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03 凤三小姐,有其兄必有其妹

V03 凤三小姐,有其兄必有其妹

作者:北藤--下载本章TXT
 

    v03 凤三小姐,有其兄必有其妹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小蓝蓝,我不得不先走了,否则我的灵位恐怕很快就要被供奉在凤家的祠堂里。舒榒駑襻”凤天策浅笑着,视线落在了她手腕上,“你先跟着副院长他们一起去天翼学院,等有时间了,我就去找你。”

    迦蓝没有说话。

    “小蓝蓝,我就要走了,难道你就没有一句临别赠言?”凤天策凑近了她,盯着她的眼睛,仔细瞧着。

    迦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爱走不走,关我什么事?”

    帅气的脸孔慢慢退了开去,凤天策幽幽叹息了声,伸手拂了拂她额前的鬓发:“路上小心,紧跟着副院长,不要落队了,他这人不错,值得信赖。此去天翼学院,路途遥远,你身上现在有了从池底得来的宝物,一路上的花费应该足够了。到了天翼学院之后,不要逞强,要记得好好修炼,记得藏拙。倘若真有什么难事,无法解决的时候,就来凤家找我。如果找不到我,也可以找我二弟,他虽然脾气臭了点,心地却是不错的……”

    唠唠叨叨说了大半天,他终于走了,目送着他神祗般超越凡尘的飘逸背影越走越远,迦蓝抬手,轻轻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泪水。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也不是我爹,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她吸了吸鼻子,方才临别的一刹,她差点就落泪了,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感性了?幸好没有让他看到,否则他还不定要怎么嘲笑她呢。

    返回到了城主府,宋倩儿早早地等候在了门外,见到她归来,她开心地迎了上来。

    “迦蓝,你可回来了。咦,你受伤了吗?”宋倩儿注意到了迦蓝身上的血迹,担忧了起来。

    迦蓝低头看去,胸前的位置的确有血迹,不过那是之前染上的,现在……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前,微微讶异,怪了,伤口居然一点儿也不疼了,不仅如此,先前这一路上,她都没有察觉到疼痛,难道是……

    对了,之前她曾经落入过寒池,被寒池的水浸泡过,难道寒池的水对她的伤有帮助?

    她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以她对凤天策的了解,他虽然无良无赖,但从不会做伤害她的事,在她落崖的一刹,也是他毫不犹豫地跳下来救她,他明知道她身上有伤,又如何会让她落入寒池呢?

    一定是了,他是想借寒池的水,让自己的伤尽快地痊愈,所以才故意这么做的吧?

    她当时还为此气恼,现在回想,他其实心思细腻得很,在不知不觉中,就把事情安排周全了。心底忽地升起了暖意,有这样一位师父,处处为她着想,其实也是不错的。

    “迦蓝,你在想什么呢?你的伤看起来很重,我先带你去看大夫吧。”宋倩儿拖着她,欲往门外走,迦蓝拦阻了她。

    “我的伤已经全好了,那是之前受的伤,留下的血迹。倩儿,副院长他们呢?你们打算何时启程,前往天翼学院?”

    “副院长还没有通知呢,不过应该就在这两日了吧。”宋倩儿道。

    “那就好,我之后就跟你们一起走好了。”迦蓝道。

    “真的?那太好了!我就不愁没有人作伴了!”宋倩儿开心地抱住了她。

    说话间,有人呼喊宋倩儿的名字。

    不远处,有一名女子疾步走来,走近时,她脚下微微一顿:“迦蓝,你也在?”

    宋倩儿见着来人,开心说道:“赵师姐,迦蓝决定要跟我们一起走了。”

    “是吗?”赵雅儿稍稍迟疑了下,脸色略显怪异,“对了,副院长说了,我们明天中午就要离开紫月城,你们都好好准备一下,路上多带些干粮,最好再购置一些兵器,一路上我们可能会经过不少险恶之地……”

    “多谢赵师姐提醒,我们一定会好好准备的。”宋倩儿弯眼笑道。

    赵雅儿又嘱托了几句,转身离开了,她温婉大方的谈吐和眉宇间傲然的英气,无论是谁见了,都会忍不住称赞。只是,迦蓝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

    “迦蓝,赵师姐人可好了,听说她现在已经是五级中品的灵师,她待人却一点架子都没有,大伙儿都很喜欢她呢。”宋倩儿毫无心机地称赞道。

    “是吗?”迦蓝却不这么认为,一个人太过完美,反而就有问题了,说不清什么原因,或许就是气场不合的缘故吧。

    迦蓝换了身新衣裳之后,就和宋倩儿二人在城中逛了起来,采购了一些干粮、兵器和衣物,等她们回到城主府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楚炎昭和穆思远二人等候在了门外。

