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猫与暖树的奇幻时光(中)

时间: 2019-07-11 22:20:38

聋猫与暖树的奇幻时光(中)

聋猫与暖树的奇幻时光(中)

李娟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挫败”二字,尤其是在对待男人上。
郑树是唯一一个她苦心经营过,弃之如敝屣,以为可以随时供她翻捡,以证明自己的魅力,却让她屡屡感到“挫败”的男人。
7三年前,郑树仗着过硬的家传绝学来到魔都,入职最大的拍卖行,凭借卓越的古画鉴定技能、修复技术和灵活的商业头脑,很快在拍卖行崭露头脚,成为拍卖行最年轻的经理,被派到分部负责古画鉴定交易、文化交流、拍品巡展等业务。
李娟就是在那里与郑树相遇的。
李娟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郑树时的情景。
拍卖行的分部位于金融街,是资本与人才溢出的黄金地带。
李娟能够入职分部全靠步步筹谋。
她没有一流的学历背景,也没有傲人的家世倚仗,唯一的武器是过于出众的容貌和察颜观色的本事,这还要感谢她一表人才的爸爸和两面三刀的继母。
破碎的家庭,职场的拼杀,造就了李娟对男人的态度。
她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种男人之中,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把每次舍弃都当成褒奖人生的一枚纪念章。
她的人生哲学是只有金钱是可靠的,附着在金钱上的一切也同样和蔼可亲。
那天早上,听说总部会派一个新的经理过来,李娟特意化了精致的妆,穿了一件藏蓝色,有着几何图案的桑蚕丝裙子,衬的整个人端庄大方。
刚到分部门口,心情大好的她,被人突然扯住胳膊,一个穿着体面却有些神经质的男人满脸的迫切:“Candy,再给我一次机会!”李娟看清男人的脸,是富二代陈佳奇。
她奋力甩开他的手,怒目圆睁地答:“从你隐瞒订婚开始我们就完了!”“你听我说,这是家里的安排,不是我的本意。
”男人不甘心地说。
“好了,我们好聚好散,请你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
”李娟蔑视地看了陈佳奇一眼,径直往公司走。
身后的男人痛苦地揉着脑袋,看着李娟即将消失的背影,忽然疯了似地冲了上来,熊抱着李娟喃喃自语:“不行,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就这样分手!”李娟被抱得生疼,她努力想挣脱却怎么也挣不开。
正在这时,一双骨节分明,修长又有力的手把男人拉向一边,李娟揉着胳膊,看向来人,瞬间被眼前的人吸引了。
出手相助的人正是郑树。
他穿着灰色细格纹西服套装,白色的袖口露出一枚精致的镶金边的袖扣。
拉开熊抱着李娟的男人后,他极为自然地拍了拍男人的肩,声音不高不低,语调舒缓却有震慑力地说:“先生,现在是工作时间,我建议您另选时间来处理私人事务。
”被拉开的男子面色灰败,意识到继续纠缠下去没有意义,整理了一下衣服,暼了眼李娟才说:“抱歉,打扰了”说完匆匆离去。
李娟眼角的余光瞟了眼离开的男人,嘴角不易觉察地露出一丝鄙夷:要不是早就调查清楚这个男人已经订婚,不是为了拿下他们公司的大单,她才懒得和这样的男人周旋呢。
瞬间,她转换神情,向郑树投以娇怯的一笑,故意双手环抱护着胳膊,似乎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依她的判断,在这样的情况下,十有八九男人会主动迎上来嘘寒问暖。
但是,事实出乎意料。
郑树只是站在离她两米远的地方,向她点了点头,就转身进了公司。
她无懈可击的演技第一次全盘落空。
8女人追男人要比男人追女人容易的多,何况还是个极有心机的漂亮女人。
郑树事业心强、业务精湛,除了工作需要,几乎不主动参加商业应酬。
他有着超脱商人尔虞我诈之外的儒雅,却也在男女关系的把控上不差毫厘。
加入分部管理团队后,在他的带领下,分部的业务扶摇直上,多次被总部褒奖。
李娟努力拿捏着像郑树这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软肋,千方百计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她认为以她的美貌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可是,不管她多么不露痕迹地表达心意,郑树还是像罩在绝缘罩里一样,无动于衷。
