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药:忘川水

时间: 2019-07-11 22:21:06

问药:忘川水

问药:忘川水

世间唯一无药可治之症,其名为“欲望”。
1忘川,横在冥府的一条大河,连接着黄泉路。
河上有奈何桥,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忘尽前世事。
而生前犯下大罪,穷凶极恶之人便要被投入忘川,忘川河中万鬼嘶鸣,罪人在河中受虫蛇噬咬,忘川河水被罪人的血染成污浊的血黄色。
罪人在翻滚的河水中挣扎,互相撕咬,如此千年万年,直到被忘川洗尽身上罪孽,方可再入轮回。
奔涌的浑浊河水,为了洗尽恶人身上的罪,最终让自己都染上剧毒。
忘川之水,有大毒。
以上,是风靡全球的网络游戏《英魂》最近开放的新地图,这里有变态的小怪,还有变态的野外Boss,但最变态的还是那条忘川河,玩家只要不小心掉进忘川河,基本上就只有返回复活点一条路。
目前能刷过这个野外Boss的只有寥寥数人,纪苗刚刚就完成了这里的攻略,小队成员名字被加到了那寥寥数人的名单中,在世界频道引起一阵骚动。
大家还在开心地捡Boss掉出的装备时,纪苗已经扯下耳机,从网吧冰柜里拿了瓶便宜的豆奶,靠在门口透气。
外面下着大雨,纪苗看到了那个在网吧外避雨的怪人。
一身不伦不类的衣服,背着一个棺材般的大箱子,外壳是宛如干涸的血般的颜色,绘着各种眼睛,像一幅远古的壁画。
这箱子实在太大,他又背着不肯放下,于是箱子倒好好地被遮雨棚罩着,但人却几乎站在外面,以脸坦荡地接受风雨的洗礼。
正打量着,对方突然转过头来,亲切地问:“你要买药吗?”他也打量着纪苗,“我是个卖药人,我这里什么药都有,只要你想买,我就卖。
不过,我现在对你比较有兴趣,你愿意成为我的东西吗?”“变态,滚开。
”纪苗冷冷地说,面不改色喝着豆奶。
玻璃瓶装的廉价饮品,她却很喜欢。
卖药人不死心地凑过来继续纠缠,只见纪苗手一抬,玻璃瓶直接抡起,往他头上砸下,顿时碎片四溅,对方立刻倒地不起。
“你才该吃药。
”纪苗若无其事地回到网吧。
不少人都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些好事的家伙干脆从座位上站起来张望。
但一看到纪苗往回走,又赶紧坐直在显示器前,一副从头到尾都在专心上网的样子。
他们都知道纪苗又动手了,但没有人想多事,就连前台目睹了事情发生经过的网管小哥,都不敢吱声,纪苗从他面前晃过时,他还低着头假装在玩手机。
没有人敢得罪纪苗,这个女孩看着苍白瘦削,眉眼浅淡得像一幅寥寥数笔的山水画,狠起来却是不要命的,她不在乎什么法律法规,就连那些不知比她壮实多少倍的大块头,都不敢轻易来招惹她。
但当网管小哥抬头向往案发现场那边看一眼时,发现刚才那个男子倒下去的地方,哪里有人躺着!网管小哥揉揉眼睛,已经醒了?走了?这么快?他没看错吧?纪苗从来不去在意那些偷偷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
她太清楚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怎样的货色,把所有贬义词往她身上用准没错,不良少女、流氓、没家教、社会败类……可他们不知道,她总是做坏事,因为她没办法控制。
她以前也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家境富裕,备受父母疼爱,她五岁的时候,父亲一个朋友向银行贷款做生意,来拜托父亲做他的担保人,父亲犹豫不决,她在旁边觉得那叔叔真是可怜,便说了句:“叔叔好可怜啊,爸爸帮帮他嘛。
”结果父亲做了担保人,但那个朋友生意失败卷款潜逃,父亲只好卖了房子,连同家里大部分存款一起用作偿还债务。
尽管家庭从此不富裕,但起码还是幸福的,父亲和母亲谁都没有责怪她。
七岁,有一天她生病了,躺在床上病恹恹,一整天没胃口,不想吃饭,撒娇要喝豆奶,但家里没有,父亲问她:“已经晚上了,明天再给你买可以吗?”小纪苗坚决摇头,父亲又问:“那喝了豆奶,小苗会乖乖吃饭吗?”小纪苗用力点头。
