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创伤

时间: 2019-07-11 22:20:54

二次创伤

二次创伤

1索多玛臭名昭著。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十个恶魔路过他,会有九个冲他吐口水,至于剩下的那一个,会选择直接动手。
虽然在动手之前乌列对那个混账的恶心程度早有准备,可他还是低估了索多玛。
当索多玛污浊的血液弄脏乌列那把黑色镰刀的时候,有个小东西发出了类似濒死的叫喊。
乌列这才反应过来在他们所处的空间里居然还有第三个存在,乌列收了镰刀,目光寻声放到了一个角落里,就在这时那声带着哭腔的厉嚎也顿住了。
诸神在上,那是一个让恶魔都忍不住心软的小可怜。
索多玛那个混蛋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了一个天使,那是一个小天使,天杀的索多玛用锁链卡住了天使纤细的脖颈,还把天使的白袍弄的脏兮兮皱巴巴破破烂烂的,小天使很白,也不知道是肤色本就如此还是被吓得。
天使的瞳仁也是白色的,以至于乌列都分不清这小东西到底还有没有意识,小东西一动不动的,乌列有些头疼,他忍不住踹了地上的尸体一脚。
“该死。
”乌列咒骂一声,随后踏着满地的血污缓缓接近这个超级大麻烦,看样子,小天使还有意识,见他过来居然吓得浑身发抖,就连眼泪也出来了,硬生生把脸上的污浊冲掉了几分。
恶魔乌列举起镰刀,小天使缩成一团拿手护着脑袋,就连天使光环都变得黯然失色。
2镰刀落地有声,火星四溅,锁链应声落地。
好歹有一半血统来源于天使呢,乌列这样安慰自己,随后才解开了自己的黑色斗篷裹住了还在发抖的小天使。
“你有名字吗?”乌列弯下腰问。
小天使摇头。
“也是,”乌列露出了恶魔特有的獠牙,“将死之人不需要名字。
但是,可爱的天使可不一样,从今以后你就叫加百列。
”小天使不说话。
“你会说话吗?”“嗯”“很好,那么告诉我,你认识他对吗?”乌列拿镰刀指着地上的死尸。
天使很平静,他以近乎麻木的语调回道:“先生,他说他是我的主人。
”乌列嗤之以鼻“现在起他不是了,真该拿哈迪斯的双叉戟捅他屁眼。
听着,小可怜,加百列是你们天使之中最大最大的长官,愿他的名字可以给你力量,但在这之前你得跟着我了。
”天使的白色眸里透着些懵懂。
“很遗憾,恶魔从不做好事,天呐,从天上偷一只小崽子弄的脏兮兮的,还给天使上锁链,他为什么不养一条狗呢?或许他就是把你当狗吧。
我虽然不像索多玛那样只会用粗暴的方式糟蹋好东西,但我想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摧毁你。
”天使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新名字,很乖很乖的点了点头。
“对,你知道就好,首先我会对你好,但小家伙你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说不准我哪天就会把你的光环拆了放地上踩呢。
”乌列说着就走远了,他一回头才发现那小家伙还在原地发着呆,乌列有些不耐烦的吼了一句“还不跟上”于是天使便挥动着他的小翅膀连跑带飞的赶过来了。
3乌列渐渐的习惯了加百列这个麻烦,加百列也渐渐习惯了这个口口声声说要摧毁他的恶魔。
加百列慢慢喜欢笑了,时不时就大喊乌列的名字,然后冲着恶魔傻笑,恶魔永远都不会理他。
作为一个现代恶魔,乌列喜欢人间,一方面是因为人间有他喜欢的罪恶的气味,另一方面是因为人间有不少食物合他胃口。
今天这家店就是他常来的咖啡店,愚蠢的人类看不出他的真实面目,往往欢迎他的光临,乌列和往常一样点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结果一回头就看到加百列蹲在底层的甜点玻璃窗前面时不时的拿手指戳弄着玻璃。
“乌列乌列”加百列冲着他笑问:“这是什么?”乌列被天使的笑晃晕了头脑冷冷道:“甜甜圈”“甜甜圈是什么?”好吧,乌列无可奈何,又点上了所有类型的甜甜圈,外加一杯饮料。
加百列坐在他身边看着一盘子的甜甜圈,最后挑挑捡捡拿了一个最丑的,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之后,开心的眼睛都弯了。
“乌列,给你。
”乌列看了一眼加百列手里那个白白净净的甜甜圈,并没有理会他,只是直接从盘子里拿了一个黄色的。
嗯,里面有俩个黄色的,一人一个正好,恶魔也是有强迫症的。
加百列还是很开心的吃着甜甜圈,开心到坐着都不老实。
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人类征服了,乌列冷嗤一声,最后捏着甜甜圈在加百列的光环上比划,嗯,还不错,天使的光环越来越亮了。
4乌列还是喜欢找恶魔的麻烦,虽然大部分恶魔都是些只会嚼口舌的烂货,基本没几个有实力的。
但寡不敌众的状况也是有的,每一次,加百列都会帮他,虽然小家伙真的很小,就连羽毛都是软的,面对比他强大几百倍的恶魔完完全全使不上劲,但还是会努力的咬住敌人。
一旦咬住就绝不松口,死也不松,哪怕翅膀险些被折断,肚子上面满是血迹,加百列也都能忍。
幸好乌列比较强,每一次都来得及救下奄奄一息的加百列,小加百列走不动路了,恶魔就背着他。
