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火影之究极下忍 > 第476章 悲伤的消息

第476章 悲伤的消息

    阿飞道,“那你要除掉的不仅仅是上层吗?”佐助道,“不,我一个人的话,其实是想消灭整个木叶的。但在鹰小队的伙伴面前只能这么说,与整个木叶为敌,对他们而言太过沉重了。”阿飞道,“这是真的吗?看到了鼬的伟大事迹……你真想摧毁他付出生命来守护的那份意志吗?”

    佐助道,“你说过的,鼬为什么没有杀我,因为对哥哥来说,我的生命比村子更重要。我也是一样,对我来说鼬的生命,比村子还要珍贵,仅此而已。歧视宇智波一族,让我们父子反目,手足相残的,并将鼬逼入绝境,最后害死他的木叶上层……还有仰慕千手的那些家伙,全部都是一群垃圾!全部都是我的复仇对象!你要鄙视我是因为一时冲动而轻举妄动的小鬼也无所谓,说什么继承鼬的遗志,不过是虚有其表的漂亮话而已。那只是不懂得憎恨的家伙的戏言罢了。如果有那种想要否定我生存方式的人存在,我就将他珍视的人统统杀光!这样的话,他应该能稍微理解一点了,我的仇恨……”

    雷之国云隐村,雷影办公室,四代雷影艾正在玩杠铃,“什么?奇拉比被掠走了?”年轻的中忍报告,“袭击者中有木叶的宇智波一族,现在杰伊前辈正在跟踪他们。”白色头发,性感的秘书麻布依道,“雷影大人,现在该如何是好?”雷影举起了拳头,愤怒万分,“绝不能饶了晓!”可怜的办公桌被拳头粉碎了,雷影大叫,“我的弟弟啊,你等着我!”年轻的中忍被吓了一跳,早就听说雷影性如烈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麻布依早就见怪不怪了,“又要换办公桌了。”云隐村的最高统治者雷影,向来以b行著称,但他绝不能容忍其他人对弟弟的暴行。

    木叶,清晨,小鸟不停地鸣叫。鸣人爬在床上发呆,“啊,我竟然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要是说出来,晶臧一定不会相信。他经常嘲笑我像猪一样,在哪里都能很快沉睡过去。”卡卡西出现在窗前,轻轻敲打窗户。鸣人揉揉眼睛,“晶臧……什么啊,是卡卡西老师啊!”卡卡西的脸色沉重,“别睡了,五代火影叫你,赶快准备。”鸣人疑惑,“有任务吗?可是晶臧还没回来呢……”

    在卡卡西的催促下,鸣人穿好衣服,走向火影办公室。路上,鸣人发现村子的警戒似乎提高了很多,不少忍者从房上快速通过。月光疾风眼里都是泪水,在卯月夕颜的陪伴下,走了过去,似乎是走向慰灵碑的方向。鸣人喊了两声,疾风似乎没有听到。鸣人纳闷,“疾风老师怎么了?我是不是看错了,他好像哭了。”卡卡西没有答话,他心情同样悲伤,但亲眼见过好友带土的牺牲,他已经学会掩盖内心的伤痛。转过街角,老猎人古介慢慢走过去,他的腿本有残疾,现在看上去更加苍老了,脸上都是悲痛,背影非常的凄凉。

    一路上,鸣人看到了很多上忍经过,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到鸣人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偶尔有鼓励和担心的目光。鸣人忍无可忍,“卡卡西老师,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家这是怎么了?……啊,难道是三代爷爷他年纪太大……”卡卡西头上都是黑线,“你瞎想什么呢?三代火影好的很,他也在火影办公室,快点过去吧。”鸣人笑道,“说的也是,昨天三代爷爷还好好的呢。”

    带着疑惑,鸣人跟卡卡西来到了火影居前面,两个小山一般的蛤蟆叠罗汉蹲在那里,鸣人看过去,“咦,这不是蛤蟆老大和蛤蟆吉吗?”蛤蟆吉打招呼,“哦,鸣人!”鸣人笑道,“大清早你们怎么来这里了?都快把路给堵住了。出什么事了吗?”蛤蟆吉难过,“鸣人,其实是……”蛤蟆文太阻止了他,“蛤蟆吉,不要说多余的话,交给老爷子和纲手就可以了。”鸣人生气,“卡卡西老师,你们到底搞什么鬼啊?不会又想着一起捉弄我吧?”卡卡西道,“别问了,快走吧!”

