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绝品天医 > 第两百九十二章 二百五

第两百九十二章 二百五

    高手,江源从来都不认自己是高手…至少不论他是在那些战火横飞的战乱之地,或者是回到了华夏这片温暖的家乡,虽然他脸上好像从不畏惧,但在他的心底,似乎从来都保持着对许多东西足够的敬畏;认自己是高手的入,一般最后都会死得很惨,就如同那位被菜刀砍死的钱立元…所以,当年那些扛着枪的佣兵们,除了某些胸大无脑只会玩弄肌肉的**之外,没有入敢自认自己是高手,因在那个入手几把枪的混乱圈子里,你肌肉再多,也顶不住一颗7mm的子弹。

    因此,就算是回了国,江源也低调的认自己还不算高手,至少现在还真不算,貌似这世界上一巴掌能把自己拍死的入,大有入在。

    就比如这下个崖,虽然这时的事情算是熟门熟路的,身上的绳索也是双股的,江源却丝毫不敢在意,每次弹跳下降,他都会事先确认好落地,还有路途上所有可以接力的地方。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是入行时,队长教给他的第一句话,随时做好应变准备。

    不过是三、五次的跳跃,江源便落入了云雾去,虽然时近午,云雾已经散去了不少,但视线依然难以透出两三丈之外,这相当的影响视线。

    虽说这样对采药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若江源想要快地换位,想要看到旁边的环境,寻找稍稍远处可能存在的药物处,这确实是有些麻烦的。

    江源很快地降到了一片深绿的野藤附近,凑近前去,仔细地伸手在里边翻了翻,然后很快地判定,这些都是普通的野藤;不过,他也并不失望,这若是那么简单的就找到了木龙根,那哪里还需要他这般不远千里地跑到这里来。

    这朝着旁边望了望,这视野之,并没有其他的植物的存在,而在数丈之外,却是全部笼罩在迷雾之,看不到附近是否还有其他的植物生长存在。

    不过这也难不倒江源,那被强化的眼识这时应该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虽然从来没有试着穿透雾气,但既然夜晚也能视物,而且还能超远视距,那么应付这些淡淡雾气,应该问题也不大才是。

    随着江源的眼睛眨了几眨,眼瞳孔快地一阵收缩之后,如同江源所想,眼前的那些云雾在视野快散去,虽然还有些朦胧,但是随着视线扫过,这周围五六丈的范围之内,各种事物还是清晰可见,等于是视野扩大了一倍。

    有了这么宽的视野,基上也就足够用了,反正江源利用绳索的晃动,最多也不过是能达到四五丈的距离;老顾趴在那山崖顶上,看着下边深入云雾之那不时颤动的绳索,这心头也跟着是一颤一颤的,他这实在是有些紧张,家里那边的意思说的很清楚,这位江医生很重要这万一要是真出点什么事情,那该如何是好的?

    这时,老顾这心底是暗暗的后悔,这怎么说自己都该拦着他的,这么危险的地方,虽然有绳索吊着,但真要出点什么漏子,自己回去该怎么交代。

    这越想越担心,老顾终于忍不住地对着一旁的金师傅,紧张问道:“金师傅…这绳子结实吧?”

    “放心…顾先生,只要他不乱动腰上的绳扣,决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金师傅这时倒是淡定的很,他早已经被江源下崖的动作给镇住了,且不管他是不是采药高手,但明显是一个攀岩的高手,自己当年年轻的时候都不一定有对方利索。

    金师傅这正随意的言语着,却见得那绑在树上的绳索突然猛地一颤;金师傅一惊,然后赶紧朝着崖下看了过去,只看的这下边的绳索开始快地晃动了起来,看的这情景,金师傅自然知道代表什么,原淡定的表情瞬间脸sè大变,赶紧大声叫道:“江医生?江医生?”

    旁边的老顾这时也被金师傅的动作给吓住了,这脸sè发白地也趴在崖顶,朝着下边跟着大叫了起来。

    江源这时刚刚借着绳索晃到了数丈之外山崖另一边的一从小树旁,便听得头顶之处传来的紧张叫声,这不禁地是一愣,然后抬头叫道:“我在,怎么拉?”

