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公事攻办 妖桃

公事攻办 妖桃

文案

倒霉废柴受的倒霉故事.

纨绔子弟终于认认真真工作了.
受就素受……安心歇着罢,公事还是让攻来干罢?!!!
愚人节那天,倒霉受的手机被人拿去出了十几条求爱短信,所发对象,全部是公司高层精英,于是他更倒霉了……


  第 1 章

  前言
  [Fred,我是你的老同学Wilson,好久不见了。这一次,我甫回国就听说了你的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如果只是剥夺继承权,我还能够理解。因为是同志,竟还被迫辞掉总经理的职务,这未免太可笑了。更让我震惊的是,Fred你竟然就这样接受了,没有任何的反抗。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Fred么?]电话答录机里面,传来陌生的声音。
  “Fred?谁是Fred?”
  “我的英文名。”
  “还英文名,搞得这么洋烫……我为什么不知道,说,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阿捷,我哪有什么瞒着你的,天地良心啊,这个什么Wilson,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罗自新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如果真的不认识,他会知道我们家的固定电话号码?……他该不会又是你的风流债罢?”
  “冤枉啊~”
  咦?等一下,Wilson?
  会说一口这么流利的中文,那么根本不可能是外国人。
  在国外同一所大学,而且跟他有往来的,知道他性向的,并且名叫Wilson的某个中国人……
  啊啊啊,他想起来了!!
  “天才!”
  “什么?你休想转移话题!”
  “我现在在说那个Wilson啊,这人是我在国外读大学时的学长。比我小好几岁,却是我的学长,智商超过一百五,很厉害的一人。我跟这人没说过几句话啊,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电话号码,太奇怪了。”
  “是么?是太奇怪,还是有人想混淆视听,浑水摸鱼!”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这个Wilson,大家都不喜欢他啊。”
  “为什么?”
  “他是很聪明,把旁人都看成是笨蛋。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大家出去玩乐,他只会一人研究课业,极度不合群。”
  “这么不合群的人,会打电话给你?跟你很合得来?嗯?”夏捷眯起眼,语声轻柔无比。
  “我们真的没关系啊!!!”
  在**强烈质疑的眼光中,罗自新哀嚎不已。
  只是,这通电话究竟想要说什么?
  难道仅仅是来嘲笑他的?
  罗自新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心里总有预感,什么事即将发生!
  没错,他是被剥夺了继承权,还被迫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
  那又怎么样?!
  现在的他对这些已经不那么在乎了。
  或许,会有人说他是丧家之犬,那又如何?!
  只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
  *(前情提要:
  为了让同子们尽快进入情节,便说明一下.
  利华公司的总经理罗自新,因为同性恋的事情被揭发,被迫辞职,而且还被他的父亲剥夺继承权.
  他的职务被集团某位董事的儿子吴云凯取代.
  他的继承权被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罗珏取代.
  本书所说的是吴云凯的倒霉故事.)
  ******************************************************************************
  第一章
  利华公司的招聘会如期召开,无数毕业生或待业青年前来应聘,也许是将近一年的经济危机的冲击,来应聘者远远超过了预期数,门庭若市,济济一堂。
  人事部因为人手不够,正在联系公司高层,希望调派更多的工作人员,以防场面的混乱。
  “罗经理,你可来啦,人太多了,你看才一会儿工夫,表格都填了一大摞。”人事经理指着办公桌上一叠的申请表格。
  罗珏修剪的几臻完美手指甲在表格上点了点,嘴角勾起一个讽刺意味的笑容:“我们的吴总人呢?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亲自坐镇公司?!”
  人事经理低声笑道:“那个纨绔子弟,打电话给他,说是参加出海派对了,根本不可能赶回来……董事长的意思,这是公司换总经理之后,第一次开招聘会,罗经理可以借此机会,培养属于自己的班子,以后再换总经理的时候,上位就不会太麻烦了。”
  罗珏细长的双眼瞄着人事经理,笑道:“王经理,你这么忠心,我会记得你的好。这次招聘会质素怎么样?”
