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关系太过复杂了,他需要好好的想想,只是从今以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许睿翰,只有耿涵昊。
==============================================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醒,大家不要学主角自残,不是每个人都能重生的,这只是故事。
  手残又挖了个坑,日更什么的也许无法保证,我只能说现在手里有三章的存稿,坑太多,大家不会拍死我吧TAT~~~~
  小剧场:
  许睿洁:我说双性什么的,我怎么出来的那个可以XX别人的功能?
  薇薇(抠鼻):这是小说,你较什么真,说你能你就能,不能也能。
  许睿洁:你说相声呢啊?
  耿芸:泥煤,你敢给我整个男人不,怎么整个二椅子(方言意为不男不女)?
  耿涵昊(卖萌状):我可爱不可爱不可爱不可爱不可爱不…………(无限循环ing……)


☆、要做乖宝宝

  家很小,却很温暖,这种温暖是他上辈子没有感受过的,耿涵昊非常的珍惜。抱着杯子坐在沙发里,耿涵昊看着电视,关于许家的报道并不多。许家没有娱乐明星,也没有人跟娱乐明星扯上关系,平时也很低调,不,除了许睿泽之外。许睿泽就像是异类一样,非常喜欢炫耀自己,不论是财力,还是其他,连X能力,也是他炫耀的资本,只是许睿泽从来不找明星,也就上不了娱乐新闻。
  这些天耿涵昊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他现在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家庭条件只能算是一般,住的房子是妈妈贷款买的,妈妈现在的工作是报社的会计,工作稳定,工资也稳定,不会太低,却也不会太高,勉强能够维持两人的生活,只是以后随着他岁龄的增长,开销会越来越多,妈妈那点工资就未必能够了,他现在必须开始考虑生存的问题。
  关了电视,耿涵昊算着家里的存款,还有房子的贷款。耿涵昊在十四岁前都是以准继承人培养的,对待管理公司在行,对投资也有敏锐的直觉,之后的二十年里,耿涵昊虽然没有做什么,却没有落下学习,他对如今的市场不能说十分了解,却也知道做什么投资小回报大。只是再小的投资,也需要资金的,他现在连零用钱都没有,无本的买卖真不好做啊!不好做也得做,为了自己,为了妈妈,为了心里的恨,他必须在成年前堆积出可以和许家抗衡的资产和人脉。志向很远大,实际操作起来却是非常困难的。
  资产容易堆积,人脉却是不易的,从学校的同学着手,这个想法太异想天开,也不想想真正有权力的,有上几分能耐的,怎么可能会把小孩送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校读书,就算送去了,那些一个个被捧得高高的小祖宗们,会和他这等屁民交好吗?就算是交好了,也那是带着几分奴役,更多的瞧不起在看待他,他不想被人这般奴役,他再活一次,虽然身份上不得台面,可是骨子里的东西却是不会变的。
  钱,权,没有这两样,他想把许家如何只能在梦里,权可以慢慢来,现在最重要的是钱。耿涵昊打开家里的电脑,这台电脑的配置一般,玩游戏也就只能开一个号,开两个号就得死机。前辈子还是许睿翰时,因为无奈,他看过很多书,玩过很多游戏,也写过一些小说。小说写的不怎么样,只是打发时间用的,而游戏却是天天在玩,绝对是个中高手,书就更不用提了,许家倒是没有限制他看书,自从他不能再站起来,不用他会抢走继承人的身份,许睿泽也就只是言语上说些过份的话,对他更多的是无视,没把他放在眼里。为了玩游戏,许睿翰把计算机学习的非常好,偶尔还会接一些小单子,只不过是打发时间玩的,这种小打小闹也不会引起家里的人注意,当年不差钱的许睿翰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可是现在的耿涵昊却要认真的想着怎么用他上辈子的知识赚钱。
