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39 凤太君寿宴,他的未婚妻四

V39 凤太君寿宴,他的未婚妻四

    迦蓝的性子就是如此,吃软不吃硬。

    她刚刚迈入凤家大门,她们这一个个的夫人就在这里等着她,给她设套,是可忍孰不可忍!

    二夫人目光骤冷了下去,却没有说话,三夫人按耐不住,跳出来骂道:“先前听人说你如何钻营跋扈、攀附权贵,我还有点怀疑,现在看来,说你钻营取巧还是轻的,你根本是个没脸没皮的下贱胚子!拿镜子照照你那张恶心人的脸,你有什么资格嫁给我凤家的大少爷,你配成为他的妻子吗?”

    恶毒的话语,像尖刺一样,深深戳入迦蓝的血肉。

    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

    她毕竟是个女人,在乎自己的容貌,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在遇到了自己心仪之人后,她就更加在意自己的容貌了。

    不配吗?

    配不配,由她自己说了算,由阿策说了算。

    她算哪根葱,凭什么来评判她?

    迦蓝不怒反笑,浅浅勾唇:“真抱歉,我就长了这么一张丑脸,想换也换不了,可惜,阿策就喜欢我这张脸,我也没办法。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还很多,委屈你们多多容忍了。”

    “你……你太不要脸了!”三夫人突然发现自己词穷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眼前这个微笑的女人。

    “关于不要脸这一条,您已经说过了,就没有必要重复了。”迦蓝完美的笑容,让三夫人哑口无言,她活了几十年,大概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极品的女人。

    迦蓝的视线跳过她,看向了二夫人:“你们刚刚给我安了杀人和毒兽的罪名,可我至今为止,都没有看到过杀人毒兽的现场,人是不是真的被杀了,兽宠是不是真的被毒害了,你我都不清楚,只是随便听一个下人汇报就下断论,未免太过草率。你们想要给我定罪,至少要让我心服口服!”

    “你想查看杀人现场?”二夫人的眼神里有种锐利的光芒闪过,带着隐隐的犀利。

    “不,我要验尸!”迦蓝道。

    二夫人像是有些吃惊,略显犹豫,余光有意无意地瞥向三夫人和四夫人。

    这时候,三夫人终于又找着了由头,跳出来说道:“验尸?你是想毁尸灭迹吧?”十足尖刻的口吻。

    迦蓝的睫毛微微下垂,低笑了声,道:“众目睽睽,倘若我真的可以当众毁尸灭迹,那我大概也不会留在这里,等着你们来瓮中捉鳖了。”

    她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她只有孤身一人,而他们这么多的人,难道会害怕她做手脚?

    迦蓝没有去看三夫人和四夫人,直直看向二夫人,因为她知道,在这几个人当中,二夫人才是真正能拿主意的人。

    “没有这个必要了!来人,拿下!”二夫人的决定出乎迦蓝的意料,竟是不留一点余地。

    四名剑师合围而上!

    迦蓝当即施展了水灵术防御:“龙神之怒!”

    哗啦啦——

    水柱冲天而起,幻化成了一条咆哮飞旋的水龙,风卷残云!

    二夫人等人齐齐向后倒退,露出了惊愕。

    “龙神之怒……水灵术……”二夫人的目光瞬间冰冷了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深沉无比。

    “杀了她!”三夫人眼冒绿光。

    四夫人拉着凤小钗的手,默默地退到了一旁,眼神游离,隐有精光扑闪。

    “四娘,她会不会死?”凤小钗低低问道,眼神流露出迟疑和担忧。

    “别看了!她是死是活,都跟咱们没有关系。”四夫人的声音十分冷静。

    “可是……”凤小钗还想说些什么,被四夫人捂住了嘴,拉到更远的地方。

    迦蓝被四位剑师高手包围,陷入了苦战,她的战技再高,也不可能同时抵挡四位六级剑师的攻击,她感觉到形势不妙,连忙召唤出了天葬之棺。纵身一跃,跳入了棺中,棺盖一旦合上,外面暴雨般的剑气便再也伤不到她。

    紧闭棺盖的天葬之棺,在院子里一跳一跳地横冲直撞!

    四位剑师的剑暴风骤雨般劈砍在棺木上,铛铛铛铛,剑刃与棺木撞击,就像是砍在了铜墙铁壁,对棺木没有任何的损伤。

    时间久了,四位剑师开始有些泄气,相互对视着,对躲在了棺木里的迦蓝无可奈何。

    “你们愣着做什么?把它绑了,架到火上烤,我就不信她会永远躲着不出来!”三夫人叉着腰,颐指气使。

    迦蓝在棺木内听到她的声音,不由地暗骂,太损人了!你给我等着!

