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熊受罗宝春 疏朗

熊受罗宝春 疏朗

时间: 2013-07-26 19:13:17

在一次境外任务中,顾祁牺牲自己的生命保护了罗宝春。
这让一直偷偷暗恋顾祁的罗宝春彻底绝望了,在心灰意冷之下,罗宝春黯然从特种部队退役。
回京后,罗宝春偶遇与顾祁长得有七分像的娱乐帝王邵天阳,为了守护这张与顾祁相似的面孔,罗宝春放弃公职进了邵氏娱乐当保镖……

  初见

  罗宝春静静地站在邵氏娱乐的大楼外,身姿挺拔,满目苍凉。
  回到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总有一种客在异乡的感觉,京城发展的越来越现代化,已经再看不到儿时的旧影。
  从特种部队退役后,他一直找不到自己的落点,每日就这么游荡来游荡去,像是没有根的浮萍,找不到前进的路。
  “罗哥,看什么呢?”身穿保安制服的小杨见他一动不动的眺望着远方,不禁好奇地走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罗宝春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什么。”
  一眼望去,不过是杂乱的水泥丛林,阳光从楼宇的缝隙中透过来,哪有什么风景可言。
  小杨见他不理自己,只得摸摸鼻子,装模作样地在大厅周围巡视起来。
  罗宝春静静地站着在门口,他视力极好,来人有无胸牌一视既明,所以半天下来他未曾移动过身形,却也不曾放任何一个嫌疑人士进门。
  对于他这一神技,就连到下面巡视的保安部长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点头。
  “小杨,这人是谁?”保安部长周能指着罗宝春问道。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罗宝春很快地转过头来。周能暗暗吃了一惊,好快的反应。
  见他对自己没有恶意,罗宝春轻轻地将头转了回去。周能松了口气,刚刚那人的眼神太冷厉了,似乎是淬过血的样子。周能想着想着,对罗宝春却生出一丝好奇来。
  “报告部长,这个人是给三组的刘小强替班的。”小杨悄声报告道。
  “替班?”周能皱了皱眉:“他不知道公司规定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小杨的面上有些为难,心里却暗喜,他早就看刘小强那小子不顺眼了,这次被老大抓个现行,看他以后还耍滑头不,哼!
  “不过这个人还真不错。”周能再打量了罗宝春几眼,点了点头。
  小杨傻眼地看了看罗宝春,又看了看周能,这……
  “下班后让他来见我。”周能吩咐道。
  “是。”小杨不情不愿地应了声。
  “喂!周部长让你下班后去见他!”到了换班的时间,小杨没好气地对罗宝春嚷道。
  罗宝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难道是他给小强替班的事让上头不高兴了?可是小强说他已经跟组长说好了,不应该有什么不妥啊。
  “请问到哪里见部长?”罗宝春客气地问道,既然是上面的人要见自己,还是乖乖去见个面比较好,总不能替个班给小强替出麻烦来。
  “坐电梯上三楼,顺着走廊一直走到尽里头,见部长办公室敲门就行。”虽然对周部长赏识罗宝春一事很有看法,但是周能在公司内很有威势,小杨也不敢阴奉阳违。
  “谢谢。”罗宝春举步就要进去,刚迈出一只脚,就看到小杨的神色忽然激动起来,整个人脚开六十度,身板挺得笔直,那模样就像要接受国王检阅一样。
  罗宝春有些奇怪地回头看,只见便道上不知何时悄悄地开上来一辆豪车,因为车子性能卓越,所以发动机的轰鸣声很小,以至于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它。
  见小杨神情激动,身板挺直,罗宝春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可能来了大人物。为了不给邵氏娱乐丢份,罗宝春重新回到位置站好,多年形成的军人气质使他的身姿格外挺拔,那不动如山的气场生生甩出了小杨好几条街。
  豪车缓缓地停在了两人面前,小杨激动地想要去开后车门,然而还没等他的手触到门把手,前面的车门就开了,一个秘书模样的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直把小杨瞪得缩回了手。
  知道车内的人不是自己巴结的起的,小杨讪讪地后退了几步。
  秘书深吸了口气,打开了后座车门。
  因两个人的态度太过恭敬,罗宝春也不禁好奇地拿眼望去。
  打开的车门中先迈出了一只穿着休闲鞋的脚,顺着鞋尖往上望去,是一条裹着米色休闲裤的长腿,只凭目测到小腿的长度,罗宝春就能推断出这个人的个子一定很高,果然,当来人从车里出来之后,足足比秘书等人高了半个头。
  对自己的推测有些得意,罗宝春的唇角带出了一丝笑意。然而,当他的目光移到男人的脸上时,嘴角的笑意瞬间冻结了。
  这是……望着男人清朗英俊的面容,罗宝春像傻子一样钉在了原地。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他直勾勾的盯着男人望去,眼里涌动出思恋,怀念,惊喜,感伤等等复杂纠结的情绪。
  “哟,这是新来的?”男人缓步走了过来,罗宝春只顾着盯着他的脸看,完全没有欣赏到男人如行云流水般的步伐。
  “报告董事长,这是替班的罗宝春。”小杨跟随在后面腆着脸介绍道。
  看到罗宝春眼里的怀恋,男人略微皱了皱眉:“你在看什么?”
