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21 她的惊滟,无人能及四 万更

V21 她的惊滟,无人能及四 万更

作者:北藤
 

    “到底什么是九宫骰?”迦蓝小声询问凤天寻,孰料被小青听到了,她下意识地叫出声来,“你连九宫骰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岂不是死定了?”

    小丫头的一句话,惊动了所有人。舒虺璩丣

    小青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死死捂住自己的嘴,露出了歉意的眼神。

    凤天寻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却没有责怪,虽是主仆俩,凤天寻从未将小青真正视作下人对待。正是因为真心相待,小青才会如此崇拜自家的小姐,什么都是自家小姐最好,盲目的崇拜!

    皇后母女俩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奸笑,要的就是你不知道不会,否则怎么能整到你?

    “刚才大家都听到了,是你自己亲口说的,让我们尽管出题,怎么,现在就打算退缩了?”皇后扯着一抹冷笑,嘲讽的眼神看着迦蓝。

    方才你多能啊,巧言善辩,说得她和她的女儿都下不来台。

    现在呢?缩回去了吧?

    区区一个野丫头,也敢跟她斗?她出来混的时候,野丫头还不知在哪个娘胎里呢?

    “按照咱们皇宫的规矩,你若是不肯表演,或者演砸了,你就是亵渎皇家威仪,是死罪!不过,看在你是初犯的份上,只要你给本公主下跪磕头,本公主心一软,或许会饶你一命!”二公主得意地笑着,方才受的气,去了一半。

    她算什么东西?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平民,也敢懒蛤蟆吃天鹅肉,想要觊觎凤少?简直痴人说梦!

    尤其凤老太太对她和颜悦色,更加让她气恼,她一定要让这个平民在凤太君和凤少的面前颜面扫地,让他们从此再也不会正眼瞧她一眼!

    大公主视线淡淡掠过母女二人,皱皱眉头。

    皇埔英麒至始至终都没有参与其中,他的目光紧盯着迦蓝,苦苦思索着,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她呢?

    皇太后处乱不惊,始终淡淡含笑着,只有眼底偶尔划过的黯光,才能让人捕捉到她真正的情绪。

    “老祖宗,九宫骰这么无聊的游戏,只有无聊之人才会玩,您真的打算观赏?”凤天策突然开口说话,淡淡的视线自迦蓝的身上轻滑而过。

    这丫头的状态,看上去,真令人担忧啊。

    凤老太太端起了茶,慢慢地吹着,没有搭话。

    “老祖宗,孙儿跟您说话呢!”薄唇微撅,凤天策竟是当着众人的面,撒起娇来。

    女人撒娇是天性,男人撒娇就……

    凤老太太端着茶杯的手抖了抖,有些受不住了,斜斜地瞄了孙儿一眼。臭小子今日也太反常了,往日里就是天要塌下来了,他也只会低低头颅,反正上面有高个儿顶着,今日居然为了一个女子……

    凤老太太不得不再度细细打量起迦蓝来,欣赏归欣赏,她并不觉得迦蓝适合自己的孙儿,以她孙儿的身世和家境,就该配大公主这样的女子。

    一旦凤家与皇族联姻,两家的关系就能得到缓和,凤麟国就能更加团结,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也不知道皇族的人到底什么时候会在他们凤家的背后放冷箭。

    但倘若孙儿执意坚持……

    那么她就得看看这女子究竟值不值得让她改变主意了。

    “别看九宫骰是小玩意儿,它的学问可就大了,我最爱看的,就是天逸大师解九宫骰。能解开九宫骰的人,都是拥有大智慧的人。策儿,你平时应该多向天逸大师学习学习,别整日里无事生非,惹出一堆的麻烦事来,让老祖宗和你干爹来给你擦屁股。”

    凤天策眼角轻轻一抽,老祖宗今日是怎么了,平日里对他都说有求必应的,怎的今日故意要跟他唱反调,难道是因为……他担忧地看向迦蓝,看来今日她是逃不过这关了。

    “老祖宗,注意修养,咱们凤家是有修养的人家!”带着几分怨气,凤天策很不给面地还击,手中的小扇儿狂摇。

    凤老太太没好气瞪他一眼,臭小子,反了天了,她不过是考验一下对方,这就恨上她了?

