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影帝们的公寓 天瓶座(上)

影帝们的公寓 天瓶座(上)

简介:
一场床|戏引发的惨案,一群未来影帝天王导演编剧们的狗血同居生活,从电影学院持续到娱乐圈的搅基奋斗史。
中心思想:本故事通过生动详实的案例告诉我们——什么锅配什么盖。作为一名一不小心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就各种纠结千方百计想要弥补的纯良受,等着你的那妥妥的就是凶残傲娇得理不饶人的小攻;本故事同时教育我们,作为一名小受,切忌以貌取人,尤其绝不可贪恋小攻的美色,需知长得美的女人爱不起,长得美的男人伤不起,长得美的小攻那绝壁是得罪不起!
人物介绍:攻巨傲娇巨腹黑!(你问为什么这两种水火不容的属性会撺掇到一个人身上,攻特么就有这么精分……)受巨阳光巨好青年!(词穷给自己跪了……)攻床下冰山床上**!受特么不管床上床下都欠攻祖宗十八代!
剧情主线:前期欢喜冤家,中期双向单箭头,后期黄爆肉粗长(一头汗|||),欢脱甜文。永远的1V1,永远的HE~

1船戏

“那就即行来一场床|戏吧。”

号称庚林电影学院二号头目的女人在长桌后取下眼镜,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面对着杵在教室中央亚麻色卷发的年轻人。穿着白T恤牛仔裤,一身小麦色皮肤,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在听见这个要求后,整个人明显灰了下来。二号头目女一左一右十来名教授副教授无一人开腔,有低头翻看考生档案的,擦眼镜的,喝茶的,喝农夫山泉的,抵按睛明穴的……

倒是大教室后面等着面试的三排考生,本来还沉浸在紧张的气氛里,这会儿一个个都两眼冒光神采奕奕起来。

沈彻尴尬地站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晓得为什么前面的兄弟姐妹们都是抽到挺正常的题目,偏偏一到他这里就换成如此重口的戏码。一紧张脑子就一片空白,茫茫然提了一张椅子到空地中央,才觉得要对着一张凳子OOXX着实有难度,抬头问副院长兼系主任:“我一个人吗?”

刘美丽想了想:“自攻自受确实不好演,”而后扫向后方交头接耳的众考生,立刻就有了主意,“就你好了,最后一排靠门那个,你来陪他演。”

沈彻和众考生们齐齐转头,看向靠门的位置。

秦修在众人瞩目中抬起头来的瞬间,绝对算得上是个惊艳全场的时刻。长长的乌黑斜刘海撇开,露出一双看一眼就让人很提神的漂亮凤眸。当然那个时候沈彻还不知道秦修的名字。上庚林赶考这段期间,沈彻见过不少长得好看的考生,但都没有人像秦修一样,美得如此……锐利。可能因为皮肤白皙,越发显得那双桃花眼又黑又深,还透着一股子目空一切的冰凉。

秦修放下手上的杂志和交叠的长腿,面无表情站起来。旁边的男生都吓了一跳,这冰山美人的身高绝壁不科学啊,目测有一米八五了都!

秦修的头发有些长,扫着脖子,缎子一样又黑又柔的感觉,大多数男生头发留到这个长度给人感觉不是不利索就是不精神,但是对于肤白人高,腰细腿长,长相清秀的美人来说,长发绝对是杀器。沈彻目视秦修淡定地走上前,心想,如果不是因为此人性别为男,真想用亭亭玉立来形容……

唉?不对啊!虽然这个人很漂亮,但是他是个男人啊!后知后觉的沈彻转向长桌后一副高深莫测表情的刘美丽,想确定院长大人是不是因为那张雌雄莫辨的脸认错了对方的性别。不过刘院长只是很严肃地咳嗽一声:“好了,搭档也给你找好了,你们随意。”

“有情节背景吗?”说话的是秦修。这嗓音显然也让众多期待的人大跌眼镜。许多双眼睛怪罪地瞟向秦修:美人你的声音能够稍微中性一点吗?这样低沉磁性如狼似虎是要闹哪般?

