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奋起吧狐狸精 人生若初(上)

奋起吧狐狸精 人生若初(上)

时间: 2013-07-21 03:09:44


奋起吧狐狸精★内容简介

修炼千年的狐狸精胡子辛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危机,地球灵气告竭有木有!

要想真的修炼成仙,胡子辛只有两条路可选,
其一是去到人间吸取阳气(你懂的),
其二就是学那些成佛的广收信仰之力,凭此一步登天!

小狐狸大危机,奋起吧狐狸精! 


1、狐狸精的穷途末路

  胡子辛从小修炼,至今已有一千年,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落到这样的境地,穷途末路这个词语似乎是为了它所设计的!
  要知道狐狸精也算是天赋异禀,在上古时候,其他兽族还懵懵懂懂的时候,他们就能借着撒娇卖萌什么的,从那些大能力者身上得到一些实惠,修炼成人型。
  据胡子辛他娘说道,他的天赋可算是九尾狐一族内个中翘楚,可惜生不逢时,要是他早生个几千年,地球上的灵气跟不要钱似的,多少狐族前辈修炼成仙,就是不能成仙,在那些大神管不着的地方,当一个土大王也是足够了的。
  谁知道天道异变,这一千年来地球灵气耗损的严重,能修炼的妖精越来越少,即使是胡子辛他娘,也在他五百岁的时候就耗尽寿元重归尘土,不是他娘的资质太差,而是灵力大浩劫之后,能够吸收起来的灵气越发珍贵,狐狸精的修为不能提高的话,也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妖精,当然是受到天地法则的限制。
  当年才五百岁,被他娘一只养在森山老林里头,养得有些过分纯真善良的小狐狸精擦了擦眼睛,只好忍痛将母亲的尸体埋了,当初能抱着他的温暖怀抱已经消失,现在的母亲只有他两只手掌般的大小,尾巴的地方也只剩下了一条尾巴,要知道他刚刚落地的时候,耗损了修为的母亲,也是有三条尾巴的!
  妖精的修炼不同于其他族群,他们维持人性,维持超越普通野兽的灵智都需要灵力在,就像是人类,他们不修炼的话也不过是停留在当时的水平,但对于妖精来说,不修炼那就是不进反退,等身体内的灵气耗尽,等待他们的只有重新变成没有灵智的野兽这一条路。
  胡子辛自然也是明白这个,幸好他的天赋确实不同他人,刚开始的时候,即使灵气耗竭的厉害,他还是能缓慢的修炼着,到他母亲离开的时候,甚至已经长出了第三条尾巴来,这对狐族来说也是难得可贵的,要知道他可是没有做过任何吸人精气或者吃掉其他妖精提升修为这样的事情。
  但飘飘荡荡过去一千年,这样的平衡终于被打破了,胡子辛停下这一天的修炼,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事情不大条,早在一百年前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每天吸收的灵力还不够消耗用的,那时候他不愿意离开这个生长的地方,眷恋着早已经入土的母亲,但现在,已经消失的一条尾巴血淋淋的提醒着他,再不想办法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去陪他娘了。
  胡子辛自然是不想死的,要知道他娘临死之前还千
  交代万交代,希望自己唯一能够修炼的儿子能够修炼成仙,光复他们狐族的风采,可惜胡子辛这么多年来不进反退,现在更是落到了两条尾巴的境地。
  身后摇着的两条尾巴时时刻刻提醒着胡子辛,再不想办法他就得变成普通狐狸死了!胡子辛思考再三,将他娘留下的那些书翻了一遍又一遍,愣是将那些古籍弄得更加的破破烂烂,得出的结论是马上得出山。
  狐狸精其实是跟人类最接近的妖精之一,看看那些外史传说就知道,这些家伙是很喜欢与人类发生什么关系的,事实上也是,吸取男人的精元阳气,是狐狸精修炼最快的方式,没有之一。
  当然,吸取阳气修炼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等到要渡劫的时候,这些狐狸精十有八九是要被劈死的,当年胡子辛她娘也就是怕儿子走上不归路,硬是带着他住在深山老林里头,谁知道到头来,胡子辛还是打起了这个主意来。
  看到母亲珍藏的龙阳十八式什么的,胡子辛纯真的脑袋红彤彤的,下意识的将身后的两条尾巴团吧团吧抱在怀里头,暗道怪不得母亲不让自己看,原来修炼还有这么多种办法,只是脱光了衣服有些伤风败俗什么的,唔,他是个妖精,人类的那些理论可不用管,只是也不知道,要吸多少人的阳气才能把一条尾巴补回来!