  以前的扣扣号不能再用了,耿涵昊重新申请了一个,以前QQ号里的好友,耿涵昊并没有加回来,因为之前没想过会有现在的情况出现,加的那些好友,多少能猜出他的身份,即使平时聊的不多,耿涵昊也不敢冒风险去跟他们接触。如果他只是孤怜怜的一人,倒也不怕那些人发现他,哪怕找到他,他也不怕,但现在他有妈妈,一个对他非常好非常好的妈妈,他不想让人伤害到妈妈,尤其还跟许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现在他要保护妈妈,保护自己。
  在网上找着能接单的信息,这些在外行是看不到的,行内有一个专门的网站发布各种需求信息,当然不会是一个人接,多数都是很多人接,对方用哪个,就会给谁支付全款。在这里也有挖角的,也有长期合作的。耿涵昊没有直接进网站,而是先下各种软件,接着又试了试手法,因为还是小孩的手,做起来并不稳,这让耿涵昊是非常的气馁。做一张图用了耿涵昊半天的时间,做出来的图倒是不错,现在得慢慢练习手脑的协调配合。只是短时间内是不能接工作,而且他每天不能上太长时间的网,还有……他要弄一张银行卡。
  关了电脑之后,耿涵昊揉着太阳穴,只是小小的人,做出这样的动作着实让人觉得好笑。耿涵昊现在才发现,以前自己过得有多好,哪怕半身不遂,却也没愁过这么多,但是让他选择,他宁可要愁着享受着母亲的疼爱,也不愿意享受着物质却没有人关爱的生活。物质,可以通过努力得到,而亲情的关爱,也许不管再怎么努力也不会得到。
  看了一眼时间,耿涵昊跑到厨房,他要赶在妈妈回来前把饭做好。上辈子的许睿翰不会做饭,这辈子才五岁,更不可能会做饭,不过耿涵昊觉得自己是非常聪明的,看着妈妈做了几次,他应该能学会的,拖着凳子到厨房,耿涵昊爬到凳子上,然后再爬到橱台上拿电饭锅里内胆,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耿涵昊累得气喘嘘嘘,坐在橱台抱着内胆喘着粗气,人小就是不方便,就这么动一动累得跟狗似的。
  蹭下凳子,耿涵昊抱着电饭锅内胆跑到米袋子边,还好米袋子没有他高,拆起来倒也省事,把米盛到电饭锅内胆,又抱着去了水池边,身高的差异再次体现出来,耿涵昊只能先把内胆放到橱台上,再把凳子推过来。耿涵昊纠结着自己的身高,从今天开始他要坚持运动,快点长高,只是要怎么长高呢?他记得还是许睿翰的时候,十几岁已经长到一米七多,受伤之后他就再没长过个,希望现在的身体能够长得更高一些。现在家里的条件,耿涵昊不敢提出每天喝一杯牛奶的要求,他知道只要他讲妈妈一定会做到,但他不想给妈妈增加经济压力。
  站在凳子,耿涵昊认真的洗米,不能让米跑出去,用小手搓搓米泡在水里的米,然后慢慢的把水倒出去,再接水。爬到橱台上站起来拿挂在上面的抹布,放到台上把电饭锅内胆拿出来,用抹布把内胆外面的水擦干,放到电饭锅里,又爬上爬下的把电源插好,按下开关,看着亮了,耿涵昊才松了口气,等妈妈回来饭就应该好了,妈妈就可以吃现成的饭了。这么一想,耿涵昊笑得特别的开心。
  给妈妈做好饭,耿涵昊乖乖的回房间看书,现在五岁的他,因为妈妈工作的原因提前入了小学,最近因为出车祸,在家休息了半个月,明天他就要回到学校上学,一年级的书本知识就那些,耿涵昊觉得挺简单的。抱着书本,认真的再看一遍。
  耿芸打开家门就味到一阵阵饭香,惊讶的跑到厨房,电饭锅开关已经跳了,把电源拔下打开锅盖,饭香味更浓了,而耿芸红了眼圈,儿子还没有橱台高,想要做饭要多困难。耿芸没有往别人身上猜,自从她未婚怀孕后,家里人就跟她断了来往,家里除了她儿子,还能有谁。
  “涵涵。”耿芸推开儿子的房间门,看着儿子正抱着数学书看,也不知有没有看进去,看着十分认真。你怎么可以做饭,这话到嘴边耿芸却没有说出口。责问儿子?为什么要责问,只是因为担心他被电到?可是儿子没有,还把饭做好了,儿子安然的坐有书桌前。“插电源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要把手擦干。”耿芸的心情挺复杂的,儿子懂事,她应该高兴,可是想想别的小朋友,再想想儿子,她希望儿子快乐,哪怕她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哪怕她不能让他去找爸爸,她都希望儿子能够没有烦恼的成长,而不是这样的辛苦。小孩子应该无忧无虑的,可是儿子给她的感觉,像是一下子长大了,没有了孩子的天真,沉稳的让她不安。
