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花开又一春

时间: 2019-07-09 21:37:56

马兰花开又一春

马兰花开又一春

我叫季晴,广州人。
我老公叫周劲,湖南人,家境普通,我们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结婚,如今结婚五年了。
我们没有孩子,因为周劲说,想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努力拼事业。
他现在已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了,工资自然是水涨船高。
我平时花钱也不大手大脚,所以我们现在有车有房,当然是每个月还房贷车贷的那种。
我家里其实很有钱,因为我爸妈在广州十三行里有批发衣服的档口,还有两家酒楼,有一栋楼的租金收。
但是我没有跟周劲说这些,只说爸妈早期做生意赚了钱,炒房子,现在靠收租过日子。
虽然我从小养尊处优,被我爸妈照顾得很好,但是,我爸妈常常跟我说,世事无常,长大了一定要有自己的谋生本事,才能长久。
因此,结婚后,周劲不让我上班,他说,我从小就没苦过累过,嫁给他,他就要负起养家的责任,要我相信他。
我当然相信他啦!他是我丈夫,是我的天,用当下流行的话说“他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偷偷告诉你,我对自己的容貌,身材,衣品,相当满意。
我平时在家没事就看那些时尚杂志,钻研化妆,发型,衣饰撘配,做一些小甜点,插花什么的。
要不然呢,就约朋友去喝个茶,做个SPA。
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周末,有时我们会一起去看一场电影,或去梧桐山爬山,甚至,会去香港扫货。
对,我们现在在深圳定居,周劲在南山科技园区上班。
有时候,我们会去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反正,没有孩子牵绊,我们俩过得相当惬意。
直到童碧盈的出现,才将这一切撕得粉碎。
那天,我去签证大厅办签证,打算跟朋友一起去新马泰,日本什么的玩一圈。
刚出签证大厅没一会,老天突然下起雨,我没带伞,跟着人群往前跑,跑过一家餐厅时,玻璃窗上映出我老公周劲的脸,我惊喜地一笑,就看见周劲挟起菜放到坐在他对面的女人碗里。
我急忙低下头,快步跑开。
跑进地铁口后,我才醒过来,我这是在干吗?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我跑什么呀我!那女的是从哪冒出来的?我悄悄地折了回去,站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偷拍了一张他们的照片,然后迅速地离开。
在等签证的那些日子,周劲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出差的机会突然也多了起来,我不动声色,照样给他准备行李,好几次,我故意忘了放一些日常小物品,比如驱蚊剂啦,电动剃须刀啦,等等,但周劲每一次回来都没提。
私家侦探我没打算请,因为,我还没打算就这样拱手相让,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处理这件事情。
大阪的夜景非常美丽,道顿堀的美食让人流连忘返。
泡在北海道的温泉里,我差点睡着了。
我每天都开开心心地跟着朋友在日本游玩,我们没有报团,选的是自由行,到了那里,找一个地陪,也是通过朋友介绍的。
提前一天,我回来了,没有通知周劲,也不让朋友告诉他,就这样静悄悄地回来了。
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了间房,放好行季,就出去了。
周劲每天下午六点下班,我早一个小时到他公司附近地下车库出口的花坛边上等他,六点十分,周劲出来了,我立刻开着租来的车跟上去。
周劲开车的方向是市内福田区,而我们的家在宝安区。
他在一家商场边上接的那个女人,然后去了一家高级酒店。
两个人进去后,我赶紧跟了进去,周劲没有留意我,因为我化了特别的妆,带了假发,比实际年龄老了不止十岁。
听到他报了房号,拥着女人进了电梯,我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手拿起放在架子上的杂志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我到了1206号房门口,敲门。
周劲穿着睡袍来开的门,问,什么事?我变着嗓音说,借用一下厕所,直接冲了进去。
那个女人只穿着内衣坐在床上,吃惊地盯着我,什么情况?我没理她,进洗手间扯掉假发,洗干净妆容,走了出来。
“季晴?”“说吧,她是谁?”我气定神闲地看着周劲。
“你,你……”我拿手机咔咔地拍了几张照。
“碧盈,童、童碧盈。
”周劲心虚地回答。
我看着周劲,“呵呵”一笑,走了。
周劲一个半小时后到家,没有发现我,急得拼命打我的电话,我没有接。
安心地在酒店里舒舒服地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我回到家的时候,周劲已经去上班了。
我动手整理东西,打包,联系了律师。
周劲晚上回来,看到打包好的东西,鼻子一酸,“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
