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17 他的女人,第一美人 求票

V17 他的女人,第一美人 求票

作者:北藤--下载本章TXT
 

    v17 他的女人,第一美人 求票

    “还不打算回头?”凤天策性感的唇角微勾,手上用力,将人慢慢转了过来,面向他,“你是打算自己摘下面具,还是让我帮你?”

    迦蓝下意识地抬手,护住了脸上的面具,两只眼睛透过面具瞪他。舒欤珧畱

    夜色中,他的凤目波光流转着,灿若星辰,他的眼睛轻轻一眨,便有无数的星光散逸了开去,没入九霄。

    这样的凤天策,就是一只妖精,无时不刻不在蛊惑众生,妖魅天下。

    “妖精。”迦蓝心里想着,嘴里不自觉地出了声,待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

    糟糕,他听出她的声音了吗?

    出乎她的意料,凤天策仿若未闻,捉住了她一只手,拖着她往外走:“小东西,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冒充小爷的妹妹?看小爷如何收拾你?”

    迦蓝使劲挣扎着,都没能挣脱,只得任由他拖着自己走。

    盯着凤天策的后脑勺,迦蓝一边冲他瞪眼,一边思索脱身之计。只要一想到会被他嘲笑,她就很想一头撞死,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经过一座佛殿时,迦蓝注意到佛殿内摆放着几十尊铜人像,其中有一半尚未染上金漆,还属于半成品,想来这里应该是制作和陈列铜人像的大殿。

    大殿内空荡荡的,除了铜人像,再无一人。

    迦蓝暗暗留了心,继续跟着凤天策往前走,来到长廊尽头,前方恰巧有两名巡更的僧人经过,见到凤天策,两人齐齐朝着他问候:“凤施主。”

    好机会!

    就趁现在!

    迦蓝的指间寒光忽闪,一枚细如针叶的冰针出现在了她的两指间,她对着凤天策的手背穴道用力一扎。

    几乎是下意识的,凤天策手背的肌肉一颤,整只手惯性地松弛片刻。

    这是人体肌肉的自然条件反射,尤其当手背上的穴道受到外力的刺激后,整只手就会自然地呈现出片刻松弛的状态,尽管时间短得惊人,却足以让迦蓝的手从他的手里挣脱了。

    手一旦获得了自由,迦蓝转身,往相反的方向逃去。

    凤天策手里一空,凝视着迦蓝飞奔而去的方向,凤目危险地眯起。

    迦蓝没有直接奔向她留意的那座大殿,而是故意在别处迂回了一周,这才最后躲入了大殿。

    大殿内的烛火略显昏暗,她能看到几十尊铜人像的轮廓,却看不到这些铜人像的具体面目。

    哒哒哒哒……

    没有任何掩饰的脚步声慢慢临近,正是朝着大殿方向而来。

    迦蓝暗自咒骂,凤天策莫非是在她身上安装了跟踪器不成,怎地这么快就找来了?而且他不仅找来了,还故意走得这么明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了,这是赤果果地蔑视对手,太可气!

    她环扫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定在了铜人像当中,唇角微微一勾,顿时有了主意。

    凤天策不紧不慢地迈步走入了大殿,他的嘴角微扬着,几分魅惑,几分邪气:“小东西,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你最好藏紧了,如果被我当场捉到,你半路逃跑的罪名就会累加到你假冒我妹妹的罪名上,二罪齐罚……啧啧,还从没有人尝试过我的双重惩罚。”

    死变态!

    他在故意激她!

    迦蓝在心底暗咒,却不敢表现出来,甚至屏住呼吸,不能有明显的气息波动。因为一旦稍稍有气息波动,以凤天策的实力,一定会立即锁定她的位置。

    这妖精就是有这等变态的实力!

    “不错,你的确很有胆识,也很聪明。不过,你的聪明似乎只带了一半,将另一半落在了别处。”凤天策慢条斯理地说着,在迦蓝思索着自己究竟有什么遗漏时,他恰到好处地解答了她的疑问,“你脸上戴着面具,身上却穿着天翼学院的学生院服,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天翼学院的学生?”

    迦蓝低头,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学院院服,她脑海中第一个闪念,就是立马撕毁了这身院服,都是它出卖了自己!

    不过,冷静回头一想,穿着学院院服,他也不一定认出来就是她吧?

    肯定又是在诈她!

    稳住!绝对不能上当!