    祖孙俩的对话和神色,迦蓝都尽收眼底,看到凤天策的维护,内心小小感动了下。越是如此,她越是不想让他失望,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师父,总要为师父面上添光吧?

    “天逸大师,能否跟我说说,到底什么是九宫骰?”迦蓝问。

    天逸大师淡淡一笑,朝身后的小沙弥招招手,小沙弥很快送上了三只不同形状的木块。说是木块,其实不尽然。每只木块都是正方体形状,每个面分割成九格,每一面的每个格子里又分别写着一个“佛”字,六个面书写的“佛”字字体又迥异。

    天逸大师拿起其中一只九宫骰,手指灵活地操作起来,只见他手指轻轻一拨,九宫骰立即扭转了形状,卡擦一声,一排不同字体的佛字移了位,再卡擦一声,又是一排佛字移位,原本整齐排列的九宫骰,此刻变得凌乱。

    “现在,九宫骰已经被打乱了次序,你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它复原。这便是九宫骰的玩法。”

    他一边说,一边手指卡擦卡擦响着,用力将它打乱。

    迦蓝呆了呆,恍悟过来,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九宫骰?这不就是现代人玩的魔方吗?

    想不到古代的人也喜欢玩这个?

    巧了,还真让她撞上了!她曾经有一段时间也迷上过九宫骰,为了钻研她,她连续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研究各种攻略,到了最后,她自己琢磨出了一套最快最有效的攻略。

    据她的了解,还原一个三阶魔方的世界纪录是七秒左右,她达不到这牛逼的水准,不过,十秒足够了。

    她心里已经有数,面上却没有丝毫喜悦的表现,相反,她露出了几分愁意。

    “我有多长的时间来还原它呢?”

    不待天逸大师回答,二公主抢先一步道:“一般人想要还原九宫骰,至少需要三炷香的时间,天逸大师是这些人当中最快的,他的纪录是六十个数的时间。你嘛,也不要求你能赶上天逸大师,你只需要比一般人快就可以了,就一炷香时间吧!毕竟,一般人是没有机会在皇族面前表演的,你想要在皇族面前表演,那就得拿出跟别人不一样的本事来。怎么样?你能不能做到?”

    二公主心底冷笑,别说是一炷香时间了,就算给她几天几夜时间,她都未必还原得了。

    天逸大师淡淡看向迦蓝,眉头几不可见地微蹙了下,看来她并没有像二公主说的,对自己很有自信,扬言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完成九宫骰的还原。

    “一炷香的时间?二公主,你有没有搞错?有本事,你自己花一炷香的时间去还原还原看。”凤天寻忍不住开口,仗义执言,这妮子心眼一动,她就知道了,准没安好心!

    二公主面上微红了下,冷声道:“现在要表演的是她,又不是本公主,本公主凭什么还原九宫骰给你看?凤天寻,她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这么护着她做什么?难不成,你还真想让她当你的未来嫂子?呸,她也配?”

    凤天寻暗吸了一口气,一双漂亮的眸子慢慢望向了二公主,一字一字慢慢说道:“我就认她做我未来嫂子了,如何?在我看来,她比你们皇家的女儿好多了,至少人家不矫情不做作,不会随便拿着鸡毛当令箭,也不会自恃皇亲国戚就仗势欺人!”

    她这话,不仅仅是针对二公主,也是针对大公主的。她看不惯二公主的骄纵跋扈,同样也看不惯大公主的高高在上和气势凌人,如果真的要她选,她宁可选迦蓝当她的未来嫂子!

    “你——”二公主脸色骤沉,隐在衣袖中的手,狠狠收紧,心中的怒火不断升腾。

    该死的凤天寻,处处跟她作对!

    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了也是这样。

    她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一国的公主,凤天寻不过是一个家族的千金,她凭什么在她面前耍横?

    你等着,早晚要你好看!

    大公主双眸微微眯起,带着几分危险。

    迦蓝诧异地望向凤天寻,她公然说出这一番话来,反倒让她有些不自在了。什么未来嫂子,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她的未来嫂子。

    往凤天策的方向瞄去一眼,他也正好看过来,两人的目光无意间相撞,空气中有什么声音在滋滋作响……

    迦蓝脸上微辣,为掩去尴尬,故意冲凤天策瞪去一眼。

    可怜凤天策无辜被瞪视,他狭长的凤目微挑,笑意自嘴角悄然流泻,几分肆意,几分邪气。

    害羞的小蓝蓝,还真是可爱!

