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山水更动人

时间: 2019-07-11 22:21:18

他比山水更动人

他比山水更动人

经年之后,兜兜转转,但当我们再次相遇时,便是最好的重逢。
——题记沈静思与顾寒之初初相识,是在她十七岁那年的秋天。
连绵多日的秋雨在那刻终于放晴,湛蓝色的天空高远且深邃。
她站在老屋前的那株桂树下,破碎的阳光星星点点,衬着她温柔的笑颜,猝不及防间便映入了顾寒之的眼帘。
从此,她在他的心上一住就是好多年。
十六岁那年,沈静思匆匆回老家看望生病的奶奶。
她的爷爷在沈静思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那时她的父母工作都很忙,在照顾她一事上很是力不从心。
无奈之下,只好交由沈静思的奶奶抚养长大。
年轻时,奶奶也是一位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的美人。
沈静思跟在她身边,耳濡目染,性子很是温和。
后来,待父母的工作稳定下来,想接她们二人一同过去的时候。
奶奶却是说什么也不愿的。
父母不理解,沈静思却是明白的:这儿是爷爷奶奶相遇相知相爱相守了一生的地方,而如今爷爷去了,奶奶只是想保留最后一点回忆罢了。
而这次来,沈静思预备着在这儿先待一段时间,奶奶年纪也大了,没有家人陪在身边总不是很方便,她这次也是想说动奶奶和她一起回去,学校那边已经提前打过招呼请好假了。
许是上了年纪,且也思念着家人的缘故,奶奶沉默了好一会,终于答应了下来,只是提出想在这里多留一段时日,这正与沈静思的想法不谋而合。
但不巧的是,她这次来正好赶上了这边秋雨绵绵,空气很是潮湿,且日常生活也不太方便。
天气放晴那日,沈静思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忍不住跑到屋前的那株桂树下查看它的境况。
经过一场秋雨,泥泞的地面上混着一些残碎的金黄色的花瓣。
沈静思垂眸看着,很是可惜。
片刻后抬头,不期然撞上了不远处一位少年的视线。
见她看过来,少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于是,沈静思便轻轻地笑。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幽香,气氛一时极为缱绻。
再后来,彼此之间互相认识一下便成了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沈静思向着他走过去,温声细语的首先开口询问:“你好,我是沈静思,你呢?”少女软软的嗓音中透着一股温柔,少年不禁红了脸,磕磕绊绊地答道:“你…好,我…是顾寒…之。
”注视着面前少年拘谨的模样,沈静思再一次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道:“你真有趣,你也是住在这儿的人吗?”少年这次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他红着脸道:“不,不是,我是来看望我爷爷的。
”沈静思惊喜,道:“这么巧吗,我也是来看家人的。
”少年垂下头,只低低的“嗯”了一声。
有少年陪着,平日里的生活更添了几分趣味。
沈静思送给顾寒之奶奶做的吃食,顾寒之亦会回赠他亲手摘的野花,他们相处的很是愉快。
某天傍晚时,顾寒之倚靠在窗边,视线中突然出现了沈静思低垂着头向前的身影。
许是感觉到了少年的注视,沈静思抬头凝望着他,一双澄澈的眸子里泛起温柔的笑意。
顾寒之一时看呆了眼,良久才反应过来,快步跑向她。
沈静思迈着细碎的步子,也走向顾寒之。
她这次来,是准备约顾寒之明天上山画画的。
她即将离开这儿,毕竟学校那边的课程已经不能再缺了。
纵使早有心理准备,霎时间听到她要走的消息,顾寒之还是失落极了。
凝视着面前少年失落的模样,沈静思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
顾寒之讶异地抬起头来,愣住了。
沈静思轻声哄着他:“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了,不要难过了,嗯,笑一笑。
”顾寒之涨红了脸,只留给沈静思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明日晨光微熹时,他们相伴着一起上山。
沈静思很喜欢画画,她的笔下,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都显得如此动人,可最最吸引人的,还是画中那个张扬的少年。
