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绝品天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一触即发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一触即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齐朗觉得今天真是面子丢尽了,早知道如此,上次的时候他豁出去亲自出手,也要去将眼前这个小崽子给宰杀了。现在可好,被人上门当这这么多各家各派的面,在这么大喜的日子上门**裸的打脸,而且到了这地步,不管最后如何,这脸都算是丢光了。宣能倒是很干脆,很利落,看着齐朗那羞怒的表情,起身缓步走过来,看着眼前那站在江源身后,脸上再无一丝勉强,剩下全是安心和放松笑容的宝贝女儿,心头一片温暖;“宣紫月”听得宣能的言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位宣家家主,都很好奇这位宣家家主会做怎样的表态。“既然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没办法再管你;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我宣家的人了跟我宣家再无关系”宣能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说出这番话,但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出,宣能的眼中,那种放松和宠溺的眼神,却是怎么都消散不开的。对于宣能的表态,众人以及众宾客这时也都只是微微地一愣,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都偷偷理解的笑了;既然宣能已经决定站在自家女儿一边,那宣能也只能做出这样的表态,才会让齐家和宣家不会当场决裂,这样也会让齐家和宣家面子上好看一些,当然最主要也是给齐家一个交代。果不其然的,虽然宣紫月眼中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但齐朗还有是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齐乐明,这时脸色却是猛地一沉,原本这父子俩还希冀宣家能够把宣紫月给弄回去,但宣家这撒手不管了,那么接下来就完全是齐家处理了。而且很明显的,虽然宣家说不管宣紫月了。但是若宣紫月要真是有什么事,这宣家众人都在此地,自然不可能一点都不管;这齐家父子都明白的紧,只是这时心头也只能暗骂宣能实在是太无耻。面对这样的处境,懊悔和懊恼,都没办法让齐家父子找到其他的办法来,这以前没有能干掉眼前这个小子,现在这家伙明目张胆的出现在齐家,两父子却是顾忌天医院不敢下手,实在是悲催的紧。“好好好!!!好你个宣能”齐朗瞪着宣能和宣母怒哼一声之后。这才看向被四个黑衣人护在中间的江源以及自己的准儿媳,这只觉得脸上丝毫无光了,只得咬了咬牙,寒声地道:“江源我齐家与你今天必然不死不休!”听得这话,江源心头也是微微一紧,他所依仗的就是天医院的身份,让齐家不敢对自己下死手,倒是没有想到这齐朗竟然真的不管不顾说出这般的话来;如果齐家真敢如此豁出来,那么自己也就只能拼死一战了。江源轻轻地吐了口气。看了眼身旁的宣紫月,微微一笑,道:“来,站到我后边来!”“好”宣紫月点了点头。然后很乖巧地站到了江源的身后,只是又悄悄地将自己的裙摆撕开了一小段,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大腿,方便等下出手。江源这时倒是还有心情开玩笑。听得那布料细微的撕开声,转头看了一眼之后,却是笑了。道:“嗯腿很漂亮,你以后可以试着穿穿热裤,一定很养眼”“啊”从来没听江源对自己开过这般玩笑的宣紫月,这瞬间的脸就红透了,忍不住娇嗔地狠狠从后边给了江源一下。“呃呃呃”看着这场中两人的动作,旁人那是一脸的惊愕,这时候这两人竟然还能打情骂俏?而齐乐明这时已经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这抄起旁边一张观礼的椅子,便唰地一下朝着江源猛地狠狠丢了过来。看着那丢过来的椅子,江源动也不动,早有站在前边的一位黑衣中年人,飞起一脚,将这椅子踹到一边;看着眼前这黑压压的人群,江源轻吐了口气,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地敛去,然后朝着身后伸出手来。后边一个黑衣中年人这时也轻吐了口气,然后从背上取下一柄米许长的连鞘长刀送到了江源手中。随着江源持刀在手,众人的神情都是微微地一凛,因为他们qingchu的感觉到,在这一刻,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上竟然冒出了一股少见的浓郁凛冽杀戮之气,这股杀戮之气,甚至凛冽到附近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众人这时这才确认,眼前这个小子可不是什么只会依仗天医院声势的人,看这气息便知道绝对是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在这在座的众位高手,只怕都没几个有这个小子手里死的人多。