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

时间: 2019-07-11 22:21:29

登山

登山

我要给你讲个关于登山的故事,你怕吗?此时正值草木葱翠的六月,天高气爽,各大学校都已经开始放暑假。
徐柯是S大学探险社社长,同时也是学生会主席,在学校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他准备利用这个暑假来举行一次登山探险活动。
经过社里的投票表决,这次是准备攀登藏北的一个未知雪峰,因为未知的事物往往更加神秘刺激。
徐柯的队伍一共有六个人,五男一女,女的叫夏梦,是徐柯交往了七年的女朋友,他们感情很好,徐柯几乎每次探险都要带上她。
计划拟定好之后,他们一行六人就坐上了开往西藏的火车。
第三天中午,他们到达了西藏火车站,经过短暂的休息整顿之后,徐柯从当地的汽车租赁公司租了辆越野车,把行李物资放了进去,准备开车去往林芝县。
那里雪山密集,还有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绝对吸引着那六个从大城市里来的孩子,呵呵。
林芝平均海拔3100米,总面积116175Km²,总人口14万人,被称为西藏的江南,以世界上最深的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著称于世。
兜兜转转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徐柯终于来到了林芝,并且找到了一座最高的雪峰,准备今晚先在山脚下休息一晚,然后第二天早上再来征服雪山。
六个人,三个帐篷,两人睡一个帐篷,徐柯当然是和夏梦一起。
以天为被,以地为枕,徐柯觉得非常惬意,看着夏梦秀美的容颜,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经过刚才那顿长达一个小时左右的翻云覆雨之后,夏梦抬起微醺的小脸,看着徐柯说:“柯,我有点小怕,来之前我从网上看到一则鬼故事,关于登山的。
”“哦?我很好奇,说来听听。
”“就是讲一伙人去登雪山,六男一女,其中有对情侣。
登山的时候,爬到一半,天气忽然大变,下起了大雪,于是他们决定让那个女的留在半山腰的帐篷里,等他们回来。
”“结果等到第二天凌晨,他们才回来,只是少了她的男朋友,那女的问他们她男朋友怎么没回来,他们脸色苍白地说:‘他死了,雪崩,回不来了’。
”“女孩悲痛欲绝,胆战心惊地和他们一起等待天亮,过了几个小时,天快亮的时候,女孩的男朋友突然浑身是血地从外面冲进来,拉起女孩就跑,女孩尖叫着想挣脱他。
”“男孩急了,大吼一声:快跟我走!昨天下午雪崩,他们都死了,就我一个人活了过来!柯,其实故事并不是特别恐怖,但是每次回想起来,后背就会感觉隐隐发寒,尤其是我们明天就要登山了,说实话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亲爱的别怕,有我在呢。
”说完,徐柯紧紧的抱住了夏梦。
第二天,天气出奇的好,天空湛蓝湛蓝,仿佛一块巨大的蓝宝石,蓝色的天空映照着雪白的山峰,神圣宛如天堂,这情景,唯美的令人心颤。
夏梦也就自然把昨晚那些不美好的臆想抛之脑后。
“哎呀,想不到好久没爬过这么高的山了,感觉浑身散架啊!”爬到半山腰的时候,猴子开始抱怨起来。
猴子名叫侯伟,比较调皮机灵,话又多,所以别人给他起了猴子这个绰号。
“那我们先在这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说完,徐柯和几个人开始搭起防风帐篷。
帐篷搭完,一行人有说有笑地在里面边吃边聊。
风似乎比刚才大了些……“呜~~~呜~~~” 你听,外面这是刮大风的声音吗?”说完,猴子把帐篷撩开,脑袋探出去看了看说:“外面风比刚才大了些,但还好不是特别碍事,要不我们现在就赶着上去吧。
”“还是再等一会儿吧,现在上去似乎有点危险。
”夏梦略带担忧地说道。
“梦,别怕,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琢磨不透,现在不抓紧时间上山,就怕等下风雪更大,你一个女孩子就别去了,待在这等我们回来,好吗?”“可是,我不放心你们啊......”“没事,我们几个大男人体质好,不用担心,你去的话说不定会有高原反应,也许还会拖累大家。
