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36 凤太君寿宴,他的未婚妻一

V36 凤太君寿宴,他的未婚妻一

作者:北藤
 

    迦蓝的话落,战皇笔拖着流星的尾巴,以电光火石的速度出现在了跟前,笔头高傲地扬起,像是在打量主人身边的男人。

    “主人,这里已经没什么好吃的了,咱们走吧。”

    迦蓝呛了口口水:“你不会把整个宝库都给掏空了吧?”

    战皇笔酷酷道:“只够塞牙缝的。”

    迦蓝无语。

    剑眉微微向上斜挑,凤天策抿着的嘴唇勾勒出了一个慵懒的弧度:“原来是它!我一直觉得你身上藏有某样力量惊人的宝物,没想到它竟然是战皇笔。”

    “你察觉到了?”迦蓝很诧异。

    “战皇笔的力量怕是没有完全修复,尽管它尽力地掩藏气息,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凤天策的神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我想,纳兰潇白也一定察觉到了。”

    “会吗?”迦蓝不确定起来。

    “赶紧让战皇笔隐藏起来,以后,除了我,再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它的存在。你要知道,战皇笔和山河书是同时传说中的圣品宝器,整个大陆人人觊觎。一旦有人得知战皇笔落入你的手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凤天策叹道。

    迦蓝明白这个道理,便将战皇笔收了起来:“走,咱们瞧瞧好戏去!”

    在他们离开池塘前,凤天寻和凤天歌两人听到动静,早已匆匆赶了去……瞧热闹!

    难得听到二公主如此“**”的尖叫声,作为“好朋友”的凤天寻怎么可能错过了瞧热闹的好机会?

    “发生什么坏事了?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当凤天寻看到眼前空荡荡的宝库后,她呆了一呆,旋即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哈哈,原来是遭贼了!这下知道不能随便显摆了吧?”

    凤天寻的话,让受到刺激的二公主气得浑身发抖。

    “凤天寻,是不是你干的好事?你快还我的宝物来!”二公主赤红着眼,愤怒道。

    当她冲进宝库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傻了。她收集了满满一屋子的宝物,居然都不翼而飞了,她的心在不断地滴血啊啊啊……

    “二公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今晚输了游戏,泡在池塘里,所有人都看到了。我怎么可能有分身术,一边泡池塘,一边来你的宝库盗宝?如果你只是要找个替死鬼,栽赃嫁祸在我的身上,那你就找错人了。本小姐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白白冤枉的!”

    凤天寻的话语看似轻飘飘的,却让二公主不敢轻视,因为她清楚,事情一旦闹大,必定会牵涉到皇家和凤家两大家族。若事情真是凤天寻做的还好,凤家的人也不能说什么,但是现在她无证无据,而且她一晚上都在偷窥凤天寻四人,凤天寻根本没有作案的机会。她也就是一时气不过,才会脱口而出……

    “不是你,也肯定是你们当中的其他人,不然我的宝物一直收得好好的,怎么你们一来,它们就不见了?”二公主侧头,越过凤天寻,看到了随后而来的迦蓝和凤天策两人,她当即调转了枪头,径直走向迦蓝,指着她道,“一定是你!要不是你跟皇奶奶提出要来参观我的宝库,我宝库里的宝物怎么会突然不见?一定是你早有预谋,你还我的宝物!”

    她作势就要扑向迦蓝,凤天策迈前一步,拦阻了她:“二公主的眼光果然犀利!小蓝蓝,既然二公主都已经看穿了你的阴谋,你就承认了吧。你是逃不过二公主的眼睛的!”

    迦蓝还没有什么反应,二公主诧异了,他居然承认了?是迦蓝盗了她的宝库?!

    可是,明明她一晚上都看到迦蓝和凤天策呆在一起,一起泡在了池塘里啊……

    二公主动摇的眼神,落入迦蓝的眼中,她邪气地勾唇而笑:“是啊,二公主的眼神太犀利了!居然可以同时看到我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还有这么厉害的分身术。”

    大公主和二公主姐妹俩的窥视,迦蓝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搭理罢了。

    二公主的脸瞬间爆红,想要吃人的眼神瞪着迦蓝,心里也明白,迦蓝作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会儿必须拉出一个人来垫背,出出气。

    “迦蓝,你别想狡辩,就是你干的!来人,搜她的身!”

    下人闻言,立即领命。

    “我看谁敢?”

    “我看谁敢?”