  胡子辛掰着手指算了算,觉得有些算不过来,要知道一个人的阳气也是有限的,他还没有吸过不好做出预估。胡子辛打定了主意,将母亲留下来的银两黄金收拾了一番,虽然几百年没有出山,聪明的小妖精还是知道,在外头做什么事情都是要花钱的,幸好他有一个母亲留下来的乾坤袋,想要带着的东西都能带上。
  胡子辛是个念旧的孩子,看着屋子里头什么东西都放不下,左看看右瞧瞧,等他真的离开的时候,那个简单的木头屋子里头什么东西都没有了,都被他装进乾坤袋带走了。虽然只剩下两条尾巴,御风而行倒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只是胡子辛没有料到,自家外头原来已经大变样了。
  曾几何时,他家住的那真叫深山老林,往外走上百里路都是荒芜人际的,谁知道短短几百年外头已经大变样了,如果不是胡子辛小心翼翼施展了隐身符,差点没被那人山人海的场景下了一大跳,如果不是他回头还能看见十里之外封印内的屋子,几乎要怀疑自己在做梦了。
  这时候还单纯的娃儿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语叫做十一长假,有一种风景叫做人山人海,有一类旅
  游叫做人挤人,当然,还有一种堵车叫做高速免费。这么多的人,原本胡子辛是该开心的,随便拉几个来吸取阳气,也能将之前的损耗补回来一些,谁知道等胡子辛定睛一看,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
  地球上的灵气耗竭也就罢了,怎么上头的人类一个个都是外强中干,内虚体弱的架势,瞧着没几阶的楼梯都能喘成什么样,这么零零星星的阳气,他要吸上多少人才够使,虽然方才还听见中间有人说道,现在这个世界能有七十亿的人,但要都这个素质,他一辈子都别想成仙了。
  有些郁闷的狐狸精暗道世风日下人体不古,这简直就要逼死狐狸精了,怪道这么多年他都没有遇到过妖精,除了他不挪窝之外,估计也是因为这个世界阳气太少,他们想要吸收都不能!
  胡子辛觉得,人类再不上进,生活的环境再差,也不至于各个都是一副阳气不足内虚的样子,虽然他不觉得吸取人类的阳气有什么不好的,但要是吸一次就死一个人的话,不仅仅天道不容,就是人类也会对他穷追猛打吧,他还得在人间待上好多年,真的成了通缉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样想着,胡子辛直接转身下了山,决定找人多的地方仔细找找看,他倒是不相信了,这个世界上妖精很少,两条腿的人还少了去了,他难道还就找不到能吸一口的!狐狸精摇了摇尾巴,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照着外面人的样子改变一下外貌,不然像两百年前他出山的时候一样,走到路上就被人大叫狐狸精。
  胡子辛可不会知道当年被叫狐狸精的真相,他自己觉得,那些人穿衣服的品味实在不眨地,有些女人的服装真的比他娘口中的**女子还要豪放,他选择了一套看起来不会太奇怪的衣服穿上,琢磨着要怎么样打入人类的内部,神不知鬼不觉的吸取阳气。
  可怜胡子辛一千年来也就出过两次山,第一次的时候是他娘带着的,也就是到处走走看看热闹,他娘生怕自己的宝贝疙瘩被教坏了,买了一些必需品就回去了。第二次就是两百年前,胡子辛对那会儿人人半刻光头的发型十分奇怪,没等他弄清楚就被人大喊狐狸精追打,不得不逃回深山。
  胡子辛有限的知识告诉他,以往的两次经历都是不可取的,不管是他娘打杀了人类,还是自己被人类喊打喊杀,对于潜伏进人类之间都没有好处。这孩子犹豫再三,终于从那仅有的几个话本上找到了模板,君不见许多才子佳人的故事,都是从跌跤开始。
  在胡子辛的眼
  中,那些娇滴滴的美人儿往路边上那么一摔,肯定会有一个长相英俊,家世不凡,而且最重要的是阳气十足男人出现,并且将她带回家去,或许一见钟情或许日久生情,总之最后就是能吸到阳气的。
  狐狸精的眼中可没有礼义廉耻,在他看来能达到目的就是最好的,所以在走到一条他自认为可以成功偶遇阳气人类的路上时,胡子辛毫不犹豫的摔倒了,这一摔不要紧,只是一躺就是半个时辰,愣是没有一个人经过,倒是有几个会跑的小盒子里头藏着人,看见他居然就远远的避开了,胡子辛为之气结。
  他可以等,时间可不能等,胡子辛觉得自己总不能躺着十几二十年什么的,暗道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在看见一辆闪耀的红色跑车开过来的时候,胡子辛感叹了一声人类真是得天独厚,修炼比妖精容易也就算了,还能造出这样的神兵铁甲,然后,这娃毫不犹豫的朝着那汽车撞了过去。
  


