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绝品天医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嫂子

第三百一十六章 嫂子

    “我嘞个去的...”

    江源呲牙咧嘴地揉着后腰,这下可撞得真疼...

    很是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甩掉了背上的降落伞,活动了一下腰身之后,那一阵的隐痛才缓缓消解。

    这时,一群六、七个人也终于跑了过来,领头的一个大汉,远远地看着江源,就大声叫问道:“外边怎么样?外边怎么样?还有人吗?还有人来吗?”

    看着这些急切奔过来的乡民,和他们脸上紧张和希冀的表情,江源赶紧大声应道:“外边没事,就几个县出问题了!”

    “太好了,这就太好了...”听得江源的话,这后边的人都跟着大松了口气,跑过来的乡民们都围着江源,兴奋的道:“那还有人吗?还有人过来吗?”

    看着这些乡民们那急切的表情,江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路都塌了,祁县、跳山县的路还有这里鲁山的路都堵死了,武警部队正在全力通路,目前只有虎莫县的路被被打通,预计鲁山县的救援至少还要两天才能进来...”

    “哦...”听得江源的话,乡民们发出了一阵失望的叹息,这没有救援,只靠他们自己,这实在是太困难了。

    只是那领头的大汉,这时却是依然忍不住地问道:“那县里的情况呢?不能来人么?”

    “刚从上边看起来,县里和这里差不多...现在外边的人都进不来,暂时只能依靠大家自救;等路被打通了,就会有大量的救援能够赶到...”江源这时也没法安慰这些乡民,只能这般将情况说明:“县城里边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这里缺少什么的话,我想大家派人翻山去县城,应该能够得到一些帮助!”

    乡民们这时又是一阵的失望,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帮忙来救援,但是现在人进不来,县城那边情况也差不多的话。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手过来...

    不过江源这时整理好东西,却是不想再耽搁时间了,便大声问道:“谁知道杨世平家在哪里吗?他家怎么样了?”

    “杨世平?老街的杨世平?”那领头的大汉听得这话,疑惑地看了江源一眼,赶紧回头大声问道:“谁知道老街杨世平家的情况...”

    “不知道...”

    “不知道...”

    听得这些话,江源正有些失望,准备找人带自己过去的时候。这时却是有人道:“我从哪里过的时候,好像那一片房子全塌了!”

    “都塌了...”江源心头猛地一紧。地震是在凌晨的时候,这全塌了意味着逃生的可能性极小。

    “对...全塌了,那一片都是老房子,一震就跨了...”这说话的是个年轻人,眼满是无奈和苦涩之色。

    “能麻烦你带我去看看么?”江源深吸了口气,强忍住心头的绝望,他这不远万里,搭上了那么大的人情,可不是跑到这里听个消息的。

    “好...走。我带你去看看!”那年轻人点了点头。

    江源跟在这年轻人身后,大步地朝着前边走去。

    这一路走过去,只见满目苍夷,四处都是倒塌的房屋,还有一些乡民正在倒塌的房屋上,奋力挖掘,哭声遍野...

    看得这些场景。江源鼻子一阵阵的发酸,这一路上还有人看到他,要拉他帮忙的,不过都被他以还有任务拒绝了;看着那些绝望地人们,江源心头是越发地沉痛了。

    “就是这里...”走过了不是很长一段路之后,领路的年轻人脸色阴郁地指了指一大片坍塌的房屋之处。道:“间这里就是杨世平家!”

    “就是这里...”

    江源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大摊一大摊的残砖碎瓦,还有那崩塌的房梁,喃喃地道:“难道就一个都没有跑出来?”

    “应该没有...这一片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跑出来,已经七、八个小时了,应该...没有...”似乎感觉到了江源言语的绝望,年轻人缓声地摇头道。

    看着眼前的这些废墟,还有旁边不远处。正在一边哭一边费力清理废墟的一些人,江源缓缓地抬起头,默默地道:“机头...不管怎么样,我会尽力的!”

    “谢谢...”江源对着年轻人道谢之后,便缓缓地走进了那片废墟,然后取下背上的背包在一旁放好,便静静地站在了废墟之。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伯伯婶婶,不管还在不在,不能给他们养老,至少也要找到他们,给他们送终。还有小宝,还有嫂子...只要你们还在,我就一定会救你们!”

    微微地昂头,缓缓地张开双臂,江源就这样站在这里,轻吸了口气,然后再慢慢地吐出来...

    一次,两次...