恶魔把落了一地的羽毛都收集起来,想着再给他装回去,可没想到加百列居然敢管他的事了。
“他们为什么总找你麻烦?”看在加百列这么拼命的份上。
“因为我是杂种。
”“我知道,他们就是这么说的,但是杂种是什么?”“杂种就是天使和恶魔搞在一起生出来的狗东西。
”乌列淬了一口血沫。
加百列在他背上很不老实的摇摇晃晃。
“要说什么赶紧说,再动我就把你喂狗。
”“他们是在骂人吗?”“对,婊子养的,贱货还有杂种,都是骂人的话。
”“他们骂你你难受吗?”“我不。
”乌列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们骂我,他们去死,睚眦必报可是恶魔的修养。
”“睚眦……”“因为一点小事就要报复别人的意思”加百列话还没问出口,就被乌列截断了。
“你是对的”加百列说“牙什么什么不是天使的修养,天使不会犯错,天使觉得你是对的。
”乌列楞了很久才答“正是如此,恶魔不做好事,给予天使二次创伤,果然过瘾。
今天这样的蠢事多做几次,你就会被恶魔撕碎了。
”“可是,你以前说过言出必行也是恶魔的修养,你说过你要催毁我,就不能把我让给别的恶魔对不对?”5乌列身边多了一个天使。
这件事情以极快的速度蔓延,没有人知道乌列到底玷污了哪个女神才能生出这么纯粹的天使,但是无数恶魔都把这件事当作谈笑。
乌列杀一个就会冒出十个,杀十个就会冒出一百个,加百列劝他不要再动手,杀不尽的。
于是,原本的小杂种,变成了杂种生杂种一家子杂种,乌列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只好带着加百列躲进了人间,人间的时日很慢很慢,再也没有人会骂他们。
乌列时不时带加百列去吃甜甜圈,明明是很容易腻的东西,可加百列却好像怎么吃都不会厌倦,乌列最近心烦话少,加百列反而为了描述那种食物的好吃造出了不少词,每天喋喋不休的念叨。
乌列没办法,尝了一小口,最后喝了三杯苦咖啡拯救自己的舌头,加百列说了那么多都没说到点上,要乌列自己来说的话就是那可真是一种要命的甜了。
本来乌列是打算在人间呆几个月的,可一个月还不到他们的家里就迎来了一位客人。
客人白袍白发头顶着巨大的光环背后还有洁白的翅膀,就连面容也似乎和人间的神像一样被精雕细琢过一般,那是加百列。
大天使长加百列,天使长轻轻的抚摸着小加百列柔软的头发,说要带他回天堂,一个天使真正该呆着的地方。
乌列清楚的知道自己没必要反抗,告别的时候来的猝不及防,乌列异常坦然双手一推便把加百列交给了天使长。
可加百列却异常的固执,哭的双目发红死活扯着乌列的黑袍不肯松手。
都忘了这小子还有这咬住什么东西就不会松手的技能了,乌列没办法,只好缓缓蹲下来。
他平视这那双白色的眼,一字一顿道:“恶魔言出必行,我说要毁你就是要毁你,在恶魔的世界里,给予是为了更好的掠夺,对你好是为了教你一无所有。
”加百列默默的垂下了手,他没有再哭,他沉默了很久很久才低语道:“这个,叫什么?”“你愿意的话,就叫它二次创伤吧,意思就是你我相遇之后,我对你做的所有事情的总和。
”6加百列被带走的第九十七天,乌列在人间待不下去了。
于是他回到了地狱,结果一到地狱就听到了些并不美妙的事情,乌列抓了一个恶魔来问话,结果那半大的恶魔没什么种,抽抽噎噎颠三倒四说什么加百列抓了一个小天使,小天使是杂种,但目的是要揪出犯禁的女神。
乌列听不下去,拿镰刀托住了恶魔的脖子,恶魔这才把事情说清楚。
他乌列是杂种,天上不会管,他身边的天使和他是什么关系天上也不会管,他们要管的只是天上的秩序。
神女诞下天使,所以神女与天使有独特的血液联系,只要将俩者的血液结合,天使的翅膀就会有一段时间是金色的。
天使长掌管神界规则,女神与恶魔的私通,只可错杀不可放过,于是天使长把天使带回去,放血认亲,放了足足九十多天。
可谁又能证明那么纯粹的天使就一定是恶魔之子呢?乌列笑了,他握紧了镰刀一路赶往神界,神界地界很大,可那小天使却放的很显眼,还没到神界乌列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上绑着一团白红相间的东西。
等乌列走近时他才发现小加百列的光环已经暗的几乎看不到了,那个小天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血液顺着方柱往下流,源源不断永不停歇。
所以容易出血的地方都被挑破了,除此之外,天使身侧还有一些地方加了几个透明的小球。
乌列知道那是不容易出血的地方,那些小球将提供高压把血挤出来,天上的神们把这东西叫做“吸血鬼”。
小家伙就这样被吊在这里九十多日,现在看来又瘦又白,显得眼睛都大了很多。
加百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睁开眼有气无力的问:“这是……总……和的一部分吗?”“不是”“你的二次……好厉害。
”“这不是”乌列没再多说,他拿镰刀弄破了无数吸血鬼,然后砍断了锁链,就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乌列脱下了自己的斗篷想要裹住加百列,可却被那小天使无声的拒绝了。
“忘了告诉你,恶魔还有一个本能。
”乌列看着匆忙赶来的天使长他驱动着自己的大镰刀,露出了一丝嗜血的笑意。
和-二次创伤-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