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019 丫的,爆你菊花!

019 丫的,爆你菊花!

    “啊!是疾风之刃!”

    “这下丑八怪死定了!”

    “……”

    纷乱的叫喊自宴会四周响起。舒榒駑襻

    在迦蓝的背后,一道疾风之刃正朝着她飞劈而去,那势头、那风劲,迦蓝是万万不可能躲过去了!

    惋惜声四起,得罪了凤二少,落得如此悲惨下场,可惜了!

    就在众人以为迦蓝死定了之际,玄金色的光束突然从她身体内破体而出,那绚烂的光芒,迷了所有人的眼!

    风刃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阻挡,轰然一声消失无踪。

    “怎么可能?”凤二少冷绝的容颜微微一变,露出了不可思议,她居然破了他的风灵术战技疾风之刃?

    不可思议的还在后头,炫目的玄金光芒之中,那一抹蓝色的身影突然回身,迎着光束的方向,如豹子一般,朝他扑来……

    凤二少冷静以对,连忙结印,再度施展疾风之刃。

    迦蓝的唇边,冷笑连连。她的原则,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这个男人突然出招,对她的生命造成了威胁,既然如此,她何必再跟他客气?

    “冰之长矛!”

    伴随着她低低的清喝,空气中无数的水滴开始凝结,一柄由水滴凝结而成的冰矛汇聚成了实物,握在了迦蓝的手中。

    借着战皇笔释放出来的神威,她迎着玄金光束的方向,一往无前地冲杀了过去!

    战皇笔的速度太快,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捕捉到它的真身,只能看到愈涨愈盛的光芒,在充斥着整个宴会大厅……

    玄金色的光芒在眼前炸开,凤二少的视线出现了暂时的盲点,他施展的疾风之刃再次被化解,他狠狠倒抽了一口冷气,察觉到了不妙。

    迦蓝乘胜追击,怒喝一声,彻底爆发:“混蛋!敢偷袭姑奶奶,活腻味了吧?”非一般嚣张狂妄的口吻!

    冰之长矛脱手而出,直攻对方咽喉。谁料凤二少感觉到了不妙,飞身而起,转身欲逃。如此一来,原本该刺中对方咽喉的冰矛,目标发生了变化,直直插入了对方的……

    “啊!——”

    凤二少口中爆出了一连串的凄厉到极点的惊叫,整个宴会场地的众人顿时处在了呆若木鸡的震惊之中。

    众人的视线中,冷艳妖娆的凤二少没有形象地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他臀后的某处菊花华丽丽地插着一根一拳粗细、晶莹透亮的冰矛,这……

    一干人等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回神。

    下狠手的迦蓝看到这一幕,也呆了一呆,嘴角一顿抽搐,太黄太暴力了!这绝对不是她的本意……人家从来都是很纯洁滴!

    “凤二少!”

    “二少!”

    有几个不长眼的学生朝着凤天毓奔了过去,想要察看一下他的状况,谁料迎接他们的是凤天毓狰狞的面容和阴冷如飞刀的眼神,吓得几人不敢靠近。

    凤二少?她记得刚刚丫环有提起,宴会上来了一位皇城凤家的少爷,难道指的不是凤少,而是凤二少?

    我靠!她到底是跟凤家有多八字不合?才刚招惹了一个凤少,现在又把凤二少得罪了个彻底,她怎么这么倒霉,总是跟凤家的人牵扯在一块儿?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凤二少的身上,迦蓝一击得手,连忙溜之大吉。

    “二少,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个,我去帮你把迦蓝追回来……”秦苏桦很识趣,知道二少这时候恨不得杀了在场所有的见证者,所以在发现迦蓝溜走了之后,他也立即想到了要溜。

    秦苏桦一溜,其他人也纷纷打了激灵,各自找借口,逃离了现场,只剩下凤天毓一人独留在了宴会大厅发出愤怒的咆哮!

    “迦蓝,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楚炎昭停在了离宴会大厅不到百步远处,回首看看咆哮连连的凤天毓,再转首看看迦蓝离去的方向。他眉头深锁,发现自己愈发看不透她了。

    方才她爆发出来的强悍力量,还有那道神秘的玄金色的光束,一切都来得太出其不意了。一日之间,她彻底颠覆了他脑海中迦蓝的印象,除了震惊,便是深深的疑惑。

    “迦蓝,你的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迦蓝一路狂奔飞掠,后颈还能感受到冷飕飕的凉意,知道一定是有人在诅咒她了。她没敢在楚府逗留,也没去宋府,而是直接奔往城中一家客栈,开了个房间,打算在此暂住一晚,避避风头。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间,有人进了她的房间。伴随着一股奇异的香味,她想要醒来,却发现自己睁不开眼,只能勉强打开眼睛的一条细缝,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是一个天神般的男子背影。点点的星光,透过纱窗,伴随着月光的余晖,一同倾洒在他的身上,恍惚间,那飘逸谪仙的背影,犹如神祗。

    脑海中再次掠过那一抹刹那惊鸿的背影,与此刻眼前的背影重叠……没错了,他就是师父!

    “你是……师父?”她迷迷糊糊问。

    男子转身,一步步走近了她,影像愈加模糊,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到他磁性悦耳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在暗夜中响了起来:“你的胆子不小,什么人都敢得罪。”

    咦?难道今晚发生的事,师父知道了?

    迦蓝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凤二少突然把自己的……那什么给凑上来的……”

    男子的左肩微微抖动了下,迦蓝隐约听到了轻微的笑,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睡吧!我答应了师父要好好照看你,自然不会让你有事。你只记得一句话便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迦蓝迷迷糊糊点头,知道师父说的是她施展战皇笔力量的事,他是真心为她着想。然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暖意,是师父将一道灵气输入了她的体内,灵气渐渐弥漫至全身,伴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清冽干爽的香味钻入她的鼻中,她仿佛看到了雪山之巅傲然盛放的雪莲,伴她暖暖地进入了梦乡。

    “小东西,还是安静的时候,最可爱!”

    如玉雕饰的修长手指,轻点在了她毫无防备的睡颜,来回摩挲,良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等迦蓝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一人,空气中还残留着那淡淡的熟悉的味道,她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那里似乎还有什么留下的痕迹。

    舒展舒展手脚,蓦地发现自己无论精神还是体力都增长了不少,一定是昨夜师父为她输送灵气的缘故。

    她恬美地弯唇一笑,虽然两次都没有见到师父的真容,她却有强烈的预感,这个师父拜得值!

    “搜!给我一间间地搜!一定要把迦蓝给我找出来!谁先找到迦蓝,二少重重有赏!”

    房间的门外,传来了骚动。

    迦蓝抚额,终于还是找来了,她不小心捅了凤二少的菊花,这个梁子算是结大了,换她也不能善罢甘休!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