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10 她的锋芒,震撼全场一

V10 她的锋芒,震撼全场一

作者:北藤--下载本章TXT
 

    学院的大门口,出现了一人,海蓝色的长袍,在风中飞舞,他正是昨日给天翼学院带来了轰动之人——纳兰潇白。舒欤珧畱

    方才说话之人,便是他!

    迦蓝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内心里激潮涌动,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站了出来,就凭这一点,他值得自己将他视作朋友。

    “是纳兰潇白!——”

    “纳兰潇白居然要为她开脱?”

    人群开始骚动,有不解的,有嫉妒的……

    长老当中有人站出来道:“纳兰公子,此事乃是我天翼学院内部之事,你并非我天翼学院之人,怕是不方便干涉此事吧?”

    另一名长老道:“纳兰公子,我天翼学院院规严苛,不是随便什么人三言两语就能无视院规,放过杀人凶手的。哪怕是院长本人,他也没有权力擅自放过一个证据确凿的杀人凶手。”

    学生们当中不乏纳兰潇白的仰慕者,为免他身陷其中,也纷纷相劝起来。

    “纳兰公子,你还是不要参与此事了,为了一个丑女,不值得!”

    “纳兰公子,你不要被她欺骗了,她是杀人凶手,她死有余辜!”

    迦蓝眼底划过一抹冷笑,她慢慢收起了海神怒焰,方才看到倩儿被蛊虫反噬,她的确愤怒极了,不过愤怒过后,她逐渐冷静了下来。

    这些人,一个个地想要置她于死地,当她是软柿子很好捏么?

    她迦蓝岂是可以任人宰割诬陷,好欺负的?

    是时候,反击了。

    “纳兰大哥,你不是学院里的人,你没有必要涉足其中。我自有办法证明我的清白,那些想要诬陷我,置我于死地的人,我一定会将他揪出来!”迦蓝对着纳兰潇白淡淡一笑,尽管知道他看不到,她还是那么做了。

    好似感应到了她的笑容,纳兰潇白唇角微微牵动了下,不再说话。

    “证明清白?哈,真是好笑!所有人都看到您杀了人,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证明的?难不成大家的眼睛都瞎了,看到的都不是事实?”

    迦蓝循着声音看去,说话之人,被一胖一矮两名女子簇拥着,被称之为林师姐的女子。昨日纳兰潇白来到学院之时,这三名女子就站在她的身边,当时林师姐对纳兰潇白的一番表白,让她记忆深刻,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林师姐这时候冒出来,冷嘲热讽,多半是冲着纳兰潇白对她的特殊态度而来吧?

    “就是!她以为纳兰公子看不到,就可以随意地欺骗他,纳兰公子心地善良,才不跟她一般计较。她现在将我们也当作了眼瞎之人,以为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糊弄我们,将我们蒙骗过去。她也太自以为是了。”胖女为林师姐抱不平,这时候面对迦蓝,肯定是要落井下石的。

    娇小女跟着附和道:“大家都不要被她的假象给欺骗了,她定是对那位师弟方才的偷袭怀恨在心,所以才会下狠手杀了他!”

    都是恨不得将迦蓝推入地狱,万劫不复啊!

    “我认识韩师弟,他是韩家的二公子,乃是庶出,他的母亲出身低微,连带着他也跟着受到家人的歧视。韩师弟付出了许多的努力,才辛苦爬到今天的位置,他好不容易进了天翼学院,谁想这才进入学院第二天,就遭遇了不幸……这个女人太狠毒了,怎么能对如此拼搏上进的韩师弟下杀手?”

    “我也认识韩师弟,韩师弟为人谦和善良,热心助人,谦虚上进,可惜这么年轻就……这个女人太狠心了,这样的女人若是不重罚,以后学院岂不是乱成一团糟,所有人都相互残杀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喜欢落井下石,难道他们都瞎了眼,没有看到那韩师弟手中的匕首吗?他是要刺杀她,只可惜不慎被人利用,充当了替罪羊。这样的人,也能称之为善良谦和?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眼明之人?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投向了迦蓝,看她的眼神各异。

    “大家先不要妄下断论,就给迦蓝师妹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相信人心本善,这世上不可能存在如此嗜杀之人。只为了一点点的小恩怨,就当众杀人性命,如此禽兽行径,我不相信迦蓝师妹会做得出来。”

    一个不一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温婉的声音,让人听着舒心。

    人群中,赵雅儿在两位女子的簇拥下,婀娜地走了出来,迈步走进了留白地带,一下子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是赵师姐!”