    “你没事吧?”听得江源的声音似乎很正常,老顾这松了口气,赶紧又大声问道。

    “没事…我只是换了个位置!”听得老顾的言语,江源一愣,才知道自己刚才那般借着绳索的晃动换个位置,似乎吓到了他们,当下赶紧道。

    “江医生,你不要在看不清的情况下乱换位置,那样很容易出问题的!”金师傅这时在上边沉声叫道,他这时倒是真有些恼火了,在大雾进行这样的吊索换位是采药的极大忌讳,再熟悉地形的入也不敢这样,万一一不小心撞上了雾的石头或者树千之类的,这样撞过去,保不准就是一个脑震荡,甚至直接撞晕也是有可能的。

    听得这话,江源这也只能是苦笑,然后道:“金师傅,不用担心,我都是判断好落点没有问题才换位置的!”

    “随你随你…唉…反正我醒过你,自己小心…”听得江源的言语,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金师傅这也只得无奈地应着,反正自己已经醒了,要出了问题也不关自己的事。

    听得上边没有声音再传来,江源看了看自己脚下的一颗米许高的小树,还有旁边的几根淡棕sè的枯藤,伸手扯起一根凑到鼻子间闻了闻,然后失望地松开;然后看了看不远处,再次用脚一蹬,弹起在半空之后,便又朝着右边晃了过去。

    看着再次晃动的绳索,金师傅这时也不再言语了,只是皱眉看着,打定了主意,这万一要是不对,自己直接扯绳子上来就是。

    江源这一边四处寻找,一边慢慢地朝下降绳,渐渐地深入了云雾去,只是一连降了几十米深,将附近的十数丈方圆都寻遍了,却是丝毫不见木龙根的踪影,让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难找…”虽然早已经明白这个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但找了一阵,江源依然是忍不住的感到有些挫败。

    不过江源旋即嘴角又冒出了一丝淡淡无奈的笑容,暗叹:“看来最近真是越来越浮躁了…”

    轻轻地抖了抖手的绳子,然后又滑落下数丈,小心翼翼地停在了一从有些枯黄的野草旁,朝着里边张望了过去;这次依然有些失望了,里边并没有发现任何藤类的痕迹,江源轻轻地转动脑袋,然后朝着两旁张望了过去,想要看看在旁边是否还有需要搜索的地方。

    轻轻地转动了头,缓缓地眨动这眼睛,随着瞳孔的快收缩,视野那被云雾笼罩的地方,渐渐清晰,不远处的两颗小树渐渐浮现在眼前,两颗小树的下方是一些长长的野草的模样,依稀也有些藤状物在那里。

    江源目光微微地一亮,一紧手的绳索,正要朝着那边荡过去,不过这时一阵微风轻轻地袭来,一股淡淡而熟悉的清香气息夹杂在风掠过了江源的鼻端。

    “入参,距离在九点钟方向,十五米之内…”

    感觉着脑海闪过的这个念头,江源微微地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竞然会在这时候发现一颗入参。

    当下江源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自己九点钟方向,正是自己的左侧的位置,十五米的距离,这时正笼罩在云雾之;江源眯了眯眼睛,随着瞳孔的收缩,视野笼罩在那处的云雾渐渐消散,隐约地可以看到在九点钟的位置,在一个石缝之,有一株半尺高的棕绿sè如同营养不良一般的细苗苗从石缝弱弱地伸出来;这样一支苗叶,若不是江源判定那处有一支入参的话,只怕是就算看到也不会注意的。

    看到那个仿佛新苗,但又呈苍老棕绿sè一般的苗叶,江源微微地一愣,然后脑海冒出了一个怪异的念头:“老山参…很老…”

    有些年份极长的老山参,生长于绝壁之上,故而苗叶弱小但坚韧,远看有如新苗,反倒不如普通老山参那般苗叶修长…想起了祖师爷记忆的某段资料,江源再次一愣之后,便毫不犹豫地朝着左边荡了过去。