  被他飞扬的凤眼的扫到,罗宝春终于回过神来,讷讷道:“对不起。”
  “对不起?”听到这个预料之外的回答,男人挑眉笑了,他一笑,狭长的凤眼眼尾上挑,眼波中流动着说不出的韵致。那风采,就连三月中盛开的桃花都追赶不及。
  罗宝春怔怔地看着这双眼睛,是了,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那个人眼睛清明疏淡,像是雪水融化般清澈,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笑起来如桃花盛开的男子。而且他已经去了,再也,不可能回来。
  就在罗宝春发呆的空挡,男人也充满趣味地打量了他几眼。这个傻大个一看就是从军队中出来的,那通身周正的气质想遮掩都遮掩不住,只是这个人怎么看到自己会露出那么奇怪的眼神?像是透过自己怀念什么一样。
  “邵董?”见自家主子对一个保安产生了好奇,肖润不禁催促了一声。
  “这个人不错,让周能留下来。”邵天阳点了点头,低声吩咐道。
  罗宝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及时反应。倒是身后的小杨看到罗宝春接连被保安部长及集团老总赏识,不禁暗暗嫉恨起来。
  待邵天阳走后,小杨阴阳怪气地提醒道:“罗哥,部长还在等你呢!”
  罗宝春回过神来,邵天阳已经进了电梯,再也不复踪迹。他茫然地站在原地,似乎刚刚的会面就像一场梦一样,梦中那个温柔的顾祁又回来了,他冲着他笑,对他说:傻帽,怎么哭了?
  罗宝春吸了吸鼻子,不理会小杨的窥视,挺直身板,大步走向周能的办公室。
  周能的办公室果然与小杨指点的路线一致,罗宝春迈着匀整的每步五十厘米的步伐,敲开了周能的房门。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他的替班生涯已经结束,面对周能的打量,罗宝春一直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小伙子,是从部队下来的?”周能淡淡地开了口。
  “是。”那一身正气是别的地方学不来的,罗宝春也没有遮掩的意思。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的你的兵种?”周能继续问道。
  罗宝春眉头微皱,那个地方出来了就不能再回去,而且保密需要,他也不能说太多,只能含糊道:“我是机枪手。”
  周能闻言,眉头轻挑,部队下来的战士他见多了,邵氏保安中不乏这样的成员,但是罗宝春给他的感觉特别不一样,那感觉就像是鸡群中突然冒出了一只鹰一样,虽然外形有些像,但是气质绝对不同。
  “小伙子,有没有兴趣到邵氏做保安?”周能坐到办公桌后,一双利眼紧紧地盯着罗宝春:“虽然现在保安这职业不被很多人理解,但是在邵氏保安的待遇并不差,只要你正式入职,该有的保障我们会一样不差地为你上齐,有没有兴趣?”