2、倒霉的富二代

  胡子辛这一撞可是实实在在、货真价实、毫无虚假的,那跑车可是国内很少见,出了名的贵族安全牌子,不管是性能和抗撞击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平常跟路上的车子对撞,被撞扁的绝对是对方,胡子辛愣是铜皮铁骨,这会儿也有些懊悔自己大意,没料到这铁盒子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当下一个反弹摔到了马路上,额头的地方不断渗出血来,狐狸精被车子撞出血,这位估计也是始往今来第一位了。
  却说那开着车的冤大头也是个倒霉的,艾成飞自认自己半辈子活下来,还算是个幸运的,他艾家传说是爱新觉罗的后代,真的假的反正是没有人知道,族内是有些神神秘秘的,不过那都是家主的事情,而他摆在台面上的也就是普通富二代。
  爱新觉罗不爱新觉罗他不知道,不过他老子的老子艾老爷,早年在政局动乱的时候就举家逃到了海外,避开了那段迫害,反倒是趁着战争年代赚了一笔,这个艾老爷是个人才,这段时间艾家的势力不但没有被削弱,反倒是蒸蒸日上了。
  等到了他老子那一辈,讲起艾家,就是他们移居的美国当局也是会给几分面子,他老子也不是个笨的,在许多人之前就看到了国内市场的好,也许是带着一些落叶归根的意思,开始涉足国内的经济市场,这个世界上最有用的就是糖衣炮弹,好巧不巧,老爷子看人的眼光不错,投资的那几个政府官员没几年都高深了,艾家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艾成飞是他爹的老来子,跟艾老头前头生的一儿一女差了十岁,虽然不是同一个妈的,但他娘进门的时候,前头那位已经病逝五六年,家里头对他妈妈虽然有些看不上,倒是也不怎么为难,后来他妈陪着他爹一起出了车祸,一死一重伤,他妈当场就去了,留下一个老头临死之前关照了大儿子一番。
  所以艾成飞也知道,上头的哥哥姐姐对自己可没有什么兄弟之情,但面子上总是过得去的,再说艾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用不着在这个方面难为了他,倒是让其他人看了笑话,他哥哥要是这点气量都没有,能把老爷子匆匆去世之后的烂摊子收拾好吗!
  艾成飞是个聪明的,知道小事的大哥不会计较,要是闹出大事情来的话,第一个饶不了他的就是艾家现在的当家,他同父异母的大哥,至于那个姐姐,没本事还想抓权利,对男人又分外的耳根子软,大概死去的老爷子早就看到了这一点,除了一个吃干红的股份,啥都没有留给她。
  不用跟大哥一样劳累,又不用像身
  边那些朋友似的要为未来打算,艾成飞也乐意做一个富贵闲人,但偏偏有人就是看不得他痛快,上周叫了几个人唱K,顺便叫了几个小姐,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谁知道有人通风报信,警察过来一查,居然有人带了大把摇头丸进来,艾成飞那是有口也说不清!
  这样的事情,明摆着有人看他不顺眼整他呢,虽然最后还是他哥出面把事情解决了,但当时看他的眼神,艾成飞现在还觉得害怕呢,没办法,这小子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位说一不二,满脸严肃的大哥。
  而现在,艾成飞从安全气囊上抬起头来,现在还有些晕晕乎乎的,要知道他今天没喝酒,没嗑药,只是单纯出来散散心情罢了,这段公路平时了无人迹,车开快一点也是自然而然的,谁知道就这么倒霉撞到人了。
  一想到自己停车前的车速,艾成飞顿时满脸惨白,暗道这要是撞死人的话,他哥绝对能把他抽皮剥筋了,再说他自己也不想手上带着一条人命的,艾成飞不顾脑袋上的眩晕,赶紧跳下了车,夕阳西落时分,他依稀能看见自己的车头居然都撞凹了进去,再一看远处浑身是血的白衣人体,艾成飞心里头拔凉拔凉的。