  “现在已经有十几名硕士来我们公司应聘,本科生也很多,接下来差不多都是大专生……”
  “把硕士生、专业对口的本科生的名单抽出来给我——”
  人事经理从那一摞表格底下抽出几十纸,显然他早有准备。
  罗珏不由的再仔细看了人事部王经理一眼,接过名单,随意浏览了一下,然后双手一用力。
  纸张发出清脆的声响,一瞬间成了一堆废纸。
  人事经理不禁愕然,一时间不明所以。
  “很奇怪么?这个公司不需要人才。”罗珏露齿一笑,“我倒要看看我们的吴总……或者是他的老爸有什么办法,让他坐稳这个位子!”
  人事经理只觉一头冷汗,尴尬的陪笑了几声。
  罗珏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极为优闲的步出办公室。
  俊美无俦的容貌,似笑非笑的唇角,细长双眼其中流光溢动。
  在公司里极受女同事欢迎。
  他就象童话里出来的王子,高贵而又优雅。
  可是这个公司里谁都知道,这位‘王子’只是个私生子。
  骂的难听一点,就是‘杂种’。
  但公司的高层,有渠道的,早已知晓内幕。
  这个私生子在不久以后,将成为耀华集团的继承人,而且也会成为耀华集团分公司——华利公司的总经理。
  现在这所谓的总经理吴云凯,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幌子。
  象人事部王经理之流早就一面倒了,私底下皆以罗珏马首是瞻。
  吴云凯的命令大家都是阴奉阳违,当放屁一样。
  甚至有人‘吴总吴总’的口口声声,听起来,就象当面调侃嘲弄似的。
  吴云凯起先还踌躇满志,但干了没到二个月,便觉力不从心了。
  感觉自己就象……光棍司令,他的意志与动向从来相反。
  他脾气原本就一般般,现在整天象吃了炸药一样。
  于是,整个公司从上至下,都很讨厌他,虽然大家没有表示,但人人都在观望,他什么时候下台。
  他清楚这一点!
  这些人的眼神,就连见面时的笑容,都是那样的虚伪。
  象这次公司的招聘会,是总公司董事会提议的。
  就算他再努力的挑选新人,培养他们,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样辛苦,还不如参加海上Party,海景美酒,更有超露比基尼的各式美人。
  在豪华游轮上,泳池里,畅游的美女就象一条条的美人鱼,等待着猎人的狩猎。
  吴云凯甩甩头,不再去烦恼公司的事,而是拿下太阳眼镜,盯着泳池中早已瞄准的猎物,刚要行动之时,一位服务生上前:“吴先生,你的电话。”
  电话?
  他已经说不要再烦他了,竟然还打来?!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老爸打来的。
  操!
  他几乎想要哀嚎了。
  “爸,你找我有事啊?”万丈的怒焰顿时熄灭,化成一堆死灰。
  “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公司,这次的招聘会有多重要,难道你不知道?!你以后想要牢牢坐稳这个位置,就要培养自己的人手,你去国外进修了这么久,只学会跟女人厮混,你想气死我么!!!”
  怒吼声,几乎穿破手机,震聋了吴云凯。
  他家的这个老头,在董事会里是出了名的老好人。
  对谁都和颜悦色,唯独对他,一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吼就吼罢,叫得再大声也没用。
  培养自己的人手,说的轻松。这世上的聪明人,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便会摇摆不定。
  到最后,他还是要被自己一手提拨的人……背叛……
  “阿凯,这个公司绝不能再象上次那个公司给你搞到倒闭,要不然老爸的脸往哪搁。这一次,我特地聘请国际商业管理专才来帮你,通过这次招聘会,神不知鬼不觉到成为你最得力的左右手!”
  吴云凯翻白眼,“爸,何必搞这么多,直接让那人来公司,聘请他好了啊!”
  “人家年薪上百万,公司若是出这笔钱,要你干嘛?!”
  ……吴云凯差点没摔倒!
  “那他的薪水?”以这个职务来说,新进员工的工资大概只有三四千罢。
  “当然是我付的,直到他帮你巩固地位为止。老爸花这么多钱,这么多心思,你千万要给我争气一点!”