刘院长又咳嗽一声:“一方主动一方被动,但是双方都是有爱的,要情|色不要色|情,明白了?”

沈彻头大,对着这样一个美丽的雄性他要如何演得下手,而且秦修明显比他高,三四公分的差距看似不大,但是在激情戏中起着很关键的作用,事关气场,他只能聊以安慰,起码自己的身板比秦修那单薄纤细的身板更MAN一点(应该吧|||)。沉了一口气转向秦修,秦修也正转过来,转动手腕歪了歪脖子,那架势不像是要演床戏倒像是要揍人。这么漂亮,学什么黑社会?沈彻在心中哭笑不得地想。

然后两个人非常有默契地伸手去推对方的肩膀。

沈彻“呃”了一声,侧头看着秦修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不好意思,”刘美丽敲敲桌面,“忘了给你们分配角色,”说着低头看了看考生的档案,“沈彻,你演女方。”

教室里有人扑哧笑出来。

有没有搞错……沈彻脸都绿了。但是院长大人发话又不能不从。与其去抱怨这是恶趣味的副院长在整蛊自己,他更愿意相信这是前辈在考验自己有没有资格成为一名成功的演员。

他睨着自己美貌的搭档,脑子里飞快地转着,他没有过类似的经验,要怎么演好床戏中的女方?难道真要学A|V女|优叫|床什么的,转念又觉得自己真是吓傻了才会想出这么不靠谱的主意,院长明明说了,要情|色不要色|情,那么关键区别便在于一个情字吧。

他又抬眼去看秦修,这一抬头却见秦修也在看他,那双丹凤眼中眸色一沉。他还没想好怎么跟秦修交流,就被猝不及防推到椅子上。椅子朝后一颠,差点带着他栽倒在地时,秦修右腿一抬,脚尖在椅子下方一勾,“噔”地一下将倾倒的椅子稳回来,俯身道:“我们开始吧。”

沈彻吓出一脑门汗,秦修抬起的脚踩在凳子的下方,也可以说是位于他叉开的双腿之间,这会儿被秦修以如此强势的姿势压着,沈彻左看右看无论怎样拉不下面子:“等,等一下……”

“你要看我,这里没有别人。”秦修眯起眼,低声道。

这就要开始了?沈彻哭笑不得,你好歹先征求一下女演员的同意吧。

秦修穿着轻薄的黑色针织衫,领口又是深V,一弯下身子那简直是春光无尽,沈彻觉得耳根都热了,尤其是毛糙的墨黑衣料与光滑的白皙胸口形成的强烈对比,简直快要戳爆他的眼睛。

秦修单脚踏在凳子上,弓着身子,修长冰冷的手指托住他的下巴:“爱我吗?”

沈彻傻了眼,秦修气场全开,又专|制又深情,他从没见过入戏这么快的人,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应承。

“爱我吗?”秦修又问了一遍,凑得更近了。

沈彻才注意到冰山美人左眼眼角居然有一颗细细的泪痣,离近了看更觉得魅惑异常。

“要我吗?”

问话陡然升级。沈彻暗自怪自己失神,他愣得跟个木桩似的,秦修当然只有自己往下演。他张开嘴想说句台词,但是嗓子都是紧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晓得怎么回应秦修。

“要我吗?”