    “你们到哪里去了?大伙儿在城门口等了你们半天,你们居然还有心情去逛街买东西?”穆思远瞄着两人手中的物品,忍不住皱眉。

    “不是明天才走吗?”宋倩儿讶异。

    “赵师姐不是来通知你们了吗?今天就走。”穆思远道。

    “赵师姐明明说了,明天中午才走的。”宋倩儿无辜道。

    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心底皆生出了一个怪异的念头,很快的,穆思远否决了大家的想法:“不可能!赵师姐怎么可能故意骗你们?一定是你们自己听错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快些追赶上去吧,不然就真的追不上了。”

    “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宋倩儿挠挠头,很快被洗脑了。

    迦蓝却在心底冷笑,怎么可能记错?赵雅儿说的分明就是明天中午,她还嘱托她们要采购各种的干粮和兵器,目的就是为了让副院长无法找到她们,一旦副院长发怒或是不耐烦了,就不会再搭理她们二人,将她们二人撇下了。

    这一路上,千里迢迢,凭她们二人的实力,想要独自前往天翼学院,能不能有命到达还难说呢。

    好恶毒的心思!

    看来赵雅儿此人已经对她们生出了敌意,不得不防。

    “是副院长派你们二人前来找我们的,还是你们自愿留下的?”迦蓝看着默立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楚炎昭,突然问道。

    “你想多了,我们怎么可能因为你们自愿留下来?废话少说,还不快走?”楚炎昭寒着一张俊脸,酷酷地说了句,转身迈步离去。

    穆思远无奈地苦笑了声,方才分明就是他执意要留下来等人的,现在却故作洒脱,他究竟是要闹哪样?

    “呵呵,别理他,他就是喜欢装酷!我可是自愿留下来,专程等你们的。皇城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副院长他们急着赶回皇城,已经走了有半天了,我们两个怕你们不认路,特意留下来,给你们带路的。”

    “原来如此。”迦蓝没有在意楚炎昭的态度,她只是不愿意欠人人情罢了。

    四人追赶了一路,还是没能追赶上前方的队伍,此时夜幕已然落下,四人决定在野外露宿一夜,等天亮之后,再继续赶路。

    篝火冉冉升起,四人围坐在篝火旁,各自取出了干粮充饥。

    “我带了一整只烤鸡,你们都吃点,过了今天,之后就只能吃素了。”穆思远从行囊里掏出了一包用油纸包裹的烤鸡,油纸一旦拆开,烤鸡的香味就四处散逸,勾人味蕾。

    “我从家里带了很多的糕点和蜜饯,我都舍不得吃,大家一起吃吧。”宋倩儿也很有分享的精神,将自己压箱底的私货也拿出来了。

    迦蓝在自己的行囊里掏了掏,他们都这么慷慨了,自己也不能小气了,从行囊里掏出几颗从寒池底下得来的果子,跟烤鸡和糕点蜜饯堆放在了一起:“大家随便吃,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说着,她随手拿了一颗,跟丢花生米一样,随意丢入了嘴里,慢慢咀嚼起来。突然,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了任何的声响,迦蓝抬头,发现在场的另外三人正齐齐拿古怪的眼神看着她,嘴巴微张,不可思议。

    “迦蓝,你就这么吃果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果子不?”穆思远双手捧起一颗果子,拿十分虔诚的眼神凝视着那果子,夸张的表情道,“这可是四级灵果——盗仙果,只有在绝壁最险要的地方才能采摘到,有多少人为了采摘它,不幸坠崖而亡?你倒好,就这么随随便便吃了?你……你太暴殄天物了!”

    迦蓝一脸的黑线:“不就是四级灵果吗?不这么吃,还能怎么吃?”说完,她又随手捡起一颗,往自己的嘴里丢去。

    这一下动作,彻底刺激到了穆思远,他凶狠地看着迦蓝,好似她做了什么多令人发指的事。

    “我看,是你在凤少的身边呆得久了,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四级灵果,在凤少的身边,自然多的是,可是你别忘了,你始终还是你,以你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嫁入凤家。别说凤家的人不会答应,就是凤少也未必是对你真心,否则他怎么会丢下你,独自回了皇城?”楚炎昭淡淡地嘲笑,优雅地吃着自己的干粮,碰都不碰她的果子一下。