  吴云凯一句话都没有说,任老头长篇大论说教。
  最后……
  “行了,行了,明天我就回公司……不行啊,现在在海上,不可能为了我,就停止派对啊……知道了,明天我一定到!”
  吴云凯挂断电话,原本努力营造出来的好心情顿时跌入底谷。
  明天可是休息日,他也要加班啊。
  其实真正让他厌恶的,是不得不面对罗珏。
  这个伪君子,说的每句话,都阴阳怪气。每个微笑,都虚假的令人作呕。
  整个人带着某种说不出的阴寒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尤其那眼神,一付高高在上的模样。
  最令他不爽的是,整个公司的人对罗珏一副结巴得不得了的模样,活象罗珏才是总经理一样。
  越想越是烦燥,猛然手一挥,在几位友人的惊愕之中,手机归入了大海。
  “Eric,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啊?难道被海莉甩了?”身旁的友人好笑的调侃。
  他们这帮好友,最清楚吴云凯的底细。
  因为他总是很衰。
  虽然出身富贵,但身边的气场总是很阴暗,很低迷,很倒霉。
  无论做任何事,最终都会以失败而告终。
  比如:
  投资生意,但凡他加入的都会赔。
  好不容易开公司,最后也倒闭了。
  坐飞机去国外进修,还遇上劫机的。
  刚到国外,那边就有大范围的传染病。
  无论有多认真,考试都是死当……
  可怜的家伙。
  不信等着瞧,他们几个好友已经开始暗地里打赌,这次跟名模海莉的交往,会不会超过一个月。
  而且原因绝对不会是吴云凯甩海莉!
  这Eric身边,不是犯小人,就是招惹口舌。
  据说,他母亲买了一块价值一百多万的玉佩,专门请普陀山的高僧开光颂经。
  现在就戴着吴云凯身上,结果有个屁用!
  吴云凯闻言,脸色阴沉:“不要胡说八道了,我们感情好着呢!”
  他愤愤的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身体,想以漂亮的姿势纵入泳池,泡妞去。
  就在一刹那,脚不受控制的一滑。
  ‘啪——’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惨叫。
  就生生的摔倒在游泳边上,四肢呈不自然扭曲的状态,终于,他再一次成为全场的焦点。
  其后一排坐的好友们,个个目瞪口呆,彻底无语了。
  *********************************************************************
  翌日,等吴云凯一到公司,便叫人事经理拿来此次应聘的履历报名表。
  心里默念着父亲报过来的那位精英的名字,快速的在一大摞的报名表中翻找着。
  翻到最后一张,也没找到。
  只急的满头大汗,按奈着焦燥的内心,重新翻找。
  第二遍第三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他颓然的坐倒在真皮椅中,瞄了一眼,正站在一旁闲撮牙的王经理。
  极力维持着面无表情,他才不想被这群人看扁。
  “王经理,所有的履历表都在这里了么?”
  “吴总,全都在这里了,一张不落。”王经理眼皮都没眨一下。
  “今天报名结束之后,所有的履历表都拿到我这里,待我挑选之后,明天要亲自面试。”
  王经理差愕不已,嘴上应承着,出门便直奔罗经理的办公室,立马报告最新动态。
  吴云凯惶惶不安,立刻打电话给父亲。
  “没找到履历报名表?怎么一回事?昨天那人就去了,还亲自向我报备,你再找找。”
  “爸,我都找了三遍了,没有就是没有。别说是什么硕士,连个名牌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也没几个。这样罢,反正明天要面试,让他过来,再填一次表格。”
  “我告诉过你,这场招聘会很重要很重要,一定要亲自盯着,你不听,现在知道历害了罢!只要走错一步,那群人就会一拥而上,将你狠狠的踩下去!”