完了,沈彻只觉得耳朵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来来回回都是秦修的“爱我吗”,“要我吗”,他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对方,完全被镇傻了。要是个女人面对这样美色可餐的花样男子,早就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了,可问题是……

秦修开始吻他。沈彻只听到全场鸦雀无声,像绷着一根弦。他睁着眼,能看见秦修扣下的长长睫毛。这男人竟然连下睫毛也这么密,简直是纯天然的眼线,难怪看人的眼神那么让人提神。他东想西想,想分散注意力的一招也很快败下阵来,似有若无的亲吻声在死寂的教室里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冲击着沈彻的大脑。他定定地看着那颗泪痣,恍惚中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在跟妩媚的女子接吻似的,整个人都混乱了。

外人一定以为他们吻得很激情,但是秦修全程只是在专心亲吻自己的大拇指。也不怪观众们如此想入非非,那变换着角度,一路从嘴唇吻到锁骨,**不已的前戏连沈彻自己听见了都受不了。不过习惯以后,就又觉得实在好笑,什么人亲自己的手指能亲这么带劲啊,这么一想果断就笑场了。

他这一笑让全场都囧了,秦修缓缓停下动作,蹙眉睨着他:“很好笑?”

这个直白的提问让本来的意外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剧情的一部分。沈彻眼睛一亮,最佳的演绎不就是真假参半么?这么想着,突然就觉得放得开了,他伸手绕到秦修后背,学女生双手攀在秦修肩背上,秦修的身体虽然纤瘦但并不是没有肉,软软的抱起来还蛮舒服。

“不好笑,但有点痒。”他小心放轻了声音,出口的声音有些软,但并没有很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问出这个问题自己也觉得意外,是真的入了戏,还是真的想认识这个如此会带戏的新人,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秦修。”

“秦修,”沈彻下意识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抬起头,下巴架在对方肩膀上,“我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吗,秦修?”

秦修直起身子睨着沈彻,双手还是按在椅背上:“你想对我做什么?”

又冷又傲的**。和气场如秦修这样的人演对手戏需要很强韧的神经才能不紧张怯场,沈彻心想,不过奇怪的是,只要找着那颗泪痣,就好像找着冰山美人的破绽似的,心情一下就轻松了许多。

秦修错愕地低下头,目视沈彻大胆地一路解开他的纽扣。他眯缝着眼睨着下方人,神情莫测。

沈彻心道院长要看情|色戏,情的部分我们演得差不多了,现在要到色了,我这身材一露出来这出戏就要跑题变情景喜剧了,所以色的部分只有麻烦你了……

黑色针织衫的纽扣一颗颗松开,年轻男性光洁紧致的身体一分分暴露在阳光下,沈彻不敢盯着秦修的身体看,但是却确凿地听见了教室里接二连三的吞气声。透进大教室的阳光仿佛都变成了**的粉红色。

最后一颗纽扣的位置在秦修的腰下,位置比较尴尬,沈彻解了半天也没解开,这时秦修抓住他的手,隔着他的手自己解开了扣子。沈彻僵了一僵,那一刻几乎能感到无数目光聚集在他们两人重叠摩挲的手上。

“还想做什么?”秦修歪着头打量一下他。

那一偏头的风情,着实性感极了。明明是男生,但沈彻无法否认那一刻自己也被撩拨到了。他抬手到秦修肩膀上,带着一点恶趣味的念头,慢慢剥掉他的衣服。

光裸的肩头在下午的阳光下好似泛出一层莹白的光,秦修一动没动,沈彻却开始有了一丝罪恶感,脱同胞的衣服怎么会有罪恶感,他想不通,也许因为秦修太美,像不容亵渎的高岭之花。

眼角能瞄到后排有女生眼睛直勾勾地落在秦修的背上,沈彻实在有些下不了手了,衣服挎到一半,袖子褪到秦修胳膊的位置,他忽然伸手将秦修拉过来,快速地将脱到一半的衣服在他身前打了个结,冲着秦修促狭地一笑:“我想打包你。”

“哎呀,好有爱……”

有女生情不自禁发出唏嘘。秦大美人这一身束缚的装扮显然比裸上身更**。

现场有人笑场,再加上全场老老少少明显都有些血脉喷张,刘院长总算放过两人,咳嗽一声:“OK,就到这里吧。”