    以不变应万变,才是王道!

    璀璨的眸子闪过异光,凤天策未料到对方居然这么能忍,他优雅地笑了起来,笑容越扩越大,也越发危险。

    他一步步走近,开始穿梭在铜人像中间:“看在你和小爷即将是同窗的份上,小爷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自己乖乖地走出来,小爷就免去你一项罪名,只追究你冒充小爷妹妹的罪名。”

    呸!

    她做什么了,还需要他来给她免罪?

    死妖精,休想骗她自己走出去!

    “还是不愿意自己走出来吗?那好,你现在就是三罪叠加了,除了先前两项罪名之外,再添加一条藐视小爷的罪名。”

    极品二字,被他演绎到了极致。

    迦蓝翻着白眼,她敢打保票,只要她一刻不出去,他给她的罪名一定会继续往上累加,莫名其妙地累加!

    “前面两项罪名,顶多也就是冒犯了小爷的妹妹和小爷的干爹的名声,比起第三条罪名来,轻得多了。你现在公然藐视小爷,小爷心情很不爽。待会儿若是让小爷捉到了你,小爷一定要剥光你的衣服,将你吊到佛祖的金像跟前,让你对着佛祖忏悔三天三夜。”

    死变态!

    你还能想出更加变态的折磨人的手段不?

    迦蓝磨着牙,无限地鄙视他。

    心神,微乱;气息,微浮。

    电、光、火、石,一刹那!

    一股疾风穿透了一尊尊的铜人像,逼近了她的身后,迦蓝的眼皮猛然一跳,就地翻滚一周,敏捷的身手在铜人像中间穿梭,几个纵跃翻滚,已经来到了三个铜人像的间隔之外。

    疾风没有停下,也不是直线侵袭,它像是一条游蛇,蜿蜒着在铜人像之间绕行。

    迦蓝还未来得及喘上一口气,疾风又追赶而至。

    “战皇,快帮我挡住它!”

    “杀了他吗?”战皇笔冷酷的声音传来,随时做好作战的准备。

    “呃……还是算了。”迦蓝放弃了,她差点忘记了,战皇笔是攻击性的武器,它只负责攻击对手,论起防御性的能力就差得远了。它一旦出击,便是杀招,她不确定凤天策是否能抵挡得住,万一伤到了他……

    啊啊啊……她一定是中邪了,都这时候了,她想的居然是会不会伤到他。

    刹那的犹豫,她失去了最佳的逃亡机会。

    疾风兀地发生了变化,化作了一条缎带,缠上她的腰,强大的牵引力,将她整个人席卷而去。

    抬头,猛然撞上他深邃危险的双目,迦蓝直觉自己这下栽定了。

    劳烦他老人家动手,才将她逮到,又是一条罪名吧?

    都怪她一时心慈仁善,不肯对他动用战皇笔,她才错失了逃跑的良机。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反正是栽在他手里了,她索性就豁出去了,脖子一扬,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他爱咋咋地吧!

    凤天策看着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戏谑,啪的一声,这一次,他直接点了她身上的穴道。

    “你现在累加有五条罪名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你自己大概心里也有数了,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

    什么?五条罪名?哪里有这么多?

    迦蓝瞪大了眼睛,想要出声,跟他争辩,却发现自己突然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

    不是吧?

    刚才她使劲憋着不说话,现在想要开口说话了,结果哑穴被他顺手点了。

    可恶啊,他故意跟她作对的吧?

    无视她愤怒的狠瞪,凤天策一手扛起了她,将她扛在了肩头,跟扛起一头猪的姿势差不多,迈步朝着殿外走去。

    一路上,不时遇到来往的僧人。

    “凤施主,发生什么事了?这位施主是?”

    “我妹妹。”

    迦蓝翻白眼,她敢保证,他绝对不会对自己的妹妹如此粗鲁。

    “需要帮忙吗?”