  第 2 章

  “……”
  吴云凯无力的倒在椅中。
  老实说,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当这狗屁总经理了。
  一个完全丧失了自信心的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倒霉鬼,就算天降神兵,也没救了。
  没救了……
  公司的小型会议室便成了这次面试的场地。
  面试的高层除了吴云凯之外,自然还有生产经理罗珏、人事经理以及财务经理。
  “罗经理,你是统管生产的,招聘这种事,应该不用麻烦到你罢?!”吴云凯对罗珏的厌恶已经到了不想做任何掩示的地步了。
  罗珏微微一笑:“这次招聘大部分职位都涉及到我们生产部,我作为部门主管,自然要亲自考量,一一挑选。”
  人事部王经理立刻附合道:“吴总,你新掌管公司没多久,许多公司上的事尚未熟悉。罗经理也是一番好意……人多一点,能帮你更快更好的把这次招聘会圆满完成。”
  吴云凯冷冷的哼了一声,面无表情道:“开始罢。”
  昨天他一直在办公室,仔细翻阅这次的招聘履历表。
  发现这次来招聘的人员,学历普遍偏低,连正牌大学毕业的本科生都寥寥无几。
  在经济不景气的大前提下,这间公司是耀华集团旗下所属分公司,这样的规模,这样薪资待遇,而且招聘的岗位都十分有建树,不可能遭这般冷遇罢?!
  搞什么啊?
  最后,就象垃圾堆挑宝一样,随便挑了几个专业对口一点的来面试。
  视线假装不经微微的移到自己的身侧。
  罗珏正靠坐着,把玩着手中的钢笔,表情似笑非笑的,仿佛在玩味,在轻蔑的嘲笑。
  这个卑鄙小人,肯定动了什么手脚。
  吴云凯揪紧手中的履历,抿紧嘴,继而瞪着眼前坐着的应聘者。
  靠,长成这样,还出来吓人。
  看看履历,跟照片上的差好多。
  而且根本是那些杂牌学校毕业的……
  瞪着那张喋喋不休夸夸其谈的大嘴,他现在很想立刻说:OUT!
  “可以了,让下一位进来。”吴云凯不耐烦的对秘书说道。
  那应聘者愕然,似乎明白自己已经出局,脸上突显出一种失望之情。
  垂头丧气,正待转身离开之时。
  “等一下,我觉得还可以,王经理你说呢?”罗珏开始唱反调。
  王经理狗腿的诞笑道:“我也觉得行,这个行,刘经理你说呢?”
  财务室刘经理不动声色,微笑道:“我没意见。”
  吴云凯脸上忽青忽白,捏着名单的手不可自抑的抖动着。
  这个总经理就象是个笑话!
  他妈的一个笑话!
  “我说他不行就不可以录用他!”
  明知道说这样的话,底下人传开来,又会说他独断专行,可他妈的就是忍不住要说!
  “既然吴总说不行,那就不行罢……无所谓啦。”罗珏唇角微扬,一付好脾气的样子。
  罗珏越是这样说,吴云凯愈是气得浑身发抖。
  这一场面试,几乎象是对他的凌迟。
  可是面对这一大摞的表格,就表示酷刑远远没有结束。
  当下一个应聘者进来之时,众人都极为惊讶。
  一个极年轻的小伙子,最时尚前卫的造型,穿着极抢眼、超炫的犹如骑马服一样的外套。
  脸上流露出吊儿鎯铛的神态,一付天下事都无所谓的表情。
  大咧咧的在椅上一坐。
  “嗨~同志们,你们辛苦~”
  “罗威?”吴云凯脸色一变,惊呼出声。
  昨天挑履历表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个名字啊。
  否则一定会引起他的注意……
  难道说,这份履历是在不久前刚刚穿插进来的?
  吴云凯紧抿着下唇。
  还有完没完啊,一个罗珏,他就搞不定了,现在罗氏家族的又来一个。
  早知道这样,何必让他当什么总经理,直接让罗珏来干不就得了!
  他不稀罕,不稀罕!
  变脸色的不仅仅是吴云凯,连罗珏的神色都变得极不自然。
  “堂弟,你来这里做什么?”
