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绝品天医 > 第九百五十七章 行踪暴露

第九百五十七章 行踪暴露

    约翰逊*彼得,是美国nk病毒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也是全球最为著名的病毒研究专家之一。他所领导的nk病毒研究中心,更是世界最为顶尖的实验室;同样在病毒防疫之上,也是最为强有力的组织,这一点在整个国际上都没有人否认过。

    这一点江源很清楚,这也是这个家伙敢这般牛逼哄哄地在这里跟自己要主导权的原因。

    虽说江源其实很愿意将这个主导权交给这个彼得,甚至愿意将整个隔离区都交给彼得,让彼得和美国来接手这儿烂摊子;毕竟,这次的病毒疫情确实是非同寻常,在这样庞大的感染人群之下,所有接近这个隔离区的人,都有被感染的危险;

    如果可以,江源当然不愿意拿自己的几千号人来冒险;但眼前这个情况,却是不可能了;美国只派出了这么二三十号的人马在这里,就算是等他们明白这次疫情的严重性,这是否还愿意派出大批的精锐来到这里接手驻防,这还是两说的事情,就算是他们愿意,这等人过来,也是一两天之后的事情。

    而且这次华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不计花费派出了数千人的部队,以及如此多的装备和人手,就是为了展现华夏在世界舞台之上的重要性;眼下这堪堪地将这的疫情控制在隔离区,没有再向外蔓延,就有人想来摘桃子,这样的事情,那门都是没有的。

    更别说,现在的情况,整个华夏维和部队,都已经陷入了这个泥潭,再没有让病毒找到合用有效的药物之前,他可不敢让这数千已经进入疫区数日的维和人员随意离开;以这种病毒的感染性,他无法保证没有人已经感染这种病毒。

    “彼得先生…”江源脸上的嘲讽笑意此时似乎是更浓了几分,让对面的彼得心头突然冒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或许你没有弄清楚情况…”江源的话语淡定至极。但眼神却是让人一阵的心悸:“如同你所说,你所拥有的队伍,确实是很有名气…但经历过sars的我们,绝对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

    “我们是当代唯一经历和处理过如此级别的病毒疫情的国家…所以,我们才能够在一接到疫情报告之后,便发现其中的严重性,在短短一天之内,作出支援决定,并且派出人员和物质的国家…”

    “而我相信,你们接到报告的时间。应该不会比我们晚…但自认在这方面实力最强的你们,作出了什么样的反应?”

    江源丝毫不顾对方那原本高傲的脸庞之上瞬间青黑下来的脸色,哼声笑道:“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你们才派出了一支不过是二三十个人的队伍过来;而我们,派出了总共六十多人的研究队伍,两百余人的医疗和护理队伍,近三千人的维和士兵,以及高达百吨的物资,对整个疫区进行了完美隔离…”

    说到这里,江源轻哼了一声。看着对面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彼得,道:“面对这种情况,彼得先生,你还跟我要主导和掌控权?难道你真以为你们nk。比得上我们的团队?”

    “笃笃…”江源修长的手指再次轻轻地点了点桌面,一双漆黑的眼眸越发的明亮,淡声道:“事实和经验可以证明一切…不论是当年的sars,还是这次的病毒疫情…可以证明。我们华夏,我们的团队,才是世界顶尖的…”

    彼得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作为世界公认最顶级的病毒研究专家和组织,刚他还在洋洋自得、高高在上的看着对面这个年轻人;但却没有转瞬便被对方这般嘲讽。

    “你…”彼得这正要怒声出言,不过才冒出一个字,便又被对方打断了。

    “而你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大疫情的所谓顶尖组织,不过是一群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而已…”江源的目光淡定,但却依然充满了嘲讽,微翘的嘴唇中,吐出最后一句:“试问?我怎么可能将如此严重疫情的主导权交给你们!”

    江源这最后一句话出来的时候,不单是对面的彼得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就连旁边的两个媒体记者这时脸色都已经是一片惊骇;

    眼前的这个华夏年轻人,这完全是不将这位国际病毒学界的泰斗级人物放在眼里了,而且还这般肆意嘲讽,这已经不单是单纯的鄙视了,而是挑衅;两人这心头都是大惊,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这么大胆?这么自信?这次的事件,可是事关华夏在国际上的声誉,这般直接对美国派来的专家,这若是出了一点意外,这后果都将不可收拾。

    这样的责任,这个年轻人?这个年轻的华夏大校,他怎么承担得起?他怎么敢承担?

    “你…你…我是代表我美利坚合众国来到这里的,你…你这是对我国的严重挑衅…”彼得的眼睛这时已经是一片血红,死死地瞪着江源,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受这样的嘲讽和蔑视,毕竟就算是不算他自己的身份,但他这次来代表的可是美国;这该死的华夏人怎么敢这样?