    两人的眼神交流,落入二公主眼中,就成了眉目传情,郎情妾意。

    她气恼极了,她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废话少说,一炷香的时间还原九宫骰。做到了,重重有赏,做不到……哼,死路一条!”

    迦蓝垂眸,耀眼的眸子狠狠掠过一抹冷光,好你个二公主,这是你自己招惹我,就怪不得我出手还击了!

    “一炷香的时间……太长了吧?”迦蓝的声音极为轻淡,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似乎说的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

    一炷香的时间,对她来说,的确是太长了。

    不过,她的真话,似乎没有人愿意相信。此话一出,一个个都当她是疯了。

    人家一般的九宫骰高手,都需要三炷香的时间才能完成,她还嫌一炷香的时间太长?你丫,不是疯了,就是脑子发热了!

    “一炷香的时间,你还嫌长?”二公主冷笑了声,发狠道,“如果你一炷香的时间可以还原九宫骰,本公主就把脑袋砍下来给你!”

    “呵呵。”迦蓝突然轻笑出声,好似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你笑什么?”二公主恼怒,两眼透出狠劲。

    “我要你的脑袋做什么?当球踢,还是当板凳来垫屁股?你这脑袋又尖又瘦,当球我都嫌你不够圆,更别说是拿来当板凳了,完全是给自己找麻烦……”迦蓝淡淡地说道,故意停顿了下,才继续说道,“硌屁股嘛!”

    最后的四个字,让在场的几个人爆发出了一片低低的笑声,这里面包括凤天寻、小青、木木,不包括尚未清醒过来的宋倩儿。

    凤老太太忍不住喷了口茶,这小丫头说话真够毒的!

    凤天策是所有人当中,最肆意无忌的一个,朗声大笑了起来:“形容得真贴切,哈哈,有趣有趣!”

    “你……”二公主看看凤天策,再看看迦蓝,浑身颤抖起来,气得怒不可遏。

    皇后的面色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羞辱她的女儿,就等于是羞辱她:“臭丫头,你若是觉得一炷香时间太长,那你自己倒是说说,你到底多长时间才能将九宫骰还原?”

    迦蓝淡淡地扫视着皇后母女俩,再用余光暗扫了一遍皇埔英麒和大公主两人,前两者皆是藏不住喜怒的角色,稍稍被一激就激怒了,而后两者皆是深沉不露的主儿,她很怀疑,这四人真是一家子吗?怎的性情差别如此之大?

    迦蓝故作沉思了片刻,突然举起三根手指,双唇轻抿了下,旋即开口道:“我只需要三十个数的时间。”

    一个数,相当于就是一秒。

    三十个数,三十秒,足够了!

    她给自己留了余地,毕竟古代的九宫骰制作的材质不一样,大小也有差别,操作起来,不一定顺手。二十秒的富余时间,应该足够了!

    三十个数,这四个字,本身就如同一颗巨型的炸弹,一旦抛出,就将整个房间炸开了窝。

    她真的是疯了!

    给她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够令人操心怀疑了,她现在居然抛出一个三十个数的时间来。

    此道第一高手的天逸大师尚且需要六十个数的时间,她却说只需要三十个数,她的脑子估计是障碍了,要不然就是她对三十个数毫无概念。

    两记明显的嗤笑,同时从皇后母女俩嘴里吐出,母女俩看迦蓝的眼神,如同是在看一个疯子,因为也只有疯子才会口出狂言,说出如此不着调的话来。

    离迦蓝最近的天逸大师,眼底掠过一抹惊奇,看向迦蓝的眼神多了几分期待。

    凤天策微微眯眼,原本还悬着的心,这会儿却慢慢放下了。以他对迦蓝的了解,若非真有把握,她不会随便开口,既然她说能在三十个数的时间内还原九宫骰,那她一定是有把握的。就连他也不禁好奇起来,她的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绝活,是他所不知道的?

    小青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尾音还没有结束,就被自家的小姐拿帕子堵上了嘴。凤天寻没好气地瞪她一眼,都在她身边跟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学会她身上的宠辱不惊?