  听了他的话,罗宝春沉默了,在复员之初,大队长韩睿已经为他谋好了出路,听说现在转业进公安局的路子卡得很严,他不想辜负大队长的好意。但是……想到那个长相与顾祁有七分相似的男人,罗宝春的心思开始左右摇摆起来,进公安局还是进邵氏?只要脑子没糊涂的都应该进公安局,可是在见到那个男人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舍不得这个地方。
  明知他不是顾祁,但是能时时看到他的面容对自己也是无形的慰藉。
  周能看着他木然的脸色,似乎能透过他的面容看到他心底的挣扎。“我会给先给你一个小组长的位置,试用期一个月,如果能通过,就办理入职手续,如果不能……”
  一个月?罗宝春点了点头,这段时候足够自己想清楚了。
  商议底定,罗宝春跟着周能到人力资源部填了试用表格,领到了一张属于自己的胸卡,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在这邵氏娱乐的大楼中实习了。
  夕阳的余晖中,邵氏大楼的幕墙显现出迷幻的色彩,罗宝春回过头,静静地打量着自己即将开始工作的地方,不知道明天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

  跋扈

  虽然被邵天阳的容貌所迷惑,但是等罗宝春真的进了邵氏娱乐,却发现他想要见邵天阳一面真是难如登天。
  因为邵天阳虽然一手搭建起了这个娱乐帝国,但是他办公的主要地点却不在这幢大楼,而是在三条街外的国贸大厦。
  “为什么邵董不在这里办公呢?”罗宝春问刘小强道。
  “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刘小强挤眉弄眼地笑道:“咱们邵董发家靠得是国外贸易,当年借了十万块在老毛子那里起家,等三年后回国他已经足足赚够了一个亿的家产,你猜他那时候多大?”
  罗宝春摇了摇头,这些事听起来就跟说天书似的,邵天阳真有这么神?
  “回国那年邵董才二十四岁。”刘小强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回来后邵董又开始经营广告公司,不到三年就进了全国前五,后来因缘际会投资了部电影,这才一脚踏进了娱乐圈。”
  看刘小强满脸放光与有荣焉的样子,罗宝春却失望的吁了口气,这样的商界奇才怎么可能与顾祁挂上钩呢?除了那相似的面容,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罗宝春陷入了深深地失望情绪中,没注意刘小强尿急飞奔去厕所的身影。
  嗒嗒嗒,清脆的高跟鞋声传来,罗宝春精神一震,立即以标准的站姿站在了门口。
  一个身穿真丝连衣裙,手挽镶钻小包的女子风姿摇曳地走了过来。
  “您好,请出示您的证件。”罗宝春敬了个礼,不卑不亢道。
  女子停了下来,纤纤玉指拔下了遮住半张脸的墨镜:“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保安。”罗宝春挺了挺胸,将自己的胸牌亮出来:“请出示您的证件。”
  “证件?”女子嗤笑一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罗宝春淡定的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是谁?”女子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她不敢置信地瞪着罗宝春,仿佛他的头上长出了两只角一样!
  “很抱歉,请出示您的证件。”因为这幢楼经常有娱记或是一些明星的粉丝混入,所以对于出入证件卡得特别严格。
  “好,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女子气呼呼地从包里拿出一支手机来,恨恨地拨了几个号,随即尖声道:“我被人拦在门下了,快派人来接我!”
  罗宝春看她气得直跺脚,也不管她,仍然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
  “哥,我回来了!”刘小强放了水,神清气爽地奔了回来。然而,当他看到被罗宝春堵在门口的大美人时,整个人都石化了:“段,段小姐!”
  段瑞芯斜睨了他一眼,道:“怎么?你认识我?”
  “当然,当然。”刘小强点头哈腰道:“您怎么站在这里?”
  “哼!”段瑞芯从鼻子哼了一个单音,纤纤玉指指着罗宝春道:“不知道公司从哪里请来这么一位大牌,竟然挡着我不让进门。”
  话音刚落,就见助理急匆匆地从电梯中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嚷道:“是谁这么大胆子,不让段姐进门!”
