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品小说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46 三男争女,谁与争锋三

V46 三男争女,谁与争锋三

作者:北藤--下载本章TXT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亲戚?”

    “不,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纳兰潇白肯定的回答,让迦蓝诧异,呼之欲出的答案,突然遭到了否定,那什么才是真相?

    “纳兰家族对于血统向来珍视,如果有血脉遗落在外,肯定会将它找回来。更何况你身上……”纳兰潇白的语气稍顿,从他无波的眼睛里看不出他的情绪,但是他温柔的声音里,隐隐透着难掩的忧虑,他的话语一转,突然说道,“蓝蓝,凤太君说的有道理,你留在凤家,就算不会给凤家带来危险,你自身也会遭遇危险。你不如跟我走,但凡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保你无恙。”

    他也这么说?为什么?

    “纳兰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可以离开凤家,但我绝对不会离开阿策!”

    “我知道,我说的你未必相信。但据我的情报,那位大魔头已经离开了凌霄殿,很快就会对他的仇人们展开报复。凤家曾经得罪过他,他第一个要找上门报复的,很可能就是凤家。当初,凤家联合了几大家族的高手,一起对付大魔头,都只是把大魔头重伤而已。为此,几大家族折损了近百名像司徒长胜这样一流的高手。我相信你应该知道司徒院长的修为有多高深,但是面对大魔头,一百个司徒院长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不可能!世上真有这么可怕的人?”迦蓝的心慢慢动摇了,司徒院长的实力,对她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一座山峰。现在却有人告诉她,他压根算不得一座山峰,仅仅只是山峰下的数百个山丘之一时,她整个观念和眼界都颠覆了。

    “你最好相信我的话!”纳兰潇白的声音平静而温柔,却又带着一种淡淡的悲伤,如同风中弥漫着的、来自他身上那种类似夜空中悄然绽放的白玉兰般的柔和香味。

    “当年的大战,我们纳兰家族也折损了十几名高手,其中包括我的叔父、伯父和我的父亲,还有我的这双眼睛……也是在那时候被灵力震伤的。”

    迦蓝心中一怔,不可思议地看向他的眼睛,那样一双水晶般剔透的眼睛,就这么被震瞎了。

    “我之所以长年离开纳兰家族,在我外公家长大,其实就是为了躲避大魔头的势力。”纳兰潇白的声音依然没有变,平滑而温柔,仿佛所有一切的痛楚已经再也无法困扰他。

    “蓝蓝,你不要怀疑我的话,你和凤天策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们勉强在一起,只会给彼此带来不幸。如果你想保护他,就离开他……”

    他的声音忽而微微扬起,充满了蛊惑,迦蓝的心开始烦躁翻涌。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希望她和阿策在一起?

    难道天地之大,容不下他们二人?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迦蓝渐渐压抑下自己心里的躁乱,闭上眼睛,身体内有莫名的力量在释放出来,先是像流水,汩汩流动,随后,水流越来越急、越来越汹涌,交织成网,激烈地冲刷着她整个身体。她手腕处的莲花印记,涌上一条条蚯蚓似的拱动,她的血管在贲张!

    “啊!”她的眼睛猛然睁开,里面血丝密布,她像着了魔一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内的力量。来不及收回任何的力量,她只能看见站在她面前的纳兰潇白向她冲了过来,一掌击打在了她的脑门,有什么力量,如同雷雨骤降,笔直地射穿她的身体。

    那些疯狂涌动在她体内的力量,如同遇上了水库的大坝,撞击着涌退。

    她脑海中轰然一声爆炸,化作了白茫茫的海洋,她失去了方向,瘫软地倒地……

    月光,像水银般流淌在凤城城外的官道上。

    马车轱辘急转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八匹极品的纯种雪狼飞奔着冲破了城门,雪蹄飞溅,暴风般的速度,脚下的地面,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印。一只只雪狼的眼睛放着琉璃色的光,在黑暗中更加凶悍更加野性!车厢内,有人的说话声响起:“公子,您这次不费吹灰之力就逮住了水神转世之身,等回到家族后,家族的各位长老一定会重赏公子您!公子您在外面忍辱负重多年,现在终于可以荣耀回归家族,属下真为公子您高兴。”

    话音落,车厢内一片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传出纳兰潇白温柔却漠然的声音:“话别说得太早!凤天策不是傻子,他不会这么轻易让我们带人离开凤城……”

    车厢内,再次恢复了寂静。

    凤府。

    凤天策上一次与父亲认真交谈,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因为母亲的死,父子之间多了一层隔阂,那不是时间可以轻易抹去的。

    现在,终于又到了父子俩认真交谈的时候。然而这一次,却更加剑拔弩张!

    “策儿,你听爹一句,趁早和那小魔女分开!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别忘记了,当初你娘是怎么死的!”

    凤天策如同冰雪般冷漠而完美的脸庞上,爆射出了戾气,向来玩世不恭的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心底的愤怒:“你没有资格谈论我娘!在你选择放弃了我娘,去保护其他女人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资格!不要在我面前扮演慈父的形象,你根本不配!”

    凤家主额头的青筋暴跳,怒火在他眼底不断闪耀,然后泯灭,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又收了回去,化作一声叹息。

    凤天策冷冷看着他,说道:“无话可说了吧?你自己的事情都理不清楚,就不要妄图来干涉我的事!你有你要保护的女人,我也有我要保护的女人!不要再以爱的名义去伤害我在乎的人,如果你继续这么做,就别怪我将这个大逆不道之子,演个彻底!”