    “赵师姐,你太善良了,这世上的禽兽多了去了,不是每个人都像赵师姐你这么善良,真诚待人的。”

    “赵师姐,你不要相信她!她这种人最会装了,明明长得丑得要命,还在纳兰公子面前假装清纯,搏取纳兰公子的同情。倘若纳兰公子能看到她的真面目,看到她丑得令人作呕的脸,他肯定就不会再站出来为她说话了。”

    温柔、善良、真诚……这些美好的词汇,都成了赵雅儿的代名词,无数的光环笼罩着她,而与之相对的迦蓝,则被冠上了禽兽、丑得令人作呕、假装清纯等等反面的贬义词汇。

    “大家别这么说,我相信迦蓝师妹不是这样的人,许是大家都误会她了。我们还是听听她的解释……”赵雅儿老好人的语气说道,眸子深处却是一闪即逝的狠辣。

    迦蓝平静地看着赵雅儿,唇角浅浅含笑,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啊,要论装,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她这哪里是在为她说话,分明就是要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后,再给她挖一层地狱,狠狠地埋下去!

    “多谢赵师姐如此相信我,我一定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不会辜负你的期望。”迦蓝故作感动地看向赵雅儿,眼神中水波流转着,怎么看怎么真诚。

    他们不是说她很会装吗?那她就装给他们看,岂能让他们失望了?

    赵雅儿微微一愣,眼底是轻蔑的冷嘲。迦蓝,你也不过如此,跟其他人没有什么分别,她区区的几句话,就让她感动如斯,这样的对手,让她丝毫提不起兴趣。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温和的眼神,仿佛是天上的哪座神女降世,来普渡众生了。

    你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吗?众目睽睽,证据确凿,你要是真的能证明自己的清白,那才怪了!

    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冷嘲和轻蔑,迦蓝全部收入眼底,她微微侧首,嘴角扯出了一丝冷笑。

    楚炎昭站在人群的西北角,从他的角度,恰好能捕捉到迦蓝嘴角的冷笑。他微微眯眼,目光变得深沉莫测,他压根不信迦蓝会干出当众杀人这样的蠢事来。只不过方才发生的一幕,太过突然了,连他都分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里面破绽重重,定是有蹊跷的。

    他继续静静地观望着,看到迦蓝冷静下来的身影和她眉宇间升腾而起的自信,他相信她是胸有成竹的,可以摆平这一切。

    “迦蓝,你说你是清白的,那你如何解释方才的一切?难道说,方才不是你刺中了对方心脏?”魏长老给了她台阶,让她可以为自己辩解。

    迦蓝朝他投去深深的一眼,开口说道:“不错!方才的确是我刺中了对方的心脏。”她的声音很平静,像是在陈述着一件非常寻常之事,一字一字慢慢的,不见任何的紧张和慌乱。

    众人纷纷惊愣,她居然承认了?她不是要为自己证明清白吗?

    纳兰潇白的耳朵微微一耸,听到风中传来的悠扬而平静的风铃声,他蹙起的眉宇慢慢舒展开去。看来,她对自己是有自信的,她能独自解决眼前的问题。

    魏长老一呆,本来想给她一个台阶,让她自己举证,证明她的清白,谁想她一开口就承认了杀人,这要如何再继续下去?

    “迦蓝,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看,连她自己都承认了,那就没有什么可审问的了。长老们,快将她拿下吧!”林师姐听到迦蓝亲口承认了杀人,眼底折射出了缕缕的精光。

    其他几位长老见状,纷纷扬言起来。

    “既然她承认了,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将她拿下,押往长老堂,经过长老会一致裁定之后,她就准备在无望崖度过此后的余生吧!”

    “拿下她!此等无法无天的狂妄之徒,就该严惩不贷!”

    “严惩不贷?是哪个不长眼的,要对小爷的女人严惩不贷?”一个极为乖张的声音,将现场的喧哗压了下去,让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再度投向了学院的门外。

    那里,一白衣男子摇着折扇,风骚踱步而来。他迈步的姿态,慵懒闲淡,却有一股世所难及的风华,让人不由自主地仰望。

    他一出现,漫天的华光,霎时间都集中在了他一人的身上。

    也不知是从哪里吹来一阵风,吹得满地洒落的花瓣,在这一刻飘扬而起,来重新欢迎它们的主人。

    梦幻般的花瓣雨中,走来了梦幻一般的凤天策。

    他轻轻地摇着折扇,扇风微拂着他的鬓发,鬓发下是两道秀气的眉毛,眉毛下面是一双电力四射的凤目。

    他偶然间勾唇,那一抹邪气的笑容,便如同罂粟花肆意地绽放,充满了致命的魅惑。

    凤麟国第一世家,凤家的大少爷一出场,绝对震撼,绝对亮瞎所有人的眼球!

    “死妖孽,怎么才来?”迦蓝低低地脱口而出,内心里却是莫名地流淌过一股暖意,他终于出现了。不知怎么的,她心中有这样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一定会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方才纳兰潇白出现的瞬间,她也有过刹那的期待,可惜来的不是他……

    “凤少!是真正的凤少来了——”魏长老第一个惊呼出声,他知道凤少跟迦蓝之间的特殊关系,所以非常期待凤少能够动用他跟院长之间的关系,来为迦蓝减轻惩罚,为天翼学院留下一个拥有出众天赋的学生。

    秦管家和八名白衣女子齐齐朝着凤天策簇拥了过去,那排场和阵仗再度升级。

    众人还沉浸在凤天策出现之后带给他们的震撼之中,这时候听到魏长老的喊声,一个个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他是凤少?他就是那个荒唐极品的草包?”

