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12 她的锋芒,震撼全场四

V12 她的锋芒,震撼全场四

    看着每个人紧张不安的神色,迦蓝低低冷笑,她故意没有立即作出反应,为的就是要让他们也尝尝被人冤枉的滋味。舒欤珧畱

    方才在她被人冤枉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幸灾乐祸,恨不得落井下石,要置她于死地?

    还有倩儿……

    想到倩儿的惨状,她心中的怒意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气恼归气恼,她表面还是非常镇定的,她 目光有意在赵雅儿的身上来回扫视了十来遍,直到赵雅儿浑身不自在地战栗起来,她才浅浅地勾唇, 目光暂时收了回来。

    赵雅儿,别以为这样就算完了。

    来天翼学院的途中,是谁欺骗了她,是谁派人行刺她,又是谁害得她没有办法加入精英学生,她可是一笔不漏地将账目都记着呢。

    “此人想要杀我陷害我,可见他与我结有仇怨。”迦蓝有意顿了顿,让人撒开了想象力去联想,跟她结怨的人都有谁,那么谁的杀人嫌疑就是最大的。

    赵雅儿首当其冲,双瞳当场放大。迦蓝暗指的与她结有仇怨的人,分明就是在说她。

    “我来到天翼学院才第二日,认识我的人不超过十个数,其中跟我有过过节的,也不会超过五个人……”迦蓝继续说道,那眼神却是牢牢地盯在了赵雅儿的身上,意有所指,让赵雅儿惴惴不安。

    就在赵雅儿快要绷不出,想要出声说话时,迦蓝突然背转身去,面向了林师姐三人:“三位,我跟你们有仇吗?”

    “什么?”林师姐三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跟你们有仇吗?”迦蓝重复道。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这时候若是承认跟她有仇,岂不是立即会被众人视作嫌疑人?

    三人齐齐摇头。

    迦蓝低笑了声,道:“既然我们无怨无仇,那为何从方才我被人诬陷开始,你们三个就一直落井下石,对我诸多的议论和猜疑,好像从一开始就认定我是杀人凶手。你们何以如此认定?是因为人本来就是你们杀的,你们想要嫁祸给我,所以才如此笃定?”

    字字相逼,抑扬顿挫。

    迦蓝每上前一步,林师姐三人就倒退一步,强大的气场和由浅入深的言语威逼,惊得三人浑身瑟瑟颤抖了起来。

    “你胡说!怎么可能是我们?”林师姐很快镇定下来,挺胸反驳。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三个刚刚也是站在那里,是后来特意走过来羞辱我的。你们若非对我有极大的仇怨,何苦要专门走过来,对我落井下石,要置我于死地呢?”迦蓝的眼神蓦地一厉,嘴角勾起的笑容闪着冷光,这一击下去,林师姐三人就更加难脱嫌疑了。

    现场的人们纷纷恍惚过来,没错,这三人的确原来是站在扇形区域内的,在八位白衣女子还没有将扇形区域圈起之前,她们三人就走出来了。

    在方才对迦蓝的一番质问过程中,她们三人没少奚落和羞辱迦蓝,如此看来,她们三人的杀人栽赃嫁祸的嫌疑是越来越大了。

    赵雅儿微愕,本以为迦蓝会揪着她不放,毕竟是她害得她不能加入精英学生的行列,谁想迦蓝的目标另有其人。

    呵,看来是她多虑了。

    这么好的羞辱自己的机会,她都错过了,可想而知她的确没有那么聪明。

    “迦蓝,你休要乱泼脏水!我们才没有对你落井下石,我们只是看不惯你的行为,所以才出来仗义执言。”林师姐几步奔向了纳兰潇白,神色瞬间一变,变得柔弱可人,她伸手扯向了纳兰潇白的衣袖,“纳兰公子,你要相信我,为我说句公道话。”

    她对纳兰潇白的爱慕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哪怕是能碰到他的一片衣袖,她都甘之如饴。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靠近他的身边,指尖还没触到他的衣袖,来不及占点便宜,纳兰潇白已经迈步走开了,她的指尖落了空。