    看着气急败坏的彼得,江源忍不住地嘴角一翘,缓声地道:“挑衅?当然…不然你以为呢我们这么大阵势,就是出来玩玩不成?”

    说罢之后,江源在对面数人惊骇的眼神之中缓缓站起身来,俯身看着对面的彼得道:“彼得先生…作为隔离区的最高指挥官,我会给你们准备你们需要的研究室以及病毒标本…为了目前隔离区的数千平民,大家一起研究和解决这次的病毒;我们可以看看,到底谁能够尽快地找到解决这次病毒疫情的药物或者办法…”

    “如果,你们认为你们的nk比我们强,那么就请尽力吧,不管是为了赢?还是为了那数千平民们生命…”

    说到这里,江源看着满脸愤然之情的彼得,以及同样脸色不太好看的其余人,和两个记者,沉声地道:“当然。我先要给大家提个醒,这次病毒疫情相当严重,在情况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之前,所有进入疫区范围的人,都不能离开…”

    “什么?”江源这话一出,不单是两个记者脸色大变,就连彼得也脸色跟着一紧…

    虽说两位记者相当的不满,但在眼下的情况下,没有人敢反对江源的话;更别说他们在来之前,便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当然。只是这个后果似乎比他们想想的要更为严重一些。

    彼得这时面对江源,也是无可奈何,虽说以美国的分量,足以然他在其他国家的人面前,在这样的场合下取得主控权;但这次的失败,也只是让他有些不甘;毕竟很明显华夏这回的手笔太大,不可能轻易拱手相让;

    但不管怎么样,至少初步的目的还是达到了,而且他心头积累的怒火也让他强行将一些东西压下。他决定一定要让眼前这个该死自大的黄皮猴子知道,谁才是世界最顶尖的病毒研究方面的高手。

    虽然满心的不甘和愤怒,但彼得对于对方给予的条件还算是相当满意的,至少对方并没有在其他方面给予为难;宽敞的帐篷和相应的设施。以及随时进入隔离区的权限,让他可以很方面的领导他的团队进行研究;

    只是看到了对方的慷慨大度,彼得这时也忍不住的心头有些打鼓了,对方连病毒标本都给自己准备好了。完全不占自己一点便宜,这到底是他这么有自信?还是真只是为了挽救那些平民的性命,而这般?

    这不论是哪个原因。都足以让他的心情好不起来…

    两位记者这时也带着他们的助手,安心地在隔离区呆了下来;然后套上全套的隔离衣服,扛着他们的摄像机和照相机深入了一次隔离区;

    作为记者,他们还是相当敬业的,为了能够拿到隔离区真实景象,他们必须亲身上阵,冒险进入感染隔离区去拍摄一些情况;虽说进去的时候胆战心惊,但却都没有退缩;将整个隔离区的情况都拍摄了进去。

    不管怎么样,虽说他们不是战地记者,但这次的行动的风险可是丝毫不低于那些身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同仁们,不过他们将要获得的东西,也不会比那些同仁们少。

    毕竟这次可是华夏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在国际上强力露面,对于这样的新闻,他们相信很多读者都会关心的;

    领着助手冒险从隔离区拍出来,然后又进入了华夏实验研究区进行了拍摄,同时采访了营区主管医官以及病毒研究区负责人之后;两位记者这时已经是兴奋莫名了。

    “华克…这次咱们真是捡到宝了,这不管是华夏这位江源大校跟彼得的赌局,还是拍摄到华夏建立的营区情况,这放出去都是一些了不起的新闻…我像这次回去,公司一定会升我们的职!”

    “当然…马特…我也一样,这几天咱们好好盯上一盯,然后每天将稿子传送出去…而且那位江源大校说过了,由于病毒疫情的严重性,不会再接受其他记者的申请,这接下来的报道可都是咱们的…”

    两位记者在这里兴奋地互相嘀咕着,心头满是等回去的时候,可能获得的升职和奖励之类的,早已经将江源所说的病毒疫情严重性忘到了后头。

    不过,第二日收到消息的他们,才将心头的那些兴奋给消减了下去。

    “感染暴发…一夜之间增加了三百多的发热感染人群?而且昨天晚上死亡病例为五十八人…”

    看着刚刚拿到了数据,两名记者这脸色瞬间都白了…

    整个隔离区里边的平民共有四千五百左右,其中未发病人数约为两千五百人左右,一晚上八个小时新增感染发病三百多人,也就是一晚上有十分之一的人感染发病了;算起来,也就是说,最多十天,所有的人便可能都会被感染。