沈彻如蒙大赦,忙说着对不起将绑在秦修身前的衣服解开。秦修冷淡地起身,肩膀一抬将衣服穿回去,低头扣着扣子。

“还不错,就是419的设定有点前后矛盾。”刘魔头一面敲着桌面一面端详两个年轻人。

沈彻看向秦修:“我们演的419吗?”太不道德了……

“你不是问我叫什么名字。”秦修扣好扣子,轻飘飘瞥他一眼。

沈彻张大嘴语塞,他都忘了。

--------

这就是和秦修的第一次见面,这之后好几天,沈彻都觉得那股香艳感萦绕不去。其实那之后的一年,他和秦修都再没有过交集,庚林电影学院表演系13级1班的秦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耳边传说般的存在。


2海魂重机

进入庚影已经一学年了,转眼大一的暑假也快过去,沈彻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学期论文和短片作业,再有不到一周就要开学了,这会儿他正在校园论坛上查看自己先前发出的寻合租贴。

公寓里有点安静,房东编剧贺兰霸同志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奋笔疾书。贺兰老师日前又接了两个枪手活儿,一个台湾苦情剧,一个抗日偶像剧,沈彻一直没闹懂什么叫抗日偶像剧,贺兰霸将之生动地解释为“就是把F4安插到我革命队伍中,比如地下谍报小组FIRE 4,个个都是家大业大但是心系革命的花美男。”

沈彻拿着剧本,看着上面那句“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巡捕房来干嘛?”,总觉得很违和:“这么搞合适么?毕竟F4也是从日本漫画里来的……”

贺兰霸一口烟差点呛住,夺回剧本:“你懂个P!这才叫抗日!决定了,”随即大手一挥,“剧名就叫《流星战场》,卧槽真特么大气!”

沈彻不敢再发言,在他所认识的编剧专业的师兄前辈们当中,贺兰霸无疑是专业素质最过硬的一位,虽然已经**学院三年没有毕业,但是出自他手下的作品每年如过江之鲫,庚林市所有卖盗版DVD的大妈都是他的粉丝,毕业的师兄姐们也都将能拍上贺兰兄的作品作为踏上职业道路的第一步。

除了贺兰霸,公寓里本来还有另两位大腕级的室友,一个是导演系的凯墨陇,此人乃导演系的风云人物,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其人年轻又帅才,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此人极度热衷拍摄挑战三观的作品,主角最次也得是个异装癖,最重那就爱死爱慕,恋物癖什么都有可能了。同性恋什么的在凯墨陇导演眼里那简直是弱爆了,如果某一天凯大手要拍摄同性题材的影片,那绝壁得是爱慕体质恋物癖外加恋足癖壮士受对阵爱死体质异装癖外加人格分裂女王攻。凯大手一向走的是片子没拍就已经成功一半的高端路线。大手砸拿到硕士文凭后去拍了第一部自己的电影,两个月前刚刚离开公寓。

另一位室友是比沈彻大一个年级的表演系师兄,欧石开,据说本来的名字叫欧研,登记户口时后面一个字写得开了一点,后来就一直叫欧石开了。欧石开师兄还没有毕业,不过因为外形出色,早早就被星邦娱乐相中签约,五音不全的欧师兄接下来要发行自己的首张专辑《CRASH》(贺兰霸将之生动地翻译为《车祸现场》),另外还要在一部偶像剧中出演男一号,当然是以欧哲伦这个艺名。一个月前欧哲伦同学也从公寓远走高飞了。

凯墨陇为人鬼畜控制欲极强,欧石开极度自恋又有点洁癖,贺兰霸经常顶着个鸟窝头嘴上叼着烟汲着拖鞋走来走去在公寓里制造二手烟和噪音的举动自然不受凯墨陇和欧石开的待见,欧石开会在贺兰霸房间里喷掉整整一罐空气清新剂,凯大手没有这么含蓄,贺兰霸敢对他聒噪超过十分钟,导演会直接下楼用宝马X5撞掉小金杯的保险杠,这之后贺兰霸会收敛几分。

用宝马X5撞小金杯其实划算的是小金杯啊,沈彻半夜和贺兰霸合计时就这么说,金杯撞坏了才多少钱,X5撞坏了那又得多少,让他尽情地撞好了,哪知贺兰霸老师一个爆栗给他敲过来:“老子的金杯停在地下车库,他的X5停在马路边,你知道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说明老子输不起金杯,他输得起X5!”