  二百码撞到了人,车子都撞得凹进去,而且是实打实的撞击,他刚才都听见了撞击的声音,根本不存在碰瓷的可能性,也是,谁碰瓷不找闹市区好将事情闹起来的,深山老林旁边的,被人抛尸了都不知道,但这个时候,艾成飞还宁愿这个人是来碰瓷的,大不了他多给点钱就解决了。
  艾成飞当然不会知道,这还就是一次碰瓷,只是碰的人身份不同,又没有控制好速度撞得太结实了,所以才有些爬不起来,加上胡子辛觉得,自己柔柔弱弱的趴在那儿更容易被人带回家,所以才会趴着一动都不动。
  那边艾成飞左右环视,这块地方别说是监视器了,连个过往车辆都没有,自己真要是把人抛尸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艾成飞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走过去看看人死了没有,只要没死的话什么事情都好解决,真的死了人,他哥说不定就来一次眼不见心不烦,将他扔进号子里头待几年呢!
  艾成飞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恐惧,没办法,白衣红血,又是傍晚时分,看起来总是有些阴测测鬼森森的,艾成飞从小到大就不是个胆子大的,不然以他的身份,怎么样都要去公司参一脚才是,当然,这估计也是为什么他家老大能容忍这个时不时闯祸的弟弟,他真要是有一点那种心思的话,早就被他家老大
  收拾干净了。
  没等艾成飞鼓起勇气去探探脉搏,旁边有一辆车飞快的开过,似乎发现了这边发生了车祸,又再一次迅速的掉头开了回来,没等艾成飞做出任何反应,那边穿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杀人啦,七十码事件!你是不是准备杀人灭口,看他没死准备再碾过去,就知道有钱人都是**啊!”
  在艾成飞反应之前,按女人直接拿出手机拍照发了微博,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我警告你别轻举妄动,要是我有什么事情的话,绝对会有几十亿网友帮我人肉你,到时候你还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说完这话,那女人飞快的跑上前似模似样的摸了一把地上胡子辛的脉搏,在发现地上人还活着之后似乎松了口气,立刻打电话给了医院,想了想有些警惕的看了眼对面的傻呆呆的男人,再一次打电话给了公安局外加交通局。
  艾成飞见她这样的动作才确定地上的人还活着,下意识的就想要过去将人扶起来,谁知道热心女嘉宾立刻一手把人打开了,声色俱厉的喊道:“你想做什么,不知道出了车祸的人不能随便移动吗,他现在五脏六腑不知道哪里破了,你是不是想害死他不用赔钱,告诉你,只要老娘在,这种事情你就别想了。”
  地上的胡子辛发现终于有人发现自己,这才放心下来,暗道自己现在是晕过去比较好,还是慢悠悠的转醒给两人一个媚眼比较靠谱,最后这孩子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黏黏的血液,暗道现在就是抛媚眼估计也不好看,虽然以他的恢复能力血已经止住了,但挡不住刚才流出来的那些,所以这娃义无反顾的晕了过去。
  那边女人一直看着地上人的反应呢,见他忽然间奄奄一息起来,顿时紧张的叫道:“喂喂喂,你没事吧,你可别死了,有我在这家伙绝对不敢玩花样的,等救护车到了你就有救了,喂喂,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这时候艾成飞也回过神来,连忙说道:“这位小姐,我绝对没有恶意,虽然真的是我撞了人,但我刚才也是想看他伤得重不重。”艾成飞真是一千个一万个后悔,要是这人现在死了,有这么个乱说话的女人在,自己估计要被冠上杀人抛尸的恶名了,天知道他只不过是想想而已。
  那女人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恨声说道:“你别想推卸责任,瞧瞧你的车子都撞得凹进去了,可见当时你开的有多快了,这边是车少,可不是告诉,你绝对肯定以及一定是超速了,你们这些富家子弟,肯定多是不把