    纳兰潇白走到了迦蓝的身侧,伸手,摸索了几下,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她的手:“我只相信蓝蓝说的,她说的,都是对的。”

    他的声音轻轻柔柔,却能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得一清二楚。

    他只相信她说的,她说的,都是对的……

    迦蓝的心底被什么东西轻轻一撞,忘记了他的手正握着她的,从手心处传来一股温暖,这股温暖一路蔓延传递,让她浑身暖洋洋的。

    众人纷纷愣住了,这算是变相的表白吗?平日里高高在上圣洁谪仙的纳兰潇白,每个人见到他,都是仰视的目光,谁也不敢接近,生怕亵渎了他的高雅圣洁。

    他的确很温和,很有礼貌,但是他的温和是有距离的,大家只敢在心里仰慕着他,却不敢真正地靠近他。

    然而此刻,他自然地握着迦蓝的手,温柔的话语,微笑的神色,就像个邻家的大男孩初尝爱情的滋味,一下子从天上坠入到了人间,更加让人疯狂心动了。

    众人看得又是惊愕,又是羡慕嫉妒。

    这真的是他们所认识的昊天八公子之首的纳兰潇白吗?

    那个丑女到底有什么好的?纳兰潇白竟然如此特殊得对待她……这是什么世道?丑女草包都要翻身逆天了吗?

    林师姐快要被气炸了,自己被华丽丽地无视不说,还看到自己心仪之人温柔地握住了一个比自己丑百倍的女人的手……这是为什么啊啊啊?

    她身侧的胖女和娇小女也跟着愤愤不平,如果像迦蓝这样的丑八怪都可以出位,得到纳兰潇白的亲睐,她们为什么不可以?至少在她们看来,她们可要比迦蓝长得漂亮多了!

    内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暗暗窃喜,从此之后对自己未来的人生充满了新的希望。

    迦蓝愣了片刻之后,无奈地轻笑了下,纳兰大哥多半是为了躲避林师姐的骚扰,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吧?好吧,那她就暂且充当他的护草使者好了。

    想着,她回握住了他的手,冲他莞尔。

    细小的动作,大大的轰动。

    有不少好事之人,拿看好戏的神色瞄向了凤天策,因为毕竟方才就是凤少口口声声称迦蓝是他的女人的,现在他的女人被人握了手,他会是怎样的反应和想法呢?

    这些看好戏的人当中,包括了秦管家和司徒长胜。在他们的视线中,只见凤天策注视着纳兰潇白和迦蓝两人相牵的手,眼涡幽幽旋转了几周,然后轻扯开了嘴角,绽放出了一抹优雅的笑容。

    那笑容本身原本没什么问题,可问题偏偏是它太过绚丽了。

    对于某些人来说,笑容越绚丽,就越危险。

    秦管家深有感触,对自家的主子最为了解,他很确定肯定,主子不高兴了。

    司徒长胜也在观察着凤天策的反应,因为在他看来,以凤天策的优秀,世上难有能与他匹配之人,他的眼光又高,寻常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他对迦蓝的特殊,让他很是意外和好奇,他很想知道凤天策对迦蓝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只是拿她做一个幌子,来蒙骗世人呢?

    不过,从现在凤天策的反应来看,虽然不能说他是完全认真的,但至少迦蓝的言行已经能影响到他了。

    “原来她才是杀人凶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她居然隐藏如此之深!”人群中,爆发出了一个声音,原来是从扇形区域内传来的。

    一直处于被怀疑的行列,等待被审查的滋味非常不好受,现在迦蓝指出了可疑之人,他们还不趁机落井下石,将嫌疑变成铁案?如此,他们也就能快些从嫌疑的行列里逃脱了。

    他一出声,周围的几人也跟着纷纷附和起来,怒斥林师姐的恶行。

    林师姐面颊蓦地爆红,她又气又急,慌忙地摆手否认:“我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做!你们不要冤枉我!”

    “各位长老们,请你们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院长,您要相信我啊……”

    面对越来越多的声讨,林师姐无法替自己洗脱冤屈,只觉得自己冤死了。她什么也没有做,他们凭什么要冤枉她?