    迦蓝冷瞥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辩解。

    “炎昭,盗仙果可是很难得的,你吃一颗吧!”穆思远热情地将果子送到好友的手里,谁想被冷冰冰地拒绝了。

    “我楚家不缺银子,四级灵果,要多少买多少。”

    穆思远拾了个无趣,咂巴咂巴下嘴,将剩下的果子统统兜入了自己的怀里,一颗一颗十分虔诚地品尝了起来,嘴里时不时地发出**的声音,听得其他三人一阵恶寒。

    “倩儿,你的。”迦蓝又从行囊里掏了几颗,放入宋倩儿的手中,宋倩儿感动极了,泪眼闪闪。迦蓝受不了她太过丰富的感情线,不待她说话,就先堵了她的话:“快吃,不然有人又要眼馋了。”

    她往穆思远的方向瞄了瞄,他正盯着宋倩儿手中的灵果,两眼放着绿光:“五……五级的灵果?我也要!”

    宋倩儿连忙跟防狼一般,将手中的灵果藏了起来,心里美美的:迦蓝对我真好,给我的灵果是最好的!

    穆思远的视线,跟随着宋倩儿的手,瞄向了她的胸前,口水直流。

    楚炎昭阴着脸,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将因为灵果而彻底失态的穆思远给揪了回来:“回头我给你弄六级的灵果来,你给我坐好了,别给我丢脸!”

    “六级灵果?!真的,你保证?”穆思远一个激灵,立即恢复了正常,紧挨着楚炎昭,恨不得他马上立下保证书。

    楚炎昭右手一抬,立马将他甩了开去。

    四人的相处,基本上还算和睦。

    灵果当中蕴藏着充盈的灵气,但不是一下肚就会立即被炼化,四人饱餐之后,各自开始了修炼功课。

    夜色中,传来沙沙声,很轻微,很细碎,乍一听是风吹草叶的声音,仔细听时,却能发现这声音断断续续,像是被什么阻隔了。

    迦蓝的眼睛蓦地睁开了,在她的对面,楚炎昭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二人很快交换了个眼神,又重新闭上了眼。

    四周围的灵气疯狂涌动了起来,火焰哧的一声点燃,方圆之地变成了火的海洋。

    四人齐齐睁开眼,站了起来,原本还不确定对方究竟是不是冲他们而来,所以他们不敢妄动,但眼下情势已经很明显了,对方分明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而且一出招就是要命的狠招,欲置他们于死地。

    “该死,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楚炎昭低咒了声。

    迦蓝眯眼,回想了下,目前为止,跟她有过过节的人,除了赵家,就只有黄金战王了,不过在黄金战王的眼底,她已经是个死人,不可能会来找她的麻烦,那么唯一的可能……

    “难道是赵家的人?”

    她的脑海中立即闪现赵雅儿的脸,先是在紫月城里给她们摆了一道,现在又是偷袭围杀,会不会跟她有关呢?

    “赵家……”楚炎昭面色逐渐冷冽了下去,“对方显然摸清楚了我们几个的底细,知道我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人就是我,而我所修炼的乃是火灵术,他们特地派遣同样修炼火灵术的灵师来截杀我们。火灵术对火灵术,我的优势就彻底没有了……”

    “别太自信了,谁说我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人,一定就是你?”迦蓝的指尖亮起一点幽蓝,色彩变幻,光彩迷离。

    楚炎昭眼神微微一变:“四级下品?”

    “龙神之怒!”伴随着迦蓝口中一声破,一条水龙咆哮着飞旋冲天,哗啦啦,大水倾浇而下,围绕着四野盘旋了一周,风卷残云,翻滚着波浪。

    水火相克,水生而火熄,火焰很快弱了下去。

    “四级下品,难怪你如此自信,不过,还不到你翘尾巴的时候。”楚炎昭眼神一厉,飞身朝着藏身在草丛后的高手冲杀了过去,手中的剑霹雳闪烁,绚烂的剑术在他手中自如地使来,如行云流水,惊才绝艳。

    对方是修炼火灵术的灵师,等级还不低,单纯比拼火灵术,他没有胜算,然而他确实灵剑双修的天才,剑术丝毫不逊于他的灵术。

    “楚炎昭,我们的目标不是你,你最好别多管闲事!”杀手中有人出声。

    “谁在本少爷面前炫耀火灵术,就是跟本少爷过不去!说,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

    楚炎昭一边说着,一边下手狠辣。剑气爆炸之间,迅猛如雷,攻击的范围,竟可达到百步之远。

    穆思远很快回了神,加入到了战斗当中,与自己的好友并肩作战。

    “迦蓝,他们是冲你来的吗?”宋倩儿问道。

    “我想,应该是吧。”迦蓝沉吟片刻,对宋倩儿道,“再让我看看你的蛊术,有没有任何的进展。”