    无数的少女陷入了纠结的梦碎中,明明是如此迷人的一位美男子,为何偏偏是个极品草包呢?难道这世上想找出一个脑子和外表一样出众的人,真的那么困难吗?

    还有,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凤天策的女人?

    他说丑八怪是他的女人?

    少女们的梦彻底破灭了。

    “小蓝蓝,我来晚了。”凤天策迈步走向了迦蓝,当他经过纳兰潇白身侧的时候,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他啪的一声,收起了折扇,折扇闭合时惊起的风,吹在了纳兰潇白的鬓发上,鬓发瞬间凌乱。

    “咦?原来是纳兰兄,对不住,没吓到你吧?”凤天策脚下顿住,在众目睽睽下,他突然抬起折扇,很自然地替纳兰潇白捋了捋吹乱的鬓发,“看不到发生什么事吧?真是可怜!”

    说完,他惋惜地摇摇头,扬长而去,继续朝着迦蓝的方向走去。

    短暂的交锋,却是暗潮激涌。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凝结。

    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凤天策与纳兰潇白两位大美男之间的短暂交锋,一个个惊奇极了。纳兰潇白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凤少的动作,绝对是挑衅十足的,至于他为何突然挑衅,他们就不得而知的。

    所有人都闻到了淡淡的火药味。

    就在众人期待着纳兰潇白发怒或是给予凤少一个教训的时候,纳兰潇白却只是优雅地抬手,手指轻挑,将额前的鬓发顺到了相反的方向。

    从始至终,他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发生。

    迦蓝瞪视着凤天策,暗暗磨牙,死妖孽,又欺负纳兰大哥!

    看人家纳兰大哥,多好的修养,被他这么戏耍和刺激,都没有跟他一般计较……

    “小蓝蓝,发生什么事了?哪个混蛋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让干爹收拾他去!”

    凤天策一副十足的富二代嘴脸,没事找干爹,有事也找干爹。

    有干爹,走遍天下都不怕!

    四周围一片唏嘘,还当他有多英雄呢,原来到头来还是什么事都要找他的干爹帮忙。

    鄙视之!

    迦蓝若非已经知道他在故意伪装,她也很想狠狠鄙视之,她朝着地上丢了个眼色,她淡淡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死了个人,大家都说是我杀的。”

    都死了人,还说什么?

    那怎样才算是有什么?

    丑女配草包,果然是一对极品啊!

    凤天策朝着地上躺着的人斜睨了一眼,为难地啧啧摇头:“原来是他欺负了你?可惜已经死了,不能再弄死了……要不要让干爹把他拉出去鞭尸?鞭尸似乎有些残忍了,还是曝尸吧!”

    现场众人纷纷凌乱了。

    这个草包,他到底搞不搞得清眼前的事件,重点到底在哪里?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迦蓝杀了人,她到底要不要接受天翼学院的惩罚好不好?

    可惜,凤天策的思维,从来都是不着边际的,他还在纠结于到底是要鞭尸还是曝尸。

    他想了半天,最后的决定是:“我看,还是让干爹自己来决定吧。毕竟这种有损阴德的事,不适合我这么善良的人来干。”

    他的言下之意,他的干爹就适合来做有损阴德的事了?他还真是够孝顺的!

    司徒长胜刚刚来到学院门口,听到了好干儿子的这句话,他脚下一个打滑,险些就在众学生和长老们面前出洋相。

    “臭小子,你不能做有损阴德之事,老子就能做了吗?”中气十足的声音,震得全场抖了三抖,无形之中,强大的音波横扫了几个来回,让那些走神或是在私下窃窃私语的人统统收回了注意力,齐齐看向了学院的门口。

    那里,气场一片波动,一位中年男子走入了人们的视线。

    这中年男子,身穿一身黑袍,阳刚粗犷,潇洒自在,自有一股英武之气在浑身上下流淌着。他漫步之间,双足虚步而行,没有落到地面,伴随着他临近,空气中四处飞扬着他强大的气息,那股豪迈而自在的气度,仿佛诸天万界,都在他弹指一挥间。

    他,便是天翼学院现任的院长,司徒长胜!

    “拜见院长!”长老们惊见院长亲自驾临,齐齐躬身迎候。

    “拜见院长!”在场的学生们,有认识和不认识院长的,反应过来之后,也齐齐躬身迎候。其中有不少人小心地偷瞄着院长,内心里是蠢蠢欲动的兴奋,他们终于见到院长了——昊天大陆第一强者!他们感觉到无上的光荣。

    “嗯。”司徒长胜点了点头,威严无处不在。

    凤天策看到他来了,冲他热情招招手:“干爹,您老人家可算来了!您要再不来,您老人家的干儿媳妇儿可就让人欺负惨了。瞧瞧,欺负她的其中一人已经死了,您看是要将他鞭尸呢,还是曝尸呢?这种有损阴德的事,您最得心应手了,还是您来决定吧!”

    ------题外话------

    *正在进行中,大家别急昂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