    迦蓝漠然地看着她,没有作声,现在她也尝到被人冤枉有理说不清的滋味了吧?

    想想方才,她又是如何冤枉他人的,难道她就没有想过,或许对方也跟她一样是无辜的?

    良久,迦蓝终于出声了:“大家安静一下!她不是真正的凶手!”

    众人一阵错愕,原本还喧闹的现场,一下子寂静无声。

    司徒长胜的眸子里闪过微微的错愕,颇感意外,看得出来,迦蓝和对方的确是有过节的,现在大部分的人也相信了她的说辞,将凶手嫌疑人的头衔安在了对方的头上,她很快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为自己洗脱嫌疑,让自己暂时安全。然而,她却推翻了自己的说辞,无形之中为对方洗脱了嫌疑。

    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为什么他有些看不透了呢?

    现场所有人,包括凤天策在内,也都是错愕的表情,不过,凤天策很快恢复了正常,他无奈轻笑了声,似乎有些明白过来迦蓝的打算了。

    林师姐很久才回过神来,以为自己听错了,迦蓝居然为她开脱罪名?她长舒了一口气,却一点儿也不感激,因为她本来就没有做过,凭什么污蔑她?

    迦蓝一定是怕她跟她争夺纳兰公子,所以才在纳兰公子面前诋毁她名声的,想到此,她不但不感激迦蓝替她洗脱罪名,反而更加憎恶迦蓝了。

    “我早就说了,我不是凶手!迦蓝,你休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原来你也懂什么叫血口喷人?”迦蓝低低冷笑了起来,“被人无缘无故陷害,被人众口铄金落井下石的滋味不好受吧?”

    “你……你是故意的!”林师姐终于明白了过来,迦蓝这是在有意报复她,她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也尝尝被人诬陷的滋味。

    “你方才不是怀疑她是凶手,在陷害你吗?为何又替她开脱了?”魏长老拧眉道,其实他内心里倒是希望事情到此为止了。

    司徒长胜目光一转,轻轻笑道:“迦蓝,说说你的想法吧,你一定是有什么根据的吧?”

    区区一个新入学的新生,一个容颜丑陋的女人,现在却受到院长的亲睐,以如此温和的态度询问她的想法,这样的一幕,不知要羡煞多少旁人。

    “以她微薄的实力,想要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在短时间内凝炼出冰矛,根本不可能!”迦蓝掷地有声,说明了理由之后,还不忘狠狠打击下林师姐。谁若是将她迦蓝视作软柿子,可以任人揉捏的话,那她就大错特错了。

    欺了她的,总要还的!

    林师姐脸上爆红,本还想反驳几句,但想到自己的嫌疑终于洗脱了,她也就暂时忍住了。反正来日方长,她总有机会,将今日的债讨回来,洗脱嫌疑才是头等大事。

    余光处,纳兰潇白和迦蓝的手自然地相牵着,旁若无人。

    她那个恨啊!

    恨不得上前,将二人的手分开了,然后换她去牵纳兰潇白的手。他的手修长而优雅,如果和他牵手,应该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吧?

    她花痴地陷入了幻想中。

    “小蓝蓝,如果她不是真凶的话,那又会是谁在背地里陷害你呢?”凤天策说道,他的目光不经意地一再划过纳兰潇白和迦蓝两人相牵的手,那说话的语气怪怪的,可惜此刻迦蓝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追查真凶上边,所以未曾注意到他的异样。

    “我刚刚也说过了,我才来到天翼学院不久,即便是结仇,我的仇家也不会超过五个,这五个人当中,除去已经死的韩同学和林师姐三位,就只剩下最后一位了。”迦蓝慢慢地转过身去,将视线重新投向了扇形区域,视线有意地在扇形区域内慢慢打转,好像是在将在场的每个人都一一打量个遍。扇形区域内的人们不由地抓狂了,这种等待被宣判的心情,真的是太难煎熬了。

    你要么就直截了当地指出他们当中,到底谁是凶手,总比现在这样,让人一直提心吊胆的,要好多了。

    赵雅儿听着迦蓝的一席话,心中隐隐觉得不妙,她的矛头不会又重新调转回来,指向她吧?