终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找到了突破口。
郑树的母亲在他出生不久后就去世了,是父亲独自一人将他带大。
郑父是当地有名的古画修复大师,非世界文化遗产传承人。
但由于经年累月的劳碌和饮食不规律,郑父患上了胃癌,两次手术切除了四分之三的胃,只剩四分之一的胃。
一次,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郑树外出洽谈业务将手机落在了公司。
李娟发现郑树的手机后,踌躇着要不要送过去,手机正好响了。
她有些忐忑地接起了电话,对面是郑树的表哥郑兴。
郑兴在电话里焦急地说:“郑树,二叔住加护了,你快回来。
”李娟忙解释郑树不接电话的原因,并一再保证马上把情况转告郑树,让他尽快回去。
挂了电话,望着外面的雷电交加,李娟故意没有打伞,不顾身上单薄的衣裙,跑进了大雨中……当浑身湿透,面色苍白的李娟站在郑树面前时,郑树脸上惊愕的表情正是李娟心底期待的。
她估摸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深深烙印在郑树的脑海里,才用冰冷的手打开包,从包里取出包裹好几层,一点儿雨水都没沾的手机递给郑树,虚弱地说:“你忘带手机了,伯父进了加护病房请你速回。
”说完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李娟从昏迷中醒过来,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急诊病房,郑树在旁边悉心照顾,脸上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温暖。
李娟试探地发问:“我怎么会在这里?”郑树愧疚地答:“你为了给我送手机淋了雨,重伤风,好好休息。
”李娟作势用手撑着病床坐起来,低垂着眉眼说:“是我一时太着急了,对不起,让你送我来医院,填麻烦了。
”突然她又抬头,望着郑树好似无比关心地说:“对了,伯父病重,你得赶紧回去,不用管我了。
”郑树忙起身重新扶她躺下,安慰道:“我知道了,已经联系那边的专家会诊,表哥也在身边,我明天一早回去来得及。
”李娟又放心般地点头微微一笑。
这场大雨过后,郑树告假处理家里的事,李娟仍像往常一样做着人人眼中完美无瑕的女神。
一周后,郑树销假回到分公司,李娟也成功打破了横在两人之间的阻碍,顺理成章地走进了郑树的生活。
9李娟和郑树的相处是舒服的。
郑树的爱象涓涓细流,平缓而不张扬,温暖又不浓烈,有恰到好处的表情达意,这让李娟十分眷恋。
在分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之际,总部启动了南宋藏品海外巡展,从分部抽调精干人手参与此项工作,郑树在抽调名单之列。
接到通知后,郑树有些犹豫。
他与李娟的感情刚稳定,一下子分开三个月,他很在意李娟的看法。
另一方面,李娟却根本不在意郑树的想法。
她虽然喜欢郑树,但仅仅是喜欢而已。
在得知总部的计划后,她对巡展后,公司即将在秋季拍卖会拍出的南宋花鸟作品极为关注,拿定主意要乘机大捞一笔。
为了避开郑树,启动内幕交易,她很用心地安排了两人的烛光晚餐,摆出了乖巧女朋友的样子。
摇曳的橙色烛光,鲜艳的红玫瑰,李娟特意穿上的露肩小礼服,精致的锁骨,再配上风姿绰约、难以抵挡的柔情蜜意,郑树轻易倒在了女友设计的陷阱里。
第二天,他甚至不忍心叫醒身边的人,轻吻了李娟的额头,亲自做好早餐,留下字条,才赴海外参与巡展项目。
郑树走后,李娟便紧锣密鼓地联系各方买家悄悄布局。
一直放不下李娟的陈佳奇再次进入李娟的视线。
陈佳奇本是个家道殷实的富二代,家族产业涉及地产、文化、古玩、物流、船舶等多个行业。
这样的人家不可能接受李娟入门,偏偏陈佳奇是个死脑筋,被李娟利用抛弃后,还认为是自己的错,仍希望李娟能回心转意。
当李娟如夏日清荷般出现在陈佳奇面前时,陈佳奇便无条件沦陷了,成了她肮脏计划的接头人。
把陈佳奇牢牢攥在手里后,李娟也给郑树设计了一条不归路。
她认为只有让郑树一无所有,才能让郑树成为任她摆布的棋子,象忠犬般永远匍匐在她的脚下。
南宋藏品海外巡展结束后,总部紧接着造势举办了秋季拍卖会。
拍卖会成交量火爆,特别是海外巡展中的一幅南宋花鸟图早早定锤,拍出了高于标的价近千倍的价格。
此次拍卖会也在业内引起热议,其过于流畅的拍卖过程及藏品的高价售出,都释放出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