沈彻醍醐灌顶,只觉得贺兰霸老师的鸟窝头在月光下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但是贺兰霸被那两人欺负得急了也有自己的办法,比如在苦情剧里将凯墨陇的名字安到某个强|奸犯的头上,或者干脆就让凯墨陇强|暴了悲情女主角欧伦伦。

强|奸犯和欧伦伦离开后,贺兰霸开心了整整一个月,然后才开始敦促小师弟赶紧找同居人,要不这偌大三百多平米的跃层租金就要他们两个平摊了。

沈彻早早就在论坛上发了帖子,但一直无人问津。放假期间学生们不是回家了就是出去打工了,沈彻本来估摸着要等开学才会有人响应,换衣服出门前又多看了一眼,居然有了一个回复。

——是上城区的丹美大厦吗,LZ留个手机号吧。

对方看来挺有意向的,沈彻低头一看时间也不早了,飞快回了个留言——不好意思我马上要出门,咱们明天出来详谈吧,上午十点在3号校门,我手机号是136XXXXXXX6,随时联系。

下午两点有一个MV男主角试镜。沈彻跟庚影表演系的大多数学子一样,平时都会找一些广告短片的活儿来干,主要是培养对镜头的感觉,顺便也能赚些外快。沈彻进校才一年,基本没什么人脉,靠的多是校园论坛上发布的演员募集信息。这一次是星邦娱乐力捧的小天后碧姬来庚林拍新专辑的主打MV,这首新歌据说会作为好莱坞歌舞青春电影系列第二弹的指定中文主题曲,要挑选一个跟MV女主角碧姬搭戏的男主角,要求当然是年轻帅气阳光健康,这样的好康通常都是内部甄选,像这样公开发消息招募的实属罕见,下面的回帖也是各执一词,跃跃欲试的大有人在,也有不少人认为这就是炒作,去了只不过是走过场给内定者。

不过沈彻还是决定去试试,因为这次MV的操刀导演是星邦娱乐专程从美国请来的顶级导演,多次斩获过格莱美最佳音乐录影带奖项,如果能够有幸参与到MV拍摄中,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

虽然那个发布帖里置疑的人很多,但是真到了甄选现场,仍然是黑压压的人头攒动,海选时间一共三天,他是第一天去的,没什么特别流程,就是看形象是否合适,沈彻在一个礼拜后接到电话,对方让他今天去参加试镜。

管他是不是炒作,能够参加试镜,还能见到倾慕已久的导演就算赚到了。沈彻挎着背包,步伐轻快地出了地铁站,三步并作两步跑上自动扶梯。

“那个同学,不要在扶梯上跑!”

自动扶梯下面,地铁管理员仰头喊道。

沈彻连忙在扶梯上站定,回头作双手合十状。等管理员一转过身,倏地又掉头冲上扶梯。站在扶梯一侧的大妈望着一头卷毛的年轻人一面讨好地说着“借过”一面在人群中肆意穿梭的身影,笑得很无奈。

“都说了不许跑了,现在的年轻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迟早要遭报应!”