    宋倩儿点点头,欣然答应了。

    参与暗杀行动的,一共有六人,其间被楚炎昭斩杀了两人,还剩下四人。两人被楚炎昭和穆思远二人拖住,另外的两人朝着迦蓝和宋倩儿两人的方向逼杀了过来。

    “倩儿,别急,让他们尝尝蛊虫的厉害。”

    迦蓝纹丝不动。

    一句句的咒语从宋倩儿的口中吐出,她清丽粉红的容颜上,显映出了别样的冷魅。

    蛊术,相对于剑术和灵术来说,它的攻击性丝毫不逊色,弱点就在于施展蛊术的本人最容易受到对方的攻击。

    迦蓝站在她的左后方位置,这个角度,能够将所有可能遭受的袭击,统统计算其中。

    “去死吧!”

    其中一名高手这时候飞掠了过来,一股股摄人的气息笼罩住了迦蓝和宋倩儿两人,随时都要动手。然而,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一群带着翅膀的蛊虫,振着双翅,布成了一道蛊墙,出现在了他的跟前。他猛然一惊,想要抽身而回时,可惜已经迟了。

    一整排的蛊虫,如闪电之速,朝着他飞扑而去。

    “啊!畜生!”

    身上一阵刺麻之后,他的行动稍稍迟滞,越来越多的蛊虫沾上了他的身体,砰的一声巨响,他整个人从天空中坠落,狠狠摔在了地上。

    另外一名高手的遭遇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宋倩儿见状,不由地迟疑了。她无心杀人,只求自保,所以她的蛊虫并没有涂毒,只是被咬到的人,会暂时麻痹,行动迟缓。然而眼前的高手,显然是对蛊虫有着特殊的敏感,才咬了几下,整个人就抽搐了,她不忍心了。

    “倩儿,你若不杀他,死的就是我!你想看到他杀了我吗?”迦蓝冷酷的声音道,她没有夸大,倘若他们四人的实力都弱一些,没有特殊的技能,他们早就葬身在火海当中。

    宋倩儿眼神一紧,口中的咒语越念越急,地上的高手狠狠抽搐着,口吐白沫。蛊虫越来越多,分成了四堆,分别圈围住了四名高手。

    火焰飞射,攻击向蛊虫,其余三名高手发动了反击。

    一批接着一批的蛊虫,从天空中坠落。

    宋倩儿咬了咬唇,口中的咒语一变,蛊虫振翅,退散了开去,暂时撤离战场。

    迦蓝暗暗观察着蛊术的优劣,双手之中,两柄冰矛慢慢凝聚,她抬手,用力一掷,射向了其中两名高手。

    滋滋滋滋……

    火焰燃烧冰矛的声音,清晰入耳。

    融化后的水,一滴滴地落下,埋入土中,热汽不住地往外冒。

    看着这一幕,迦蓝的脑海中有灵光乍闪而过,谁说水火一定相克?水与火,冰与火,的确相克,但是汽呢?

    “楚大少,借用一下你的火灵术。”

    楚炎昭不解,微微愣了下,不过还是配合着她,释放出了简单的火灵术的火焰。

    在他好奇的目光下,迦蓝将一根冰柱融进了他的火焰当中。

    “你有病吗?现在是你胡耍的时候吗?”

    迦蓝没有理会他的话,双手不断地结印变幻,只听得她一声破,一团螺旋形状的汽团脱离了火焰,拖着流星的尾巴,像是一只拳头重拳出击,穿透了对方的火焰屏障,竟是毫无阻滞地直扑对方的面门。

    “这是什么?啊——”

    高手的眼睛露出了惊骇,自己的火灵术分明要比对方的水灵术高明,以对方的等级,她的水灵术万不可能盖过他的火焰,谁想那奇异的汽团竟是水火不侵,隐隐有种水和风双属性战技的结合,无可阻挡!

    啪!

    “重拳”轰击在了他的面门,灼热的汽团在他脸上燃烧了起来,极高的温度,将他整张脸烧毁了,他痛不欲生。

    螺旋形状的汽团没有消亡,擦着高手的脸,斜向上方向划了过去,拐角,逼向了另外一名高手。

    楚炎昭呆在了原地,久久无法回神。如此神乎其技的战技,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而且他敢很肯定地说,哪怕是高等级的水属性灵师也未必能施展出这样的战技来,因为这战技显然是她临时顿悟得来的。

    能够自创战技的灵师,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

    他看向迦蓝的眼神,已经不是一般的惊讶了。

    或许,凤天策的目光的确很独到,能够在她身上发现寻常人所不能发现的优点,所以她才入得了凤天策的眼吧?