    “她太沉了,你扛不动。”

    当她是猪啊?她哪里沉了?身材很苗条轻盈的好不好?迦蓝气得发抖。

    “凤施主,你对令妹真好,令人羡慕。”

    “一般一般吧。”

    迦蓝无力吐槽了,只能说僧人太单纯,某人太腹黑了,他们压根就不该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也不是跟他一个世界的人。

    终于,伴随着一声哐啷的闭门声,迦蓝被带到了一间客房。

    迦蓝闭上眼,听着他甩门的声音,她就能想象到自己呆会儿会怎样被狠狠摔到地上,她完全做好了心里准备。

    身子一轻,她的眼睛闭得更紧,落地的瞬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和冷静,恰恰相反,身下是一片柔软的触感。

    她睁开眼,灵动的眼珠子来回一转,发现他没有将自己丢到地下,而是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他英俊得一塌糊涂的脸,一寸寸地放大,深邃的眼底,墨色逐渐化开。

    “现在,到惩罚的时候了。”

    一句话,迦蓝的大脑炸开了。

    他不会来真的吧?

    像是会读心术,他给了她肯定的回答:“我从来不会随便开玩笑。”一般都是认真开玩笑。

    “我来瞧瞧,应该从哪里开始脱起好呢?”

    他的手故意在她身前游离着,指尖有意无意地划过她的衣襟,迦蓝整个人紧绷到了极点。

    浑身不能动弹,也不能开口,她只能用眼神不住地瞪他。

    该死的,在你决定要脱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摘下她的面具,看清楚了她到底是谁,再下手?

    偏偏他就是跟她对着干,她越是期望什么,他越是不照着做,简直要将迦蓝给气炸了。

    凤天策笑容浅浅地看着迦蓝,她紧张可爱的表情,大大取悦了他。

    这个小笨蛋,她以为他认不出她来吗?她也未免太小瞧他凤天策的本事了!他这个师父,可不是白当的。这一次,就当是他这个师父,义务为小徒儿上一堂课吧。

    “就从这里开始吧……”他的手指轻轻一挑,挑开了她的腰带。

    迦蓝的脑子又是轰的一声炸开,浑身轻颤了起来……他来真的?

    迦蓝不由地慌乱了,闪烁的目光碎成了片片剪影。

    手中的动作煞然而止,凤天策对上她的眼睛,心头一滞,叹息了声,再也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啪!凤天策解了她身上的穴道。

    啪!同一时间,一记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

    时间在这一刻停滞了……

    两人一上一下,相互对望着,一个眼中是愤怒,另一个则是愕然。

    胸前不断起伏着,迦蓝难平胸中的恶气,伸手操起了软枕,朝着凤天策砸去。

    他没有避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由她打。

    “凤天策,你这个混蛋!”

    啪啪啪啪……也不知打了多少下,迦蓝才终于停下了手。

    怒意发泄完之后,她再次抬头看向凤天策,他的右颊烙下了一只浅浅的巴掌印,他含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她,是无奈的笑。衣领和头发,经她一顿打砸之后,凌乱得妖冶。

    “出气了没有?”声音轻柔得有些不像话,凤天策温柔的眼神看着她,伸手,慢慢抚上了她的面具。

    迦蓝只觉得眼前一晃,戴在她脸上的面具便被揭开了,落入了他的手中。

    没有意外的表情,一切皆在意料之中。

    迦蓝恍然间察觉过来,原来他一早就认出了她,他还这样对她,分明就是故意在戏耍她!

    眼底、胸中的怒意再度汹汹燃烧起来,迦蓝重新拾起软枕,又往他身上狠狠砸去:“混蛋!你早就猜到是我了,对不对?你还故意捉弄我,你到底存的什么心?亏我为了维护你们凤家的声誉,假冒你的妹妹,将自己陷入险境当中。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你还这样捉弄我,你太过分了!”

    凤天策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下:“所以,你是为了我,才假冒天寻的?”

    迦蓝手上的动作一顿,双颊带起一片烫热,她连忙摇头否决:“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为了你?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要帮你?”

    人神共愤的英俊脸孔突然间又在眼前放大,他的嘴角微微牵起愉悦的弧度:“那你为什么会来到潮音寺?难道是因为听我说要在这里相亲,所以才赶来的吗?”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情格外好的缘故,他的笑容天杀的蛊惑妖魅,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迦蓝一寸寸地倒退开去,先前的愤怒被心虚和不安遮盖了下去。她微红着脸,使劲摇头:“你做梦吧!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你相不相亲关我屁事?”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来潮音寺?”凤天策的双手抵在了床沿,有意地欺近,将她整个人圈在了身下,声音尤其得挠人,让迦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爬起来了。

    她双手用力一推,推开了他几分,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跟着天翼学院的长老和学生们一起来这里附近历练的。半路遇上了你的妹妹,她看中了我一个同伴的木灵术战技,想要让我们明日在凤老太太的面前表演。不由分说,她就将我们给招来了,带入寺中。我压根不想来的,是你妹妹逼着我来的!”