画中的少年有着他这个年纪的张扬轻狂,却又透着几分在她面前独有的腼腆与羞涩。
沈静思准备将画卷起来,忽而想了想,又提笔添上了几个字。
见她画好,对面佯装看风景的顾寒之便快步跑过来,问道:“画的什么,快让我看看。
”沈静思微微摇了摇头,将画收起来,珍重地递给面前的少年,抿着唇有些害羞道:“等我走了以后再看。
”顾寒之有些惊愕,又连忙伸出手去接,郑重其事地道:“你送我的,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少年一副认真的样子,沈静思笑出声来,原本朦胧精致地如同画一般的女孩,多了几分鲜活的色彩。
见顾寒之这样,沈静思暗忖:还是先不要告诉他她明天离开的消息了,免得少年失落。
但命运或许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谁也没想到,最先不告而别的竟是少年。
那天午后,沈静思在那株老桂树下等了很久,却迟迟等不到答应好前来送别的少年。
她焦急地跑至少年的家中,门上已落了锁。
沈静思唤着顾寒之的名字,四周也并未传来回应。
她用力眨了眨已有些湿润的眼睛,脸颊上划过一颗泪珠。
她走至门前,取出背包里的画纸,写下她的联系方式,轻轻放在门前。
怕风太大吹飞了纸,沈静思特地找了些石子压住画纸。
随后,她转身离去。
风吹扬起她因为急跑而有些凌乱的发丝,夕阳的余晖映衬着她离去的身影,一时之间满是落寞。
回去之后,沈静思等了几日,也并未有少年的电话打来。
心忧之下,整日里郁郁寡欢,不见笑颜。
奶奶懂得少女的心事,开解她:“思思,有缘的人啊,即使分开再久,相隔再远,也一定会重逢的。
”沈静思想啊,她明白奶奶的意思了,那么,为了经年以后的那次久别重逢,她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她也想看见更好的顾寒之。
这样啊,才是最好的重逢。
当十年之后再次与顾寒之相逢时,沈静思面上并未显得讶异,只是心上的欢喜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她站在奶茶店前,注视着面前匆匆而过的他,只一眼,她便知道,是他。
于是,她轻轻唤了一声:“寒之!”她的声音轻极了,在喧闹的街道边并不引人注目。
可即使是这样的轻微渺茫,顾寒之仍是停下了脚步,向四周张望,直至瞧见她,目光便再不肯移动半分。
许是落日弄花了他眼睛,浮起一群黑色的斑点,他闭上眼睛,有点怕,不知所措,却又很快睁开,啊,好了,她的身影仍在眼前。
多年来的夙愿一朝实现,隔着人群,他向她奔跑,似乎想要跑过这些年的时光拥抱她。
可在她身前,他却停了下来,身形微微颤抖。
沈静思却上前去,轻轻拥抱住他,似乎是知道他的心之所想与小心翼翼。
她如同多年前一样,轻声哄着面前已不再是少年的顾寒之:“别怕,我在这呢。
”在她的安抚下,顾寒之的身形不再颤抖,他并未询问这些年彼此的境况,只是道:“你好,我是顾寒之,你呢?”一如当初初见时沈静思所言那般。
她莞尔:“你好,我是沈静思。
”只是这一次,顾寒之不再拘谨,而是轻声念道:“静思,静思,静言思之。
”他顿了顿,复而又接着:“思之啊,之是顾寒之的之吗?”沈静思愣了下,随即也浅笑答道:“是啊,我很想你,顾寒之。
”是啊,她很想他,所以只一眼便心生欢喜,只一眼便情难自禁,只一眼便知是他。
十七岁的顾寒之或许青涩,可二十七岁的顾寒之却学会了成熟。
但在她的心里,他却始终是那个会因她轻易红了脸的少年而已,一如既往。
少年时朦胧隐约的好感尘封在记忆里,未曾有人踏足,所以幸得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沈静思想啊,无论当初是因何分别,多年来是为何断了联系,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十年已经过去了,再次相逢时,她知道,她的男孩同样也在思恋着她,这……便行了。
经年之后,兜兜转转,跌跌撞撞,幸而他们重逢时,彼此皆是最好的模样。
后来,顾寒之和她一同回了趟老屋。
十年过去了,老屋无人居住打理,早已荒芜残败,仅余屋前的那株桂树依旧坚守在这里。
她站于树下,此时秋色宜人,金桂飘香,温柔凝视着她的男孩向她奔来,心上多年的遗憾在这一刻圆满。
他的身后,山山水水都黯然失色,一如多年前她提笔在画纸上写下“他比山水更动人”。
注:文章中有一段选自于史铁生散文中的一段“朝阳或是落日弄花了他的眼睛,浮起一群黑色的斑点,他闭上眼睛,有点怕,不知所措,很久,再睁开眼睛,啊,好了,世界又是一片光明……”
和-他比山水更动人-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