    尽管她心中也充满了怀疑和好奇,但是有了易容术的经验之后,她对迦蓝的能力多了几分期待,或许,她真的能给人带来惊喜,如同她神乎其技的易容术一般。

    大公主微微侧目,眼神中的冷傲不减。

    “你说的,三十个数,今日本宫就亲自来为你数数。如果本宫数到三十,你还没有将九宫骰还原,本宫就赐你死罪,当场拉出去砍头!”皇后冷笑着,放狠话道。

    迦蓝不但没有任何的紧张感和危机感,反而轻盈一笑,笑不达眼底。

    她很怀疑,皇后这样的性子,究竟是靠什么稳坐皇后之位的。如此易怒暴躁的性情,随便哪个妃子使点小计,就能整死她,她能把皇后之位一直稳坐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她猜想,多半是因为她比较能生,一连给皇帝生了这么多的儿女。这些儿女当中,除却二公主比较草包无脑之外,大公主和三皇子还算得上是人中龙凤。有这些子女给她撑腰,她才能有机会一直稳坐皇后的宝座吧?

    “皇后娘娘,不如咱们来增加点筹码吧。”迦蓝含笑道。

    “什么筹码?你贱命一条,你认为你有资格跟本宫谈筹码吗?”皇后不屑道。

    迦蓝垂眸,掠过一道冷光,当她再次抬眼时,露在面纱外的一双眼睛愈发灼亮,耀眼得几乎能将天上的日光全部盖过去。

    “我的确是贱命一条,不过既然都是搏命,那就不妨再来点刺激的。如果我可以在二十个数的时间内将九宫骰还原,我要你们母女二人脱光了衣服,在佛堂前忏悔一个时辰!”

    绝对刺激的赌注!

    让皇后母女二人脱光衣服在佛堂前忏悔一个时辰……亏她想得出如此古怪的赌注来,她是彻底疯了!

    凤天策高挑了下眉毛,倘若他没有记错的话,这话跟他昨夜威胁她时说过的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小蓝蓝,你真是淘气,你就不怕把皇后母女俩得罪光了,日后无法在皇城立足么?

    仿佛感应到了他的心声,迦蓝转头,朝他瞥来一道狡黠的目光,那眼神仿佛在说,皇城不是有你在么,难道你连自己徒儿的性命都保不住?那还要你这个师父干嘛?

    凤天策苦笑,对她竟有些无可奈何,眼中是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宠溺。

    凤老太太喝着茶,余光一直都在留意着孙儿的反应,她的眉头微微拧紧,眉宇间多了一抹沉思。

    “二十个数?臭丫头,你真当自己是神童,能无师自通,还能胜过天逸大师?好,本宫就跟你赌!如果你做不到,本宫就让人先剥光了你的衣服,游寺一周之后,再将你砍头处死!”

    皇后的话一出,众人纷纷变了脸色,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愕,迦蓝疯了,皇后也疯了吗?居然真的答应了赌注,疯狂的赌注!

    二公主没有惊愕,与母后同仇敌忾,她们母女二人算定了迦蓝根本没有办法在二十个数之内将九宫骰还原。

    怎么可能嘛?

    她连九宫骰都是第一次见到,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就神灵附体,达到天逸大师创下的纪录?

    好,你要打赌,那就奉陪到底!

    等除去了你,她就真的眼不见为净了。

    “两个白痴!”大公主低嗤了声,冷傲美丽的脸庞上掠过冷笑,她却没有阻止母女二人。

    皇埔英麒眉头一跳,母后怎可如此轻率?身为一国之母,却跟一个小丫头斤斤计较,这事本身就很掉价,现在居然还答应了如此无厘头的赌注,她根本就是疯了!

    犹豫着,到底要不要阻止,余光处,看到大姐泰然处之,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他想要站出来阻止的念头被慢慢打压了下去。

    大姐做事向来谨慎,有分寸,她都没有出来阻止,他何必着急?