“老婆!我错了,不要走!”我端菜出客厅放在餐桌上,依旧波澜不惊地,盛好饭,摆好筷子,摘下围裙坐下来。
淡淡地开口“去洗手吃饭吧。
”周劲摸不清我的意思,“哎”地应了一声,惶恐地去洗了手,坐下来,眼睛不断地观察我。
我冷着脸安静地吃饭,由始至终没有看一眼周劲。
吃完饭,我把碗放下,就过去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周劲乖乖地收拾餐桌上的碗筷去洗,完了,坐到我身边。
“老婆,我错了!对不起!”我将身体挪开一些,淡淡地开口。
“我们谈谈。
”“好。
”周劲直愣愣地看着我,回答我一个“好”字,没了下文。
我拧头严厉地对着他,“说说,怎么回事?”“碧盈,童碧盈,小时候是我邻居,念小学才被接到她父亲身边。
她是私生女,家里人待她不好,她心里不好受,念大学时认出了我,常找我倾诉,怕你误会,一直没跟你提,也没让她出现在你面前,我只是同情她,一直把她当妹妹。
”“几个月前,她来找我,说自己得了肝癌,跟我表白,我喝了酒,一时没忍住,就……犯了错。
”“哦。
然后呢,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我,我跟她分!彻底分!”周劲举着手发誓。
“周劲,我不管你是编的,还是真的,你记住了,我季晴决不会再接收你。
”“你忘了当初结婚时的誓言,是你自己放弃了这段情,辜负了我。
既然我给你的,你不要,我收回来就是了。
我可以无条件地信任你,爱着你,那是你也爱着我的前提下。
现在,这份爱已然变质,你爱上了别人,我不会再爱你。
分手吧!”“老婆,我不会同意的。
我们明明过得很好!”“很好!你现在知道我们原来过得很好!那你为什么还要去犯这种低级错误?!”周劲低头不敢吭声。
良久,他低低地说“是我没把握好分寸,听她说得那么可怜,才和她……”我冷笑,“周劲,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子?第一次发生,情有可原,那接下来的那些日子呢?你敢说,你不是被她的美貌吸引?你敢说,自己不贪恋她吗?”“在你跟她滚床单的时候,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每一次跟她约会的时候,你有想过我们的感情吗?我们的生活吗?没有!否则,你早就收手了!”“我给过你机会的,你说出差,我给你收拾行李的时候,故意忘记放的那些小物件,其实就在提醒你,如果你真想回头,你早就问我了。
可你至始至终都没问过我,说明你其实并没有出差,只是跟她鬼混去了!在她那里,也备有你的生活用品!”周劲的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他脸色煞白。
他从来不知道我聪明到这般田地,他想不明白,他掩饰得这么好,我这个傻白甜是怎么发现的。
他一开始是真心疼爱我的,一直想把我好好地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辜负我们的爱情,可是,现在,他自己将这一切打碎了。
毫无悬念地,我俩领了离婚证。
我什么都不要,搬离了房子,另外找地方租了个一室一厅。
周劲愧悔不已,跟童碧盈断了来往。
一个星期后,我想起自己一个多月没来例假了,有点不放心,于是去医院做检查。
当我拿着医生的检查单去交费时,看见了童碧盈正从妇产科医生处出来,两人碰上了。
彼此打量着。
“我怀孕了。
是周劲的。
”童碧盈对我说。
我转身就走。
童碧盈追了上来,说,你跟周劲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不会是你生不了吧?要不,我把孩子生下来给你们养?我没理她,直接出了医院,自己到药店里买了试纸回家测,两道红杠杠。
真是够嘲讽的!我暗自嘲笑。
童碧盈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周劲和我离婚了,心里暗喜,想着自己只要把怀孕的事跟周劲说了,周劲一定会跟她结婚的。
于是,给他打电话,结果发现,竟然被拉黑了。
她连忙查微信,同样被周劲拉黑了。
她心里很不甘。
不说自己对周劲有感情,就是现在,这个在身体里的小生命也需要周劲这个爹。
她小时候的经历到现在仍是箍在她头上的紧箍咒,明面上,她是童家三小姐,却在童家连个老佣人都不如!她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在自己孩子身上重演。
她要拼一回!周劲离婚后,一直郁郁寡欢。
他每天按时上下班,回家后,就打理阳台上我种的花花草草,以前,他给花草浇水的时候,总是幸福满满,如今再回想起和我的点点滴滴,他忍不住泪流满面。
门玲“叮咚叮咚”地响起,他回过神来,才发现,水已溢了出来。
放下水壶,去开门。
“你来干什么?”周劲堵在门口,不让童碧盈进来,童碧盈说“我怀孕了。
这是检查单。
”“等着。
”周劲把门关上,回屋拿钱包,从中抽出一叠钱,开门递给童碧盈。
“去医院吧。
”正想关门,却被童碧盈抢着推开,挤了进来。
“周劲!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你现在已经离婚了,跟我在一起不正好一家人团团圆圆吗?脑子疯掉了!让我把孩子做掉!我缺你这点钱吗?!混蛋!”
和-马兰花开又一春-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