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26 他的再次表白,迦蓝救人

V26 他的再次表白,迦蓝救人

    看着轩辕贞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几位高僧很是为难,但他们的确是尽了全力,没有其他办法了。

    “公主,您还是节哀吧。”

    其中一位僧人的话,彻底让轩辕贞儿崩溃了,她双腿一软,当场昏厥了过去。

    两名丫环及时扶住了她,将她搀去客房。

    迦蓝叹息了声,轩辕贞儿的承受能力也未免太差了,她的母后本来就只有一个时辰的性命,她现在昏厥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岂不是直接看到的就是她母后的尸体?

    如果换做她,自己的母亲身陷危境,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个时辰,她也绝不放弃。

    凤老太太和皇太后这时候来到了现场,她们是看着丫环们将昏迷中的轩辕贞儿扶走的,皇太后看着揪心,开口对在场的所有人道:“哀家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一定要救活雪梦国的皇后,否则到时候两国挑起了争端,你们也难辞其咎!”

    几位高僧皱眉,皇太后也太强人所难了。

    凤老太太也开口说道:“几位高僧都是身怀绝技的高人,你们当中不乏医术高超者,我相信你们一定有实力可以医治皇后的病情。如果你们有办法,尽管放手去做,是生是死,老妇给你们端着!”

    凤老太太的话,让几位高僧舒展了眉宇,其中一人上前道:“凤太君,我们是化外之人,不在乎生死,不是我们不愿意医治皇后,我们的确是已经尽力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怎么成?你们让哀家此刻去哪里找其他的大夫来医治皇后?哀家先前已经说过,只要你们谁能够救活皇后,哀家就允他一个愿望,任何的愿望都可以!”皇太后急切地看向了凤老太太,“凤姐姐,你也允了一个承诺,是不是?”

    “当然!如果一个承诺可以换来两国的安宁,老妇何乐而不为?”凤老太太肯定道。

    几位高僧齐齐摇头,他们对于这些承诺和愿望根本不感兴趣,其他人就不同了,尤其是天翼学院的学生们,听到皇太后和凤太君分别允诺一个愿望和一个承诺,他们蠢蠢欲动。

    有第一个人勇敢地站了出来,双手奉上一颗丹药:“皇太后、凤太君,这是我家传的丹药,可以保命之用,保证皇后服下之后,可以药到病除!”

    皇太后凤颜大悦,立即冲身边的丫环招招手,示意她去将丹药取来。

    “等一下!”凤老太太喊住了丫环,转首看向几位高僧,“几位大师,请你们先检查一下丹药,看看它是否对皇后的病情有帮助。”

    皇太后呆了呆,随后自我检讨,跟凤太君相比,自己还是不够做到处乱不惊。区区一个学生奉上的丹药,她如何能轻易相信了呢?

    几位高僧检查了丹药后,齐齐摇头:“这丹药对于活血化瘀有极好的疗效,但是,目前皇后中箭,已经失血过多……”

    皇太后闻言,脸色骤沉:“你存的什么心,想害死皇后不成?来人,将他拖出去砍了!”

    那学生听闻,顿时吓住了,双腿瑟瑟发抖,腿一软,直接跪下:“皇太后饶命啊!小人不是有心的……”

    “算了,他多半是被你我的承诺迷惑了心智,起了贪念。”凤太君出声,阻止了眼前的事,她肃然的神色看着众人道,“老妇向来赏罚分明,能够救活皇后,自然是重重有赏,如果因为你们的贪念,害死了皇后,老妇也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活着离开潮音寺!”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本来蠢蠢欲动的学生们纷纷退却了,霎时间,现场寂静无声,大部分的人都低下了头去。

    但,也有例外。

    凤太君的目光扫视着,很快注意到了一人,此人长了一张丑陋的脸,脸颊上醒目的火龙胎记,触目惊心。然而,真正吸引她目光的,却是此人耀目的眼神,在周围大部分人惭愧地低下头去的时候,她傲然地抬着头颅,一双炯然有神的眼睛,散发着耀眼璀璨的光芒,那种充满了感染力的耀目眼神,将凤太君深深吸引住了。

    也是在同一时刻,此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坦然地迎视着凤太君,开口道:“我来试试吧!”