    平日里,父皇常常夸赞大姐,说她处事得体大气,颇有君王风范,只可惜是个女子,否则他一定将皇位传给她。

    至今,父皇都未曾立储,多半就是跟大姐有关吧。父皇这是在观望,在考察,究竟他和大姐之间,哪个更有能力来继承皇位。

    想到自己居然要和自己的大姐来争夺储位,他不禁有些悲哀,难道自己跟大姐的距离真的如此之大,使得父皇犹豫不绝,不肯将储位毅然传给他?

    一双眸子猛然眯起,他低下头去,将所有不满的情绪全部掩藏了起来。

    一家人,心思各异。

    最后,还是皇太后出口了:“荒唐!这是哪门子的赌注?今日乃是为了两家人相亲,大家才聚到一起,表演节目也只是为了助兴,怎地就闹成现在又是生生死死,又是脱衣服这等胡闹之事?真是胡来,你们别忘记了,咱们此刻还在潮音寺里作客。佛门圣地,不可亵渎!”

    被皇太后这么一喝止,皇后母女二人立即噤了声,开始装乖巧。

    天逸大师及时地念了声:“阿弥陀佛!”

    迦蓝在心底冷笑,这位皇太后也不是什么善茬,她若是要阻止,方才为何不阻止?皇后母女俩威胁要杀她的时候,她默不作声,现在关系到母女俩的事了,她就假装公正公义地站出来说话。

    我呸!

    都是一路的货色!

    “凤姐姐,您说她们是不是很荒唐?”皇太后这边骂完,还不忘笑盈盈地询问凤老太太的意见,既不想得罪了她,又想拉拢她,跟自己达成一致。这样的人物,才是在皇宫这个大染缸里不断打滚之后历练出来的胜者,否则如何能在后宫立足,立于不败之地?

    凤老太太也不是简单的角色,她爽朗一笑,道:“年轻人嘛,敢赌就敢玩得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皇妹妹,莫非你也认为那丫头可以在二十个数内还原九宫骰?二十个数啊……”

    凤老太太两指夹起了茶杯盖,擦着茶杯的边缘一下一下地数了起来:“一、二、三……十九、二十,看,二十个数的时间!”

    她不看好地摇了摇头:“我看,难!”

    皇太后目光微闪,紧盯着凤老太太手里的茶杯,思索了片刻,忽然眉目明朗起来,含笑道:“既然凤姐姐如此有雅兴,那便让她们打赌好了。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若是赌输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到时候,谁也不要求情!”

    她有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凤老太太和凤天策听的,断了他们的后路。内心里,她对迦蓝只有小小的恼怒,想要置她于死地倒不至于,不过为了能够给凤家造成威慑,给他们一个教训,这丫头必死无疑!

    尽管知道迦蓝对自己有信心,但是十个数的时间实在太短,凤天策捏着折扇的手慢慢收紧,露出了些许紧张。

    赌注算是定下了,天逸大师将手中已经打乱了的九宫骰递到了迦蓝跟前,在迦蓝伸手欲接过的时候,他的手顿了一下,朝着她投去异样的目光。

    迦蓝皱眉,抬头看他,只见他眉心微拧,像是在为她担忧。迦蓝下意识地将他视作了淫僧,因为有了前科,一时之间想要让她改变观念,着实困难。她冷瞥了他一眼,突然倾身向前,微微勾笑,只用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天逸大师,不如咱们也打个赌吧?如果我超过了你的纪录,你就离开潮音寺,还俗如何?”

    天逸大师明显一愣,诧异看向她,后者用力将九宫骰夺了过来,再次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鄙夷。

    他纳闷,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她,怎的对他如此多的敌意?

    凤天策耳朵微微一动,像是听到了什么,凤目微微沉了下去。

    将九宫骰拿在手中,迦蓝大致翻看了下,心中基本上有了数。这时候,皇后的说话声立即响了起来:“现在可以开始了,本宫来数数,一、二……”

    无耻啊!这就开始了?

    为了不让迦蓝赢,皇后可谓是煞费苦心,根本不给迦蓝准备的机会,立马就开始数数。

    二公主微怔了下,母后的举措,出乎意料,她的唇角随即扯出一丝嘲讽的冷笑,母后英明啊,如此一来,迦蓝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二十个数内完成任务了。

    因为在母后数了两个数之后,迦蓝都还没有开始动手,也就是说,无形之中,迦蓝只剩下十八个数的时间了。

    十八个数啊,就算是天逸大师本人都不可能在十八个数的时间内做到,更何况是她呢?