    她的直觉果然是对的,迦蓝的视线最后果然落定在了她的身上。

    她浑身微微一颤,方才她还在心底嘲讽,认为迦蓝失去了最好的陷害报复她的好机会,现在她终于尝到苦果了。

    迦蓝不是没有想到要趁机报复自己,而是她故意将这报复的弧线拉长了,让她跟过山车一样,明明就是想将她打入谷底,她却偏偏先让她从谷底冲到了高处,让她以为没事了可以安全过关了,她又突然之间让你滑了下去,重新跌入谷底……

    如此折磨人的手段,让人恨得牙痒痒!

    感觉到了赵雅儿的不安,迦蓝微微一笑,笑得很是绚烂,不必她开口,众人皆已将怀疑的视线投向了赵雅儿。

    “是赵师姐?怎么可能?赵师姐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你可千万不能乱咬人!”现场之中,被赵雅儿的表面所迷惑的人倒也不少,很快就有人为她抱不平了。

    立在赵雅儿身侧的一位师妹,站出来道:“迦蓝,你休要血口喷人,污蔑赵师姐!我知道,你为何要针对赵师姐,因为她剥夺了你加入精英学生的机会,你怀恨在心,所以才会说赵师姐跟你结有仇怨。你也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赵师姐这么做,纯粹是奉命行事,她又不是有意针对你,只有你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将她视作仇敌,你太小心眼了!你这样的人,只会让人瞧不起!”

    好一番义愤填膺的说辞!

    迦蓝朝她投去了深深的一眼,赵雅儿迷惑人的本事果然厉害,她温婉大方的形象显然已经深入人心了。她现在突然站出来,怀疑赵雅儿,不但无法打击到赵雅儿,反而会遭来其他人的攻讦。

    她低低一笑,开口道:“我有说,我怀疑她了吗?”

    “不错,我以自己的实力,通过了精英学生的考核,却被人通知说精英学生的五个名额被大公主预定了,然后不分三七二十一,剥夺了我加入精英学生的资格。换做任何人,心中都会有不满和不甘,不过,我根本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一个没有公平可言的团体,那就是个狗屁,不入也罢!”

    现场立时掀起了一片哗然。

    在场的精英学生们纷纷愤慨了,居然说他们加入的是狗屁的团体,她也太嚣张了!

    但是,大部分的没有加入精英学生的学生们不由地在心底暗暗竖起了大拇指,暗自叫好。她的话,道出了他们大部分人的心声。

    精英学生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司徒长胜微微变了脸色,转首看向了长老们:“果真有此事?”

    魏长老上前道:“是的,院长!的确是大公主遣人来要求的,您曾经允诺过,大公主的要求,我们要尽量地满足,所以……”看着院长的脸色愈来愈差,他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心中暗自猜测,难道他领会错误院长的意思了?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司徒长胜低沉的声音,极具震慑力,让赵雅儿浑身一震,丝丝战栗起来。

    院长要亲自调查此事?那怎么办?倘若让大公主知道,她假传她的口谕,将精英学生的名额兀自添加了两个,大公主会如何反应呢?

    想象着各种的可能性,她的心丝丝颤抖,害怕极了。

    迦蓝一直在观察着赵雅儿,突然捕捉到她眼底的恐惧,她暗暗留了心,莫非这件事的背后另有蹊跷?

    “我所谓的仇怨,并不是指来到天翼学院之后的事,而是我在来到天翼学院的途中,有人行刺于我,不想让我顺利来到天翼学院。那些被我制服的杀手最终还是供认出了他们幕后的主子,你们猜,到底谁指使他们来杀我的?”