  “嗯。”耿涵昊用力的点点头,“妈妈,我会注意的。”耿涵昊放下手扑到妈妈身边,“妈妈,我饿了。”耿涵昊叫妈妈没有一点别扭,没有一点的犹豫,上辈子他只叫过母亲,非常的疏离。这辈子耿芸对他非常的好,处处流露出的关心让他心里暖暖的,妈妈叫得也非常的自然。
  “涵涵乖,妈妈这就去做菜,今天给涵涵做肉炒芸豆,涵涵最喜欢吃了,明天妈妈给涵涵做排骨。”耿芸把儿子抱起亲了亲,看着儿子有些害羞的样子,耿芸不太厚道的笑了,儿子表现的再成熟也只是小孩子,看,这都害羞了。又亲了亲,见儿子彻底脸红了,耿芸才放下儿子去做晚饭。
========================
  作者有话要说:  


☆、做一名学生

  作为一个换了芯的小盆友,耿涵昊看着同班的同学,有一种说不出的头大的感。因为个头不高,耿涵昊小盆友被分到第一排,吸粉笔灰,这倒没什么,问题是,为什么他身边的小女生坐着坐着哭了起来?打断了老师讲课不说,还害得他一直被追问知不知道为什么哭,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哭。
  “老师,她尿裤子了!”后面的小盆友大叫了一声,随后大家都跟着笑了,还有起哄羞羞的。耿涵昊嘴角抽了抽,这都是小学一年级了,怎么还有尿裤子的。耿涵昊抚额,只是这个动作做出来,让一边的老师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明明还是小孩子,非要学大人的动作,怎么这么可爱,这么搞笑。
  “好了,刘芯芯同学肯定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同学们应该关心她,而不是嘲笑她,现在老师带她去校医那里,大家先自己看看书。”老师说送校医也只是说说,她是带着学生去联系家长。学生都这样了,是不能再接着上课了。
  等老师走后,耿涵昊看着身边凳子上的水迹无言的抬头望着棚顶,他好想换位置。对了,转头看向刚刚吵着尿裤子的男生,“吴思远,我们换个位置可以吗?你在我后面总推我凳子,我上课都不能认真听讲了。如果考不好,妈妈肯定会打我屁屁(妈妈,儿子对不起你,儿子都是为了换位置,你肯定会理解的)。”耿涵昊说得特别可怜,听得吴思远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似的,还害得对方会被打屁股。吴思远立刻点头同意换座位。
  耿涵昊连续说了几遍谢谢,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小孩子就是好忽悠,忙收拾书本跟后面的男生换了位置,坐在第二排是不耽误看黑板。小学一年级的桌椅并不高,黑板倒是挂得挺高,一点儿都不耽误小学生们看黑板。耿涵昊换了位置,认真拿出书看了起来。同桌的男生看了一眼耿涵昊,挑了挑眉,好聪明的小孩子,他才不信耿涵昊说的什么打屁屁的话,其实他是因为同桌的椅子上的“水”才换座的吧!
  真相的小同学名叫赵蔚煦,是耿涵昊认为不可能会出现在普通小学的高干子弟。赵蔚煦小朋友不说,耿涵昊是会知道的。上辈子出事之后就没出过家门,对外面的事也被家里的人有意无意的瞒着,耿涵昊也只能通过网络了解一些内容,这些内容多娱乐为主,高干子弟,他知道的并不多。
  赵蔚煦小朋友是不会点破耿涵昊的小伎俩,不过还是觉得得让对方明白他是知道为什么换座位的。被发现的耿涵昊也不懊恼,他说出来啊!反正座位已经换完了,想要换回去,他可不答应。翻了一页书,认真的在本上写着数学题。赵蔚煦嘴角上翘,耿涵昊太可爱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老师在要下课的时候回来,说了几句之后就给大家下课了。接下来的一天课刘芯芯没再回来,班里的同学们都认为刘蕊蕊是生病了。还要相约去看看刘蕊蕊,耿涵昊一点儿都不关心,他还着急回家上网,给妈妈做饭呢!