    “不要杀我——”那高手竟是很没胆,看到自己的同伴毁了脸,他吓得转身便逃。

    迦蓝哪里肯轻易放过了他?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们来杀我的?坦白承认,或许能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汽团高速旋转着,紧追着高手的背后,惊得他拼尽了吃奶的劲,一路狂奔。

    “我说!我说!不要再追我了……”

    “混蛋,你敢说一句试试?”另外的一名高手厉声喝止了他。

    楚炎昭手中的剑光一闪,飞身朝他刺了过去,他刺剑的角度很是刁钻,明明不是冲着他心脏刺去,而对方在看到剑光的一刹那,下意识的动作,就是迈开了脚步,往右踏出了一步,这一步,恰好就让他的剑尖对准了对方的心脏。

    喀!

    干脆利落,一剑致命!

    精准的计算,狠辣的剑法,绝!

    迦蓝将他一系列的动作和算计都看在眼里,暗暗惊叹,保送天翼学院的天才,天赋果然非同寻常。

    四名高手,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迦蓝手中的灵力一收,汽团追逐的速度稍稍减缓了下来。

    “说吧,现在没有人会阻止你了。”

    “我说,是雅儿小姐让我们在这里阻杀你们的,她说不惜一切,一定要杀了你,决不能让你前往天翼学院。”高手喘息着,急道。

    “果然是赵雅儿在背后搞鬼……”迦蓝思衬着,想来她应该是为了给赵清晴姐妹报仇了。她手中突发一股猛力,汽团弹射了出去,将高手整个儿吞没在了拥有热焰般温度的汽团中。

    战斗到此,终于结束了。

    这是四人第一次合作,共同御敌,效果看起来不错。

    楚炎昭冷酷地迈步上前:“想不到赵雅儿也会干这种背后伤人之事,你们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动物。”

    “你拐弯抹角的,不就是想说我很善变吗?你是不是在想,我先前对你死心塌地,为了你不惜在擂台上拼死比武,现在却对你那么冷淡,你心里觉得不是滋味?”迦蓝挑着眉,直视着他,眼神毫不退让。

    楚炎昭冷哼一声,俊颜上阴晴反复。

    “其实道理很简单,不喜欢了,就是不喜欢了,就像当初没有理由地喜欢你,现在也是没有理由地不喜欢你了。”迦蓝轻松一笑,或许是时候摊牌了,这一路上,他们还要朝夕相对,到了天翼学院,更是时常见面。未免多出不必要的麻烦,早些将事情说清楚了,大家也就免去了猜疑。

    她以为自己这么说了,楚大少应该松一口气才是,毕竟在她看来,楚大少对迦蓝一点心思也没有,心里别扭也仅仅是因为迦蓝的转变罢了。谁想,楚大少不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沉了脸,面色黑如锅底。

    “你好样的!我会记住你今日对我的羞辱!”

    楚炎昭愤愤地丢了一句,甩袖,转身离去。

    迦蓝微微一怔,怎么就羞辱他了?她也没说什么吧?

    “炎昭,等等我,何必发那么大火呢?刚刚大家一起配合作战,不是挺好的吗?”穆思远远远地追了上去。

    宋倩儿眨着眼,左右瞧了瞧:“迦蓝,楚大少怎么怪怪的,他不会真的喜欢上你了吧?”

    “怎么可能?他的眼光这么高,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也就只有你傻乎乎的,会愿意跟我这样的丑女做朋友。”迦蓝牵唇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宋倩儿挠挠头。

    “迦蓝才不丑呢,只有心理阴暗的人,才最丑陋。”

    两女相视而笑。

    “迦蓝,我刚刚施展的蛊术,感觉其中有很多的弱点,你说要怎么改进呢?”

    “稍后我跟你好好研究一下,咱们做些适当的调整,保准以后在战斗中,你的蛊术会更加无往不利。”

    “太好了!”

