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火影之究极下忍 > 第89章 相逢却未泯恩仇

第89章 相逢却未泯恩仇

    以下是:我酷9为你提供的《火影之究极下忍》小说(火影之究极下忍 第89章 相逢却未泯恩仇)正文,敬请欣赏!

    血顺着晶臧的身体留下来,晶臧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好厉害,不愧是鼬大哥!”鼬淡淡道,“你不想死的话,就赶快逃跑吧,我下次出手就不会留情了!”鬼鲛抱怨鼬一番,“这个小子应该由我来对付的!”说着话,鬼鲛冲上来挥动鲛肌向鸣人砍去。晶臧想要过去救援,却被鼬手持苦无挡住了,晶臧不得不闪避鼬的攻击,鼬的速度也奇快,晶臧闪动身形全力应对。

    鼬有些纳闷,按道理来说二人以这么快的速度交战,一般人的眼睛是照顾不到周边的,只有宇智波家的写轮眼、日向家的白眼可以做到。就像千鸟,如果没有写轮眼配合,就是个不成熟的招数。可晶臧明明没有这两个条件,依然保持高速作战,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鸣人这边,一阵烟雾闪过,铁臂蛤蟆现身,架住了鲛肌。自来也闪亮登场,肩头扛着那个女子,摆出造型,大肆吹嘘自己是不会被女色诱惑,可惜他这话没人相信。

    鸣人更是直接拆穿自来也是个色鬼,明明中了美人计还不承认,“混蛋,现在是耍酷的时候吗?你这个好色仙人!佐助和晶臧都受伤了!这两家伙很难对付,好色仙人!”自来也气疯了,“我不是说过不准在外人面前喊我好色仙人吗?”晶臧抚额,“拜托,你们不要耍宝了。敌人真的很强,明显拥有影级实力。自来也大人,你最好认真一点。”自来也表示知道了,“金宇小子,你刚才的表现不错嘛!竟然差点打伤雾隐的怪人干柿鬼鲛。”

    鬼鲛恼火,“切,我不过有些大意罢了,如果不是鼬多事,我早宰了这小子。没想到这个女人能轻易将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引开,还真是出乎意料啊!”鸣人大肆嘲笑自来也,自来也很尴尬,支吾着掩饰。鬼鲛看出来,自来也已经解开那个女人所中的幻术。自来也将美女放下,“利用女人可不是男人该用的手段。你们的目标果然是鸣人!”

    鼬也明白了,“难怪卡卡西会知道,情报员就是你啊!”鼬坦白承认了,带走九尾是组织的决定。趁着他们说话之际,晶臧已经用医疗忍术治好了身上的伤口,鼬露出赞赏的表情,“连高深的医疗忍术都学会了啊!”晶臧隐约觉得,鼬好像故意将晓的情报告诉自来也一样。

    自来也收回铁臂蛤蟆,准备与二人一战。佐助却站起来,再次向鼬发出挑战,“要杀死他的人,是我!”晶臧认为佐助纯粹是被仇恨冲昏了头,鼬可是拥有超影级实力的忍者,就算是自来也未必能打过他。鼬嘲讽,“我对你没有兴趣了,你还真是废物啊!竟然还不如当年连基础手里剑都学不会的笨蛋,你这些年只是在苟活吗?”佐助气极冲过去,鼬一脚将其踢飞。

    晶臧急忙过去将佐助扶起来,鸣人要过去帮忙,佐助大叫,“这是我的事情,你们不要插手!”说着话又快速攻过去,鼬随手将佐助打飞,实力差太多了。佐助又勉强站起来,晶臧发现佐助手臂受伤,已经无法结印了。鼬走过去,佐助愤怒出拳,结果反被鼬打吐血。鼬一顿痛打,将佐助扁得体无完肤。佐助这才发现,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与鼬的差距还是那么大,没有一点缩小,“我这些年到底在干什么啊!”鼬嘲讽佐助太弱了,仇恨还不够。鼬再次发动万花筒写轮眼月读,让那天的惨象在佐助面前24小时重播。

    佐助不停地惨叫,鬼鲛笑道,“真是的,对自己老弟也用月读,未免太残忍了!这招你是不是用太多了?今天已经超过2次了!”鸣人大怒,冲了过去。鬼鲛随后追上,晶臧马上拔剑跟上鬼鲛,自来也在后面结印,“蛤蟆口束缚术!”将大家都装在岩宿大蛤蟆胃里。自来也让鸣人、晶臧都不要动,“这是我的忍术,还没有人能够逃出去呢!”