于是父亲披了衣服出门,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后来住的这个地方治安不好,父亲回来的路上遇到歹徒,不幸遇害。
十岁,母亲为了赚钱换了一份忙碌的工作。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出差通知,临时找不到可以照顾纪苗的人,正要跟公司商量取消出差,纪苗很乖巧地说:“妈妈,你去吧,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的。
”她其实很想母亲留下来,但是她忍住了,她选择让母亲优先工作。
这一次她没有任性,但母亲还是没有回来,她出差的路上遇到交通意外,不幸死亡。
葬礼上,她听到有人这么说:“这夫妻俩真可怜啊,他们女儿真是个害人精,当年要不是她多嘴插话,她家也不用破产了。
”“对啊,我听说她爸……她妈妈也是……”年幼的纪苗想不通,她的任性害死了父亲,但为什么她不任性了的时候,母亲也因为她而死了?为什么无论她选择什么,好像都是错的?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办法做出“对”的选择,当“对”与“错”两种选择放在她面前,她都一定会选择“错”的。
她不是不知道做出那样的选择会导致什么后果,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做出这样选择只会导致坏的结果。
但她就是没办法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是一种病态。
2在《英魂》的世界里,纪苗的ID“云时雨”是名震全服的传奇角色。
网游中能玩出水平的人不多,女生就更少,云时雨是个彪悍的驭龙女法师,这个职业本来就是游戏里难度最高的角色,集法师、召唤师、近身战斗于一身,非常难操作,但云时雨却是《英魂》中最出色的驭龙法师。
再回到游戏时,跟她组队刷Boss的几个人都走了,只有个叫星星草的铸剑师,正围着因为无人操作而完全静止的云时雨团团转,旁边有人路过就拔出剑来呼呼地挥舞,俨然一副保护者的样子。
纪苗一看这ID就头疼,这家伙自从跟她组过一次队伍后,俨然成了跟踪狂,只要云时雨上线,他总能快速准确地找到自己求组队,缠着要她加入他的公会,纪苗烦不胜烦地砍死过他好几次,对方却还是不屈不饶地缠上来。
星星草的水平也算是个高级玩家,数次合作,竟然让他们刷爆了几个记录,纪苗衡量了一下,游戏总归是游戏,不再追着他砍了,改为更高效的长期合作模式。
云时雨一动,星星草马上就发现了,耳机里传来他的声音:“回来啦?你刚才上哪儿去啦?看你不动我一直守着呢,谁敢趁机过来砍你我先砍死他!哦,打Boss掉的东西全在我这里,你功劳最大,你先挑吧!”对方说话快又响亮,纪苗脑子里顿时回音一阵一阵的。
她没有加入任何公会,一直是游戏里的独行狼,这次如果没有她加入,星星草他们一伙人绝对是赢不了的。
纪苗也没客气,选了一把等级最高的剑就要走,又被叫住:“哎哎,等等啊!我上次说的事你想好了吗?来加入我们吧,绝对有前途啊!你这样的水平应该放到更大的舞台……”他没说完,云时雨已经拿出召唤鞭一甩,召来一头飞龙,拍拍翅膀飞走了。
留下星星草在原地仰头打了一堆“……”,从头到尾,纪苗一句话都没说过。
云时雨骑着龙在天空绕了一圈又回到忘川河,《英魂》这个游戏场景逼真唯美,她站在忘川河边,看着忘川之水滚滚而过,浑浊的黄色河水翻滚着,数不清的恶鬼浮浮沉沉,偶尔夹杂着几个不幸落河的玩家,一路悲鸣一路远去……这时,一个穿着不伦不类古装的男性角色跑到她身边,他背着个巨大的箱子,箱子上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来河边观光。
纪苗很确定整个游戏并没有这样的设定,这是……刚刚被她打晕过去的卖药人?她虽疑惑,但动作却很快,键盘打得噼啪作响,云时雨已经发起攻击,各种招式送上,数不清的效果施展开来,一时间满屏彩光绚烂。
“你很喜欢打架嘛。
”耳机里传来语音,确实是那个卖药人,他也是《英魂》的玩家?可是……这个不存在的游戏职业又怎么解释?面对云时雨的攻击,卖药人不躲不闪,气定神闲说:“我真的很需要你,如果你同意用自己交换,天下间所有的药你随意挑一种,我这可是亏本大赠送啊。