    而死亡五十八人,而且这还没到真正的高峰期,也就是说,如果病毒没有能够控制的话,这四千五百人,很有可能在两、三个礼拜内就会彻底死光…

    这么恐怖的感染力,以及死亡率…两个记者坐在一起。纷身一阵阵的颤抖;

    “华克…你觉得咱们会不会被感染?”马特抹着额头上冒出的细密汗珠,颤声地看着旁边的华克道。

    华克这时脸色也是难看之极,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只知道我们要尽量减少进入感染隔离区…”

    “这…这可不行,华克,要是咱们不进去,很多新闻照片就拿不到…”马特迟疑了一下,然后便连连摇头道。

    看着马特连连摇头的模样,华克勉强地笑了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不用担心。现在隔离区里边可是至少有上千华夏士兵驻守,他们可是天天在里边;我们还只是偶尔进去,他们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那是…”想起那些华夏士兵,马特轻轻地点了点头,是的…那些华夏士兵都不怕,自己等人怕什么。

    “好了…马特,咱们别耽搁时间了,赶紧去联络中心把今天的稿子发出去吧…现在应该公司那边也差不多上班了…”

    看着这些数据。江源的脸色很难看,这么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这样拖下去,就算是最后找到了控制病毒的药物。只怕也剩不下多少人。

    “卢中校…目前的治疗手段,难道一点效果都没有吗?”将手中的报告狠狠地砸在桌子上,看着眼前面容冷峻的卢炳月,江源怒声地道。

    看着那张向来温润的清俊脸庞之上充满的怒意。卢炳月的心头这时也忍不住地轻轻一颤,然后缓缓摇头道:“该用的治疗手段,我们都已经用上去了。但没有有效的办法来缓解病程的进展,我们仅仅…仅仅能做的,只是缓解一下他们的痛苦而已!”

    “呼…”虽然知道卢炳月她们已经尽力了,但江源这依然还是忍不住地心头恼怒;这深呼吸了两次之后,终于看向卢炳月,点头苦笑着道:“抱歉…”

    “没关系…”卢炳月冷峻的脸庞之上,这时也略微地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她也理解眼前这位最高指挥官的心情;作为一名医生,看着这么多病人一个一个死去,但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这任谁心情都会好不起来。

    “驻营指导们怎么说?”江源稍稍地沉吟一下,然后看向卢炳月问道。

    “指导们也都尽力了…”卢炳月缓声地都:“几位指导建议使用了数种的治疗方案,都效果并不理想…”

    “好的,辛苦你们了…”江源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既然院里的医师们都拿这个没办法,那就只能是看病毒研究室那边的进展了;

    送走了卢炳月之后,江源立刻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研究室那边。

    “情况怎么样?陶主任?”江源沉声问道。

    “目前对病毒的解析依然还在进行中…药敏试验目前也尚未找到有效的药物!”陶主任在那边话语声也是一片凝重,对于隔离区的情况,他也是很清楚的,但目前进展确实是不够快,他也没有办法。

    “大概还需要多久?”江源也没有废话,只是皱眉问道。

    “这个…”听得江源的问题,陶主任却是有些为难了,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完全确认,这稍稍地一沉吟之后,便沉声回答:“预计至少还需要四、五天,如果情况不好的话就不太好说…”

    “四、五天…”听得这话,江源的心微微地一沉,以目前的情况看来,这真要过得四、五天才能找到有效药物,这隔离区的四千多人,估摸只能剩下三千人…

    而且这还是在乐观的情况下,四、五天内能够找到有效的药物,若是四五天内找不到,那么死的人将会更多…

    但江源这时也没有办法,他清楚陶主任的意思,这样的事情,也是需要讲一点运气的,这谁都没法保证能不能找到合用有效的药物;有时候可能三四天就找到了,有时候…十天半个月只怕也不行…

    “好吧…不管怎么样,请尽力吧!”说罢这一句之后,江源缓缓挂断了电话;稍稍地沉吟了一下之后,便走出帐篷去;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尽力去想办法了,他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人死去。

    非洲的这场疫情由于两位记者的到场,终于开始引起了全球各地媒体的注意,各种情况,迅速地通过两位记者朝着全球传递了出去。

    瑞恩侯爵坐在华丽松软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电视中的报道,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看来这次人族又有麻烦了;还是自己这样的高贵种族比较好,这样的病毒什么的,从来没对血族起效过。

    “根据记者报道,这次负责阿拉圭罗防疫计划的是华夏国的一位年轻指挥官江源大校…”电视中,主持人的声音缓缓传来。

    。(未完待续。。)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