    她再度冷冷勾笑,毫不掩饰眼底的得意。

    凤天寻眉头紧紧一蹙,想要出声驳斥皇后的不公正,这时候,迦蓝已经开始动手了。

    卡擦、卡擦、卡擦、卡擦……

    伴随着快速跳跃的节奏,迦蓝的手指灵活地弹飞,九宫骰在她的手中,仿佛活了一般,任由她来回上下转动。

    在场众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个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这这……这真是神速啊!

    止不知这样的速度,是否真的能够将九宫骰还原呢?

    凤天策望向迦蓝的眸子隐过几分紧张,他并不知道迦蓝在九宫骰方面的能力究竟怎么样。虽然她的手法的确很快,但是他都没有把握去完全相信,她真的能够将九宫骰完整无缺地还原,哪怕是他都没有如此大的把握。

    宋倩儿这会儿终于回了神,看到迦蓝操作九宫骰的动作,她的两眼迸发出了闪亮的兴奋光芒,忍不住高喊加油!

    没有人理会她,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迦蓝的动作,比起迦蓝本人还要紧张得多。

    然而,当大家看到一面面写着同样字体的“佛”字被拼凑到一起的时候,他们不得不相信了,这真的是神速呀!

    “四、五、五……”皇后看得惊愕,不小心数错了数,等回过神来,她继续数了下去,“七……”

    每个人都紧张地看着迦蓝,反观迦蓝本人,伴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她的表情很轻松,唯有那双眼睛专注地盯紧了九宫骰,手指入魔一般弹动。她的呼吸浅浅深深,吹动着面纱,那专注的表情,让人着魔一般,再也无法挪开。

    二公主眼底的冷嘲突地一收,取而代之的是惊愕和难以置信,她直直地望着迦蓝,表情一点点地僵住,直到最后彻底僵滞。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比天逸大师还要快?

    皇埔英麒认定迦蓝不可能做到,此刻,却惊得目瞪口呆。他对九宫骰也小有研究,他就是属于那一类需要三炷香时间才能完成的人,他自以为自己已经非常出色。然而看到迦蓝的表现,他惭愧得无地自容。

    不,一定只是巧合!要知道在还原九宫骰的过程中,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有时候表面看起来其他几个面似乎都快齐了,而另外的两名偏偏就是怎么都对齐不了。这是常见的事,并不稀奇!

    对,一定是这样,并不稀奇!

    他努力在心底说服自己。

    向来冷静自处的大公主,眼神骤然一变,看向迦蓝的眼神瞬间变得几分锐利。

    这样的人才,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一个下人的身份?她究竟是谁?

    第一个闪念,大公主不是想要将迦蓝置于死地,相反的,她反而生出了想要招揽她的念头。试想,倘若她的身边能有迦蓝这样的一个人才,不需要她有多强大的实力,只需要她拥有头脑和智慧,帮她打理一些事物就成。但倘若无法招揽……这样的人才,落入其他人的手中,迟早会成为祸害!

    大公主的思维,就是跟其他人不同,其他人还在惊愕于迦蓝的能力的时候,她已经在暗暗盘算着究竟是要招揽迦蓝,还是除掉她了。

    离迦蓝最近的天逸大师,这时候的表情比起迦蓝还要专注,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迦蓝手中的九宫骰,试着记下她操作的每一个步骤。

    迦蓝手指的速度快得惊人,他的眼里也同样惊人,竟是真的将整个步骤都记下了。

    凤天策捏着扇柄的手越来越紧,随后越来越松,他的俊脸上慢慢露出了释然的笑意。看着她从容不迫,一脸的自信,他放心了。

    他开始期待,她是如何在众人的质疑目光下,漂漂亮亮地赢一场,让所有人都看到她的惊滟,对她刮目相看!

    坐在正位上的两位老人家,皇太后微张着嘴,直接陷入目瞪口呆,凤老太太则比她多了一点动作,握在她手中的茶杯微微倾斜,茶水顺着杯缘流淌了出来,而她浑然未觉,直到……

    “啊!”皇太后惊呼了声,茶水居然倒在了她的手上,顿时红起了一片。

    “别吵!”凤老太太压根没去看皇太后的伤,两眼紧紧地盯着迦蓝,生怕错过了精彩的一幕。

    换做平日,皇太后早就气晕或是烫得跳了起来,此刻,她却没有工夫去顾及她的烫伤,她也怕自己错过了精彩的瞬间。

    “……十、十一!”