”“神经病!”纪苗破口大骂,手上操作不停,卖药人任由各种大招落在身上,悠闲得像在洗淋浴。
“好吧,增加到两种如何?随便挑哦!”他说话的口气好像真是很有诚意地在谈价钱。
这人……纪苗察觉到有些不对,她这样打职业高手都死了,卖药人的角色却没有倒下。
她连忙细看屏幕,没有血条!而且这家伙身上毫无属性,他确实不是游戏里的角色,更像是……直接从现实走进了游戏。
“不可能!”纪苗惊叫,既是在表达她内心的惊讶,也是狠狠拒绝了对方。
卖药人却很有自信:“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复。
”纪苗怒退游戏,离开网吧。
她在杂乱的小巷里穿梭,像一只流浪的猫,她没有家,房子在母亲死后就卖掉了,她轮流在不情不愿的亲戚间寄住,尝尽人情冷暖。
十四岁,她已经是那些亲戚眼中无可救药的叛逆少女,父母留下的遗产也被瓜分得差不多,再没有人愿意收留她。
这时,一个几乎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走了出来,他年纪不大,身体很不好所以一直独身,在某个大学做图书管理员,薪水微薄,却还是毅然把纪苗领了回去。
叔叔是个温和又严厉的人,不像其他亲戚对她不问不管又百般挑剔,生活上他对她很严厉,但学习上却对她很放松。
他说:“你那么小就受了这么多苦,一定很难过吧。
其他人怎么说你都没关系,你就是你,做你想做的事吧,人这一生只要不后悔就好了。
他们以前还说我是肺痨鬼要早死呢,你看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她喜欢和叔叔在一起,尽管日子很清贫,但却是母亲死后,她第一次有“家”的感觉。
她性情收敛了许多,在叔叔建议下,以“云时雨”的笔名和一个女孩互相通信,尽自己努力去帮助那个陷入困难的女孩。
可是,她太天真了,不幸不是不降临,它只是来得稍微晚些。
十六岁,以一种尴尬的方式与叔叔分别,她连可以回去的地方都没有了。
她从一个惶恐不安的小女孩,变成了麻木冷酷的少女。
她频繁出入少管所,晚上像流浪狗一样随便找地方凑合着睡觉。
不去上学,却喜欢在学校附近徘徊,为了那些学生们兜里的钱。
天黑了,纪苗绕出那片杂乱的小巷后,来到一家小食店。
六七个年轻男女在店里高声笑闹,烟头掉了满地,桌子上的饭菜没吃几口,啤酒瓶倒是堆了一桌。
他们看到纪苗纷纷打招呼,纪苗安静落座,拆了新的卫生餐具开始吃饭。
饭菜都冷了,但对她来说都一样,反正都不会是很久以前妈妈亲手做的饭菜的味道。
她要了一瓶豆奶,慢慢喝着。
一桌人吵吵闹闹,他们白天四处鬼混,晚上找个网吧打游戏,或者在KTV厮混一夜,花着父母给的或者勒索来的钱,奢侈地挥霍青春。
街上的霓虹灯照在他们年轻的脸上,这些浓妆艳抹或者纵情大笑的脸后,都是狼狈地逃避着现实的小孩子。
她和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地,蹉跎着年岁与光阴。
3纪苗的日子依旧在胡作非为和打《英魂》中度过,星星草锲而不舍地纠缠着云时雨,要不是出于对高手玩家的欣赏,纪苗可能直接就问了他所在地,带一帮人过去先打一顿再说。
这天她一上线,就发现自己成为全服的焦点,因为星星草在世界频道上用一句话刷了个满屏,还特别高亮了她的ID:云时雨,我给你铸剑,来加入我们吧!铸剑师,是《英魂》中唯一可以自己打造武器的职业,虽然仅限刀剑类,但玩家可以自由设定武器的各种性能,这种高度自由发挥的设定让他们极具优势。
但游戏同样是很平衡的,只有极高级别的铸剑师才可以获得这项技能,前期铸剑师的各种数据低到让人泪流满脸,很多人没玩到开通技能就放弃了。
所以游戏里的高级铸剑师特别稀罕,星星草是其中一个,这也是纪苗没有把他直接砍到删号重练的原因。
在她思考的时候,其他玩家也在集体围观,有说星星草想追女神的,有跟风求剑的,频道内顿时一片混乱。
纪苗也打了一句话上去:加好友说。
这四个字瞬间被其他回复淹没了,但系统随即提示叮咚一声,纪苗收到了星星草的好友申请。
通过后,云时雨的好友列表上终于有了第一个名字,犹豫了一下,一并通过了对方的语音请求。