    鼬知道不好,招呼鬼鲛,“快跟在我后面!”二人一起向前跑。自来也冷笑,发动了**攻击,追赶二人。鬼鲛挥动鲛肌击碎了几个**,都没有用,**依然源源不断杀过来。鼬打开了万花筒写轮眼,发动了天照,烧开了缺口,二人冲出去逃走了。外面水上,鬼鲛有些纳闷,他觉得以鼬的实力还可以一战的。鼬却说,现在不着急带走鸣人,“我的两个眼睛都使用了万花筒,月读和天照全用上了,身体必须要休息一下才行。”

    自来也很奇怪,这些黑色火焰是什么呢?自来也拿出卷轴,在上面写了很多东西,晶臧看出来是很高深的封印术,急忙认真记下来。自来也结印,“封印术,封火法印!”将黑色火焰都封印到了卷轴上,妥善收好。晶臧大为佩服,“自来也大人,你这个封印好厉害啊!”自来也哈哈大笑,“你想学的话,我慢慢教你,我还会很多封印术的。”晶臧大喜,急忙道谢。

    自来也解除蛤蟆忍术,鸣人和晶臧将佐助扶好,放倒在地上,佐助似乎失去了意识。一只苦无射进来,阿凯出现,“动力前奏曲!”一脚将发蒙的自来也踢飞出去。晶臧大吼,“快住手,是自来也大人!”阿凯这才发现不对,急忙停下来哈依道歉。原来他刚才用护额当镜子观察里面的情况,自然看得不清楚,将自来也当成了敌人。自来也火大,臭批了阿凯一顿,让他将佐助带回去治疗。晶臧检查后发现,佐助的手臂和肋骨骨折,还被幻术攻击,彻底失去意识。

    晶臧先将佐助的骨折部位扶正,又用医疗忍术给佐助治疗。鸣人问起情况,自来也道,“外伤有晶臧处理,应该不要紧。主要是精神受到打击,恐怕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了。”鸣人很生气,他吵吵着要追上那2人,去给佐助报仇,“他们不是要找我吗?我们几个联手去干掉他们!”自来也毫不客气指出,“以你现在的实力过去,只能被杀。等级差太远了!”

    晶臧也道,“鸣人,你刚才也看见了,鼬随便射出手里剑就把我打败了。那个鬼鲛的招数刚好将你克制住,让你无法使用九尾的查克拉。我们现在过去,不但报不了仇,还会白白搭上性命。宇智波鼬具有超影级实力,鬼鲛也不是再不斩,他也有影级实力。而我们两个现在还停留在下忍的水平,这么过去,会被他们秒杀的!”自来也道,“我光是为了保护你不被他们找到就已经够辛苦了!”鸣人生气,“难道我们要一直逃避吗?我必须每天过提心吊胆的生活吗?”

    自来也大喝,“你给我闭嘴!是你们太弱了。”晶臧只好安抚鸣人,“我们可以慢慢修炼,等我们也有影级实力后,再将场子找回来不就行了,你不是一直想成为火影吗?没有影级实力,是不能当火影的!”鸣人这才停止闹腾,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强大起来。自来也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出手,而不是照顾佐助的报仇心情,结果让佐助吃了不少苦头。阿凯告诉大家,卡卡西也中了这一招,现在还躺在床上。

    鸣人更是火大,晶臧苦笑,只好再次安抚他。阿凯感慨,如果传说中的医疗专家在就好了,三代、小李、疾风、卡卡西,现在加上佐助都还在床上躺着。自来也道,“我们现在正是要去找她,同样也是三忍之一的最强医疗忍者纲手公主!”阿凯大为激动,“那小李就有救了!”大家在外面分手,阿凯再三拜托自来也,一定要把纲手带回来。鸣人大声响应,“我会马上将她带回木叶的。”