    “是吗?”凤天策持怀疑的态度,“据我对天寻的了解,如果当事人不同意,她是绝对不会勉强对方的。你确定真的是她逼你来的,而不是你自愿的?”

    “当……当然是了!”迦蓝被他盯得心虚,面上还是要摆出很坚定的神色。

    “当然是?那你结巴什么?”凤天策笑看着她,所有的答案都已经写在了她闪烁躲避的眼神里。

    “我……我哪里结巴了?”迦蓝说完,就很想狠抽自己一巴掌,平日里她说话挺利索的啊,怎么这会儿就结巴了?

    “那我懂了!”凤天策突然起身,远离了她,作恍然大悟状。

    “你懂什么了?”迦蓝斜眼瞄着他,总觉得他揣着一肚子的坏水。

    “我懂了,你不是专程来潮音寺偷窥我相亲的,也没有好奇跟我相亲的对象究竟是谁,更没有因为想要维护我,所以才无故涉入到与天逸大师的私会事件当中……”一本正经地细数着一件件的事,凤天策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怪异。

    迦蓝的双颊慢慢地泛红,咬牙瞪视着他,恨不得活活将他掐死。他绝对是故意的!将正话反了说,目的不就是想要揭穿她一桩桩的糗事吗?

    丢死人了!

    他一定在心底嘲笑她了。

    嘴上说无所谓,根本不关心,人却跟着来到了潮音寺,她真的无脸见人了。

    “凤、天、策——”

    咬牙切齿地喊出他的名字后,迦蓝突然飞扑了过去,凤天策没有防备,顺势向后一倒,竟是真的被她扑倒在了地上。

    两只手的虎口,狠狠掐住了对方的脖子,迦蓝终于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使命地掐着他摇晃:“你现在心里一定在嘲笑我吧?我口是心非,我多管闲事……”

    “没有。”

    “你尽管嘲笑吧,我根本不在乎,我……你刚刚说什么?”迦蓝差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凤天策轻松一笑道:“我说,没有,我没有嘲笑你。”

    “你休想骗我!嘲笑就嘲笑,我根本不在乎!”迦蓝冲他低吼,压根不信他说的。

    凤天策神色一整,突然认真道:“我真的没有嘲笑你,相反,我有一丝丝的感动。”

    感动?迦蓝的心神一晃,看着神情格外认真的凤天策,她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怦地跳了一下。她一惊,猛然从他身上跳了开去,语气有些莫名其妙的恼怒:“如果你的话可信,母猪都会上树了!你相不相亲,关我屁事?明日一早我就离开这里,跟你毫不相干!”

    说着,迦蓝就要夺门而去。

    房间的门快要被拉开一条缝隙的时候,凤天策突然将她拉了回来,食指放在唇边,嘘声:“有人来了!”

    “你又骗我,哪里有人?”迦蓝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手,这时候,门外果然传来了脚步声。

    她的动作顿住,抬头看向了凤天策,他无辜地挑了挑眉,那意思人不是他招来的,看他也没用。

    敲门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凤少,睡下了吗?”是男人的声音。

    “谁?”凤天策皱皱眉,已经听出了来人的声音。

    “在下皇埔英麒,方才看到有刺客闯入了潮音寺,怕刺客对凤少不利,所以特来盘查。”

    皇埔英麒?刺客?

    分明就是冲着她来的。

    “三皇子何时开始对小爷如此关照了?这里不用盘查了,根本没有你所说的刺客。”

    皇埔英麒早就预料到,对方一定会拒绝,他冷冷一笑,冲身后的侍卫使了个眼色,提声喝道:“死奴才,你到底看清楚没有,刺客是不是往这个方向来了?”

    “回三皇子的话,属下看得真真切切的,刺客的确是往这个方向来了。三皇子殿下,您要相信属下,啊——”

    砰的一声,房门突然被撞开了。

    房门内外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停滞了。

    房门外,皇埔英麒翘首张望着屋内,犀利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内捕捉所有可能的细节。

    房门内,凤天策半敞着衣衫,躺在床上,像是受到了惊吓,是半躺半坐的姿势。在他的身侧,床的里边,有一团隆起,像是躺了另外一人。此人大半的身影都被凤天策遮挡住,所以看不真切。

    没看看到预想中的一幕,皇埔英麒分明看着两个人刚刚进入房间的,他这时候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肯定能看清楚那女子的脸,谁想,屋内的两人如此谨慎……

    他不死心,迈步走进了房间,一边道歉一边径直走向床边:“凤少受惊了,回头我一定好好地惩治下人。”

    “站住!你想干嘛?”凤天策拢了拢胸前的衣襟,拿防色狼的眼神轻瞪着对方,“想偷窥小爷的玉体吗?”

