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_爸爸说我水多是浪货

时间: 2019-07-11 22:18:52

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_爸爸说我水多是浪货

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_爸爸说我水多是浪货

在家里又休息了七八天,高强再也按捺不住了,想去找点活干。
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更重要的是自己多干点活,多挣钱,母亲就不用那么辛苦的每晚踩缝纫机到深夜了。
只是眼睛一直疼的厉害,尤其是见到光,不停的流泪,把他急的饭都吃不进了。
“强子,妈去给你要点**洗洗吧。
”看见儿子这么痛苦,刘玉芬再也坐不住了,她平素很少求人,这回是真没辙了,为了儿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端着碗出了门,片刻,刘玉芬回来了,盛了半碗白花花的**,一股子的浓郁香味。
“妈,哪弄来的**。
”“你小燕婶的,她家孩子正好吃不完,奶水过胜,就给你挤了一点。
”刘玉芬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蘸着雪白的**开始给儿子洗眼睛。
那温香、滑腻的**在眼睛敷在眼睛上说不出的舒爽,高强心里对那俏媳妇又多了几分好感,甚至有种想喝上几口的冲动。
“妈,就这么个洗法,也不逮劲,还是我自己去小燕婶那,直接用**冲冲吧。
”高强毕竟是少年心性,好了伤疤有点忘了疼,闻着奶香,又想去戏弄可爱的小燕婶了。
当然,洗眼睛也是真实的,早点好了,还得干活呢。
刘玉芬把毛巾在脸盆里搓洗了一番,白了他一眼,哂笑道:“你个瓜娃,人家小媳妇肯挤点奶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让你冲眼啊?”高强被刘玉芬这妖娆、妩媚的一笑,迷的神魂颠倒,“若是妈,有**就好了,别说洗,就是喝也有了。
”刘玉芬俏脸一红,伸手打了他一下,“瓜娃,不准跟妈开这样的玩笑。
”“是,妈,那我就去小燕婶家了。
”高强嘿嘿笑了笑,的往门外走去。
“这个傻孩子……”刘玉芬微微摇了摇头,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其实她并不反感儿子开这种玩笑,相反随着最近春心的潮动,她反而越来越渴望,儿子能在这方面多个自己点刺激。
想到这她晾好毛巾,进了卧室关好了门,悄悄拿出上次那存放的几根黑毛,颤抖着手抚摸了起来,轻轻闻了一下,似乎还残留着儿子身上的阳刚之气。
体内一股迅猛的春潮瞬间将她的身心融化了,她一边轻轻的抚摸着黑毛,拿了一根大黄瓜,幻想着是死去的老公、现在的儿子那粗玩意儿,塞进了泛滥的桃源……高强捂着眼睛来到了村东头的刘小燕家,大白天的农村里也没关门的习惯,刚踏进去,就看到了小燕撩起衣服,捧着那团大白花**在给孩子喂奶。
那小家伙也真够幸福的,含着那花生米大的乳,头,美滋滋的吸着,小手还不安分的抓着另外一只,把高强羡慕的抓狂。
“小燕婶!”高强清了清嗓子,靠在门口喊了一声。
“强子啊,进来吧。
”刘小燕也不见外,招呼他进来,一边摇晃着怀里的孩子,那两团白嫩、肥软的**蹦蹦跳跳的,可爱诱人。
“哇,婶的**又变大了呢。
”高强盯着那对豪,乳,喉结耸动了一下,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刘小燕最近身心寂寞难耐,每晚S痒的厉害,老公李大壮出去干活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家了,内心与身体的饥渴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她,正是这种无休止的饥渴让她的身体更加的敏感,高强一逗她的脸唰的就飘起了红霞。
“又跳骡子了是吧,活该被人打瘫了。
”刘小燕白了高强一眼,忍不住看了一下自己的**,心里愈发的高兴了,“看来强子是把我当城里姑娘了,这**也不算让他白看。
”小妇人的嘴就是刁钻,高强却一点也不恼,相反心中有种暖融融的感觉,村里的人向来对他们母子冷淡,刘小燕是极少数关照他们的了。
“婶,你瞧着吧,我早晚有天要收拾高立生那王八蛋。
”他咬了咬牙道,想到那畜生就心里窝火。
“得了吧你,怎么找婶有啥事么?”“婶,我这眼睛疼的厉害,想用你的**洗洗。
”高强蹲下身来,抚摸着那红扑扑的小宝贝,欣赏起那对美,乳来。
虽说平日喂奶被人看两眼没多大事,可是现在被人这么近距离的欣赏着,刘小燕有些难堪起来,身体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像是虫子在爬,痒麻的厉害。
那对雪白大,**上葡萄有些深黑,可能是被孩子吃的,但这并不影响它的整体美,白嫩嫩的,看起来好有弹性。
“真羡慕大壮叔,能够亲这么婶子的奶,哎,我怎么就没这个福气呢?”高强无奈的抱怨了起来,想起李大壮每天晚上可以任意的把玩、哆食这对大白,**,羡慕的牙痒痒,好几次想伸手去摸几把都强忍住了。
“真羡慕大壮叔,能够亲婶子这么美的奶,哎,我怎么就没这个福气呢?”高强无奈的抱怨了起来,好几次想伸手去摸几把都忍住了。