    凤家主的脸色忽青忽白,终于,他忍不住了,喝声道:“你这个不孝子!我做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为父的一片苦心呢?为父当初没有救你娘,是迫不得已……”

    “好个迫不得已!你当时完全有机会可以救我娘的,但你没有救她,你选择了去保护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你怎么不亲自跟我娘说,你是迫不得已?”凤天策冷嗤了声,“收起你假惺惺的嘴脸,我不是天寻,也不是天毓,我不会被你慈父的假象所迷惑!如果你还想让我对你有一丝的尊敬,那就请你收手,不要再干涉我的事!”

    “你简直大逆不道!你简直大逆不道!”凤家主被气得涨红了脸,许多想说的话,就只剩下了这一句。

    这时候,凤太君赶了来,阻止了父子俩的针锋相对:“好了,都给我闭嘴!你们还嫌今天在宾客面前不够丢脸吗?”

    父子俩相互对视一眼,彼此噤了声。

    凤太君叹了口气,道:“振祥,今天这事你做的不对。纵使你不赞成迦蓝姑娘和策儿交往,也不该拿奶娘的性命,去陷害迦蓝姑娘。奶娘是无辜的,你怎么忍心对她下杀手?”

    凤家主急了,慌忙道:“娘,您误会了。奶娘不是孩儿杀的!孩儿见到奶娘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孩儿知道今日娘您邀请了迦蓝姑娘,孩儿正好想到了,心生一计,这才顺水推舟,设下陷阱的。”

    “不是你杀的?”凤太君诧异,不止她,凤天策也讶异了下。

    “可是奶娘身上的剑伤分明就是你的蜂黄剑所致……”凤天策道。

    凤家主冷静了下来,道:“我的剑一直藏在剑盒,我已经有半年没有动过它,今日若非看到奶娘身上的剑伤,我也不敢相信,有人动用了我的剑。”

    “这么说来,杀害奶娘的,另有其人?”凤天策锁紧了眉头,眼底扑朔着掠过一道青光,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追问凤太君,“太君,小蓝蓝呢?”

    凤太君微愣了下,道:“她早就走了,难道她没有来找你?”

    刺骨的寒冷自他胸腔蔓延开来,凤天策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他转身就要夺门而去。

    突然,门“哐当”一声被猛然关上,凤家主的身影不知何时,堵在了门前:“你不许去!今天你若想走出这扇门,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介于海啸和飓风交杂的诡异声响,整个房间刮起了无名的旋风,凝结成风之结界。凤家主以他的身躯,牢牢地守住房门,不让凤天策越雷池一步。

    凤天策冷冷一笑,他的双眸填满了利刃般的冰棱剑刺,一双风神之翼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就凭你,也想挡住我?”

    凤家主抬起逐渐变色的脸孔,他的瞳孔里渐渐从混沌的漆黑凝聚成了银灿灿的琥珀。当他的视线重新聚集之后,他发现眼前渐渐散乱的气流里,凤天策手持一柄方天画戟,身穿白色战铠,一双隐形的双翼在他身后悄然绽放。

    “那是……”凤家主的面孔显露出惊惶。

    “风神战铠!”凤太君吃惊的同时,脱口而出,“阿策,你何时已经能掌控风神战铠和风神战戟了?”

    “三年前。”凤天策平静的声音里,潜藏着随时可能激发的爆发力。

    凤家主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收起了结界,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化作一声叹息,整个人瞬间老去了十几岁。

    “你去吧,我再也不拦你了。或许你是对的,我一直想要保护你,以为你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原来我错了,你早已经羽翼丰满,不再需要我的保护了。”

    凤太君心疼地看着儿子,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房门被哐当踢开了,凤天策冲出房门的一刹,停了下来,回眸看一眼父亲和太君,哽咽道:“爹、太君,请恕策儿不孝!等策儿找到小蓝蓝,一定会带她来向二老告罪!”

    他的双眸冲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很快又被他强行压抑了下去,他没有久留,转身,像一阵疾风般,在夜色中飞奔而去。

    他走之后,凤太君拍了拍凤家主的肩头,安慰道:“振祥,孩子长大了,是时候放手了。娘知道,当年的事,你是迫不得已。倘若你选择了救天策的娘,咱们整个凤家恐怕都要亡了,你是为了保住凤家,才放弃了天策的娘。你的苦,娘心里都清楚。”

    “娘!”热泪再也不受控制,凤家主像个孩子般,一头扎进了凤太君的怀中,呜呜哽咽。

    相互依偎的母子俩,并不知道,有一场浩劫正在靠近,这场浩劫,足以给凤家带来灭顶之灾……

    凤城的城门外。

    凤天策弯身,仔细检查地上的马车辙印,还有散落在马车两旁的蹄印,他可以肯定,这辆马车必是纳兰家族的雪狼车驾无疑!

    看车行驶的方向,应该是前往雪狼谷,但是纳兰潇白非寻常人,他有心想要带走迦蓝,就肯定会施展诡计。

    到底是哪条路呢?

    他看着前方的三条岔道口,开始犯难。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在他身后,凤天寻、凤天毓和凤天歌三人策马追赶而来,走近时,发现他正蹲在地上搜寻着什么。

    ------题外话------

    推荐一位作者朋友简筝的书,嫡女名医!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仅代表作家(北藤)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内容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删文留言-版权及负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