    皇埔英麒的脚下轻轻一滑,险些栽倒,他的面部一阵抽动,无语地看向凤天策,他是不是想多了?他想偷窥,也不会偷窥他,偷窥他身边的女子还差不多。

    不达目的不罢休!

    他又迈前一步,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床榻内侧的女子,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足以让他在瞬间忘记了呼吸。

    半裸的美背,拥有着性感迷人的曲线,婴儿般弹指可破的肌肤,一头柔亮乌黑的长发狂乱散开。

    看不清她的整张脸,只能看到她小半张侧脸,每一处的曲线和五官都精致细腻,又像是蒙着一层纱,魅惑而神秘。

    尤其是她那张微阖的红唇,翘起最性感诱人的弧度,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如此妖娆的女人,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散发着致命魅力!

    他敢确切地说,整个凤麟国的皇宫都找不出如此一位美人来,甚至整个昊天大陆,都未必能寻找到第二个能胜过她的美人。

    这一幅迷人的画面,深深印刻在了他的脑海,让他忘记了反应。

    他没有发现的是,凤天策的眸光暗沉了下去,被子一掀,将身边的人整个儿遮掩了起来,挡住了所有曼妙的风景。

    “三皇子,你一直盯着小爷的女人看,是什么意思?”

    皇埔英麒猛然回了神,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心底一阵懊恼。向来自恃定力不错的他,居然也会有失神的时候,足见这女子的魅惑力。

    “外面都传言,凤少不喜欢女人,原来传言都不是真的。本皇子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吸引住凤少的目光?”

    如此的尤物,居然让凤天策这个草包给占有了,真是可惜了。

    皇埔英麒的心底,划过一股酸意。

    凤天策岂会错漏皇埔英麒眼底的炙热,同为男人,他如何不懂这眼神的含义?他的脸色越来越黑沉,迈步从床榻上走了下来,那危险的眼神,让皇埔英麒产生了错觉,宛如站在他跟前的,是一个黄金战王和纳兰潇白的结合体,狂妄危险,内敛深沉,一旦出击,便是致命的一击。

    脚下下意识的,他倒退了一步。

    就在皇埔英麒以为他要出手的时候,突然,凤天策唇角一扬,一步步走向了他:“其实,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小爷对男人的兴趣,远远超过了对女人的兴趣。这些年来,小爷心底一直存在着一个真爱,至今都难以忘怀……”

    他进一步,皇埔英麒退一步。

    看着凤天策别有深意的暧昧目光,皇埔英麒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还真爱?有病吧你?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退到了门槛边。

    凤天策继续“深情款款”地凝视着他:“这件事还得从二十年前的一个春天说起,那是我第一次进入皇宫,你猜,我遇到了谁?”

    他眨眨眼,一双眼睛电力四射,惊得皇埔英麒差点绊倒在了门槛,不用他继续说下去,他都能猜出来对付接下去的狗血故事的发展了。

    变态啊!

    “不打扰凤少了,在下先行告辞。”没有办法继续跟他沟通了,皇埔英麒转身落荒而逃。

    凤天策倚门目送,不忘朝着皇埔英麒一行人匆匆走远的背影高喊:“三皇子,别急着走啊,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前方的皇埔英麒不但没有放慢步伐,反而跑得更加快了,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哈哈哈哈……”床上,爆发出了一连串的大笑,迦蓝拿被子将自己全身包裹了个严实,看着凤天策贱贱的坏模样,大笑不止,然后给出了六字评语。

    “高,真高!贱,真贱!”

    凤天策闭上了房门,踱步走了回来,没好气地轻瞪她一眼:“我可是为了你,才不惜出卖色相的,你不感激,还嘲笑我?”

