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34 投壶游戏,甜蜜的夜四

V34 投壶游戏,甜蜜的夜四

作者:北藤--下载本章TXT
 

    章节名:V34投壶游戏,甜蜜的夜四

    傲娇的凤少,撒开了他的小蹄子,又开始卖弄小风骚了。

    真是淘气啊啊啊!

    迦蓝很想将他当作一条小狗一样牵回来,免得他在这里继续丢人现眼,只可惜凤少的厚脸皮,压根不会理会她的迫切心情。

    他骚包地摇着折扇,乌黑的长发流淌着美丽的光泽,眼睛里落满了星光。

    若说他是极品的骚包,那么他必定是世上最漂亮最迷人的骚包!

    纳兰潇白没有理会凤天策的言语,优雅地站了起来。他的眼睛沉着墨色,波澜不惊,让人看得心疼。

    “纳兰公子,我扶你。”大公主情不自禁地跟着起身。

    不想,纳兰潇白微笑着婉拒了,他迈步,精准地绕过他跟前的障碍,来到了比赛场地的中央。

    他面朝着迦蓝的方向,微微颔首示意。

    这一系列的举止,哪里会让人将他和瞎子联想到一处?

    迦蓝都感觉他是真的看到自己了,朝他挥挥小手。

    凤天策沉了沉脸,冲迦蓝投去不满的眼神,活脱脱一个怨夫的形象。

    “大哥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凤天寻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从前哪里见过大哥如此幼稚的一面?

    哈哈,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大公主面色冰冷,看向迦蓝的眼神低了十几度的温度,她眯了眯眼,重新入了座。

    这时候,纳兰潇白开口了:“凤少打算怎么玩法?”

    凤天策收起折扇,扇端一一划过三只壶的壶身,他浅浅勾唇:“三只壶太少了,不如加到……三十只如何?”

    现场的人都认为他疯了。

    三十只?

    开什么玩笑?

    一只你都未必能搞定,还一来就是三十只,这不是纯粹找抽吗?

    “好。”纳兰潇白平静地应下了。

    迦蓝没有惊讶,她反而觉得凤天策肯定是有他的计谋在其中的,纳兰大哥的眼睛不能见物,但是他的耳朵异常灵敏,从方才他独自走到场地中央,又能精准地判断出她的位置,就可窥一斑。

    三只壶,很容易听声辨位;那么三十只呢?

    别说是个瞎子,就算她一个眼睛正常的人,都不一定能顾得过来。

    凤天策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想要扰乱纳兰大哥的判断。

    聪明归聪明,可未免有些欺负人。

    “来人,取壶来!”二公主更加兴致勃勃,想要看看凤少的身手。

    大公主皱了皱眉,露出担忧,但随即这份担忧很快消失了。因为在她看来,凤少连成为纳兰公子对手的资格都没有,想要赢纳兰公子?做梦!

    顷刻,三十只壶准备齐全,呈五六排列组合摆放。

    凤天策一一敲打着每一只壶的壶口,发出咚咚声:“听清楚了,它们各自的位置,可别说欺负你。”

    纳兰潇白笑而不语。

    迦蓝的心这时候提了起来,凤天策到底会不会展露真实实力呢?不过,就算输了也不要紧,双方顶多也就是二比二打平。如此想着,她的心情就轻松了许多。

    “开始吧!”凤天策轻松一笑,却已出手。

    比赛现场的空气瞬间凝滞,人们的眼前一片恍惚,只看到重重叠叠的壶影,无序地跳跃而起。

    它们跳跃的节奏有快有慢,幅度有大有小,有的两道重影,有的三道重影,就像是渔翁捕了一网的鱼,又将它们撒入了大海,每一条鱼都拥有生命,拥有各自的行为,让人难以捉摸。

    纳兰潇白不紧不慢,大手一抓,三十枝箭陆续落入他的手中,只轻轻一触,一枝接着一枝的箭就顺着他的指尖飞射了出去。

    隐隐的,人们仿佛看到一枝枝的箭,经过了他的手,化作了水色的虚影。它们不再是直线的,它们可以弯成任何的弧度,每一段都晶莹剔透,由无数的水珠凝聚而成。

    迦蓝看得吃惊不已,她和纳兰潇白修炼的同样都是水灵术,然而这样的水灵术,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何时,她才能达到他的程度?