  经她这么一喊,寂静的大厅中突然热闹起来,有刚从电梯中出来的,也有前台的服务生伸长脖子看热闹的,更有甚者,在助理冲到大门口的一刹那,柱子后响起了按快门的咔嚓声。
  “谁在那里!”刘小强大喝一声,疾步追了过去。
  只是那人早就拍到了第一手资料,上了对面的面包车,扬长而去。
  罗宝春看着眼前这一堆乱象,冲着段瑞芯的助理敬了个礼,不卑不亢道:“请出示证件。”
  助理恨恨地将胸卡往他怀里一摔,指着他的鼻子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
  罗宝春拾起胸卡,仔细地对比了一下,平静道:“请进。”
  保安因为未带证件不准段瑞芯进门一事,像阵风一样从一楼传到了二十楼。
  不仅周能听说了,就连邵天阳也知道了这件事。为什么他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呢?当然是段大美人含泪哭诉所致。
  “这女人倒是越来越不知进退了。”邵天阳给周能的电话中,并没有谈及罗宝春,而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提了一下段瑞芯。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周能笑道:“不过段小姐的面子……”
  “公司是靠制度说话的,再大牌也要服从公司管理,你说呢?”邵天阳眯眼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想到了那天那个壮壮实实的退伍兵,现在能这么坚持原则不畏强权的人倒是越来越少见了。
  得了邵天阳的指示,周能自然知道事情该怎么处理。他找到了总经办的主任,将意思大致说了一下。
  “这样不是太打脸了吗?”办公室主任朱薇踟蹰道。
  “有些人就该知道自己的斤两。”周能笑道:“你放心去做吧,这是邵董的意思。”
  “那好吧。”朱薇一听他搬出了邵董,脸色一凛,郑重的点了点头。公司里谁不知道周能是邵天阳的心腹,听说邵天阳去老毛子那里淘金就是周能随扈左右,而将周能放到邵氏娱乐,其用意自然不言而明。
  得罪了公司的二线女星,罗宝春自知工作难保。但是上面不主动提出开除,他还是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心情也未受影响。
  “哥,你还是去找周部长求个情吧!”在巡视地下停车场时,刘小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要不我带你去找段小姐道个歉,先平息了她的怒火再说?”
  罗宝春摇了摇头,道:“我没做错,我不道歉。”
  “哥,这可不是在部队,没有那么多曲直对错,该低头就得低头啊!”刘小强拽着他的袖子劝道。
  罗宝春不为所动:“开除了我正好去公安局报到,也没什么损失。”
  “你这脾气!唉!”刘小强无奈地叹了口气,拿他没辙了。
  两个人巡视完地下停车场,查看了进出登记就回到了一楼大厅,罗宝春现在还是保安组长,算上他自己一个共是六个人的编制,对于一幢二十层的大楼来说,人手还是比较紧张的。
  罗宝春刚在巡视记录上签完字,就见属下王伦面露难色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罗宝春放下笔,问道。
  王伦指了指上面,悄声道:“周部长请您上去。”
  罗宝春点了点头,整了整衣领,大步进了楼梯间。保安值班台前,王伦与刘小强对视一眼,眼里露出深深的忧虑:“我看组长这次凶多吉少了。”
  “谁说不是呢,”刘小强惋惜道:“难得这次有大哥来罩我,结果还没一个星期呢就要被开了。”
  楼下两人的议论罗宝春自然是听不到的,他大步走到周能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请进。”周能沉声道。
  罗宝春开门进去,直挺挺地站在周能的办公桌前。
  “坐吧。”周能摆了摆手,罗宝春没有丝毫犹豫,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你倒是淡定。”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周能轻笑出声:“说吧,这次得罪了段小姐你有什么打算?”
  “我可以辞职,但是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罗宝春平静道。
  “没有做错?”周能挑起了浓眉。
  “对。”罗宝春点了点头:“我是按照公司的规章办事,不论段小姐是什么身份,没有佩戴公司配发的胸牌就不能进门,我想这一点放到哪里都不会有错。”
  “一头倔驴!”周能嗤笑出声,不过见罗宝春淡定从容的样子,眼里又浮现出一抹欣赏:“虽然处理方式欠妥,但是你这副死脑筋倒是公司需要的,辞职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为了消除影响,你最近还是要低调一点。”
  “好。”对这个结果感到很意外,但是罗宝春也没多说什么,对周能道了谢就出去了。
  周能看着合起的大门,摇头失笑,说罗宝春是愣头青吧,里面的弯弯绕他不是看不透,但是要夸奖他识时务,又实在是糟蹋了这个词。
  罗宝春没向段瑞芯道歉,而且职务也得以保留一事在邵氏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罗宝春一定是有什么大背景,也有人说段瑞芯一定是失宠了,别以为被邵董睡过就拿自己当盘菜,看看,连个小保安都压不住,还谈什么星途。
  大厦中的议论罗宝春听得也不少,但是他从来没有往心里去过。倒是王伦和刘小强看他的眼神愈发尊敬起来,而且刘小强还私下里问过他,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我是给你替班才进的邵氏,你说我有什么关系?”罗宝春失笑道。
  “真没有?”刘小强摆明了不信,要让任何一个人选择明星和小保安,估计只要脑子不抽的人都会选择明星吧?罗宝春这次不仅没被辞退,就连向明星道个歉都不曾,要说里头没猫腻谁信呢!