    两个阻止的声音,同时响起。

    凤天策回头,看到纳兰潇白出现在了身后,他微微皱眉。纳兰潇白没有停下,继续稳步向前走,在将近门坎的时候,迦蓝下意识地走上前,扶住了他:“小心,有门槛。”

    纳兰潇白脸颊微微一侧,不食人间烟火的他,绽出了一丝笑:“这世上还没有能绊住我的门槛。”

    迦蓝愣了下,然后看到他的右脚慢慢地靠近了门槛,就在她以为他会撞上门槛的时候,石头门槛在他脚尖的方向瞬间化为了灰烬,他的右脚毫无阻滞地迈了过去。紧接着是他的左脚……

    看到石头门槛上留下的两个口子,迦蓝微微张开了嘴,忘记了合上。

    二公主背上刷刷冷汗直流,太变态了!她意识到,倘若自己得罪了他,下场极有可能跟石头门槛一样,他一脚就能把她踢成灰烬。

    凤天策冷嗤了声,不知含糊说了什么,带着浓浓的酸意。

    “好了,我看这件事很是蹊跷,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能随便下定论。”大公主打破了怪异的气氛,转移话题道,“纳兰公子,你来得正好,你见多识广,能否帮忙分析分析,宝库里的宝物为什么不见了?”

    二公主连连点头,应和:“是啊,是啊,为什么一整个宝库的宝物都不见了?这么多的宝物,要多少人才能一夜搬空它?”

    纳兰潇白沉吟了片刻,道:“是谁发现宝库出问题的?”

    二公主朝着下人丢去一记冷把你看到的,全部告诉纳兰公子?”

    下人于是将情况又转述了一遍,当他提及一个巨大的笔的影子,迦蓝快速地与凤天策交换了个眼神,纳兰潇白这么聪明的人,会不会联想到笔影就是战皇笔呢?

    不经意间,挂在她腰间的风铃轻轻晃动了下。

    纳兰潇白眉心微动,说道:“这件事再明显不过,一定是有人监守自盗。”

    “什么?监守自盗?”二公主的眼神瞬间凶悍,瞪着下人道,“难道是你做的?”

    下人顿时懵了,纳兰公子在他心底,一直是神仙般的人物,可谁能知道他这样的天人,居然会说是他监守自盗……

    “不、不是我!不是小人!小人万万不敢啊!”下人吓得跪了,拼命喊冤。

    “你还敢狡辩?纳兰公子的判断肯定不会错,一定是你先盗走了宝库里的宝物,然后故意跑来通知本公主。为了让本公主不怀疑你,你还编造笔妖的故事,你当本公主是傻子吗?来人啊!把他带下去,好好地拷问,直到他把宝物统统都交出来为止!”二公主盛怒,哪里还听得进去他的解释?

    下人被带了出去,空荡荡的宝库,终于又恢复了清静。

    “好了,既然事情的真相已经清楚了,那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去了。”凤天寻扯了扯自己湿透的裤腿,三两下,裤腿就风干了。

    迦蓝等人洗脱了嫌疑,相继离去,唯留下内心不住滴血的二公主和疑惑的大公主。

    “奇怪,纳兰公子怎么如此笃定,一定是有人监守自盗?”大公主蹙眉道。

    “纳兰公子说的,肯定不会有错。”二公主毫不怀疑。

    大公主却默默地摇摇头,总觉得事有蹊跷。

    离开宝库很远,迦蓝几步凑到纳兰潇白身旁,试探问道:“纳兰大哥,你真的觉得宝库里的宝物是下人监守自盗?”

    纳兰潇白淡淡笑道:“难道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迦蓝一时无言,隐隐的,她觉得纳兰潇白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凤天策在这时候插了进来,长臂一伸,揽住了迦蓝的肩头,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好困,走,我们睡觉去!”

    不给迦蓝任何拒绝的机会,凤天策拉着迦蓝走远。

    “你胡说什么啊?谁要跟你一起睡觉了?”

    “我有说我们要一起睡觉吗?哦,我明白了……好啦好啦,我就吃亏点,满足你的心愿吧。唉,谁让我是个善良的人,无法拒绝别人的请求呢。”

    “凤、天、策……”

    两人的吵闹声,越来越远,挂在纳兰潇白嘴角完美的笑慢慢地收了起来。

    在这个寂寥的夜晚,他飘逸如仙的身影,却显得格外清冷。

    “公子,是时候回去了。”黑暗中,飘来一个缥缈沙哑的声音,犹如鬼魅。

    纳兰潇白清冷的面孔像是添上了一层霜,白得不像凡人:“他都说了什么?”

    “家主说,山河书已经不重要了,家族里很快就要发生大事,让你立即回去。若是迟了,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黑暗中的声音道。

    纳兰潇白蹙了蹙眉:“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的,我还要带一个人回去……”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