    迦蓝的话说到一半时,赵雅儿的双腿不自觉地虚软了下,非常细微的动作,若非迦蓝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瞧着,还真是难以察觉到。

    赵雅儿何曾不知迦蓝在观察着她,她努力地强忍住内心的不安和惶恐,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故作镇定道:“迦蓝师妹,你如此说,怀疑是我派人行刺于你?我与你无怨无仇,我不知你为何要如此说,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是打心眼里欣赏你的。你在洛川城的时候,大家都疏远你,说你没有天赋,说你丑陋,说你痴迷于楚家的大少爷,险些为他丧了命……种种不利于你的传闻,我却一点儿也不认同。纵使你真的没有天赋,天生丑颜,但是你对楚家大少爷的一片痴心,却是我最为欣赏的。我一直想,能够拥有如此真心的一个女孩子,她的心地和人品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好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语!

    迦蓝注视着赵雅儿,听着她的话语,她不禁有些佩服她了。换做寻常人,被人戳破了杀人行刺的阴谋,早就紧张得不行,而她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缓过神来,并且用示弱的手段还击,她不得不对对方道一声佩服!

    楚家大少爷?

    众人彻底混乱了。

    凤少扬言说,迦蓝是他的女人,而纳兰潇白却当真凤少的面,牵了迦蓝的手,至今都还没有松开,现在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楚家大少爷?

    到底哪个才是迦蓝的真爱?

    四角的感情关系也太复杂了吧?

    一直无人问津和关注的楚炎昭,突然之间被抬了出来,他阴沉着一张脸,面色不善。

    赵雅儿啊赵雅儿,若非看穿了你的手段,他可能也跟其他人一样,一直被她所迷惑。论装的本事,她的确是太高明了!

    “小蓝蓝,快告诉大家,你已经跟楚家大少爷彻底划清了界线,你现在只喜欢我一个人了。”凤天策突然霸道地挤入到了纳兰潇白和迦蓝的中间,将两人强行分开了,他的长臂一揽,自然而然地揽在了迦蓝的腰际,那突如其来的触感,让迦蓝的腰间生出了一股麻意。她微微扭腰侧身,想要闪躲,却还是没能躲过凤天策强势的动作。

    说来也怪,纳兰潇白牵她的手,她只是感觉到了温暖,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感觉,而每每凤天策对她做出什么举动,她都跟被电触到了一般,整个人浑身不自在。

    莫非他就是上天派下来惩罚她的,让她受难来的?

    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拗不过他,也就由着他了。

    两人暗自较量间,没有留意到,纳兰潇白的眉头蹙紧了几分,很快又舒展了开去。

    更为郁闷的非楚炎昭莫属,他暗暗地咬着牙,死死盯着迦蓝。才几日的光景,她不但招惹了臭名昭著的凤少,还将昊天八公子之首的纳兰潇白也招惹了,这么不检点,究竟置他于何地?

    慢着,为何他要这么激动?跟一个被女人抛弃了的怨夫一般?

    他猛然甩甩头,撇去心头的阴霾。他才不会对这女人感兴趣,绝对不会!

    “咳咳,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如果你怀疑赵雅儿,那就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司徒长胜轻咳着,打断了凤天策无厘头的要求,暗中冲他轻瞪一眼,暗示他见好就收,莫要再胡乱搅乱浑水了,这里已经够乱的了。

    凤天策翻翻眼,假装没有看到他的眼神暗示。

    迦蓝却看到了,开口道:“回院长的话,赵雅儿并非真凶,我怀疑的真凶,另有其人。”

    什么?另有其人?

    赵雅儿错愕,本以为她会逮着自己不放,将自己置于死地呢,谁想一句话,就帮她洗脱了嫌疑,她到底在想什么?

    抬眼看向迦蓝时,对上了她精锐的目光,有一抹犀利的冷光飞掠而过,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向她示威。

    赵雅儿心一阵急跳,她知道,迦蓝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了,她只是暂时放过了她而已。

    事分轻重缓急,迦蓝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杀人事件的核心上,她娓娓道来:“正如我方才推翻了林师姐杀人嫌疑的理由,赵师姐杀人的可能性也极小,因为她的实力不够!想要模拟着凝炼出冰矛,此人的实力至少在五级灵师以上,并且要做到快而不被人察觉,那么此人的实力就至少在六级灵师以上了……我以上所推测的几个人,都不具备以上的实力。”

    说了半天,她一早就已经判断出,林师姐和赵雅儿等人根本不具备成为杀手的可能,那她还绕了半天?她分明就是趁机故意捉弄她们嘛!