他能感觉到小燕婶子那火热身躯的反应,尤其是她的眼神如同水汪汪的蜜桃,春意盎然,如果自己若是强行推倒多半也是有机会的,只是现在是大白天,怎么着都不好下手。
刘小燕被高强那大胆、火辣的目光刺激的全身血脉喷张,下面隐约又开始涨水了,不由得呼吸急促了起来,那雪白的酥,胸一涨一落的好不华美。
“强子,你坐到婶子旁边来,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刘小燕因为兴奋,说话有些哽咽。
她并不是放荡的女人,却也舍不得就这么赶高强走,自从上次见过他那粗大、黑漆漆的烧火棍,最近老想的厉害,心里百般矛盾,很是煎熬。
高强坐到了竹席上,往她靠了过来,刚挨着那滑嫩的手臂,她像触电一样往边上挪了一点点,毕竟大白天的,若是突然来个人见到靠的太近,容易被人耙舌头。
高强暗叫可惜,贼心却没死,借着抚摸小孩子脸庞的机会,时不时的在小燕的**上触碰两下,逗得这小媳妇娇,喘连连,面红耳赤,偏偏却什么也说不上来。
“别乱动,睁大点,让我看清楚了。
”刘小燕在高强粗壮有力的手臂上拍了一巴掌,示意他老实点,用手指抻开眼皮,“哟,都红肿成这样了,高立生这杀千刀的也真够下的了手。
”“婶,帮我洗洗吧,等整好了,我给你家白耙三天地,好么?”“你娃,不就点奶么,你,你蹲下来,我给你冲冲。
”刘小燕刚要爽利答应,又觉多少有些尴尬了,哪有拿着大**在男人眼前晃来晃去的。
高强没等她反悔,喜滋滋的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仰着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脸上的连口浅须更让他多了几分阳刚,迷的小妇人心肝儿都快醉了。
男人爱宝剑,美女爱英雄,好看的男人总是比较吃香的。
“你把另外一只眼睛闭上。
”刘小燕轻轻将孩子放下,把**凑到高强的脸上,柔声说。
“婶,我没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本事,我看就这么着吧,反正又不是头一回看到你的奶了。
”高强笑嘻嘻的回应,恨不得张嘴在那白花花的大,奶上咬上一口。
“好吧,由得你个坏蛋了!”刘小燕想了想也是,自己的**也不知道被这小子看了多少次了,也不差这一下,红着脸把左边的**压在他的脸上。
一股嫩滑,温香的感觉让高强全身都酥麻了起来,那沉甸甸的**压在眼睛上也不疼,高强伸手环住了刘小燕的腰,好让自己蹲的稳些。
那触手之处充满了弹性,没有丝毫的赘肉,隔着衣服依然能够感受少妇成熟风韵的张力。
“蹲好了!”刘小燕对这个家伙爱挑逗自己的家伙也没辙,索性由的他乱摸,双手在**上一搓一挤,一大股白浓的奶水就箭射而出。
“哇,哇,好爽!”温热、滑香的奶水,让高强爽的打了个摆子,那浓白的奶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伸出粗糙、有力的大舌头,丝毫也不肯浪费,吧喳、吧喳的全给卷了进去,哆食了个干净,看的刘小燕眼睛都直了。
“好香,婶子,我还要吃!”高强像孩子一样,急的哇哇的叫着。
“瓜娃,你到底是来洗眼睛的,还是来吃奶的,要是吃奶回家找你老娘去,她那对奶可比我的大多了。
”刘小燕娇嗔了起来,体内那股春潮欲涨欲高,忍不住用大**在高强的脸上摩擦了起来,嘴里发出轻微的嘤咛,美美的享受这种酥麻的快,感。
“我妈都快四十了,哪还有奶。
”“切,你妈那对奶那么鼓,你去挤挤兴许就能有了。
”刘玉芬可是村里的头号大美人,不说城里人的气质没人能比,光是那身段、脸模子,让小媳妇们都是妒忌的发狂。
高强倒也想喝老娘的奶,可是出于尊敬,他不好再开自己妈的玩笑,“婶子,你奶磨的我眼睛好舒服,再用力点。
”小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荒唐举动,撤开了身子,含羞道:“好了,洗的也差不多了,多来两次就好了。
”“婶子,正舒服着呢,多磨磨好么?”“磨你个大头鬼!”看着高强脸上白花花的奶痕,她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乳,波翻涌。
高强在脸上搓了一把,肉,麻的把手指都哆食了干净,看着小燕心里又痒又麻的,“强子,你恶不恶心啊。
”“不恶心,婶子的奶,我可不能浪费!”正说着,高强盯着那颤动的大奶,发出一声惊叫,“别动!”刘小燕被吓了一跳,“一惊一乍的,要死啦!”“别动,上面还有一滴!”高强指着小燕的奶头,认真道。
刘小燕红着脸,从凉席上拿了卷纸就要擦掉,高强紧张的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婶子,别,别浪费了,给我吃了吧。
”说完,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张嘴就含住了那颗因为刺,激胀的粗,大紫葡萄,美美的哆食了起来,发出砸吧、砸吧的声音。
“强,强子,松,松开!”一股强烈的K感,把刘小燕送到了云端,本来因为饥渴,身体就敏感,这会儿这么敏感的部位被男人给噙住了,半边身子都麻了,有气无力的推了高强一把,哪里推的动,这小子就像是铁石黏在了**上了,死活不肯松口。
和-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_爸爸说我水多是浪货-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