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034 凤少出手,帅气!

034 凤少出手,帅气!

    “洗得差不多了,小蓝蓝,拉我一把!”凤天策懒洋洋说道,蛊惑妖媚的声音,引人犯罪。舒榒駑襻

    一点银色的寒光掠过眼角,迦蓝察觉到了异样,转首正**向窗外,突然手臂被人用力一扯,她脚下失重,一头栽进了浴桶。

    电、光、火、石、一、刹、那!

    一支亮着银光的箭头破窗而入,带着破风之势,飞射而来,凤天策反手抓向了屏风上的浴袍,白色的浴袍在他手中化作了一条蛟龙,无声怒吼着,将飞箭吞噬其中!

    疾如迅风,快如闪电。

    哗啦啦,湿漉漉的长发在空中划着潋滟的弧线,迦蓝从水中抬起了头,恰时,凤天策手中的浴袍已经重新归了位,他的唇边勾着一抹邪气的笑意,光裸的身子从水中立了起来,慢慢倾向了她。

    浓重的男性气息逼近,迦蓝身子下意识地向后倾倒。

    “你在干嘛?”迦蓝愤怒地瞪向了他,水珠顺着她的发丝湿漉漉地淌下,她整个人泡成了落汤鸡。方才跌入浴桶,受水的阻隔,她压根没有听到外面任何的动静,哪里知道方才电光火石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凤天策仿若未见她的愤怒,妖娆帅气的脸庞无限地逼近放大,被水汽蒸得红润通透的脸庞,魅惑天成,夺人心魄。

    他的长臂舒展,绕过了她的右肩,支撑在了浴桶的边缘,将她整个人圈在了其中,他笑得妖娆:“小蓝蓝,真淘气,偷吃糕点了吧?”

    他泛着樱色的水晶唇瓣突然凑近,寻着她的唇角,轻轻贴了上去,带起一片电意。

    迦蓝倒抽了一口冷气,双瞳瞬间放大,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当口,又是一支飞箭破窗而入,其势之凶猛,比之方才胜过数倍!

    凤天策长臂一探,右手作拈花之势,如玉雕琢的修长手指轻轻一旋,凝起一道风墙。

    飞箭遇上了风墙。

    吱吱吱……

    极其细微的摩擦声声。

    他的四指灵活游走,以极为优美的姿态轻轻一拨,飞箭立时调转了方向,无声没入摆放在床上的厚实锦被……

    尽管一切的声音细微到了极致,迦蓝还是敏锐感觉到了,她猛然回神,伸手欲推开跟前的凤天策,他却快了一步,妖娆的笑意在他唇边无声绽放。他抬手,快速摘下了她头上的发簪,反手一转,发簪脱手而出,划着气浪,从方向破开的窗纸洞口飞射了出去。

    一气呵成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毫无阻滞。

    看似轻飘飘优雅的动作,却狠辣刁钻,势如破竹!

    窗外,第三支飞箭带着绝杀的气势,奔袭而来。

    半途,与发簪相遇。

    叮!

    发簪以绝对的压倒之势,击飞了飞箭,带着呜呜的鸣笛,坚定地朝着飞箭的主人射去。

    啊!

    飞箭的主人只来得及撑大双瞳,一枚木制的发簪正中了他的眉心,他直挺挺地倒地而亡……一击必杀!

    没有了发簪的束缚,湿濡的碎发散开,凌乱落在了迦蓝的颊边,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只感觉到有那么一股轻微的细浪轻轻划过她的发际。待她拨开湿发,去寻个究竟的时候,只能看到窗户纸上莫名地多出了一个可疑的小洞。

    眼神游离间,一堵粉色的肉墙遮挡了她的视线:“那支簪子太丑了,怎么配得上小爷的女人?改日,小爷送你一支更好的!”

    迦蓝抬眸,这时候才注意到,凤天策修长的身躯此刻几乎是完全暴露在了她的跟前,完美流畅的曲线,肌理分明的腹肌,修长笔直的双腿,还有……

    豆大的汗珠挂在了迦蓝的额头,她镇定地高挑了下眉毛,这人何止是性感妖孽,分明就是上天的宠儿,占尽了一切的完美!

    这妖孽,居然就这么明晃晃地在她跟前晒鸟,置她于何地?

    她低头,两眼死死盯住了他的小策策,既然你让我看,我就给你用力看!否则,岂不是太不给你面子?

    看着小策策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越来越傲娇,她的唇角邪气地勾起,绽放出一抹妖娆而完胜的笑容:“凤少如此风流之人物,怎的鸟儿如此、如此的……”

    她故意欲言又止,轻摇着头,露出失望之色。

    凤天策身影明显一摇,薄唇轻轻抽搐了几下。

    迦蓝摸着下巴,视线专注,一边摇头,一边惋惜说道:“凤少天资傲人,身后追着你的姑娘那么多,我真是非常替那些姑娘担忧。”

    凤天策唇角又是猛地一抽。

    迦蓝一脸的专家相,不断摇头:“没办法,先天劣势,不是单纯补补就行了的,得从根上治!”

    凤天策漂亮的凤眸蓦地一沉,突然欺身,无限逼近她的跟前,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冰冷,但很快又被一丝似无奈似宠溺的情感波澜给快速覆灭了下去,尽管如此,也足以让迦蓝的心底激荡起层层的浪花,失了心魄。

    哗啦啦……

    荡起一阵流水声,凤天策俊美无双的脸庞快速撤了开去,他优雅地飞身,跳出了浴桶,随手操起屏风上的浴袍,一展一卷,包裹住了他完美如雕塑的身躯。他赤着双足,踏着仙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迦蓝好不容易从他方才那一闪而逝的嗜血冰冷中回神,荡起波澜的心湖还在漾着一圈圈的涟漪,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待心情平静下来,她撇撇嘴,这就生气了?生气了才好!

    谁让他先招惹她的,还将她弄得一身湿?她不过是正当反击罢了!

    从浴桶中出来,她迈步走向了窗口,手指无声描绘着窗纸上洞口的大小,她冷眼微眯,露出了丝丝的疑窦。

    方才凤天策的举止太奇怪了,还有那一声极其轻微的吱吱,以及拂过她发际的一丝气浪……所有的细节都在告诉着她一件事实,方才的确发生了什么!

    她快步走出了房间,比量着洞口的方位,一路寻到了一棵古老的槐树之侧。

    那里,不见任何的人影,地上却留下了三滴血,血迹未干。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