果然,一场关于内幕交易的调查不久后启动,大量交易文件被一一查阅,最后查出很多关键性文件的名章全部是郑树的!郑树在莫须有的事实前百口莫辩,终于想到了李娟。
他找到李娟想问清楚原因,得到的答案却是他一辈子都不想知道的。
“郑树,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是爱你的,你就永远留在我身边就好。
”李娟的柔情仍然粘稠得能把人化了,可郑树只感到窒息。
“你说,你为什么这样做!”郑树大声质问。
“为什么?不为什么,只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更好。
”李佳的回答平静无波。
“更好?毁了我,你觉得我们会更好?”郑树气红了眼。
“哪能说是毁了你,是成全,亲爱的!”李娟声情并茂地说。
“哼,你做梦!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证明我的清白,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与你再不相干!”郑树留给李娟一个决绝的背影,象英勇赴义的战士般消失在李娟的视线里。
一轮又一轮的调查、取证、申请、上诉,最终证明名章非郑树本人所签,内幕交易的幕后老板为陈佳奇,但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郑树需负连带责任。
总部因此商誉受损,在处理完该事件后,委婉地对郑树进行了劝退。
郑树质押了手里的股权、期权,又把房产进行了抵押,亲自去总部递交了辞呈。
一夜之间,由风光无限的青年才俊,变为穷困潦倒的行业败类。
他忍下所有的心痛,也不愿对李娟做任何的妥协。
陈佳奇在家族斡旋下,幸免于牢狱之灾,但也被送到家族业务的海外事业部,并被下了死命令,未经同意不得回沪。
李娟渔翁得利后,隐匿在人海里,她在临行前,再次拨通了郑树的电话。
“喂,树,是我。
我要离开上海了,你跟我一起走吧。
”李娟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滚!”郑树从喉咙里吼出了一个字,狠狠按了结束通话,一把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李娟听着一串忙音,挑了挑眉,对着镜子冷笑一声,拎了东西出门。
她的心里笃定,终有一天,郑树会回来求她,求她把他留在身边。
10离开拍卖行后,她在开放程度高、市场敏感性强的深圳谋了份差事,在某个会展中心做项目代表,在经办业务中碰巧遇到了过去的同行,无意中得知郑树在家乡东山再起,重新在古画修复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郑树对她的态度越决绝,她越放不下郑树。
她决定悄悄到郑树生活的地方,看看他过得怎么样。
好巧不巧的,她到达阳城那天正是小雪和郑树破解符文秘密的那天。
一向自负的她,看见了在宽屋檐下看着月亮发呆的少女小雪,拥有天人之姿,又那么善良无邪;看见了郑树满心满眼的关切全部写在脸上。
她的征服欲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了挑战。
此后几天,她一直在等待机会,单独接触郑树。
可是,总也找不到机会。
晚上郑树身边总有小雪的身影,而白天郑树的工作室里总是人来人往。
在郑树赴省修复古画的日子里,她按捺不住地敲响了郑家老宅的门,但是里面没人应答。
她发现白天的郑宅大门紧闭,根本没人进出。
晚上,里面却能看见灯光,那个白衣少女就在院子里。
这勾起了李娟强烈的好奇心。
她连续蹲守了很多天,在一个满月的夜里,终于发现了惊天的秘密——那个少女竟是一只白猫变的!这超出常识的事实,曾让李娟产生过一瞬的害怕,不过很快害怕就转换成了一个恶毒的计划——这么特别的东西,让世人知道一定价值不菲,到时候不光是郑树,她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她去宠物市场专门选了最大号的笼子,偷偷潜入郑宅,在小雪白天化身为猫,卧在老藤椅上闭目养神时,不费吹灰之力抓住了它,把它关进了事先选定的笼子。
此刻,她坐在郑宅的院子里,坐在小雪坐惯了的地方,看着郑树焦急的神情,心里眼里都满是得意。
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似乎都朝着她预想的方向发展。
和-聋猫与暖树的奇幻时光(中)-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