    一刹那,凤天策与纳兰潇白,正式对上了。

    真正的比赛,现在才算真正开始。

    “凤少,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你终于不再隐藏实力了?”纳兰潇白的声音中带着三分试探,七分肯定。

    说话间,他继续提升力量,及膝的长发飞舞了起来,一层层的水汽弥漫周身,转眼之间,凝聚成了一个透明如水晶般纯净尊贵的铠甲。

    “这是?”

    大公主见多识广,第一个惊讶出声,看向纳兰潇白的眼神愈加灼热。

    这是水神战铠!

    只有突破了灵师巅峰的高手,才有可能修炼成,但仅仅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很多人倾尽一生的时间和精力,都没有能够成功凝练成水神战铠。

    整个会场的气压,一下子升高,陷入了难以言喻的压抑。

    桌椅、杯碟,发出了颤声。

    空气剧烈地波动。

    每个人的衣襟也跟随着无风自动。

    “厉害啊!不愧是昊天八公子之首的纳兰公子,试问天底下能有几人可以与之相匹敌?”

    “凤少输定了。”

    “纳兰公子威武!”

    纳兰潇白无视四周围的声音,淡淡地轻笑着,对凤天策道:“凤少,倘若你不想让蓝蓝失望,那就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我要知道,我的对手究竟值不值得我的尊重。如果你没有实力,那就放弃蓝蓝,她值得拥有更好的选择。”

    纳兰潇白的这番话,无疑挑衅十足,直击凤天策内心深处最致命的弱点。

    这场比试,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输赢,更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

    凤天策微笑着,眼底跳跃的火光,出卖了他的心情。

    “风神……”战铠二字尚未落下,他突然脚下一个打滑,侧身倒了下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华丽丽的开场,悲惨的落幕。

    刷刷刷刷……

    三十枝箭,无一落网地射入了壶中,三十枝全中!

    这一刹的输赢,来得太快。

    迦蓝还期待着凤天策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或许不能赢得漂亮,但至少能与纳兰潇白平分秋色,谁想,结果的发展趋势直转而下。

    到底怎么回事?

    当凤天策念出“风神”二字,她就知道,他是打算要展露真实的实力了。然而,为何偏偏在中途中止了呢?

    迦蓝在看向凤天策的时候,无意间注意到他的眼神略显诡异,于是顺着他视线的方向巡视而去。在大门外的墙院一角,一条黑色的人影快速地飞掠而过,她只来得及捕捉到黑色的衣角。

    但是她很确定,那里方才肯定有一个人在。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在暗处监视着凤天策……

    她忽然理解了,理解凤天策为何中途放弃了。

    此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盯着凤天策不放?凤天策又在担心什么?为何非要隐藏自己的实力不可?

    大公主露出了深深的疑惑,讶异地看向凤天策,他刚才施展出来的力量虽然短暂,她还是清晰感觉到了它的可怕。他到底是真的草包,还是有意在隐藏实力?

    “小蓝蓝,还不快来扶我一下?”凤天策坐在地上,不肯爬起,只冲着迦蓝挥挥手,请求帮助。

    迦蓝无奈叹息了声,走上前,用力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你还真是输得漂亮啊!”

    凤天策迷人一笑,借机把身体一半的重心压在了她的身上,右腿一瘸一拐:“我受伤了,要不我们不比了吧。”

    “不比就不比吧,反正我们输两局赢两局,正好平局。”迦蓝的话,让凤天策惊讶地挑了挑眉,还以为她如此好胜,不会接受他的提议。

    迦蓝想的是,既然有人在暗地里监视着凤天策,她自然要考虑他的安全,列为首位了。

    “谁说平局?说好的,按照两组的总积分计算,刚刚纳兰公子一共射中了三十箭,比你们两局的总和还要多出十箭。所以,赢的是我们!”林师姐跳出来说道,在她的煽动下,其余的同伴们也纷纷站出来声援。

