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绝品天医 > 第七百八十九章 逃命(两连更)

第七百八十九章 逃命(两连更)

    当江源看到了一老头子和一个中年人装模作样地蒙着脸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这便觉得有些不妙了;

    他不认得眼前两个人,也看不出这两个人的模样,但是这两人那一身的气息却是瞒不住他的感觉;

    两个天位高手,蒙着脸出现在他面前,江源用臀部想都知道,麻烦大了…

    “想不到胡长老已经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看着眼前的两人,江源苦笑着摇头叹了口气,嘲讽道。

    两个天位,听得江源的话,这眼中却是没有任何异色,只是一言不发地便对着江源扑了过来。

    “妈蛋…”看着两人的表情,江源苦笑了一声,这也不迟疑了,转身就跑;对上两个天位高手,如果还不跑,那就是**了。

    江源并没有多想什么,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觉得再多想那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赶紧先跑才是正事。

    不过,在这山林之中,要逃过两个天位高手的追杀,那是自是相当困难的,江源也没打算真个就毫发无损地离开,只是不能让两个天位一起围攻而已;一个天位还好,两个的话那就真的苦逼了。

    如此般的,一个跑两个追很快地几人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而几个首先伏击江源的枪手这时也收拾了家伙,干脆利落地隐入了山林之中,消失不见。

    山林之中,这时似乎突然一下变得寂静了下来,只剩下山风轻轻地在林间穿梭,吹动得树枝轻轻地舞动,仿佛什么都没有一般。

    只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已经寂静了一段事件的山林之中,看着那几个枪手离开的方向,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然后伸手按动了一下耳边的耳麦。低声地笑着道:“吴先生…看来我们的目标,还有其他人盯着!”

    “还有其他人盯着?”那边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道:“怎么回事?”

    “呵呵…我正按照您的吩咐跟着目标。现在他被人用火箭筒轰爆的车子,然后被两个天位高手追杀中…”那人低低地笑着。道:“看情况,估摸不用咱们出手了…”

    “不用咱们出手?”那边的吴先生迟疑了一下,然后沉声道:“你先跟着,我马上过来…这家伙最好不要死在别人手里!”

    “明白…”那人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四周,便迅速地钻入密林之中,也消失不见。

    江源气喘吁吁的从一颗大树后边冲了出来。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嘴角这时也残存着一些血迹。

    而后边那个中年人这时也紧随其后冲去,然后一言不发地一掌朝着江源劈了过来。

    江源脚下一个飘忽,迅疾地闪过中年人这一掌之后。毫不迟疑地一拳朝着中年人脸上轰了过去。

    “砰…”中年人挥手挡住,两手相击发出一声沉闷的暴击声,然后两人身形都是一颤;江源深吸了口气,脚下却是不停息,一脚继续地朝着中年人下腹轰至。

    中年人轻哼了一声。却是毫不理会江源的这一脚,挥肘直接朝着江源的脸部撞了过来。

    江源如何不知道对方的想法,这明显的是准备两败俱伤,自己只消中上这么一下,那么就跑不脱了。等那个老头追过来,就一切完蛋。

    当下是变踢为蹬,脚下便是朝后迅猛一退,避开了中年人这一肘之后,闪身又朝着前边的山林冲去。

    不过,这刚冲了几步,前边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冒了出来,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这时正一脸阴冷地堵在前方。

    “靠…”江源暗骂了一声,立马转换方向,朝着旁边跑去。

    而那个老头冷冷一笑,朝着中年人轻轻一点头之后,便循着江源身后急追而去;中年人这时看了看四周,脸上也露出一丝冷笑,朝着另一个方向包抄前去。

    他们两个今天奉令而来,是一定要将江源留在此处,以他们两个的实力,对付一个地阶巅峰,那自然是不难的;不过这小子实在是狡猾,这追击了大半个小时,竟然还没有能够尽功,这让两人只觉得是大丢颜面。

    两个天位追杀第一个地阶,竟然还浪费了这么久时间…

    不过,两人也是暗暗心惊,这小子不但是实力堪比天位,而且气息悠长,两人这般轮番堵截,虽然让这小子受伤不轻,但愣是拿不下对方;只是两人也相信,这小子气息再怎么悠长,在两人的追击之下,决计也跑不了多久了。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虽然江源能量蓄积度相当不错,但这般持续地被人追击,间儿地还要发动各种技能,这能量消耗相当的大;而且被对方震伤了内腑之后,虽然已经服药,但这持续不断地维持高强度的运动,同时还要与对方教授,这愈合的情况,基本上只能说是没有恶化而已。

    “砰…”看着前边突然围堵过来的中年人,江源脸色一苦,回身与那老头硬拼了一掌之后,借着这一掌之力,斜斜地又撞入了旁边的树丛之中。

    只是这时内腑被这一掌之力所震,喉头又是一甜,一口鲜血再次喷出。

    “呼…呼…呼…”江源只觉得自己的肺部,这时如同火烧了一般的麻辣辣的,每一次呼吸都觉得如同刀割一般;

    带着一丝苦笑,江源继续地朝前跑去,现在若是不坚持,那么这次就真可能死在这地了;而在印象之中,记得自己开车过来的时候,经过了一条大河,如果判断没错的话,大河所载的方向应该在前方不远处,只要能坚持到那大河那边,便有逃生希望。

    后边老头和中年人,这时也紧追不舍,看着前边江源那若隐若现的身影,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这小子坚持不了多久了。

    “哗啦啦…”江源喘着粗气朝前跑着,这跑着跑着,敏锐的听觉,终于听到了千百年传来的隐约水声,当下心头大喜,加速朝前跑去。

    而追在后边,越来越近的两人,这时也听到了水声,当下两人脸色齐齐地一变,同时奋勇朝前追来。

    。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