管理员怒气冲冲的声音被甩在身后,沈彻跨出地下通道,一股热气扑来,外面阳光正盛,他抬头虚着眼看了看街边的指示牌,试镜地点在滨海大酒店,他需要到马路对面转乘151路公交车。这一带是地铁6号线的终点站,人流和车流都很少,宽敞的马路上隔半天才开过来一辆小车,偏偏红绿灯还不少,过一道马路得等两次红灯。

沈彻一个人孤零零站在中央岛上,要再等上整整九十秒,头顶一点遮蔽都没有,36度的高温站在这里等红灯,如此不科学,说他不遵守交通规则,他这不是这么乖吗……

正感慨着,橙色的大巴从弯道处讪讪驶来,沈彻定睛一看居然就是他要等的二十分钟才一班的151路,这下管不了红灯了,一个箭步冲下安全岛就朝着公交站跑去。

就在这时,隆隆的引擎咆哮声从左侧袭来,而那当然不可能是公交大巴发出的……

沈彻向左转头,在被海魂色系的重机撞飞的前一秒,竟然还在心头赞了一句“好酷的S1000RR”。


3妥妥撞上了

“喂!你怎么样?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头晕目眩地倒在滚烫的沥青马路上,沈彻依稀看见头顶上方投下的模糊人影,那声音低沉磁性,带着梦幻般的回音,似曾相识。好像很久以前,也有这么一个声音,在耳边一再地呢喃着:“爱我吗……要我吗……”

而后七嘴八舌闹哄哄的声音一涌而来,各种大妈大爷的嗓门一道高过一道:

“年轻人你别想跑,你要对他负责的!”

“哎哟造孽哟,快把他抱起来啊!”

“乱说,万一伤到内脏不能乱动的!”

伤到内脏?!沈彻两眼一黑,果断晕了过去。

秦修听着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句,头都快大了,本来手都抄到伤员脖子和膝窝后准备把人抱起来了,现在又生生地不敢碰了。

“抱起来抱起来,这沥青地这么烫,躺着多热哟!”

“我看要做人工呼吸,快嘴对嘴人工呼吸噻!”

“哎哟,这么漂亮两个小伙子,一个年纪轻轻就要变植物人,一个年纪轻轻就要蹲班房……”

秦修实在受不了了:“都住口!”

有爱的七姑八婶们这下都噤了声。秦修站起来,带着凌人的气势扫了一眼围观群众,众人自动向后闪避一米,秦修满意地摸出手机打了120。

--------

在医院里守着伤员做完CT扫描,秦修问医生:“他怎么样?”

大夫看着板子上的照片:“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可能撞到头部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应该过一会儿就能醒过来。”

秦修靠回椅子上,暂时松了一口气。

办理完住院手续,秦修看护士打好吊针,这时手机在兜里响起来,是朋友打来的电话:“喂,秦修,你到酒店了吗?”

“没有。”秦修走出病房,回头看一眼病床上亚麻色头发小麦色皮肤的年轻人,忽然觉得有些眼熟,但也没有多想,径直带上房门,才对手机那头的人说明了车祸的情况。

“我靠!哪里跑出来的衰仔?你也真够倒霉的。那他现在没事了,你还是赶紧过去吧。”

“不行,我得等他醒过来。”秦修坐在病房外,走廊的椅子很矮,他习惯地交叠起腿。

路过的两名护士朝长腿美男投来惊艳的目光,走到护士站用自以为对方听不见的音量激动地窃窃私语起来:

“这妖孽小哥哪儿来的?!眼线妖气冲天有木有?!”

“腿好长好美,老娘都有下跪的冲动了……他是陪306那个卷毛小哥来的吗?”

“听说是轻微脑震荡,加腹股沟出血。腹!股!沟!出!血!他们干了什么?!不行了,快阻止我脑补……”

秦修望了一眼对面三个面色桃红叽叽喳喳的年轻护士,手机那头仍在谆谆善诱着:“……说到底是那家伙横穿马路,这不是你的责任,你医药费检查费也付了,仁至义尽了。Peterson在那边,JASON也在那边,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你不该错过。”

秦修握着手机,神情似是有些犹豫。

“唉,算我服了你了。”手机那头叹一口气,“那这样吧,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了,我一会儿过来帮你看着他,你现在就赶过去,这会儿还来得及。快点啊!”