    “哈哈哈,谁让你演得惟妙惟肖,还带着一股子的骚劲了?我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爬起来了……”迦蓝灵动的眼珠子一转,俏皮地学着他的口吻,“这些年来,小爷心底一直存在着一个真爱,至今都难以忘怀……”

    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迦蓝真是太佩服他的演技了。

    “二十年前,你那时候才五六岁吧?那么小的年纪就有了真爱,而且那时就开始性取向不正常,难怪沐西瑶会对你欲罢不能,爱得死去活来。哈哈哈,笑死我了!”

    笑到一半,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怪异,迦蓝抬头,对上凤天策别样的打量目光,她慢慢想起来,方才为了配合他,她连续扒掉了自己几件衣裳,现在上身只剩下了一件肚兜。

    穿着一件肚兜,跟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不过,莫名的,她对凤天策有种特殊的信任,相信他决不会趁人之危。他若真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伪君子,前几次同他相拥而眠的时候,他早就对她做出不轨的行为了。

    想到此,她反而放开了,大大方方地回视了过去:“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出去?说不定皇埔英麒那小子还在外面哪个角落里窝着,我如果这时候出去了,他岂不是更加怀疑?”

    看着她整个人包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颗头颅,这模样真是有趣极了,凤天策继续兴味地打量着她,忍不住想要逗她。

    这丫头怎么会这么有趣呢?

    迦蓝想了想,也不排除这种可能,皇埔英麒这小子心里阴暗着呢。

    “那你转过身去,面朝墙壁,我没有说好,你不许转过身来。”

    “有这个必要吗?又不是没有见过。”凤天策一脸嫌弃地数落道,“你身上也没几两肉,小身板青涩得像颗绿豆芽,都不够小爷塞牙缝的。你请小爷看,小爷都提不起什么兴趣。”

    迦蓝气得牙痒痒,冲他低吼:“谁请你看了?你也不怎么样,先天缺陷,补都补不回来,随便哪个男人的都比你强!”

    凤天策瞬间脸色发黑,危险地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在他的气势威慑下,迦蓝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嘴上依旧不饶人:“说一遍就说一遍,你就是先天缺陷,随便哪个男人的都比你强!”

    “比如呢?”凤天策突然勾唇,笑了起来,笑容阴森恐怖。

    “比如?”迦蓝看着他可怕的神色,仿佛下一刻她只要说出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就会立即去将这人的命根子给断了。但是,低头认输,绝对不是她的风格,她脖子一昂,瞪向他道:“纳兰大哥就比你强多了!”

    话音落,整个房间的气压瞬间达到了最低点,有狂乱的风盘旋在了四周围。

    迦蓝再也抵受不住他可怕的眼神秒杀,闭上眼,大喊了起来:“凤天策,是你自己先嘲笑我的,我只是反击而已,难道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良久,都没有任何的回应,迦蓝睁开一只眼,偷偷瞄向了脸色不善的凤天策。

    他轻挑了下嘴角,坏坏一笑:“知道怕了就好!以后再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我敢保证,纳兰瞎子这辈子都休想传宗接代!”他慢慢退身了回去,走向墙角,背向了她。

    迦蓝撇撇嘴,忍不住暗暗吐槽,干嘛那么凶?连玩笑都开不起!

    瞄了几眼凤天策的背影,见他老实地站在那里,整个人气压依旧有些低,像是还在生着闷气。迦蓝慢慢收回了视线,小心地取了衣裳到被子里,隔着被子穿起了衣裳。

    再说皇埔英麒离开房间后,匆匆而逃,待回到自己的房间,冷静下来后,他开始懊恼了。明知道凤天策是故意在戏弄他,目的就是为了掩护那女人,他这时候再返回去调查那女人,怕是不太合适了。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女子曼妙的背影和侧脸,他的身上涌起了一股冲动,这样的一个尤物,连他都能动心,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只可惜,她已经是凤天策的人了。

    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计上心来,或许这就是他击溃凤家的绝好机会!

    取出了笔墨,他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全部绘画在了纸上。

    半裸的美背,狂乱披散的长发,性感微翘的红唇,无一不是致命的诱惑。

    他久久地凝视着画像,眼底的炙热不断燃烧,只是分不清是来自于他的野心,还是来自于他的**。

    “来人!”

    房门外很快进来一人,皇埔英麒将画像递上,冷声道:“去找几个画师,临摹出一千幅一模一样的画像来,然后将它们散发到各国,尤其是那些名门望族和皇室,并且传言出去,画像中的女子就是我凤麟国第一美人……”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