  人命当人命看的!”
  艾成飞张了张嘴,暗道跟这个女人是讲不清楚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救护车马上到了,那女人倒是真的热心,主动提出来开着车追在后头去,说要是被撞伤的人真的出事的话,她绝对是要当个见证的。
  其实不用她当见证,等交警警察过来,一看跑车上头的凹槽,心里头都是觉得有事超速惹的祸,加上还有热心人的照片为证,被撞的人要是死了,责任肯定都是在开车的人身上,艾成飞真是有苦说不出,被这样一番酒精药物的检查,如果不是上面的数据都正常,估计他都觉得是自己磕了药没看清才撞了人了,天知道那人确实是忽然出现的。
  不管艾成飞如何的“狡辩”,警察是不会相信的,艾成飞只得硬着头皮打电话给了他家老大的助理戴春龙,上次也是这位全能助理帮他处理了摇头丸的事情,那边接通了电话,艾成飞组织了一下语言,有些讨好的说道:“戴哥,我……我撞到人了,不过我绝对没有喝酒嗑药,谁知道那人会出现在那种鸟路上。”
  那边传来一个带着愤怒的声音:“艾成飞,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不进号子就不甘心,人现在有没有事?”
  艾成飞会打电话给戴春龙,也是因为这位助理是他家老大从小的“伴读”,名义上是助理,其实比任何人都得艾家老大的信任,也算是从小看着艾成飞长大,两人的关系可比艾家两兄弟好上许多:“戴哥,我,我也不知道,车头都撞得凹进去了,刚才才送到医院,现在警察不让我走。”
  那边戴春龙低咒一声,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十分清楚艾成飞车子的质量,估计人不死也就只剩下一口气了,真要是死了还真的不好处理,戴春龙只好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跟着警察去所里,我会让人去打通关系保你出来,别跟警察较真,我现在赶去医院看看那伤者,你就期待上帝保佑你吧。”
  戴春龙挂了电话,狠狠的喘了口气,真不想管这个烂摊子,但想想小时候跟在自己身后,甜甜叫着哥哥的艾成飞,到底是不能狠下心肠来,他是艾家领养的孤儿,说得上是亲人的,除了老板艾成翎,也就是这个小子了,至于艾成燕大小姐,那是一贯都是看不起他的。
  戴春龙先打电话给了警局那边,准备让艾成飞多待一会儿,但也不能让他真的吃了苦头,听刚才的声音就知道,这小子估计也吓坏了,等他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才拉上外套准备去医院,正好艾成翎迎面走来,瞧见他的模样便皱眉问道
  :“又是那小子出事了?”
  艾成翎十几岁就开始接手家族生意,二十岁正式成为当家人,距今已经数十年,如今身上的气势那是越来越重,也难怪艾成飞见了他如老鼠见到猫似的,不过这人对生意有耐心,有时候为了一个案子能忍耐好几年,但对于唯一的弟弟却是耐性有限,所以大部分事情都是扔给了容易心软的戴春龙。
  戴春龙听见问话,知道这样大的事情也瞒不过自家老板,叹了口气说道:“成飞撞到人了,我听他说的估计撞得不轻,我现在过去医院看看,真要是出事的话,估计会很麻烦,这段时间有人盯着艾家呢!”
  艾成翎听了冷哼一声,对于这个弟弟他没啥感情,没办法,弟弟出生的时候他就开始忙着生意了,两人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加上他那个妈妈又是个小家子气的,虽然为难不了他们姐弟,但到底是相看两厌,要不是老头子临死之前还惦记着老来子,他估计会给笔钱远远打发了去。
  戴春龙见他虽然脸色不好,但总算是没有生气,倒是松了口气,真的出了人命的话,到头来还是要这位大哥出面,不然在有人使绊子的情况下,艾成飞要想出来可就难了。戴春龙自认自己是最了解艾成翎的人,见他这幅模样便点了点头,赶往了医院。
  