”“那好吧,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嗯,放心吧亲爱的。
”望着他们一行五个人的背影,夏梦的心头渐渐笼罩起一层不安的阴影,似乎……此刻的情景,和那个鬼故事及其的吻合!!!夏梦不敢去想了,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在一起,心里盼望着他们能早点回来。
外面的风不断地刮着,越来越大,没有停止的意思。
夏梦在漫长的等待中睡着了。
到了凌晨的时候,外面想起了慌乱的脚步声。
夏梦掀开帐篷,焦急地看着前方,那伙人一瘸一拐地回来了,似乎受了挺严重的伤。
她只看到了四个人!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冲了出去!“徐柯呢?他为什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他人呢?!”夏梦惊恐地望着四人憔悴苍白的脸。
“徐柯他.....他死了......我们爬山的时候遇到雪崩,对不起,我们没能把他救回来......”猴子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跪坐在雪地里低身抽泣。
夏梦晕了过去。
恍恍惚惚中仿佛过了很久,夏梦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帐篷里,另一个帐篷里亮着灯光,她悄悄地走了过去。
“这次的计划执行的不错,徐柯就这样巧妙地被我们除去,手段完美得天衣无缝,呵呵,那小子把我们叫到这来是想利用我们来合伙除掉他的女人,这样他就可以和另一个富豪的女儿在一起,没想到我们利用他的计划,实施了另一个计划,反而让他自己栽了进去,哈哈,下一届学生会主席就落到了我们几个人手里了。
”“先别想以后的事了,先想想该怎么除掉夏梦那个女人吧。
”“那女人长得挺漂亮,直接就这样杀了挺可惜的,不如……”夏梦听到他们的谈话之后,早已吓得全身颤抖,想着该怎么逃出去,情急之下不小心踩翻一只易拉罐,只听“哐啷”一声响,惊动了里面的一行人。
“谁在外面?!”说着,他们就冲了出来,夏梦尖叫着逃向雪山深处,突然一个踉跄,摔进了深渊……“哈哈哈哈,那妞的下场跟她男人一模一样呢,那咱们就省力多了,休息一晚明早准备报案吧。
”猴子惬意地躺在帐篷里,一只脚撑在另一条腿上,哼着小曲,心想:哈哈,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徐柯给弄死了,这下他就可以去追求那个富豪的女儿了,她曾经笑着说,除了徐柯,她就最喜欢他。
想着想着,猴子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们几个人在爬雪山,爬到一段路的时候,徐柯被一把推下去,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窟里。
猴子趴在冰窟窿里朝里看,突然一双血手揪住他的脸和头发就要往里扯,猴子拼命挣扎反抗,被扯掉了好多头发,脸上也抓出了好多血印子,终于挣脱出来。
猴子大叫一声从噩梦中醒来,摸摸自己的脸,还好没受伤,终于长吐一口气,心放了下来,睁着眼睛发呆。
突然,一滴冰冷的液体滴在了脸上,接着,又是一滴,一滴又一滴,周围的空气渐渐凝滞起来,寒风带着一缕危险血腥的气息,灌了进来。
猴子惊恐地去摸枕边的手电筒,却摸到了一只冰冷入骨的手……猴子和其余三个人被乱刀砍死在帐篷里,第二天被一群饥饿的野狼撕裂吞噬。
徐柯一瘸一拐地走下山去,来到夏梦死亡的冰窟前,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朝里望去。
夏梦安静地躺在冰冷的深处,眼睛死不瞑目地圆睁着,满脸血污,身下是一大片结冰的鲜血,触目惊心地展示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罪恶,徐柯不忍心看下去了,准备起身离开。
突然,一双冰冷苍白的手揪住了他的头:“柯,别走……我一个人冷……”
和-登山-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