  罗威撇撇嘴,突兀的说道:“罗珏,你千万不要叫我堂弟,直接喊我罗威就行了。反正毕业了没事做,我爸本来想找大伯让我进入这间公司学习,我觉得,反正有招聘会,自己先来试试啰。”
  没错,他的堂哥很多,但不包括这个私生子。
  尤其是大堂哥,那么的优秀,那么的有能力。
  明明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明明是罗氏家族的继承人,结果现在沦落到一无所有。
  反倒被这个来历不明的私生子抢走了一切。
  大伯父也太偏心了……
  他跟大堂哥最要好了,现在发生这样晴天霹雳的事,怎么不叫大家义愤填膺?!
  根本不用给这私生子好脸色看!
  说话难听?有更难听的呢!
  还有,这个狗屁的吴云凯,也配当这间公司的总经理?!
  少他妈开玩笑了。
  谁不知道吴云凯有多少斤两,一个扶不起阿斗。
  这间公司倾注了大堂哥几年来的心血,绝不能让这阿斗随随便便给毁了。
  只要他一进这间公司,嘿嘿嘿,等着瞧。
  要把这两个人统统搞臭,到时候,说不定大堂哥又可以重新回来执掌一切了。
  罗珏被这一顿抢白,脸色难看到极点。
  心里越发痛恨同父异母的哥哥罗自新,不禁暗暗发誓:有一天等他继承了集团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罗自新、罗威、吴云凯……所括所有曾经贱视过他的人,他要他们跪在他的脚底下,求他饶恕!
  吴云凯看罗珏吃鳖,心情顿时愉悦的不得了。
  不禁面露丝丝笑意。
  反正罗威就算过不了面试,也会靠关系进入公司。
  所以只问了简单的几个问题,就通过了。
  而其他人根本没有异议,罗珏面无表情的坐着,根本不表态。
  他心里恨极,既然罗威不认他这个堂哥,他也不必顾念什么亲情。
  就凭这种初出社会的毛头小子,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泡吧把妹,连吴云凯都不如,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就凭你也想帮罗自新翻身啊?
  罗珏发出一声嗤笑。
  可不管怎样,心里却隐约不安,如梗在喉,芒刺在背!
  罗威站起身,得意洋洋的朝大家挥挥手,转身出来。
  会议室外站着的,都是排得比较近的面试者,个个神色紧张。
  秘书安妮甜美的声音响起:“下一位,江隽。”
  只见一名靠着墙看资料的男子立刻站直了身体。
  一米九三的身高,在南方的城市已经算是很高了。
  挺直而站,原本就高大的身材,一下子更显得鹤立鸡群。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紧不慢的走到会议室门口。
  正好对上出来的罗威。
  两人视线相交,彼此做了个心领意会的表情。
  江隽难得扯出一丝微笑,走进会议室。
  一进入,便看见坐在正当中位置上的吴云凯。
  他见过吴云凯的照片。
  五官端正,勉强攀上‘俊逸’的边角。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里不足,那里没有想象中的出众。
  可是照片和现实是有区别的。
  总体来说,现实当中的人比照片上的看起来要洋气,而且消瘦很多,有一种纤瘦的感觉。
  也许正是这种纤瘦感,令吴云凯显得细致而……无力。
  尤其,整个人坐在那里,有种说不出的颓废与无奈。
  给人的印象是消沉的,是灰蒙蒙的一团。
  那双肩微垮着,仿佛上面压了千斤重担。
  很是吃力。
  是啊,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却硬要肩负起上千员工的生计,岂不是自讨苦吃。
  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这世界上就有这般的蠢人。
  不过,据说是耀华集团董事会任命的总经理职务,想来,吴云凯应该还有几分能力罢。
  微转头,便发现一侧的罗珏。
  精致的五官,浑然天成,有一种模糊了性别的美感。
  一双细长如鹰隼的锐眼,仿佛能洞息一切,与外表极为不符。
  只不过,此时的罗珏眉头紧蹙,神色冷然。
  浑身散发着令人恐惧的阴冷寒意,任谁都看得出,他正处于极度生气的状态。
  一点就爆的模样。
  这所有的念头在江隽的脑海里闪过,也只一瞬间而已。
  紧接着,便端坐在椅里,等待发问。
  “你要想应聘的职务是?”