    两女一路说笑着,一路趁夜离开了林子。

    之后的一路,还算顺利,没有再出现任何的劫杀。

    楚大少爷生着闷气,也没有再同迦蓝说过一句话,等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四人终于追上了大队人马,跟随着他们一同前往天翼学院。

    说来也巧,当四人追赶上赵雅儿的时候,她已经先行跟随着副院长离开了。

    迦蓝暂时将这笔账记下了,准备等日后见到了赵雅儿,再找她算账不迟。

    大半个月后,经历了千山万水,他们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皇城。

    皇城,又名凤城,位于凤麟国的中北部,地带繁华,拥有上亿人口。

    迦蓝第一次踏上这座城池,举目四望,九条奔腾不息的护城河,围绕成了一个特殊的图案,护卫着这座巨无霸的城池,仔细看时,那图案隐约就是一只凤凰的图案。

    凤麟国,凤城,凤家,凤凰图腾……

    所有的一切皆与一个凤字脱不了干系,可见凤家在整个凤麟国的特殊地位,而身为凤家大公子的凤天策,自出生伊始就享受到了得天独厚的待遇,这样的一个人物,嘴里含着金钥匙出生,从落地的一瞬间起,就受到了亿万万人的瞩目。

    无论他是个草包,还是个天才,都不会影响到他在凤家的地位,不会影响到凤家在凤麟国的地位……

    再加上,凤家的地位远远超出了皇家,而凤天策的地位,其实跟真正意义上的太子,没有什么差别。

    他,就是整个凤麟国的太子!

    这话,一点儿都不夸张。

    她居然拜了凤麟国太子为师,她的心情……难以形容。

    “迦蓝,发什么呆呢?大家都已经走了。”宋倩儿扯了扯她,将她拉回了心神,“师兄们说,他们先回学院了,我们因为是新入学的学生,所以暂时不能入住学院。明天一早,我们再到学院去报名,参加入学考核。等通过了正式的考核,我们才能顺利进入学院,成为学院的学生。”

    “还要进行考核?这么麻烦?”迦蓝皱眉。

    宋倩儿咬了咬唇,眼神一黯:“听说入学考核很严格,这一次从全国各地挑选来的学生中,至少要淘汰三分之二,只剩下最后的三分之一,才能正式进入学院入读。我的灵术和剑术都这么弱,不知道会不会被淘汰呢?”

    “别说丧气话!这一路上,咱们每日修炼,你的进步已经很大了,不要气馁,要相信自己!”迦蓝挽上她的手臂,拖着她进了城。

    城门被她们远远地抛甩在了身后,双脚踏在散发着阵阵古老气息的青石板地面,迦蓝的心头涌起了阵阵的热意,兴致高昂地扬起手臂,大声高呼:“倩儿,相信我,不久的将来,我会让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记住我的名字!”

    “我是迦蓝,我来了——”

    “我是宋倩儿,我来了——”

    “哈哈哈哈……”

    城门,长长的甬道上,飞扬着她们的笑容。

    那样欢愉,那样斗志高昂。

    多年后,当她们再次回首,想起今日的一切,她们会很自豪地对彼此说一句,她们做到了,凤城便是她们振翅高飞的地方!

    来到了凤城大街,远远的,看到前方聚集了人群,堵住了通行的路。

    “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凤家死了人,要办丧事,凤家的三小姐派了下人前来置购上好的棺材。这不,正在两家棺材铺挑着呢。”

    “丧事?凤家到底死了什么人,能劳动三小姐亲自派人来挑选棺材?”

    “谁晓得呢,我有个亲戚在凤家做事,凤家若是有什么动静,他第一时间就会告诉我,我至今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奇了……”

    听着众人的议论,迦蓝拉着宋倩儿挤进了人群,凤家要办丧事,难道是凤天策坠崖的消息传到了凤家?凤天策还没有抵达凤城?

    拨开人群,迦蓝看到了前面的景象。

    两家棺材铺,正好开在了对街,一具具的棺材被抬到了大街中央,排成了几排,以中间一行人为界,各自为营。店铺来还有一具具的棺材,陆续被抬出来,整条大街被这一具具的棺材堵得水泄不通。

    站在最中央的,有一女五男,迦蓝一下子被为首的其中一名男子给吸引了过去,眼底掠过一抹惊艳。

    惊艳,并非为了他的容貌,而是……

    只见男子的长发及膝,大半的头发垂落在了他的面前,遮盖住他大半张脸,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真容。他冷酷地抱剑,立在原地,一身低调的黑衣,粗衣布靴,最简单朴素的装束,整个人的气势却非常惊人,犹如一柄尘封万年的古剑,插在了大街中央,整条大街所有的光华霎时间都集中在了他一人身上。