  可惜这世界上就偏偏有这样的事,不仅罗宝春没受处理,反而是公司开始了一场一切以制度为最高准则的纠风活动。纠风这个词,本就是国企等事业单位爱搞的活动,但是放到一个娱乐集团,怎么看怎么别扭。
  有不少人闹到总经办,但是都被朱薇一句轻飘飘的话给堵了回来:这是邵董的意思。
  此话一出,众人的心思又都转了几转。罗宝春是周能的手下,周能是邵天阳的心腹,而公司里颇有几个和周能不合的经理,难道这是邵天阳在给周能立威?又或者是段瑞芯等和邵天阳有过**的女星和其他公司接触的事被上面知晓了,来个敲山震虎?
  一时间,邵氏变得人心惶惶起来,各怀心思的众人表面上倒老实了很多,就连几个公司搞的规章制度培训都学得很认真。
  这些自然不被罗宝春当回事,自从入伍开始,他就已经进入了被各种规章和条例约束的世界,对于遵规守纪来说,没有人比他更专业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罗宝春倒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以周能的性格来说,争权夺势似乎不是他的爱好,而借着段瑞芯大闹门卫一事而展开的纠风运动,反而让他觉得这是邵天阳规范职员的一个引子,真相未必如外人猜测的那么复杂,但是结果大概也在上层的预料之中。
  毕竟,一个现代化公司要想长久的经营下去,还是要以制度为最高准则。只是,很多人的心态太杂乱,反而看不到根本。
  想通了这些,罗宝春的心态更加平和,虽然看不到邵天阳让他的心中颇感失落,但是看到公司公平公正的处事原则,倒让他的心里对邵氏多出了几分期许。

  报复

  罗宝春入职已经十天,还没有见过邵天阳的影子。虽然他的工作能力已经得到了周能的认可,但是对于一个想要借着相似的面容来追忆爱人的失意者来说,这份工作已经对他失去了吸引力。
  “哥,你心情不好?”刘小强注意到他情绪低落,关心道。
  罗宝春摇了摇头,道:“没事。”
  离公安局报到的最后期限还有三天,也许他真的要另谋出路了。
  悦耳的下班铃声响起,等晚班的人交接完毕后,罗宝春轻轻吁了口气,对刘小强道:“走吧,回家。”
  “嘿嘿,哥你先走吧。”刘小强赧笑着挠了挠头:“我去接小娜下班。”
  “好吧。”小娜是刘小强的女朋友,罗宝春自然不能扰了小两口的相聚,与刘小强挥手道别后,步行回家。
  离开京城已近十年,他对这座城市已经有了疏离感。
  为了重新熟悉起来,罗宝春舍弃了交通工具,每天步行两个小时回家。
  步兵,就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兵。罗宝春一边在心里默念着号子,一边甩开大步往回走。
  乍然离开部队,一切都让他无所适从,没有了清晨的起床号,没有了紧急集合的哨音,没有了枪声,也没有了直升机的轰鸣,一切都是那么安逸,安逸到午夜梦回都会猝然惊醒。
  这里不是基地,也没有了顾祁。罗宝春望着连绵不绝的高楼大厦,轻轻地叹了口气。
  回到家,已是晚上七点,胡同里开始热闹起来。
  “大春回来了?”街坊王大娘笑眯眯道。
  “嗯。”罗宝春点了点头,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当兵第二年父母就去世了,唯一的叔叔把家传的四合院卖了,只给他留了两间倒座房栖身。罗宝春并没有争什么,父母都不在了,争夺家产于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挥别王大娘,罗宝春进了院子。这个院子保存的还算完好,罗宝春与里面的两户人家隔了一道垂花门,彼此的空间相对独立,又因为他沉默寡言不吝于出力,所以与邻居们的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
  走了十年,父母不在,亲戚无踪,罗宝春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里已然像个过客,怎么也找不到落点。