  等放学的铃一响,耿涵昊就背着书包冲了出去。赵蔚煦慢慢跟在后面,心里想着回家后要跟妈妈讲,今天在班级里发生的事,妈妈肯定会觉得耿涵昊挺好玩的。
  冲回家的耿涵昊是不知道赵蔚煦想什么的,把书包扔下后推着凳子去做饭,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做就容易了很多,把饭做好,耿涵昊没开电脑,现在开,妈妈回来他肯定做不完,还是算了,不如趁现在把作业写完,吃完饭到楼下做做运动。小学一年级的作业多不到哪去,等饭好了,耿涵昊基本已经把作业写完。平时妈妈这个时间已经下班到家了,今天是怎么了?耿涵昊有点心慌,搬着板凳到阳台往下面看。
  看着时间越来越晚还是没有妈妈的身影,耿涵昊更心急了,他才刚得到母爱,他不想失去,下楼找妈妈?可是这个时候妈妈回来怎么办?走两差了,妈妈会担心他的,耿涵昊跑到电话边,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呢?让警察帮忙找妈妈,可是警察会说没到可以立案的时间,人要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立案的。耿涵昊瞪着电话犹豫着要不要打,就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身跑到门边,见进来的人后,立刻扑了上去,“妈妈,你怎么才回来!”
  “妈妈去超市买东西,本想给涵涵打个电话的,可是手机没电了,从超市出来又遇到堵车,所以就回来晚了。涵涵是不是饿了?”耿芸摸着涵涵的头,从儿子出院后可是很少主动这样抱她,看了眼时间,肯定是饿坏了。
  “我是担心妈妈被坏人抢走。”耿涵昊认真的开口,这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话,让妈妈知道他的担心,这样以后妈妈要是回来晚,一定会打电话告诉他的。耿涵昊说完,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惹得很感动的耿芸突然笑了,亲了亲儿子小脸蛋,耿芸心暖着,儿子长大了,知道惦记妈妈的安全了。
  “妈妈这就给你做饭,今天在学校都学什么了?有没有发生什么事?”耿芸衣服都没换,洗了手就开始给儿子准备晚饭,今天是晚了些,明天起,买菜就中午午休的时候去,下班就带回家,也别让儿子担心,儿子就她一个亲人,自己真要是有个意外,儿子要怎么办。
  “今天我跟吴思远换了座位,我的同桌上课时把裤子尿了。”耿涵昊搬着板凳到妈妈的身边,靠着妈妈站着,他帮不上忙,就想这样跟着妈妈在一起。虽然挺幼稚的,可谁让他现在是小孩子,小孩子撒娇什么的,不是很正常,谁知道这身体里的芯子是30多岁缺爱的老男人。
  “涵涵是因为同桌尿裤子了所以才跟吴思远换了座位吧!”耿芸发现儿子的小心眼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她不想批评,儿子以前呆呆的,就是被人欺负了也不会还口,想当初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把他的零食给别的小朋友,他都没有反应,一点儿都不知道护食,她还担心这样下去,长大了可怎么办,现在看看,儿子也在转变,她没想过让儿子欺负别人,但至少也不要被人欺负了却不知道。
  耿涵昊没有回答是与不是,他才不要回答呢!虽然有些不厚道,可是下课时间那么长,不去厕所,就知道玩,等上课了,可以举手说去厕所,偏偏要忍着,忍不住了吧!切,老师还帮着瞒着,说什么生病了,这种话也就骗骗小孩子。
  “作业写完了吗?”耿芸见儿子不想回答,就换了个话题,以前儿子的作业需要她看着才能写,不然不是玩玩这个,就是戳戳那个,注意力就不能放在作业上。
  “已经写完了,数学十道题,语文……”耿涵昊把作业的内容认真的讲了一遍,每一样都不难。
  耿芸惊讶儿子把作业写好了,忍不住亲了口儿子,儿子越来越让人省心了,这让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惆怅,感觉儿子一下子要离开她似的。
  “妈妈,等下给我检查一下,看我有没有写错的地方。”耿涵昊抱着妈妈的腰开口请求着,他看到妈妈眼里的失落,虽然他不懂,但是他不想看到妈妈流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希望他们可以幸福着,当然,他是不会忘记那些的人,或许他要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逼迫,他不会选择死亡,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生活。
  “好啊!要是写错了,就人打手拍哟!”耿芸揉了揉儿子的头,“去一边玩去,妈妈要炒菜了。”
  耿涵昊乖乖的到一边,却没有玩,只是靠着厨房门,以后他要找个这么顾家的人,给他做饭吃。
  ~~~
  “妈妈,你说他可爱不!”赵蔚煦坐在椅子上,一边吃饭一边给妈妈讲今天发生的事。
  “以前你不是说他特别的乖,让人欺负都不说话吗?居然是个蔫坏,不过这也不算坏,男孩子要是没有点胆气,会被人小瞧的。”赵妈妈给儿子夹着菜,“以后你们两人一桌,要多照顾一些,他才五岁,你都七岁的,可不能欺负人家。”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