    停了,皇后的声音停了。

    停了,卡擦的声音停了。

    一切都结束了。

    所有人盯着迦蓝手中完完整整恢复如初的九宫骰,全部屏息,忘记了呼吸。

    十一,她仅仅只用了十一个数,比她自己预期的二十个数还少了九个数!

    迦蓝放下了手中的九宫骰,轻轻吐了口气:“还行!”的确是还行,比她自己心里预计的多了一个数,但问题在于,皇后从一开始就耍赖了,她是在皇后数到三的时候才正式开始。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这一次仅仅只用了九个数,也就是九秒,成绩算是还行吧。

    她说的轻松,落入其他人的耳中,就像是炸开了,一个个怪叫起来。

    疯子!

    都十一个数了,她说还行?那在她的意识里,究竟多少个数才算是最行?

    天逸大师错愕地看着她,向来泰山压顶而色不变的他,此刻伸手,拿起九宫骰,他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他还能感觉到从九宫骰传来的热度,那是经过了手不断之间的摩擦产生的后果。

    十一个数,整整比他自己少了九个数……不,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少了十一个数。

    真是了不起啊!

    迦蓝绝对是整个昊天大陆,玩九宫骰玩得最出众的一个。

    他平日里没有什么爱好,除了佛经和各种寺庙里的琐事,他最为感兴趣的一项游戏,就是单独玩九宫骰。九宫骰带给他的乐趣,是其他人所无法体会的。

    他创下的纪录,被刷新了。他没有任何的嫉妒和不满,相反,他的兴致变得更加浓烈。

    毕竟是个内敛深沉之人,他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了心底。

    二公主和皇后母女二人的脸色慢慢阴沉了下去,一点一点地变黑,她们的手,不约而同地捏紧了自己的衣襟,身子紧绷着,害怕自己下一刻就会被拖出去,面对佛像裸身忏悔。

    绝对不可以!

    这是奇耻大辱啊!

    她们若是真的照做了,流言传到后宫,那么日后她们母女二人还如何在后宫立足?

    趁着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皇后抢先一步,恶人先告状:“作弊,她一定是在作弊!哦,对了,在开始之前,她凑近天逸大师跟前,在天逸大师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悄悄话,本宫猜她多半就是在威胁天逸大师,让天逸大师告知她破解九宫骰的方法。所以,严格来说,她是作弊赢的,根本不算!”

    二公主连连点头附和:“对,根本不算!作弊怎么能算数呢?”

    在场的其余众人,这时候都拿看奇葩的眼神看向母女二人,她们母女二人还能再奇葩一点不?难道他们这么多人都在场,全部成了摆设不成?只有她们母女二人看出迦蓝是在作弊,他们就没有看出来?

    有本事,她们母女也去作弊个看,就算天逸大师将破关的口诀现场传授给她们,她们也未必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一整个九宫骰的还原。

    迦蓝没有理会奇葩的母女俩,转首看向了凤天策,冲他得意一笑。不知为何,她的喜悦,第一个想到的要分享的,居然就是他。莫名的,想要得到他的称赞,只有他的称赞,才能真正满足她此刻的喜悦。

    没有令她失望,凤天策给了她一个完美的笑容,霎时间,心底仿佛绽放开了无数璀璨的烟花,一朵朵,绚烂无比……

    “赢了!我们赢了!”宋倩儿喜悦之余,忍不住脱口而出,高喊了起来。

    木木咧着亮晃晃的牙齿欢笑。

    小青兴高采烈地开口道:“蓝蓝赢了,那方才的赌注……”

    凤天寻浅浅地勾唇,目光轻扫,落在了皇后母女俩的身上:“刚刚的赌注是什么来着?谁输了,就脱光衣服,在佛堂前忏悔一个时辰……哎呀,我还从没有见过有人剥光衣服,与佛祖坦诚相待的呢。若是在这个时候,对着佛祖诚心祈求的话,佛祖会不会比往日里更加灵验呢?”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