    进入了火影办公室,鸣人发现很多人都在这里,赫然都是那些同期的伙伴。第七班、第八班、第九班、第十班、第三班、君麻吕小队都在,大和与伊鲁卡也在。鸣人笑道,“哦,大家都在啊!”猿飞日斩坐在旁边不停地抽烟,志村团藏似乎很激动,紧紧握着拐杖。小春和门炎两位长老,也都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纲手站在座位前,静音的眼睛红红的,她抱着豚豚立在旁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蛤蟆托着一个老蛤蟆,旁边还有两个年轻的蛤蟆护卫。

    看到鸣人进来,两位长老扶着团藏先出去了,团藏走的时候差点摔倒。要是以前,纲手一定会嘲笑他一番,但现在她完全没有那种心情,心里只剩下同情,还有悲痛。猿飞也站起来,“我不想再听一次了,纲手,这里交给你了。”说完,三代火影向门外走去,阿斯玛拄着拐杖走过来,抓住父亲的手,“老爸,你没事吧?”猿飞勉强笑了一下,“还好,这种事情经历太多太多了。”可是阿斯玛察觉父亲的手在不停地颤抖,“老爸,我先扶你回去。”父子二人蹒跚离开了,鸣人第一次觉得三代火影似乎一下子老了很多很多,竟然要行动不便的阿斯玛搀扶。

    鸣人觉得气氛不对,“喂,他们这是怎么了?”小樱道,“现在都到齐了,就等你一个人了。”鸣人惊奇,“大家都在,是不是有什么大任务了,纲手婆婆?”那个老蛤蟆就是深作仙人,“这个孩子就是小自来也的弟子吗?”纲手道,“是的,他就是漩涡鸣人,就是这里所说的预言之子吧。”鸣人撇嘴,“青蛙大爷?怎么回事啊?”纲手呵斥,“口气给我尊重点,鸣人!这是妙木山两大仙人之一的深作大人。因为找你有事,才特意赶来的。”深作道,“正确来说,是两大仙蛤蟆。”

    其他人也都议论纷纷,他们都知道鸣人和自来也的通灵兽来自妙木山。深作道,“这种事情无所谓了,叫什么都好。你就是小自来也的弟子,不会有错吧?”鸣人叫道,“啥?小自来也?你怎么把好色仙人当小孩一样叫?开什么玩笑,这个臭老头青蛙!喂,这个青蛙大爷是何方神圣啊?”纲手头疼,“不是说了让你说话注意点吗?”静音道,“这位大人传授给自来也大人仙术,也就是自来也的师父。”大家都有些吃惊,鸣人叫道,“这个青蛙大爷?”深作哈哈大笑,“好色仙人……真是对小自来也那个色鬼特有的尊称啊!”

    鸣人道,“这位仙人大爷,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为什么把大家都叫来了呢?”深作道,“到底该如何说起呢?”伊鲁卡哽咽道,“鸣人,接下来不管听到什么,你一定要冷静,不要激动。你们大家也一样,你们大都是我的学生,希望大家保持一个忍者应有的沉稳。”大家都有些不好的感觉,纷纷追问。大和拍了拍鸣人的肩头,“鸣人,你已经成长了,对吗?”鸣人一愣,“大和队长、伊鲁卡老师,你们这是……”卡卡西道,“鸣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先听深作大人把话说完,好吗?”

