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花开

时间: 2019-07-11 22:21:09

一树花开

一树花开

因为我爱这个世界,所以愿意用此生埋葬黑暗,永远的沉寂,你以为的真相,那么就是真相。
陈粒是只猫,一只有自己的思想的,但是无法拥有同类的猫,她也很奇怪,为什么听不懂其他猫的叫声,为什么她的语言不能被其他猫和人类听懂,她觉得他是有自己的语言的,只是没有遇到同类,所以沉默变成了常态,汹涌的暗潮隐藏在无波的井底,只有黑夜中眼睛里面的光芒,始终没有熄灭,陈粒在寻找她自己都觉得未必存在的东西。
陈粒之所以叫陈粒,是因为她有过主人,说有过得原因是因为现在没有了,因为陈粒跑了,在一个吹着凉风的夏天,陈粒从主人的怀里钻出来,感觉到了身体的躁动,然后她就爬上了窗台,钻过了缝隙,走的时候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懵懂而且决绝。
就这样开始了流浪的日子,那个温柔的喜欢抱着她的主人就被丢在回忆里越来越模糊了。
包括在后来流浪和被其他猫撕咬的时候都很少想起来,时间总是这么毫不留情,尤其是对一只猫。
陈粒感觉自己走过很多地方,有时候会有熟悉的人喊她的名字,但是陈粒不记得他们是怎么认识她的,她只记得自己叫陈粒,一个属于自己的标签,一个喜欢吃肉不喜欢剃鱼,从来没有闲聊过的流浪猫。
当然,也是一只经常饿肚子的流浪猫。
陈粒喜欢刘家包子铺的包子,第一次去刘家包子铺的时候那个穿着白色大衣的男人扔给她一只包子,小小的,皮很薄,摔在地上的时候汤汁流了一地,陈粒舔着那些流出来的汤汁,肉香溢满了整个口腔,舌头上的每一个倒刺都是微热的肉粒,树叶晃动投影在地上,像一场午后的探戈,那时候,陈粒完全忘记了猫粮干燥的口感,那些带着淡淡腥香味道的颗粒就这样被留在旧时光的投影里面,昏黄模糊的。
她也遇到过一个很好看的小姑娘,那是一个很深很深的夜里,一天没有找到食物的陈粒独自行走在冷清的街头,她的脚步依然轻盈的听不到一点声音,那个小姑娘就蹲在一个路灯底下,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旁边是大大的行李箱,挂着粉色的布偶猫。
陈粒很冷,于是她蹲在了小姑娘的旁边,有一滴接着一滴的水珠落下来,掉到地上,陈粒舔了舔,没有肉汤的香甜,于是重又坐下来,懒懒的趴着,身上脏兮兮的,沾着不知道哪里蹭到的油污。
小姑娘哭了很久,说了很多奇怪的语言,陈粒听不懂,只是继续盯着她看,她肚子饿了,希望小姑娘能给她一点食物。
可没想到小姑娘抱起来她,她的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微微辛辣,些许刺鼻,这不应该属于一个小小的姑娘,这种味道应该是属于一些面目模糊的男人,他们手指间有时候会夹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微小的火焰,明明灭灭间会留下很重的刺鼻味道,那种像星星的东西很奇怪,掉到皮上就是一缕焦糊和烧焦的皮肉味。
小姑娘抱着她,怀里很暖和,没有风,这样的怀抱让陈粒很想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可是她还是跳了下来,在一扇已经打开的房门口,她只想要一餐饱饭,至于一个新的窝,现在还不想要。
陈粒依旧在游荡着。
漫无目的的,每一天,每一阵风里,每一次雨里。
不知道多久,反正陈粒见过很多次星星,也见过很多次天上飘着大朵大朵的雪花,听过很多次天空传来的爆炸声,还有紧随其后的一条条很长的光亮,应该是很多年很多年了吧,长长的流浪生涯里,陈粒已经不知道自己有过多少地方。
她曾经把自己的小猫送到一个经常开着门的房间门口,后来看着那个小小的东西被房间里面的人类抱进去就离开了,也曾经带着不愿意离开她的小猫到处游走,寻找所有可以吃到肚子里面的东西。
星星的颜色没有变过,陈粒还是经常饿肚子也经常吃到美味的肉。
只是后来啊,陈粒老的走不动了,于是她爬上了一棵大大的树,树上开满了大朵大朵的花,她趴在那些花中间,鲜活的颜色和味道让她很舒服,环境也很熟悉,大概是曾经到过的地方,陈粒很累,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这最后一次攀爬上,她闭上眼睛,在一树花开的半空中,最后的睡去。
树下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大大的气球门,上面写着恭喜新郎李林,新娘陈粒,永结同心。
奥,对了,陈粒唯一的那个主人就叫李林,而她这漫长的一生,不过三年。
和-一树花开-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