    她这一开口,现场立即掀起了一阵狂澜,无数质疑的、蔑视的眼神,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迦蓝,你疯了吧?为了一个愿望和一个承诺,你如果不小心把皇后给治死了,你的小命也就丢了!”穆思远第一个出声提醒迦蓝。

    楚炎昭静静地注视着迦蓝,他没有出言相劝,也没有鼓励,只是讶异地看着她,不知她究竟是真的有医治皇后的本事,还是被皇太后和凤太君的承诺给利诱,一时间昏了头脑。

    “迦蓝,你要三思而后行,千万不要冲动。”宋倩儿在身后劝道。

    而其余的人,也在小声议论着,除了质疑,更多的是蔑视和看好戏。

    有了先例,皇太后看到有人不知死活地站出来,而且此人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连几位高僧都束手无策,她一个黄毛丫头,能有什么医治的办法?

    她的脸色黑沉,怒斥道:“哀家的话都白说了吗?你可知道你逞能的后果?”

    面对众人的质疑和恐吓,迦蓝自信地勾唇一笑,美目之中散逸出星辰般的光泽:“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尝试?你以为人命是可以随便拿来尝试的吗?”皇太后看到对方丑颜上流露出来的自信,兀地觉得非常刺眼,“来人,将这胡言乱语之人逐出潮音寺,哀家不想再看到她!”

    林师姐等人听到皇太后的话,纷纷幸灾乐祸起来。

    “皇太后英明,迦蓝才刚刚入学天翼学院两天,哪里会什么医术?她分明就是居心叵测,想要趁机浑水摸鱼,说不定她跟刺杀皇后的刺客就是一路的,那些刺客没能一举杀死皇后,她现在正想着办法弥补过失呢。”林师姐蛊惑道。

    娇小女附和道:“是啊,皇太后!我们昨天本来是一起历练的,到了黄昏时分,迦蓝就不见了人影,我们找了她许久,都没有见到她的人影,她多半就是跟她的同伙接头去了。”

    “果有此事?”皇太后因为二人的话,对迦蓝的怀疑更浓了。

    迦蓝淡淡而笑,转首看向了凤太君,因为她知道,此刻能够做到真正冷静和睿智之人,也只有凤太君了。

    “凤太君,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尝试去为皇后治病,我现在主动站了出来,却有人要阻止我。试问,你们是真的想要为皇后治病吗?还是,你们想等到御医到来之后,再为皇后治病?到时候,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凤太君眉心一拧:“你真的有把握?”

    “不敢说十成的把握,但至少有五成!”迦蓝直言不讳道。

    众人听到她说只有五成的把握,一个个不禁嘘声,五成的把握,那不就是要么治活皇后,要么治死皇后的一半一半的概率吗?亏她说得出来!

    “凤姐姐,不能听信此人的话,她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拥有比高僧们还要高深的医术?哀家看那两位小姑娘说得不错,此人形迹可疑,万一要借机刺杀皇后怎么办?”皇太后竭力反对道。

    凤太君没有听进去皇太后的话,她眯眼,注视着迦蓝,仿佛要将她整个儿看穿。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老妇可以答应你,让你尝试,但你必须认清楚了,一旦皇后有所闪失,你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

    “凤姐姐,你真的相信她?她怎么可能医治好皇后的伤?”皇太后惊讶地看向凤太君,不赞成她的草率决定。

    凤太君抬手,阻止了皇太后进一步的质疑,看着迦蓝道:“如果你有不怕死的胆量,老妇就成全你,替你兜着其他所有的事。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迦蓝的眼睛神光熠熠,她坚定地点头:“我已经想清楚了!如果我治不好皇后,我听凭处置!但是有一点,我希望在我给皇后治疗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的打扰,也不会有人在我治疗的过程中,突然闯入干扰。”

    “好,我答应你!”凤太君与她对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

    皇太后还欲说什么,被凤太君一记眼神阻止了,其余天翼学院的学生们一个个露出见鬼的神色,迦蓝真的进去了,而且得到了凤太君的大力支持,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迦蓝她会不会有事啊?”宋倩儿担忧地目送着迦蓝进了病房,关上房门,心儿也跟着提了起来。

    “她如此自信,想来是有把握的。”楚炎昭难得开口,让宋倩儿一阵讶异。

    在众人质疑的等待中,迦蓝独自一人进入了病房。

    病榻上,雪梦国的皇后陷入了昏迷,整个房间飘着血腥。

    迦蓝迈步走近,察看了下皇后的伤势,她身上的箭被折去了箭柄,箭头还插在她的体内,没有拔出。她中箭的位置离心脏太近,没有现代精密的高科技医疗仪器,也难怪高僧们不敢随意拔箭了。