    凤天策,你在哪里?没看到我被你的家人欺负了么?快来救我啊啊啊!

    此时的凤天策压根就没有在府里,他一早就被父亲派遣,前往城门外迎接贵客。

    城门外,一辆由黄金打造的战车,亮晃晃地奔驰而来。开道的四头雄狮嗷嗷嚎叫,气势汹汹,吓得城门内外的百姓们抱头逃窜。

    “黄金战王的战车来了——”

    “大家快跑啊——”

    金雷国威名赫赫的黄金战王驾到,百姓们却视作虎狼,人人避之不及。

    凤天毓摇头苦笑,一马当先,立在了城门口,准备迎接黄金战王的到来。据说今日来的不止黄金战王一人,金雷国还派遣了一位女眷,前来为自家的太君贺寿。这也是为什么凤家如此重视的缘故了。

    只不过……

    凤天毓的眉头黯了黯,这事儿本来应该是大哥挑梁,他顶多只是陪客,谁想临出门前,被大哥一阵忽悠,也不知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弄得他晕晕乎乎,最后莫名其妙地变成他来迎客了,而大哥自己也不知躲到哪里悠哉去了。

    他越想越头疼,摊上这么一个大哥,他真是倒霉透顶了。

    眼下,最让他头疼的,还是这位非常难搞的黄金战王,天下人谁不知道黄金战王最为喜怒无常了?

    果然,战车还没有驶进城门,远远地就传来了伯侯长野冷酷狂妄的声音:“凤天策,给本王滚出来!别以为你缩头缩脑,本王就不知道是你干的好事!”

    凤天毓愣住,大哥又犯什么事了?怎么就把这位阎王给得罪了?

    “凤天策,赶紧给本王滚出来!这世上偷袭了本王,还能全身而退的人,至今还没有出生!你做得出来,就要做好被本王千刀万剐的准备!”

    伴随着主人愤怒的咆哮,四头雄狮的嚎叫声,更加激昂了。

    凤天毓捂了捂自己的耳朵,暗暗皱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大哥偷袭了黄金战王,还能全身而退,这不是天大的玩笑吗?

    对了,大哥到底去哪里了?

    他回头,在大街和人群中张望,他敢断定,大哥这时候一定是悄悄躲在了哪个地方偷懒享乐呢。

    “凤天策,把本王的妹妹交出来!”

    凤天毓还在人群中搜寻兄长的身影,一股巨大的旋风逼了过来,风卷残云,将他整个人从马上卷了起来,撞向了眼前一片金黄。

    “啊——”冲撞的力度骤然停下,一只手牢牢掐住了他的脖子,凤天毓整个人被提到了半空。待他抬头时,对上的是伯侯长野一双暴怒而冰冷的眼眸,凤天毓顿时从头顶凉到了脚心。这是何等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对伯侯长野这样的高手,他居然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他感觉到了绝望。

    同为昊天八公子,实力差距却如此巨大,他甚至为此感到羞愧,也终于明白,为何伯侯长野如此不屑昊天八公子这个名号了。

    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凤天策呢?本王的妹妹呢?”

    凤天毓被摇得晕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大哥的事与我何干?”

    “本王不要听你的废话!”伯侯长野一手轻松地提拎着凤天毓的衣领,目光和神识在整条大街上横扫,蕴含着雄浑内力的声音,远远地传播开去,“本王数到十,如果你不自动现身,本王立即捏碎你弟弟的脑壳!十、九……”

    “这不公平!”凤天毓急了眼,拼命挣扎,却发现自己一身的修为,此刻都被限制住了,一点儿都施展不出来,他奋力地嘶吼,“为什么我的命运要掌控在我大哥的手里?这不公平!”

    内心里,他已经彻底绝望了,大哥这么胆小,根本不可能为了救他而冒险现身,即便他出现了,也没有能力救他。这一次,他死定了!

    伯侯长野压根不理会他的话,继续倒数:“五、四……”

    还有三个数,他的性命就终结在这里了,凤天毓闭上了双目,彻底绝望了。

    “三、二……”

    伯侯长野的手掌慢慢收紧,喀喀的骨骼松动声,传入耳中,他的目光冷到了极致。

    这时候,远远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破了紧张的气氛:“伯侯兄,你我真是心灵相通,我刚刚还念着伯侯兄,伯侯兄你就念着我了,我真是感动到眼泛泪光啊!”

    凤天毓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然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了酒楼窗台的一抹白色身影,翩若惊鸿,却又懒若无骨。

    刹那,他百感交集。

    对上兄长笑眯眯望过来的眼神,他胸中的愤怒盖过了所有的情绪,忍不住破口大骂:“凤天策,你想害死我就直说,给我个痛快!”

 ...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