  煮了碗面条,拌着酱吃了,罗宝春又洗了抹布把小房间擦拭了一遍。从军多年,整洁规整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哪怕只有二十平米的小屋,他也照旧打理的一尘不染。
  把父母的遗像用软布擦了,罗宝春默默地鞠了个躬,转身出门。
  隔着两条胡同就是热闹的酒吧街,罗宝春缓步走着,感受着京城喧嚣的夜生活。不时有红男绿女嬉笑着与他擦肩而过,罗宝春不自禁地往旁边躲了躲,他还不习惯与人近身接触。
  一路走着,一路默默听着各种酒吧中传来的乐声人声,罗宝春的脸色更加木然,灯红酒绿的生活是他在军队中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就连他现在穿得土气T恤,走的标准步伐都与这条街道格格不入。
  他不断地打量着这条酒吧街,街上的人也同样好奇的看着他,这个土老帽是从哪里爬出来的?不知不觉中罗宝春已经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只是他自己不自知而已。
  “那个谁!”罗宝春正在一处摊位前驻足,猛然听到这句语焉不详的话,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说你呢!”来人轻轻拍了下他的肩,没想到罗宝春一个反转,别着来人的手就把他按了下去。
  “罗宝春!”来人低喝一声:“快放开!”
  知道自己反应过度,罗宝春急忙松了手,来人甩了甩胳膊,徐徐站起身来。
  罗宝春刚一看清来人的面目,马上就傻眼了:“邵董?”
  “记性不错!”邵天阳甩着手腕,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反应也很不错。”
  “对不起,我,我……”罗宝春慌了,怎么邵天阳会在这里?
  邵天阳瞅着他,反问道:“你什么?”
  “我不知道是您。”罗宝春讷讷道。
  “因为是我所以还手下留情了?”邵天阳笑着挑起了眉。
  罗宝春看着这张与顾祁相似的面容,脸上的窘迫慢慢褪去,眼底又浮现出似悲似喜的情绪来。
  邵天阳观察到他的神色变化,轻轻皱了皱眉头,罗宝春一看到他就露出这么一副又怀念又悲伤的脸色,真让他觉得自己像被挂在墙上瞻仰的遗像一样。
  “你在看什么?”邵天阳低声问道。
  “啊?”罗宝春看着他突然凑近的面孔,吓得猛然往后一缩:“没看什么!”
  身居高位阅人无数的邵天阳,自然不会相信他这一套说辞,不过罗宝春的心情绝对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只是觉得这个刚退役的傻大兵有点意思,心痒之下忍不住戏谑道:“你这么看我,我会认为你对我有意思。”
  你你你怎么知道?!罗宝春懵了,他自然不是对邵天阳有意思,而是一直暗恋着与邵天阳有着相似面孔的顾祁。可惜顾祁为了掩护自己,把生命永远地留在了异国的丛林,每当想到这里,罗宝春就觉得自己的胸膛上被插了一把尖刀,伤口崩裂,血流不止。
  看到罗宝春骤然灰败的面容,邵天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玩笑踩到了对方的痛处。
  他刚想说些什么,就听旁边有人叫道:“天阳,你墨迹什么呢?”
  邵天阳回头一看,是发小杨建国叫他,杨建国最近迷上了酒吧里的一个女歌手,整天招呼他们来捧场,盛情难却之下,邵天阳这才踏足酒吧街的,没想到一条街刚走了一半,就碰上了罗宝春。
  只是现在罗宝春的情绪明显不对,踩到别人痛脚的邵天阳不但没出声安慰,反而眼尾一挑,露出个**的笑容来:“明天到我办公室报到?”
  罗宝春被他这一句把魂儿给震了回来,茫然道:“干吗?”
  干吗?自然是给邵董事长当保镖及玩具,难得看到这么直楞又对自己抱有奇怪念想的退伍兵,邵天阳的玩心大起,干脆就将罗宝春调到身边当保镖,顺带看看还有什么可娱乐自己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