    她皱眉,思索着治疗之法。之所以跟凤太君立下了生死状,一来她是为了能够更加顺利地混入凤家,寻找姑姑的踪迹,二来她想要尝试一下,自己修炼的流月术是否真的有治疗之效。倘若真的出现了意外,大不了她借助战皇笔的威力,遁逃便是。

    沉思间,突然闻到空气中一抹异常的味道,她猛然回头,撞见了身后之人,他在冲她嘘声。

    迦蓝看到他,微微诧异:“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凤天策。

    “比你先进来的!”凤天策看似随意地打量着床上的人,迦蓝却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对这件事的重视。

    身为凤家的一员,从小生长在这片土地上,他自然会对自己所在的国家,有着特殊的情感,他不想要战争,更不想看到凤家陷入无休无止的战争中吧?

    迦蓝主动说道:“我想试试流月术的威力,看看能不能救活她。”

    凤天策深深看她一眼,轻叹道:“其实你没有必要将自己牵扯进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

    迦蓝眨眨眼,颇为迷茫,怎么就是为了他呢?他会不会想多了?

    凤天策抬手,将陷入迷茫中的迦蓝,轻轻揽入了怀中,拥抱着她,轻柔地说道:“我已经想清楚了,不管以后我们将面临怎样的困难,我都不会放弃。如果有一天,我们面临死亡,我会让你死在我之前,因为我不放心让其他人来照顾你。”

    “……”迦蓝满头的黑线,谁要死在你之前了?不要咒她好不好?她还没活够呢!

    没有得到她任何的回应,凤天策无奈地叹息了声,她多半又是将他的话当耳边风了。他就纳闷了,难道自己平日里真的讲了那么多令人无法信服的话吗?以至于自己真正表白的时候,她都将他的话,当作了笑话来听。

    “小蓝蓝,我该拿你怎么办?”紧密的拥抱,无奈的叹息,让迦蓝一头的雾水,分不清他到底又是在玩什么招数。

    “别闹了好不好?我的时间不多了。”迦蓝推开了他。

    凤天策神色一整,露出了他惯常的笑容,从迦蓝的身后抱住了她,理直气壮道:“我帮你!”

    迦蓝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修炼流月术,一定需要有一个纯阳体质的男人帮忙,她怀疑流月术的创造者会不会是个色女,为了找借口跟纯阳体质的男人合体双修,所以才有这么诡异的辅修方法?

    本想推开他,但时间紧迫,为了能够有更多的胜算,迦蓝默认了他的行为。

    时间不容他们多犹豫,将皇后从床上扶起,迦蓝盘膝坐在了她的身前,凝视着她胸口的箭枝,迦蓝慢慢伸手,握住了留在外面小半截的箭枝。

    她的手连续调整了几个位置,内心里她是担忧的,一旦拔箭失败,皇后的性命恐怕就不是一个时辰,而是当场送命了。

    “别紧张,一切有我呢。”凤天策在她身后抱着她,轻柔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迦蓝的心神神奇地镇定了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目,待整颗心彻底静下来之后,她重新睁开了眼睛,她的眸子里不再有任何的迟疑,而是慑人的坚定。

    “我要开始了。”话音落,迦蓝眼疾手快,一下子就将箭头从皇后的胸前拔了出来,箭头剌过血肉的痛楚,将昏迷中的皇后惊醒了,她撕声高喊:“啊——”

    病房外,众人听到了来自房间内的惊喊,一个个浑身震动,肯定是出事了。

    皇太后脸色大变,第一个就要冲入病房,凤老太太上前几步,拦阻了她:“别急!我还是那句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凤姐姐,你没有听到皇后在大叫吗?说不定那丫头已经对皇后下了杀手。”皇太后急道。

    凤老太太淡定道:“皇后还能出声,就说明她还没有死。”

    皇太后脸上猛地一抽,按她的说法,岂不是要等皇后彻底断气了,她们才冲进去看,那时候就迟了。

    远处,轩辕贞儿醒了,她跌跌撞撞地走来,听到了母后的惊喊,她更加着急了。

    “你们对我母后做了什么?”

    跟随她而来的,还有凤天毓和凤天寻兄妹俩,听到从病房里传来的惊喊,二人也忍不住惊惶,皇后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贞儿,你别着急,已经有人进去替你母后医治了。”凤老太太耐心为她解释道。

    轩辕贞儿略显惊喜道:“谁?是哪位大夫或是大师吗?”