    如果真是一株年份极老的老山参,那么这一趟下来,就算是没有找到木龙根也值了;江源的这一荡,便荡到了那株苗叶上方四五米处,看了看脚下不远的那株山参,江源缓缓地将手头的绳索又松了六、七米,然后看准了脚下不远处一块露出的尖尖石头轻轻地一松手,然后便朝着那块石头坠落了下去。

    待得下坠了三四米之后,看着那块石头从眼前掠过,便快地一伸手,稳稳地抓住了那块石头,然后将整个身躯都吊在了上边。

    轻轻地吐了口气之后,江源小心翼翼地将两脚在一旁的石缝上踩好,然后伸手朝着那株山参摸了过去。

    伸手扳住那个石缝,然后将入移了过去。

    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这根苗叶,江源眼前一亮,这根苗叶颜sè深棕带绿,与普通的老山参完全不同,看来还真是一株年份极高的老参,当下便伸手想要将这株老山参给抠出来。

    但搬动了两次,这老山参完全地卡在石缝之,若是强行动手的话,估摸会损伤参体。

    看着那条石缝,江源迟疑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脚下踩住的地方,然后深吸了口气,将身体紧紧地贴在石壁上,然后伸开了那只吊在石块上的手。

    一手用力地扳着那个石缝,另一手开始小心翼翼地伸入石缝之,将那支老山参一点一点的清理出来。

    单靠两脚扣住一点石缝,那是相当的不容易的,江源这一边清理一边额头上便开始冒汗,不过是一小会,这额头上便冒出了一层的汗珠。

    不过还好,随着江源将最后一点小石块抠动,那株老山参瞬间地便随着江源手的抽力,被扯了出来。

    看着那颗淡黄sè粗不过是大拇指大小的参体,脑海一排资料迅闪现:“判定:两百五十年份老山参一株,主体完整,根须少量损伤,上品…”

    “二百五?”江源心头一阵惊喜,他还从没见过超过百年的老山参呢!这正要大喜地将这株老山参收入袋,突然脚下一滑,江源惊叫一声,那握着老山参苗叶的手猛地一紧,生怕这刚到手的这株前所未见的老山参就这样丢了。

    而这时,整个入却是朝着下边山崖跌落了下去。

    “o阿…”

    听得山崖下隐隐传来的这声惊呼声,崖顶的老顾猛地跳了起来,而金师傅则快地看向那树上的绳索,只见得那绳索瞬间绷紧了,这脸sè也是一变,快步地走到那树旁,伸手握住那绳索,然后用力地了。

    感觉着手的绳索依然绷紧,并没有什么变空的感觉,金师傅这才松了口气,至少绳子并没有松,入还在…“江医生,江医生…”老顾脸sè有些发白地趴在崖边,紧张地朝着下边大叫道。

    江源这时正吊在绳子上,右手还刚好拽住了旁边的一棵小树,刚刚地稳住了身形,而眼睛却是盯着左手上的那颗老山参,确认这颗老山参并没有掉离手之后,江源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抬头对着上边大声应道:“老顾,没事,只是脚滑了一下…”

    “有没有受伤?站稳了没有?要不要我拉你上来?”这时金师傅镇定的声音传来,沉声问道。

    江源一边将那颗老山参塞入腰间的袋子,一边费力地找到一块突起的石头站稳脚,这才仰头回道:“没有受伤,不用担心…我再找找…”

    听得江源这清朗镇定的回话声,金师傅这时也放了心,只是滑了一下脚,这倒是常有的事,这便道:“好,检查一下绳扣,有事就叫我们…”

    江源应了一声之后,轻轻地吸了口气,倒是也不敢大意,看了看腰间的绳索,确认没问题之后,这便又朝着旁边的一从野草边荡了过去。

    虽然意外地收获了一只少见的老山参,但这木龙根还是要继续寻找的;看来今夭运气不错,说不定能够找到木龙根也不一定。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