    林师姐更加愤恨了,恨不得将迦蓝一把撕烂了。

    赵雅儿温婉平静的表面底下,是惊涛骇浪,迦蓝,你好样的!

    司徒长胜微微含笑,有趣地打量着迦蓝,道:“按你的说法,具备嫌疑的人,应该是这些人当中实力在六级灵师以上的人,六级灵师以下的人就可以排除嫌疑了。”

    “不错!”迦蓝自信地勾唇,“所有实力在六级灵师以下的人,可以离开了。”

    她的一句话,让扇形区域内发出了一片欢呼,那些灵师实力等级在六级以下的学生们和压根没有灵力天赋单纯修炼剑术的学生们如获大赦,纷纷轻快地退离了扇形区域。赵雅儿和她身旁的两位师妹也跟着人群退离了扇形区域,莫名的,虽说是洗脱了嫌疑,但是她们心中却堵得慌,一点儿也没有洗脱了嫌疑的愉悦感。

    至此,留在扇形区域当中的学生只剩下了三人。

    灵师实力等级在六级以上,这样的实力,也只有精英学生才配具备。所以,剩下的三人,全部都是精英学生,无一例外。

    “怎么可能?他们都是精英学生,他们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这绝无可能!”长老们当中,爆发出了一片抗议。其中有三位长老,分别是这三位精英学生的恩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被人诬陷,他们如何能不愤慨?

    反倒是最后留下来的三位精英学生,相互对视着,没有太过紧张和愤怒,相反的,他们这些精英学生平日里就相互竞争,现在看到彼此都成了嫌疑人对象,他们彼此之间,不由地暗自赌咒,最好其他的两人就是杀人凶手,这样他们日后在精英学生当中就能少一个竞争对手。

    怪异的气氛在现场弥漫着。

    面对众长老们不满的情绪,凤天策放在迦蓝腰间的手轻轻动了下,是安慰的手势,那意思仿佛在说,你不必畏惧他们,只管做你自己的事,其他的,一切有他!

    小小的动作,迦蓝一下子就领悟到了,接收到来自他的细心安慰,短短的一刹,迦蓝小小的感动。虽然他的行为总是让人很头疼,但关键时刻,他总是靠谱的。

    “你们可以不信,但事实确是如此。我方才推断的所有过程,大家都看到了,如果有任何的异议可以尽管提出来,如果没有,那就看我如何将真正的凶手从三人当中揪出来!”

    迦蓝环扫着全场,那几个愤愤不平的长老终于慢慢安静了下来,她方才推断的过程可圈可点,没有任何的破绽,他们也是因为认同了,所以才跟着一路到了现在。

    在确定了凶手可能的位置,以及凶手的实力之后,最后剩下的只有三个嫌疑人。

    他们当中,究竟谁会是真正的凶手呢?

    无数的目光,霎时间都集中在了三位精英学生的身上,屏住呼吸,等待着最后的答案揭晓。

    凤天策打量着迦蓝,她神情自若,看来是自信满满,将一切都掌握在了手中。他微微扬笑,迦蓝的表现,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原本他还想着,若是她无法为自己洗脱罪名的话,他大可以动用自己的力量,为她洗脱罪名。不过从此之后,她怕是没有办法在天翼学院立足了。

    现在看来,是他过虑了,她完全有能力可以掌控住场面,根本无需他的帮忙。

    这样的迦蓝……

    他轻笑着摇头,他应该庆幸自己收了这么一个聪明无双的徒弟,还是……

    现场没有人再提出质疑,迦蓝于是继续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就听我继续说下去。”

    她顿了顿,转向了秦管家所在的方向,看着他手里的死人说道:“刺中韩同学的凶器并非用真正的水灵术凝炼而成,那么他势必要借助外力来实现,也就是说,想要模仿水灵术的攻击,他就必须借助一定量的水,这才是关键所在!”