    二公主心底暗喜,比赛的结果跟她预想的差不多,现在终于到她掌控一切的时候了。

    “咳咳,凤少,真可惜了。事先我们的确说过游戏的规则,两组人根据最终的积分总和来评判输赢,方才的一轮,纳兰公子胜了,一次射中三十只壶。而凤三小姐和凤天歌两人射中的箭枝加起来,只有二十箭,胜负已然分明。”

    她故意顿了顿,道:“不过,凤少的腿伤了,我看凤少的责罚就免了,我请府里的大夫给你查看一下伤势吧。”

    她表明了是在包庇,只说凤少的责罚免了,却没有免了其他人的责罚,包庇之意太过明显了。

    “不必了!愿赌服输!我凤天策可不是输不起的人。”凤天策回绝了她的好意。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星夜下的池塘,两个男人大半个身体浸泡在池水中,一动不动,在他们的背上,背着两个女人,水面只没及她们的双腿。

    原本是非常狼狈的一幕,然而此刻,在淡淡的月色衬托下,却格外得温暖和美好。

    迦蓝静静地趴在凤天策的背上,她的头就埋在了他的耳际,两人的面颊错落紧挨,身后的发丝,顺势滑落,与他的发丝纠缠在了一起。

    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

    为了化解尴尬,迦蓝牵起话头道:“刚刚那个黑衣人是谁?他为什么要监视你?”

    凤天策久久没有说话,迦蓝低头看去,正好看到他眼底汹涌流转的暗潮:“他要加害你吗?”

    良久,凤天策灿然一笑,道:“也有可能,他是暗恋上我了。”

    抬手,捶了他的脑袋,迦蓝忍不住撇嘴:“你就不能正经回答我的问题?”

    “可以,那你也要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凤天策跟她讲条件道。

    “好吧,你问吧。”迦蓝道。

    凤天策转首,看着她,问道:“小蓝蓝,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小脸噌地一下红了,他的问题,打了迦蓝一个措手不及,尤其看到他的表情非常专注,非常认真,迦蓝的心跳更加快了。

    在两人身侧的不远处,凤天寻伸长了脖子,侧耳偷听。

    “快回答我啊,你怎么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凤天策挑眉催促,暗藏得意。

    “嗯哪。”迦蓝快速地埋头,在他颈窝处狠咬了一口,刚下去口,她又怕真的咬伤了他,力度变得非常微妙。

    以颈部为中心,一股酥麻的电意四散了开去,她的咬,更像是情人间的调味品,凤天策的心情一下子飞上了云霄。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可恶!

    迦蓝低头,又咬了他一口,力度比方才重了些,但也仅仅只是重了那么几只蚊子叮咬的力度。

    “你倒是说话啊,你这样咬我,我好痛的!”明明就很享受,凤天策故意装出一副受虐的表情,夸张得哇哇大叫,气得迦蓝真想给他来口狠的,可是到最后还是没舍得下口。

    “啊!”

    “好痛!”

    “小蓝蓝,如果你换一边咬,我一定会痛死的。”

    “……”

    凤天寻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哥,你的节操在哪里?

    “天歌,我们去那边,离他们远点,免得长鸡眼。”

    等凤天寻和凤天歌两人走远,池塘附近的一片只剩下了凤天策和迦蓝二人,如水的月光格外温柔地流泻在两人的身上,水中倒影缠绵。

    迦蓝低头,借着月光,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那一张醒目的丑颜,一下子让她泄了气。原来,她并非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只是还没有遇到自己心仪之人之前,她不知道该为谁而容。

    现在,她的心里慢慢住进了一个人,她于是变得更加在意。

    如此丑陋的她,与水中俊美无双的倒影,根本如同两个世界的人,那么得不和谐。

    “我长得这么丑,你为什么还喜欢我?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凤天策往水中的方向低头看去,他的眉头微微一皱,道:“你不说,我还真没觉得原来你这么丑。我这辈子见过的人当中,论最丑,你肯定排第一!”

    丑颜在慢慢地撕裂,凤天策语调及时一转,又道:“可是呢,丑得很可爱,丑得很真实!小爷就喜欢你了!不管以后你会比现在更丑,还是比现在漂亮,我都不在乎。因为我只喜欢你,喜欢一个名叫迦蓝的姑娘……”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柔,温柔得好似夜的呢喃,迦蓝听着听着,泪水已湿了脸颊。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