    那样惊人的气势,让迦蓝联想到了伯侯长野。

    只是,一个高调到极点,一个却低调到极点。

    有如此一个人站住大街中央,其余的人,就变得非常渺小,让人自然而然便忽视了。

    “他是谁啊?”迦蓝随便扯了一个人,问道。

    路人看了她一眼,看到她脸上丑陋的胎记,露出了嫌弃的神色:“连他都不认识?你是从外地来的吧?告诉你吧,他是凤家三小姐身边的贴身保镖——凤天歌,他的名字还是三小姐给取的,是三小姐身边的红人。”

    原来只是区区凤家的一个保镖,区区一个保镖,就拥有如此强大的气息……由此可见,凤家人才济济,不是一般的兴旺发达。

    皇城果然是块宝地,所有的精英和人才都汇集到了这里,迦蓝感觉到了更多的压力。

    “拿这些垃圾来给我们看,你们究竟有没有把三小姐放在眼里?知道里面要躺的是谁不?那可是咱们三小姐最为宠爱的小貂鼠,你们都上点心成不成?”凤家的人当中,有一名丫环打扮的女子,一边指点着,一边高声叫嚷了起来。

    “三小姐的小宠物不幸过世,三小姐近日里正伤心难过得紧,她可是吩咐了,一定要为小貂鼠找一口最好的棺木,如果找不到一口好的棺木,就拆了你们的棺材铺!”

    原来是死了一只小貂鼠,还以为是为凤天策办的丧事呢,这位三小姐也真够能折腾的。

    迦蓝低笑了声,正欲拉着宋倩儿离开,前方的大街尽头,突然走来了一支仪仗队伍,仪仗队护送的是一辆华丽的马车,盛大的排场,可见来人身份不低。

    来到近前时,仪仗队伍被迫停了下来,从马车内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停下了?”

    走在队伍最前方的一名侍卫回身,躬身回道:“二公主,小人这就去查问一下。”

    侍卫走上前,大致瞧了一眼,回去禀报:“二公主,属下看到了凤三小姐身边的保镖凤天歌和丫环小青,他们在棺材铺挑选棺材,整条大街都被棺材堵住了。”

    马车内传出来一声娇气的冷哼:“凤三的人?不用问,这小贱人必定是冲本公主来的,知道本公主今日要去上香,故意给本公主找晦气。你去,叫他们立即把路让开!”

    “是,公主!”

    侍卫领命,挤开人群,来到了棺材铺门前。

    “凤天歌,二公主的车驾到了,你们赶紧把路让出来。”

    有好戏看了!迦蓝停下了脚步,决定继续看戏。

    凤天歌仿若未闻,抱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丫环小青走上前,随意地搅弄着肩头的辫子,高傲的神色道:“请转告二公主,让她稍等片刻,等我家小姐为她的小宠物挑选好了合适的棺木,再请二公主过去。”

    “你说什么?二公主是何等身份,你们居然为了一只小宠物,让二公主在原地等候?你们未免欺人太甚!到底是二公主的身份尊贵,还是区区一只小宠物的身份尊贵?”侍卫气恼道。

    “这还用说吗?”小青的声调高高扬起,语调巧妙一转,“在我和三小姐的眼里,自然是小宠物尊贵了!小宠物能给三小姐逗乐,让它跳舞它就跳舞,让它转圈它就转圈,三小姐可宝贝着呢……”

    小青的视线一转,瞟向了马车的方向,冷声道:“可惜啊,也不知是哪个下贱无耻卑鄙天杀的死贱人,见不得我家三小姐的宠物聪明可爱,居然在背后使坏下毒,将小宠物给害死了。可怜我家小姐日日洗面,不知有多伤心,这不,为了将小宠物厚葬,让它能够入土为安,小姐才吩咐我来为小宠物挑选上好的棺木。哎呀,不小心堵了二公主的路,真是对不住了,不过我家小姐的脾气,二公主也是知道的。她想要往东,没人敢让她往西,小姐的吩咐,我怎么敢违抗呢?”

    “你……”侍卫气极,恨不得撕烂这小丫头的嘴,什么下贱无耻卑鄙天杀的死贱人,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在咒骂二公主呢。

    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二公主咬牙切齿的声音:“区区一只小东西死了,有必要弄得全城皆知吗?她是不是还想让全城的人都为她的小宠物举丧默哀?”

    小青拍拍手,突然雀跃地大叫起来:“二公主,您真是出了个好主意呢!三小姐平日里跟您的关系最近,一定会跟您心灵相通,赞同这个提议的。”

    她转头,眼底掠过兴奋的光芒,对两家棺材铺的掌柜道:“你们都听到了吗?二公主说了,三小姐的宠物不幸身亡,应该举城同哀!从现在开始,你们两家所有的棺材,我都要了。你们将这些棺材给我挨个儿从街头到街尾,全部排列整齐了。明儿三小姐就会亲自前来巡街,如果她有半点儿不满意的地方,就小心了你们的脑袋!”