对方说完便挂了电话,秦修皱着眉头。

--------

沈彻醒过来的时候,正对上护士亲切的笑容:“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沈彻脑袋发胀地坐起来,中央空调的凉风扑面拂来,他稍微清醒了一点,才回忆起先前发生的车祸,不过眼下除了屁股有点痛,脑袋有些晕,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挂着的点滴:“这是什么药?”

“医师给你开了消炎药,还有天麻和葡萄糖,你可能有点中暑。不过别的地方没有大碍。”护士小姐笑得**。

沈彻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暗示他胀痛的臀部,尴尬地笑了笑。

“救护车送你来的时候可轰动了,你还不知道吧?”护士一边帮他调点滴速度一边神秘兮兮地一笑。

“哈?”沈彻丈二和尚,能怎么个轰动法?难不成他还有露点什么的,低头一看,也还好啊,衣服裤子都穿得规规矩矩。

“急救车送你过来这一路上,你男朋友的宝马战斧就在急救车旁护航,听车上的人说那画面简直拉风得不得了。”护士小姐不无艳羡地笑道,“放心好了,你男朋友走之前都交代我们了,有什么需要随时按铃。”

男朋友?这雾也太大了吧,他看起来像这么重口的型?还宝马战斧护航开道?沈彻目视护士小姐微笑着离开病房,一脸黑线,摇着头摸出手机,原本以为自己昏迷了有小半天,却惊讶地发现离下地铁那会儿还不到一个小时。他不禁要为自己蟑螂般的身体和肇事者神奇的速度喝彩,这会儿赶去试镜妥妥地来得及!

其实叫人家肇事者不太公平,是他自己闯红灯在先。还亏得对方人品不错,医药费和住院费都先结清了,沈彻飞快就办理好了出院手续,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TAXI,火速赶往试镜现场。

--------

宝马S1000RR停在海滨大道上,头顶的红灯一点点倒计时着,秦修想起病床上无知无觉的卷毛青年,先前还在马路上蹦跶得这么欢脱,转眼就喊也喊不醒了,虽然医生说没有大碍,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么想着,摸出手机打了电话给朋友想多嘱咐几句,却被告知对方用户已关机。

秦修皱眉,见鬼了?连拨了好几通,电话都接不通,头顶的红灯已经转绿,身后的车辆按着喇叭不耐烦地从宝马重机旁绕行过去。

离滨海大酒店还有不到两个站的距离,秦修握着机车把手,踯躅了片刻,眉心一皱,“啪”地扣下挡风面罩。车子绕过前方的转盘,掉头开回了医院的方向。

海魂色的宝马战斧与黄色的计程车在宽阔的四车道上隔着隔离带擦肩而过。沈彻低头看看手机时间,抬手拍了拍前座:“师傅麻烦快点!”


4试镜

沈彻赶到滨海大酒店的时候刚好差十分到两点,一个小时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这会儿已经阴了下来。问过酒店前台,得知试镜地点在三楼一间大型会议室。女助理领他进去的时候,他顺便问了一下情况,被电话通知来参加这次试镜的一共有六人,不过截止目前,会议室里连同他在内,到齐的候选人只有五个。

沈彻问到第六个人,女助理耸耸肩:“不清楚,不管是迟到还是有事他都没机会了,Peterson导演最恨人不守时。”

没想到还有这一茬,沈彻不由抚了抚胸口,暗自庆幸。

两点整的时候,沈彻终于看见走进的导演一行。海选的时候这一行人除了女主角碧姬外都没有露面,这还是沈彻第一次看到导演。Peterson真人比照片上显得更高大,瘦长的脸型,银灰色头发向后梳理得很利落,看起来很绅士一个人,他身后跟着长发的女翻译和戴着酒红色墨镜,正握着手机通电话的黑衬衫男,沈彻听见身边两人交头接耳地说着“那个就是JASON”。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