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绝品天医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异变突起

第九百一十五章 异变突起

    首尔时间下午六时,如同一个淡红色橘子一般的太阳此时已经堪堪地只剩小半个挂在海面之上,让这宽广的海面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两群人站在海滩上,两边隔着十来米站着,中间便是那半轮正在徐徐沉下的如血夕阳,这画面远远地看过去,端端的是美的紧。

    只是随着视线的拉近,这气息却是越来越冷,在双方视线交集之处,却是仿佛能够冻得死人。

    一方基本上都是金发或者棕发的西方人士,这边一个个站在那边一字排开,都身穿合体的华丽纹金黑色呢子长外套,将那修长身躯衬托得是优雅之极;一个留着半长金发的年轻男子站在中间略微往前些许,俊美的脸庞之上两眼略微地泛着些许淡淡的血光,让人觉得十分邪异。

    而另一方,中间那位中年人身穿黑色对襟锦纹唐装,站在那地不怒而威,旁边一个俊秀的年轻人,一身黑色半长呢子外套,脸带淡淡笑容,身体笔直地站在那地,风姿非凡;若不是两眼澄净,一头乌黑的短发,看起来却是很有些与对面的那一批西方人士很有些相似。

    两人身旁落后半步的位置,站着三位同样身着黑色对襟唐装的中年人,站在那地气息沉稳而悠长;而三人后边,便是站了五个老外,虽然面容略微有些憔悴,但一身倒是还算整洁。又有五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冷峻年轻人,在他们身后,隐隐地将几个老外围在中间。

    廖龙根天医师同志,冷冷地看着对面的那位面容俊美,但却是双眼隐隐泛着红光,看起来邪异至极的年轻人;

    天医院与血族向来便是有解不开的仇恨,这若不是因为需要以几名血族来交换济世鼎鼎盖以及所需的血灵草,天医院哪里还容得这几位血族长老议会的议员们回去。直接与那些普通子爵一般直接斩杀了便了事。

    就算是与这些血族们谈判之时,朱世阳也是没有给这些血族们好脸色看;廖龙根自然更是不会与这些血族什么好模样,看了对方两眼之后,便淡声地道:“瑞恩侯爵阁下…人我们已经带来了,不知道阁下,是否将我们所需之物带来?”

    “当然…”罗伯特侯爵脸上露出了一丝冷峻的笑意,看了看廖龙根等人身后的几位血族议员们,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身后示意了一下。

    旁边一位伯爵立刻地将手中的一个手提箱端在手中,然后轻轻地打了开来。将箱子里的东西展现在了众人面前;而另一位伯爵也将另一个手提箱打开,里边密密麻麻地固定着一支支枝叶细长,而隐隐透着血红的枯草;

    虽然隔着十来米,但江源一眼看过去之后,便确认了里边那个尺余大小的青灰色圆形物件,便是济世鼎盖无错,那鼎盖之中隐隐透出那丝熟悉的气息,以及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那是绝对无法伪造的。

    而廖龙根天医师这时也凝目对着那边的那手提箱中数十支的血灵草观察起来。

    这血灵草在天医院断绝数十年。廖龙根天医师也是天医院中少有几位见过这血灵草之人;这数十年未见,此时他也只能是尽全力进行分辨;不过,想来血族不至于在这样的东西上作假才是。

    江源看了一眼济世鼎鼎盖之后,又随意地瞄了一眼那箱子血灵草。随着双瞳一阵细微的收缩之后,便淡声地道:“都没有问题!”

    廖龙根此时刚刚判定这血灵草与记忆之中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没有百分百把握,正想皱眉打算放下脸面。让对方将箱子再送上前数米;这时听得江源那淡然的言语之后,这心头便是微微一定,又转头看了江源一眼。见得江源满脸淡定的模样,这便也点了点头;

    后边的三位丈夫见得廖龙根点头,这便缓缓退开一步,示意后边的地阶高手,将几名血族押上前来。

    见得前边三位丈夫退开,罗伯特侯爵等人这时眼中都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大步朝前走去;伊芙伯爵和菲特伯爵兄妹两人走在后边,只是走着走着,菲特伯爵却是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姐姐伊芙,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表情,不经意间地轻轻点了点头。

    作为亲兄妹,伊芙伯爵很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弟弟的示意,那美艳无端的脸庞之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挣扎之色;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那眼中却是又闪过了一丝黯然…