    话音落,马车中立即传来了砸拳跺脚的声音。

    两家棺材铺的掌柜暗暗抹着汗,偷瞄着二公主的方向,哪里敢轻易答应?

    整个凤城的人都知道,凤家的三小姐凤天寻与二公主不和,二人时不时地就会爆发一场大战,今日谁抢了谁的衣裳,明日谁夺了谁的小宠物,现在已经祸害到了整条大街的路人,将路也给堵上了。

    迦蓝感觉这小丫环很有意思,有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丫环,想必主人也是个古灵精怪的主儿。三小姐,那应该就是凤天策的妹妹了……呵呵,他的妹妹也颇有乃兄之风呢,同样得古灵精怪!

    “来人,给我统统砸了!”二公主暴怒的声音从马车内飚发。

    “是,二公主!”

    侍卫们齐齐冲上了前,战局一触即发。

    小青见状,不慌不忙,慢慢退后,站到了凤天歌的身后,那神气的小模样,将狐假虎威演绎到了极致。

    侍卫们齐齐冲上前,一个个都是四级剑师以上的级别,呼啦啦,一阵疾风飞扑而来,铸成了一面巨大的风墙。

    围观的众人纷纷向后退去,让出了一大块的战场。

    这时候,凤天歌向前迈出了一个步伐,霎时间,无数的真气自他脚底下暴走,一股股利剑似的真气从他身躯上散发出来,凝聚成一个剑阵,对准了那道风墙。

    无名之风,在大街上狂啸,瞬间拂遍整条大街。

    风墙在这一刻猛然颤抖了起来。

    方才还精神振奋的侍卫们,一个个身上生出了颤意,这样强劲的剑气,岂是他们能够阻挡的?

    凤天歌没有让剑阵立即释放出去,而是高悬在半空中,不断加强它的威慑力。

    它就像是悬在众人头顶上方的一把利剑,随时可能落下,一旦落下,便要取人性命,但是它偏偏就是不落下,欲落不落的态势,不断地挑战着众人的心理,让侍卫们几欲崩溃。

    迦蓝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惊人的剑气,他的剑气不像伯侯长野,是来自于战王之剑的,他的剑气完全是来自于他自身的,那样的凌厉,那样的孤傲!

    他即是剑,剑即是他!

    这样的一个人物,真的只是凤家小小一个保镖吗?

    迦蓝心里沉着的一块石头越来越重了,倘若姑姑的下落真的与凤家有关,那么她凭什么来与整个凤家对抗,还有,她如何面对凤天策?

    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二公主看着凤天歌逼人的气势,眼神慌张起来,但又非常不甘,她咬了咬牙,思索了半晌,娇喝道:“我们走!”

    侍卫们齐齐松了一口气,收起剑气之后,才发现每个人的背后都湿透了。

    “凤天寻,凤天歌,你们给本公主等着!”二公主恨恨地甩下了车帘,马车很快调转了方向,二公主打道回府。

    “好了好了,没什么可看的了,大家都散了吧。”小青看到二公主走远,拍拍手,开始清理现场。

    “小青姑娘,那这些棺材怎么办?你们还要不要?”两位棺材铺的掌柜,为了棺材生意,竞争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如此齐心。

    “三小姐的小貂鼠好得很呢,要棺材做什么?难道……你们想咒三小姐的小貂鼠死?”小青突然凶悍地瞪向二人,吓得二人连连摇头,他们哪里敢招惹三小姐,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没事了,我们打道回府吧,三小姐还等着呢。”说完,她带上凤家的一行下人,扬长而去。

    凤天歌没有立即离开,久久地立在原地,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低低地叹息了声,摇摇头,这才迈步,跟上了小青一行人。

    一场闹剧,这才算是平息了。

    “这位凤家的三小姐跟她哥哥有得一拼,同样都是黑心的主儿,设了一个局,全是冲着二公主去的,呵呵。”迦蓝饶有兴致地说道,突然对这位凤家的三小姐,凤天策的妹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迦蓝,我们快去找家客栈住下吧,今晚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可以精神饱满地前去报名,参加入学考核。”宋倩儿拉着迦蓝往前方大街走去。

    两人很快找到了一家客栈,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养足了精神,齐齐朝着天翼学院进发。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