    迦蓝一语惊醒梦中人,在场的很多人都露出了恍悟的表情,是啊,本身没有修炼水灵术之人,想要模仿水灵术的攻击,可不得有水吗?

    可是这里是学院门口,哪里有水呢?离有水的最近距离,也至少在百步之外,不可能有人从百步之外弄来水之后,再模仿水灵术的攻击,如此大的动静,肯定是会被人发现的,除非……

    “所以,此人必定是随身携带了水源,而且……”迦蓝倾身,在死人身上轻嗅了下,慢慢说道,“冰矛融化后的冰水中,掺杂着淡淡的酒味……所以,真正的凶手,其实就是……”

    迦蓝悠悠转回身来,葱白的手指,遥指向了三位精英学生当中的其中一位,她的手指突然顿住,一个冷厉的字眼从她嘴里蹦了出来:“他!”

    三位精英学生当中,其中一人身子猛然一震。

    无数道的目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议论声迭迭而起。

    “对啊,他的腰间挂了个酒葫芦,难道就是用来装水的吗?”

    “其他两个人身上都没有酒葫芦,只有他一人身上有,看来他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

    也有不同的声音。

    “狗屁!血口喷人!吴师兄怎么可能会是凶手?”

    “迦蓝,你纯粹是诬蔑!老夫绝不会放过你!”

    “……”

    凤天策揽着迦蓝的手,微微停滞了下,嘴角漫开了一抹清扬的笑,他的小蓝蓝还真是聪明得紧呢,连他都不禁有些佩服了。

    司徒长胜先是微微错愕,旋即点了点头,这丫头的思维不是一般的强大,整件事她其实早就胜券在握,却故不迷阵,绕了一个大圈,才道出了重点。整个过程,条理清晰,稳而不乱,可圈可点。

    不得了啊,这样的人,若是用了心机,还不知有多少人会陆续落入她的套中。

    难怪策儿对她刮目相看,她果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迦蓝不疾不徐,待众人的议论声慢慢低下去的时候,突然扬声而起:“想要凝炼出一根如此粗细的冰矛,至少需要一只酒葫芦的水。大家若是不信,可以查看一下他腰间的酒葫芦,看看里面是不是已经空了?”

    吴师兄目光一闪,手下意识地摸到了自己的腰间,抬头时,对上了迦蓝的冷笑,他的

    手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迦蓝步步紧逼:“青天白日,你腰间挂一只酒葫芦,就已经很可疑了。我甚至可以往你的酒葫芦里灌满水,然后用这些水来凝炼成冰矛,看看它的大小粗细,是不是跟我们刚才见到的一幕一样……你可以继续否认,但我还有其他的办法,直到证明你就是真正的凶手为止!”

    “你……”吴师兄下意识地攥紧了腰间的酒葫芦,目光游走着,看向了长老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迦蓝抢先开口,打断了他,“你求助长老们也没用!事实确凿,如果他们当中还有人要包庇你,那就只能说明他是你的帮凶!哼,你别再妄想找机会为自己开脱了,事实胜于雄辩,你还是乖乖地交代,为何要这么做?究竟是谁指使你的?”

    “你……我……”吴师兄彻底乱了,慌乱间,他突然纵身而起,朝着扇形区域外突围,竟是要逃走!

    八位白衣女子似早有防备,吴师兄方有逃离的迹象,一张银色的巨网就从天空中降落了下来,呈天网之势朝着吴师兄的头顶上方覆盖而去,轻而易举便将他罩入了网中。

    “放开我!放开我!”吴师兄在网中挣扎着,但显然是无用的,银网只会越束越紧。

    迦蓝挣脱了凤天策的手,几步走近吴师兄的跟前:“我问你,你为何要这么做?我跟你到底有何仇怨?”

    吴师兄撇头,不作搭理。

    迦蓝眯眼,冷笑了起来:“我懂了!你跟我之间根本就没有仇怨,你之所以这么做,根本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说,他到底是谁?”