3、赔偿=阳气

  戴春龙到的时候,看到的场面还真的有些奇怪,当然不是人已经断气了,他得立刻联系好的律师之类的事情,而是在场的一个警察一个女人一个医生脸色各异,先说那个医生吧,脸上带着十足的不耐烦,瞧着另外两个人跟看见精神病似的,还嚷嚷着:“你们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有病没病的还能看不出来。”
  再看那个女人,估计就是艾成飞口中的过分热心群众,这时候跳着脚脸红脖子粗的说道:“谁都知道现在医生的医院都很不负责任,那人被狠狠的撞了一下,那进口跑车的车头都撞得凹进去了,人怎么可能一点儿事情都没有,你是不是想着下班根本没给仔细看,喂,这可是一条人命,你别不当回事儿。”
  这话一说,那医生也有些气愤起来,现在医生的名誉已经够坏了,到处都闹出各种各样的丑闻来,但他自问除了偶尔拿拿回扣之外,那是行业里头人人都有沾边的,替人看病那都是本着良心的:“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注意点,里面的病人真的没有任何事情,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尽管可以带着人去大医院看看,他头上有点撞伤,但也已经做了检查,确定没有产生脑震荡了。”
  不管医生怎么说,女人就是不相信,旁边的警察也有些为难,事实上他当场看见那辆车的痕迹,要说压根没事的话,他也是不相信的,但医生有说的信誓旦旦,这会儿他也不知道该相信谁,偏偏病人还昏迷着,要说完全没事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可信的。
  戴春龙眼神微微一动,刚才他可没有直接给医院电话,这边医生说绝对没事的话,那人至少是还活着,而且伤得不太严重的,只要人活着,艾成飞那小子就是命大没事了!想到这里,戴春龙抹了一头汗,带上几分担心的表情走上了前:“你好,我是刚才肇事者的朋友,不知道被撞伤的病人现在怎么样了,请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会负责到底。”
  也许是戴春龙光明正大外加精英范儿的长相让人信任,又或者是那个女人喊了一个多小时也该累了,听见这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没说话,那边的医生见终于来了一个看起来能讲得通的,连忙说道:“这位先生,刚才救护车送过来的人身上并没有大伤口,内脏也没有明显问题,只是头上有撞伤的痕迹,但检查过后应该也没有脑震荡。”
  戴春龙听了这话倒是完全放下心来,又想到艾成飞惊慌失措的话,车头都撞得凹进去之类的,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好歹人没事对他们是最有利的,戴春龙点了点头,那边的女人却冷哼一声说道:“刚才还说完全没问题,现在就说什么没有明显问题,应该什么的,你确定自己
  头,那边的女人却冷哼一声说道:“刚才还说完全没问题,现在就说什么没有明显问题,应该什么的,你确定自己检查清楚了。”
  那医生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显然也对这样麻烦的女人毫无办法,戴春龙微微一笑,转头说道:“这位小姐,无论如何,我们也是希望伤者没事,不如这样,我们先将病人转到市医院再仔细检查一遍,确定伤者的身体健康,然后再来商谈后续问题,怎么样。”
  女人抿了抿嘴,似乎默认了这样的作法,她毕竟也不是那个人的朋友亲人,说话底气到底有些不足,正要开口说什么,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女人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接通了电话连声说道:“老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路上遇到一个人被撞……喂,老板,老板,这次真的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半晌,女人脸色难看的挂了电话,可见她家老板估计是不能体谅她的,戴春龙这时候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女人,虽然看着有些聒噪,但这个年代能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耽误重要事情的能有几个。
  戴春龙将医院的事情安排好,看见女人脸色沉甸甸的,便开口说道:“这位小姐,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成飞鲁莽了,如果因此给你造成什么麻烦的话,你可以打这个电话。”
  女人见他递过来一张名片,看也不看的推开了,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看不得有人死在面前,丢掉工作又不关你们的事,只要里面的人没事就好了。”
  戴春龙点了点头,因为方才从警察那边了解到这个女人的证词对艾成飞十分不利,他便开口说道:“如果小姐接下来没事的话,能不能请你跟着一起到市医院,等最后的检查结果出来再离开,毕竟你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女人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就像这个男人所说的,现在她也没啥事情可忙了,想到那个躺在血泊中的少年人,她总是会想到自己因为车祸死去的弟弟,如果那时候有一个热心人愿意出手相助的话,弟弟说不定还能活下来,可惜,一切都晚了,正是因为如此,即使耽误了重要的工作,她也不能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
  戴春龙没有关心女人的心情,事实上在听见里头人没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能够完美解决了。等到了市医院请了专家仔细检查,大概是他的态度良好,女人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一连两个小时,还是戴春龙动用了关系,才立刻拿到了各项报告。
  在得知里头的伤者不但身
  上没事,额头的伤口也开始愈合起来的时候,不管戴春龙还是女人,刚才问了名字叫做胡瑶瑶的,脸色都有些如释重负,旁边的警察重新做了笔录,胡瑶瑶也去掉了自己的那些猜想,实事求是的说了一遍,戴春龙总算是放下心来。
  只是人一直昏迷着,一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见人醒过来,戴春龙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索性就在病床旁边守着,倒是胡瑶瑶见他十足的负责人,病房都换成最高级的,当下说了几句话留了联系方式就先回去了。
  一直在装晕的小狐狸精在搬来弄去的过程中真的睡着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床边趴着一个人,似乎很疲惫的样子,让小狐狸精欣喜万分的是,这个人身上的阳气还挺浓的,自己估计能狠狠吸一顿也不用担心这个人直接死了。
  戴春龙怕了一晚上真的有些累了,只是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让他睡得不太踏实,危机感告诉他应该马上醒过来,这种第七感可是让他从艾家的阴谋诡计中顺利的活下来,所以即使还是很困,戴春龙很快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了一双晶莹剔透,带着几分纯真的桃花眼。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