    “嘶......呼.....嘶......呼......”随着闭着眼睛,慢慢地调匀呼吸,江源的耳边慢慢地开始安静了下来,渐渐地仿佛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一般,那原本浮躁的心也开始渐渐地空灵,整个脑海也似乎渐渐地开始清明...

    不远处,那些低低的哭泣声,仿佛也变得飘忽了起来;而江源周围一些细微的声音,却是似乎开始清晰了起来。江源的耳识还没有被强化过,但是他的感知力却是要比一般人强上许多倍。

    风的声音,轻轻地掠过耳边,带着些细微的沙沙声,轻轻的,柔柔的...

    “哗沥沥...”江源听得,知道这似乎是一点点泥沙滑落的声音,在哪里?...对了,在那里...应该是左前方两米的位置。

    “滴...哒...滴...哒...”这是什么?哦....是水滴的声音,右前方四米的位置...

    “哗啦...”这是塑料纸片被风催动的声音...

    “咚...咚...咚...”正当江源紧张地全心聆听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与自己心跳极为相似的声音,极为的微弱,但是却又存在...

    “咚...咚...咚....”江源的心头微微地有些激动,虽然这个声音极为的微弱,但是他能够确定这是个心跳声,而且就在前方三米处....

    江源并没有就此停止。然后依然微微地侧着头,继续缓缓地聆听着,希望找到更多的...

    不过,他等了好一阵,却是除了那处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有生命体征存在的声音。

    站在江源身后原本打算离开的年轻人,这时一脸古怪地看着眼前的江源。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正当他以为江源受了什么刺激。发神经,准备离开的时候,江源这时突然动了。

    只见得这个当兵的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地冲向了前边,然后疯狂地在地上扒拉了起来。

    看着那上边的砖块、瓦片一堆堆快地被对方翻起丢到一旁,年轻人这时真是发愣了起来,这正待上前看看,却见得对方突然猛喝了一声,在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之,一根环抱粗的水泥柱竟然被这个这当兵的一个人就这般托了起来。

    江源这时一张脸涨得通红。牙关咬紧,以他的能力要撑起这根被砖瓦压住的水泥柱也相当的不容易,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不得不把它掀开,因为不掀开的话,自己根本没办法继续往下挖;

    不过,这首先托起来的时候。还算好,但一旦撬动了那些压在上边难道砖块瓦片和其他木梁之后,江源才知道这东西加上那些杂物到底有多重。

    “呀...”感觉着自己的手臂已经开始逐渐的撑不住了,江源咬紧了牙关,开始调动自己体内的内气,灌注到腰身和双臂之。随着气海之的那股内气缓缓地从腰间往上,流入腰身和双臂之,江源这时才轻轻地吐了口气,总算是撑住了。

    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这时却是看得脸上大变,看着江源那弯着的腰和费力的模样,赶紧大步跑上前来。打算帮上一把,不过却听得耳边一声大喝,这还没回过神来,便见得那根水泥柱猛地被抬起,带着“哗啦啦”砖头碎瓦,还有木梁柱等,纷纷地被掀开到一边,然后那根水泥柱也被猛地抛到了一边,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年轻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根被甩出差不多两米远的水泥柱,嘴巴张的老大,然后再愣愣地看向正弯着腰深呼吸的江源,满脸的惊骇和震撼之色,他实在是不明白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个子的当兵的,怎么能够搬动这个;

    要知道这可不单是这个水泥柱的重量,还有上边压着的那些残砖碎瓦以及木梁等等,但却是被对方一人给抬起来了,起码有七、八百斤,而且还能甩到两米远,这...这还是人么?不是什么人形起重机?

    而旁边不远处那些正在挖掘废墟的一些人,也被这一声沉闷的巨响声给吸引了目光,他们这些已经挖掘了很久的人都知道,要弄出这么大的响动,那东西可不轻,但是现在根本没有一些重型器具,根本不太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声响,这边是怎么回事?

    不过,江源这时可顾不上什么引人注目了,只是调匀了一下呼吸之后,便再次俯下身去,将坑里的那些砖块和瓦片清理出来。

    终于,在他气喘吁吁地再次搬开一截水泥板之后,他看到了一床被子,还有被子下的人形...

    江源颤抖着手,缓缓地掀开被子,看到了一个身穿睡衣的年轻女人,还有一个被她死死护在怀的小孩...

    “嫂子...”看着那个口带着血迹,就这般跪趴在垮塌的床上,但是却死死护住了身下小孩的年轻女人,江源的眼睛瞬间的红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