看着江源拿着刀,知晓这回只怕真是要动真格的了,当下不少人却是开始着急了起来。要知道这真要看到齐家跟天医院发生摩擦甚至交战的话,那么齐家绝对落不了好处,那是真的;但是这能来参加齐家婚礼观礼的,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跟齐家关系不错的,这若是齐家真跟天医院发生了大冲突,那么齐家的败落便是不可避免。当然,这也有幸灾乐祸地在一旁,暗暗偷笑,等着看好戏;齐朗这时心头一片的阴寒,作为一家之主,他现在做出这样的决定来,也是无可奈何,他齐家也是堂堂大族,这被人打上门来,若是天医院来了什么大人物,这也算了,但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若是向天医院一个小小医士示弱,那么齐家以后真是没脸在华夏混了。而眼前这江源明显身后有人,以后齐家的麻烦小不了,但是眼下这情况,却是不可能再示弱,不管怎么样,这次的脸面一定要找回来,否则当下齐朗这牙齿一咬,便要豁出去,领人将江源给围杀了再说。这时旁边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几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叫道:“齐家主且慢”“奶奶的,我次奥”听得这声音,齐朗这时心头骤然地一松,而江源也心头微松,他很qingchu作为一个大世家,这潜藏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他来这里也是估算不会出现最坏的情况,才会如此,这真要是真刀实枪的火拼起来,自己这边是决计讨不了好的,想要全身而退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众人齐齐地循声望去,满心的希冀,都在庆幸,终于有人出来打圆场了,不然这事到了最后,谁都收不了场。“齐家主且听我们几个老头子一言”见得齐朗立马住了手,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同志也是心头一松,脸带微笑地赶紧排众而出。看的这几个老头子,不但是齐朗这一下安下心来,旁边的宣能也跟着松了口气,这几个老头都是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平日也都圆滑的紧,这既然来出手打这么一个圆场,那么自然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果然,这几位老同志一出面,见得众人都看着他们,就连这事主齐朗还有是那位年轻的天医院医士都也停下动作,看向几人,这心头都是大定,看来这年轻人也不是真是什么鲁莽货色,还是识得轻重的;这心头原本还有些忐忑,这下立马放下心来。当下,便有一位老同志朝着齐朗拱手笑道:“齐家主且听我一言此小儿家的事情,尚未到如此严重之地步”“我等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这年轻人之间的事情又如何说得qingchu”“许老所言甚是,若是为了此等事情,大动干戈,实在是有些”另外一位老同志赶紧接口道。见得众人都在听着自己对于言语,齐朗也并没有出声打断,这几位老同志这时也都qingchu,齐朗并不是想把事情弄到这一步,当下这是自信满满的你一句我一句的,便将此事给说了开来。“这位江源江医士,年纪也尚轻,两位年轻人情投意合,虽说今儿确实是鲁莽了一些,但也情有可原齐家主也请无须如此动怒”“对对齐家主不如网开一面”这几个老同志这时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而周围一些宾客这时也都纷纷的打圆场,帮着齐家多挣些脸面,好让齐朗好下台。看着自家父亲原本冰寒的脸色渐渐地好转了几分,齐乐明这时却是急了,这旁边的那些人都在帮着江源和宣紫月说话,而父亲似乎也没有继续在坚持的意思;齐乐明的眼睛渐渐地爆红了起来,这眼见宣紫月就是自己的人了,难道这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不成?“爸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不行绝对不行宣紫月是我齐家的媳妇!”齐乐明这时突然怒声叫道。听得齐乐明的声音,这众人脸色都是一僵,原本这一触即发的气氛,已经渐渐地松懈了下来,但是被齐乐明这么一叫,这场中的气氛瞬间地又凝结了起来。齐朗这时心头也是暗恨啊,原本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有事以后可以大家再算账,只要先让齐家度过这回,他本已经想好了一个温和过去,又不会让齐家太丢脸面,而且又不会跟天医院发生大冲突的办法,但是这被儿子这么一闹,这事又悬了……(未完待续……)rt

    最快更新,阅读请。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