星星草扔了一大堆感激涕零的表情过来,接着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一通感叹:“加上了加上了加上了,不容易啊!你说这些年来我都不记得加过你几多次了直到今天终于……”“入正题。
”纪苗直接打字。
“你真不喜欢说话啊!”星星草的声音有几分无奈,“好吧,你想要什么剑?材料我都包了,够大气吧我?哼哼,不要太感动哦!”没说几句他又嘚瑟起来了。
“条件?”“你知道《英魂》全球联赛吧?我们报名参加了!我想你来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要赢得胜利!”星星草一口气说完,有点忐忑地等待回复。
纪苗当然知道这个联赛,举办到今年已经是第三届,是全游戏的盛事,有丰厚的奖金和证书、奖杯,以往被当做不正经、浪费时间的网络游戏,现在逐渐走向正面,慢慢被大众所接受。
当初玩游戏,是觉得不良少女也就只能玩玩这个了,没想到她还在堕落,游戏却变得高大上了,感觉有点讽刺。
可是,为什么又有一点点期待呢?“正式赛?”纪苗问。
“呃……”星星草犹豫了一下,“出线赛……”纪苗无语,连正式名额都没有,出线赛只有一个名额,但有上千支队伍,如此希望渺茫,他们还真有自信。
不过这种不抱什么期望的事情,她倒是不讨厌。
“我要双匕首。
”她这么说,相当于答应了。
“耶耶耶!”星星草那边幸福地叫起来,“想近身战?”驭龙法师擅长远距离作战,一旦被对手近身很容易受伤害,云时雨想要双匕首,毫无疑问是想提高近身战斗力。
星星草脑里浮现出好几个方案,近身战的提高配合云时雨本身已近乎完美的远距离作战,她将成为一个360度无死角的完美角色!“嗯。
”云时雨回复,“你知道我想要剑?”“因为每次选装备你都要刀剑类啊,我就这么猜咯!”结果还真猜对了,星星草此刻内心热血奔涌,马上和云时雨商量起来,虽然对方还是坚持打字,但话也多了起来。
接下来的交谈很融洽,直到云时雨有事先下线,他还意犹未尽。
不知道云时雨现实中是怎样的人呢?组队作战时听过她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冷漠又冷静的女孩子,和那个浴血奋战的驭龙法师截然相反。
如果能见面就好了,少年一边想着,一边出门去了。
纪苗忙着和一伙人在超市偷东西,这种事他们做起来可是得心应手,不过这次稍微不同,他们把偷来的小部分东西全塞进了一个满脸惊恐的胖子的书包里,这胖子性格阴沉内向,因为体型的原因一直很自卑,成了他们最喜欢的出气筒和替罪羊。
由胖子带着偷来的东西先出去,电子感应器一定会大声作响引来保安,这时他们再带着更多的赃物趁乱跑出去,顺便还要把那个胖子涕泪横流的模样拍下来,当做以后勒索的把柄。
主意是纪苗出的,之前跑了一只叫高小南的小肥羊,她不太高兴。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胖子果然就被捉住了,纪苗的几个同伙则飞快地溜了出去,没有被发现。
纪苗也正准备离开,没想到却被人捉住了,一个比她大不到哪里去的男生,捉住了她的手腕,朗声道:“我看到你偷东西了!”“神经,放开我。
”纪苗不想闹出大动静,只想快点脱身。
男生戴着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一本正经地说:“当然不能放开你啊,我看到你们把东西放到别人身上去,太卑鄙了,怎么可以这么做呢!现在去自首吧,你看那个人都急哭了……”这滔滔不绝的说话方式好像有点熟悉?自己认识这么啰唆的人吗?纪苗不耐烦地说:“不知道你说什么,滚开,别碍事。
”男生如遭雷击般顿住,满脸惊讶。
察觉到空隙,纪苗当下就挣脱开,大步离开。
男生愣着晃神了一会儿,急急忙忙又追上来:“刚刚那句话你再说一遍?”“滚开,别碍事!”“对对对,就是这句……不对不对,等等,别往那边走啊——”嘀嘀嘀,电子警报器刺耳地尖叫起来,围观者的目光又全部集中过来,落在纪苗身上。
纪苗气得脸色发青,作为主谋她身上不可能会放偷来的东西,难道那死胖子敢反咬她?还是同伴里出了叛徒?
和-问药:忘川水-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