    鸣人一头雾水,“你们干嘛这么紧张?放心了,我已经不是那个总是恶作剧的小鬼了。”深作闭上眼睛,“是啊,总之先告诉你吧!小自来也已经战死了。”鸣人的脑子嗡的一声,有些不听使唤了,“什么?你、你刚才说什么?开什么玩笑……”牙惊叫,“不会吧?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大人,会……”宁次道,“难道是紫苑的预言……”白声音发抖,“晶臧呢?他怎么样……”千夏勉强笑道,“晶臧一定逃走了,对吧?深作仙人!”八云有些语无伦次,“一定是的,就算打不赢,他最能逃跑了。”

    深作叹气,“金宇晶臧那个孩子,也是个了不起的忍者啊!在最后的关头也没有抛弃小自来也逃走,他们一直并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雏田语气颤抖,“那晶臧他……”深作也很沉痛,“可惜了,最后为了救小自来也,那个小鬼也没能逃出去……”听到这句话,雏田当场晕了过去,千夏握紧了拳头,腿却在发抖。八云抱住雏田,身体靠在白身上,白的身体却发出了寒气,眼睛里都是冰冷的眼泪。晶臧阵亡的噩耗传来,伙伴全都当机了。万物失去了太阳,那个少年能够重新描绘出光芒吗?

    鸣人眼前发黑,感觉所有的人都在黑暗中晃动。小樱叫道,“深作仙人,你没有看错吗?会不会是……”佐井道,“晶臧被杀死了……那么强的人也……”志乃道,“难以置信!”深作道,“突然说这种话,你们一时不能相信也是难免的。不久之前,有传闻说晓的首领藏在雨隐村,小自来也就亲自去验证传闻的真伪了。”井野道,“晓的首领藏在雨隐村吗?”佐井道,“那里潜入十分困难,我们暗部曾经多次派人去过都失败了,是个十分封闭的村子。”梁襄道,“等一下,雨隐村的首领不是山椒鱼半藏吗?那个号称半神的男人。”

    深作道,“实际上,半藏已经被晓的首领击败杀死了,雨隐村的内战早就结束了。”卡卡西道,“自来也大人十分擅长使用潜入谍报方面的忍术,是情报搜索的强人。”大和道,“半藏被杀,雨隐村内战结束,这些重要的消息都是自来也大人传回来的。”深作道,“说的没错。”天天急道,“自来也大人和晶臧到底是怎么战败的?”干笋道,“晶臧怎么会跑到雨隐村去啊?”阿空道,“晓的首领真的拥有轮回眼吗?”小李道,“敌人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在大家的不断的追问下,深作开始讲述战斗经过,“小自来也找到了晓的首领佩恩,但是……佩恩曾经是小自来也的弟子……”丁次大叫,“自来也大人的弟子?那岂不是鸣人的师兄了?他们怎么会打起来?”阿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深作道,“小自来也称呼他是长门。”纲手道,“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忍界大战的混乱中,当时在成为战场的雨隐村,自来也照顾了3个无依无靠的孤儿……真没想到那个时候的那个孩子竟然……”

    鹿丸道,“但是敌人能将自来也大人这样身手高超的忍者逼入绝境,还能让最擅长逃跑的晶臧无路可逃……这个佩恩……”深作道,“鬼之国巫女的预言没有错,佩恩拥有轮回眼。”君麻吕道,“果然是真的,轮回眼,最强的瞳术!”红莲道,“轮回眼被认为是忍者始祖的六道仙人拥有的瞳术。”伍图道,“在此之前,大家都以为那是神话传说。”赤门学肝颤,“这么强的敌人,怎么打啊!”深作道,“传说中的瞳术轮回眼,其能力简直超乎了想象。并且……”小李道,“拥有轮回眼的人,真的有6个啊!”

    深作道,“也许其中有什么玄机。恐怕只有身临其境的小自来也注意到了佩恩的秘密。但是,小自来也在战斗中被击伤了喉咙,无法说出来。不过在晶臧的掩护下,他把最后的信息留给我才倒下的。”深作向大家展示了背后的暗号,大家都看不太懂,“一定是怕被佩恩看到,才写成暗号的。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鹿丸道,“深作大人,能不能请你把自来也大人和晶臧战斗的整个详细过程,跟我们细细说一遍,我们不仅想知道同伴最后的战斗历程,更想了解轮回眼的能力,否则他们的牺牲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