    在路过江源身边之时,轻轻地抬头看了江源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怪异的神色,待得江源似有所感,转头看来的时候,却是又快速地低下头去,似乎不想与江源对视一般。

    江源的眉头轻轻地一挑,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不知道这婆娘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按理说这婆娘的脾气应该不是这种害羞的人才是;

    两位地阶高手押着罗伯特侯爵等人缓步朝着对面走去,而两位丈夫也随之走出走在一旁,一起押着几人朝着对面走了过去;

    对面这时那两位伯爵领着两个子爵,提着箱子缓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随着两方的渐渐接近,一直低着头的伊芙伯爵,突然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对面走过来的两位伯爵。

    那两位伯爵这时正小心翼翼地拿着箱子盯着这边走过来,这骤然地看到伊芙伯爵之后,两人的面容似乎都微微地一僵,但这也只是一瞬间地那面容又恢复了正常。

    但是对面的那位瑞恩侯爵一直看着这边的眉毛却也是随之微微地一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一般,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喜色。

    这后边的江源,此时看不到那两个伯爵的模样,不过却注意到了对面那瑞恩侯爵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喜色,正一愣之后,看到两边已经开始进行交接了,突然心头冒出了一丝警兆,这张口便叫道:“小…”

    但他这“小心”两字还没说完,那边便已经是异变突起,原本应该已经被完全控制了血力的伊芙伯爵,突然全身气息暴涨,挥手之间,便将身后的两个地阶高手击飞了出去,同时一掌朝着旁边的那位刚手拿到箱子天医院外院丈夫抓去…

    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等江源正要冲出扑近的时候,那位正在接手箱子的外院丈夫,已经在那位伯爵以及明显不单是实力全复,而且瞬间燃血状态之下实力暴增的伊芙联手夹击之下,被击退…

    但那刚刚碰到手的箱子却是已经被对方探手夺了回去。

    冲过去的江源,只是堪堪地将被对方偷袭之下,打得倒飞过来的那位丈夫接住;而此时大局已定,罗伯特侯爵等人在那位及时冲出的瑞恩侯爵的接应之下,已经顺利退到了后边;而自己这边,另外一位丈夫只是将那个装着血灵草的箱子带了回来。

    廖龙根天医师以及剩下的一位丈夫领着剩下的三个地阶高手迅速地冲了上来,两眼冒火,脸色阴寒地看着对面那笑得一脸得意的瑞恩侯爵。

    江源的脸色此时也是一片铁青,只是死死地盯着对面那与瑞恩侯爵站在一起的伊芙伯爵;此时,他已经隐隐猜到伊芙伯爵之所以能够挣脱天医院对血力的压制,而且能够完全恢复实力,只怕是与自家的血有关。

    面对江源那森冷的目光,伊芙伯爵的目光轻轻地低垂了一下之后,便略微转头,将视线转向了别人身上。

    看着伊芙不敢与自己对视,江源这时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心头一股的怒火直冲而出;但这时,却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现在对方加上燃血之后的伊芙伯爵,实力基本上已经是差不多超过了自己等人。

    而那边的罗伯特侯爵以及其余几位伯爵,已经在其他血族高手的帮助之下,开始大量的服食早已经准备好的精血以及某些特殊的药物;

    眼见的最重要的济世鼎盖竟然被对方夺回,两眼血红的廖龙根天医师怒啸了一声,便要领着外院的高手们冲杀上去,江源眼睛微微的一眯,一步上前,伸手拦住,沉声喝道:“廖主任冷静…”

    被江源这一声喝之后,廖龙根天医师脚下一顿,喘着粗气,看着对面冷笑不已的瑞恩侯爵以及那个两眼血红、明显在“燃血”之下,气息已经达到顶峰的伊芙伯爵,这恨恨地一跺脚之后,便挥手止住了后边的丈夫们。

    现在局势很明显,天医院这边的一位外院丈夫,已经在不防之下,被对方联手击伤;只剩下两位丈夫加上自己和江源,最多和对方能够打成一个平手;

    但现在太阳已经沉下,最多再过半个多小时,天便要黑了,而且罗伯特侯爵等人,在对方灌入了大量精血和药物的作用之下,天医院压制对方血力的手段,也坚持不了太久;

    只要对方拖住自己这边一、两刻钟,自己等人到时候就算是想要全身而退都不可能….

    (未完待续……)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