  “总经理助理。”没有任何迟疑犹豫的回答。
  吴云凯忍不住失笑:“以你的学历经验,恐怕不能胜任这个职务。”
  看这名字‘江隽’,还以为进来的会是一位斯文的白面书生。
  结果,如此高大的身材,也许为了面试而穿着得体的西装,这薄薄的衣物下,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力量。仿佛只要稍稍活动手脚,就会让束缚着的衣物崩裂。
  因为西装的关系,让他的粗犷外型收敛了不少,尤其那付眼镜,更增添了几分斯文。
  文雅与粗犷在这个人的身上得到完美的统一。
  一点也不觉得突兀,反而令人印象极为深刻。
  “学历并不能体现一个人的能力,经验在于积累,希望利华公司能给我一个机会。而且贵公司总经理助理职位要求是:企业管理相关专业,本科以上学历,五年以上企业管理工作经验,每一条我都符合。”
  “你以前在世盛公司、中江公司、晟晨公司都做过……但这三个公司,你们有听过说么?”吴云凯忍不住转头问众人。
  罗珏面无表情,王经理察颜观色,只有财务经理皱眉道:“这三个公司,确实一个也没有听说过。”
  “大概是公司规模非常小,而且以你的年纪……三十岁不到,竟然已经换过三个公司,不觉得跳槽跳得太快了一点么?”
  这样的跳槽速度,哪家公司敢重点培养啊?
  “确实我在三个小公司呆过,但那是积累经验,我认为大公司、集团企业更有让我发挥才能的余地……”江隽不急不缓,不象其他年轻人那样自信满满,亦不象有些人根本不抱希望的乱试一把。
  让人看不透的实力,有一分与年龄不符的沉稳。
  那声音低沉有力,一个字一个字的印在每个人的心上,仿佛所有的焦燥都能沉寂下来。
  吴云凯也很想给这人机会,毕竟这是今天前来应聘这个职务唯一的一人?!
  可惜……
  这个总经理助理的位置已经内定了,他爸爸掏腰包聘请的高手即将坐上这个位置。
  对了,一直到刚刚为止,依旧没有这位高材生的任何消息。
  有没有搞错啊,外面天都快黑了。
  恰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
  一看,正是父亲打过来的。
  向大家说了一声抱歉,吴云凯走到隔壁相通的茶水间接起电话。
  “什么?……出车祸?算了算了,爸,你不用再找了。其实你也知道的,有很多事情别人已经摆好了谱,咱们是棋子,顺着走罢……机会难得?什么狗屁机会,别人不过是在利用我而已,我清楚的很。反正我就这样倒霉,你就算再请一百个高手,也没有用的!”
  唉,也不知道是谁运气差。
  或许,跟他有所关联的人都要倒霉罢。
  不待父亲再说什么,吴云凯便按断了电话。
  心里不禁踌躇起来:确实,什么都不做,是有点不甘心。
  尤其罗珏这付嘴脸,自己将要把位置让出来给这个人,不爽,极度不爽。
  以前他很讨厌罗自新,自己取代了罗自新的位置,也得意了一阵子。
  紧接着,就发觉了自己只不过是别人的替罪羊而已。
  他的存在,只不过是让罗珏顺利上位而已。
  他不得不说,罗珏比罗自新更令他讨厌一百倍!
  如今父亲所谓的高手竟然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撞断了腿,正躺医院抢救。
  如此说来,这个江隽反而成为这次唯一一位来应征总经理助理职务的人。
  这个位置难道这样不吸引人,为何三天来就这么一人应聘啊?
  只是,象这样几乎接触到公司所有重要机密事宜的职务,怎么可以就这样随随便便定下来啊。
  其实,只要交托一二件事,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办事能力。
  他可以慢慢观察江隽二三个月。
  但现在根本已经没时间了,再过三个月,黄花菜都已经凉了。
  要不,死马当活马医?
  来到会议室,却看到,罗珏正在问话。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