    吴师兄的神色微微异样,突然面向了迦蓝:“没有人指使我,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想要杀你!”

    四周围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

    如此说来,他是承认自己杀人的罪名了?

    居然真的是他!

    堂堂的一位精英学生,居然做出如此不堪入目之事,众人不由地对精英学生抱持怀疑的态度,或许迦蓝说的是对的,加入精英学生本身就存在着不公平,那么精英学生就更加令人质疑了。

    如果说,一个杀害同门的凶手也能成为精英学生,那么精英学生还有威望可言吗?

    根本就是狗屁!

    原本还在为吴师兄辩解开脱的长老,这时候突然哑言了。什么?真的是他干的?

    他曾经视作得意门生的学生,居然是杀人凶手?

    他难以接受。

    “既然凶手已经承认了,来人,将此人押往无望崖,终身禁闭,不得让他踏出无望崖半步!”司徒长胜拧了下眉头,无情宣判道。

    他这一宣判,就等于是断送了吴师兄一生的自由,从此以后,他就只能在无望崖度过一生了。

    他如何肯甘心?

    “我不要去无望崖!与其让我囚禁终身,我宁愿死!”他用力挣扎着。

    “想死?没那么容易!”迦蓝又再逼近一步,质问道,“说,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你?”

    “没有人!根本没有人指使我!”吴师兄怒吼着,他已经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都好过独自一人在无望崖度过每一个黑暗的日子。

    “你不肯说没关系,我知道有一种催眠**,能够让人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将所有的秘密都尽数掏出来,想不想试试我的催眠**?”

    “催眠**?”吴师兄半信半疑,不过他的目光已经开始显露出了慌张,突然,一声破空之声袭来,如惊雷之势,不可抵挡。

    吴师兄的身子猛然一震,他的双目暴突而起,面部的表情抽搐了几下,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不好!他中镖了!”

    其中一名白衣女子立在他的背后,亲眼看到了一枚飞镖射入他的背心,忍不住惊呼起来。

    现场顿时乱了,所有人都在四处观望,那飞镖究竟是从哪里射来的?

    还没等大家有头绪,司徒长胜突然纵身而起,身影飞掠着,飞出了学院大门。

    “那人逃了,院长追去了。也不知对方会是什么人,这是在杀人灭口吗?”议论声像潮水一般,四处奔涌着。

    迦蓝举目遥望着院长追赶而去的方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希望院长能尽快捉到此人。以她的观察,此人的实力非同一般,绝非她所能应付得了的。

    到底会是谁呢?究竟是谁如此看她不顺眼,想要置她于死地?

    会是赵家的人么?

    可是她刚才有留意赵雅儿的神情,当她揭穿了吴师兄是真凶的时候,她的脸上流露出了真实的错愕,绝非作假。可见,吴师兄绝非是授意于她,难道是赵家的高手没有通知到她,就来刺杀自己了?

    除了赵家,迦蓝实在想不出,到底还有谁如此痛恨她,要将她置于死地了。

    回神时,她转头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吴师兄,这时候,凤天策已经蹲在了吴师兄的身侧,像是在翻看他背部的伤势,恰好就是这一刹那,迦蓝捕捉到了他将飞镖暗自藏入怀中的一幕。

    他的动作极快,快得只要她稍稍一眨眼,就会被忽略过去。然而,偏偏还是让她看到了。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把飞镖藏了起来?

    她拧眉,露出了不解,几步上前,将手掌摊在了他的跟前:“给我!”

    “什么?”凤天策无辜眨眨眼。

    “你怀里藏进去的东西。”迦蓝加重了语气,越来越觉得他有古怪,那支飞镖上面到底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值得他将它暗藏起来?

    “怀里藏的东西?”凤天策作恍然大悟状,突然拿暧昧的眼神瞄向迦蓝,羞涩微笑道,“讨厌!居然被你发现了!人家本来还打算晚上同床共枕的时候送给你呢,那既然被你发现了,就现在给你吧。”

    说着,他伸手探入了怀中,摸索了一阵,慢慢从怀里掏出了一物,这样东西,足以让迦蓝为之凌乱。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