    阿凯对鸣人的干劲非常欣赏,决定送他一样可以变强的东西。鸣人大喜,急忙问是什么?阿凯拿出一件绿色套装交给鸣人,还吹嘘了一番这件衣服的超级作用。自来也和晶臧一起汗,仿佛看到了小李版的鸣人。鸣人却是大喜,匆忙接过来。自来也大骂阿凯,“笨蛋,与其带这种没用的衣服,还不如带面镜子!”晶臧好笑,自来也还在纠结被阿凯踢飞的事情。

    晶臧拉住阿凯,说了关于千夏他们的事情,“阿凯老师,他们3个非常有潜力,可现在没有好的指导老师。千夏力量很大,体术很强,就拜托你指点她一下。阿雪是少有的感知忍者,让山城青叶上忍抽时间帮帮她吧,我记得青叶上忍最擅长火遁了。另外还有旗木梁襄,他擅长用刀,请并足雷同上忍指点他一二吧,我记得他的伤已经好了,而且他最擅长用黑刀。”

    阿凯明白了,这原本是卡卡西的事情,可卡卡西现在躺在床上,只能找其他人了,“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对了,那个千夏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强吗?”晶臧苦笑,“你跟鬼鲛交过手,心里应该有数。千夏的力气不比他小。”阿凯大喜,“是吗?那可太好了,我回去后好好指导她,让她成为最强的体术女忍者!”说完话,阿凯就扛着佐助绝尘而去,只是他有些纳闷,“奇怪,鬼鲛是谁?怎么好像有耳熟呢?”自来也却嘲笑阿凯的绿色背影难看死了。

    同时,纲手借了一大笔钱,决定去赌场翻本,静音的脸都绿了,纲手可是逢赌必输啊。纲手、静音带着豚豚前往赌金最高的赌场,静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纲手斗志满满走进赌场,赌场的人都很欢迎她,几乎每个赌场场主都认识纲手,因为她是传说中的肥羊。

    路上,鸣人再次问自来也,“奇怪,我没那么厉害,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找上我呢?”晶臧却是知道,“不是啦,他们想要你体内的那个九尾狐狸。”鸣人更纳闷,“这个臭狐狸不是袭击木叶的怪物吗?大家好像都特别害怕他,可是那个晓为什么反而想要这么危险的东西呢?”

    自来也进行了解释,讲了九尾的来历,他现在也不知道晓要干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自来也强调九尾和鸣人的重要性后,哈哈大笑,“放心好了,我会保护你的啦!”鸣人嚷嚷着快去找回纲手,马上进行修行。自来也好笑,这家伙还是急性子作风。三人继续前行,鸣人记得自来也说过纲手是个超级大美女,可又是并称的三忍之一,“她到底多大了?”自来也道,“和我一样大啊!”鸣人撇嘴,“老太婆啊!就算是美女,也是年轻的时候吧!”

    自来也说纲手用忍术改变了容貌,让自己看上去很年轻漂亮,只有30岁上下,实际上她已经50多岁了。纲手还会随机应变,变成十几岁、三十大几、四十多岁、50岁,以此来躲债。纲手唯一的爱好就是赌博,可惜运气和实力都差到极点,所以很受赌客欢迎。纲手借钱还不了,每次输光后只好跑路。

    自来也介绍完纲手的事情,准备对鸣人进行特训,顺便教晶臧封印术。鸣人兴奋地拿出绿色套装,自来也头疼,让他不要穿这件难看的衣服。自来也带着二人来到一个繁华城镇,那里在举行庆典。鸣人拿出了钱包显摆,原来他将每次完成任务的奖励津贴都放到里面,着实存了不少钱。晶臧的薪水、津贴几乎都被白保管了,这次出门匆忙,只带了一点点生活费。自来也将鸣人的钱包没收,只给了鸣人一点零花钱。

    鸣人提出抗议,自来也却说起了忍者三禁,是酒色财。晶臧也想用鸣人的钱给八云她们几个买点礼物带回去,于是提出质疑,“我们不到18岁,酒和女人自然谈不上,钱也不会乱花啊!”鸣人响应,自来也开始教育二人,还拿出纲手做反例。鸣人怀疑自来也想要拿钱去泡妞,自来也却说是去搜集情报,然后将行李包扔给晶臧保管。鸣人吐了吐舌头,拉着晶臧跑走了。自来也笑道,“终究是两个小鬼,很好骗嘛!”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