    凤老太太轻咳了声,略显迟疑,良久,她回道:“都不是,是天翼学院的一名学生,她的名字叫……”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忘记了问对方的名字。

    见她停顿,学生们当中,有人提醒:“她叫迦蓝,是我们天翼学院刚刚入学两天的学生。”

    “什么?迦蓝?!”凤天毓第一个惊悚地蹦了起来,“老祖宗,您老糊涂了不成?怎么能让她去给皇后医治呢?她哪里懂医术了?”

    “怎么?你认识她?”凤老太太忽然觉着迦蓝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不知在哪里听过,却见凤天毓义愤填膺道:“何止认识?”

    他咬牙切齿,心中永远不忘爆菊之辱:“老祖宗,您不记得了吗?我先前跟您提过的,大哥在洛川城的时候,喜欢上了一名丑女,她的名字就叫迦蓝!”

    “原来是她?”凤老太太恍然大悟,转首四顾了下,“你大哥呢?怎么没见到他人?”

    “大哥应该是帮着去找大夫了吧。”凤天寻适时地插话道,内心里却在想,大哥这会儿应该已经知道迦蓝的身份了,如果他知道迦蓝此刻正在为皇后医治,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反应。

    迦蓝的胆子也太大了,什么样的任务都敢接,难道她就没有想过,万一没有治好皇后,她就是死罪了。

    轩辕贞儿听着几人的话,心情越来越激动,她突然扑上前,扯住了凤老太太的衣裳,用力地拉扯:“老祖宗,您怎么能让一个不懂医术的人进去?您是想要害死我母后吗?我那么尊敬您,您怎么可以这么做?”

    凤老太太蹙眉,想要安慰她,谁料她一转头,不顾一切地撞开了房门,冲入病房。

    “贞儿!”

    房门打开了,包括凤老太太在内的所有人,齐齐张望着,瞄向了房间内。

    昏暗的光线,一下子被门外的光打破了沉寂。

    病榻前,迦蓝扶着皇后慢慢地躺回了床榻,不顾众人惊疑的目光,她细心地替皇后盖好被子,然后慢慢转身,看向了门外众人。

    大家都注意到了,她的右手、她的衣襟都染着血迹,在她的脚下,躺着的是一支血淋淋的箭枝。再看病榻上的皇后,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整个人好像失去了生机。

    轩辕贞儿愣了片刻,第一个冲向了病榻:“母后,母后?”

    她转头,愤怒地瞪向了迦蓝:“你把我母后怎么样了?”

    迦蓝耸耸肩,没有回答。

    这时候,凤天毓第二个冲了上来,看看病榻上了无生机的皇后,再看看迦蓝,他冷声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下彻底闯祸了,你死定了!就算是我大哥都救不了你!”

    迦蓝无所谓地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现在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

    “你还笑得出来?你真是胆大包天,什么样的事都敢干!”凤天毓怒道。

    “还有什么可说的?来人,将这胆大包天的丫头拖下去砍了!”皇太后的架子摆惯了,拉人去砍,都成了她的口头禅。

    迦蓝淡淡笑了起来,环扫了一圈:“你们都急什么?我有说人死了吗?”

    她转头看向哭得伤心的轩辕贞儿:“贞儿公主,你都还没有确认你母后究竟死了没有,你就哭成这样,你就真这么急着为你母后送终吗?”

    轩辕贞儿一怔,方才听到母后撕心裂肺的喊声,她下意识的就以为母后出事了,现在又看到母后没有任何的动静,她也忘记了仔细核查。听到迦蓝的话之后,她伸手,探向了母后的鼻子。

    她挂着泪珠的脸孔一点点地变化,露出了惊奇:“母后她还有气息,而且气息比方才平稳多了……”

    她此话一出,几位高僧纷纷不可思议地走上前,前去确认。

    “皇太后、凤太君,皇后的气息果然平稳了,看来这位姑娘真的是有本事的。”其中一位高僧回道,看向迦蓝的眼神多了几分钦佩。试想,连他们几人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她做到了,他们如何能不佩服迦蓝?

    “果真?”凤老太太松了一口气,露出喜色。

    皇太后不信,苛刻道:“如果她真的有本事治好皇后,那皇后为何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她多半是沽名钓誉,以表象来蒙骗我们大家……”

    几位高僧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几个都已经确认了,皇太后还不信,只能说皇太后是有意在刁难对方了。

    突然,病榻上传来了一声轻嘤,陷入昏迷的皇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